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青樓爭風

    開完了這歷史性的會議後,昌平君硬把項少龍由絕不情願的紀嫣然和琴清兩女手上搶了
去,到了昌平君在宮內的左丞相官署時,昌文君早在恭候他的大駕。

    關上門後,昌文君拍案罵道:「管中邪這小子真是可惡,迷得大妹神魂顛倒,政儲君借
李長史之口知會了我們,著我們管束大妹,這事如何是好呢?」

    昌平君伸手摟上項少龍肩頭,笑道:「看來連琴太傅都對少龍你動了春心,區區一個嬴
盈你還不是手到拈來。少龍定要給我們由管中邪手上把大妹搶回來。」

    善柔的生離,趙雅的死別,加上徐先和鹿公先後過世,對項少龍造成了連串的嚴重打
擊,此時除了一個琴清外,他對女人確是心如止水。嬴盈的任性和善變,若放在他剛到這個
時代起始的一段時間,會是刺激有趣的事,但自妮夫人香消玉殞和趙雅的背叛後,他需要的
只是深厚的感情。昌平君道:「聽說呂娘蓉自己堅持要管中邪和你再拚一場,勝了後才肯嫁
給他。」

    昌文君道:「少龍你怎也要幫我們兄弟這個忙,否則若管中邪將來謀反,恐大妹都脫不
了關係,那可不是說笑的一回事。」

    項少龍苦笑道,「這種事可是勉強不來的,你想我怎麼辦呢。」

    昌平君道:「現在我們擺明是要和呂不韋對著幹了。不若大干他一場、先挫掉管中邪的
威風,大妹怎也不會和敗軍之將相好的,那就一切均可迎刃而解了。」

    項少龍淡淡道:「若要我打敗管中邪而去娶呂娘蓉,我情願輸掉算了。」

    昌文君笑道:「放心吧,就算殺了呂不韋他都不肯把寶貝女兒送你,其實也不用公開和
管中邪比武決勝,只要在某方面硬壓下管中邪的氣焰,增加少龍的聲勢,大妹便該知誰才是
真正的威風人物了。」

    昌干君以哀求的語氣道:「現在咸陽最霸道的人,就是仲父府的人,人人都敢怒不敢
言。少龍順帶一挫他們的威風,亦是大快人心的事。事實上我們這批人,無不等待你回來為
我們出一口氣的。」

    項少龍勉力振起精神,想了想苦笑。道:「好吧,今晚你們給我在醉風樓訂個酒席,指
明要單美美和歸燕兩人陪酒,我們就去大鬧他娘的一場,順便討回我應得的飛龍槍好了。」

    兩人大喜,忙去安排一切。

    項少龍乘機脫身回府,問起周良,才知他去了找心目中的鷹王,尚未回來,算算日子,
這傢伙去了足有半年。擔心起來,找了周薇來問話。不知是否受到烏果的愛情滋潤,周薇神
采飛揚,美艷驚人,見到項少龍,頗有點不好意思。

    項少龍囑她坐好後,問道。「周良兄為何去了這麼久呢?」

    周薇道:「大哥為了找尋最好的獵鷹,必須遠赴北疆,來回至少要四個月,尚要費時尋
找,還要看看有沒有運道哩。」

    項少龍苦惱道:「我正要找他幫忙,這怎麼辦才好呢。」

    周薇精神一振道:「家兄曉得的事,小薇亦懂得一二,不知是那方面的事情呢?」

    項少龍懷疑地細察她充滿信心的神情,道:「你懂得造船嗎?但那非是造船那麼簡單,
而是……我不知怎麼說才好了。」

    周薇欣然道:「大爺放心說出來好了,我們周家世代相傳,男女均熟知水性和造船之
事,小薇不會差過家兄多少呢。」

    這回輪到項少龍精神大振,把做假黑龍的計畫說了出來。

    周薇聽得眉頭大皺,好一會才道。「若是由人在水底操縱,此事並不困難,難就難在如
何在水底換氣,若冒出頭來,豈非要立即給人揭穿了。」

    項少龍道「我早想過這問題,但卻是不難解決:若使操龍的人頭臉全給龍體罩著,只在
龍身開個呼吸的氣孔,加上遠離岸邊,任誰都難以識破,但這龍必須有很好的浮力,能在水
中組合和拆除,那就可不留痕跡了。」

    周薇奮然道:「這事就交給小薇去辦吧。啊,真好,小薇終可以為大爺出力了。」

    項少龍欣然道:「烏果不是待你更好嗎?」

    周薇玉頰霞飛,跪伏地上道:「一切全由大爺作主。」

    項少龍笑道!「那就成了,烏果也該成家立室了。」

    回到內堂後,向烏廷芳說了烏果和周薇的事,烏廷芳欣然領命,負起安排兩人嫁娶的重
任。

    項少龍逗著項寶兒玩了一會,又去誇獎了紀嫣然,才由田氏姊妹侍候*逶「o攏*
趕回官署去。

    此時都騎軍上下均視項少龍為英雄偶像,見到他態度極為恭敬。

    到了辦公衛署,卻見不到荊俊。

    滕翼道:「小俊去了找鹿丹兒,噢,差點忘了,小俊央我求你為他說親,今朝看來他是
非常認真哩!」

    項少龍喜道:「只要鹿丹兒不反對,一切都應沒有問題,不過最好由王陵提親,比由我
去說更是適合。」

    滕翼道:「鹿丹兒現在愛小俊愛得瘋了,怎會有問題,但我認為最好由你和王陵一起去
向鹿丹兒的父母說,那才是給足女家臉子。」

    項少龍坐了下來,點頭答應了。

    滕翼道:「我給趙大他們安排了優差,昌平君已批了下來,幸好是他當左丞相,否則恐
怕沒有一件事是可以順利獲准呢。」

    項少龍笑道:「我們還有更厲害的手段去削呂不韋的權威。」接著把假龍的事說了出
來。

    滕翼讚歎道:「這一著比硬桶呂不韋幾刀更厲害,自呂不韋懸金市門,我便擔心他會公
然謀反。此事宜早不宜遲,你打算何時進行?」

    項少龍道:「一俟黑龍的事解決後,立可擇日進行,看來都是春祭時最適合;所以定要
在這兩個月內炮製一條黑龍出來。」

    滕翼道:「都衛控制在管中邪手上始終不大妥當,最好能把他掃了下來,聽小俊說仲父
府的人愈來愈霸道,不時有欺壓良民的事,管中邪當然包庇他們,想想就教人氣憤了。」

    項少龍想起以前在二十一世紀鬧事打架的日子,笑道:「他們硬嗎?我們就比他們更
硬,今晚二哥有沒有興趣陪我到醉風褸鬧事呢?」

    滕翼哈哈大笑,欣然道:「我正手癢得很,這半年來我比你勤力多了,正想找管中邪來
試劍,只怕他作縮頭烏龜吧。」

    項少龍一看天色,道,「一個時辰後,我們在醉風樓見面,現在我想找蒙驁談談心事,
只要能令他對呂不韋生出半點懷疑之心,我便算成功了。」

    遣退下人後,蒙驁定神看了項少龍一會,歎道,「若項大人是來說仲父的不是,最好免
了。」

    頓了一頓,眼中射出歉然神色,淡淡道:「我蒙驁本是齊人,昭王時入秦,一直受秦人
排擠,受盡辛酸悲苦。至仲父主事,才有出頭之日,仲父可說待我恩重如山,他縱有百般不
是,且就算要了我父子三人之命,我蒙驁也絕不會皺上半下眉頭。

    若非念在少龍曾捨命保著武兒和恬兒,我今天絕不肯讓你跨入我將軍府的門檻,但也是
最後一次了。」

    項少龍愕然道,「大將軍原來早知那件事了。」

    蒙驁眼中射出悲痛之色,緩緩點頭道,「當日我曾反覆問起武兒和恬兒洛水旁密林遇襲
一事,自然知道其中別有隱情,不過事情已過去了,現在亦不願重提,項太傅請吧!」

    項少龍想不到他對呂不韋愚忠至此,不由心中火發,長身而起,淡淡道:「人各有志。
項某人難以相強,只望大將軍分清楚侍秦和侍呂不韋之別,免致禍及子孫親族。告辭了!」
言罷大步往正門走去。

    蒙驁暴喝道:「留步!」

    項少龍停了下來,冷笑道:「大將軍不是想留下我項少龍的人頭吧!」

    蒙驁霍地起立,沉聲道:「我蒙驁一向恩怨分明,更不慣使卑鄙小人的行徑,仲父雖是
熱中權利,說到底仍是為了保命。試看歷代入秦當權之士,誰能有好的下場。仲父只是迫不
得已吧了!若少龍肯捐棄前嫌,我可代少龍向仲父說項……」

    項少龍搖頭苦笑道,「太遲了,自倩公主等給他害死開始,我和他之間只能以鮮血來清
洗血債。而他後來毒殺先王,使人害死徐相,氣死鹿公,更與儲君和秦國軍方結下解不開的
深仇,蒙大將軍現在只能祈望他能成功謀朝篡位。否則就是株連三族的大禍,話至此已盡,
本人以後也沒有興趣再提此事了。」

    蒙驁顯然不知呂不韋毒殺莊襄王和害死徐先的事,色變道:「你說些甚麼?」

    項少龍哈哈一笑,透出說不盡的悲憤,再不理蒙驁,大步走出廳外。

    人影忽現,蒙恬蒙武兩兄弟左右撲出,跪在他身前,齊聲道:「太傅!」

    項少龍愕然道:「你們在門外偷聽嗎?」

    兩人雙目通紅,憤然點頭。

    項少龍扶起兩人,低聲道:「千萬不要讓你爹知道,遲些來找我吧!」這才走了。

    項少龍踏入醉風樓,一位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在四名悄婢的簇擁下迎了上來,諛笑道:
「奴家春花,歡迎項大人大駕光臨!」

    四婢擁了上來,為他脫下外衣,服侍周到。

    項少龍淡淡道:「伍樓主是否急病去世了,為何見他不到呢。」

    項少龍心中暗笑,知道伍孚放意避開,同時知他必會通知呂不韋,求他保住自己這條小
命,轉頭向眾鐵衛道:「今天伍樓主請客,你們可到褸下盡情玩樂,但卻千萬不要吃下有毒
的酒菜。」

    荊善等那還不會意,齊聲歡呼,擁入褸內,累得春花慌忙遣人招呼,*只炭值*
道:「項大人說笑了,酒菜怎會有毒呢?」

    項少龍好整以暇道:「那就要問你們的歸燕姑娘才知道了,她不也是病了吧?」

    春花垂頭低聲道:「管大人包了歸燕姑娘,今晚只陪他一個人,奴家已將此事通知了上
頭。」

    項少龍微笑道:「那單美美是否由仲父包了呢?」

    春花惶然道:「包她的是繆大人。」

    項少龍聽得呆了一呆,冷哼道:「這事我自會問他們兩人,不過你最好與伍褸主說一
聲,若我在半個時辰內見不到他,他的醉風褸以後就不用開了,而明年今日就是他的忌辰,
哼!」

    心中暗笑下,大步往前走去。

    春花玉容失色,抖顫顫的在前引路。

    今趟晚宴的地方,是醉風樓主樓二樓的大廳,也是醉風樓最豪華熱鬧的地方,不像後院
獨立的別院,二十多席設於一廳之內,有點像二十一世紀的酒樓,只不過寬敞多了。

    項少龍登樓時,圍坐了十多組客人,芒影衣香,鬧哄哄一片。

    在廳子四角,均設有爐火,享內溫暖如春。

    見到項少龍上來,近半人起立向他施禮。

    項少龍環目一掃,赫然發覺管中邪和繆毒都是座上客,而不知有意還是無心,兩席設於
昌平君那一席的左右兩旁。

    但最今他生氣的是嬴盈竟在管中邪那一席處,輿歸燕左右傍著管中邪。

    嬴盈顯然想不到會在這種場合遇上項少龍,手足無措地低垂俏臉,不敢看他。

    項少龍心中暗恨,知是管中邪故意帶她來,好令昌平君兄弟和自己難堪。

    項少龍哈哈一笑,舉手邊向各人打招呼,邊往自已那席走去,此時才看到荊俊也來了,
正向他擠眉弄眼。

    繆毒舍下身旁的單美美,迎上項少龍笑道,「稀客稀客!想不到竟會在這裡碰上項大人
哩!」

    項少龍親熱地抓著他手臂,拉到一角的爐火旁,笑道:「待我先猜猜,繆大人必是忽然
接到單美美的邀請,才到此赴會的,對嗎?」

    繆毒愕然道:「項大人怎會猜到?」

    項少龍輕鬆地道:「怎會猜不到呢?因為小弟今晚來就是要找伍孚晦氣,單美美和歸燕
都脫不了關係,自是要找人來護花了。假若我和繆大人公然衝突,就正中隱身單美美幕後的
呂不韋下懷了,繆大人明白了嗎!」

    繆毒發了會怔後,咬牙切齒道:「美美這臭婆娘竟敢玩我,我定要她好看。」

    項少龍拍了拍他肩頭道,「切勿動氣,只要繆大人明白就成了,我今晚就看在繆大人臉
上,暫不與單美美計較,大人放懷喝酒吧!」

    經過繆毒那一席時,單美美螓首低垂,眼角都不敢瞧他。

    同席的還有幾個看來是剛加入繆毒陣營的幕僚食客一類人物,人人擁美而坐,見到項少
龍態度都非常恭敬,其他姑娘對他更是媚眼亂飛。

    項少龍停了下來,一一與各人打過招呼,含笑道:「不見半年,原來美美忘掉了我
哩!」

    繆毒此時一臉不快之色,席地坐回單美美之旁,冷哂道:「美美就是這事不好,記性差
透了,所以無論對她做過甚麼好事,她轉眼就忘掉了。」

    這麼一談,項少龍立知繆毒不快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單美美把和呂不韋相好的事瞞著
他。

    單美美嬌軀輕顫,抬起俏臉,驚惶地看了項少龍一眼道:「項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和
我這等小女子計較,美美真個感恩不盡了。」

    項少龍雖明知她在演戲,但仍難以明著去欺壓她,瀟灑一笑,往隔鄰的己席走去。

    管中邪霍地起立,笑道:「項大人怎能厚此薄彼,不來我們處兜個圈兒,閒聊兩句?」

    項少龍目光往他那一席掃去,除了嬴盈、歸燕和侍酒的姑娘外,還有荊俊的手下敗將周
子桓,另外就是魯殘和二個面生的劍手,該是呂不韋這半年來招攬回來的新血。

    只觀他們氣定神閒的態度和彪悍的身形,便知是高手無疑。

    嬴盈的頭垂得更低了,反而歸燕泛起迷人笑容,一點都不似曾向他下過毒手的樣子。

    項少龍與滕翼等打了個眼色,來到管中邪一席處。

    男的全站起來,朝他施禮。

    管中邪笑道:「讓我為項大人引兒三位來自各地的著名劍手,這位是許商,來自楚國的
上蔡,有當地第一劍手之稱。」

    上蔡乃楚國西北的軍事要寒,能在這種地方稱雄,便絕不簡單。項少龍不由留心打量了
這年在二十許問,生得頗為軒昂英俊的年青劍手幾眼。

    許商抱拳道:「項統領威名聞之久矣,有機會定要請項統指點一二。」

    另一位矮壯結實,渾身殺氣的粗漢聲如洪鐘地施禮道:「本人連蛟,乃衛國人。」

    項少龍淡淡道:「那就是管大人的同鄉了。」

    連蛟眼中掠過森寒的殺意,冷冷道:「連晉就是本人族弟。」

    管中邪插入道:「項大人切勿誤會,連蛟雖是連晉族兄,但對項大人*0芰{*
卻只有尊敬之心。」

    項少龍眼中寒芒一閃,掃了連蛟一眼,沒有說話。

    剩下那貌如猿猴,身形高瘦的人,三人中數他最是沉著,只聽他冷漠地道:「在下趙
普,本是齊人,原在魏國信陵君門下當差;那是項大人到大梁後的事了。」

    歸燕笑道:「項大人為何不坐下再談呢?好讓歸燕有向大人敬酒的榮幸哩!」

    項少龍哈哈笑道:「歸燕姑娘說笑了,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在下怎敢造次。」

    轉向管中邪道:「管大人的時間拿捏得真好,一知道在下今晚要踏足醉風樓,立把歸燕
姑娘包了下來,不過我看管兄最好擁美歸家,藏於私房,那小弟就真的爭不過你了。」

    以管中邪的深沉,歸燕的演技,聽到項少龍這麼充滿威嚇味道的說話,亦不禁色變。

    贏盈這時才覺察到項少龍和管中邪、歸燕間的火藥味,嬌軀劇顫,仰起俏臉往項少龍望
來。

    項少龍合笑道:「贏小姐你好!」

    贏盈秀目射出惶然之色,香肩微顫,卻是欲語無言。

    項少龍那有興趣理她,向管中邪笑道:「為何不見娘蓉小姐陪在管兄之旁?回來後尚未
有機會向三小姐請安問好,惟有請管兄代勞了。」

    哈哈一笑,不理贏盈、管中邪和歸燕的臉色變得多難看,逕自返回昌平君那席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