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正面挑戰

    繆毒皺眉道:「究竟是甚麼急事呢?可否派遣下人去做?眼下酒菜還未陳上!何況還有
我特別為大人安排的歌舞表演呢。」

    蒲鵠也道:「項大人身子都未坐暖,就趕著要走,我們怎都不會放過你的。」

    項少龍暗罵自己糊塗,這事確可差人去辦,烏言著就是最佳人選,只要由他通知滕翼,
再由滕翼找昌平君商議便成了。陪笑道:「是我一時急得糊塗了,這就去吩咐下人,請各位
原諒。」

    繆毒等這才釋然,放他離去。

    項少龍步出大堂,來到外進的小廳堂處,荊善等正在大吃大喝,又與侍候他們的俏妓打
情罵俏,樂不可支,偏是見不到烏言著。

    問起時,烏光惶恐道:「烏著大哥溜了去找他的老相好,項爺莫要見怪他。」

    項少龍怎會見怪他,本想改派荊善,但想起不如趁機到外面鬆弛一下,問明了烏言著要
去的地點,想出去時,眾衛慌忙站了起來。

    項少龍早厭了終日有人跟在身後,又見他們正吃喝得不亦樂乎,勸止了他們,一個人溜
了出去。

    踏步林中幽徑上立時精神一振,想起家有嬌妻愛兒,卻要在這種勾心鬥角的場合與人虛
與委蛇,只好大歎何苦來由。

    不一會轉上通往主樓的大道,一來夜幕低垂,二來他只是孤身一人,故雖不時碰上提燈
往其他別院去的婢僕客人,都以為他是一般家將從衛之類的人物,沒對他特別留心。

    快到主樓時,忽然見到伍孚匆匆趕了出來,沒有提燈,就在他身旁,不遠處低頭擦身而
過,轉入一條小路去,一點不知他的存在。

    項少龍心中一動,閃入林中,迅速跟在他身後。

    若非見他是朝醉風四花居住的那片竹林奔去,他絕不會生出跟蹤的念頭。

    因為四花現在全體出席了繆毒的晚宴,伍孚又該忙於招呼賓客,實在沒有到那裡去的理
由。除非是有人在等候他。

    能在任何一花的閨閣等候伍孚去說話的若不是呂黨就是繆黨的人,其他人怎敢和這兩黨
的人爭競。

    眼下繆毒等全在別院裡,那豈非是呂不韋方面的人在那裡等著嗎?

    項少龍展開特種部隊的身手,緊跟在伍孚身後,不片晌抵達了竹林處。

    只見入口處人影憧憧,把伍孚迎了進去。

    項少龍生出望洋興歎的頹喪感覺,上次是因有韓闖掩護,才能潛入這成陽所有好色男人
都渴望能留宿一宵的「竹林藏幽」內。現在自己連一條攀爬的勾索亦欠奉,要潛進去只是癡
人說夢吧了!

    正想離開時,腦際靈光一閃。

    伍孚不是說過可以偷聽醉風四花的臥房,而她們卻懵然不知嗎?

    想來這該不會是假話,因為只要項少龍加以追查印證就可揭破伍孚是否在說謊。這種監
聽工具,極可能是像在信陵君臥房裡那條能監聽地道內聲息的銅管一類的設備,自不應裝在
林內四座小樓任何一幢內,否則早就給識破了。

    但亦該裝設在附近,否則距離過遠,傳真度會大打折和。

    項少龍那還遲疑,沿著竹林搜尋過去,不一會在竹林另一方發現了一排四間擺放雜物的
小屋,後面就是高起的外牆了。

    忙打亮了火熠子,逐屋搜尋起來,不一會發現其中一間的內進特別乾淨,裝設四個大
櫃,與其他三間堆放雜物的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而且還全上了鎖。

    項少龍急忙取出飛針,不片刻便把其中一個簡陋的鎖頭弄了開來,拉開櫃門,忍不住歡
呼起來。

    只見一根銅管由地上延伸上來,尾端像細小喇叭,剛好讓人站著時可把耳朵揍上去。

    總算伍孚這小子沒有在這裝備上欺騙他。

    不過這道根銅管顯然不是通往伍孚要到的那座小樓去,因為聽不到半點的聲息。

    項少龍再試著弄開其他櫃門,到第三個時,其中一根隱聞聲息,忙把耳朵湊上去。

    聲響傳來,似乎是酒杯相碰的聲音。

    好一會後,一把男人的笑聲響了起來。

    由於人聲通過這長達十多丈的銅管,不但聲音變質,還不太清晰,所以一時無法辨認出
這是伍孚還是甚麼人。

    接著一個男人說話道:「仲父的妙計真厲害,項少龍雖然其奸似鬼,仍給小人騙得深信
不疑。」

    項少龍那還認不出這是伍孚在說話,恨得牙都癢了起來。


    另一把男聲笑道:「主要還是靠伍樓主的本領,仲父這條連環妙計才可派上用場,異日
儲君若出了事,誰都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去了。」

    只聽語氣,便知說話的是管中邪。

    項少龍暗叫好險。

    若非神差鬼使,教自已聽到他們的說話,這個跟斗就栽得重了,可能會永不超生呢。

    由此可見小盤確是真命天子秦始皇,故能鴻福齊天。

    而呂不韋輸的卻是運氣,又或可能存在於虛緲中的天命。

    同時也感心中煩厭。

    呂不韋的陰謀毒計不但層出不窮,還要不停接踵而來,自己何時才會有點安閒日子過?

    惟有寄望黑龍的出世了。

    呂不韋的聲音由銅管傳入他耳內道:「美美仍在陪那反骨賊子嗎?」

    伍孚答道:「仲父請放心,項少龍給我嚇得三魂不聚,根快會找借口離開,好去通知儲
君。而且小人早告訴了繆毒,美美今晚只可留到戊時末,屆時小人會去把美美接回來的。」

    呂不韋冷哼一聲,不屑道:「這假閹賊子竟敢和我呂不韋爭女人,敢情是活得不耐煩
了。」

    項少龍聽了一會後,知道再聽不到甚麼東西,把櫃鎖還原後,匆匆溜了出來。

    回到繆毒等所在的別院,赫然見到邱日昇和渭南武士行館的三大教席國興、安金良、常
傑全來了,坐在新設的四席處,同時多了四位陪酒的美妓,姿色又稍遜於侍候韓竭和令齊的
丹霞和花玲。

    見他回來,首先發難的是楊豫和單美美,繆毒和蒲鵠等則同聲附和,責他藉詞逃席,否
則怎會這麼久才回來。

    項少龍比之剛才可說是判若兩人,心情大異。先與邱日昇等客氣打招呼,接著洒然自罰
一杯,終平息了「公憤」。

    邱日昇與他對飲時,神態出奇地冷淡。安金良和常傑則仍帶有敵意,反是國興這既得利
益者執足下屬之禮,雖仍稍欠熱情,但項少龍已感覺到他有感激之心。

    繆毒對邱日昇等人的態度顯然並不滿意。頻頻以眼色示意,邱日昇卻裝作看不見,氣氛
登時異樣起來。

    項少龍這時又發覺單美美看自己時俏目隱含深刻的仇恨和憎惡,暗忖心理的影響竟是如
斯厲害,因再不相信伍孚的話,所以觀感完全改變過來。

    現時大堂八個酒席,就只項少龍一人沒有侍酒的姑娘。

    菜餚此時開始瑞上,用的是銀筷子,以防有人下毒。

    繆毒道:「蒲爺一向不會空手訪友,今趟來咸陽,就帶來了個集天下美色的歌舞姬團,
以供我等大開眼界,其台柱三絕女石素芳,更是聲、色、藝三絕,顛倒眾生。」

    項少龍心中大訝,聽繆毒這麼說,這顯然是個職業的巡迴歌舞團,並不附屬於任何權
貴。在此處處強權當道的時代,石素芳如何仍能保持自由之身,能夠隨處表演呢?

    在這古戰國的時代裡,無論個人或團體,除一般平民百姓外,都含有某種政治意味或目
的。照理這個歌舞團亦不例外。只就它與蒲鵠拉上關係,就大不簡單。

    蒲鵠得意洋洋道:「本人費了兩個月時間,親到邯鄴找著團主金老大,甘詞厚幣,才說
得動他帶團到咸陽來,已安排好在春祭晚宴上表演助興,今晚可說是先來一場預演。」

    邱日昇插口道:「聽說「三絕女」石素芳與那晚在仲父府技懾全場的齊國「柔骨美人」
甫宮媛,以及燕國有「玲瓏燕」之稱的鳳菲,合稱三大名姬,想不到今天的成陽一舉來了兩
姬,我等確是眼福不淺。」

    項少龍這才知道那晚行刺自己的柔骨女名叫甫宮媛。

    三大名姬內,至少有一個是出色當行的女刺客。

    其他兩個又如何?

    項少龍不禁生出好奇之心。

    繆毒邪笑道:「仲父想必嘗過柔骨美人的滋味,不知蒲爺可曾試過石素芳的房內三絕,
又能否透露一二。」

    所有男人都笑了起來,眾女則嬌嗔笑罵,她們都習慣了男人這類露骨言詞,亦知道怎樣
作出恰當的反應。

    項少龍卻是心中暗笑,繆毒重用這種只懂風月之徒,實已種下敗亡之因。

    蒲鵠先陪眾人笑了一會,才道:「假若這麼容易可一親香澤,石素芳恐已給人收於私房
了。石素芳每到一地,均要有人保證不會被迫賣身,今朝的保家就是蒲某人,試問蒲某豈能
作監守自盜的卑鄙之徒?」

    坐在邱國升下席的安金良正嚼著一片雞肉,含糊不清地咕噥道:「那就太過可惜了!」

    登時又引起一陣哄笑。

    楊豫此時站了起來,提著酒壺來到項少龍旁,雙膝先觸地,再又坐到他小腿上,笑饜如
花道:「項大人,讓奴家敬你一杯!」

    項少龍瀟灑舉杯,讓她斟酒。

    繆毒笑道:「豫姑娘既對項大人有意,項大人不若就把她接收過去吧,保證她的榻上三
絕,不會比石素芳遜色。」

    眾人再次起哄,推波助瀾,只有邱日昇等臉露不屑之色,對項少龍仍是很有芥蒂。

    項少龍見這風韻迷人的美女赧然垂首,不勝嬌柔。就算當作她是在演戲,仍感一陣強烈
的衝動。這是男人與生俱來對美女的正常反應,尤其想到她可能毒如蛇蠍,更添另一番玩火
般危險刺激的滋味。

    哄笑聲中,楊豫仰臉橫了他千嬌百媚的一眼,又垂首櫻唇輕吐道:「若項大人能騰出少
許空間,楊豫願侍候枕席。」

    道兩句話,由於音量極細,只有項少龍得以耳聞,倍增暗通款曲的纏綿滋味。

    項少龍目光落在她起伏有致的酥胸上,差點脫口答應。幸好最近每天雞鳴前便起來練
劍,把意志練得無比堅毅。低聲道:「心結難解,請豫姑娘見諒。」

    楊豫以幽怨得可把他燒熔的眸子瞅了他一眼後,退回繆毒一席去。

    項少龍主動舉起酉杯,向各人勸飲,眾人哄然舉杯,但邱日昇方面除國興外,其他人的
神態就勉強多了,只是敷銜了事,熱情欠奉。

    接首邱日昇和蒲鵠對飲了一杯。

    項少龍正奇怪為何繆毒似乎一點控制不了邱日昇時,剛巧見到蒲邱兩人交換了個大有深
意的會心微笑,靈光一閃,想通了繆毒和邱日昇的關係。

    邱日昇以前是陽泉君的人,傾向小盤之「弟」成喬。現在他仍是成喬派,但卻改為與杜
璧和蒲鵠勾結。

    杜璧和蒲鵠勢力雖大,卻是集在東三郡方面,那亦成了成喬的根據地。

    這可是呂不韋一手做成,故意留下這條尾巴,使朱姬和小盤不得不倚仗他去對付。

    但杜璧等亦希望插足到咸陽來,於是才有邱日昇詐作投靠繆毒,使呂不韋亦礙著朱姬奈
何不了他們。

    奇怪複雜的關係就如此形成了。

    他當然不會把觀察得來的寶貴責料透露給繆毒知道。

    呂不韋在玩權力平衡的遊戲,他也只好奉陪。

    有了這種體會後,項少龍登時知道自己成了蒲鵠、杜璧和邱日昇一方的首要攻擊對象。

    只要自己一死,便可立即打破了咸陽各大勢力的均衡局面。

    對蒲杜等人來說,自然是愈亂愈好。

    現在秦國軍方反對呂不韋的人絕非少數,只要杜璧能聯結其中最大的幾股力量,例如王
齒、王陵、王翦,又或昌平君、安谷奚等,成喬便大有把握與呂不韋表面支持的小盤爭一日
之短長了。

    只要去了小盤這最大障礙,成喬就是大奏的當然繼任者了。而這首要之務就是幹掉他項
少龍,使咸陽陷進亂局中,他們才可混水摸了小盤這條大魚。

    就在此時,他看到邱日昇頻頻用眼色向國興示意,好一會後,國興才不大情願地道:
「大將軍這兩天不知是否有閒情到我們行館表演一次刀法讓我們大開眼界呢?」

    同一樣意思的話,比起決戰前那晚國興在醉風樓說出來的,已完全沒有了那種劍拔弩張
的味道了。可知紀嫣然的感之以義,小盤的誘之以利,已多多少少打動了他。

    說到底,以小盤為首的政治集團,始終是當時得勢,國興以前因先依附了楊泉君,才會
無門路加入項少龍的一方。現在得此良機,要他再為邱日昇犧牲實是何其難矣。

    項少龍尚未說話,繆毒故作茫然道:「大將軍如有神助的刀法,國大人不是曾親眼目睹
嗎?為何仍要多此一舉,再見識多一次呢?」

    這幾句話極不客氣,顯示繆毒非常不高興。

    邱日昇哈哈一笑道:「正因為項大人刀法如神,我等才要請大人到行館措點一下手下兒
郎,內史大人誤會了。」

    項少龍微微一笑道:「若邱館主答應明天親自下場,我項少龍怎也會到行館去聆聽教
益。」

    此語一出,包括蒲鵠在內,眾人同時色變。

    這幾句話雖是客客氣氣道出來,但擺明項少龍有殺死邱日昇之心,而且事後誰也不敢追
究,因這是邱日昇咎由自取的。

    蒲鵠和邱日昇色變的原因,就是感到項少龍已看穿他們和繆毒的真正關係,才如此不留
情面。

    繆毒等色變的原因,就是項少龍此語既出,以邱日昇的身份地位,就算明知必敗,也只
有挺身應戰,再無回轉餘地。

    單美美等諸女卻是被項少龍不可一世的英雄氣概所震撼,芳心悸動。

    果然邱日昇仰天長笑,豪氣干雲道:「近年來從沒有人像項大人般肯與本館主玩上兩
手,明天午時,邱某人就在館內恭候大駕。」

    話畢霍地站起來,向蒲鵠和繆毒等人略一施禮後,拂袖去了。

    國興等只好匆匆施禮,隨他離去。

    大堂的氣氛一時尷尬之極。

    眾人臉臉相覷,想不到邱日昇氣量如此淺窄時,伍孚一臉疑惑地走了進來,遠頻頻回頭
朝邱日昇消失的方向望去。

    項少龍笑道:「伍樓主是否要來接美美去與仲父相見呢?」

    繆毒和伍孚同時劇震變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