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兵臨堡下

    馬車停了下來。

    趙雅正在自怨自艾,羞愧交集時,烏卓登上車廂,為她鬆掉繩縛。

    待她活動了手腳後,烏卓命她下車。

    趙雅認得這是離烏家城堡不遠處的一個密林,驚惶間,幾個人由樹後轉了出來,帶頭者
正是被自己出賣了的項少龍。

    趙雅雙腿一軟,坐倒地上,熱淚奪眶而出,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將身旁的人一推,使他跌在趙雅身側,冷笑道:「便讓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做對同
命鴛鴦吧。」

    齊雨顫聲道:「不要殺我,大爺曾答應過的。」

    他的懦弱,連趙雅都感鄙夷厭惡。

    這好看的男人平時瞧來頂天立地,不可一世,卻原來如此膽怯無能,尤其和項少龍站在
一起,與後者漠視生死的英雄氣概比較,立有雲泥天壤之別。

    這時連趙雅也懷疑自己給鬼迷了心竅,竟戀上這樣一個人。

    趙雅勉強站起身來,淒慚地道:「少龍!我對不起你,也配不起你,殺了我吧!」

    項少龍仰天一陣長笑,冷然無情地道:u我不想讓你這淫婦污了項某人的寶劍。記得
嗎?我曾說過任何人要殺死本人,都要付出慘痛代價,現在我就證明給你看,叫你的王兄和
趙穆來吧!」

    趙雅一呆道:「你不是要逃出去嗎?」

    項少龍神秘一笑道:「當然!我現在立即就走,有了朱姬,我已可向秦王交待了。」

    蹄聲在遠方轟然響起。

    項少龍露出頗感意外神色,叫道:「糟了!給發覺了。」

    烏卓也惶然道:「沒時間走了,先回城堡去。」

    趙雅以淚眼目送這曾使自己嘗到真正愛情滋味的男子離去,所感到的痛悔,像毒蛇般咬
著她的心。

    旁邊的齊雨喜叫道:「看!趙兵來了,我們有救了!」

    趙雅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項少龍等大功告成,在烏家戰士的歡呼中凱旋而歸,通過大吊橋,衝入城堡去。

    烏氏親自在廣場迎接,小盤則躲在一身戎裝的烏廷芳和趙倩背後,看著回復了本來面目
的「母親」朱姬入堡下車。

    朱姬這時的眼內只看到一個小盤,臉上現出無可掩藏,真摯感人的狂喜神色,往小盤奔
過去。

    小盤也哭著奔了出來,投入她懷裡去,兩母子抱頭痛哭起來。

    分別了十年,令她朝思暮想的親生骨肉重投入自己懷裡,她那能不哭。

    小盤則是因這「母親」而想起自己的生母,哭得比朱姬更厲害,更真誠,積蓄著的憤怒
激流般傾瀉而出。

    烏氏來到朱姬母子旁,感動地道:「夫人,這應是高興的時候才對。」

    號角聲起,表示趙軍已兵臨堡下。

    朱姬抬起俏臉,哭得又紅又腫的秀眸看著烏氏道:「我們母子得有今天,全仗烏爺豪情
厚義,感激的話不說了,只要我們母子一天在秦國還可以說話,便要保得你們烏家富貴榮
華,子孫昌盛。」她已聞悉烏氏與堡偕亡,以掩護她們逃走的壯烈行為,所以掏出了罕有的
肺腑之言。

    烏氏目泛淚光,大笑道:「有夫人這句話,烏氏可含笑九泉之下了。」

    肖月潭深恐夜長夢多,催促道:「夫人!我們立即要起行了。」

    烏應元和荊俊的精兵隊員,加上肖月潭和他的三十名好手,護著她們母子,和與項少龍
依依惜別的趙倩,往後宅去了,自然是由地道潛往城外,與圖先的部隊會合。

    項少龍、烏卓、滕翼等則留了下來,沒有了他們這幾員大將,怎能抵擋人數多上了十多
倍,兼後援無有窮盡的趙國大軍。

    趙軍並沒有立即進攻城堡,只在外面佈防,邯鄲城內外的駐軍不住趕來增援,運來各種
攻城的工具,到第三天時才完成了整個包圍的陣勢。

    這正是項少龍等渴望的事,就是把趙軍牽在這裡不放,好讓朱姬他們安然逃返咸陽。

    整個計劃最精彩的地方,就是趙人以為嬴政仍在他們手內,所以不太計較其他人逃出
去,只要攻破了城堡,殺盡烏家的人,便心滿意足了。

    項少龍不時在城牆露面,還特別安排烏氏和烏廷芳到城樓現身,使趙人更不懷疑他們暗
有圖謀。

    第三天晚上,負責監聽那四條只能通往堡外密林地道的烏家戰士,發現有趙兵潛來,忙
把浸了脂油的柴火拋入地道裡,再加鼓風機吹送,把快到達的趙兵活生生□死了數百人後,
才把地道以石塊封了。

    那邊的趙王自是氣得七竅生煙,清早便派人到城下大罵一番。

    項少龍大感有趣,他還是首次見到這種毫無實質意義的「罵城」。

    滕翼一言不發,取出他那特製的強弓,在趙人目瞪口呆中,一箭把那聲音特大的罵城專
家射下馬來,射程超過了八百步,比弩弓的射程還要遠上了數丈。

    烏家戰士采聲震天。

    趙兵則是噤口無言。

    忽又有一人策馬衝來,這次學乖了,在千步之外已勒馬停定,大聲喝上城堡道:u項少
龍,大王要與你說話。」

    項少龍心中好笑,我才不會蠢得喊破喉嚨與你對答。

    旁邊的烏卓召了個人來,笑道:「當眾折辱一下他也好!」

    項少龍會意,道:「叫他有屁就放吧!」說完自己忍不住先笑起來。

    烏卓和滕翼不禁莞爾,對滕翼來說,那是罕見的表情。

    那人呆了一呆,大喝下去道:「有屁就放!」

    聲音在牆上牆下來回激盪著。

    烏家這面都放聲大笑起來,充滿喜悅的氣氛,趙人那邊自是無比憤慨。

    對話還怎樣繼續下去,戰鼓聲中,趙軍開始發動攻城之戰。

    趙人圍城的大軍,不計後勤支援的人數,總兵力達三萬多人,以步兵為主,這已是趙人
一時間能召集的所有力量,把城堡重重佈陣困著。

    在孫子兵法《雄牝城》篇裡,將城市大別作兩類:凡居於高處或背靠山嶺、又有良好水
源的城堡叫「雄城」,非常難被攻克;凡居於低處,或兩山之間,又或背靠谷地,水草不盛
的叫「牝城」,只要有足夠力量,一攻便破。

    烏家城堡便是典型的「雄城」,起初建城時趙王是希望作為城內另一能堅守的據點,那
知竟是變成對付自己的反叛基地。

    所以趙人亦不想倉卒攻城,免得元氣大傷,初時還以為堡內人手和糧草均有問題,這時
看到城堡上士氣如虹,才知道大錯特錯。

    本來眾將均支持長期圍困的策略,豈知項少龍一句說話,便惹得趙王沉不住氣,下令強
攻。

    烏家富甲天下,城堡的形式均是依當時最嚴格的標準建成,堅實嚴固。城牆又厚又高,
足可抵擋敵人的仰攻、攀登和撞擊,護城河既深且闊,城牆上又有精銳的烏家戰士,所以縱
然趙軍人數多了十多倍,仍沒有破城的把握,唯一的優點,就是趙人後援無窮,足以支持他
們打一場消耗戰。

    項少龍他們雖有地道之便,但儲存的物資糧食早全部搬來,城外牧場的人又要逃往秦
境,故變成了孤軍,不過他們的目的只是要守上一段時間,所以都是心懷舒暢,抱著遊戲的
心情和趙人玩一場城堡攻防戰。



    項少龍看著舉起護盾,陣容鼎盛,不住迫近的趙軍,皺眉道:「為何他們不把護城河的
水源截斷,不用涉水過河那麼麻煩?」

    烏卓笑道:「我們這條是活河,不用引進河水,因為壕底有泉水噴出,想截斷也不可
以。」

    項少龍恍然,這是經一事長一智了。

    滕翼平靜地道:「破解之法,是開鑿支流,把河水引走,但那最少要十多天的時間才
成,我猜他們正在後方趕建活橋,橫跨河上,方便攻城。」

    項少龍奇道:「那現在下面這些人豈非只是虛張聲勢?」

    滕翼道:「圍城軍最忌悶圍,必須讓他們有些動作,當作活動筋骨也好,當作操練也
好,只有如此才能保持士氣。」

    項少龍點頭表示明白,在戰爭中,人的心理因素絕不可忽略,古今如一。

    驀地下面的趙軍一聲發喊,持盾衝前,直衝到城河對岸處,蹲了下來,躲在盾後,數千
弩箭手,隨後衝至,躲在盾牌手後,舉弩發射,一時漫天箭雨往牆上灑來。

    滕翼大聲傳令,烏家戰士全躲到城垛之後,不用還擊。

    滕翼又以比那罵城軍官更大的聲音喝道:「準備沙石!滅火隊準備。」

    話猶未已,敵陣中再衝出一隊二千多的火器兵,以燃著的火箭,往城牆射來。

    攻城戰終於拉開序幕。

    雙方各以矢石火器互相攻擊,外牆和城頭均有撞擊和火灼的痕□□,但都只是表面傷
痕,不損結構,烏家戰士居高臨下,矢石充足,守得固若金湯,傷亡極少,而趙人一天下
來,已傷亡了千多人,可謂損傷慘重。

    直到此刻,趙王和趙穆仍不明白對方為何各方面均如此準備充足,因為他們一直密切注
視烏家的動靜,只見有人和物資移出城外,卻沒有東西運進城堡來。

    他們沒有想起地道的存在,亦不能怪他們愚蠢,一來要建一條這麼長的地道,是近乎不
可能的事,還有就是因為若有地道,項少龍等就沒有理由留在這裡了。那猜到這正是項少龍
計劃裡中最關鍵性的環節。

    那晚消息傳來,秦人大軍犯境,嚇得趙王面青唇白,催迫手下大將日夜不斷攻城。

    到第十天時,趙人在傷亡慘重下,終於成功建立了三條跨河的臨時木橋,搬來雲梯攻
城,又以巨木撞擊城門。

    烏家戰士則以矢石火器還擊,又以類似長鉤的武器對付敵人的攀攻,並用一鑊鑊的沸水
滾油往下澆去,殺傷了敵方近二千人後,趙人才退下去,只守著三座木橋。烏家方面亦死了
五十多人,傷了百多人。

    傷者立即被運往城外。

    至此項少龍才真正感受到在戰爭裡,個人的力量是多麼渺少,那對他是絕不愉快的感
覺。

    守到第二十天,趙人終於成功把河水引走,又花了三天時間以土石把護城河填平,烏家
城堡亦呈大勢已去。

    趙人大舉進攻,把攻城的有護甲保護的戰車,推過填平了的護城河。

    這些戰車各種形式都有,最厲害是登城車、撞車和飛樓。

    登城車高度像城牆那麼高,使敵人能迅速攀車登城;撞車負著堅木,對城門和城牆施以
連續的猛烈撞擊;飛樓則供箭手之用,反以居高之勢,向牆頭的守軍襲擊。

    對付的唯一方法,是以巨石加以轟擊。

    不到兩天,能用的巨石均已用盡,項少龍立即發下撤退的命令。

    當趙軍攻入城內時,整個烏家堡全陷在一片火海裡,由於房舍樹木均抹上火油,要救火
也有心無力。

    趙人看著大火燃足了十天,剩下一片焦炭殘餘,片瓦不留的災場,心中也不知是何滋
味,但總不會是好受了。

    是役趙人喪生了八千多人,傷了萬多人,舉國震驚。

    烏家在趙國軍民中一向聲譽良好,趙王硬是把他們迫反,自是怨聲四起。

    到趙王由瓦礫底發現通往城外的地道,始知中了項少龍之計,不過那時已是一個月後的
事了。

    趙王雖暴跳如雷,亦只有徒呼奈何。

    這時他心中亦略有悔意,有項少龍這麼好的人材不能用,還把他白送了給秦人,確是何
苦來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