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懸金市門

    就在昌平君成為左丞相的同一天,太子丹率眾返回燕國,項少龍使劉巢、蒲布兩人率都
騎護行,以免呂不韋再使陰謀手段。

    與太子丹等依依惜別後,項少龍離城返回牧場去,好安葬趙雅。由於家有喪事,所以依
禮沒有參加鹿公葬禮。

    至諸事辦妥,已是十天之後。小盤三次派人來催他回城,項少龍此時逐漸從悲痛中回復
過來,決定了明早回城。

    這天自黃昏開始,一直下著大雪,項少龍偕紀嫣然拜祭過趙雅後,並肩歸家。

    紀嫣然握緊他的手,柔聲道:「今趟回城,你最好先去看望清姊,否刖她會很不高興
哩!」

    項少龍愕然道:「你見過她嗎?」

    紀嫣然點頭道:「見過了!她亦知道雅夫人去世的事,否則已不肯原諒你了。」

    項少龍苦惱地道:「你不是說過要我不可碰你清姊嗎?為何現在又似鼓勵我去找她
呢?」

    紀嫣然幽幽歎道:「或者是因為出於我對她的敬愛吧!我看她對你是愈來愈沒有自制力
了。否則就不會在你回來後第二天即紆尊降貴前來找你。表面她當然說得像只是來找我,可
是當知道你去了參加朝會,整個人立即變得無精打采,唉!我也不知怎麼說才好了。」

    此時剛跨進後院,人影一閃,善柔攔在兩人身前。

    兩人嚇得放開了緊牽著的手。

    善柔伸手擰了一下紀嫣然臉蛋,露出迷人的笑容道:「美人兒!本姑娘要借你的夫君大
人一會呢!」

    紀嫣然想不到會給善柔作弄,又好氣又好笑,嗔道:「借便借吧!我紀嫣然稀罕他
嗎?」嬌笑著去了。

    善柔主動拉起項少龍的手,到了園內的亭子裡,轉身抱緊了他,歎了一口氣道:「項少
龍!我要走了!」

    項少龍失聲道:「甚麼?」

    善柔推開了他,扭轉嬌軀,微嗔道:「說得這麼清楚,你還聽不到嗎?我要走了!」

    項少龍移前箍著她的小蠻腰,沉聲道:「柔大姊要到那裡去?」

    善柔歎了一口氣;搖頭道:「不耍問好嗎?總之我明天就要返齊國去。或者將來某一
天,會再來找你也說不定。」

    項少龍想起在楚國時她說過的話,當時她雖曾於事後半真半假的否認過,但照現在的情
況看來,說不定會是真的。想到她因某種原因要投進別個男人的懷抱去,不禁大感洩氣,但
久無可奈何,一時說不出話來。

    善柔低聲道:「為甚麼不說話了,是否心中惱人家哩!」

    項少龍放開了箍著她的手,苦笑道:「我那有資格惱你,柔大姊愛做甚麼就做甚麼吧!
那到我項少龍干涉?」

    善柔旋風般則轉身來,雙手纏上他脖子,秀眸射出深刻的感倩,以前所末有的溫柔道:
「讓致致代表我善柔侍候你好了,但今晚我善柔都屬於你項少龍一人的,只聽你的差遣和吩
咐,同時也要你記著,善柔永遠都忘不了項少龍,只恨善柔曾對別人許下諾言,細節其實早
告欣你了。」

    項少龍望向亭外漫天飄舞的白雪,想起了苦命的趙雅,心中的痛苦掩蓋了對善柔離開而
生出的憤怨,點頭道:「我明白了,柔姊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人生總不會事事如意的,
我項少龍只好認命了。」

    善柔一言不發,伏入他懷裡,終給項少龍破天荒首次看到了在她美眸內滾動的淚光。

    翌晨醒來時,善柔已悄然去了。

    項少龍硬迫自己拋開對她的思念,起身練劍。

    紀嫣然興致勃勃地取槍來與他對拆,烏廷芳、田貞姊妹和項寶兒都在旁鼓掌喝采,樂也
融融。

    紀才女的槍法確是了得,施展開來,任項少龍盡展渾身解數,仍無法攻入她槍勢裡,收
劍笑道:「本小子甘拜下風了。幸好我還有把別人欠我的飛龍槍,待我這兩天到醉風樓向伍
孚討回來,再向才女領教。」

    紀嫣然橫槍笑道:「家有家規,你若想為妻陪你度夜,必須擊掉人家手上之槍才行,廷
芳等就是見證人。」

    烏廷芳等拍手叫好,一副惟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項少籠不懷好意地笑道:「若紀才女自問抵擋得為夫的挑情手段,就即管誇下海口
吧!」

    紀嫣然霞燒玉頰,大嗔道:「若項少龍是這等卑鄙小人,我就算身體投降了,亦絕不會
心服的。」

    項少龍知她是一番好意,借此以激勵自己用功上進,正容道:「放心*桑∥抑*
是說笑而已!才女請給我三年時間,我必能把你收服。」

    紀嫣然杏眼圓睜,失聲道:「三年?」

    項少龍大笑移前,把她擁入懷裡,安慰道:「三天我也嫌長了,怎捨得讓才女作繭自
縛,守三年生寡,哈...」此時荊善來報,烏應元回來了。

    項少龍大喜時,烏廷芳早搶先奔了出去迎接。

    到得主宅大廳,神采飛揚的烏應元正給烏廷芳纏得老懷大慰,陶方則向他匯報最近發生
的事情。

    一番熱鬧擾攘後,烏應元抱起項寶兒,坐下來與項少龍和陶方說話,烏廷芳主動為乃父
按摩疲倦的肩肌,洋溢著溫暖的親情。

    烏應元誇獎了項少龍幾句後,笑道:「我今趟遠赴北疆,看過了烏卓所揀的地方,果然
是風水福地。人間勝境、水草肥茂,現在烏卓建起了一個大牧場,又招納了一些被匈奴人欺
壓的弱少民族來歸,聲勢大壯,但也更須多些人手調配,否則恐怕應付不了匈奴人。」

    項少龍道:「我正有此意,因為王翦很快會被調回咸陽,若沒了他的支援,一切都要靠
我們的了。」

    烏應元道:「我和小卓商量過,最少要調二千人給他才行,有問題嗎?」

    項少籠道:「絕沒有問題,就這麼定好了。」

    烏應元放下心事,轉向陶方道:「陶公你負責安排一下,我想把烏族的人逐步撤離秦
境,那裡確是最好的安居之所,我們以後不用看別人的臉色做人了。」

    又商量了些細節後,項少龍這才偕諸女和鐵衛返咸陽去了。

    回城後,項少龍第一件事就是入宮見小盤。

    小盤見領少龍到,大喜,如常在書齋見他,坐下後,劈頭便道:「廉頗丟官了。」

    雖說早在算中,項少龍仍湧起難過的感覺,趙國從此就是郭開和龐爰的天下了,只不知
李牧的命運又是如何?

    小盤顯是對廉頗忌憚非常,如釋重負道:「沒有了廉頗,趙人等若沒有了半壁江山,若
連李牧都給趕走了,趙人亦完了。」

    項少龍知他對趙人怨恨至深,對此自己亦難以改變,沉聲道:「趙人殺了廉頗嗎?」

    小盤淡然道:「廉頗老謀深算,一見勢色不對,立即率族人逃往大粱去,聽說他給氣病
了,唉,他實在太老了,再無復當年之勇。」

    項少龍聽得心情沉重。

    小盤歎道:「只恨李牧卻在雁門大破匈奴,看來他還有段風光日子,只要一天有李牧
在,我們也休想亡趙,現在只好找韓魏來開刀。」

    項少龍想起韓闖、韓非子和龍陽君這群老友,心情更是低落。

    他最關心的當然是龍陽君;道:「若魏人起用廉頗,恐怕攻魏非是易事。」

    小盤誤會了他的意思,低笑道:「師傅放心好了,這叫此一時彼一時也。年初時廉頗才
率師攻魏,取了魏人的榮陽,魏安厘王對他恨之入骨,今趟他到大梁去,不宰了他來下酒,
已是非常客氣,那還會用他呢?」

    項少龍啞口無言時,小盤岔開話題道:「現在呂不韋聘用了韓人鄭國來為我大秦築渠,
工程開始了已年餘,計畫從仲山引涇水至瓠口,使水向東行,入北洛水。

    此事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使我們暫時無力大舉東進,只有能力對韓人用武,蒙驁現在
密鑼緊鼓,徵集新兵,加強實力,但我卻有另一個想法,希望由師傅親自帶兵出征,若能立
下軍功,就可把蒙驁和王齒等壓下去了。」

    項少龍暗吃一驚,忙道:「現在尚未是時候,若我走了,說不定呂不韋會弄些甚麼花樣
出來,至少要等昌平君站穩了陣腳才成。」

    小盤歎了一口氣,確是覺得項少龍的話很有道理,故不再堅持。旋又興奮起來道:「想
想那天早朝我和師傅一唱一和,把呂不韋等人壓得抬不起頭來,確是精采絕倫。」

    項少龍道:「呂不韋定不會服氣的,這幾天來又弄了些甚麼把戲出來呢?」

    小盤苦笑道:「他的手段真的教人防不勝防,你返牧場的第二天,呂賊便懸千金於咸陽
市門之上,還誇下海口,說若有人能增損他那娘的《呂氏春秋》一字者,立以此千金賞之。
使得人人爭相研讀他張貼出來的《呂氏春秋》,師傅也知道這部鬼書只是方便他奪我王權的
工具吧,真教人氣惱。」

    項少龍聽得目瞪口呆,這奸賊真懂得賣廣告,如此一來,他等若控制了秦人的思想,同
時大大損害了商鞅改革以來的中央君主集權制。

    他來自二十一世紀,比小盤更明白鼓吹思想和主義的厲害。

    這招非是動刀使槍就可解決的事,不由想起了心愛的紀才女,長身而起道:「儲君不用
慌張,我先去打個轉,回來後再把應付的方法告訴儲君。」

    小盤大喜道:「我早知師傅定有應付的方法了。快去,我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

    項少龍其實是抱著姑且一問的態度,至於聰慧若紀才女是否能有答案,實在沒有半分把
握,但現在見到這未來秦始皇充滿期待的樣子,惟有硬著*菲ィ鷯ψ湃Х恕*


    步出書齋,想起李斯,暗忖要應付「呂不韋主義」的散播,此人自然比自己有辦法多
了,遂往官署找他。

    李斯正埋首案牘,見項少龍來到,欣然把他迎入室內。

    項少龍笑道:「你在忙甚麼呢?是否忙昌平君的事?」

    李斯拉他憑幾坐好,老臉一紅道:「今早才忙完他的事,現在卻是忙別的。」

    項少龍奇道:「為何李兄卻像有點不好意思說出來的樣子呢?」

    李斯低聲道:「少龍萬匆笑我,這半年來小弟一直在研究商鞅的改革,發覺在官制方面
仍有根多破綻和漏洞,所以下了點工夫,草擬出一個更理想的制度,若能施行,必可達致大
治。縱使將來一統天下,亦可應付得來。」

    項少龍喜道:「快說來聽聽。」

    李斯立時雙目放光,精神大振道:「首先就是左右丞相的問題,現今職權重疊,難以分
明,誰人權大,便可管別家的事,像呂不韋就專愛管軍政,但若能把他限制在某一範圍之
內,他將難以像現在般橫行無忌了,亦解決了權臣誤國的問題。」

    項少龍拍案道:「我明白了,李兄之意,實是針對《呂氏春秋》而作對嗎?」

    李斯點頭道:「正是如此,只可惜李某識見有限,只能從政體入手,仍未能創宗立派,
以抗衡呂不韋集諸家而成的呂氏精神。若撇開敵對的立場,呂不韋確是一代人傑。」

    項少龍道:「李兄先說說你的方法吧。」

    李斯欣然道:「我的方法簡單易行,就是設立三公九卿之制,所謂三公,就是只留一位
丞相,為百官之長,主掌政務。然後改左丞相為太尉,專責軍務,再在這兩職之外設立御
史,為儲君負責往來文書和監察臣下,丞相、太尉、御史,不相統屬只向儲君負責,最終裁
決權全歸於儲君。」

    項少龍為之動容,暗忖三公九卿聽得多了,原來竟是出自李斯的超級腦袋,難怪李斯能
名垂千古。同時亦看出李斯的私心,這御史一位,分明是他為自己度身定造了。但想想人不
為己,天誅地滅,心下就釋然了。

    李斯續道:「所謂九卿,大部份都是我大秦原有的官職,只不過職權畫分得更清楚。三
公只負責輔助政儲君治理國務,各方面的具體工作,則由諸卿分管。例如奉賞,是主理宗廟
禮儀,下面還有太樂、太祝、太宰、太史、太樸、太醫、太令丞等官員;其他郎中令、衛
尉、太僕、廷尉、典客、宗正、治粟內史、少府等八卿亦莫不如是。像現在的禁衛、都衛、
都騎三個系統,改制後將全歸於衛尉指揮統理,免了現在各系統互相傾軋之蔽了。」

    項少籠當然明白李斯對自己大費唇舌的用心,說到底都是想自己把這計劃推薦給小盤。

    他也樂於作這個對小盤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順水人情,點頭道:「李兄即管預備得好一
點,待會我再入宮時,便和李兄一起向儲君進言好了。」

    李斯大喜道:「領兄確是我李斯的良友和知己,若得儲君探納,也不枉我多年的努力
了。」

    項少龍拍拍他肩頭,欣然去了。心想自己大可以頸上人頭擔保此事必成,否則二十一世
的中國人就不會對三公九卿這名詞耳熟能詳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