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五德終始

    路經琴府時,項少龍雖渾身欠閒,亦終抵不住那相思之苦,溜了進去找府中主人。

    把門的家將無不清楚他和琴清的關係,沒有通報,就把他迎入府內。

    管家方叔在府門處把他領進主廳裡裡,正要去通報琴清,項少龍笑道:「我只是匆匆路
過,讓我向琴太傅打個招呼便成了。」問明了琴清所在,穿過迴廊,往後廂走去。

    幾位俏婢正在園中堆雪為樂,見到項少龍,都交頭接耳,抿嘴偷笑,又為他指點路途。

    跨過東廂門檻,只見琴清斜靠臥幾,一身素綠裙褂,外加鳳紋紫色披肩,秀髮以一根玉
簪固定頭上,有幾絲散垂下來,襯以她的絕世姿容,竟透出平時罕見的嬌冶風情,以項少龍
的定力,仍看得呆了起來。

    她一手執帛,一手待針,正專心剌繡。

    琴清那想得到項少龍會忽然出現眼前,吃了一驚,有點手足無措地伸手掠鬢,坐了起來
道:「噢,是你!」

    項少龍見到她這更添風倩的動作,心中一蕩,迅速移前,放肆地坐到臥幾邊處,差點貼
著她的腿側,俯前道:「琴太傅你好!請恕項少龍遲來問候之罪。」

    琴清往後稍仰,拉遠了兩臉的距離,卻沒有怪他無禮,似嗔非嗔,動人至極點。

    項少龍注意到她把手中刺繡,有意無意地收到身後,似是怕給他見到!大奇道:「琴太
傅繡的是甚麼圖案紋飾?」

    琴清立時玉頰霞燒,低垂螓首,嗔道:「項大人檢點些好嗎?怎可與琴清共坐一席
呢?」

    項少龍知她臉嫩,暗忖這刺繡可能與自己有關,心甜如蜜,柔聲道:「我只是來打個招
呼,立即就要走了,就算無禮都只是片刻之事,琴太傅可否縱容在下一會呢?」

    琴清赧然道:「你這人哩!偏要這麼闖進來,人家又是衣鬢不整的。」

    項少龍揍近少許,俾可以享受到她如蘭的芸香氣息,微笑道:「我卻一點不為是想,若
非如此,就欣賞不到琴太傅這刻嬌慵動人的姿採了。」

    琴清回復了平常的清冷,只是紅霞仍未能盡退,由几子另一邊離幾而起,把刺繡放到擺
在一角的漆盒子去,珍而重之地摺疊整齊擺放好後,剛關上盒蓋,項少龍已來到她旁,學她
般跪下再坐到小腿上,柔聲道:「見到我安然回來,心中歡喜嗎?」

    在這角度;剛好欣賞到這美女充滿古典和感性美的側面輪廓,項少龍心迷神醉,自然而
然說出了含有挑逗性的話來。

    琴滑默然了半晌,則過俏臉深深看了他一眼後,幽幽歎了一口氣道:「項大人不是還有
很多事趕著去辦嗎?莫要把光陰浪費在這裡了。」

    這兩句話就像是整桶冷水照頭淋下,項少龍立時頭腦清冷,熱情盡退,發了一會怔後,
再忍受不住兩人間那種難堪的沉默,兼之心中有氣,點了點頭,一言不發站了起來,略施禮
後,便往門口走去。心中同時發誓永遠都不再踏足琴府半步。

    尚未跨出門檻,琴清低呼道:「項少龍!」

    項少龍停了下來,冷冷道!「琴太傅有何指教?」

    足音輕響,琴清來到他背後,柔聲道:「你惱了嗎?」

    項少龍苦笑道:「若你是我,會高興嗎?」

    琴清繞過了他,移到他身前,淡淡道:「當然不高興哪,可是你知否剛才的行為,實在
太不尊重人家呢!」

    項少龍恍然大悟,原來琴清是誤會了自己,由於她在宮內耳目眾多,得知了自己與朱姬
獨處後,立即得到了朱姬的支持,故以為自己用的是美男計,故對他心存鄙視,於是變得如
許冷淡。

    不由搖頭苦笑道:「琴太傅原來對我須少龍這麼沒有信心,罷了!你愛怎麼猜就怎麼猜
好了,橫豎我也給你誤會慣了。」再不理琴清的呼喚,迅速離開琴府。

    剛與十八鐵衛馳出琴府,迎頭碰上了羸盈和幾位女兒軍的少女,想避都避不了。

    兩隊人馬在道旁勒馬停定,贏盈顯是心中有鬼兼有愧,神倩尷尬道:「項大人你好!為
何回來這麼多天,仍不來看望人家呢?」

    項少龍此時心情大壞,又知贏盈終日與管中邪鬼混,那有興趣敷衍她,冷冷道:「贏大
小姐會有空嗎?」再不理她,拍馬去了。

    回到烏府,忙找紀嫣然。

    這才女剛做完她最心愛的兩件事,小睡醒來後,洗了個熱水浴,香噴噴的挨在小几上,
背靠軟墊,身上還蓋了張薄被,一個人悠然自得地在看簡*椋y持謝垢樽乓恢*
晶瑩的王簫。

    這幅動人的絕世佳人休憩圖映入眼簾,項少龍立即忘記了今天的不愉快,毫不客氣地鑽
入了她的錦被內,埋進了她的香懷裡去。紀嫣然欣然放下簡書,任由項少龍嗅吸她的體香,
徐徐道:「夫君大人是否受到挫折了,否則怎會一面忿然之色?」

    項少龍舒適地歎了一口氣,先把呂不韋懸賞市門的事說了出來。

    紀嫣然蹙起黛眉,交叉雙腿,把幾條垂櫻的秀髮攏拂著,淡然道:「呂不韋這一手確是
非常厲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新聖人的樣子;但也非全無應付的辦法,噢!不要親人家那裡
好嗎?教人怎為你籌謀呢?」

    項少龍把貪婪的大嘴移離她的胸脯,不情願地坐了起來,細審嬌妻黑白分明的秀眸,喜
道:「早知你定有辦法的了。」

    紀嫣然白了他一眼,美眸泛出笑意,油然道:「我也看過呂氏春秋,確是本不朽巨著,
但最弱的一環,卻是呂不韋拾人牙慧的理論。比起我乾爹;他真是差遠了。那致命處就是不
合時宜!只要我把乾爹的五德終始說抬出來,包保可蓋過他的高調空言。」

    項少龍皺眉道:「乾爹的五德說不是一種預言學嗎?怎派得上用場?」

    紀嫣然伏入他懷裡,嬌笑道:「夫君大人真糊塗得可愛,呂不韋摘撰『呂氏春秋』的目
的,就是要為自己的聖人身份造勢,以壓倒秦人的君主集權。只要我們把五德終始說活用,
例如周得火德,秦得水德,水能克火,故無所不勝。自然可把儲君變成應運而生的聖人,那
何時才輪得到呂不韋抬頭?」

    項少龍大喜,將散發著浴後體香,嬌慵無力的紀嫣然整個抱了起來,哈哈大笑道:「紀
才女這就陪我入宮見駕好了。」

    紀嫣然抗辯道:「人家現在這麼舒服,明天才入宮好嗎?」

    項少龍笑道:「不!出嫁從夫,紀才女要立即陪我去才行。」

    鬧得不可開交時,田貞來報,琴清來了。

    紀嫣然掙脫他的懷抱,親了他一口道:「你去招呼清姊,人家換好衣服!便陪你入宮
吧!誰叫我紀嫣然嫁了給你哩!」笑著溜開了。

    項少龍步入主宅的大廳時,琴清正背著他靜觀園內滿鋪白雪的冬景,優美高雅的嬌軀,
是那樣實在,帶著說不出來的驕傲,絲毫不受世俗沾染。

    來到她身後,項少龍湧起歉意,暗責自己的器量太窄了,累得她要紆尊降貴來找自己。
輕歎道:「對不起!」

    琴清的嬌軀顫抖了一下,用力地呼吸了兩口氣,似是要竭力壓下波動的情緒,出奇平靜
地道:「項少龍!琴清今趟來拜訪,是要和你弄清楚一件事。」

    項少龍很想抓著她香肩,把她拉入懷裡,只是琴清那種孤清高絕的美麗,總有種拒人於
千里之外的味道,使他不敢造次。

    再歎了一口氣道:「若只是違心之言,就不要說好了,我已不再騙自己了,但望琴太傅
也向我這好榜樣多多學習,哈!」

    琴清轉過嬌軀,秀眸閃著亮光,大嗔道:「琴清何時說過違心之言呢?」

    項少龍知道經過此一誤會,兩人的關係親密了很多,不過由於琴清長期守寡,無論心理
和生理都很難接受「得寸進尺」式的冒犯,適可而止道:「那就最好了,現在我要和嫣然入
宮覲見儲君,琴太傅要和我們一道去嗎?」

    琴清忘了自己的事,訝道:「甚麼事要勞動我們的紀才女呢?」

    紀嫣然這時盛裝而至,三人邊說邊行,坐上馬車,入宮去了。

    在小盤的書齋內,聚集了小盤的權力集團裡最重要的幾個人:項少龍、李斯、昌平君、
王陵。琴清,與小盤一起聆聽得到鄒衍真傳的紀才女詳述五德終始說。

    紀嫣然坐到小盤右方首席處,以她一貫灑脫恬逸的風姿,娓娓為各人道來說:「五德轉
移,治各有宜,而符應若神。所以能一統天下者,必須得到五行中其中一德才成。五德就是
金木水火土,每德到了一定時期就會衰落,而另一德就會代之而興。黃帝得的是土德;接著
是木克土;故夏禹得木德;金克木,商湯得金德;火克金,周文王得火德;現今周朝衰敗,
乘時而起的,該是克火的水德了。」

    小盤聽得目射奇光,嘀喃念道:「水克火!水克火!」

    王陵生性謹慎,道:「老臣知道鄒大家學究天人,但終是一家之言,未知是否有任何根
據呢?」

    紀嫣然美目流轉,登時使室內包括小盤和項少龍在內的男人,無不心迷神醉。

    淡然自若道:「五行之說,早見於〔尚書〕之內;所謂水日潤下,火日炎上、木日曲
宣,金日從革,土爰稼檣是也。自古以來,便有「天有六氣,降生五味」之說,五味就是金
味辛,木昧碾,水味鹹,火味苦,土味甘。故音有丕,是為角、徵、宮、商、羽;味有酸、
甘、苦、辛、鹹:色則青、赤、黃、白、黑,均輿五行相配合,相生相赳,循環不休。」

    坐在她旁的琴清接入道:「孟子也有言:「五百洋必有王者興。沒故*褂梢7*
至於揚五百有餘歲。由湯至文王五百有餘歲,由文王至孔子五百有餘歲,正是五德交替的現
象。」

    李斯哂道:「孔子頂多只是個賢人,那有資格稱王者,我看該是輪到儲君了。」

    小盤大喜,但又有點擔心自己非是這「新聖人」,皺屆道:「誰是孟子口中所指每五百
年多便出世的王者,只是空口白話,怎樣才可拿來打擊呂不韋的謬言?」

    項少龍笑道:「靠的當然是宣揚的手法和才女乾爹鄒先生的權威,試問誰比鄒先生更有
資格判斷誰是新聖人,那到別人不心服呢。」頓了頓肅容道:「我們便利用這五德終始說,
同時推行李大人草議三公九卿的新官制,定可重整朝政,不讓呂不韋肆無忌憚的橫行下
去。」

    紀嫣然笑道:「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因為(呂氏春秋〕采的是各家之言,其中包
括了乾爹的五德終始在內,其中的〔應同〕篇便記載了「幾帝王者之將興也,天必先見祥乎
下民。黃帝之時,天先見大嬪大螻。黃帝日:「土氣勝。」土氣勝,故其色尚黃,其事則土
換等語。又說「代火者必將水,天且先見水氣勝。水氣勝,故其色尚黑,其事則水。沒所以
只要我們借呂不韋宏揚〔呂氏春秋〕之勢,只採其五德之說,明褒實貶,呂不韋亦只好有苦
自己知了。」

    小盤拍案叫絕道:「如此就好辦了。」

    王陵仍有保留,懷疑地遺:「剛才紀才女不是說過五德轉移時;新聖人出世,必有符瑞
之象。如黃帝見大螻,文王見火赤鳥銜丹書集於周社,若儲君不得符瑞,恐怕仍不能今天下
人心服哩。」

    項少龍來自二十一世紀,最清楚這類宣傳和愚民手法;暗想甚麼漢高祖斬白蛇起義,說
穿了都不過是這類手段,靈機一觸道:「這事容易之極,只要儲君往祭某河時,我們使人炮
制一條能在河面翻騰的黑龍,像尼爾斯湖怪……嘿!沒有甚麼,只要略露背脊,我們即可指
其為符瑞,那一切不合理的事;都有了支持了。」

    昌平君皺眉道:「這事說來容易,但假若被人揭穿了,豈非是天大笑話。」

    項少龍想起了周薇的兄長周良這造船專家,又想到紀嫣然的越國巧匠團,笑道:「這事
包在我身上,這黑龍只要有幾下動作,迅即隱去,我們便大功告成了,保證沒人可以看
破。」

    小盤眉開眼笑道:「這事拜託太傅了。」轉向紀嫣然道:「寡人若得水德,定須有儀式
和各方面的配合才成,請才女為寡人擬定計畫;以便到時執行好了。」旋又肅容道:「此事
只限今天與會之人知悉,若寡人發覺任何人漏出消息,必會追究,絕不饒恕。」

    眾人俯首領旨。

    項少龍又湧起荒謬絕倫的感覺,想不到與呂不韋的鬥爭,竟會轉到宣傳造勢這方面去,
這可說是另一場的心理和精神之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