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最後一面

    項少龍與太子丹回到烏府,徐夷則等做夢都想不到他轉個身便救回了主子,無不大喜如
狂、感激零涕。項少龍心懸趙雅、烏廷芳、寶兒等,告了一聲罪,把招呼太子交給陶方和滕
翼,忙往內宅走去,遇上的婢僕,見他回來,人人神情興奮,恭敬施禮。

    穿過花園的迴廊時,竹林後的小亭處傳來男女說話的聲音,但卻聽不清晰。

    他那有理會的閒情,走了爾步,腳步聲響,一把女聲在竹林小徑間嬌呼道:「大爺回來
了!」

    項少龍別頭望過去,原來是周薇。臉可能因生活寫意,豐滿了少許,比前更是迷人,盈
盈拜倒地上,俏臉微紅,神情慌張古怪。

    項少龍正奇怪她在與誰說話時,人影一閃,往大梁接趙雅回來的烏果由竹林小經處追了
出來,還叫道:「小薇薇你!噢!項爺!小人!嘿!」跪到周薇之旁,神色尷尬。

    項少龍心中恍然,知道烏果這傢伙看中了周薇,正著力追求。

    當日自己曾鼓勵荊俊追求周薇,看來荊俊是把目標轉移到鹿丹兒身上去了,才給烏果個
這可愛的傢伙冷手執個熱煎堆,心中亦感歡喜。

    周薇見烏果差點是肩碰肩地貼著她跪下,先狼狽地瞪了烏果一眼,才惶恐道:「大爺,
小薇。」項少龍趨前扶起兩人,欣然道:「小薇不用解釋了,見到你兩人在一起,我只有歡
喜之情,那有怪責之念。」

    周薇俏臉通紅,垂頭道:「大爺,不是那樣哩!」

    項少龍見她說話時不敢望自己,那還不明白她對烏果大有情意,想說話時,烏果跳了起
來,歡呼聲中,翻了一個勒鬥,抓著周薇的玉臂搖晃道:「小薇薇!我說得不錯吧!項爺定
不會怪責我們的。」

    周薇掙脫了他的掌握,大嗔道:「你快給我滾,人家要服侍大爺。」

    項少龍哈哈笑道:「小薇不用再服侍我了。由今天開始,就由烏果服侍你吧!」

    言罷舉步去了,留下烏果向周薇糾纏不清。

    快到後宅時,香風撲至,田貞、田鳳兩人奔了出來,投入他懷裡,喜極而泣,家兩隻抖
顫的美麗小鳥兒。

    項少龍擁緊兩人,進入大廳。

    烏廷芳與紀嫣然正在談心,快三歲的項寶兒正依戀在後者的懷內。

    烏廷芳見到項少龍,甚麼都忘了,跳起身往他撲來。

    項少龍放開田氏姊妹,把她摟個滿懷。

    烏廷芳一邊淡淚,一邊怨道:「你這人哪!現在才肯回家。」項少龍對她又哄又逗時,
紀嫣然抱著項寶兒過來,交到他臂彎內去。

    項寶兒箍著他頸,以清脆響亮的童音叫了聲:「爹!」喜得項少龍在小臉上吻如雨下,
心中填滿家庭的親情和溫暖。

    紀嫣然笑道:「好了!快進房看雅姊吧!她該睡醒了。」

    項少龍知道趙雅沒有睡午覺的習慣,一震道:「雅兒怎樣了。」

    紀嫣然神色一黯道;「她身體很虛弱,快去看她吧!她等得你好苦呢。」

    項少龍把項寶兒交還紀嫣然,順口問道:「致致和柔姊呢?」

    烏廷芳欣然道:「她們三姊妹相會,甚麼人都不肯理會了。」

    項少龍吻了烏廷芳的臉蛋後,田氏姊妹興高采烈地左右扯著他朝東廂走去。

    到了其中一間幽靜的房內,趙雅仍熟睡未醒,一名俏婢在旁看護。

    田氏姊妹識趣地拉走了那名俏婢,待房內只剩下他和趙雅時,他坐到榻沿旁,心中高燃
愛火,仔細打量這多災多難的美人兒。

    趙雅明顯地消瘦了,容色帶著不健康的蒼白,少了往日的照人艷光,卻多添了三分憔悴
的清秀之色,看得他的心扭痛起來。

    項少龍伸手撫上她面頰,心痛著叫道:「雅兒!雅兒!」

    趙雅緩緩醒轉,張開眼見到是項少龍,一聲嬌吟,掙扎要坐起來。

    項少籠把她摟入懷裡,湊上她的香唇,痛吻起來。

    趙雅不知那裡來的氣力,把他摟個結實,熱烈反應,接著仰起俏臉,欣然笑道:「我的
男人終於回來了,噢!為甚麼哭了?人家都沒哭嘛!」

    項少龍倒在床上,與她相擁而眠,臉臉相對,一對手愛撫著她動人的肉體,歎道:「雅
兒你瘦了!」

    趙雅吻了他鼻尖,欣然道:「我為了你那對頑皮的手著想,已每天強迫自己吃東西了,
還要責怪人家嗎?唔!記著不可翻人家的舊賬,一句都不*妓怠!*


    項少龍見她美目異彩漣漣,心中歡喜,道:「雅兒你定要康復過來,好陪我去遊山玩
水,盡情享受。」

    趙雅微笑道:「我的病是不會好的了,但只要在最後一段日子能和我最心愛的人在一
起,老天爺便再不欠我趙雅甚麼了。」

    項少龍湧起強烈的不祥感覺,責道:「不准說這種話,你定會痊好的,我對你的愛就是
天下間最好的仙丹妙藥,比甚麼大醫師都要強過。」

    趙雅「噗哧」嬌笑,俏眼閃亮,再獻上香吻,才道:「扶人家起來吧,睡得人家累死
了。」

    項少龍事實上真捨不得離開這舒服得他直沁心脾的榻子,無奈下把她攔腰抱起,並坐床
沿。

    趙雅勉力摟著他脖子,嬌柔無力道:「到外面走走好嗎?看!下雪了!」

    項少籠望往窗外,果然雪花飄降,因不忍拂忤她,找來斗篷厚披風,把她裡外裹個結
實,才擁著她往院落間的小亭去,摟著她坐在石凳上,愛憐地道:「雅兒覺得甚麼地方不舒
服呢?」

    趙雅貼上他臉頰,看著亭外雪白的世界,微笑道:「你是說以前嗎?是感覺自己完全沒
有氣力,坐和站都會頭暈,有時想起你,心會痛起來。但在一切都很好了,還很想吃東西
哩!」

    項少龍離開了她少許,道:「我教人弄東西給你吃好嗎?愛吃甚麼呢?」

    趙雅眼中射出海漾深情,含笑搖頭道:「不!那只是一種感覺,現在我只要你抱著雅
兒,讓雅兒知道項少龍仍是那麼疼我,雅兒已心滿意足了。」

    項少龍細審她的玉容,只見她臉色紅潤了起來,一對秀眸閃爍著今人驚心動魄的奇異神
采,失去了的艷光似又重現粉臉之上,心中歡喜,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趙雅柔聲道:「趙大他們對雅兒忠心耿耿,你看看有甚麼事適合他們的,便著他們給你
效力吧!為了我!他們均尚未成家立室,這心願要靠你為雅兒完成了。」

    項少龍這才大覺不妥,劇震道:「不准說這種話,你很快就會好過來的。」

    趙雅淡淡笑道:「看!這大雪多麼美麗,把人世間一切醜惡的事都淨化了。雅兒雖有過
很多男人,但真正愛上的只有少龍一個,其他都忘記了。本來我在大梁早該死去了,只是知
道還有機會再見你,才堅持著撐到這一刻,剛才若非你喚我,恐怕再醒不過來了。少龍啊!
不要哭好嗎?」伸手以衣袖為他抹拭熱淚。

    項少龍全身冰冷,心如刀割,柔腸寸斷,顫聲道:「雅兒不要嚇我,你定要堅持下去,
這世界仍有很多美妙的東西,等待你去品嚐享受。」

    趙雅柔情似水地微笑道:「美麗的東西總是短暫的。我還記得第一次在邯鄲街頭見到你
時,那時你衣衫襤褸,一副落魄模樣,可是那種比任何王侯貴胄更驕傲的爽颯英姿,便使雅
兒無法按得下心中的情火。」

    頓了頓,眼中射出無比熾熱神色,輕吟道:「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記得
你在人家小樓說過這兩句美麗的詩文嗎?那是雅兒一生人中聽過最美麗的情話。人家之所以
狠下心留在大梁;就是因著這兩句話,不過最後仍是忍不住來見你。」

    接著死命擁緊他道:「少龍啊,你就是趙雅那滴蜜糖了!求你吻吻人家好嗎?」

    項少龍的心碎作萬千片,神傷魂斷中,封上她灼熱的香唇。

    趙雅熱烈地反應著,呼吸出奇的急促。

    然後她軟倒項少龍懷裡,唇皮轉冷。

    項少龍駭然離開她香唇時,才發覺她竟斷了氣。

    可是她嘴角猶掛著幸福滿足的笑意,秀眸輕閉,像只是酣睡了過去。

    但他卻知道她永遠都不會再醒過來了。因她能延命到今天,都只靠強撐著要見他這最後
的一面!趙雅的逝世,使項少龍感到自己在邯鄲的過去也隨之而埋葬在時間的洪流裡。

    與自己有關係的三位趙國王族美女,均先後死去,每一趟都狠狠打擊了他,到這刻他已
有麻木不仁的感覺。

    他實在太傷感勞累了。

    同一天內,他目睹了鹿公和趙雅的先後辭世,兩者都是突如其來,教他再受不起這精神
和肉體的雙重折磨,把趙雅的後事交給陶方去辦理後,他依趙雅遺命安撫了趙大等人,便實
在支持不住,躲回房裡痛哭一場,再沉沉睡去。

    醒來時發覺烏廷芳蜷睡懷內,忙哄她起來,匆匆梳洗後,朝王宮趕去。

    滕翼、荊俊、十八鐵衛負責護行。

    現在與呂不韋的鬥爭愈趨激烈,隨時有被伏擊行刺之險,所以各人每次出入均非常小
心。

    項少龍尚是首次參加朝會。

    在一般的情況下,像他這種守城的武官,根本沒有參加早會的可能,幸好項少龍另一個
身份是太傅。傳統上當儲君尚未成年,太傅在特別欽准下,是可出席朝會的。剛進宮門,昌
平君和昌文君兄弟把項少龍截著,走到一旁說話。

    兩人又驚又喜,顯是知道了在他提議下昌平君被挑了作左丞相的候選*摺*


    眾人下馬後,昌平君苦笑道:「我也不知該感激你還是該揍你一頓了,儲君昨晚深夜找
了我去說話,說你推薦我代徐相。唉,為何你自己不干呢?若你肯做左相,我們這批人無不
心服口服。」

    昌文君更有點懷疑地道:「大哥若把事情弄得一塌糊塗時,那就變成因福得禍了。」

    滕翼笑道:「真想不到這兩個小子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反怕了陞官發財,真是笑煞
旁人了。」

    荊俊捧腹道:「有儲君和我們在背後撐你們的腰,確是不行時就打回原形好了,有甚麼
大不了哩!」

    昌平君氣道:「你們倒說得容易,呂不韋現在權傾朝野,人人均趨炎附勢,爭相捧拍和
仰他鼻息說話。少龍你自己躲在一旁,卻教我去與他抬槓作對,以後我還有安樂日子過
嗎?」

    項少龍摟著他肩頭,淡淡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嘿!甚麼苦其心志,放心
吧!有李斯在後面給你打點出主意,呂不韋又沒有了莫傲,還怕他甚麼呢?來!我們該進去
了。」

    昌平君懷疑地道:「李斯的公務這麼繁忙,何來時間助我?」

    項少龍向滕翼等打了個道別的手勢後,扯著昌平君兄弟去了。

    百官跪拜行禮中,小盤穩坐王座,朱姬坐於其右後側處。

    大殿王座的台階共分兩層,小盤的親衛由昌平君、昌文君兩人統率,由王座下的台階直
排至殿門處,氣氛莊嚴肅穆。

    除禁衛外,入殿者均不准攜帶兵刃。

    七十多個文臣武將,穿上整齊官服,雁列兩旁,右邊以呂不韋為首,接著是王綰、蔡
澤、賈公成、雲陽君嬴傲、義渠君嬴棲等一眾文臣,李斯和繆毒分別排在第十七和第十八
位,官職算相當高了。

    另一邊則以王陵為首,跟著是王齒、蒙驁、杜璧。

    項少龍身為太子太傅,地位尊崇,居於杜璧之下,打後還有近三十人。

    小盤首先表示了對鹿公的哀悼,宣佈了大殮將於七日後舉行,當然是由他親自主持了。

    項少龍見小盤從容自若,隱有未來秦始皇的氣概,心下欣悅。

    各人正待稟奏,呂不韋首先發言道:「太后、儲君明鑒,我大秦現今正值多事之秋,先
有東郡民變,接著徐相在魏境遇襲身亡,鹿公又因憂憤病故。誠宜立即重整朝政,填補空
缺,勵精圖治,再張威德。」

    頓了頓,又冷哼道:「血債必須血還,否則東方小兒,會欺我大秦無人矣!」

    王齒怒喝道:「楚人實在欺人太甚,以為送上春申君首級,割讓五郡,就可平息我們的
怒火,確是太天真了。」

    眾臣紛紛附和。聲勢浩蕩。

    小盤冷冷審視眾人的反應,淡然道:「是否須向楚人討回血債,因此事內中另有隱情,
暫且按下不提。至於徐相和上將軍空出來的兩個遺缺,寡人與太后商量過後,已有主意。」

    呂不韋大感愕然,望向朱姬,見後者毫無反應,心知不妙,沉聲道:「徐相遇襲致死一
事,連楚人都直認不諱,未知尚有隱情?請儲君明示。」

    小盤不悅道:「寡人剛說過暫把此事擺在一旁,就是擺在一旁,仲父難道聽不清楚
嗎?」

    這幾句話說得極不客氣,呂不韋臉色微變,向王齒和蒙驁使個眼色,閉口不言。

    沒有了朱姬的支持,他那敢頂撞小盤。

    王齒等想不到小盤如此強硬,一時間不敢冒失發言。

    自商鞅改革秦政後,君主集權於一身,故若朱姬不反對,小盤確可為所欲為,除非把他
推翻了;否則他的話就是命令。

    小盤卻是暗中稱快。自項少龍離秦後,在朱姬和呂不韋的壓力下,他一直在忍氣吞聲。
現在項少龍回來了,無論在實質上和心理上,他都感到形勢大改,那還不乘機伸張君權,借
打擊呂不韋來達到震懾群臣的目的。

    他若非這樣的人,日後就輪不到他來作始皇帝了。

    大殿內一時靜至落針可聞。

    朱姬首次發言道:「軍政院大司馬一位,由王陵大將軍補上,眾卿可有異議?」

    項少龍聽得心中暗歎,想到若這番話由小盤這未來秦始皇說出來,那會徵詢各人意見。

    王齒乃王陵同族之人,聞言欣然道:「王陵大將軍確是最佳人選了。」呂不韋本屬意蒙
驁,但在這情況下,朱姬既開金口,已是無可奈何,不由狠狠盯了項少龍一眼,知道是他從
中搗鬼。

    蔡澤倚老賣老,躬身道:「左相國之位,事關重大,若非德高望重之人,必不能教人傾
服,未知太后和儲君心中的人選是誰呢?」

    這回輪到朱姬說不出話來。因為若說德高望重,何時才輪得到昌平君?項少龍望向站在
階台上守衛一側的昌平君,只見他垂頭不語,脹紅了臉,顯是心中驚徨,知道若這時不為他
製造點聲勢,待群臣全體附和蔡澤,說不定朱姬會拿不定主意。

    哈哈一笑道:「蔡公說得好,不過微臣以為尚未足夠,愚意以為有資*癲股閒*
相此位的人,必須符合三個條件。」

    接著轉向小盤和朱姬躬身道:「太后,儲君明鑒,可否讓微臣略陳己見?」

    小盤大喜,向朱姬請示了後,欣然道:「項太傅請直言,不要有任何顧忌。」

    呂不韋等均心叫不好,偏又無法阻止。

    杜璧則臉帶冷笑,在他的立場來說倒寧願這左相國之位,不是落到呂不韋手下的人去。

    王齒雖傾向呂不韋,但終屬秦國軍方本土勢力的中堅人物,對項少龍亦有好感,所以只
要項少龍說得合理,他自會支持。

    此中形勢,確是非常微妙。

    眾人眼光全集中到項少龍身上。

    項少龍微傲一笑道:「用人惟才,首先此人必須有真材實學,足以擔當此職。至於德望
是可培養出來的,在目前反非那麼重要。就以呂相為例,在任相位之初,大家都知是甚麼一
番情景,但現在誰不心服口服,由此便可知微臣提出這第一個條件背後的道理。」

    眾人均啞口無言,蓋因項少龍硬將此事扯到呂不韋身上,若還出言反對,反變成針對呂
不韋了。

    呂不韋差點氣炸了肺,他最恨人提起他的過去,但這一刻偏是有口難言。

    蒙驁臉色沉了下來,冷冷道:「請問項大人,另外兩個條件又是怎樣呢?」

    項少龍從容道:「左相之位,轄下大部份均為軍政統屬,故此人必須來自軍方將領,且
為了穩定軍心,此人須像徐相般乃出身自我大秦本土的軍將,如此才可教我大秦兵將心悅誠
服,此條件至關緊要,絕不可草率視之。」

    這麼一說,等若把王綰或蒙驁當左丞相的可能性完全否定了。

    而完全符合這兩個條件的,只有杜璧和王齒,昌平君仍差了一點點。

    呂不韋氣得臉色發青,卻又是欲語無言,因為項少龍確佔在道理的一方。

    秦國的軍方將領,自王齒下,無不頜首同意。

    小盤拍案道:「說得好,現在連寡人都很想知道那第三個條件了。」

    項少龍先謝了小盤的允同,微笑道:「第三個條件,是此人必須年青有為,以能陪伴儲
君一同成長,藉以保證政策的延續。這立論雖似大膽,但其中自有至理,只要細心一想,便
知其中之妙。」

    坦白說,這本是項少龍三個條件中最弱的一環,群臣登時起哄,議論紛紛。

    呂不韋呵呵一笑道:「項太傅這最後一個條件,實大有商榷之餘地,未知太傅心中人選
是誰呢?」

    小盤哈哈笑道:「項太傅之言,正合寡人之意,昌平君接旨!」

    大殿倏地靜了下來。

    昌平君跑了出來,跪伏龍階之下。

    小盤肅容道:「由今天開始,昌平君就是我大秦的左丞相。寡人之意已決,眾卿家不得
多言,致另生枝節!」

    項少龍心中暗笑,看也不看氣得臉無人色的呂不韋,帶頭跪拜下去。

    原本沒有可能的事,就這樣變成事實了。

    關鍵處自是先取得了繆毒和朱姬的支持,而如此一來,繆毒和朱姬的一方,亦與呂不韋
公然決裂,再沒有回轉的餘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