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舊情難遏

    項少龍和趙雅並肩回到舉行宴會的大廳時,該處已鬧哄哄一片,驟眼看去,至少來了五
十多人,大半都是舊相識,包括了郭縱等人在內,分成十多組在閒聊和打招呼。

    郭開見到他們,先向項少龍打了個曖昧的眼色,接著把他拉到正與趙穆交談的郭縱處,
將他介絕給這大商賈認識。

    趙雅則像蜜糖遇上蜜蜂,給另一堆男人圍著討好奉承,可見她的魅力絲毫未減。

    項少龍暗忖趙雅的生命力與適應性真強,這麼快便從自己予她的打擊中回復過來。唉!
自己都是放過她好了,說到底總曾有一段真誠的交往。

    郭縱親切地道:「董先生遠道來此,郭某怎也要作個小東道,不知先生明天有沒有時
間,侯爺和郭大夫當然要作陪客。」

    項少龍微笑道:「郭公這麼客氣,沒空都要有空哩!」

    郭縱大喜,與他約定時間。

    趙雅這時脫身出來,來到項少龍旁,尚未有機會說話,一人大笑走過來道:「今天終於
見到夫人了!」

    項少龍別頭看去,只見一個年約三十,長相威武英俊的男子,大步走過來。

    此人腳步有力,腰配長劍,氣勢攝人之極。

    趙雅一看到他,美目明亮起來,置項少龍不顧,媚笑道:「平山侯這麼說,真折煞妾身
了,好像人家是很難才可見到的樣子。」

    原來這人就是韓國此次派來的使節平山侯韓闖,看來頗是個人物。

    趙穆哈哈笑道:「你們暫停打情罵俏,闖侯來,讓我介紹你認識名震天下的馬癡董匡先
生。」

    韓闖目光落到項少龍臉上,神情冷淡,敷衍了幾句後,便把趙雅拉到一旁,親熱地喁喁
私語起來。

    項少龍心中有氣,又恨自己始終不能對這蕩女忘情,幸好有面具遮著真正的表情,但話
卻忽然說少了。

    趙穆看在眼裡,借個機會扯著他走往一旁道:「趙雅包在我身上,必教你有機會一親芳
澤。不過我卻有個忠告,此女人盡可夫,先生和她玩玩好了,切勿認真。」

    項少龍知道誤會愈來愈深,忙道:「正事要緊,這等事對我來說實在可有可無。」

    趙穆那會相信他,還未有機會說話,門官報聲道:「魏國龍陽君到!」

    大廳內立時靜了下來,顯然與會諸人,大多尚未見過這以男色馳名天下的美男子。

    趙穆這好此道者雙目立時放射異采,盯著入門處。

    環珮聲響處,「煙視媚行」的龍陽君身穿彩服,在四、五名劍手護侍中,□□娜娜步進
廳堂來。

    廳內立時響起嗡嗡耳語的聲音,話題自離不開這男妖。

    趙穆拍了項少龍肩頭一下,迎了上去。

    郭開來到項少龍旁,低笑道:「世間竟有如此人物,不是精采之極嗎?」

    樂乘也來到他另一邊,搖頭歎道:「侯爺有得忙的了。」

    項少龍看著趙穆與龍陽君低談淺笑,亦是心中叫絕,同時心中警□。這龍陽君對男人既
有興趣又特別留心,自己一個不小心,說不定會給「他」發現破綻,那就糟透了。

    趙雅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道:「怎樣了?看你們目不轉睛的樣子,是否受不住男色所誘
呢?」

    項少龍無法壓下對她與那平山侯韓闖那親熱態度的反感,冷哼一聲,走了開去。

    趙雅追到他旁嬌笑道:「董先生為何神情不悅?是否人家開罪了你哩?」

    項少龍心中懍然,至此才真正確定對這蕩女猶有餘情,故忍不住升起嫉忌之心,失了常
態。忙收攝心神,停步往她瞧去,微微一笑道:「夫人言重了,夫人又沒有做過甚麼惹鄙人
不高興的事,何出此言?」同時想到趙雅剛才可能是故意半真半假地借韓闖來測試自己對她
的心意。

    趙雅橫她一眼道:「那為何人家只說了一句話,董先生就要避開呢?」

    項少龍知沒法作出解釋,索性不加解釋,淡淡道:「我這人歡喜做甚麼便做甚麼,從沒
有費神去想理由。」

    趙雅給他的眼睛盯著,心頭泛起既熟悉又迷惘的感覺,而他那種自然的男性霸氣,更令
她芳心軟化,幽幽歎了一口氣道:u你這人真的變幻莫測,一時比任何人都溫柔,一時又像
現在般冰冷無情,教人不知如何應付你才好。」

    項少龍這時瞥見趙致伴著趙霸步入場內,加入了趙穆的一組。趙穆則招手喚他過去與龍
陽君相見。便向趙雅微微一笑道:u這裡已有足夠的人令夫人大費心神了,何用把寶貴的精
神浪費在我這粗人身上。看!平山侯又來找你了。」

    趙雅循他眼光望去,韓闖剛和龍陽君客套完畢,朝她走來,不禁暗恨韓闖,怪他來得不
是時候。

    失去了項少龍後,使她感到無比的失落和空虛,所以回復了以前勾三搭四的生活方式,
希望借別的男人來麻醉和作踐自己,以減輕歉疚和思念項少龍的痛苦。

    可是總沒有人能代替項少龍。

    這韓闖初來趙國時,她便與他打得火熱,過了一小段快樂的光陰。但不旋踵發覺這人代
替不了項少龍,熱情逐漸冷卻下來,須要別的新鮮和刺激了。

    所以當遇上身形「酷肖」項少龍的董匡時,便像發現了新的天地。今早雖給他粗鄙的神
態語氣惹怒了,但無可否認確也予她另一種刺激。到項少龍剛才在園裡向她說了那番使她心
神俱醉的話,令她像重溫與項少龍相處的醉人時光時,一顆芳心早轉到此人身上。

    項少龍愈表現出男性的陽剛硬朗的氣魄,便愈使她感到對方是項少龍的化身,遂更為傾
倒。在這種情況下,韓闖反成了討厭的障礙。

    思索間韓闖早來到身前。

    項少龍瀟灑一笑,告了個罪,離開兩人,朝趙穆和龍陽君等人走去。

    趙致和龍陽君同時往項少龍望來。

    項少龍故意改變了步姿,充滿粗豪之態,啞聲拱手道:「董匡拜見龍陽君!」

    龍陽君的「美眸」閃過驚異之色,應道:「久仰先生大名,今日得見,幸何如之!」

    趙致則仍瞪大俏目,一瞬不瞬地瞧著他。

    趙穆哈哈一笑,把趙霸等和幾位趙國的大臣逐一為項少龍引見。

    龍陽君「媚笑」道:「先生確是當世豪士,難怪引得我們女兒家個個不轉睛了!」

    趙致俏臉一紅,才知因這人酷肖項少龍而失態,垂下俏臉,又狠狠瞪了龍陽君一眼。

    項少龍給龍陽君看得心頭發毛,祈禱他不要看上自己才好。

    趙霸哈哈一笑道:「龍陽君和董先生均為用劍高手,不若找天到行館來大家切磋切磋,
豈非武壇盛事?」

    龍陽君滴溜溜的眼睛環視全場後,笑道:「若能把我們的紀才女也邀到趙館主的行館
去,說不定這裡的所有人都會去趁熱鬧,那才是真正的盛事哩!」

    眾人陪笑起來。

    趙致又忍不住偷望了項少龍兩眼,神情古怪。

    項少龍心中叫苦,猜到應是荊俊這傢伙漏了點消息,否則趙致的神情不會如此奇怪。

    就在此時,門官特別提高聲音唱道:「紀嫣然小姐芳駕到!」

    全場吵鬧聲倏地消退,不論男女,無不朝大門瞧去。

    項少龍的心臟霍霍急躍起來。

    這久別了的紅粉俏佳人,是否風采依然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