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滴蜜糖

    紀嫣然親提酒□,盈盈起立,來到對面的項少龍旁跪下,眼中射出不用裝姿作態便自然
流露的崇慕之色,柔聲道:「嫣然剛聽到一生人中最動人的寓言,無以為報,就借一□美酒
多謝董先生。」以一個優美得使人屏息的姿態,把酒注進項少龍几上的酒杯去。

    與席者無不哄然。

    趙穆大奇道:「董先生說了個怎麼樣的精采寓言,竟教我們的紀才女紆尊降貴,親自為
他斟酒勸飲?」

    姬重亦露出驚異之色。

    李園則臉色陰沉,眼中閃動著掩不住妒恨的光芒。

    趙雅露出顛倒迷醉的神情,把那故事娓娓道出來。

    未聽過的人都為之折服。

    回到座位裡的紀嫣然舉盞道:「嫣然敬董先生一□。」

    韓闖心裡雖妒忌得要命,但亦喜可打擊李園這更可恨的人,附和道:「大家喝一杯!」

    眾人起哄祝酒,李園雖千萬個不願意,亦惟有勉強喝了這□苦酒。

    項少龍細看諸女,紀嫣然固是遏不住被他激起了的滔天愛意,趙雅更是不住向

    他送來媚眼,妙目傳情。連正生他氣的趙致亦神態改變,不時偷看著他。最意外是郭秀
兒也對他眉黛含春。暗叫僥倖,若非自己可隨手借用別人的智慧,今晚定要當場出醜,絕不
會是眼前這一矢四雕之局。

    姬重道:「想不到董先生聽過這麼深刻感人的寓言,教我們拍案叫絕。」轉向李園道:
「李先生才高八斗,對此自有另一番見地。」

    他這番話是暗貶項少龍,明捧李園,由此可見此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對他來說,能
影響楚王的李園,自然比項少龍重要多了。

    韓闖哈哈一笑,插入道:「那是董兄由馬處領悟回來的寓言,不過我卻有另一個看法,
假設我們六國每個人都忘情於那滴只能甜上一刻的蜜糖,聯手對付虎狼之國的秦人,自可從
絕境中脫身出來。」

    這幾句話明顯是針對楚人來說,只因他們數次被秦國給的少許甜頭而背棄了其他合從
國,弄至自己也折兵損地,得不償失。

    趙穆等都暗暗稱快,看著李園臉色微變。

    有紀嫣然在場,李園怎肯失態,轉瞬回復正常,把話題扯了開去。

    項少龍知道言多必失之敝,只埋頭吃喝。不旋踵李園向紀嫣然大獻殷勸,又不時向趙雅
等三女撩撥,一副風流名仕的氣派,若非剛才受挫於項少龍,他確是女人的理想情人。

    紀嫣然卻是無心理會,不時把目光飄往項少龍處,恨不得立刻倒入他的懷抱裡。

    坐在李園身旁的女主人趙雅給他迫著連乾了三杯後,俏臉升起誘人的紅霞,發出一陣浪
蕩的笑聲道:「今天你還迫人家喝得不夠嗎?」

    眾人為之愕然,往他兩人望來。

    趙雅知道說漏了嘴,赧然垂下頭去。

    李園大感尷尬,他今天私下來找趙雅,一方面是為了向項少龍示威,更主要是為了好
色,趙雅雖比不上紀嫣然的獨特氣質,終是不可多得的美女,放過實在可惜。只是想不到趙
雅會在席上□出口風。

    乾咳一聲道:「昨晚不是說過要比酒力的嗎?」

    趙雅倫看了項少龍一眼,見他凝望著杯內的美酒,似是毫不在意,內心好過了點,同時
亦有點後悔,恨自己受不住李園的引誘。

    除項少龍外,李園乃連著後最使他動心的男人,又說可把她帶離這傷心地,遠走楚國。
只是不知如何,眼前這滿腦子特別思想的馬癡,無論舉手投足,都混雜著智慧和粗野的霸道
方式,予她的刺激更勝於長得比他好看的李園,使她不時在反抗和屈服兩個矛盾的極端間掙
紮著,既痛苦又快樂。

    紀嫣然看了項少龍一眼後,向李園淡淡道:「這叫自古名士均多情吧!」

    李園心中叫糟,尚未來得及解說,趙雅抬起俏臉,微笑道:「嫣然小姐誤會了,李先生
只是來與趙雅討論詩篇,喝酒不過是助興吧!」

    郭秀兒顯然極愛詩歌,向心目中的大哲人項少龍道:「董先生對詩歌有些甚麼心得
呢?」

    這話一出,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項少龍處。

    郭縱則暗叫不妙,難道乖女兒竟對這粗人有了情意?趙致想起了項少龍難以入目的書
法,心中暗歎。

    紀嫣然和趙雅均精神一振,熱切期待這人說出另一番有見地的話來。

    自古流傳下來的詩歌,經孔子和他的信徒陸續修改,共有三百餘篇。

    這些詩歌在這時代有著無比實用的價值,特別在權貴間,更成了生活的一部份,交際時
若不能引詩作裝飾,便會給人鄙視。甚至有純以詩文命樂工歌誦作為歡迎詞,名之為「賦
詩」,回敬的詩歌就叫「答賦」。所以詩篇生疏者很易當場出醜,所謂「不學詩,無以
言。」

    項少龍尚算幸運,不過他的運氣顯然到此為止,終於正面遇上這無法解決的問題。

    詩篇不單是裝飾的門面工夫和表達修養內涵的工具,時人還有「論詩」的風氣,例如詩
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兮。」大意說一個美女,可以施脂抹粉。子貢於是問道於
孔子,其後他答:「繪畫要在素白的質地上。」因而得到了孔子的稱讚,說他有談詩的資
格。

    所以論詩乃宴席間的常事,郭秀兒並非故意為難這使她大生興趣的男人。

    項少龍差點要叫救命,表面從容道:「董某終是老粗一名,怎有資格說甚麼心得?」郭
秀兒想不到這與眾不同的人物給了一個這麼令她失望的答案,垂下俏臉,不再說話。

    紀嫣然亦露出錯愕神色。

    對她來說,項少龍公開追求她實是個非常有趣的遊戲,亦可使她進一步瞭解愛郎的本
領,那知他才露鋒芒,又退縮了回去。使她欣賞不到他以豪放不羈的風格表達出來的才情。
怎知項少龍在這方面比草包還要不如。

    姬重臉上露出鄙夷之色,更肯定那寓言是項少龍由別人處偷來私用的。

    郭開、韓闖等均露出訝色,董匡的父祖輩終是當官的人,這董匡怎會對詩歌毫不認識
呢?趙穆則猜他不想在這情況下露一手,哈哈一笑向趙雅道:「不知李先生和夫人今天討論
的是甚麼題目呢?」

    李園見項少龍著窘,心中大喜,答道:u在下和夫人談到詩和樂的關係,所謂『興於
詩、立於禮、成於樂』,在下又把所作的樂章,奏給夫人指教,幸得夫人沒有見笑。」

    一般貴族大臣的交往,都離不開詩和樂,李園亦借此向紀嫣然表明他和趙雅沒有涉及其
他。

    一直沒有說話的趙致出言道:「董先生似乎把禮樂詩書都不放在眼內哩!」

    項少龍差點想把她捏死,她自是暗諷他昨晚對她無禮,同是妒忌紀嫣然對他的

    示好,有意無意地加以陰損。

    李園一聽大樂,笑道:「董先生自少便與馬為伍,以馬為樂,對其他事自然不放在心上
了。」

    姬重一向自重身份,迫不得已才要和一個養馬的粗人同席,心中早不喜。不過他為人深
沉,不會露出心中的想法。這時乘機巴結李園道:「董先生養馬天下聞名,李先生詩樂精
湛,都是各有所長。」

    項少龍本己不想多事,聞言無名火起,道:「請恕我這粗人不懂,七國之中,若論講學
的風氣,禮樂的被看重,秦人實瞠乎其後,為何獨能成我們六國最大的威脅呢?」

    此語一出,眾人先是色變,接著卻言以對。因為這是個不容爭辯的事實。

    項少龍泠然道:「有人或者看不起我這種養馬的人,對董某不懂詩書感到鄙夷,不過董
某卻可藉畜牧使得國富家強,抵抗外敵。秦人的強大,就因以軍功為首,其他一切都擺在一
旁。」

    眾人都知他動了氣,默默聽著。

    項少龍續道:「作為生活的一部分,詩書禮樂自有其陶冶性情,美化一切的積極作用。
但在現今這情況下,更重要的是富國強兵,衣食足始知榮辱,但若連國家都難保,還談甚麼
詩書禮樂。想當年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厲志奮發,最後才得報大仇。本人來邯鄂後,發覺
人人皆醉心於吃喝玩樂,如此風氣,縱盛偈禮樂,亦終有日會成亡國之奴。」

    最難愛的是趙致,給他這麼當面痛斥,黯然垂下俏臉。

    李園、韓闖的表情都不自然起來,他們確是縱情聲色,置對付強秦的大事於不顧。

    趙穆想起「他」出身荒野山區,所以並不為怪,還暗忖將來若自己當上了趙國之主,定
要重用這只求實際的人。

    其他三女的感受卻非那麼直接,在這男性為尊的世界裡,捍衛國土自是男兒的責任,反
覺得眾人皆醉,唯此君獨醒,覺得他與眾不同。

    姬重泠笑一聲道:「鹿死誰手,未至最後,誰人可知?」

    項少龍對這東周君派來的人已感到極度憎厭,雙目寒芒一閃,盯著他道:「人說凡人只
想今天的事,愚人則盡記著昨天的事,只有智者才胸懷廣闊,想著明天、以至一年或十年後
可能發生的事,從而為今天定計。若要等到分出勝負,錯恨難返時才去看那結果,不若回家
摟著自己的女人多睡幾覺好了。」

    姬重變色怒道:「董先生這話是甚麼意思?誰不為將來而籌謀,獨有先生是智者嗎?」

    趙雅欲出言緩和氣氛,給項少龍伸手阻止,從容一笑道:「姬先生言重了,本人只是以
事論事,先生千萬不要以為本人是出言針對,我這人直腸直肚,現在亦是和各位禍福與共,
希望能獻出力量,保國衛民。可是看看我得到的是甚麼待遇,見微知著,鹿死誰手,已可預
期。這不是爭論的時候,而是要各棄成見,知己知彼,我們才能與秦人一較短長。」

    郭開和樂乘對望一眼,始明白他滿腹怨氣的原因,是怪趙王因李園而泠落了他。

    趙霸喝了一聲「好!」轉向姬重道:「董馬癡快人快語,聽得趙某非常痛快。

    姬先生不要怪他,他這番話罵盡了座上諸人,包括本人在內。不過卻罵得發人深省。」

    李園那會服氣,泠笑道:「既是如此,董先生可索性不來出席這縱情逸樂的宴會,為何
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呢?」

    項少龍微笑道:「李先生誤會了,宴會乃社交的正常活動,秦人亦不曾禁絕宴會,本人
只是借題發揮,指出有些人放開最重要的大事不去理,卻只懂玩物喪志,甚或為私慾專做些
損人利己的事而已。」

    兩眼一瞪,舉手拉著襟頭,一把扯下,露出包紮著的肩膊,若無其事道:「李先生可否
告訴本人,這劍傷是誰人幹的好事?」

    紀嫣然「啊」一聲叫了起來,望往李園。

    李園猝不及防頓時愣住,出不了聲。

    眾人這才明白兩人間怨隙之深竟到了要動刀掄劍的階段。

    項少龍又拉好衣襟,微笑道:「李先生當然不會知道是誰幹的,本人也不將這些偷襲的
卑鄙之輩放在心上,只不過想以事實證明給各位看,董某非是無的放矢。」

    項少龍這一番說話,是要建立他率直豪放的形象,同時亦在打擊李園,教這人再不敢對
他動手,否則要想洗脫,亦是頭痛的事。

    李園的臉色變得那麼難看,就有那麼難看。

    趙穆道:「董先生可把受襲的事詳細告訴樂將軍,他定可還你一個公道。」

    項少龍啞然失笑道:「些微之事,何足掛齒,來,讓我敬姬先生和李先生一杯,謝他們
肯垂聽我這老粗的嘮蘇。」

    眾人舉起杯來,姬李兩人無奈下亦惟有舉杯飲了。

    眾人才放下杯子,趙致向項少龍敬酒道:「小女子無知,惹得董先生這麼生氣,就借這
杯酒道歉。」

    趙致一向以脾氣硬著名,如此低聲下氣,熟悉她的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項少龍飲罷笑道:「是我不好才對,那關致姑娘的事。」

    紀嫣然目閃異采,向他祝酒道:「董先生說話不但出人意表,還啟人深思,將來定非池
中之物。」

    接著杯來酒往,氣氛復常,至少表面如此。

    李園今晚頻頻失利,給項少龍佔盡上風,連忙極力向另一邊的紀嫣然說話,圖爭取好
感。可惜紀嫣然知他竟卑鄙得派人偷襲項少龍,恨不得把他殺了,只是禮貌上泠淡地應付著
他。

    坐在項少龍旁的韓闖在幾下暗拍了他兩下,表示讚賞。趙穆則向他打了個眼色,表示對
他的表現滿意。

    郭開則露出深思的神色,顯是因項少龍並不為他想像般簡單,對他重新評估。趙雅則沉
默了下來。

    她也想不到李園和這董匡有甚麼深仇大恨,竟要派人去殺他。她是機伶多智的人,隱隱
猜到是因妒成仇,而他來討好自己,說不定亦有藉以報復董匡的含意,雖然她和董匡至今半
點關係都沒有,但卻擺著被李園利用。想到這裡,不由有點後悔。

    驀地見到項少龍長身而起,愕然往他望去。

    項少龍瀟灑施禮道:「多謝夫人這與別不同的彩燈夜宴,不過董某人慣了早睡,故不得
不先行告退。」

    眾人都出言挽留,姬重和李園當然是例外的兩個。

    項少龍再度施禮,退出座位外。

    趙霸站了起來,道:「明天的論劍會,董兄記得準時來。」

    項少龍望往以熱烈眼神看著他的紀嫣然道:「在論劍會上會見到小姐的芳駕嗎?」

    紀嫣然柔聲答道:「既有董先生出席,嫣然怎能不奉陪。」

    此語一出,立時氣壞了李園,其他男人無不現出艷□之色。

    項少龍再向眾人逐一告辭,輪到郭秀兒時,這嬌嬌女嚷道:「明天秀兒都要去一開眼
界。」

    聽得項少龍和郭縱同時眉頭大皺。

    對趙致他卻是故意不去碰她的眼神,匆匆一禮後,轉身朝大門走去。

    衣袂環珮聲直追而來,趙雅趕到他旁道:「讓趙雅送先生一程吧!」

    項少龍知道推不掉,大方道:「夫人客氣了!」

    趙雅默默伴著他在通往主宅的長廊走著,她不說話,項少龍自不會找話來說。

    趙雅忽然輕扯他衣袖,停下步來。

    項少龍訝然止步,低頭往她望去。

    趙雅一臉茫然,美目淒迷,仰起俏臉細心打量著他的臉龐。

    項少龍給她看得心中發毛,奇道:「夫人怎麼了!」趙雅輕搖螓首,落漠地道:u我總
是不自禁地把你當作是另一個人,看清楚後才知錯了。」

    項少龍心中抹了把泠汗,乘機岔開話題泠然道:「鄙人和李園沒有多少相似的地方吧!
不過也幸好如此。」

    趙雅仍牽著他衣袖不放,黯然垂首道:u董先生莫要見笑,趙雅只是正不斷找尋那滴蜜
糖的可憐女子吧了!先生為何總是對人家這麼殘忍?」

    項少龍怒火騰升,暗忖你既找到老子這滴蜜糖,為何又忍心把我出賣,嘿然道:u你那
兩滴蜜糖都在大廳裡面,恕在下失陪了。」揮手甩脫了她的牽扯,大步走了。

    趙雅看著他背影消失在入門處,天地似是忽然失去了應有的顏色,就在此刻,她知道自
項少龍後,首次對另一個男人動了真情,旋又心生怨怒,管你是誰人?我趙雅豈是這麼可隨
便給你拒絕的。

    猛一跺腳,回廳去了。

    項少龍走出夫人府,夜風迎面吹來,精神為之一振。

    剛才他是真的動了氣,這些六國的蠢人,終日只懂明爭暗鬥,茫不知大禍將至。

    卻也是心情矛盾,他現在雖成了六國的敵人,可是仍對邯鄂有著一定的感情,使他為這
古城未來的命運而擔憂。

    接著想到了自己的問題,原本看來很輕易的事,已變得複雜無比。在現今的形勢下,想
生擒趙穆後再把他運回咸陽,只屬天方夜譚而已。若還殺死樂乘這手握邯鄲軍權的大將,那
就更是難比登天。來時的堅強信心,不由動搖起來。

    在邯鄲多留一天,會多增一天的危險。最大的問題自然因其他五國的大臣名將均集中到
這裡來,使邯鄲的保安和警戒心以倍數升級,擒趙穆不是難事,但要把他運走卻是困難重
重。

    想到這裡,不由重重歎了一口氣。

    蹄聲自後方由遠而近,由快轉緩。

    項少龍早猜到是誰追來,頭也不回道:u致姑娘你好!」

    趙致清脆的聲音應道:「你怎知是人家跟來?」

    項少龍側頭望往馬上英姿凜凜的趙致,微笑道:「若非是趙致,誰敢單劍匹馬來尋董某
人晦氣。」

    趙致本俯頭盯著他,聞言忿然把俏臉仰起,翹首望往邯鄲城長街上的星空,嬌哼道:
「猜錯了!趙致沒有閒情和你這種人計較。」

    項少龍知她的芳心早向他投了一半降,只是臉子放不下來,不過現在他的心只容得下紀
嫣然一個人,況且趙致又是荊俊的心上人,他怎麼都不可橫刀奪人所愛,他實在沒法對自己
兄弟做出這種事來。日後他和荊俊間又是多麼難堪呢?他昨晚那樣迫她走,其實心底絕不好
受。

    這一刻的趙致,特別迷人。

    哈哈一笑道:「那為何又有閒情陪董某人夜遊邯鄲呢?」

    此時一隊城兵在寂靜無人的長街馳來,提醒他們延綿了數百年仍未有休止希望的戰爭,
時刻仍會發生。那些巡兵見到趙致,都恭敬地見禮。

    趙致策馬與項少龍並排而進,漫不經意道:「你不覺得今晚開罪了所有人嗎?」

    項少龍哂道:「那又有甚麼相干,你們的孟軻不是說過『雖千萬人而吾往矣嗎?』」

    趙致訝然望下來道:「為何孟軻是我們的呢?」

    項少龍差點要刮自己兩巴掌,直到這刻仍把自己當作外來人,尷尬地道:「那沒有甚麼
意思,只是說溜了口吧!」

    趙致驚疑不定的瞪著他,好一會後才低呼道:「上我的馬來!」

    項少龍一呆道:「到那裡去?」

    趙致泠泠道:「怕了嗎?」

    項少龍失聲道:「如此共擠一騎,怕的應是致姑娘才對。」

    趙致惡兮兮道:「又不見得那晚你會這般為人設想?你是否沒男人氣概,快給本小姐滾
上來!」

    項少龍知她在諷刺那晚自己跳上她馬背向她輕薄的事,搖頭苦笑道:「你的小嘴真厲
害,不過你既有前車之□,當知董某人非是坐懷不亂的君子,這樣溫香軟玉,我那對手定會
不聽指揮,會在致姑娘動人的肉體上享受一番呢!」

    趙致緊繃著俏臉,修長的美目狠狠盯著他道:「管得你要做甚麼,快滾上馬背來!」

    項少龍叫了聲「我的天啊!」一個女人若明知你對她會肆意輕薄,仍堅持予你機會,盡
管外貌凶神惡煞,還不是芳心暗許。這確是誘人至極,亦使他頭痛得要命。

    現在是勢成騎虎,進退兩難,歎了口氣道:「這麼夜了!有事明天才說好嗎?老子都是
回家睡覺算了!」

    趙致氣得俏臉煞白,一抽馬□,攔在路前,一手□腰,大發嬌嗔道:「想不到你這人如
此婆媽,你若不上來,我便整晚纏著你,教你沒有一覺好睡!」

    女人發起蠻來,最是不可理喻,項少龍停下步來,歎道:「姑娘不是心有所屬嗎?如此
便宜鄙人,怕是有點……嘿!有點甚麼那個吧!」

    趙致聞言嬌軀一震,俏臉忽明忽暗,好一會後咬牙道:「本姑娘並非屬於任何人的,董
匡!你究竟上不上馬來?」

    項少龍心中叫苦,看來趙致已把她的芳心,由「那個項少龍」轉移到「他這個項少龍」
來,今次真是弄巧反拙,攤手擺出個無可奈何的姿勢,把心一橫,嘿然道:u這是你自己討
來的!」話尚未完,已飛身上馬,來到她香背後。

    趙致一聲輕呼,長腿輕夾馬腹,駿驥放蹄奔去。項少龍兩手探前,緊箍在她沒有半分多
餘脂肪的小腹處,身體同時貼上她的粉背隆腎,那種刺激的感覺,令項少龍立即慾火狂升。

    趙致卻像半點感覺都欠奉,仍是臉容冰泠,全神策馳,在寂靜的古城大道左穿右插,往
某一不知名的目的地前進。

    項少龍俯頭過去,先在她的粉頸大力嗅了幾下,然後貼上她的臉蛋,道:「姑娘的身體
真香!」

    趙致神情木然,卻沒有任何不滿或拒絕的表示,當然也沒有贊成或鼓勵的意思,緊抿著
小嘴,像打定了主意不說話。

    項少龍放肆地用嘴巴揩著她嫩滑的臉蛋,狠狠道:「你再不說話,董某人便要侵犯你
了。」

    趙致泠泠道:「你不是正在這樣做嗎?」

    正是佛都有火,項少龍心頭「火」起,一手摩挲著她小腹,另一手往上移師,在她高聳
的雙峰下作威嚇性的逐步進侵。

    她的肌肉豈滿而有彈性,令他愛不釋手,覺得非常享受。

    趙致的俏臉開始轉紅,嬌軀微顫,卻仍緊咬銀牙,不提出任何抗議。

    項少龍雖是慾火大盛,可是荊俊的影子始終鬼魂般攔在兩人之間,頹然歎了一口氣,放
棄了侵佔她酥胸的壯舉,回到她小腹處,還離開她的臉蛋,坐直身體。竹林在望,原來趙致
是帶他回家。

    趙致默然策騎,見了竹林時,勒馬停定,凝望前方家中隱隱透出的昏暗燈火,嘲弄道:
「原來董先生這麼正人加子呢?」

    項少龍為之氣結,用力一箍,趙致輕呼一聲,倒入他懷裡去。

    在竹林的黑暗裡,大家都看不到對方,但氣息相聞,肉體貼觸的感覺刺激性反因這「暗
室」般的情況而加倍劇增。

    趙致柔軟無力地把後頸枕在他的寬肩上,緊張得小嘴不住急促喘氣,項少龍只要俯頭下
移,定可享受到她香唇的滋味,而且可肯定她不會有任何反抗的行動。

    這想法誘人至極,項少龍的理智正徘徊在崩潰的危險邊沿,歎了一口氣道:「你不是那
項少龍的小情人嗎?這樣和董某……嘿……」

    趙致仍是以那泠冰冰的語調道:「我又不愛上了你,有甚麼關係?」項少龍失聲道:
「致姑娘好像不知自己正倒在本人懷抱裡,竟可說出這樣的話來。」

    趙致針鋒相對道:「我不夠你力大,是你硬要抱人,叫人家有甚麼法子?」

    項少龍嘿然道:「那為何又要在這裡停馬呢?我可沒有迫姑娘這麼做吧!」

    趙致刁蠻到底,若無其事道:「本小姐愛停就停,歡喜幹甚麼就幹甚麼,與你無關。」

    項少龍差點給氣得掉下馬去,伸出一手,移前摸上她渾圓的大腿,嘖嘖讚道:「致姑娘
的玉腿又結實又充滿彈力。」

    趙致一言不發,由他輕薄。

    項少龍猛一咬牙,暗忖橫豎開了頭,不若繼續做下去,他本是風流慣的人,美色當前,
怎還有那坐懷不亂的定力,正要兵分兩路,上下進侵時,狗吠聲在前方響起,還有輕巧的足
音。

    項少龍忙把撫著她酥胸玉腿的手收回來,趙致低呼一聲,坐直嬌軀,驅馬出來。

    兩人都沒有說話,但那種銷魂蝕骨的感覺,卻強烈得可把任何男女的身心溶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