第11章 難以消受

    在趙致那間雅致的小築裡,項少龍輕鬆自在地挨在臥几上,善柔和趙致兩姊妹則坐在他
對面。前者狠狠看著他,後者則仍神情寒若冰雪,垂著頭不知芳心所想何事。

    善柔硬梆梆的道:「我要妹子請你來,是希望能和閣下合作,對付田單!」

    項少龍早知會遇上這個問題,抱頭道:u你們既是想在邯鄲刺殺他,休想老子會陪你們
做這蠢事,就算得了手都逃不出去。」

    善柔玉臉一寒道:「你才是蠢人,我們已打聽清楚,田單今天黃昏時已抵達城外,只是
尚未進城。護送他來的是齊國名將旦楚,兵員達萬人之眾。所以唯一殺他的機會,就是趁他
輕車簡從來到城內的時刻,這大奸賊身邊的幾個人,特別是那叫劉中夏和劉中石的兩兄弟,
不但身手高明,且力能生裂獅虎,你看!」

    伸手拉下衣襟,露出大半截豐滿哲白的胸肌,只是上面有道令人觸目驚心的劍痕。

    項少龍想不到她如此大膽,眼光放長時間徘徊在她飽滿的酥胸上,點頭道:「你能活著
算走運的了。」

    善柔拉回衣襟,雙目爍光閃閃道:「田單不是你的大仇人嗎?沒有人比我更清楚田單的
事了,我曾在他府中當過婢僕,這樣說你明白與我們合作的好處吧!」

    項少龍不想再和她們糾纏不清,歎道:u其實我和田單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那晚不想
傷害你們兩姊妹,才順著你們口氣這麼說。」

    善柔和趙致同時愕然。

    善柔眼中寒芒亮起,項少龍心叫不妙時,她已迅速由懷裡拔出匕首,雌老虎般往他撲
來,匕首朝他胸膛插下。

    項少龍的徒手搏擊何等厲害,一個假身,不但抓著了她握著凶器的手腕,還把她帶得滾
往臥幾另一邊的席上,虎軀將她壓個結實。

    善柔不住掙扎,還想用嘴來咬他。

    項少龍把頭仰起,把她兩手按實,大腿則纏緊她那對美腿,同時警戒地望住趙致,見她
一面茫然,呆看著乃姊在他項少龍的身體下叫罵反抗。

    項少龍放下心來,享受著身下因肉體激烈磨擦而意外得來的艷福,但也不知如何收拾這
殘局。

    善柔雖比一般女子力氣大得多,可是怎及得項少龍這勁量級的壯男,再掙扎了一會後,
軟了下來,只是胸脯不住高低起伏,兩眼狠狠盯著項少龍,另是一番誘人神態。

    趙致仍坐在原位,沒有行動,也沒有作聲。

    項少龍俯頭看著這巴辣的美女,笑道:u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為何小姐如此待我?」

    善柔罵道:「騙子!」

    項少龍明白過來,原來她是因被騙而暴怒得想殺他,當然亦因為沒有了他協助而引來的
失望,由此可見她很看得起自己。

    他清楚聽到她的心跳聲,感覺著她充滿活力的血肉在體下脈動著,嗅著她嬌軀發出的幽
香。搖頭苦笑道:「還不肯放開匕首嗎?」

    善柔狠狠與他對視頃刻後,嘴角不屑地牽了牽,鬆手放開了利器。

    拉緊的氣氛鬆弛下來,項少龍立即感到肉體緊貼的強烈滋味,他剛才早被趙致點燃了欲
火,這下那忍得住,立時顯出男性陽剛的原始反應。

    善柔本是瞪著他的,忽地俏臉一紅,星眸半閉,自是毫無保留地感受到他男性的壓迫。

    項少龍大感尷尬,低聲道:「只要你答應不再攻擊我,便立即放開你。」

    善柔勉強嗯了一聲,那種玉女思春的情態,出現在這堅強狠辣的美女臉上,份外引人遐
想。

    項少龍先把她的匕首撥往牆角,才緩緩蹲了起來,移到一邊牆壁處,靠在那裡。

    善柔仍平席席上,像失去了起來的能力。衣裳下擺敞了開來,露出雪白修長的美腿。

    項少龍往趙致望去,這動人的妹妹別轉俏臉,不去看他。

    善柔貓兒般敏捷的跳了起來,看也不看項少龍,從牙縫裡洩出一個字:「滾!」

    項少龍不以為忤,笑道:「柔姑娘若趕走鄙人,定要抱憾終生。」

    善柔來到乃妹身旁坐下,杏目圓瞪道:u你算甚麼東西,見到你這騙子就令人生厭。」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兩位姑娘愛你們慘遭不幸的父母嗎?」

    善柔怒道:「這豈非多此一問嗎?」

    她雖不客氣,但終肯回答問題,所以她要項少龍滾只是氣話而已。

    項少龍盡量平心靜氣道:「可以報仇而不去報仇,可以說是不孝。但明知報仇只是去送
死,使父母在天之靈惋惜悲痛,也是另一種的不孝。在這種情況下,雖說忍辱偷生,但卻是
克制自己,報答父母的另一種形式。」

    善柔微感愕然,低聲道:「不用你來教訓我們,回去享受你的富貴榮華吧!」

    項少龍心頭微震,知道此女實在對自己頗有情意,所以才會因被騙而勃然大怒,這刻語
氣間又充滿怨懟之意。

    趙致往他望來,泠泠道:「現在一切都弄清楚了,我們兩姊妹再和你沒有甚麼相干,董
先生請回家睡你的大覺吧!我們就算死了,都不關你的事。」

    她的語調與乃姊如出一轍,項少龍心生憐意,柔聲道:「你們不想再見善蘭嗎?」

    女同時嬌軀劇震,難以置信地朝他瞪著。

    善柔尖叫道:「你說甚麼?」

    項少龍長身而起,來到這對美麗姊妹花前單膝跪下,俯頭看著兩張清麗的俏臉,誠懇地
道:「請信任我吧!善蘭現正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還有了好歸宿,等著你們去會她。」

    趙致玉容解寒,顫聲道:「不是又在騙我們吧!她怎會還未遭劫呢?」

    項少龍又以董匡的名字發了毒誓。

    兩女對望一眼,然後緊擁在一起,又是淒然,又是歡欣雀躍。

    待兩女平復了點後,項少龍道:「董某絕不會把富貴榮華看作是甚麼一回事,

    至於田單的事,因為我本身與他沒有仇怨,很難處心積慮去殺死他,而且亦屬不智的行
為。在現今的情勢下,有命殺人都沒命逃走,而且成功的機會這麼小,何不先好好活著,再
想辦法對付他呢?」

    善柔別轉俏臉,望往窗外,雖看似聽不入耳,但以她的性格來說,肯不惡言相向,已是
有點心動了。

    趙致哀求般道:「蘭姊現在那裡?你怎會遇到她的。她……她是否入了你的家門?」

    項少龍微笑道:「致姑娘想鄙人再騙你們嗎?」

    趙致氣得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我也很想插你兩刀!」

    項少龍嬉皮笑臉道:「不若打我兩拳吧!」

    善柔回過頭來,控制著情緒道:「你怎樣才肯助我們刺殺田單?」項少龍大感頭痛,剛
才那番話就像白說了似的,一拍額頭道:「天啊!原來董某的話你完全聽不入耳。」

    趙致咬牙道:「假設我們姊妹同時獻身給你,你肯改變主意嗎?」

    善柔嬌軀輕顫,卻沒有作聲,咬著下唇垂下俏臉,首次露出嬌羞的罕有神態。

    項少龍看看善柔,望望趙致,心中叫苦,慘在他若嚴詞拒絕,定會傷透她們的自尊。歎
了一口氣道:「唉!我真的給你們不惜犧牲的誠意打動了,不過卻不想乘人之危,在這時刻
得到兩位小姐嬌貴的身體,這樣吧!先看看情形,再從長計議吧!是了,為何見不到你們那
位正叔呢?」

    善柔見他回心轉意,容色大見緩和,這董匡身份特別,人又精明,身手厲害,下面又有
大批手下,若有他幫手,何愁不能成事。

    趙致道:「他的身體不大好,所以除了打探消息外,我們甚麼事都不想讓他勞心。」

    項少龍伸了個懶腰,打著呵欠道:「夜了!我也要回去睡覺了。」兩女陪著他站起來。

    忽地三人都為各人間那曖昧難明的關係感到手足無措。

    項少龍暗忖還是早溜為妙,道:「不必送了!」往門口走去。

    兩女打個眼色,由趙致陪他走出大門外,道:「用人家的馬兒好嗎?」

    項少龍記起她渾圓結實的大腿,充滿了彈跳力的酥胸,差點要摟著她親熱一番,保證她
不會拒絕,但卻是無心再闖情關,再加上了荊俊的因素,強壓下這股強烈的衝動,道:「不
用了,橫豎不太遠。」

    往竹林走去,見趙致仍跟在身旁,奇道:「致姑娘請回吧!不用送了。」

    趙致一言不發,到進入竹林的暗黑裡時,才低聲道:「你可以不回去的。」

    項少龍的心「霍霍」躍動起來,趙致這麼說,等若明示要向他獻出寶貴的貞操,對她這
麼一個心高氣傲的人,是多麼難出口的說話。

    不過他卻是無福消受,雖然是想得要命。

    歎了一口氣,硬著心腸道:「姑娘不須這麼做的,假若你真是傾心董某,我會是求之不
得,可是姑娘既已心有所屬,又不是真的愛上我這不知書禮的粗人,何苦這般作賤自己呢?
我幫你們絕不是為了甚麼報酬哩!」

    趙致猛地握拳重重在他背脊擂了兩拳,大嗔道:「人家恨死你了!」話完掉頭便走。

    項少龍苦笑搖頭,發了一會怔後,收拾情懷,回家去也。

    想到明天的論劍大會,又振奮起來。

    前路仍是茫不可測,但他卻有信心去解決一切。

    他雖知道這時代一些人的命運,但對自己的將來,則是一無所知。

    無論如何,這古戰國的大時代裡,生命實比二十一世紀的他所能經驗的多姿多採得多
了。

    項少龍想不到她竟有此石破天驚的提議,呆楞楞的瞧著正一瞬不瞬瞪著他的趙致,目光
不由在兩女玲瓏有致的胴體上下作一番巡視,只感喉嚨乾燥,咳了一聲道:u致姑娘說笑
了,我真的不是不肯幫忙,而是有著說不出的苦衷,不能分神到別的事上。」

    趙致柔聲道:「這樣好嗎!假若真的毫無機會,我們姊妹絕不會勉強先生和我們一起去
送死,但若有機會功成身退,先生可否為我們完成這企盼了七年的心願呢?我們既成為了先
生的人,自不是與先生全無關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