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人服了

    回到烏府,項少龍心中仍不時想起石素芳這個奇怪的女子。

    滕翼、荊俊、烏果、趙大四人正和紀嫣然在商議,人人神色凝重。

    紀嫣然見夫君這麼乖,肯在初更而回來,露出一絲笑容道:「我們正在研究如何把派來
行刺政儲君的刺殺團找出來,若任由他們行動,實在太危險了。」

    滕翼皺眉道:「問題是我們不能把這事情公開,只能暗中去做,愈少人知道愈好,否則
國興的身份就會暴露出來了。」

    荊俊冷哼道:「我才不信任國興呢。」

    紀嫣然抿嘴笑道:「我們也不會輕易相信國興,但總該給他一個機會,讓他證實自己的
話吧!」

    項少龍在荊俊旁坐下,笑道:「這就叫棄暗投明,改邪歸正,浪子回頭。小俊要記著寬
恕比仇恨需要更大的勇氣和愛心。」

    眾人那聽過這類詞句和說話,呆了起來。

    紀嫣然欣然道:「夫君大人今晚心情不俗。是否又得到了石素芳的青睞呢?」

    項少龍想起石素芳。歎了一口氣道:「石素芳只可以奇女子去形容,我看她對男女之情
一點興趣也沒有,她喜愛的是莊周,不屑於自己的歌藝。對事物有深刻獨到的看法。弄得繆
毒像老鼠拉龜,無處著手,沒趣之極。而小弟則敬而遠之,報告完畢,才女滿意嗎?」

    聽他說到「老鼠拉龜」時,紀嫣然早笑得喘不過氣來,荊俊等則無不莞爾,不過對頂少
龍層出不窮的新詞妙句,他們早習以為常。

    烏果歎道:「有誰能此項爺的說話更生動呢?幸好我隨項爺久了,拾了點牙慧,才成功
把小薇薇追了上手,不負荊爺之望。」

    項少龍這才知道烏果追求周薇,原來有荊俊在後面支持,轉向趙大道:「你和一班兄弟
在咸陽過得寫意嗎?」

    趙大露出感激之色,點頭道:「我們從未試過這麼風光的日子,只要亮出項爺的招牌
來,連仲父府的人都要給我們面子,芳夫人又讓我們挑選美姬,成家立室。

    唉,夫人實在太早離開我們了。」說到趙雅,眼睛紅了起來。

    滕翼怕勾起項少龍的傷心事,岔開話題道:「我們決定把一批人調回咸陽來,負責找尋
這批極之危險的死士。再外又通知了昌文君,要他立即把事情報上儲君,後天就是春祭之
期,我怕敵人是要在春祭趁儲君離宮時下手。依照慣例,到渭水的路線早已定下,不能更
改,刺客若要雜在夾道歡迎的民眾內,是極難被發現的。」

    項少龍忽地虎軀一震,想起自己在二十一世紀時曾多次保護政要,可說是反恐布行動的
專家,在此事上豈非可學以致用,大派用場?眾人見他神情古怪,還以為他想到甚麼驚人的
事,愕然看他。

    項少龍無意識地揮揮手,興奮地道:「今次春祭的保安措施,就由我全權負責,明天早
朝後,小俊陪我去視察出巡往春祭地方的路線,就讓我們和這批來自各國的刺殺精英,各施
各法地正面大鬥一場,看看誰有更高的神通。」

    見眾人都呆瞪著他,項少龍微笑道:「蒲鵠這一招最毒辣處,就是假若儲君在赴春祭場
時出事,我和昌文君就是殺頭之罪。一石數鳥,照我看蒲鵠的厲害處,絕不次於呂不韋,只
是欠了點運氣,像我和管中邪那次決戰般,押錯了成喬吧!」按著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道:
「今趟他們仍是欠了運氣,因為遇上了我項少龍。」

    次晨項少龍如常在雞鳴前起來練刀,然後才到王宮去,由於特別早了點,所以爭得少許
時間,往見小盤。

    小盤可能是秦室歷來最勤力的君主,一邊吃早飯還一邊聽李斯的報告。以應付一會後的
廷議。

    見到項少龍來,小盤忙免去禮節,著他坐在下首處,肅容道:「蒲鵠和杜璧真斗膽,竟
敢對寡人圖謀不軌,國興能將功補過,將軍看看該怎樣賞賜他吧!」

    項少龍與李斯對望了一眼後,笑道:「微臣還是勸儲君喚我作太傅,喚微臣作大將軍,
好像要隨時帶兵打仗的樣子。」

    秦國內,恐怕只有項少龍能這樣和小盤說話。

    小盤哈哈笑道:「只要見到太傅,寡人便愁懷盡去。」轉向李斯道:「李卿,可給太傅
看看我們應黑龍而發的新幣吧!」

    李斯欣然把新錢幣送到項少龍几案上。

    項少龍拿起一看。錢作圓形,中間有圓孔,文為半兩,隱見抽像的龍紋,卻與心中的錢
有頗大的分別。


    李斯退回席去,歎道:「紀才女確是名不虛傳,其改朝換制的建議書。不但切實可行,
還顧及整個政治經濟的革新,且訂下進行的日期,輕重緩急,無不恰到好處,絕不迫民,請
告訴才女,李斯是服得五體投地。」

    小盤顯然極寵李斯,笑道:「李卿太謙讓了,整個建議李卿亦出了很多方案,輿紀太傅
同樣立了大功。」

    李斯忙跪叩謝恩。

    小盤沉吟片晌,對頂少龍道:「今次刺客來咸陽,太傅有甚麼方法應付呢?」

    項少龍欣然道:「儲君放心,賊子唯一可乘之機,就是趁儲君明天祭河神時行動,以有
心勝無心。但現在讓我們得悉此事,整個形勢便扭轉過來。微臣會與昌文君緊密合作,粉碎
敵人的陰謀,包保儲君不損半根毫毛,還可讓六國有份參與此事之徒,認識到我們的手
段。」

    小盤對他敬若神明,大喜道:「有太傅負責此事,寡人還有甚麼放心不下的。」

    項少龍道:「但儲君須答應明天將由微臣全權處理,否則妙計難施。」

    小盤哈哈笑道:「那寡人明天便做太傅一天的下屬,任憑太傅吩咐好了。」

    李斯感受到兩人間毫無懷疑的信任和真誠,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早朝開始時無風無浪,但到呂不韋提出要把鹽鐵官一分為二時,立即引起了激烈的爭
論。

    項少龍聽了半天,才勉強明白了個大概。

    原來在孝公以前,秦國幾乎所有工商業都由官府壟斷,但由於社會生產為了應付這局
面,秦室成立了官署機構,分門別類去管理各種工商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鹽鐵官,分別關
系到民生和軍事兩方面的問題。

    但隨著秦國的擴展,東方一些先進的冶鐵中心,逐一落入秦人之手,鹽鐵官事務日趨繁
重,更有走私鹽鐵以謀暴利的情況,兼且鹽和鐵基本上是兩不相干的事,所以呂不韋才有此
議。

    問題是呂不韋的提議,主要是想起用他的人來負責秦國經濟軍事的兩道命脈,所以昌平
君、李斯等才出言拖著,好等黑龍出世後,才借勢一舉把這兩個職位囊括過來。

    拖延自比反對容易,最後仍是沒有定論,小盤下令再作研究後,早朝便結束了。

    項少龍離宮回署,滕翼和荊俊早整裝以待,候他去採察明早小盤出巡的路徑。

    項少龍道:「情況如何?」

    滕翼道:「國興剛來報到,烏果陪了他去見其他將領頭目,據他說對刺客一事,仍未有
眉目。」

    荊俊道:「我和昌文君商量過,他說可隨便找個藉口,例如有內侍偷了王宮的東西走了
出來,把城封了起來逐家逐戶搜索,自商鞅的連坐法後,知情不報者罪同,應該很容易把有
問題的人找出來,但若這些人躲在杜璧的將軍府又或某些大臣府內,就有困難了。」

    項少龍道:「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我們要裝出對此事完全不知道的樣子,更要教國興不
要去偵察,以免打草驚蛇。」

    滕翼笑道:「三弟對明天儲君的安全問題,似乎很有把握呢?」

    項少龍微微一笑,把趙大找來,吩咐了他依言去通知昌文君和國興後。使與滕翼和荊俊
出發上路。

    離開了咸陽城,沿著官道往渭水上游進發,只見草原小丘,無窮無盡地伸展,連結蒼
穹。不由精神一振,溜目四顧,一時連此行的目的都差點忘了。

    碧綠的心湖與青蔥的綠草,流光溢彩,清麗迷人。

    草原上不時見到牧人趕著一群群的牛羊和馬,更使大地充滿了生氣和熱鬧。

    滕翼指著一個長滿了樹木的小石丘道:「若藏身其上,暗用強弩,可射中由官道經過的
任何目標。」

    項少龍這才由迷人的景色驚醒過來,吩咐荊俊在帛捲上記下各處可供刺客利用的戰略地
點。

    雖是午後時分,但當來到穿越密林的路段,晨霧仍未盡散,空氣中水份充盈,視野有點
模糊不清。滕翼色變道:「看天氣明日將有大霧,對我們非常不利。」

    項少龍淡然道:「我看卻並非完全無利,至少我們知道敵人該趁去程之時霧最大的一刻
下手,而不會揀選回程,其次就是霧大更有利於黑龍出世。」

    荊俊崇慕地道:「三哥顯是胸有成竹了。」

    項少龍欣然道:「我的兩位好兄弟。你們聽過誤中副車的故事嗎?」

    滕荊愕然齊聲道:「誤中副車?」

    項少龍這才省起「誤中副車」發生在小盤成了秦始皇后,張良以力士運巨石錘錯了車子
後忙補救道:「那是明天將會發生的故事,只要儲君躲在再一輛車內,我們可安心把敵人引
出來,再加以殲滅了。」

    滕荊兩人同時叫絕,至此再無心情察看沿途地勢,虛應其事一番後。到渭水與正在那裡
負責操演黑龍的紀嫣然會合,一起返城去了。

    回到烏府,上是黃昏時分。

    踏入大門,陶方通知他伍孚剛來了。正在東廳等他。

    紀嫣然半認真地道:「刺探的人來了,不過勿要隨他到醉風樓,莫忘*懍酵礱*
有陪我們了,再不早點休息,看你那還有精神去應付刺客」

    項少龍哂道:「就算我有足夠精神。也不會浪費在那些女人身上,我項少龍早有了整個
天下,除了我的嬌妻們外,再沒有任何東西使我動心。」

    紀嫣然甜甜一笑,放他去了。

    到了東廂,只見伍孚等得坐立不安,心中好笑,迎上去道:「伍樓主實不該來的,說不
定會給繆毒和呂不韋的人懷疑呢?」

    伍孚早備好說詞。謙卑道:「項大人放心,小人會非常謹慎小心的了。」

    兩人坐下後,伍孚低聲道:「儲君知道那事後,有甚麼反應?」

    項少龍心中好笑,淡然道:「當然是龍心大怒,但礙在太后份上,只能暗中提防,待找
到證據,才與繆毒算帳,那時看太后怎樣護他。」

    頓了頓道:「儲君對樓主的忠義,非常欣賞,正考慮怎樣賞你。」

    伍孚大喜道:「只要能為儲君和項大人辦事,小人便心滿意足了,絕不會計較賞賜。」

    項少龍故意道:「不若弄個職位讓樓主遇過做官的癮吧,但你的醉風樓卻須交給別人打
理,因為從沒有當官的人可兼營妓院副業的,說出來也不好聽,況且樓主早賺夠了!」

    伍孚喜翻了心,眉開眼笑道:「那只是件小事,蒲爺一直想買我的醉風樓,如若賣成,
小人就把賣出的錢分一半給大人,小人知項大人不會把這些許錢財放在眼內,但卻代表小人
一點心意。」

    項少龍暗忖這個禮也算重了。

    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伍孚此子其實是想處處逢源,那無論何方得勢,他亦可得到利益。

    有了這樣的理解後,便覺得這「小人」不是全沒有利用的價值。

    尤其當明天黑龍出世,必會震驚朝野,此長彼消下。小盤聲望劇升,像伍孚這種看風駛
舵的人,自該明白該靠向那一方。

    伍孚又諂媚道:「項大人若對小人樓內那位姑娘有興趣,只要一句話,小人就可把她送
來侍候大人,就算美美我也有辦法。」

    項少龍訝道:「你不怕呂不韋嗎?」

    伍孚歎了一口氣道:「怕都沒法子了,美美現在以死威脅,不肯作呂不韋的姬妾。當然
啦,若我有美美的姿色,亦不肯嫁入仲父府去。」

    項少龍大感意外,原來單美美只是畏於呂不韋的權勢,而非心甘情願隨他,登時恨意全
消,湧起憐意,問道:「呂不韋對這事怎樣處理呢?」

    伍孚笑道:「他有甚麼辦法?不就是對我威逼利誘吧,可憐繆毒又對我諸般威嚇,小人
夾在其中,晚上沒有一覺好睡,項大人只須看看我的樣子就知道了。」

    項少龍細察他臉容,果是兩眼陷而黑,非常憔悴,微笑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呂不韋何有人性可言,但樓主卻偏要幫他來騙我。是否自尋煩惱呢?」

    伍孚先是呆了一呆,按著臉上血色盡退,顫聲道:「我不明白大人這幾句話。」

    項少龍微笑道:「連莫傲也騙不到我,伍樓主自問比莫傲高下如何呢?」

    伍孚撲跪地上駭然道:「項大人誤會小人了,若小人有欺騙……」

    項少龍截斷他道:「千萬不要又生又死的誓神發願,否則說不定我會替天行道,還你公
正的誓願。」

    伍孚慘然道:「請相信小人,小人真的……」

    「鏘!」百戰寶刀離鞘而出。

    伍孚嚇得滾了開去,滿額豆子般大的冷汗,臉若死灰。

    項少龍好整以瑕把寶刀放在身旁几上。若無其事輕鬆地道:「實不相瞞,呂不韋和繆毒
身邊都有我布下的人,所以本人方能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只要樓主再說一句謊話,我項少
龍就拿這刀把你的頭斬下來,拿到鬧市示眾,犯的當然是欺君之罪了。」

    伍孚呆了半晌,頹然道:「小人服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