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卑鄙奸人

    項少龍到了那天初來夫人府時等候趙雅的大廳,那些珍玩飾物依然如前布列櫃內架,但
他已換了完全另外一種心境。

    她為何不把他請到那清幽雅靜的園內小樓處,厚李園而薄待自己,那不如索性不要他這
麼早來到。

    若不論人格,李園確是女人理想的深閨夢人,連紀嫣然亦曾被他的文采打動,可惜他卻
是這麼樣的人。

    思索間,雅夫人盈盈而至。侍候身旁的女侍施禮告退。

    項少龍這時心中想著為何小昭等諸女一個不見,雅夫人來到他身旁席地坐下道:u董先
生賞面早臨,舍下蓬蓽生輝。」

    項少龍往她看去。這成熟的美女容光煥發,眉眼間春意撩人,體態嬌柔,引人至極。

    她愈是美艷動人,他心中愈有氣,猜到定是因受到李園的滋潤,至回復了春意生機。

    粗聲粗氣道:「夫人這府第勝比王公侯爵居所,何有蓬蓽之可言。」

    趙雅聽得皺起了秀眉,那有人會把禮貌的客氣話當是真的,雖心中微有不悅,卻沒有像
以前般輕易被他氣壞,當然是因為這時內心還充滿了李園的愛情,不以為意道:「先生在藏
軍谷的牧場進行得怎樣了?」

    項少龍為之愕然,他何等靈銳,一看趙雅這時神態,便知李園已成功奪得了她的芳心,
甚至把「項少龍」都暫時忘了,所以才回復了以前的風采。

    這本應是值得高興的事,至少趙雅因心有所屬暫時不會來纏他,偏是心中卻很不舒服,
很想傷害她,看她難過。

    旋又壓下這衝動,微笑道:「今天不談公事,夫人為何想鄙人早點來此呢?」這回輪到
趙雅無辭以對。

    她這樣做自是因為對這馬癡頗有點意思,只不過目下因李園的忽然闖入,獨霸了她的芳
心,至少在這刻是如此,所以再沒有原先那種貪慾心情。

    她仍派人去將項少龍早點接來相見,是因深心處渴望能與他在一起。這董匡別有一股粗
豪得來又充滿哲理思想的獨特氣質,既霸道又溫柔,合起來形成一股對她非常新鮮刺激的感
覺。和他在一起時,從不知他下一刻會說些甚麼話或作出甚麼出人意表的行為。而他還對自
己又是若即若離,似不把她放在心上,但又像對她很有興趣。總言之有他在身旁,她再沒有
餘暇去想別的事。

    這種感覺,李園亦無法予她。

    與李園胡混□磨時,她總忍不住要把他代入了變成項少龍,但這個在某方面酷肖項少龍
的粗漢,反使她忘記了一切。

    若與他歡好親熱,會是甚麼的滋味呢?

    想到這□,自己都嚇了一跳,暗著自責,為何見到他後,李園本來強烈的印象立時淡了
出去呢?

    項少龍見她玉容明暗不定,怒氣上湧,霍地起立。趙雅嚇了一跳,抬頭不解地往他望
去。

    項少龍沉聲道:「夫人是否愛上李園那小子了,所以現在對鄙人才變得那麼泠淡?」

    趙雅嬌軀劇震,驚呼道:「噢!不!」這刻她已無暇推斷對方為何能一針見血,說出她
的心事。

    項少龍微笑道:「那也沒有甚麼關係,但假設李園偷的是董某人的寶馬,我便絕不放過
他。」一伸懶腰,「哈」一聲笑道:「我還是先到街上逛逛,待會才來夫人處參加晚宴,免
得大家你眼望我眼,不知說甚麼話題才好。」

    趙雅給他弄得六神無主,站了起來,嬌嗔道:「董先生!你留點面子給趙雅好嗎?人家
在你心中竟及不上一匹馬兒嗎?」話才出口,始知犯了語病,這豈非把自己當作了是他的馬
兒嗎?項少龍淡淡看了她一眼,暗感快意,轉身朝廳門舉步,若無其事道:「那小子偏愛和
老子作對,好!便讓董某人一顯手段,把紀嫣然搶了過來,讓他也嘗被人橫刀奪愛的味
兒。」

    趙雅本要追他,聽到紀嫣然三字後愕然停了下來。

    可是她卻不敢笑他,因為他語氣中透出強大無比□信心,教人感到他說得出來,就一定
可以做得到。

    到項少龍消失門外時,她心中仍念著「橫刀奪愛」四個字。

    唉!他用語的新鮮和精采,確可與項少龍平分春色。忽然間,她知道李園仍未可完全代
替了項少龍。

    想到這裡,意興索然,再不願想下去。

    置身在邯鄲的街道上,項少龍想起小盤登位後接踵而來的戰亂,禁不住心生感慨。

    這廣闊的土地,經過了數百年的亂局後,終到了歷史分久必合的大變時刻,而他這「外
來人」卻一手促成了這轉變。假設他沒有來,這些事會否不發生呢?任他如何智計過人,可
是這問題想想都教他頭痛。

    「董兄!」聽到呼喚,項少龍先是心中茫然,一時想不起董匡就是自己,然後才醒覺過
來,轉回頭望去。

    原來是來自韓國的平山候韓闖,身旁還隨著七、八名親隨,一看便知是高手,人人精神
飽滿,體型彪悍,雖及不上項少龍的高度,但已極是中看。

    項少龍訝道:「鄙人還以為只有我才愛逛街,想不到平山候亦有此雅興。」

    韓闖臉色陰沉,沒有立即答他,等來到他身旁時,才親切地挽著他手臂邊行邊道:
「來!我的行館就在轉角處,到我處再說。」

    項少龍受寵若驚,想不到他對自己原本泠淡的態度會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由南
轅到了北轍。

    身不由己隨他到了行館,到廳裡坐下後,那十多名劍手,仍立在四周沒有離開,弄得氣
氛嚴肅,頗有點黑社會大阿哥談判的味兒。

    韓闖連一般斟茶遞酒的禮貌招呼都省去了,沉聲道:「李園真混賬,半點臉子都不給我
們,公然來剃本侯的眼眉,可惡之極。」

    項少龍恍然,原來他一直派人留心趙雅,見李園主動去找她,逗留了一段足夠做任何事
的時間後,才肯出來,故而暴怒如狂,竟把自己這另一情敵當作是同一陣線的人,不過亦可
說韓闖自問外貌、身份、權勢均勝過他項少龍,所以並不將他視作勁敵,但李園卻是另一回
事了。

    由此看來,韓闖對趙雅是認真的,甚至想把她帶回韓國,好在私房隨意享用,不過這理
想如今被李園破壞了。

    一時間找不到可說的話回答。韓闖眼內凶光閃閃道:「董兄為何不到一盞熱茶的工夫就
溜了出來?」

    項少龍暗忖他定是正要去趙雅處興間罪之師時,見到自己神情彷彿的走出來,才改變心
意,追著扯了他回來。」

    泠哼了一聲道:「董某最受不得別人泠淡和白眼,不走留在那裡干捨,操他奶奶的
娘!」

    韓闖感同身受,悶哼道:「我平山侯一生不知見過多少人物,卻未見過這麼囂張的小
子,他算甚麼呢?還不是憑妹子的裙帶關係,真不明白春申君為何這麼看重他,若李嫣嫣生
不出兒子來,我看他還有甚麼可戚恃的?」

    項少龍到現在仍不明白他扯了自己到這裡來有甚麼用意,以他這位高權重的人,實不用
找他這種閒人來吐苦水。

    韓闖臉上陰霾密佈,狠狠道:「本侯為了不開罪楚人,免影響合從大計,已克制著自己
不去和他爭紀才女,豈知他連趙雅都不放過,難怪自他來後,趙雅這淫婦便對我愛理不理
了。」

    項少龍這才知道韓闖竟迷戀得趙雅這般厲害,歎了一口氣道:「天下美女多的是,侯爺
不要理她好了。所以鄙人偏愛養馬,你對馬兒好,它們也就對你好,絕無異心,不像女人和
小人般難養也。」

    韓闖默然頃刻,竟笑了起來,拍拍他肩頭道:「和你說話真有趣,不過這一口氣定要爭
回來。李園大言不慚,我倒要看看他的劍法如何厲害?」

    項少龍吃了一驚道:「侯爺明天不是想親自下場吧?」

    韓闖嘴角逸出一絲陰險的奸笑,雙目寒光爍動,壓低聲音道:「本侯怎會做此蠢事,我
是早有佈置,就算教訓了李園,也教他不會知道是我出的手。」

    項少龍知他這類玩慣陰謀手段的人,絕不會把細節和盤托出,肯把心意告訴自己已是視
他為同路人了,故意捧他道:「開罪侯爺的人真的不智。」

    韓闖頹然挨在椅背處,無奈道:「我們對楚人早死心了,一直以來,我們三個與秦國打
生打死,他們總是在抽我們後腿,誰說得定李園會否將我們合從的事通知秦人,那時若秦國
先發制人,首當其衝就是敝國。唉!我實在不明白趙王為何這麼巴結他?」

    接著瞧著他道:「董兄是否明白為何孝成王忽然對你泠淡起來,昨天的宴會都沒請你出
席?」

    項少龍故意現出忿然之色,點頭道:「還不是因李園這小子!」

    韓闖親熱地一拍他肩頭道:「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敝國的歡迎之門,永遠為董先
生打開來,若要對付李園,本侯可為先生作後盾。」

    項少龍心中暗笑,這才是他籠絡自己的目的,就是要借他之手,對付李園,裝作感激
道:「鄙人會記著侯爺這番話。」

    韓闖沉吟道:「我看嫣然始終會給他弄上手,若能把這絕世美女由他手上搶過來,那會
比殺了他更令他難受。」

    項少龍歎道:「紀才女那是這麼易與,我看李園亦未必穩操勝券。」

    韓闖陰陰笑道:「若要使女人就範,方法可多著哩,例如給她嘗點春藥,那怕她不投懷
送抱。不過想要和紀嫣然有單獨相處的機會絕不容易,但她似乎對董兄的養馬之術另眼相
看,說不定……嘿!董兄明白我的意思哩!」

    項少龍心中大怒,暗叫卑鄙,這事不但害了紀嫣然,也害了自己。當然!那只是指他真
是董匡而言。

    像紀嫣然這天下人人尊敬崇慕的才女,若有人對她作出禽獸行為,還不變成人人喊打的
過街老鼠?那時韓闖肯收留他才怪。

    只看這借刀殺人之計,便知這韓闖心術是如何壞了。

    現在他開始明白六國為何終要被秦國所滅,像韓闖這種國家重臣,代表本國來邯鄲密議
謀秦,卻盡把心思花在爭風呷醋□,置正事於次要地位,怎算得上是個人物。

    縱觀所接觸的韓、魏、趙、楚四國,都是小人當道,空有李牧、廉頗、信陵君這些雄材
大略之士而不能用。只不知燕、齊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韓闖打了個手勢,立即有人遞上一個小瓶子,韓闖把它塞入了項少龍手內,以最誠懇的
表情道:「本侯這口氣全靠先生去爭回來了,女人很奇怪,縱是三貞九烈,但若讓你得到她
身體後,大多會變得對你千依百順,紀嫣然是女人,自然也不會例外!嘿!我真羨慕董兄
哩!」

    項少龍心中暗罵,卻問明了用法,把小瓶塞入懷裡道:「我還要看情況而定,唉!我對
女人的興趣其實不是那麼大,女人怎及得馬兒好呢?」

    韓闖又再激勵一番,說盡好話,才與他同往夫人府赴宴去了。

    項少龍待韓闖進府後,在外面閒逛了一會,遲了少許才大搖大擺地步進夫人府。

    夫人府主宅的廣場停滿了馬車,趙大把他領進府內時,低聲道:「剛才你走後,夫人悶
悶不樂坐了很久,郭開來找她都不肯見,董爺真行。」

    項少龍知他仍是死心不息,希望他對趙雅覆水重收,不過既是覆瀉了的水,怎還收得回
來。

    宴會設在主宅旁一座雅致的平房□,設的亦是郭家那晚的「共席」,一張大圓兒擺在廳
心,團布了十多個位子。

    郭家晚宴有份出席的人全部在場,包括了那嬌艷欲滴的郭家小姐。

    項少龍本以為郭秀兒經過那晚後,再不肯見李園,但現在看來又像個沒事人似的。

    除了這批人外,還多出了四個人來。

    第一個當然是紀嫣然,還有是趙致和郭開,另有一個四十歲許的男人,衣飾華貴,氣度
迫人,只是雙目閃爍不定,予人有愛用心機心的印象。

    尚未到入席的時間,大廳一邊的八扇連門全張開來,毫無阻隔地看到外面花木繁茂的大
花園,數十盞彩燈利用樹的枝幹掛垂下來,照得整個花園五光十色,有點疑真似幻般的感
覺。

    項少龍是最後抵達的一個賓客,大部份人都到了園中賞燈飾,廳內只有趙穆、郭縱、樂
乘、趙霸和那身份不明的人在交頭接耳。

    趙穆見到項少龍,哈哈笑道:「董先生何故來遲了,待會定要你三杯,來!見過姬重先
生。」

    項少龍心中懍然,原來這就是代表東周君來聯結六國,合從攻秦的特使,忙迎了上去。

    姬重非常著重禮節,累得項少龍也要和他行正官禮,客氣兩句後,姬重雖看似畢恭畢
敬,但顯然並不把個養馬的人放在眼內,逕自回到剛說的話題去,大談秦莊襄王乃無能之
人,重用呂不韋,必會令秦國生出內亂諸如此類的話。

    項少龍那有心情聽他,告罪一聲,往花園走去。他才步入園□,三對妙目立時飄向他
來。

    紀嫣然一看到他秀眸便不受控制地亮了起來;趙致狠狠盯了他一眼後就別過俏臉,顯是
餘怒未消;趙雅卻似一直在等候他的出現,玉臉綻出笑容,欣然道:「董先生快來,我們正
在討論□很有趣的問題哩!」

    項少龍一眼掃過去,見眾人都集中到園心那寬敞的石橋上,下面一道引來山泉的清溪蜿
蜓流過,到了離橋丈許處,聚成一個中心處放了一塊奇石的荷池,極具意趣,亦可看出趙雅
捨行為浪蕩外,實在是心有懷抱的女子。

    紀嫣然悠然自得地倚欄下望,旁邊的李園正向她指點著下面游戈的各種魚兒,大獻殷
勸。

    郭秀兒和趙致最是熟絡,齊坐在橋頭不遠處的一塊光滑的大石上,看樣子是很欣賞這彩
燈炫目的美麗花園。前者此時正打量著他。

    韓闖和郭開兩人,則伴著趙雅站在橋心處,剛好在紀嫣然和李園的背後。

    項少龍往石橋走去,先向郭秀兒和趙致見了個禮。趙致勉強還禮,郭秀兒則多贈了他一
個少女甜蜜的笑容。

    項少龍雖有點心癢,但卻知此女絕對碰不得,說到底烏家和郭家是勢不兩立的大仇人。

    當他步上石橋時,紀嫣然不理李園,轉過身來笑道:「董先生啊!我們正談論生死的意
義,不知你對此有何高見呢?」

    項少龍知道這俏佳人最愛討論問題,上至經世之道,下至類此的生命有甚麼意義等,都
愛討論一番。而這正是百家爭鳴、思想爆炸的大時代,這種清談的風氣盛行於權貴和名士
間,像不久前的老莊孔子等人,便終日好談人生道理。可惜他對這方面認識不多,雖明知紀
嫣然在給機會自己去表現,好順利開展對她的追求,他卻是有心無力。苦笑道:「鄙人老粗
一名,怎懂得這麼深奧的道理呢?」

    紀嫣然還以為他以退為進,尚未有機會答話,李園插入道:「可惜鄒先生沒有來,否則
由他來說,必然非常精采。嘻!不若我們請教董先生養馬的心得吧!」

    有心人一聽都知他在暗損項少龍,說他除馬兒外,其他一無所知。而在這年代,養馬只
屬一種賤業,所以他是故意貶低項少龍的身份。

    項少龍心中暗怒,不過更怕他追問有關養馬的問題,他雖曾惡補了這方面的知識,始終
有限得很,裝作不以為意道:「你們談了這麼久,定然得出了結論,不若讓董某一開茅
塞。」

    郭開這壞鬼儒生道:「我仍是孔丘那句y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索性不去想生死以外
的。」

    趙雅顯然興致極高,笑道:「郭大夫最狡猾,只懂逃避,不肯面對這人生最重要的課
題。」

    李園傲然道:「我們做甚麼事都要講求目的,為何獨是對自己的存在不聞不問,上天既
賦予了我們寶貴的生命,就像這些高掛樹上的彩燈般,燃燒著五光十色的光和熱,如此才能
不負此生。」

    連項少龍亦不得不承認這人說話很有內容和想像力,再看諸女,趙雅故是雙目露出迷醉
的神色,紀嫣然也聽得非常用神,橋頭的趙致和郭秀兒則停了私語,留心聆聽。

    項少龍心叫不妙,搜索枯腸後道:「李兄說的只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態度,而非對生死的
意義得出了甚麼結論。」郭開和韓闖同時露出訝異之色,想不到這粗人的心思和觀察力這麼
精到細密。

    李園哈哈一笑道:「董先生說得好,不過正如莊周所說的『以其至小,求窮其至大之
域,必迷亂而不能自得。』一天我們給局限在生死□,始終不能求得有關生死的答案,就像
夏天的蛇,不知冬天的冰雪是甚麼一回事,所以我們唯一之計,就是確立一種積極的態度,
免得把這有若白駒過隙的生命白白浪費了。」他口若懸河,抑揚頓挫,配合著感情說出來,
確有雄辯之士那使人傾倒拜佩的魅力,難怪紀嫣然都對他另眼相看。項少龍一時啞口無言,
乏詞以對。

    李園看他神色,心中好笑,那肯放過他,故示謙虛求教似的道:「董兄對人生的態度又
是如何呢?」

    項少龍自可隨便找些話來說,但要說得比他更深刻動人,卻是有心無力。

    韓闖現在和他站在同一戰線上,替他解圍道:「今晚的討論既特別又精采,不若就此打
住,到席上再說吧!」趙雅怨道:u說得這麼高興,竟要趕著入席。趙雅還要聽多些李先生
的高論哩!」

    紀嫣然輕柔地道:「尚未給機會董先生說呢?」

    看著紀嫣然期待的目光,想起自己要公開追求她的任務,怎可表現得如此窩囊?正叫苦
時,腦中靈光一現,想起在自己那個時代曾聽來的一個故事,或可扳回此局。遂走到橋去,
來到紀嫣然身旁,先深深看了她一眼,再向趙雅露出雪白整齊的齒,微微一笑,才轉過身
去,雙手按在橋欄處,仰首望往夜空。天上的明月皎潔明亮,又圓又遠。

    眾人都知他有話說,只是想不到他會說出甚麼比李園在這論題上更高明的見解,都屏息
靜氣,全神傾聽。

    李園嘴角則掛著一絲不屑的笑意。

    紀嫣然閉上美目,她有信心項少龍必可說出發人深省的哲理。對她來說,沒有比思索人
生問題更有趣味了,這亦是她與鄒衍結成好友的原因。她愛上項少龍,便是由於他說話新穎
精警,有異於其他人。

    項少龍沙啞著聲音,緩緩道:「有個旅客在沙漠l裡走著,忽然後面出現了一群餓狼,
追著他來要群起而噬。」

    眾人為之愕然,同時也大感興趣,想不到他忽然會說起故事來。就像莊周好以寓言來演
繹思想般。

    項少龍的聲音在寂靜的夜空裡震盪著,份外有一種難言的詭秘和感染力,尤其內容正是
有關秘不可測的生死問題。

    只聽他以非常緩慢的節奏續道:「他大吃一驚,拚命狂奔,為生命而奮鬥。」

    郭秀兒「啊」一聲叫了起來道:「在沙漠怎跑得快過餓狼,他定要死啦!」

    眾人為之莞爾,卻沒有答話,因為都想聽下去,連李園都不例外。不過當他看到紀嫣然
閉上美目那又乖又專心的俏樣兒,禁不住妒火狂燃。

    項少龍微微一笑道:「不用慌!就在餓狼快追上他時,他見到前面有口不知有多深的
井,不顧一切跳了進去。」

    趙雅鬆了一口氣道:「那口井定是有水的,是嗎?」

    項少龍望往下面的小溪流,搖頭道:「不但沒有水,還有很多毒蛇,見到有食物送上門
來,昂首吐舌,熱切引項以待。」

    今次輪到紀嫣然「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睜開美目,別過嬌軀來,看著他道:「那怎辦
才好呢?不若回過頭來和餓狼捕斗好了,毒蛇比狼可怕多了。」韓闖笑道:u女孩子都是怕
蛇的,紀小姐亦不例外。」

    項少龍望往紀嫣然,柔聲道:「他大驚失神下,胡亂伸手想去抓到點甚麼可以救命的東
西,想不到竟天從人願,給他抓到了一棵在井中間橫伸出來的小樹,把他穩在半空處。」眾
人都沒有作聲,知道這故事仍有下文。

    趙雅的眼睛亮了起來,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只有這個比李園更特別難測的豪漢。

    項少龍道:「於是乎上有餓狼,下有毒蛇,不過那人雖陷身在進退兩難的絕境,但暫時
總仍是安全的。」

    眾人開始有點明白過來。項少龍說的正是人的寫照,試問在生死之間,誰不是進退兩難
呢?

    只聽他說下去道:「就在他鬆了一口氣的時刻,奇怪的異響傳入他的耳內。他駭然循聲
望去,魂飛魄散地發覺有一群大老鼠正以尖利的牙齒咬著樹根,這救命的樹已是時日無多
了。」郭秀兒和趙致同時驚呼起來。

    項少龍深深瞧著紀嫣然,像只說給她一個人聽似的道:「就在這生死一瞬的時刻,他看
到了眼前樹葉上有一滴蜜糖,於是他忘記了上面的餓狼,下面的毒蛇,也忘掉了快要給老鼠
咬斷的小樹,閉上眼睛,伸出舌頭,全心全意去舐嘗那滴蜜糖。」

    小橋上靜得沒有半點聲息,只有溪水流過的淙淙細響。

    項少龍伸了個懶腰道:「對老子來說,那滴蜜糖就是生命的意義!」

    沒有人說話,連郭開和韓闖這種只知追求功利名位的人都給勾起了心事,生出共鳴。

    李園見諸人均被項少龍含有無比深刻思想的妙喻打動了,心中不服,打破沉默道:「這
寓言出自何處呢?」

    項少龍微笑道:「是馬兒告訴我的!」接著哈哈一笑道:「鄙人肚子餓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