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各施奇謀

    項少龍踏進隱龍居大廳,烏廷芳、婷芳氏領著春盈四婢跪迎門旁,依足妻婢的禮節,歡
接凱旋歸來的丈夫。

    他想不到烏廷芳等這麼乖,正不知如何還禮,手足無措時,烏廷芳笑著請他坐在主位
處,和婷芳氏親自動手為他寬衣,四婢則歡天喜地到後進的浴堂為他準備熱水。

    項少龍享受著小家庭溫馨的氣氛時,不由又想起命薄如紙的妮夫人,尤其當浸在浴池裡
時,更記起和這香魂消逝的佳人臨別時鴛鴦戲水的情景。

    烏廷芳成熟豐滿多了,人也懂事了許多,不但沒有怪他慼然不樂,還和婷芳氏悉心伺候
他,用美麗的胴體來撫慰他受到嚴重創傷的心。

    迷迷糊糊中,加上長途跋涉之苦,項少龍也不知自己如何爬到榻上,醒來時已是夜深人
靜的時分。

    寬大的榻上,溫暖的被內,身上只有薄褻衣的烏廷芳緊摟著他,睡得又乖又甜。

    項少龍略一移動,她便醒了過來,可知她的心神全擺在愛郎身上。

    烏廷芳柔聲道:「肚子餓嗎?你還未吃晚飯呢!」

    項少龍擁緊她道:「有你在懷裡,其他一切都忘了。」

    烏廷芳歡喜地道:「你回來真好,沒有了你,一切都失去了生趣和意義,芳兒不想騎
馬,不想射箭,甚麼都不想,每天都在計算著你甚麼時候會回來,從未想過思念一個人會是
這樣痛苦的!」

    「雅姊回來後,芳兒每天都去纏她,要她說你們旅途的事,她和人家都崇拜到你不得
了。我早說過沒有人可鬥贏你的了。」

    項少龍想起妮夫人,心中一痛,湊到她耳邊道:「先吃了我的乖芳兒,再吃我遲來的晚
飯好嗎?」

    烏廷芳赧然道:「當然好!人家等待你的恩寵,等到頸兒都長了。」

    次日烏氏一早使人來喚他和烏廷芳,著二人去和他共進早膳。

    項少龍摟著婷芳氏親熱了一會,又和「苦候」他寵幸的四婢親了嘴,才和被他滋潤得神
采飛揚的烏廷芳匆匆趕到主府。

    烏廷芳見到爺爺,施出嬌嗲頑皮的看家本領,哄得這老人家笑得嘴也合不攏來。

    席間烏氏向項少龍道:「烏卓回來後,詳細報告了少龍魏國之行所有細節,我們聽得大
感欣悅,少龍你不但智計過人,有膽有色,兼且豪情俠義,芳兒得你為婿,實是她的福
份。」

    烏廷芳見這最愛挑剔的爺爺如此盛讚夫郎,開心得不住甜笑。

    項少龍不好意思地謙讓時,烏氏道:「這兩天我們擇個時辰,給你和廷芳秘密舉行婚
禮,那婷芳氏就作你的小妾,少龍有沒有意見?」

    項少龍起身叩頭拜謝,烏廷芳又羞又喜,垂下俏臉。

    坐回席位時,烏氏續道:「趙雅現在對我們的成敗,有著關鍵性的作用,只有通過她,
你才有可能接觸到嬴政母子,幸好她迷上了你,少龍鬚好好利用這個關係。」

    烏廷芳嗔道:「爺爺啊!雅姊和少龍是真誠相戀的。」

    烏氏歎道:「小女兒家!懂甚麼呢?」

    項少龍不想在這事上和他爭辯,亦很難怪他,因為趙雅的聲名實在太壞了,沒有人肯相
信她會從一而終,連自己都不那麼有把握。

    烏氏道:「昨晚郭縱使人傳來口訊,邀請少龍今晚到他的府上赴宴,慶祝成功盜回《魯
公秘錄》,陪客還有趙穆,趙墨的鉅子嚴平和昨天向你提過的趙族武士行會的趙霸,這般陣
仗,恐怕不只慶功宴那麼簡單。」

    項少龍聽得眉頭大皺,道:「我可否帶些人去?」

    烏氏道:「當然可以!你現在身為我烏家孫婿,又立了軍功,身份不比往昔,沒有些家
將隨身,怎成樣子。」

    項少龍想了想,問道:「少龍一直有件事弄不清楚,孝成王和趙穆等全是趙姓,是否都
有血緣關係,為何他們可弄得如此一塌糊塗呢?甚至可以同姓通婚。」

    烏氏驚異地望他一眼道:「我反給你說糊塗了。你們山野的人,便從不講究血緣親疏,
為何竟對這些事計較起來?」

    項少龍這才記起自己的「真正出身」,胡謅道:「我只奇怪為何王族的人也會學我們那
樣。」

    烏氏怎會猜到他乃來自另一時空的人,就算坦白告訴他也不相信,道:「姓趙的人有兩
種,一種是真正趙族的人,但經過了這麼多世代,血緣關係已淡得多了,根本沒有人理會,
甚至鼓勵同姓通婚。另一種是被趙王賜予『趙姓』的人,趙穆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項少龍恍然點頭。

    烏氏道:「有兩個人少龍你不可不防,就是魏國的信陵君和齊國的田單,這兩人均非常
厲害,手下高手如雲,你既盜了《魯公秘錄》,又殺了囂魏牟,他們必不肯放過你。除非他
們不動手,否則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驚人手段,絕不容易對付。」

    項少龍雙目一揚道:「少龍已心有準備,爺爺放心!」

    烏氏仰天長笑,伸手一拍他肩頭道:「好!這才是我的好孫婿。」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即管在二十一世紀,情報搜集仍是首要之務,只不過那時可倚賴人造衛星,現在卻要靠
人的耳朵和眼睛。

    項少龍為此和陶方商議一番,定下了如何刺探趙穆對付他們的策略。又把情報網擴大至
郭縱、趙霸、嚴平和趙穆的兩隻走狗,大夫郭開和將軍樂成等人去。這才和烏廷芳前往雅夫
人宮外那座夫人府。

    滕翼和荊俊兩人成了他的貼身侍衛,只要他踏出府門,便形影不離地跟著他。

    烏卓還另外精挑了十名手下,作他的隨從,這批人均曾隨他到魏國去,早結下了深厚的
主從之情,合作起來自然分外如臂使指。

    邯鄲城的街道比前多了點生氣,人也多了,看服飾聽語音,很多是來自別處的行腳商
人,可見趙國正逐漸恢復因長平一戰而嚴重受損的元氣。

    項少龍和烏廷芳並騎而行,後面是滕翼和荊俊,前後則是烏家的子弟親兵,途人無不側
目。

    他禁不住心生感慨。

    想起當日初到邯鄲,前路茫茫,連一個婷芳氏都保不住,心中不由百感交集。

    不過眼前一切,只像建築在沙灘上的城堡,一個浪頭湧來,便會消失得了無痕跡。

    事實上整個國家也適合這比喻。

    一場大夢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為何生命總有混混噩噩的造夢感覺?

    只有在一些特別的時刻,例如刀劍相對,又或昨晚和烏廷芳的抵死纏綿,才能清楚地體
會到生命和存在。

    無論如何投入到這時代裡,他亦很難像其他人般去感受眼前的一切。因為他始終是來自
另一時代的人,多了二千多年的歷史經驗,故比這時代任何一個賢人智者看得更真實、更深
入和更客觀。

    在烏廷芳不住向他投以又甜又媚的笑容中,人馬已進入雅夫人的府第去。

    趙雅在主廳迎接他們。

    項少龍特別向她介紹了滕翼和荊俊,低聲道:「荊俊的夜行功夫非常好,穿房越捨,如
履平地,若我有急事要通知你,會差遣他來找你。」

    定下了幾種簡單的聯絡訊號後,雅夫人邀功地媚笑道:「倩兒在裡面等你呢。」

    項少龍又喜又奇怪道:「孝成王真肯答允你這樣的要求?」雅夫人著他和烏廷芳前往內
堂,滕荊兩人則留在外廳。邊行邊道:「我向王兄獻策,說要傳倩兒媚惑男人的秘法,好使
她將來作了別國的王妃,也能好好利用天賦本錢,發揮有利於我大趙的作用。王兄這人並不
很有主見,給我陳說了一番利害後,便答應了。」

    項少龍暗讚趙雅機伶多智,探手摟著她的纖腰,在她粉臀輕賞了兩掌,道:「原來趙穆
本來並不姓趙,只不知他是甚麼人,底細如何?」

    趙雅道:「這事邯鄲沒有人敢提起,因為趙穆會不擇手段對付追究他過往身世的人,他
來趙時只有十四歲,是由一個內侍引介,由於趙穆劍法高明,人又乖巧,兼且投合王兄愛好
男色的癖習,所以很快便得到王兄的歡心,那時王兄尚未登上王位,但因兩人關係的密切,
連我們都說不了話。只想不到,如今連趙妮充滿疑點的死亡,王兄都任得趙穆隻手遮天,現
在宮內所有人都對王兄心淡了,但又有甚麼用呢?」

    項少龍強迫自己不再想妮夫人,冷靜地道:「那引介的內侍還在嗎?」

    趙雅道:「王兄登上王位不久,那內侍臣便被人發覺失足掉下水井淹死了。當時我們都
沒有懷疑,現在給你這麼問起來,我才想到這人應是被趙穆害死,以免□露了他身世的秘
密。」

    項少龍道:「那內侍是否趙人?」

    雅夫人想了想道:「我也弄不清楚,不過並不難查到。」

    項少龍道:「調查的事至緊要秘密進行。」

    雅夫人嗔道:「得了!這還要你吩咐嗎?」

    項少龍剛要說話,趙倩已夾著一陣香風,投入他懷裡,嬌軀抖顫,用盡氣力把他摟緊。

    烏廷芳笑道:「三公主,原來你對他也這麼癡纏呢!」

    趙倩不好意思地離開項少龍安全的懷抱,拖起烏廷芳的小手,往雅夫人清幽雅靜的小樓
走去,兩女吱吱喳喳說個不停,神態竟是非常親熱。

    四人到了小樓上,喝著小昭等奉上的香茗,享受著早上明媚的天氣。

    樓外的大花園變成了一個銀白的世界,樹上都披掛著雪花。

    項少龍向烏廷芳和趙倩道:「兩個小乖乖,花園這麼美,為何不到下面走走。」

    兩女對他自是千依百順,知他和雅夫人有要事商量,乖乖的走下樓去,到園中觀賞雪
景。

    項少龍這才向雅夫人說出嬴政的事。

    雅夫人深深望了他好一會後,道:「項郎莫怪雅兒好奇,似乎你初到邯鄲,便對嬴政很
有興趣,那時你應仍不知道烏家和呂不韋的關係,為可如此有先見之明呢?」

    項少龍為之啞口無言,以趙雅的黠慧,無論怎麼解釋也不妥當。因以他當時的身份地
位,是根本連嬴政這人的存在都無由知道。

    雅夫人坐入他懷裡續道:「無論你有甚麼秘密,雅兒都不會管,只要你疼惜人家便行
了。」

    項少龍心中感動,吻了她香唇後道:「有沒有法子安排我和政見上一面。」

    雅夫人歎道:「安排你們見上一面毫無困難,最多是雅兒犧牲點色相,問題是沒有可能
瞞過趙穆,而且見到嬴政反會累事,這人終日沉迷酒色,與廢人無異。又相信趙穆是他的恩
人和朋友,一個不好,他反向趙穆□露你的秘密,那便糟了!」

    嬴政真是如此這般一個人嗎?

    項少龍大感頭痛道:「那他的母親朱姬又如何呢?」

    雅夫人道:「那是個非常精明厲害的女人,現在三十多歲了,外表看來絕不會比我老多
少,實是罕見的迷人尤物,趙穆也早和她有一手,但我看她只是為了求存,才與趙穆虛與委
蛇。這個女人野心極大,絕不會對任何人忠心,包括呂不韋在內。」

    項少龍靈機一觸道:「這就好辦了,我便由這女人入手。」

    暗忖只要她有野心,絕不會甘於留在邯鄲作人質,那老子便有機會了。

    說不定犧牲點男色也要在所不計了。

    為了打擊趙穆,甚麼手段也得要用上的。

    回到烏府後,剛吃過午飯,雅夫人的家將便來找他,要他立即到夫人府去,還特別提醒
他不要帶烏廷芳去。





    項少龍聽得心中起了個疙瘩,又感一頭霧水。與烏廷芳和婷芳氏話別後,只帶著滕翼和
荊俊,匆匆趕往夫人府去。

    趙雅在大廳截著了他們,臉色凝重地道:u晶王后來了。」又咬牙切齒道:「趙穆這奸
賊真的一步都不肯放過你。」

    項少龍的心往下沉去,道:「看來惟有立即進宮向孝成王請罪。」想不到半天都拖不
了。

    雅夫人道:「情況仍未至如此之壞,晶王后要親自見你呢!」接著嘻嘻一笑道:「長得
好看的男子總是佔便宜一點的。」

    項少龍苦笑一下,到內廳去見晶王后。

    晶王后背著他立在窗前,喝退了隨從婢女後,冷冷道:「項少龍你的膽子真大!是否不
怕死了?連三公主的處子之軀也敢沾污!」

    項少龍暗忖做戲也要做得迫真,跪了下來道:「少龍對公主是誠心誠意,絕無玩弄之
心,請晶王后體察下情。」

    晶王后倏地轉過身來,鳳目生威,臉寒如冰地叱道:「本後那管得你們是否真心相愛。
若大王得知此事,定以為你把三公主帶回邯鄲,只是為了一己之私,而且監守自盜,乃欺君
之罪,連大王亦找不到饒你的借口。現在看你仍不知事情輕重,枉我還當你是個人物。」

    項少龍心中暗感不妙。看她臉色語氣,絕非以此威脅自己與她偷情那麼單純,真是低估
了她。想起平原夫人說過她是三晉合一計劃裡的其中一個婚約安排,而她則是嫁來趙國的韓
國王族美女,心中一動道:「少龍知罪了,晶王后救我!」

    晶王后稍解冰寒容色,歎了一口氣道:「項少龍!你給我站起來!」

    項少龍長身而起,肅立不動。

    晶王后轉回身去,望往窗外白雪處處的冬林,緩緩道:「這事教我怎辦呢?若為你隱
瞞,遲早給人發現了,連我也不能免罪。假若魏人立即接回三公主時,你說會有什麼後
果?」

    項少龍放大膽子,來到晶王后鳳軀之後,柔聲道:「晶王后放心,魏王根本就想悔約,
兼且趙穆亦會從中破壞,所以這婚約必然如此拖延下去,過得一年半載,就算三公主再要嫁
人,晶王后也可推得一乾二淨。」

    趙王后默然半晌,沉聲道:「我這樣冒生命之險為你們隱瞞,對我有甚麼好處?」

    項少龍心叫機會來了,斷然道:「晶王后若有任何吩咐,項少龍蹈湯赴火,萬死不
辭。」

    晶王后仍不回過身來,淡淡道:「那你就給我殺一個人吧!」

    項少龍移身上去,緊貼著她的背臀,兩手探出,用力箍緊她柔軟的小腹,咬著她耳朵
道:「晶王后要殺的人是否趙穆?」

    晶王后嬌軀一陣抖顫,靠入他懷裡道:「和你這樣機伶的人交手,真的省了很多廢話,
趙穆一天不死,趙國便沒有半分希望,我這王后亦是虛有其名,你明白嗎?」

    項少龍道:「我明白了!還有一個人吧,是嗎?」

    另一個人自然是孝成王,只要殺了趙穆和孝成王,晶王后的兒子便可登上王座,晶王后
那時升級做了太后,而兒子年紀尚少,朝政自然落到她手上,那時趙倩是否處子,還有誰關
心呢?

    這時代的人為了爭權,真是沒有人不心狠手辣,妻殺夫,子弒父,無所不用其極。

    晶王后被他摟得嬌軀發軟,但仍非常清醒,輕輕道:「這只是你說的,我要對付的人只
是一個趙穆。唉!大王也不是不想重用你,只是你成了烏家的人,而烏應元則和秦人暗中往
還密切,遲早是誅族之禍。但你若除了趙穆,或者我可以護著你,說不定還可以重用你。」

    項少龍將她的嬌軀扳轉過來,貼身摟緊,晶王后怎受得住,臉紅如火,呼吸急促,春情
蕩漾。

    項少龍重重吻在她朱唇上,兩手貪婪地向禁區摸索著。

    一來因為她不可侵犯的尊貴身份,二來她的肉體豐滿迷人,三來因她情動後的媚態,項
少龍忍不住戲假情真,恣意享受著。

    晶王后竭盡所有意志和僅餘的力量,抓著他一對放恣的怪手,離開了他充滿侵略性的
嘴,嬌喘著道:「我從不信空白說話,三天內,我要你給我一個滿意的計劃,行嗎?」

    這後一句充滿了軟語相求的話兒,似乎她對項少龍不乏情意。

    項少龍暗想這女人厲害得有點像平原夫人。只能對她動以利害,使她清楚自己的利用價
值,才可合作愉快,吻了她一下臉蛋道:u何用三天之久,現在我便能給你一個答案。」

    頓了頓,續道:「對付趙穆,不出文的和武的兩途,武的方法自然是把他刺殺;文的便
是查出他的底細,再設計構陷他。照我猜估:他定是別國派來的奸細,設法從內部瓦解我大
趙的朝政。否則若還對大趙有絲亳愛心,也不會那樣胡來。」

    晶王后鳳目亮了起來,用心看著他道:「你這人真不簡單,但記緊對付趙穆要又快又
狠,否則會反而中了他的奸計,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項少龍眼中射出強烈的仇恨,咬牙切齒道:「只是妮夫人的慘死,我便和他勢不兩立,
晶王后放心吧!」

    晶王后主動獻上香吻,然後道:「少龍!我要走了。記著不可隨便找我,我會和你聯絡
的。」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後,項少龍仍沒有輕鬆下來的感覺。只看這女人不立即要求和
他歡好,便知她能對自己的肉慾控制自如。這種女人最是可怕,隨時可掉轉槍頭來對付自
己,而他項少龍只是她手上一件有用的工具而已!

    項少龍緊摟著趙倩道:「沒有事了!」

    趙倩憂慮地道:「真的不用怕嗎?若倩兒累了你,倩兒只好..」

    項少龍伸手捂著她的小嘴,向趙雅道:「你要好好看著趙倩,我會派荊俊領幾名好手充
當你的家將。必要時迫得動手亦在所不計了。」

    雅夫人道:「千萬不要這樣!在邯鄲我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和倩兒,更何況王兄現在
仍很倚重我呢。」

    接著把項少龍拉到一旁,低聲道:「你著我去查那引介趙穆的內侍,已有點眉目了,據
宮內一個老宮女說:那叫何旦的內侍是楚人,甚得先王愛寵和信任,但這情報有甚麼用
呢?」

    項少龍道:「現在還不知有甚麼用。但趙穆很有可能是楚國派來的人,任務是要令三晉
永遠不能再統一起來。」

    雅夫人點頭道:「這猜測很有道理,也解釋了趙穆為何和囂魏牟有連繫,因為趙穆正代
表著楚齊兩國的共同利益,他們都不想見到三晉的合一。」

    項少龍皺眉苦思道:「但儘管知道這事,一時間亦難利用來打擊趙穆。」

    雅夫人笑道:「這事包在我身上,別忘了我是偽造的專家,只要有點頭緒,便可偽造出
楚人給趙穆的秘密信件。再巧妙點使它落在王兄手上,我和晶王后更在旁煽風點火,便有得
趙穆好受了。」

    項少龍高興得摟著她親了幾口道:「我會著陶方監視任何與趙穆接觸的楚人,若能找到
真憑實據,那當然更理想了。」

    和雅夫人及趙倩兩女親熱一番後,項少龍趕回烏氏城堡,剛踏入門口,門衛向他道:u
鉅子嚴平先生來找孫姑爺,刻下正由大少爺招呼著他。」

    項少龍心叫不妙,硬著頭皮到烏應元的大宅與他相見。

    烏應元見他回來,找了個借口溜走了,剩下兩人對坐廳中。

    嚴平木無表情地道:「項兄在魏大展神威,令所有人都對你刮目相看,但也把項兄推進
了險境,項兄不會不知吧!」

    項少龍對他的直接和坦白頗有點好感,但卻因元宗的事,很難與這人合作,歎了一口氣
道:「不招人妒是庸材,這是無法避免的。」

    嚴平把「不招人妒是庸材」這句反覆念了兩遍後,動容道:「項兄言深意遠,失敬失
敬!」接著雙目厲芒閃現,盯著他道:「難怪元宗肯把鉅子令交了給你。」

    項少龍皺眉道:「鉅子不是早已斷定了鉅子令不在我那裡嗎?為何忽然又改變了想
法?」

    嚴平平靜地道:「道理很簡單,因為鉅子令並不在元宗身上。」

    項少龍訝道:「這事你到今天才知曉嗎?」

    嚴平冷然道:「那天我們圍攻元宗,雖重創了他,卻終給他突圍而出,最近才知他溜到
楚國去,並因傷勢復發而亡。楚墨的符毒顯然在他身上找不到鉅子令,才有夜襲信陵君府之
舉。不過折兵損將下,仍給你逃了出來。」接著苦思不解地道:「真不明白符毒為何會知道
元宗把鉅子令交了給你。」

    項少龍心道:當然是趙穆□給楚人知道。由此推之,趙穆應是確和楚人有著密切的聯
系,所以楚人才可以迅速得到最新的消息。

    嚴平道:「這鉅子令對外人一點用處都沒有,反會招來橫禍,項兄若能交還給本子,嚴
平必有所回報。」

    項少龍真有點衝動得要把鉅子令就這樣給了他,免得平添勁敵。可是元宗寧死也不肯把
鉅子令交給嚴平,必然有他的道理,而元宗犧牲自己,好使他安然逃往邯鄲,自己說甚麼都
不可有負所托。所以即使這樣做對他有百害而無一利,他也要堅持下去。

    微微一笑道:「就算鉅子令不在元兄身上,可能只是他藏了起來,又或交給了其他人,
為何鉅子令會肯定在項某身上呢?」

    嚴平不悅道:「那項兄是不肯把鉅子令交出來了,這是多麼不智的行為,現在邯鄲想置
項兄於死的人很多,若我再幫上一把,項兄應付得了嗎?」

    項少龍冷笑道:「元兄之死,說到底亦應由你負上責任,這個仇項某人尚未和你算,竟
敢來威嚇我。」

    嚴平霍地起立,淡淡道:「好!項少龍!算你有膽色,今晚若你可安然無恙到達郭府,
便讓本子領教閣下的墨子劍法吧!」

    大笑三聲,旋風般走了。

    項少龍暗忖我這人是由少嚇大的,難道怕了你不成?往找滕翼烏卓等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