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遠方音訊

    接著的十天,項少龍度過了來到這古強國後最悠閒的美好時光。

    他領著妻婢,與滕翼、荊俊、烏卓和那些隨他由邯鄲前來的一千家將,到了城外烏家新
開發的牧場休養生息。

    牧場佔地甚廣,快馬一個時辰才可勉強由這一端去到另一端,共有十八組簡樸但設備完
善的房舍。他們選取了一個位於美麗小谷的四合院落,名之為「隱龍別院」。

    每天清早起來,便和妻婢在大草原上馳馬為樂,順道練習騎射。又找來滕翼、烏卓和荊
俊這三個高手對打,練習各種武器的掌握運用,作為與楊泉君等選出來那仍未知是何人的對
手決戰前的熱身練習。

    「精兵團」則由原先的七十七人擴展至三百人,日夜操練,以應付將來返回邯鄲活擒趙
穆的班底。

    有項少龍這真正的特種戰士主持,這批人都進步神速,掌握到各種深入敵後的偵察與作
戰技術。

    烏家人丁旺盛,其中不乏懂得冶鐵的巧匠,烏卓遵項少龍之言,在牧場內成立冶煉鐵器
的作坊,依照他的設計,打造出攀爬腰索和飛針這類工具暗器。

    項少龍更不忘依墨氏補遺捲上的方法打坐練氣,滕翼發現後大感興趣,從他處學得訣
竅,效果比項少龍還要好。

    項少龍索性把補遺卷給了他,由他自行鑽研上面寫的兵法和劍術,兩人間的關係,比親
兄弟更勝一籌。

    樂也融融時,陶方來了。

    眾人齊集在廳內舉行會議。

    陶方神采飛揚道:「有邯鄲的消息了,真是精采。」卻沒有立即說下去。

    眾人見他賣關子,都急得牙癢起來,只有滕翼不為所動,沉著如常。

    陶方笑道:「逐件事來說吧!今次我們害得最慘的是趙穆,當趙人發現我們那條直通城
外的秘道,才發覺上了大當,然後就收到了真正的嬴政返抵咸陽的消息,孝成王氣得病了一
場,更把趙穆痛罵一場,整整一個月都不肯見他,到現在關係才改善了一點,但趙穆權勢已
大不如前了,反而那郭開不知說了甚麼謊話,竟騙得孝成王那昏君對他信任大增。」

    項少龍忍不住問道:「趙雅的情況怎樣了?」

    陶方知他仍沒有忘記這善變的美女,歎了一口氣道:「她也大病了一場,那齊雨還想去
纏她,給她轟了出府門,很多人都看到呢!」

    烏卓奇道:「趙王沒怪她嗎?」

    陶方沉吟道:「據說她曾苦勸趙王不要對付少龍,那昏君事後亦有悔意,又見她病得死
去活來,或者基於這些原因,趙雅的地位並沒有受多大影響。現在邯鄲人心惶惶,都怕我們
會引領秦軍攻打趙國。最近孝成王派出使節,希望能聯結各國,以應付秦人的入侵,真是大
快人心了。」

    滕翼道:「那假嬴政的命運又如何了?」

    陶方搖頭歎道:「給趙穆處死了,他滿肚子氣,惟有拿這無辜的可憐蛇發□。」

    項少龍心中頗感不忍,不過這是沒有法子的事。

    陶方忽地伸手按著項少龍肩頭,低聲道:「告訴你一件事,但千萬莫要動氣。」

    項少龍一震道:「甚麼事?」

    陶方眼中掠過異樣之色,沉聲道:「有美蠶娘的消息了。」

    項少龍色變道:「死了?」

    陶方搖頭道:「不!是嫁了到附近一條村莊去,還生了兒子,丈夫是個頗有名氣的獵
戶,據說相當愛護她。」

    項少龍呆了半晌,反輕鬆起來,想起分別時的情景,美蠶娘可能早立下決心不離開那和
平的地方了。這也好!最緊要她有個好歸宿便成了。

    荊俊湊到陶方旁,輕聲問道:「有沒有給我送信與趙致?」

    滕翼一震道:「你那封信有沒有□露我們會回邯鄲的事?」

    荊俊嚇了一跳道:「當然沒有,小俊怎會這麼不知輕重。」

    陶方由懷裡掏出一封信來,塞到荊俊手裡,笑道:「看來趙致對你都有點意思哩!」

    荊俊一聲歡呼,凌空翻了三個觔斗,一溜煙走了,看得眾人失笑不已。

    陶方見項少龍乍聞美蠶娘的事後,仍然情緒穩定,放心道:「我們到大梁的人有消息回
來了,聽說紀才女到楚國去了。」

    項少龍一震道:「不好!她定是往邯鄲找我。」

    眾人同時捕捉到他的意思,紀才女當然不能直接赴趙國找他,惟有先往楚國,再取道齊
國往邯鄲去。

    古代訊息不便,邯鄲發生的事,恐怕到這時紀嫣然仍未知曉。

    項少龍卻是關心則亂,決然道:「我們立即到邯鄲去!」

    陶方道:「至少要過了大後天才成,秦人已推了一個人來和你爭太子太傅之職,定了大
後天午前在御前比武,有點身份地位的都會來觀戰。」

    烏卓道:「那人是誰?」

    陶方應道:「好像是叫王翦吧!」

    項少龍大感錯愕,心想又會這麼巧的。

    項少龍在離農莊別院不遠的小瀑布旁獨坐沉思。

    在這古戰國的時代裡,真是無處不是桃源仙境,就像眼前便是罕見奇景,谷內秀峰羅
列,萬象紛陳,奇巧怪石,碧水流經其間,飛瀑彩池,隨緣天成,水動石變間,在陽光下百
彩交織,使人怎麼看都不感厭倦。

    他坐在一個這樣的水池旁,傾聽著飛瀑注入清潭的悅耳聲響,看著岸旁綠竹翠樹,浮波
蕩漾,水嬌色艷,充盈著初春的生機和欣欣向榮的意象,不由心曠神怡。

    可是當心神轉到大後天的御前比武上,又愁懷暗結。

    不論那一個贏了,恐怕都會有點問題。

    問題仍是他能否改變歷史。

    若答案是否的話,那他大可甚麼都不理,笑遨山林,終日享受與妻婢們魚水之歡,而小
盤自然會成了中國首位皇帝。

    只恨他不能肯定。

    若他贏了王翦,對方還能否成為日後統一六國的主要功臣呢?

    這真教他煞費思量。

    但他亦是敗不得,否則烏家將會受到很大的損害,對小盤亦是嚴重的打擊,甚至他的邯
鄲之行也會受到影響。

    苦惱間,少女嬌甜的笑聲傳來。

    草樹掩映中,翠桐和翠綠這兩位俏麗的艷婢,每人挑著兩個小木桶,到來取水,低言輕
笑,並沒有留意到項少龍的存在。

    兩女來到池旁,放下挑擔小桶。

    翠桐坐到一塊石上,翠綠則脫掉鞋子,露出秀美的赤足,濯在水裡,意態放浪自如,不
時發出銀鈴般的嬌笑。

    項少龍想起與美蠶娘在那小谷的溪流,同作水中嬉戲的動人情景,心內不無感觸。

    翠桐忽道:「少爺摟過了你嗎?」

    翠綠嬌笑反問道:「你呢?」

    翠桐霞生玉頰,點了點頭,有點苦惱地道:「唉!只是輕輕擐了人家的腰,吻吻臉蛋便
算了。」

    翠綠笑道:「小丫頭春心動了。」

    翠桐氣道:「你比我好得了多少,昨晚夢中都在喚少爺。」

    翠綠大羞道:「不准你再說!」



    看到兩女嬌態,愁思難解的項少龍不由怦然心動,由藏身處站了起來。

    兩女忽覺有人,別過頭來,見是項少龍,先是吃了一驚,然後是臉紅耳赤,羞得不知鑽
到那裡去才好。

    項少龍怕她們不勝嬌羞急急溜掉,迅速移到兩人間,分別抓起兩女柔軟的小手。

    兩女渾體發軟,挨在石上池旁,不肯起來,額頭差點藏到酥胸裡。

    項少龍看得慾念大作,笑道:「不肯走嗎?那我們就在這池內合體交歡好了。」

    兩女大駭,齊叫道:「不!會給人看見的。」

    項少龍威脅道:「想不給人看到嗎?乖乖的隨我去吧!」

    兩女無奈站了起來,既羞又喜。

    項少龍拉著兩女,沿溪踏著高低起伏的怪石,往上攀去,不一會來到最高一層的小水
池,剛好可作俯瞰,盡收谷地的美景。

    著兩女和他並肩坐下,摟著她們香肩,共賞這勝媲人間仙境的樂土。

    兩人情不自禁的靠入了他懷裡,芳香沁人。

    文明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二千多年後的科技,肯定是人類作繭自縛,不住地去破壞這美麗的大自然。任何人若能
像他般來到這古時代裡,都要為大自然異日的面目全非心生感慨。

    翠桐低聲道:「少爺剛才是否一直在那裡坐著?」

    項少龍促狹地道:「我睡著了,聽不到甚麼輕輕摟抱,親親面蛋,又或有人昨夜發夢囈
語那類說話。」

    兩女立時窘得無地自容,同聲嬌吟,把俏臉埋入他懷裡。

    項少龍一邊讚歎這時代的男人真幸福,兩手撫上她們滑嫩不留手的臉蛋,溫柔地摩娑
著。

    兩女給他摸得嬌軀抖顫,呼吸不住增速。

    此時無聲勝有聲。

    項少龍低下頭去,尋寶似的找到翠桐的香唇,痛吻起來。

    另一手則開始對翠綠作不規矩的侵犯。

    翠綠那堪他熟練的撫弄和挑逗,呻吟抗議道:「少爺啊!」

    這時太陽開始往西山落下去,剛好一道白雲橫過天際,赤陽化作一團艷紅,像個大火球
般懸在遠空。

    項少龍離開了翠桐的香唇,這動了春心的美麗少女嚶嚀一聲,反身緊摟著他強壯的腰
肢。

    他低頭向被他愛撫得連耳根都紅透了的翠綠,這可人兒正偷眼瞧他,見他目光射來,羞
得差點要死,那逗人的模樣,看得項少龍忍無可忍,笑道:「以草為榻,以天為被,兩位大
姐反對嗎?」

    兩女嬌吟不休,那還懂得說話。

    那晚項少龍縱情歡樂,可是即使在銷魂蝕骨的時刻,他的腦海仍不住閃過紀嫣然、美蠶
娘,甚至趙雅的倩影。

    眾女知他趙國之行迫在眉睫,神傷魂斷下,份外對他癡纏,難捨難離。

    光陰在這情況下特別溜得快,兩天後他們離開了這美麗的小谷,返回咸陽城去。除荊俊
外,滕翼和烏卓都留下,繼續操訓精兵。

    才到烏府,烏應元就把他找了去,神色凝重地道:「圖先調查過那王翦,據說此人不但
劍術稱冠秦國,最厲害還是騎射的功夫,可連發三箭,用的更是鐵弓銅弦,五百步內,人畜
難避。」

    想起死鬼連晉的箭術,可能仍及不上此人,項少龍不由頭皮發麻,問道:「這人是甚麼
年紀?」

    烏應元顯是為他擔心,歎了一口氣道:u今年應是二十歲許,聽說樣子頗斯文秀氣,從
外表看誰都不知他這麼厲害。」

    又沉聲道:「圖先查出楊泉君和王□等人早就內定了找他來和你比武,拖了這十多日,
是讓他利用這段時間加緊操練。那些人不安好心,看準你和妻妾久別重逢,在床笫間必有大
量損耗,真虧他們想得到。現在連呂相都很擔心哩!」

    項少龍記起昨晚的風流,心生慚愧,同時想到自己是有點輕敵了。

    烏應元拍拍他肩頭道:「盡量養足精神,我會向芳兒解說的了。」

    項少龍回到隱龍居後,拋開一切,避入靜室,依墨氏補遺的指示,打坐吐納,不一會物
我兩忘,精神進入至靜至極的禪境。

    「咯!咯!」

    叩門聲把項少龍驚醒過來。

    項少龍忙走去把門拉開,露出烏廷芳淒惶的玉容,顫聲道:「小俊給人打傷了,還傷得
很厲害呢!」

    項少龍大吃一驚,忙趕到主宅去。烏應元和陶方全在,還有烏府的兩名府醫,正為荊俊
止血和包。

    項少龍擠到荊俊旁,吩咐各人退開,才詳細檢視他的傷勢。

    他身上至少有七、八處劍傷,最要命是左脅的傷口,差點刺入心臟,其他傷勢雖嚇人,
都是皮肉之傷,不過其中兩劍深可見骨,皮肉都綻了開來,觸目驚心。

    荊俊因失血過多,陷入半昏迷的狀態裡,只是臉上不時露出痛楚難當的神色。

    項少龍雖心痛,卻知他應該可檢回小命,退到烏應元和陶方中間道:「誰幹的!」

    烏應元道:「已通知了圖先,他們會派人去查的了,幸好這小子身體硬朗,傷得這麼厲
害,仍能撐到回來才倒地,算他本事了。」

    陶方道:「這些人分明想要他的命。」

    門衛的聲音傳來道:「呂相國駕到!」

    眾人想不到呂不韋會親來探望,轉身迎迓。

    呂不韋在十多名手下擁護裡,大步走來,先細看過荊俊的傷勢,才和三人到一旁說話,
神情肅然道:「這定是楊泉君等人的詭計,想借殺死小俊,以打擊少龍的精神,少龍千萬不
要上當。」

    項少龍平靜地道:「他們顯然低估了小俊的逃生本領,只要小俊醒來,當可知是誰人下
手了。」

    呂不韋道:「無論是誰下手,所有事都等明天與王翦一戰後才和敵人算賬。只要少龍奪
得太傅之位,本相會全力支持少龍為小俊討回這筆血賬,教所有人知道呂不韋並不是好欺負
的。」

    項少龍心情矛盾,他並不想與呂不韋的關係這麼密切,但看來情勢若依現時方向發展下
去,他遲早會變成呂不韋的一黨。

    這還不是問題,最怕是大家生出了感情,將來可更頭痛了。

    荊俊一聲呻吟,醒了過來。

    眾人圍了上去。

    荊俊只看到項少龍一人,憤然叫道:「大哥!他們好狠!」

    項少龍伸手按著他肩頭,道:「不要動!」

    呂不韋沉聲道:「誰幹的!」

    荊俊冷靜了點,咬牙忍著身上的痛楚,道:「他們有二十多人,我只認得其中一人叫
『疤臉』國興。」

    呂不韋吩咐把他抬到後宅養傷後,雙目殺氣大盛,道:「這國興在咸陽頗有名氣,是渭
南武士行館的三大教席之一,館主邱日昇與軍方關係密切,一向不把我的人放在眼內,少龍
遲些時替我把那行館挑了,我要讓秦人知道開罪了我呂不韋絕不會好過。你要多少人?儘管
說出來。」

    項少龍暗歎這可就是作他的打手了,口中應道:「區區小事,我們有足夠力量辦妥
的。」

    呂不韋喜道:「有了少龍,我們整個聲勢都不同了,楊泉君等若非畏懼少龍,亦不用出
此下策。」

    頓了頓道:「明天本相會先來此與你們會合,才一起進宮,本相有信心少龍不會教人失
望的。」

    項少龍心中一動,先向烏應元和陶方打個眼色,道:「讓少龍送呂相國出門吧!」

    烏陶兩人會意,任他獨自一人送呂不韋到門外登車。

    呂不韋乃極為精明的人,低聲道:「少龍有甚麼話要說?」

    項少龍微笑不語,直至來到車前,才道:「這十天沒有一刻少龍不在為呂相籌謀苦思,
發覺這樣和秦國本土勢力對抗下去,終是下下之策,說不定最後只落得兩敗俱傷。」

    呂不韋歎道:「凡事以和為貴,我也想過這問題,奈何大利當前,秦人又一向仇外,誰
也不相信我有誠意為秦國盡心盡力。」

    項少龍從容道:「他們既是因利益而結合,我們就以利害來分化他們,像楊泉君又或渭
南武士行館等死硬份子,我們以無情手段摧毀他們,借之立威。但像王□這類並非純為私利
的人,大可籠絡施恩,使他靠到我們的一方。」

    呂不韋目射奇光,仔細打量了項少龍後,點頭道:「少龍似是妙計在胸,快點說來聽
聽!」

    項少龍輕描淡寫的說出了計劃。

    呂不韋聽罷道:「若做得到,自然是最好,只怕一不小心,反弄巧成拙,白賠了性
命。」

    項少龍淡然道:「呂相對烏家恩比天高,我冒點險算得甚麼呢?」

    呂不韋哈哈一笑,用力摟了摟項少龍肩頭,欣然去了。

    項少龍知道取得了呂不韋絕對的信任,轉頭看荊俊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