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愛恨情仇

    項少龍以特種部隊訓練出來的堅強意志,勉強爬起床來,到客廳去見趙穆。

    趙穆神態親切,道,「來!我們好好談談。」

    項少龍故作愕然道:「不是立即要到紀才女處嗎?」

    趙穆苦笑道:「今早這人兒派人來通知我,說身子有點不適,所以看馬的事要另改時
日。唉!女人的心最難測的了,尤其是這種心高氣傲的絕世美女。」

    項少龍心中暗笑,有甚麼難測的?紀嫣然只是依他吩咐,取消了這約會,免得見著尷
尬。不過卻想不到趙穆會親自前來通知。

    揮退左右後,項少龍在他身旁坐了下來,道:「侯爺昨晚睡得好嗎?」

    趙穆歎道:「差點沒□過眼,宴會上太多事發生了,叫自己不要去想,腦袋偏不聽
話。」再壓低聲音道:「李園今趟原來帶了大批從人來,稱得上高手的就三十多人,都是新
近被他收作家將的楚國著名劍手,平日他在楚國非常低調,以免招爹的疑心,一到這裡就露
出本來面目了。」

    項少龍道:「侯爺放心,我有把握教他不能活著回我們大楚去。」

    趙穆感動地瞧著他道:「爹真沒有揀錯人來,你的真正身份究竟是誰?為何我從未聽人
提過你。」

    項少龍早有腹稿,從容道:「鄙人的真名叫王卓,是休圖族的獵戶,君上有趟來我附近
處打獵,遇上狼群,被鄙人救了。自此君上就刻意栽培我,又使鄙人的家族享盡富貴,對鄙
人恩重如山,君上要我完成把你扶助為趙王的計劃,所以一直不把我帶回府去,今次前來邯
鄲,是與侯爺互相呼應,相機行事,這天下還不是你們黃家的嗎?小人的從人全是休圖族
人,絕對可靠,侯爺盡可安心。」

    趙穆聽得心花怒放,心想爹真懂用人,這王卓智計既高,又有膽色,劍術更是高明,有
這人襄助,加上樂乘策應,趙君之位還不是我囊中之物?最大的障礙就只有廉頗和李牧這兩
個傢伙吧了。

    趙穆道:「我昨夜想了整晚,終想到一個可行之計,不過現在時機仍未成熟,遲些再和
你商量。由於孝成王那昏君對你期望甚殷,你最緊要盡早有點表現。」

    項少龍暗笑最緊要還是有你最後這句話。站起來道:「多謝侯爺提醒。鄙人現在立即領
手下到城郊農場的新址研究一下如何開拓佈置。」

    趙穆本是來尋他去敷衍對他項少龍有意的龍陽君,免致惹得這魏國的權要人物不滿。聞
言無奈陪他站起來道:「記得今晚郭縱的宴會了,黃昏前務要趕回來。」

    項少龍答應一聲,把他送出府門,才與烏卓等全體出動,往城郊去了。

    烏卓、荊俊和大部份人都留於新牧場所在的藏軍谷,設立營帳,砍伐樹木,鋪橋修路,
裝模作樣地準備一切,其實只是設立據點,免得有起事來一網成擒,亦怕荊俊耐不住私自去
找趙致。

    黃昏前,項少龍、滕翼和三十多名精兵團裡的精銳好手,馬不停蹄的趕返邯鄲。

    才抵城門,守城官向他道:「大王有諭,命董先生立即進宮參見。」

    項少龍與滕翼交換了個眼色,均感不妙,趙王絕不會無端召見他的。

    兩人交換了幾句話後,項少龍在趙兵拱□下,入宮見孝成王。

    成胥親自把他帶到孝成王日常起居辦公的文英殿,陪待著他的竟不是趙穆而是郭開。

    項少龍見孝成神色如常,放下心來,拜禮後遵旨坐在左下首,面對著郭開。

    成胥站到孝成王身後。

    郭開向他打了個眼色,表示正照顧著他。

    孝成王問了幾句牧場的事後,歎了口氣道:「牧場的事,董先生最好暫且放緩下來,盡
量不露風聲。」

    項少龍愕然道:「大王有命,鄙人自然遵從,只不知所為何由?」

    孝成王苦笑道:「拓展牧場是勢在必行,只是忽然有了點波折,讓郭大夫告訴先生
吧!」

    郭開乾咳一聲,以他那陰陽怪氣的聲腔道:「都是那李園弄出來的,不知他由那裡查得
董先生今次是回歸我國。早上見大王時,便說先生雖為趙人,但終屬楚臣,若我們容許先生
留在趙國,對兩國邦交會有不良影響。」

    項少龍差點氣炸了肺葉,這李園分明因見紀嫣然昨晚與自己同席,又親密對話,所以妒
心狂起,故意來破壞他的事。不問可知,他定還說了其他壞話。幸好孝成王實在太需要他
了,否則說不定會立即將他縛了起來,送返楚國去。

    孝成王加重語氣道:「寡人自不會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只是目前形勢微妙,此人的妹子
乃楚王寵妃,正權重一時,若他在楚王面前說上兩句,勸他不要出兵對付秦人,我們今次的
『合從』將功敗垂成,所以現在仍不得不敷衍他。」

    郭開笑道:「待李嫣嫣生了孩兒後,李園就算在楚王前說話,亦沒有作用了。」

    項少龍陪著兩人笑了起來。

    他自然明白郭開指的是楚王是個天生不能令女人生兒子的人,所以李嫣嫣料亦不會例
外。可是他卻知道今次真正的經手人是春申君而非楚王,而且至少有一半機會生個男孩出
來,郭開的推測雖未必準確。當然亦難以怪他,誰想得到其中有此奧妙呢。

    項少龍心中一動:「鄙人是否應避開一會呢?」

    孝成王道:「萬萬不可,那豈非寡人要看李園的面色做人,寡人當時向李園說:董先生
仍未決定去留,就此把事情拖著。所以現在才請先生暫時不要大張旗鼓,待李園走後,才作
佈置。」

    項少龍心中暗喜,故作無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運送途中的牲口截著,不
過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應已進入境內了。」

    孝成王道:「來了的就來吧!我們確需補充戰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辦。」

    項少龍正愁沒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國報訊,連忙答應。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點難以啟齒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後把先生留下,說了些甚麼話
呢?」

    項少龍心中打了個突兀,暗呼精采,想不到孝成王終對趙穆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
當然有那其奸似鬼的郭開在推波助瀾了,裝出驚愕之色道:「侯爺有問題嗎?」

    郭開提醒他道:「先生還未答大王的問題?」

    項少龍裝作惶然,請罪後道:「巨鹿侯對鄙人推心置腹,說會照顧鄙人,好讓鄙人能大
展拳腳,又說,嘿……」

    孝成王皺眉道:「縱是有關寡人的壞說話,董先生亦請直言無忌。」

    項少龍道:「倒不是甚麼壞話,侯爺只是說他若肯在大王面前為鄙人說幾句好話,包保
鄙人富貴榮華。唉!其實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養馬,為自己深愛的國家盡點力吧
了!不要說榮華富貴,就連生生死死也視作等閒。」

    孝成王聽他說到趙穆籠絡他的話時,泠哼一聲,最後當項少龍「剖白心跡」時,他露出
感動神色,連連點首,表示讚賞。

    項少龍續道:「侯爺還想把鄙人留在侯府,為我找個歌姬陪宿,不過鄙人想到正事要
緊,堅決拒絕了。」

    郭開道:「大王非常欣賞先生的任事精神,不過這幾天先生最好只是四處玩玩,我們邯
鄲有幾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帶領先生去趁趁熱鬧吧!」

    再閒聊幾句,孝成王叮囑了不可把談話內容向趙穆透露後,郭開陪著項少龍離開文英
殿。

    踏著熟悉的迴廊宮院,舊地重遊,憶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項少龍不勝感慨,連郭開在
耳旁絮絮不休的說話,也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

    郭開見他神態恍惚,還以為他因李園一事鬱鬱不樂,安慰道:「董先生不要為李園這種
人介懷,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縱的晚宴嗎?」

    項少龍一震醒了過來,暗責怎能在這時刻鬧情緒,訝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嗎?」

    郭開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東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鄲後,本人忙得氣都喘不過來,只
是為大王起草那分建議書,我便多天沒能好好睡覺了。」

    項少龍正要答話,左方御道處一隊人馬護著一輛馬車緩緩開過來,剛好與他們碰上。

    郭開臉上現出色迷迷的樣子,低聲道:u雅夫人來了!」

    項少龍早認得趙大等人,停下步來,好讓車隊先行。

    趙大等紛紛向郭開致敬。

    項少龍心中暗喜,故作無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運送途中的牲口截著,不
過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應已進入境內了。」

    孝成王道:「來了的就來吧!我們確需補充戰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辦。」

    項少龍正愁沒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國報訊,連忙答應。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點難以啟齒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後把先生留下,說了些甚麼話
呢?」

    項少龍心中打了個突兀,暗呼精采,想不到孝成王終對趙穆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
當然有那其奸似鬼的郭開在推波助瀾了,裝出驚愕之色道:「侯爺有問題嗎?」

    郭開提醒他道:「先生還未答大王的問題?」

    項少龍裝作惶然,請罪後道:「巨鹿侯對鄙人推心置腹,說會照顧鄙人,好讓鄙人能大
展拳腳,又說,嘿……」

    孝成王皺眉道:「縱是有關寡人的壞說話,董先生亦請直言無忌。」

    項少龍道:「倒不是甚麼壞話,侯爺只是說他若肯在大王面前為鄙人說幾句好話,包保
鄙人富貴榮華。唉!其實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養馬,為自己深愛的國家盡點力吧
了!不要說榮華富貴,就連生生死死也視作等閒。」

    孝成王聽他說到趙穆籠絡他的話時,泠哼一聲,最後當項少龍「剖白心跡」時,他露出
感動神色,連連點首,表示讚賞。

    項少龍續道:「侯爺還想把鄙人留在侯府,為我找個歌姬陪宿,不過鄙人想到正事要
緊,堅決拒絕了。」

    郭開道:「大王非常欣賞先生的任事精神,不過這幾天先生最好只是四處玩玩,我們邯
鄲有幾所著名的官妓院,待小臣明天帶領先生去趁趁熱鬧吧!」

    再閒聊幾句,孝成王叮囑了不可把談話內容向趙穆透露後,郭開陪著項少龍離開文英
殿。

    踏著熟悉的迴廊宮院,舊地重遊,憶起香魂渺渺的妮夫人,項少龍不勝感慨,連郭開在
耳旁絮絮不休的說話,也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

    郭開見他神態恍惚,還以為他因李園一事鬱鬱不樂,安慰道:「董先生不要為李園這種
人介懷,是了!今晚你不是要赴郭縱的晚宴嗎?」

    項少龍一震醒了過來,暗責怎能在這時刻鬧情緒,訝道:「大夫不是也一道去嗎?」

    郭開微笑道:「我已推掉了,自東周加的姬重到了邯鄲後,本人忙得氣都喘不過來,只
是為大王起草那分建議書,我便多天沒能好好睡覺了。」

    項少龍正要答話,左方御道處一隊人馬護著一輛馬車緩緩開過來,剛好與他們碰上。

    郭開臉上現出色迷迷的樣子,低聲道:u雅夫人來了!」

    項少龍早認得趙大等人,停下步來,好讓車隊先行。

    趙大等紛紛向郭開致敬。

    眼看馬車轉往廣場,車□卻抓了起來,露出趙雅因睡眠不足略帶蒼白倦容的俏臉,當她
看到項少龍時,並沒有顯出驚奇之色,像早知他來了王宮,只是嬌呼道:「停車!」

    馬車和隨員停了下來。

    趙雅那對仍是明媚動人的美目先落在郭開臉上,笑道:「郭大人你好!」

    郭開色授魂與地道:「這麼久沒有和夫人彈琴下棋,怎還稱得上是好呢?」

    項少龍聽得心頭火發,恨不得賞趙雅一記耳光,她實在太不知自愛了。

    趙雅見郭開在這馬癡面前盡說這種調情的話,尷尬地答道:「郭大夫說笑了。」目光轉
到項少龍臉上,柔聲道:「董先生是否要到郭府去,若是不嫌,不若與趙雅一道去吧!」

    項少龍泠然道:「多謝夫人雅意,鄙人只想一個人獨自走走,好思索一些事情。」

    郭開以為他對李園的事仍耿耿於懷,沒感奇怪;趙雅則猜他因昨晚被自己不客氣地拒絕
了,所以現在要還以頻色。暗忖這人的骨頭真硬,似足了項少龍。

    心中一軟,輕輕道:「如此不勉強先生了。」

    馬車在前呼後擁下,朝宮門馳去。

    項少龍拒絕了郭開同坐馬車的建議道:u鄙人最愛騎馬,只有在馬背上才感安全滿足,
大夫可否著□士不用跟來,讓鄙人獨自閒逛,趁便想些問題。」

    郭開疑惑地道:「先生初來邯鄲,怎知如何到郭家去呢?」

    項少龍心中懍然,知道最易在這種無關痛癢的細節裡露出破綻,隨口道:「大夫放心,
鄙人早問清楚路途了。」

    飛身上馬,揮手去了。

    一出宮門,項少龍放馬疾馳,片刻後就趕上趙雅的車隊。

    雅夫人聽得蹄聲,見他雄姿赳赳地策馬而來,美目不由閃亮起來,旋又蒙上茫然之色。

    自項少龍離趙後,她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折磨,悔疚像毒蛇般嚙噬著她的心靈。為了忘記
這佔據了她芳心的男子,她行為比以前更放浪,但項少龍始終霸佔著她深心裡一個不能替代
的位置。這一陣子她與韓闖攪上了,還以為可成功忘掉項少龍,但這董匡的出現,卻勾起了
她微妙的興奮與回憶,使她對韓闖亦感意興索然。

    項少龍故意不瞧她,瞬眼間將她拋在後方。

    邯鄲城此時萬家燈火,正是晚飯後的時刻,街道上人車不多,清泠疏落。

    項少龍想起了遠在秦國的嬌妻愛婢,心頭溫暖,恨不得立即活捉趙穆,幹掉樂乘,□美
回師。

    走上通往郭縱府的山路時,後方蹄聲驟響,回頭一看,追上來的竟是趙致。

    項少龍一見是她,想想起荊俊和滕烏二人的提議,立時大感頭痛,放緩慢馳。

    趙致轉眼來到他身旁,與他並騎而行,一瞬不瞬地深深注著他道:「董先生像對邯鄲的
大街小巷很熟悉呢!」

    這麼一說,項少龍立知她跟了他有好一段路,到現在才發力追上來,心叫不妙,道:
「剛才來時,有人給鄙人指點過路途,致姑娘是否也到郭府赴宴呢?」

    趙致沒有答他,瞪著他道:「先生的聲音怕是故意弄得這麼沙啞低沉的吧!」

    項少龍心中叫苦,若她認定自己是項少龍,區區一塊假臉皮怎騙得了她,今次想不用愛
情手段都不成了,歎了一口氣,施出絕技,一按馬背,□空彈起,在趙致嬌呼聲中,落到她
身後,兩手探前,緊緊箍著她沒有半分多餘脂肪的小腹,貼上她臉蛋道:「致姑娘的話真奇
怪?鄙人為何要故意把聲線弄成這樣子呢?」

    趙致大窘,猛力掙扎了兩下,但在這情況下反足以加強兩人間的接觸,驚怒道:u你干
甚麼?」

    項少龍哈哈一笑,一手上探,抓著她下頷,移轉玉臉,重重吻在她嬌艷欲滴的朱唇上。

    趙致「嚶嚀」一聲,似是迷失在他的男性魅力和情挑裡,旋又清醒過來,後肘重重在他
脆弱的脅下撞了一記。

    項少龍慘哼一聲,由馬屁股處翻跌下去,其實雖是很痛,他亦未致如此不濟,只不過是
好給她個下台階的機會。

    趙致嚇得花容失色,勒轉馬頭,馳回項少龍仰臥處,跳下馬來,蹲跪地上,嬌呼道:
「董匡!你沒事吧!」

    項少龍睜開眼來,猿臂一伸,又把她摟得壓在身上,然後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路旁的草
叢處。

    趙致給他抱壓得身體發軟,但又不甘心被他佔了便宜,更重要是到現在仍不敢確定他是
否項少龍,若給他這樣再吻著了,豈非對不起自己暗戀著的男子,熱淚湧出道:「若你再輕
薄我,我便死給你看!」

    項少龍想不到她如此貞烈,心生敬意,但卻知道若這麼便離開她,情況會更為尷尬,而
在未知虛實前,又不可揭開真正的身份,惟有仍把她壓個結實,柔聲道:「致姑娘討厭我
嗎?」

    趙致感到自己的身體一點都沒有拒絕對方的意思,又惱又恨,閉上美目,任由淚水瀉
下,軟弱地道:「還不放開我,若有人路過看到,人家甚麼都完了。」

    項少龍俯頭下去,吻掉了她其中一顆淚珠,摟著她站了起來,道:「姑娘太動人了,請
恕鄙人一時情不自禁。」

    趙致崩潰了似的眼淚如泉流湧,淒然搖頭道:「你只是在玩弄我,否則為何要騙人家,
我知道你就是他。」

    項少龍暗歎一口氣,依然以沙啞的聲音,柔聲道:「今晚我到你家找你,好嗎?」

    趙致驚喜地睜開烏靈靈的美目,用力點著頭。

    項少龍舉袖為她拭去淚漬,心生歉疚,道:「來!我們再不去就要遲了。」

    趙致掙脫出他的懷抱,垂頭低聲道:「趙致今晚在家等你。」

    項少龍愕然道:「你不去了嗎?」

    趙致破涕為笑,微嗔道:「你弄得人家這麼不成樣子,還怎見得人。」

    躍上馬背,馳出幾步後,仍不忘回頭揮手,送上嫣媚甜笑,那種少女懷春的多情樣兒,
害得項少龍的心兒急跳了幾下。

    直至她消失在山路下,項少龍才收拾心情,往郭府赴宴去也。

    郭府今晚的宴會,賓客少多了,除了趙穆、樂乘、韓闖、趙霸外,就只有項少龍不願見
到的李園,若加上趙雅和他,就是那麼七個人,郭縱的兩個兒子都沒有出席,可能是到別處
辦事去了。

    郭縱對他沒有了昨晚的熱情,反對李園特別招呼慇勤,似乎他才是主客。

    項少龍早慣了這種世態炎涼,知道郭縱是故意泠淡自己,好爭取李園這可能成為楚國最
有權勢的新貴好感。

    李園對他這情敵保持著禮貌上的客氣,但項少龍卻清楚感到他對自己的□恨。

    這也難怪,昨晚他目睹在歌舞表演時,紀嫣然仍對他親密說話,以他的精明和對紀嫣然
的熟悉,不難看出端倪,察覺這絕世佳人對他頗有意思。

    閒話幾句後,趙穆藉故把他拉到一旁,低聲問道:「大王為何召見你呢?」

    項少龍正等待他這句話,正中下懷道:u他們追問昨晚侯爺對我說了甚麼話,我當然不
會道出真相,只說侯爺和鄙人商量開闢新牧場的事。侯爺!不是小人多心,孝成王那昏君似
乎在懷疑你,我看郭開定是暗中出賣了你!」

    趙穆眼中閃過駭人的寒光,泠哼了一聲道:「遲些我就教他們知道厲害!」

    項少龍知道已迫著趙穆走上了謀反的路,此時趙霸走了過來,兩人忙改說閒話。

    趙穆笑道:「館主標緻徒兒今晚不陪同出席嗎?」

    趙霸道:「她應該來的,我剛派了人去找她。」

    環珮聲響,趙雅翩然而來。

    郭縱向李園、樂乘和韓闖告罪一聲,趨前迎迓。

    趙雅目光先落在項少龍身上,再移往韓闖和李園處,猶豫片刻後,朝項少龍走來。

    項少龍故意不望她,目光轉往別處打量。

    今次設的是像紀嫣然在大梁香居的「聯席」,在廳心擺了一張大圓幾,共有十個位子。

    項少龍心中暗數,就算把趙致包括在內,仍空了個座位出來,只不知還有那位貴客未
來。

    香風飄到,趙雅與各人招呼後,向剛把頭轉回來的項少龍道:「董先生的馬真快,比人
家還要早到了那麼多。」

    項少龍瀟灑一笑,算是答覆了。

    就在此時,又有人來了。

    在兩名侍女扶持下,一個刻意打扮過,華服雲髻的美麗少女婀娜多姿地走了進來。趙穆
等均面現訝色,顯然不知她是何方神聖。

    這謎底由郭縱親手揭盅,這大商賈呵呵笑道:「秀兒!快來見過各位貴賓。」又向眾人
道:「這是郭某幼女郭秀兒!」

    趙穆訝道:「原來是郭公的掌上明珠,為何一直收了起來,到今天才讓我們得見風
采。」

    項少龍心中一動,想到了郭縱是有意把幼女嫁與李園,那將來若趙國有事,亦可避往不
是首當秦國鋒銳的楚國,繼續做他的生意。

    像郭縱這類冶鐵和鑄造兵器業的大亨,沒有國家不歡迎,但多了李園這種當權大臣的照
應,當然更是水到渠成。

    現今天下之勢,除三□外,遠離強秦的樂土首選是楚國。齊國鄰接三□,有唇亡齒寒之
險,燕國被田單所敗後,已一蹶不振。惟有僻處南方的楚國仍是國力雄厚,短期內尚有偏安
之力。一天三□仍在,楚人都不用操心秦人會冒險多辟一條戰線。

    烏家成功移居秦國,郭縱這精明的生意人自然要為自己打算了。

    此時郭秀兒盈盈來到眾人身前,斂衽施禮。

    這年不過十六的少女曲條可人,長著一張清秀的鵝蛋臉兒,那對美眸像會說話般誘人,
明淨如秋水,更添嬌媚。嘴角掛著一絲羞甜的笑意,容光瀲艷處,差點可和烏廷芳相媲美。
包括李園在內,眾人無不動容。

    郭縱見狀,大為得意,招手道:「秀兒快來拜見李先生。」

    郭秀兒美目看到李園,立時亮了起來,螓首卻含羞垂了下去,把嬌軀移了過去。

    眾人登時泛起被泠落了的感覺,趙雅的神色亦不自然起來。

    趙穆瞥了李園一眼,閃過濃烈的殺機,旋即斂沒,卻瞞不過項少龍的銳目。

    趙雅現在感到芳心更傾向這粗柔莫測的董匡,往他靠近了點道:「先生有空可否來舍下
看看蓄養的馬兒,讓趙雅能請教養馬的心得。」

    趙穆還以為她終於肯聽話去接近這「王卓」,笑道:「難得夫人邀約,就讓本侯代他答
應了。」

    項少龍怎也不能當眾落趙穆的臉,無奈點頭。

    趙雅見他答應得這麼勉強,白他一眼,沒有說出日子時間。

    鐘聲響起,入席的時刻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