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密商大計

    項少龍來到李牧在邯鄲的大將軍府,牆內的廣場處聚集了過千人馬,整裝待發,似要立
即出門的樣子。

    項少龍心往下沉,由府衛領往見李牧時,李牧正由宅內出來,一身戎裝,見到項少龍,
把他拉往一旁道:「大趙沒有希望的了,今天大王把我召入宮,要我立即趕返北疆,應付匈
奴,更不給我機會提起趙妮的事,還明言邯鄲由趙穆負責,你快走吧!否則性命難保。」

    孝成王的反應,顯然亦出乎這名將的意料之外。

    李牧再低聲道:「邯鄲城內的將領有很多是我以前的部屬,我已把你的事告訴了他們,
囑他們暗中幫你一把。」接著說出了幾個名字。

    又道:「假若趙穆派人追你,可往北疆逃來,只要進入我的勢力範圍內,我便有方法保
護你,連大王也奈何我不得。」

    項少龍想不到這個只見過三次面的人,如此情誼深重,義薄雲天,感激得說不出話來。

    李牧解下配劍,遞給他道:「這劍名『血浪』,比之飛虹更勝數籌,吹毛可斷,破敵甲
如無物,以你的絕世劍法,有了它當更如虎添翼,不要拒絕,否則李牧會小看你了。」

    項少龍湧出熱淚,接過這名字可怕的寶刃。

    李牧拍著他的肩頭喟然道:「那處可容你,便去那處吧!說不定有一天我們會在沙場相
遇,那時各為其主,說不定要生死相見,我亦絕不會留情,你亦應該那樣對待我。」

    言罷哈哈一笑,說不盡的蒼涼悲壯,毅然上馬離府,踏上北征之途。

    項少龍百感交集,呆然目送,頓時頗有舉目無親的感覺。

    抽劍一看,只見晶光燦爛的特長劍體上隱有棗紅血紋,並呈波浪之狀。

    劍柄處以古篆鑄著「血浪」兩字。

    昨夜的喜悅已不翼而飛,現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靠自己的智計和能力,使烏家和自己
心愛的人兒們,能安全離開這毫無天理的地方。

    項少龍茫然離開大將軍府。

    沒有了李牧這樣德高望重的人主持大局,軍方縱對趙穆不滿,亦不敢犯誅族之險為趙妮
一案仗義執言,更沒有人敢站在他這一方,他也不願牽累其他人,現在只能靠烏家和自己
了。

    李牧被遣返北疆,整個趙國的軍政界都清楚趙王的心意,就是要與趙穆站在同一陣線,
而他項少龍是趙穆最大的眼中釘,自是朝夕難保,時日無多。

    雪中送炭沒有多少人肯做,但落井下石卻是人人樂而為之,因為既可打擊烏家,又可討
好趙穆。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趙穆何時取得趙王的同意,一舉除去烏家和項少龍。

    有甚麼方法可拖延趙王下這決定呢?

    苦惱間回到烏氏城堡,陶方迎了上來,道:「那個叫單進的楚人給我們擒來關在囚室
裡,不過這人是硬漢一名,怎也不肯吐露半句說話,現在看看少龍你有甚麼意見,說不定要
下重刑了。」

    項少龍像看到一線希望的曙光,道:「搜過他的行囊沒有?」

    陶方歎道:「都是些沒有關係的東西,以趙穆的奸狡,絕不會有這麼容易給人抓著的把
柄。」接著頹然道:「就算這人肯乖乖合作,站出來指證趙穆,趙穆仍可推個一乾二淨,還
反指我們誣陷他。唉!你說孝成王信他的男人還是信我們呢?」

    項少龍沉吟道:「只要我們清楚趙穆和楚人的來龍去脈,便可設計對付他,所以絕不可
輕易放過這線索。」

    兩人這時來到後宅處,由一座建築物的密室入口,進入守衛森嚴的地下囚室。

    那楚諜單進被綁在木樁上,滿臉血污,精神萎靡,顯是吃了不少苦頭,垂著頭默然不
語。

    項少龍雖很同情他,但亦別無辦法,這就等若戰爭,對敵人仁慈,簡直等如自殺。

    項少龍靈機一觸,把陶方拉到一旁道:「這人一看便知是不畏死的人,否則楚人亦不會
派他來負責這麼重要的任務,但任何人的忍耐力也有限度,只要我們找到那方法,便可摧毀
他的意志。」

    陶方沒好氣道:「問題是有甚麼辦法?」

    項少龍道:「這方法叫疲勞審訊,你找十多個人來,不斷問他一些重覆問題,不准他如
廁和吃東西,最重要是不讓他睡覺,審問時要以強烈的燈光照著他,我看他能捱得多久。」

    陶方還是首次聽得這樣的審訊方法,半信半疑道:「真會有用嗎?」

    項少龍肯定地道:「包保有用,你先使人料理好他身上的傷口,給他換過乾淨的衣服,
便可進行。」

    又和他說了些審訊的技巧和要問的東西,使陶方亦覺很有道理,項少龍才去找烏應元。

    烏應元正在密室內接見客人,知他到來,立即把他請進去。

    那是個毫不起眼的行腳商人,身材高頎,可是相貌猥瑣,樣子一點都不討好。

    烏應元請項少龍坐下後道:「少龍!這就是圖先生最倚重並有智多星之稱的肖月潭先生
了。」

    項少龍心想原來是呂不韋頭號手下圖先派來的密使,如此看來,呂不韋是不惜一切,要
在短時間內把朱姬母子接返咸陽了。

    肖月潭相當客氣,道:「未到邯鄲,早聞得項公子大名了,請勿見怪,現在肖某這樣貌
是假的,情非得已,故不能以真面貌示人。」

    項少龍恍然,原來這人是易容化裝的高手,表面看不出半點破綻,心中一動道:「那是
說先生亦可把儲君母子變成任何模樣了。」

    肖月潭點頭道:「項公子的思想非常敏捷,這正是圖爺派肖某人來邯鄲的原因之一,但
怎樣把他們偷出來,就要靠你們了。」

    項少龍正想說把她母子偷出來並不困難,幾下已給烏應元踢了一腳,忙把說話吞回肚
內。

    烏應元接入道:「假若我們能救出她們母子二人,呂先生那方面怎樣接應我們?」

    項少龍這才恍然而悟,以他們的實力,又有肖月潭超卓的易容術,救出她母子應不是問
題,難就難在烏家要同時全體逃亡,所以烏應元才把嬴政母子和烏家掛鉤,迫呂不韋要一併
接收他們。

    果然烏應元續道:「質子府守衛森嚴,自莊襄王登基後,府內長期駐有一營禁衛軍,邯
鄲城禁之嚴,又是天下聞名,除強攻硬闖外,別無他法。不過肖先生請放心,我們已有了妥
善計劃,包保能把他們母子無驚無險送到城外。」

    項少龍知他在誇大其辭,亦沒有想得甚麼救人大計,但換了是他也只好如此騙取對方的
信任。

    肖月潭道:「敝主曾和莊襄王商量過這問題,屆時我軍會佯攻太原郡的狼孟、榆次諸
城,引開趙人的注意力,而圖爺將親率精兵,潛入趙境接應,只要你們到達潦陽東的漳水西
岸,圖爺便可護送你們取魏境和韓境返回我國。」頓了頓道:「肖某可否先聽你們的奇謀妙
計。」

    項少龍暗叫厲害,他說了這麼多話,但事實上沒有□露半點圖先率領精兵的位置和路
線,因為若要配合行動,圖先須已身在趙境才行。

    幾下又給烏應元踢了一腳,顯然要他立刻弄一個這根本不存在的計劃出來應付這貴客。

    項少龍那有甚麼計劃,故作神秘道:「肖先生可否等待三天,因為計劃裡最重要的一個
環節,就是聯絡她們母子,這事我仍正在進行中,等獲得頭緒後,其他細節才可作最後取
捨。」

    肖月潭不滿道:「至少也應透露一點情況給肖某知道吧?」

    項少龍故作從容道:「先生的出現,可能令整個計劃生出變化,說不定可借助先生的易
容術,使我們遠離邯鄲趙人仍懵然不覺,所以我才要再作新的部署。」

    肖月潭臉容稍寬,道:「我有點明白了!」轉向烏應元道:「聽說烏家的歌舞姬名聞天
下,肖某怎能錯過。」

    烏應元大笑道:「早給先生安排好了!」

    項少龍知道再沒有他事,溜了出去。

    踏出烏應元的內宅時,項少龍有種筋疲力倦的感覺。城堡內一片午後的安寧。花園裡婢
女和小孩在玩拋球遊戲,傳來陣陣歡笑聲。地上的雪早剷除乾淨,但樹梢上仍掛滿霜花冰
柱。

    他步過時,較有姿色的婢女都向他大送秋波,頻拋媚眼,以望博得青睞。

    但這一向風流自賞的人只感黯然神傷。

    烏應元雖曾說過會把大部分人早一步調離趙境,但誰都知道那只是指直系至親,至於較
疏和眼前這些婢僕,都會被無情地捨棄,最終更成為趙人□憤的對象。

    這是無可奈何的事,他項少龍亦沒有辦法。

    在這群雄割據的時代,人的命運都不是由自己操縱的。

    天堂會忽然變成可怕的阿鼻地獄!

    他並不擔心呂不韋會出賣他們,在這戰爭不息的土地,烏家的畜牧業對軍事和經濟均無
比重要,以烏家父子的厲害,定可把部分資源撤出,其他的都不會留下給趙人,那將對趙國
做成致命的打擊,更難苟安生存,這亦是趙王自作自受的惡果。

    烏應元是雄才大略的人,幾年前便開始不動聲色地部署一切,只瞧他看中自己的眼光,
又不惜把最鍾愛的女兒嫁給他,便可知他的果敢和高瞻遠矚。

    只有這種人,才能在這世界快樂地活下去。

    後面口哨聲傳來。



    尚未來得及回頭一看,荊俊已旋風般趕到他身旁,神態輕鬆。

    項少龍大奇道:「得手了嗎?」問的自然是趙致。

    荊俊得意萬分地搖頭,悠然道:「她一直不理我,最後給我跟了回家,還拿劍來趕
我。」

    項少龍愕然道:「那我真猜不到為何你仍可像現在那麼開心高興了!」

    荊俊嘻嘻笑道:「妙就妙在她親爹原來是個書塾老師,走了出來對我嚴詞斥責,說了大
堆甚麼非禮勿視、非禮勿言等說話。我其實一個字都聽不入耳,但看在他美麗女兒分上,裝
作俯首受教,他或者見我像是個讀書的人材;竟說甚麼有教無類,著我每天去上學受教,學
做人道理,只要過年過節送些臘肉便成。嘻!當時趙致氣得差點瘋了,向著我乾瞪眼,但又
毫無辦法,項大哥你說這精采嗎?」

    項少龍搖頭失笑,給荊俊這樣的人纏上,趙致這姑娘恐怕有難了,打又打他不過,趕又
趕他不走,看她怎樣應付?

    荊俊問道:「滕大哥到那裡去了?」

    項少龍答道:「他有特別任務,到城外的大牧場去了。」

    說到這裡,心中一動道:「有沒有辦法把以千計的戰馬弄得四蹄發軟,不能走路?」

    荊俊皺眉道:「喂它們吃些藥便成,但若數目太多,可會困難一點。」

    項少龍心想這事應問烏應元才對,烏家的畜牧業乃世代相傳,沒有人比他們更在行了。

    荊俊興奮地道:「有甚麼事要我辦的!」

    項少龍搖頭道:「你放心去讀書吧!但記著滕大哥的吩咐,不要太過荒唐沉迷,今晚還
要到質子府去。」

    荊俊答應一聲,歡笑著去了。

    項少龍步入他的隱龍居,只想倒頭好好睡一覺,甚麼都不去想。

    醒來時,已是黃昏時分。

    項少龍回復精神,人也樂觀和振奮多了。

    烏廷芳等自是對他悉心服侍。

    春盈四婢眉宇間充滿憂怨,自是怪他直至今天尚未和她們真□銷魂。

    惟有心中苦笑,他的體力雖較一般人好得多,但仍是本源有限,故四女雖然綺年玉貌,
青春迷人,但大事為重,他只有強壓下衝動。

    晚膳時,雅夫人的忠僕趙大竟來找他。

    項少龍還以為趙雅有甚麼急事,忙拋下碗筷,把他迎入內室。

    趙大神情古怪,好一會後才道:「今次小人來找公子,夫人是不知道的。」

    項少龍大感不妥,誠懇地道:「有事放膽說出來吧!我會為你擔當。」

    趙大道:「本來我這些當下人的,絕沒有資格管夫人的事,可是我們兄弟數人,心中早
視公子為我們最值得追隨的主人,故再顧及不到其他事了!」

    項少龍更覺不妙,催他把來意說出來。

    趙大猛下決心,沉聲道:「夫人回來後,不到一個月,有個叫齊雨的貴族由齊國出使來
到了邯鄲,這人生得比連晉更要俊秀,才學和劍術在齊國都非常有名,亦是脂粉叢中的高
手,可是他來趙後,卻像只對夫人情有獨鍾似的,對夫人展開熾熱追求,而大王和趙穆又不
斷為他製造與夫人相處的機會,看來夫人對他亦有點意思。」

    項少龍一聽放下心來,他對自己這方面信心十足,亦不相信曾共患難的趙雅會這麼容易
移情別戀。

    趙大看他神情,焦灼地道:「有些話我不想說也要說了,夫人回來後,想你想得好苦,
茶飯不思,偏是城內又不斷傳出公子死訊的謠言。那齊雨便乘虛而入,有幾晚都在夫人房內
渡過,到公子回來後,夫人才把他疏遠了,可是他昨晚又來纏夫人,直至今早才離開。我們
兄弟商量後,才決定來告訴公子的。」

    項少龍的心立時涼了一大截,以趙雅一向的放蕩,在那種苦思著他的情況裡,的確需要
其他男人的慰藉和刺激,以排遣痛苦和寂寞。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種男女間事,一開始了便很難斬斷,兼之這齊雨又有不差於他
的條件,所以趙雅才會與他藕斷絲連,纏夾不清。

    唉!

    蕩女終是蕩女,那可能牽涉到生理上荷爾蒙分泌的問題,要她長期沒有男人慰藉,會是
很困難的一回事。

    他泛起被騙的痛苦感覺。

    趙大壓低聲音道:「若夫人只是和男人鬼混,我們絕不會作通風報訊的下作奸徒。夫人
有大恩於我們,縱為她死亦心甘情願,但我們卻怕她是給人騙情騙色之外,更別有用心,又
害了公子,那就不值了。」

    項少龍一呆道:「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趙大痛苦地道:「我們曾私下調查這齊雨,發覺他每次與夫人幽會後,都立即偷偷去見
趙穆□□」

    項少龍劇震道:「甚麼?」

    趙大兩眼一紅,垂下頭去,兩手緊捏成拳,顯是心內充滿憤慨。

    對他來說,項少龍是義薄雲天的大英雄,只有他才配得起雅夫人,而趙穆則是邯鄲人人
痛恨的人物,可想見他此刻的感受。

    項少龍逐漸明白過來。

    這條男色的詭計可算厲害了!

    若趙穆可再次把趙雅控制,那他們這方面便休想有一人能生離邯鄲,朱姬母子也要完
了。因為趙雅深悉他們的所有行動和秘密。

    不過看來趙雅雖與齊雨糾纏不清,仍未曾把他出賣。想起今天她神色淒然地要自己把她
帶離趙國,但又怕秦人難靠,便知她心情矛盾。說到底,趙王對她仍是非常疼愛,她是否真
的願意背叛孝成王呢?

    她之想離開趙國,主因是趙國無望,故不想淪為亡國之人,而齊雨亦可給她這種庇護,
把她帶回與秦人間隔了個趙國的齊國。

    齊楚間顯有秘密協議,不擇手段阻止三晉合一,甚至瓜分三晉,所以趙穆既能邀囂魏牟
來對付他,現在又可請得情場高手來向他橫刀奪愛。

    這事當然有趙王在背後撐腰,因為他不想趙雅與烏家牽上關係;同時亦想通過趙雅盡悉
烏家的秘密,時候到了,再把烏家連根拔起,接收所有牧場,去此心腹大患。

    項少龍的思路不住擴闊,想起趙妮一事說不定趙王也是一個參與者,因為小盤曾說過他
們是吃了趙王派人送來的糕點而昏睡過去的。

    趙王容許趙穆這樣做,是以為妮夫人只是不耐寂寞,才會和項少龍相好,所以只要趙穆
能予她同樣享受,便可把她爭取回來,那知趙妮生性貞烈,被污後竟自殺死了。

    有了這樣的理解,所有不明白的事均豁然而通。

    那就是趙穆可以只手遮蓋趙妮血案的原因,因為根本是趙王首肯的,他更不想把自己的
惡行暴露出來,寧願開罪李牧,亦要把這事壓下去。

    對於趙國,他是真正死心了。

    他的復仇名單上,亦多添了趙王的名字。

    現在最頭痛的問題是趙雅。

    她對齊雨是否已泥足深陷呢?

    難怪趙王這麼容易把趙倩交給她。

    但會否晶王后也是在半真半假地演戲呢?故意引他行刺趙穆,那趙王便有借口把烏家抄
除了。

    想到這裡,不由汗流浹背。

    趙大道:「公子!現在我們應怎麼辦?」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你們就當完全不知道這件事,以後再不要跟或調查齊雨,這
事至為緊要,明白嗎?」

    趙大點頭,欲言又止。

    項少龍想起一事,問道:「你們對夫人這麼忠心,難道明知齊雨去見趙穆,也不告訴夫
人嗎?」

    趙大頹然道:「早告訴她了,但卻給她斥責一頓,說齊雨乃齊國來使,趙穆自然要慇勤
招待,還說若我們再跟查齊雨,便絕不輕饒。」

    項少龍心中叫糟,看來齊雨真的把這善變的蕩女迷倒了,否則為何不許趙大追查真相。

    自己可以由連晉手上把她奪走,別人當然也可以從他手上搶去,這是公平得很。

    何況雅夫人以前的廣結善緣,正表示了她最愛嘗鮮。

    趙大終忍不住道:「若夫人真的歸了齊雨,我們希望能過來追隨公子。」

    以趙大的忠心,竟說出這種背主的話來,可知他們對趙雅是多麼失望和痛心。

    趙雅已出賣了他一次,今趟會否歷史重演。

    當她知道逃走無望時,會否因為齊雨和她的本身利益再次出賣他?

    項少龍心內悲痛憤怨,沉聲道:「將來有一天,若我項少龍真能出人頭地,你們來找
我,我必樂意收容你們。」

    趙大歡喜拜謝,這才去了。

    項少龍心情惆悵,腦內一片空白,甚麼都不願想。

    眾女見他神色有異,忙追問原由。

    他怎能把心事告訴她們,把心一橫道:u春盈你們去預備熱水,我要你們全體在池內陪
我。」

    春盈等聞絃歌知雅意,立時俏臉飛紅,但又喜不自勝,擁往浴堂去了。

    項少龍強振精神,暗忖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還怕了誰來。

    這時他最需要的就是刺激,使他的精神能從失落和悲憤的情緒中解放出來。

    強者為王。

    好!

    就讓我項少龍看看誰才是強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