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遠方來客

    在眾人注視下,一身華服,年約二十五、六的李園在趙穆的迎迓下瀟灑地步入廳堂。

    無可否認他是個很好看的男人,清秀而又顯得性格特出,肩寬腰細腿長,身型高挺筆
直,腰佩長劍,予人以文武全材的印象。

    一對眼睛更是靈活有神,可見此人足智多謀,不可小覷。

    項少龍一顆心霍霍跳動起來。

    他要擔心的事情多得連他自己都難以弄清楚。

    最糟就是他可一眼就看穿自己並非馬癡董匡,那時他休想能夠活著離開侯府。

    其次就是他和趙穆的關係,假設李園是楚國春申君黃歇派來與趙穆秘密聯絡的人,那趙
穆就會立即悉穿項少龍用來對付他的計謀了。

    還有就是李園若知道楚使仍未□達邯鄲,當然會猜到在途中出了事,這亦會若起他與趙
穆的疑心。

    任何一個問題,都可令他們全軍覆沒。

    唉!怎會平白鑽了這麼一個人出來呢?

    李園步入廳堂,一邊聽著趙穆向他說話,一邊風度翩翩的含笑向兩旁席上的賓客打招
呼。

    項少龍但願李園永遠都走不完這段路。

    紀嫣然心靈質慧,早發覺了他神態有異,微笑道:「董先生!楚國真的人材濟濟,不但
出了你這養馬專家,還有李園先生這才學劍術均名聞天下的超卓人物,他妹妹李嫣嫣乃楚王
新納的愛妃,聽說剛有了身孕,若能誕下兒子,將會成為楚國的儲君,所以現在誰都認為他
的前程難可限量。」

    項少龍明白她是礙於身後的女侍,故以這種方式提點李園的來歷。她來邯鄲前曾先到楚
國,所以自然得知有關楚國的最新消息。

    不過他卻感到當她說到李園的名字時,神情有點不大自然。

    李園的眼睛看到紀嫣然,立時亮了起來,主動來至席前,禮貌地向項少龍打個招呼道:
「董先生你好!我們雖曾同是楚臣,想不到要來到千里之外的邯鄲才有機會碰頭。」

    項少龍放下了最迫在眼前的心事,稍鬆了一口氣,起立還禮。

    趙穆忽地向他打了個奇怪的眼色,望向李園的眼神掠過一絲殺機。

    李園並不太在意項少龍,目光落到紀嫣然處,立即閃動著攝人的神采,一揖到地說:
「紀小姐不辭而別,把在下害得苦透了。」

    他壓下了聲音,除了趙穆和項少龍外,其他賓客還以為他在作禮貌的客套。

    項少龍再放下心頭另一塊大石,恍然這李園原來正苦纏著紀嫣然,看來在楚國他們還有
一段交往,否則李園不會說出這麼酸溜溜的話來。這個李園看來亦是天生情種,否則怎會千
裡迢迢,由萬水千山外的楚國直追到這□來。想到這□,又多了另外一件心事。自趙雅背叛
了他後,他對女人再沒有以前那種盲目的信心了。這李園人品出眾,對愛情又有一顧一切的
熱誠,怎知會否由他項少龍手上奪去了紀嫣然,假若事實如此,對他的打擊會比趙雅更嚴
重。

    紀嫣然偷看了項少龍一眼後,微微一笑道:「李先生言重了,嫣然怎擔當得起。」

    趙穆笑道:「兩位原來是舊相識,現在大家都在邯鄲,何愁沒有聚首暢談的時刻。李先
生不若加入本侯那一席,欣賞歌舞姬的表演。」

    李園洒然一笑,深深地再看了紀嫣然一眼後,才隨趙穆去了,坐到趙穆和趙雅的中間
去。

    紀嫣然似亦被李園追她直追到來邯鄲的表現感動了,垂下俏臉,秀眸蒙上茫然之色。

    項少龍的心更不舒服起來。

    音樂聲起,一群百多人的歌舞姬來到場中,載歌載舞,綵衣飛揚,極盡視聽之娛。

    「喂!」

    項少龍微一愕然,只見紀嫣然正妙目深注地看著他,內中包含著歷歷的情意。

    此時歌舞姬隔開了李園、趙穆那方的視□,兼之人人都在全神欣賞歌舞,音樂聲又有助
掩蓋他們的說話聲,不虞給人聽到,確是訴說密話的良機。

    項少龍露出一個不太自然的笑意。

    紀嫣然白了他一眼道:「不要對人家沒信心好嗎?人家想得你不知多苦啊!」

    項少龍暗忖這叫一朝被蛇咬,見了草繩就吃驚。低聲問道:「你住在那□?」

    紀嫣然迅速說了,接著道:「不要來找我,讓嫣然來找你,龍陽君一直懷疑人家和你有
問題,在這□也□人監視我。」

    項少龍知她智謀過人,手段又極為高明,並不擔心她會有閃失,點頭答應了。

    紀嫣然忽地斂容不語。

    項少龍醒覺地詐作全神欣賞歌舞。

    原來眾舞姬這時聚到廳心,築成一個大圓,大圓內又有小圓,紛紛作出仰胸彎腰等種種
曼妙姿態,項少龍與趙穆之間的視線已回復了暢通無阻。

    趙雅顯然對李園相當有興趣,不時逗他說話,看得項少龍心中暗恨,連自己都不明白為
何對她仍有這種□忌的情緒。

    李園很有風度地對答著,但眼神大多時間仍停留在紀嫣然處。

    那平山侯韓闖顯然對紀嫣然很有野心,不時狠狠盯著她,似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下去。

    很多本來對這天下聞名的才女有心追求的人,見到李園的出現,無不感到自慚形穢,都
死去了追求她這條心,何況紀嫣然還似乎對他頗有情意。假若李園不是身份特別,劍術亦高
明之極,說不定早有人想把他幹掉了呢。

    兩人直至宴會完畢,再無說話機會。

    紀嫣然率先和鄒衍離去,堅決拒絕了李園的陪行,當然是借此向項少龍表明心跡,看得
項少龍和其他有心人都大為快慰。

    李園頹然離去後,項少龍正想溜掉,卻給趙穆拉著一起在大門歡送賓客。

    郭縱走時叮囑了他明晚在他家的宴會。

    輪到趙霸和趙致,後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與趙霸離開,龍陽君的臨別秋波則教他汗
毛倒豎。

    到最後只剩下了趙穆、趙雅、郭開、樂開、韓闖和項少龍六個人。

    韓闖看來是等待趙雅,項少龍不由心頭火起,故意不看那美目不時向他飄來的趙雅。

    韓闖向趙穆興奮地道:「除了燕國外,所有人都來了。」

    他雖是說得顛七夾八,沒頭沒尾,項少龍卻清楚把握到他的意思,亦知他誤會了李園是
代表楚國來參與東周君召開抗秦會議的人。

    形勢其實是非常微妙。

    六國中,最重視合從的當然是在強秦前當其衝的韓、趙、魏三國。

    齊國也頗著緊這聯手抗秦的策略,因為若三□失陷,下一個對像必是齊國無疑,然後才
輪到楚人。

    現在韓闖以為連楚國也肯派使臣來,當然是大為高興。

    至於燕國,剛被趙國名將廉頗攻得氣也喘不過來,在其他國人眼中已地位大降,來不來
都似沒太大關係了。

    趙穆泠哼道:「李園今趟來,恐怕與密議沒有關係。」

    韓闖笑道:「他現在是楚王跟前的大紅人,聽說她妹子有傾國傾城的美貌,楚王又未有
兒子,只要她爭氣點生個太子出來,李園就是國舅爺了,所以只要他肯美言幾句,何愁楚王
不參與今次的壯舉。」

    趙穆眼中又閃過森泠的寒芒,連面上那道劍痕也像深刻了很多。

    項少龍旁觀者清,知道趙穆對李園是心懷不滿和憤恨。

    郭開笑道:「夫人累了嗎?讓平山侯送你回府吧!」

    韓闖彬彬有禮地向趙雅道:「只不知韓闖有否那榮幸呢?」

    郭開和樂悉都會心微笑,韓闖這話不啻是向趙雅詢問今晚能否再一親香澤。

    趙雅神情有點尷尬,望往項少龍。

    項少龍則望往門外的廣場去,該處有四輛馬車和許多趙兵正恭候□。

    趙穆想起自己曾答應項少龍為他與趙雅穿針引線,縱使今晚不成,但任由韓闖當著他面
前把趙雅「拿走」,臉子亦掛不住,出言道:「平山侯請早點回去休息,待會我還要和夫人
入宮見大王呢。」

    韓闖無奈走了。

    趙穆對郭開和樂乘道:「本侯還有幾句話想和董先生商量,你們先回去吧!」

    郭開背著趙穆向項少龍使個眼色,著他小心,才和樂乘談笑著去了。



    剩下了趙穆、趙雅和項少龍三個人,氣氛頓顯有點尷尬。

    趙穆向趙雅道:「我和董先生說幾句話後,由他伴你回夫人府吧!」

    趙雅俏臉一變,嗔道:「我自己不懂得回去嗎?」言罷狠狠瞪了趙穆和項少龍一眼,出
門登車走了,剩下大失臉子的趙穆和項少龍臉臉相覷。

    趙穆苦笑道:「有些女人就像匹永不馴服的野馬,非常難駕御。」

    項少龍附和道:「這種女人才夠味道呢。」

    趙穆拉著他離開府門,沿著迴廊往內府的方向走去,時雖夜深人靜,侯府仍是燈火通
明,有如白晝。

    最後到了當日趙穆與他分享越國的美女姊妹花田貞田鳳那個內軒,才席地坐下。

    侍女奉上香茗後,退了出去。

    趙穆似有點心事,沉吟片晌後道:「你應該知道我爹和李園的關係吧!」

    項少龍心中叫苦,他冒充的正是春申君的親信,到來協助趙穆發他做君主的清秋大夢,
自不能推說不知道,而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李園的妹子叫李嫣嫣,還是靠她名字□有兩個字
音和紀嫣然相同,否則恐怕連名字都忘記了。

    硬著頭皮道:「侯爺說的是否嫣嫣夫人的事?鄙人一直在外為君上辦事,所以和李園沒
見過面,這些事都由君上親口告訴我的。」

    豈知趙穆竟然點了點頭,歎道:「正是此事。不要看這李園好眉好貌,但心計的厲害
處,我爹府內雖有數千家將食客,卻是無人能及。更切勿以他追紀才女直追到這□來,誤認
他是個情癡,我肯定背後定有原因。沒有人比他的機心更多與野心更大的了。哼!看來爹並
沒有向他□露我的秘密,幸好如此!」

    項少龍知道危機尚未渡過,若讓趙穆再多問兩句,自己將立即暴露出身份來,順著他口
氣道:「鄙人真不明白君上為何如此信任李園?」

    這句話自是不會出漏子。

    趙穆悶哼道:「爹這叫作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說到底仍是女色誤事,是了!你剛由那
□來,李嫣嫣生出來的是男是女?」

    項少龍已隱隱捕捉到點頭緒,卻無法具體描述出來,惟有道:「只是聽說快要臨盆
了。」

    趙穆臉上險霾密佈,憤然道:「想不到呂不韋的詭計,竟給李園活學活用了,爹總不肯
信我的話,將來若給李園得勢,他怎肯再容許爹把持朝政,爹今趟真是引狼入室了。」

    項少龍若還不明白,就不用出來混了。趙穆既提到女色誤事,又說李園仿呂不韋之計和
春申君引狼入室。憑著這些線索,他已把事情猜出個九不離十。忙陪他他歎道:這李嫣嫣也
不知否李園的真妹子。」

    趙穆說:「這事看來不假,而且爹與李嫣嫣相好時,李園根本沒有機會見到李嫣嫣,爹
亦派人調查過他兄妹的關係。」接著疑惑地看著他道:「這事你不會不知吧!」

    項少龍心中叫糟,原來李嫣嫣肚內的孩子不是李園而是春申君黃歇的。媽的!怎想得到
竟是如此曲折。

    從容道:「怎會不知道,不過那負責調查的人叫合權,這人除擅長拍馬屁外甚麼事都馬
馬虎虎,我怕他給李園騙倒了。」

    他這番話儘是胡言,但把握的是趙穆的心理,連人名都有了,趙穆那能不相信。

    這大奸人果然給他混了過去,沉聲道:u問題應不是在這□,他們應是親兄妹無疑。真
想不到爹這麼大意。」

    項少龍今次真的恍然大悟了,已弄清李園兄妹和春申君的關係。

    李園這人的確厲害,先把妹子獻給春申君,有孕後,再由春申君把懷了自己骨肉的美人
兒送給沒有兒子的楚王,那麼生下來的孩子便大有機會成為楚國的儲君了,這正是重演呂不
韋把朱姬贈給莊襄王之計。

    弄清這點後,項少龍鬆了一口氣道:「今次李園送上門來,正是除掉他的天賜良機,那
時李嫣嫣便脫不出君上的把握了。」

    趙穆正容道:「萬萬不可,否則將惹起軒然大波,甚至連我都脫不了關係,而且他劍術
高明,人又其奸似鬼,今次隨他來的家將都是楚國的高手,一個不好,你的人給他拿著,連
本侯都救不了你。」

    項少龍泠笑道:「侯爺放心,那我就待他離開趙境時才動手好了。」

    趙穆見他如此落力,欣然拍了他的肩頭,泠笑道:「殺人也不一定要動刀動劍的,這事
讓我想想看。是了!你是否真懂馬性,否則明天說不定會在紀才女臉前丟人露醜。唉!這麼
動人的美女我還是首次遇上,可惜……」

    項少龍道:「侯爺請放心放了,不懂馬性怎扮馬癡呢?」

    趙穆道:「今晚趙雅是不行的了,不若由我給你發配幾個美人兒吧!」

    項少龍道:「今晚可免了,明天還要早起到紀才女處,我們是否各自去呢?」

    趙穆想起明天又可見到紀嫣然,精神大振道:「我來接你一起去吧。」又感激地道:
「今天全仗你了。」

    項少龍知他指的是女刺客的事,謙讓幾句後,告辭離去。

    趙穆把他直送至大門,看著他登上馬車,在家將拱護下駛出外門,才掉頭回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