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爾虞我詐

    項少龍和荊俊回到烏府後,各自返回宿處。

    分手前,荊俊欲言又止。

    項少龍知他心意,道:「白天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去上學吧!不過小心點,現在邯鄲除
了烏府外,沒有地方是安全的。」

    荊俊大喜道:「我是天生的獵人,不會那麼容易成為獵物的。」

    項少龍亦知他狡猾多智,逃走的功夫更是天下無雙,所以並不擔心。

    回到隱龍居,眾女均好夢正酣。

    項少龍雖疲倦欲死,但心理和精神被今晚一連串的事影響得太厲害了,那能睡得著,靈
機一觸,就在房內兩個妻妾榻旁依u三大殺式」捲上的打坐方法,盤膝打坐運氣,意與心
會,心與神守,神與虛合,萬念俱滅,竟無意地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物我兩忘的境界。精神超
離了肉身的絆,渾渾融融,回醒過來時,天色大白,眾女都起床了。

    項少龍不理眾女的驚訝,心中暗暗稱奇,自己坐了至少有個把時辰,亦即兩個多小時,
卻像睡覺般似若□了□眼的工夫,盤交的雙腿亦沒有血氣不暢的麻痺感覺。

    在特種部隊受訓時,他也曾習過氣功,以不同的站樁為主,卻從沒有這種神清氣爽的動
人感覺,一時間對雅夫人的事都不太放在心上了。

    吃早點時,春盈四女服侍得特別周到,笑容燦爛甜美,故雖是嚴冬時份,仍感春意迷
人,心情轉佳,充滿了堅強的鬥志。

    吻過眾女後,他匆匆趕去找肖月潭,後者仍擁美高臥,見他尋來,披上一件棉袍,便出
來見他。

    這時肖月潭易容的化裝盡去,露出精瞿臉容,與昨天那副尊容真有天淵之別,頗有儒雅
風流的氣質。

    客氣兩句後,項少龍低聲道:「圖爺來趙的消息,已由貴國反對呂先生的人漏了出來,
傳到趙王和趙穆耳裡了。」

    肖月潭臉色微變,露出驚異不定的表情。

    項少龍續道:「但看來他們仍掌握不到圖爺的所在。派人搜索,卻是必然的了。」

    肖月潭道:「我會使人警告圖爺。少龍,圖爺會很感激你的,這消息太重要了。」

    項少龍這才知道肖月潭並不是孤身潛入邯鄲,見到他對自己語氣不同了,心中好笑,
道:「趙穆對儲君的防範非常嚴密。」遂把昨夜朱姬的一番話轉贈給他,連趙穆對嬴政下藥
一事亦不瞞他。

    肖月潭今次真的臉色大變,默然無語。

    項少龍昨夜便感到他主要是想把朱姬母子帶回咸陽,對烏家如何撤往秦境並不熱心。此
刻聽到真實的情況,始明白到憑他們這些外來人,根本絕無可能救出朱姬母子,就算有最高
明的易容術也不管用。

    正如朱姬所說,除非破城攻入來,否則誰可把嬴政帶走,帶走了亦只是落得毒發身亡的
結局。

    肖月潭深吸一口氣道:「少龍在何處得到這些消息呢?」

    項少龍道:「趙穆身旁有我的人,昨晚終有機會聯絡到朱姬夫人,是由她親口說出來
的。」

    肖月潭也不得不佩服項少龍有辦法,猶豫片晌後道:「少龍勿怪我直言,據說趙王早懷
疑烏家和我們呂大爺暗中有往來,現在圖爺來趙的事又給□露出來,誰都猜到是要搶回她兩
母子,你們現在可說動彈不得,如何可以進行計劃呢?」

    項少龍胸有成竹地微笑道:「這問題我要明天才可答你,總之仍未到山窮水盡的時候。
先生可否先向圖爺傳話,若真想把儲君母子帶返咸陽,我們雙方必須衷誠合作才成。」

    肖月潭知被項少龍識破了他們心意,老臉微紅道:「這個當然——當然!嘿!我會告知
圖爺的了。」

    又皺眉道:「趙穆用藥之術,天下聞名,我們如何破解呢?」

    項少龍笑道:「明天我自有令先生滿意的答案。」

    肖月潭見他容光煥發,神態輕鬆,信心不由增加了幾分,點頭道:「看來我要親自去見
一趟圖爺,最快也要三、四天才可回來,希望少龍到時會有好消息見告。」

    項少龍再和他密議一番後,才告辭離去,途中遇上來找他的陶方,後者精神振奮,項少
龍還以為那楚諜一天都捱不了,盡吐實情,豈知陶方只是道:「少龍的方法真管用,只一晚
他便崩潰了一半,只想睡覺,我看他捱不了多久,便要招供了。」

    項少龍暗想這亦算好消息,這種手法雖不人道,總比傷殘他的身體好一點,再堅強的
人,在這種情況下,也會變得軟弱無比的。

    陶方道:「少爺今早離城到牧場去了,會有多天不回來。」壓低聲音續道:「他是去安
排撤出趙國的事宜,十天後就是農牧節,我們例行有『祭地』的儀式,由趙王親到牧場主
持,到時我們會把部份府眷送往早已預備好了的密處隱藏,待將來風頭過後,才把他們逐一
送往秦國。」

    項少龍放下了點心事,以烏應元的深謀遠慮,他認為穩妥的事,絕不易出漏子。

    陶方引著他往鳥氏的大宅走去,邊道:u當日我在桑林村遇到少龍時,已知你必非池中
之物,仍想不到你會有今天的成就。」

    提起桑林村,項少龍不由想起美蠶娘、神色一黯!

    想不到來到這古代,牽腸掛肚的事,比以前更多了。

    陶方自知其意,安慰了他幾句,但亦知空口白話沒有甚麼作用,道:「老爺要見你
呢!」

    烏氏在那會議的密室單獨接見這孫女婿,開門見山道:「今天找個時間,讓我為你和芳
兒舉行簡單的儀式,正式結為夫婦。」

    項少龍忙叩頭感謝。

    對烏廷芳他已生出深厚的感情,亦以有這麼一位嬌妻感到欣悅。

    烏氏皺眉道:「我還以為你們這麼親密,芳兒會很快有身孕,真是奇怪——」

    項少龍心中懍然,自己雖有想過這問題,卻沒有在意。

    烏氏顯亦不太在意,道:「我要告訴你一件有關烏家生死的大事,這事連陶方都不知
道,只有我們烏家直系有限的幾個人才曉得。」

    項少龍愕然望著他。

    烏氏肅容道:「舉凡王侯府第,均有秘道供逃亡之用,這事人人知曉,我們也不例外,
有四條逃往府外的秘道,出口都是在城堡附近,但對我們來說,只是作掩人耳目之用。」

    項少龍一對虎目立時亮了起來,又難以置信地道:「難道竟有通往城外的秘道?」

    烏氏傲然道:「正是這樣,這條通往城東外的秘道歷時三代七十多年才建成,長達三
裡,不知犧牲了多少烏家子弟的性命,只是通氣口的佈置,便費盡心血,深藏地底十丈之
下,挖井亦掘不到,是借一條地下河道建成,入口處在後山一個密洞裡,還要經後宅一條短
地道才可到達,隱秘之極。」

    項少龍至此才明白為何烏家父子,對逃出邯鄲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

    烏氏道:「所以只要你有本事把朱姬母子帶來烏府,我們便有把握逃出去。」

    項少龍大感振奮,信心倍增,最難解決的問題,忽然一下子解決了。

    烏氏旋又頹然道:「這條秘道很不好走,又悶又濕,我年青時走過一趟,便不再下去,
還希望永遠都不須以之逃生,現在老了,更是難行哩!」

    項少龍道:「聽陶公說農牧節時,我們趁機送走一批人,爺爺你——」

    烏氏哂道:「若我也走了,孝成王那昏君不立刻採取行動才怪,誰都可以走,但我卻不
能走。」

    項少龍聞言色變。

    烏氏淡然一笑,頗有點末路窮途的意味,柔聲道:「這天下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我垂
垂老矣,去日無多,再沒有勇氣去面對處身秦國的新生活,也經不起逃亡的驚險和辛勞,所
以我早和應元說了,決定留在這裡不走。」

    項少龍劇震道:「趙王怎肯放過爺爺呢?」

    烏氏哈哈一笑道:「誰要他放過?我連皮都不留下一片給他尋到,我風光了一生,死後
亦不想受辱人前。」

    項少龍失聲道:「爺爺!」他首次發自深心的對這胖老人生出敬意。

    烏氏灑脫地道:「莫作婦人孺子之態,我對你非常看重。凡成大事,必有犧牲的人。孝
成王想攻破我烏家城堡,必須付出慘痛代價。我真的高興,到了這等時刻,我仍有一批捨命
相隨的手下。」

    頓了頓再道:「你只要帶走朱姬母子,孝成王會立即來攻城,若沒有人擋他們幾日,你
們怎能逃遠?」再毅然道:「我意已決,不必多言。」

    項少龍知道難已改變他的心意,事實上他亦是求仁得仁。道:「秘道的事有多少人知
道?看來連廷芳都不曉得。」

    烏氏道:「就是這樣才能保密,放心吧!知道這事的人都非常可靠,這幾天見到烏卓,
著他領你去探路,只要到得城外,沒有人比我們這些世代農牧的人更懂生存之道。」

    再冷哼一聲道:「他不仁我不義,孝成王這樣對我,我就要他嘗嘗長平一役後最大的苦
果,我要教他舉國無可用的戰馬,讓他坐看趙國逐分逐寸的沒落崩頹。」

    看著烏氏眼中閃動著仇恨的厲芒,項少龍忽然明白到若一個人抱定必死之心,實在是最
可怕的。

    項少龍對此早有心理準備,策著紀才女贈送的愛騎疾風,來到夫人府,在內廳見到了趙
雅。面對玉人,雖近在咫尺,但項少龍卻感到兩人的心遠隔在萬水千山之外。

    特別留意下,果然小昭等諸女都沉默多了,臉兒木無表情,眼內暗含淒楚。

    趙雅仍是笑靨如花,但項少龍卻看到笑容內的勉強和心底的矛盾。

    她驚異地看了他一眼道:「少龍你今天特別神采飛揚,是否事情有了新的進展。」跟著
壓下音量道:「是否抓到趙穆的痛腳了?」

    項少龍搖頭道:「那有這麼容易!」

    趙雅道:「那是否朱姬母子方面有了進展?」

    項少龍裝出苦惱的樣子,緊鎖雙眉道:u她母子居處守衛森嚴,根本沒有方法闖入去,
你有沒有辦法讓我見她們母子一面?」

    趙雅垂下頭咬牙道:「讓我想想吧!」

    項少龍知道她對自己確有情意,否則不會處處露出有異的神態,扮演得毫不稱職。

    正容道:「我昨夜想了一晚,決定依晶王后的話,刺殺趙穆。」

    趙雅劇震道:「少龍!」仰起俏臉,淒然望向他。

    項少龍心中快意,沉聲道:「只要殺了趙穆,才有機會把朱姬母子劫走,我現在有一批
大約五百人的烏家死士,有能力對趙穆公開施襲,只要手腳乾淨點,誰敢說我行兇?」

    趙雅茫然看著他。

    項少龍當然知道她以為自己已落入了晶王后布下的圈套裡,只覺無比痛快。

    賤人你既想我死,我便騙騙你來玩兒。

    「但甚麼場合最適宜行動呢?」

    趙雅垂下頭去,低聲道:「十天後是農牧節,趙穆會隨王兄到烏氏城外的牧場舉行祭祀
儀式,唉!少龍要三思才好。」

    項少龍感到她內心的掙扎和痛苦,心中微軟,柔聲道:「不要對我那麼沒有信心吧!我
會把五百人分作兩批,一批埋伏途中,伏擊你王兄和趙穆的座駕——」

    趙雅失聲道:「甚麼?你連王兄也要——」

    項少龍正是要迫趙雅徹底走上背叛他的路上去。只有利用趙雅,他才可騙得趙王和趙穆
入彀。不用假裝的眼中也射出深刻的仇恨道:「你王兄這樣在妮夫人一事上包庇趙穆,不用
說也因為他亦是罪魁禍首,這種奸惡之徒,何必還留他在世上?」

    趙雅惶然看著他,忽像下了決心般垂下頭去,咬著唇皮道:「那另一批人是去攻打質子
府搶人了,但你們怎樣離城呢?」

    項少龍胸有成竹地道:「我會在城西開鑿一條通往城外的短地道,烏家在這方面有足夠
的人手和專材,保證神不知鬼不覺,到時城外還會備有人馬,走時分作十多路逃走,沿途又
有預先設置好的隱藏點,就算大軍追來,亦難以找到我們,何況那時邯鄲城因你王兄和趙穆
之死,群龍無首,必亂成一團,若讓晶王后當權,她更不會熱心追我們,這計劃可說萬無一
失,到時我再約定你和倩兒碰頭的時間地點好了。」

    趙雅垂頭不語,臉上急劇的變化難以掩飾地盡露在項少龍眼下。

    他故作驚奇地道:「雅兒!你怎麼了?我的計劃有問題嗎?」

    趙雅一震下回復過來,搖頭道:「沒有問題,只是人家一時接受不了。」

    項少龍故意戲弄她道:「這叫有心算無心,只要戰術上運用得宜,我包保那昏君和奸臣
就只有這十天的壽命。」

    趙雅淒然橫他一眼,沒再作聲。

    項少龍知道落足了藥,伸了個懶腰,站起來道:「來!讓我們去看看倩兒和小盤!」

    趙雅垂頭低聲道:「少龍!」

    項少龍心叫不妙,但又是充滿期望,道:「甚麼事?」

    趙雅猶豫了一會,搖頭道:「都是沒有事了,甚麼都可留待到了秦國才說。」

    項少龍心中暗歎,知道趙雅放過了最後一個可挽回他的機會。

    兩人的感情至此終結!

    自此後恩清義絕,再不相干。

    離開夫人府後,他感到痛苦的快感。

    痛苦是因趙雅的變心,快感則是拋開了這感情的包袱。

    自那次趙雅毫無理由讓少原君進入她的寢室,他便知道她在男女之事上意志薄弱,這來
自天性。趙妮和她遭遇相同,又不見學她般四處勾引男人?

    現在是叫長痛不如短痛。

    想到這裡,立即有種說不出的解脫感。

    這十天的緩衝期至關緊要,趙王會故意予他方便,使他能從容部署刺殺的行動,好以此
為藉口,把烏家龐大的基業連根奪去。

    若沒有堂皇的藉口,趙王絕不敢動烏家,因為那會使國內有家當的人無不自危,紛紛遷
往他國,那情況就糟了,他也可算用心良苦。

    現在只要弄清楚真正的嬴政在那裡,他便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了。

    說不定還可說服烏氏施施然離去。

    想到這裡,恨不得插翼飛進質子府去,向那妖媚絕代,迷死男人的朱姬問個究竟。

    天氣嚴寒、北風呼嘯。

    街上人車疏落,可以躲在家中的,都不願出來捱凍。

    蹄聲響起,一隊騎士出現前方,臨近一看,原來是成胥等十多個禁衛軍。

    項少龍見到故人,親切地打著招呼迎上去。

    那知成胥愕了一愕,勉強一笑道:「項兵衛,我有急事要辦,有機會再說話吧。」夾馬
加速去了。

    項少龍呆在當場。

    心中只想到「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兩句至理名言。

    看來邯鄲沒有人是歡迎他的了。

    後方蹄聲響起,一騎擦身而過,敏捷地遞了一個紙團給他,打開一看,原來是蒲布約他
見面,上面寫著時間地點。

    項少龍心中一陣溫暖,把紙撕碎後,回府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