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奸焰滔天

    翌晨項少龍、杞嫣然等把鄒衍送出城外,陪他走了十多里,才依依道別。

    鄒衍哈哈一笑,領著百多家將,在烏果的一千都騎護翼下,洒然走了。

    項少龍返回咸陽時,已是黃昏時分。

    昨晚停下的雨雪又灑下來。

    項少龍想起這等若永袂的別離,禁不住黯然神傷!

    想起與這位開整個中國術數之學先河的大宗師的交往,心中百感交集。

    若非是這鄒大宗師,他不但不會得到紀才女,可能早在大梁便送了小命。

    踏入府門,陶方迎上來道:「贏盈在東廂等了你足有半個時辰。」

    項少龍聽得眉頭大皺,向眾嬌妻告了罪,來到東廂。

    嬴盈正等得不耐煩,見了他便怨道:「你究竟到了那裡去呢?」

    項少龍心中閃過一種明悟。知道縱使嬴盈回心轉意,他也再不能接受她了。

    這並非因她曾是管中邪的女人。因為在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他來說,對女子的貞操根本不
放在心上。

    他以前起過追求贏盈的心,主要是礙在昌平君兄弟情面;亦有點貪她美色。可是經過多
番接觸後,對這美女僅燃起的一點愛火,已因她反覆善變、不分輕重和是非的性格而熄滅。
現在就算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肯沾惹嬴盈了。

    有了這清晰的明悟後,項少龍客氣地請她坐下來,道:「贏小姐找項某人有甚麼事
呢?」

    贏盈聽出他語氣中的冷淡和距離,楞了好一陣子後,垂首悵然道:「人家知你心中惱
恨,唉!嬴盈不知該怎麼說了。三天後就是你和中邪決戰的日子,真為你擔心哩!」

    項少龍見她不是來勸自己罷鬥,稍生好感。想起百戰寶刀和新悟出來集古今大成的百戰
刀法,微笑道:「多謝小姐關心了。人生總是充滿大大小小的挑戰,如此生命才可顯出動人
的姿采。」

    說真的,若不是有管中邪的壓力,恐怕都迫不出這套百戰刀法來。

    贏盈微抬俏臉,秀目射出茫然之色,種靼道:「我真不知為甚麼要來找你,中邪每天不
斷練劍,已研究出種種破槍之法,唉!人人都知你根本不擅用槍,故縱有飛龍槍,恐怕……
唉……人家很擔心哩!」

    項少龍淡淡道:「你難道不擔心管中邪嗎?」

    嬴盈淒然點頭,低聲道:「最好當然不用比武了,但我知道沒有人可改變你們的決
定。」

    又垂下頭去,幽幽道:「很多謝那天你對我說的那番話,我想了多時後,答應了楊端和
的婚事,不過尚未告訴大兄和二兄,你們決戰後,瑞和便會提親了。」

    項少龍大感愕然,也放下了心事。

    楊喘和這人他亦見過,是王齒手下最年青有為的將領,很得鹿公、徐先的器重,只不知
原來他也在追求贏盈。

    眼下之勢,誰能娶得嬴盈,對仕途均大有裨益,只有管中邪是例外。

    嬴盈有點惶然地偷瞥了他一眼,試探道:「你是否心中不高興呢?」

    項少龍怎敢表露出如釋重負的心情。同時想到她真的對管中邪生出愛意,所以即管不嫁
給他,亦不嫁入自己之門。肅容道:「這是個明智的選擇,楊端和會是位很好的夫婿。」

    嬴盈幽怨地瞧著他,沒有說話。

    項少龍苦笑道:「小姐既決定了終身,絕不可再三心兩意了。」

    贏盈淒然道:「你不怪我嗎?」

    項少龍歎道:「你要我說甚麼好呢?」

    這句話確是恰到好處,贏盈平靜下來,想了想道:「你得小心點!」

    俏立而起。

    項少龍把她送出府門,臨別時,嬴盈低聲道:「若我可以選擇,我會希望你贏,這不但
為了我自己,也為了我們大秦,贏盈終於想通了。」

    話尚未完,熱淚早奪眶而出,淒然無奈地瞧了他一眼後,掩面飛身上馬,放蹄去了。

    項少龍呆望著風雪中的咸陽,想著這突然終結的一段情,暗下決心,以後再不招惹任何
美女。

    不過回心一想,又知這麼想是一回事,命運的安排卻又是另一回事。

    莊夫人和李嫣嫣,不正是兩個好例子嗎?

    項少龍返回內宅,才與項寶兒玩耍了一會,滕翼和前俊兩人回來了。前者容色嚴峻,後
者則一面歉然。

    紀嫣然看出不妥,出言相詢。


    滕翼坐下後,拍幾罵道:「我已千叮萬囑要這小子忍一時之氣,不可招惹國興,那知他
仍是忍不住一見面就動手。」

    項少龍笑道:「二哥且莫動氣,小俊你來告訴我是甚麼一回事吧。」

    眾人見項少龍若無其事的樣子,無不大訝,連荊俊也愕然道:「三哥最明白我了。唉。
我並非說二哥不明白我,只是兩種明白是不同的。」

    滕翼啞口失笑時,烏廷芳忍不住「噗哧」笑道:「不要吞吞吐吐了,快說吧。」

    荊俊作了個無辜的可憐模樣,攤手道:「今趟惹事的刨不是我,剛才我到醉風樓逛逛,
剛巧撞著渭南武士行館那批奸賊,當然少不了「疤臉」國興。我本打定主意對他們視若無
睹。豈知他們故意說些冷言冷語,還辱及三哥,那些話我不想重覆了,總之他們恃著繆毒在
背後撐腰,一點顧忌都沒有。我甚麼都可以忍,但就不可以忍他們散播損害三哥清譽的謠
言。」

    趙致皺眉道:「他們究竟說了些甚麼話呢?」

    滕翼沉聲道:「那些人確過份了一點,說三弟是呂不韋的男寵,嘿,真虧他們說出口
來。」

    紀嫣然秀眸厲芒閃動,冷然道:「若給嫣然聽到,必會立即取他狗命。」

    烏廷芳憤然道:「小俊你怎樣教訓他們呢?」

    荊俊苦笑道:「我們只有八個人,他們卻有十多個,國興的劍法又非常高明,所以我們
佔不了多少便宜,還給他們傷了兩個人。剛巧繆毒來到,把他們喝退了,只是敷衍的叫他們
道歉了事。我遵照二哥的吩咐,避免和繆毒衝突,忍氣走了,二哥還要怪我。」

    滕翼氣道:「我是怎麼吩咐你的,早叫你不要去逛青樓的了,偏不聽教。」

    項少龍反是心平氣和,因早料到繆毒會愈來愈囂張的了。

    想了一會,問道:「渭南武士行館究竟有些甚麼人物?」

    荊俊搶著道:「最厲害的當然是館主邱日昇,我朝有不少將領均是出於他們下,接著就
是包括國興在內的三大教席,另兩人一名常傑,一叫安金良,都是咸陽有名的劍手。繆毒寵
絡了他們,等若多了數百名親將,這些人都希望通過繆毒的關係,搭通太后,好能入朝任
職。聽說呂不韋對渭南武士行館重開一事亦很不滿,只是礙著太后,沒話可說吧了!」

    滕翼補充道:「渭南武士行館有很多從各國來的劍手,良莠不齊,但其中卻不乏好手,
現在人人都以少龍你為假想敵,因為若勝了你立時可成大秦第一劍手,聲價百倍。唉!這些
人總以為少龍之所以能成為儲君身旁的第一紅人,全因劍法高明所致哩!」

    項少龍暗忖這就是武俠小說內成為天下第一高手的無謂煩惱了。若非由於自己有官職在
身,出入又有大批親衛,恐怕早有人攔路挑戰了。

    點了點頭道:「他們愛怎麼想怎麼說就由得他們吧!清音自清。但若他們太過份,我們
亦不宜忍讓,但一切該待與管中邪決戰之後。除非不動手,若是動手,就要教邱日昇永不超
生。」

    雙目寒芒一閃,瞪著荊俊道:「你已有了鹿丹兒,好該收心養性,勤力習武,否則異日
對著渭南武士行館的高手時,只會丟我們的臉,清楚了嗎?」

    項少龍少有這麼對荊俊疾言厲色,嚇得他汗流浹背,俯首應是。

    項少龍目光掃過眾人,哈哈笑道:「找一日我們索性摸上那行館去,既可讓他們嘗嘗二
哥的墨子劍,嫣然的天龍槍,也讓他們見識一下甚麼叫做百戰刀法吧!」

    次日清晨。

    項少龍展開百戰刀法,一時丈許方圓之地,儘是寒芒閃閃,威猛無儔。

    即使以滕翼的本事,亦施展不開墨子劍法,不過墨劍主守,故仍能憑著強大的臂力和重
木劍,堅守著一個極狹小的圈子,擋著似從四方八面進擊而來、精芒四射的百戰寶刀。

    首次見識到百戰刀法的荊俊、陶方等都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竟有這麼可怕的兵器和凌
厲迅捷的刀法。

    刀劍相交時,總發出一下響亮的金木鳴聲,更添激烈之勢。

    自項少龍出刀以來,兩人鏖戰了數百招,滕翼仍找不到百戰寶刀的破綻,予以反擊。

    項少龍卻是暢快之極,由於利用了二十一世紀武術那種吻合物理力學的自然之法,再配
合上寶刀善於砍劈的特性,利用百戰刀本身的重量和腰步的輔助,故使起刀來耗力極少,如
此猛烈的攻勢,就像可以無限期的持續下去,造成對方心理上難以抵抗的感覺。故以滕翼之
能,仍要處於完全的下風。

    驀地烏廷芳尖叫道:「住手!」

    項少龍不明就裡,聞言收刀後退。

    眾人愕然往她望去。

    烏廷芳俏臉微紅,尷尬地道:「不要這麼看人家嘛。我真怕項郎當了二哥是管中邪
哩!」

    項少龍與滕翼對望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滕翼看著自已正因力竭抖顫的右手,喘著氣道:「廷芳叫停叫得非常合時,否則說不定
我要當場出醜,百戰寶刀固是厲害,但真正厲害的卻是三*艿牡斗□~蠢慈Ь*
只是直砍斜劈橫掃的幾式,卻變化無窮,角度刁鑽,如有神助,不愧百戰之名。」

    項少龍向荊俊笑道:「小俊要不要來玩上兩手?」

    荊俊苦笑道:「明天好嗎?現在我看著寒了膽,連動手的念頭都起不了。」

    眾人少有見到荊俊這麼謙讓,登時爆出一陣哄笑。

    陶方道:「看遇少龍的威勢,現在我反恨不得即可見到少龍與管中邪的決鬥了!」

    此時烏光走到項少龍身旁,低聲說了兩句話,項少龍把百戰刀交給趙致,向滕翼荊俊和
各嬌妻招呼一聲,朝內堂走去。

    滕翼追上了他,間道:「甚麼事?」

    項少龍低聲道:「小武和小恬偷偷來了。」

    施禮坐好後,蒙武心悅誠服道:「項大人真是用兵如神,湯毅乃我爹手下第一勇將,又
佔了壓倒性的優勢,竟仍給你們殺得大敗而回。」

    蒙恬接道:「爹氣得大發雷霆,卻又無可奈何,不過我們最清楚爹的脾性,他是絕不肯
就此罷休的。」

    三女交換了眼色這才知道蒙驁沒有以身犯險,親自帶兵。

    蒙武苦惱道:「到現在我們都不明白為何爹對呂不韋這老賊如此死心塌地。」

    豪恬慣然道:「定是呂不韋送來那個婆娘媚惑阿爹,使爹連娘的話都不肯聽了。娘親多
次叮囑我們,呂不韋豺狼成性,絕不會有好下場。爹雖糊塗,但我們卻不會學他那樣的。
唉!」

    項少龍等這才明白兩人這麼靠向他們,除了有一段共歷患難的交往和曾受呂不韋的迫害
外,還牽涉到家庭的內部糾紛。

    荊俊與他們最是相得,拍胸道:「故心吧!儲君已知你們兩人的忠義,無論你爹做了甚
麼事,都不會累及你們的。」

    項少龍點頭道:「小俊沒有說錯,我已將你們的事坦白說了給儲君知道。他會破格重用
你們。而你們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不讓你爹識破你兩兄弟存有異心,那將來便可接掌你爹
麾下的人了。」

    兩人又喜又驚,蒙武淒然道:「儲君是否要對付我爹呢?」

    項少龍暗忖現在呂不韋最大的助力就是來自蒙驁,所以才能支撐到小盤加冕後才敗亡,
如此推之,蒙驁這幾年應該沒有問題,遂道:「放心吧。你爹在儲君加冕前該沒有甚麼事
的,你們只要在這未來五年多好好帶兵,做好本份,將來儲君加冕後,一切難題自會迎刃而
解。我會請儲君看在你兩兄弟分上,不會太過難為你爹的。」

    兩人感激零涕,跪下叩頭。

    項少龍搶前扶起兩人,想起蒙恬乃王翦後秦國威望最高的大將,心中充滿了憐惜和奇異
的滋味。

    又叮囑了兩人一番後這才著他們離開。

    到了府門時,蒙武擔心地道:「項大人後天對著管中邪時要小心點,昨天他到我們處找
人試劍,我們兄弟都下場,卻只有捱揍的份兒,他比田獵時厲害多了。」

    蒙恬插入道:「項大人可否不給管中邪這扳平的機會呢?那可硬生生把他和呂老賊氣死
了。」

    荊俊笑道:「放心好了,我三哥乃天神降世,管中邪就算長了三頭六臂出來,也難逃敗
局。」

    兩兄弟懷疑地瞪著項少龍。

    滕翼摟著兩人,笑道:「小俊今趟非是像平時般大吹牛皮,你們的項叔叔現在連我也要
俯首稱臣,你們等著看一場精采的比拚好了。」

    兩人自知滕翼的厲害和不作誑語,稍稍放下心事。

    蒙恬忽地雙目轉紅,垂頭道:「今趟我們不肯站在爹的一邊,除了因呂老賊想殺我們和
娘的吩咐外,更因我們要為倩公主和春盈姐她們報仇,將來對付老賊時,定要算上我們兄弟
的一分。」

    項少龍這才想起當日他兩兄弟和諸女間的融洽之情:心中劇痛,搖頭感歎。

    滕翼和荊俊知他被勾起傷心往事,知機地遣走了兩人。

    接著三人返回官署,吃午飯時,王齒來了,項少龍放下筷子,到大堂會他。

    項少龍請王齒在上位坐下後,道:「大將軍那用紆尊降貴到這裡來,只要吩咐一聲,少
龍自會到大將軍府受教。」

    王能微笑道:「你不怕我忽然改變主意,又佈局坑你嗎?」

    項少龍洒然笑道:「大將軍若想要我項少龍的小命,只是舉手之勞吧!」

    王齒搖頭道:「你的小命並非那麼易取,至少呂不韋和蒙驁便為你鬧了個灰頭土臉,焦
頭爛額。」

    頓了頓眉頭深鎖,肅容道:「呂不韋確有謀反之心,借口動用軍隊修築鄭國渠,問儲君
和太后取得兵符,調動兵員,若非我力阻他動用我的人,恐怕現在咸陽已落入他和蒙驁手
上。可是我遲早都要領兵出征,那時鞭長莫及,儲君的形勢會凶險非常,少龍可有甚麼對
策?」

    項少龍很想告訴他這情況只要能握到黑龍出世便可以改變了,但感到此事愈少人知愈
好,反日問道:「大將軍有甚麼提議呢?」

    王齒沉吟片晌後,歎道:「因為我拒絕殺你,和呂不韋鬧得很不開心


    你該知若田單攻燕,呂不韋定會遣我和蒙驁攻打三晉,那就是呂不韋作亂的好時機,只
要咸陽的守軍全換上了他的人,太后和儲君就只有由他魚肉了。」

    項少龍鬆了一口氣道:「那至少是明年春暖花開時的事了,燕國處於偏北之地,冬季嚴
寒,田單又須時間預備。所以我們仍有一段緩衝的日子。」

    王齒不屑道:「齊自以管仲為相,變革進取,本大有可為,豈知齊人只愛空談,不修武
備,還妄稱東帝,卻給個小小燕國差點滅了,雖說出了個田單,保命尚可,那有回天之力。
若非有趙國給他們擋著我大秦的軍隊,他早給掃平了。」

    項少龍順日道:「現在趙國沒有了廉頗,趙人仍足懼嗎?」

    王齒露出凝重之色,歎了一口氣道:「說到兵精將良,天下莫過於趙,若非孝成王昏
庸,錯用趙括,白起亦難有長平之勝。廉頗雖去,但還有李牧在,此人在兵法上有鬼神莫測
之機,比趙武靈王更精於用騎兵,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異日若少龍遇上此人,千萬匆
輕敵,否則必吃大虧。」

    項少龍心中祈禱勿要發生此事,心中同時湧起對這連敵人也要折服的絕代名將由衷的敬
意。

    想起他當日豪氣干雲贈自己以血浪劍,還囑他逃到這裡來,並表明異日若在沙場相見,
大家絕不要容情。那種心胸氣魄,豈是他人能及。

    王齒喟然道:「一天有李牧在,我們大秦休想亡趙。」

    兩人各想各的,都是欷吁不已。反忘了迫在眼前的凶險形勢。

    王齒忽然道:「少龍知否成喬被封於長安後,不但與趙將龐爰暗通款曲,又在杜璧的協
助下,秘密招兵買馬。所以只要咸陽有事,他必會回來搶奪王位,由於支持成喬的人仍有很
多,此事不可不防。」

    項少龍大感頭痛。原來小盤這秦始王是這麼艱難產生出來的。點頭表示知道了,歎道:
「這事呂不韋該比我們著緊,杜璧和成喬要殺的第一個人就是呂不韋,至少要再殺幾個人才
排得到我,呂不韋必不會坐視不理的。」

    王齒昔笑道:「說到玩權謀,我和你都不是呂不韋的對手。這幾天我每晚都找王陵喝
酒,提起此事時,老陵說他是故意縱容杜璧和成喬,好留下這威脅,迫使太后和儲君更要倚
重他。」

    項少龍早料到了這點,問道:「杜璧和秀麗夫人究竟是甚麼關係?」

    秀麗夫人就是莊襄王另一寵妃,成喬的母親。

    王乾道:「他們是堂兄妹,但我們都猜他倆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頓了一頓,顯是覺得岔得太遠了,正容道:「我有一個想法,聽說你現在和楚人關係轉
佳,可否設法說服李園,指出若田單亡燕,下一個就會向楚人開刀這一利害關係,使楚人陳
兵齊國邊境,那就可包保田單不敢貿然攻燕了。」

    項少龍為之拍案叫絕。姜畢竟是老的辣,這等若圍魏救趙的翻版,妙在李園最忌的是田
單,皆因秦國被東三郡的事給三晉緊緊牽制,無暇理會楚國。何況李園亦非善男信女,自然
對齊國亦有土地上的野心,所以這一著確是妙不可言。點頭應道:「這個容易,我立即
修……嘿!找人修書一封,送予李園,此事應無問題。」

    王齒正容道:「事關重大,少龍千萬別以為可純憑私情打動李園啊!」

    項少龍恭敬受教道:「少龍曉得了!」

    王齒欣然道:「只要能暫緩齊燕之爭,待王翦回朝,桓奇和小賁又練成了他們的速援部
隊,老夫就可放心出征了。」

    項少龍得到這最少掌握了秦國四分一兵力的當權大將的支持,整個人都輕鬆起來,記起
荊俊的事,懇詞說了起來。

    王齒哈哈笑道:「這個沒有問題,今天我便找王陵一起到鹿府說親,你等待我們的好消
息吧!」

    旋又神情一黯,顯是想起鹿公和徐先。

    好一會後,喟然道:「少龍知否鹿公原不性鹿,只因他田獵時獵鹿最多,先王戲稱他為
鹿王。於是他改姓為鹿,封邑也叫鹿邑。自那時開始,人人都叫他作鹿王,後來才改稱鹿公
吧!」

    項少龍苦笑道:「大將軍可知我現在也不應叫項少龍,而應叫龍少項,因我曾誇下海
口,若讓田單逃回齊境,就把名字倒轉來寫。」

    王齒呆了一呆,接著哈哈大笑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