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星夜刺客

    項少龍與紀嫣然諸女策馬來到離島府幾個街口的通衢處,滕翼和數十名精兵團的戰士正
在等候他們。

    眾人紛紛下馬。

    滕翼走到項少龍旁,低聲道:「我們的人比這批田單派來的死士更先一步進入隱蔽的戰
略要點,所以現在對敵人的形勢瞭若指掌,只不知少龍想把來人全部殲殺。還是要盡量生擒
敵人呢?」項少龍凝望書長街黑沉沉的另一段街道,其中一截在到達府門前的路上由於兩邊
都是參天古樹,故特別幽暗,正是敵人伏擊他們的最佳地點。

    項少龍沉聲道:「二哥有甚麼主意呢?」滕翼道:「要生擒敵人,自是要多費手腳,但
由於我們人數比他們多上數倍,故可以在他們驚覺事敗逃走時,才布下天羅地網擒捕他們,
小俊已把城內駐紮的一團五百人都騎軍調來助陣,保證沒有人能溜走。」

    項少龍點頭道:「就照二哥意思辦吧:田單這名狐狸真厲害,才回齊國,便派了這麼一
個暗殺團到咸陽來,而因有呂不韋的掩護,我們直至壽宴時,始知道有這麼一個暗殺團的存
在,亦可見我們的情報網上有著致命的漏洞,此事之後,必須設法補救。」

    滕翼點頭答應後,道:「我們去吧!」項少龍、紀嫣然、十八鐵衛隨著滕翼和他的人,
沿著長街燈火不及的喑影迅速而行,不一會到了那截藏有伏兵的路段外。

    除了烏府門前兩盞大風燈外,整段路沐浴在星月黯淡的光暈裡,有種荒涼淒美的感覺。

    項少龍湊到紀嫣然的小耳旁道:「才女今晚顯盡了威風哩!」紀嫣然把香噴噴的玉臉貼
上他的大嘴,喜孜孜道:「那及得上夫君大人呢?不過百戰寶刀厲害得過了分,否則管中邪
就老命難保,這是否叫過猶不及呢?」滕翼也覺好笑,通:「怎會有厲害得過了分這回事,
應是管中邪氣數未盡,命不該銫。不過這人也實在身手驚人,竟能在劍斷的一刻,避過百戰
刀的疾劈。」

    此時十八鐵衛等五十多人分散到各戰略要點,甚至攀往附近房舍樹木的制高點,把這端
路段完全封鎖了。

    項少龍沉聲道:「事後我回想起來,管中邪是故意讓我砍在缺口上,好斷劍保命,此人
的智計確是驚人。」滕翼和紀嫣然同時倒抽一口涼氣,在那種情況下,管中邪仍能臨危不
亂,以這種駭人聽聞的方法保命逃生,確是厲害。

    此時有人來報,一切預備妥當,隨時可以動手。

    眾人都等待項少龍的指令。

    項少龍微笑道:「敵人現在銳氣正盛,我們就索性等他一個半個時辰,到他們驚疑不
定,心慌意亂時,就是我們出手的好時機了。」

    滕翼和紀嫣然齊聲叫絕,前者道:「若是如此,我就使人去張羅些網索一類的東西,好
擒拿敵人。」

    滕翼去行事時,項少龍挨著紀嫣然到了一顆大樹下坐好,笑道:「今晚確是充滿刺激和
奇險的一夜,以呂不韋的性格。如此大失面子,可能更激起他謀朝篡位之心,幸好我們退有
黑龍這著絕活,否則就真頭痛了。」

    紀嫣然仰望星空,眼中閃著幸福的光華,挨著他怩聲道:「有夫君大人在,呂不韋能有
甚麼作為。若說行軍打仗,王齒比徐先和鹿公兩人更厲害,只要能保住他不被呂不韋害死,
呂不韋和蒙驁便一天難以公然舉兵,且秦人的忠君愛國,天下知名。那到呂不韋隨意操縱。
我反更擔心杜璧和蒲鵠。他們擁有長安君成喬這張可拿出來與儲君抗衡的好牌,可利用秦人
反呂不韋的情緒,更加上地方勢力和東方三郡的人心不穩,他們又與趙人勾通,除非不發
動,一發動必能釀成大禍,故不可不防。」

    項少龍對這位愛妻的識見,一向佩服得五體投地,點頭受教道:「多謝才女提醒,明天
我入宮時會和儲君、李斯和昌平君商量,免致有起事來時,猝不及防,亂了手腳。」

    紀嫣然悠然輕歎,把頭枕到他寬肩上,道:「嫣然一生人中最感激老天爺的事。就是嫁
得項少龍為夫婿,自國破家亡後。每逢失意之時,總不時想到了結束這沒有意義的生命,幸
好沒那麼做了。否則就不會有今夜這鐘凶險又美麗的一刻了。」

    項少能伸手環著她香肩,感動地道:「才女垂青我項少龍,該是我感激零涕才對。」

    紀嫣然坐直嬌軀,喜上眉梢道:「這正是我們夫君大人獨特之處,從沒有像其他男人般
視自己的女人為奴為婢。唔,清姊在此刻定是和廷芳、致致和小貞小鳳秉燭夜
談,誰的心都離開不了你。」

    項少龍正想說話時,「砰!」的一聲,在那截路的上空爆開了一朵煙花,照亮了昏黯的
街道。

    在這古代的照明彈下,瞧見十多人正沿街狂奔過來。

    兩人站了起來,發出命令。

    戰爭開始了。

    一時殺聲貫耳。

    戰事轉瞬便變成你逐我走的追捕戰。

    在項少龍方面設了的天羅地網下,敵人不死即傷,又或當場被擒。

    附近居民被驚醒過來。當然沒有人敢出來觀看。

    蹄聲人聲,粉碎了這地區的安寧。

    當項少龍回到烏府門外時,被擒下的齊人全已五花大綁,集中在主宅前的廣場處。

    荊俊報告道:「殺了二十五人,生擒六十七人。嘿,看來那最美的軟骨女和侏儒都沒有
參與這行動,唉,事實上裡面沒有半個是我們曾見過的齊人。」

    項少龍馳入府門,只見被擒者雖疲倦沮喪,但人人都臉有寧死不屈的神色,不禁心中暗
歎。

    自己該怎樣處置他們呢?正躊躇間,蹄聲由遠而近,管中邪領著一隊人旋風般衝進來,
施禮道:「下屬來遲一步,請項大人恕罪。」

    項少龍等自知來者不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項少龍跳下馬來,淡淡道:「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只是一群小賊陰謀不軌,管大人
即便把他們帶走,如何發落,就由管大人呈來報告,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便好了。」

    不但是管中邪,連滕翼、荊俊和紀嫣然也感愕然。

    誰都知項少龍不會這麼好相與,只是不知他葫蘆裡賣甚麼藥。

    管中邪呆了半晌,正想說話,項少龍不耐煩地揮手道:「把人帶走吧。明早給我一份報
告,好讓我知道是否有人在背後指使和這批人的來歷。」

    管中邪雖驚疑不定,但還有甚麼話好說的。立即指揮手下把人押走,連屍體都不放過。

    項少能與滕翼等步入大廳時,荊俊奇道:「三哥為何無端端放過這扳倒呂不韋的大好機
會呢?」項少龍笑道:「這批人沒有一個曾在今晚的雜耍表演中現身,可知呂賊早有佈置,
即使這些人給我們逮著,亦不會洩出呂賊與此事有關。」

    紀嫣然點頭道:「若非如此,呂不韋就是大笨蛋了,上趟牧場之戰,事後的收尾就弄得
呂不韋一身麻煩,今次自然要學乖了。」

    滕翼皺眉道:「可是三弟也不須將人交給管中邪,只要我們嚴刑拷問,至少可套出這批
人如何進入咸陽,從而發現可尋之跡,讓呂不韋頭痛一下也是好的。」

    四人此時在大廳坐下,侍女奉上熱茶,眾鐵衛守在四方。

    項少龍微笑道:「今次讓管中邪收押兇徒,目的是要釣他這條大魚,可以想像在明天的
報告裡,呂不韋必會諉過別人,這是他們早擬好的策略,好能在除去我後,仍可借而打擊別
人。」

    紀嫣然恍然道:「那定是杜璧了!」滕翼拍案叫絕道:「我明白了,管中邪任由這麼多
人進入咸陽,自是有虧職守,我看他還怎能保著都衛統領之職。」

    項少龍淡淡道:「若沒有蒙武蒙恬這兩隻妙棋。恐怕仍動不了管中邪,但現在有了小武
或小恬去當都衛統領,呂不韋那犯得著再堅持下去。從明天開始,都城二大軍系都落在我們
手上,呂不韋想造反就更困難了。」

    紀嫣然讚歎道:「夫君大人真是算無遺策,但卻難防繆毒要爭奪這位子,在太后支持
下,他非是全無機會的。」

    滕翼笑道:「那就由呂不韋去和他爭個焦頭爛額好了。」

    此時遠處隱隱傳來車馬之聲,紀嫣然欣然俏立而起,道:「定是廷芳等回來了!」言罷
朝大門走去。

    荊俊神情興奮起來,低聲道:「三哥不是說過要去武士行館找邱日昇的晦氣嗎?今晚天
色這麼好,明天定是風和日麗,我們千萬不要浪費了這麼好的日子呢!」項少龍和滕翼同時
啞然失笑。

    滕翼抓著荊俊的肩膊道:「莫忘了我們的項大將軍明天要帶你這小子到鹿府正式提親,
你還只想到打打殺殺。」

    荊俊喜動顏色,自刮了一巴掌後,赧然應是。

    此時一名女侍來到項少龍旁,低聲道:「大人喝茶。」

    項少龍沒有留心,隨手接過她遞過來的茶杯。

    忽地刀光一閃。

    侍女右手一翻,纖腰猛扭,手上現出一把寒氣森森的匕首,已閃電抹往項少龍咽喉處。

    完全出於本能的反應,項少龍仰跌後方,避過了致命的一擊,茶杯同時拋往後方。

    滕翼和荊俊同時大喝跳了起來,荊善等亦大駭撲至。

    那侍女一個翻胯,射出手中匕首。同時往側門處逸去,身手之快捷靈活,教人歎為觀
止。

    項少龍跳躍了起來,匕首插胸而入,慘叫一聲,倒回地上去。

    滕荊兩人魂飛魄散,齊往項少龍撲去。

    眾鐵衛此時已把刺客截著,激戰起來。


    滕翼和荊俊扶起項少龍,撕開匕首插中處的衣衫,只見內裡穿上由清叔打制、琴清縫紉
的護身甲冑,匕首只能透穿了少許,登時鬆了一口氣。

    項少龍透出一口氣,驚魂未定道:「不要殺她!」滕翼大喝道:「項爺沒事,生擒她好
了!」一聲尖叫。侍女已被烏光撲倒地上。

    項少龍把匕首拔了出來,鋒尖只沾了少許刺破皮肉的鮮血。

    鐵衛把女侍押到三人身前。

    項少龍定睛一看,赫然是雜耍團的台柱,那最美的柔骨美妞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