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因愛成恨

    不見半年,小盤更成熟了,更懂隱藏內心的感情。

    離開了上將軍府,項少龍隨小盤返回王宮。滕翼和紀嫣然等則回到烏府去,至於鹿公的
身後事,交由小盤派來的司禮官全權負責。

    到書齋內只剩下小盤和項少龍時,小盤一掌拍在几上,狂怒道:「這奸賊萬死不足以辭
其咎。」

    項少龍頹然在他下首坐了下來,沉聲道:「為何會派徐先到壽春去呢?」

    小盤似怕給他責怪地解釋道:「呂不韋力陳必須連楚齊攻三晉的策略,堅持要徐先去與
楚人修好和要我娶楚公主為後。太后不知是否受了繆毒所惑,亦與王綰、蔡澤等大力支持呂
不韋,我迫於無奈下,只好同意了。當時只以為呂不韋是想把徐先調離咸陽一段時間,使鹿
公不敢動他,那知楚人如此膽大包天,竟敢襲殺代表寡人的使節。」

    項少龍首次對朱姬生出怨恨,默然無語。

    鹿公、徐先、王齒,一向是軍方三大支柱,現在只剩下王齒,此人又傾向呂不韋,辛辛
苦苦建造出來的形勢,竟毀於一夜之間。

    軍方重臣中,勉強還有個王陵是站在他們的一方。其他的如蒙驁則是呂不韋直系分子,
杜壁又心懷叵測,局勢之險,確是來秦後從未有過的。

    小盤歎道:「現在最頭痛是徐先死後空出來的左丞相一缺,呂不韋舉薦王綰,太后亦傾
向這決定,我實在很難反對。論資歷,除蔡澤外,沒有人比王綰更有當左丞相的資格了。」

    項少龍道:「此事關係重大,無論用上甚麼手段,我們絕不容這左相之位落到呂不韋的
人手上,否則秦室不出三年就成了呂不韋的囊中之物了。」

    轉向小盤道:「儲君心中有甚麼人選?」

    小盤道:「若任我選擇,我會破格提升李斯,此人的才能十倍勝於王綰。」

    項少龍搖頭道:「論能力,李斯完全沒有問題,可是他卻非秦人,縱使沒人反對,也不
該在你陣腳未穩時如此提拔外人,這只會令秦人離心。」

    小盤默然片晌後,點頭道:「師傅說得對,眼前確不該這麼做,唉!你回來就好了!終
有人可為我出主意。」

    項少龍定睛望了小盤一會後,道:「你已做得非常好了,能把事情拖到現在。」

    站了起來,來回踱步,可是腦中仍是一片空白,喃喃道:「這個人選,首先須是秦人。
且是我們可能絕對信任的,另一個條件就是他年輕而有大志,不會輕易讓呂不韋收買過去,
同時要很清楚我們和呂不韋的關係,又要得到軍方的支持,這個人到那裡去找呢?」

    小盤歎道:「這個人就是師傅你,但我卻知道你定會拒絕的。」

    項少龍一震這:「我想到了,這人就是昌平君!」

    小盤愕然半晌後,捧頭道:「他是否嫩了點呢?」

    項少龍道:「當然是嫩了點,但這一招卻叫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明的是昌平君,暗的
卻是李斯,昌平君乃王族公卿,王綰也很難和他爭持哩!」

    小盤一頭霧水道:「修棧道這句話我明白,但陳倉是甚麼東西呢?」

    項少龍暗罵自己又說錯話,因為這是發生在很多年後的楚漢相爭之時,小盤自然不知
道,胡謅道:「那是指一個陳舊空置、不為人所注意的倉庫,總之實際上是由李斯當丞相,
昌平君則是站出來當幌子。」

    小盤仍在猶豫,苦惱地道:「可是昌平君的寶貝妹子正和管中邪過從甚密,若羸盈嫁了
給管中邪,會否有問題呢?」

    項少龍道:「若在以前,多少會有點問題。但只要讓昌平君兄弟知道徐先是被呂不韋害
死,哪就算管中邪娶了他兄弟的娘都沒有用。」

    小盤棒腹苦笑道:「師傅莫要逗我,現在實不宜大笑。」

    項少龍想起了徐先和鹿公,也意興索然,肅容道:「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必須把王
翦調回來,憑他以對抗王齒、蒙驁和杜璧,我敢斷言他必可成為我大秦軍方的中流砥柱。再
配以桓奇,輔以王陵,會比徐先和鹿公更厲害。」

    小盤霍地站了起來,道:「但太后那關怎麼過呢?她定以昌平君經驗未夠而拒絕此
議。」

    項少龍呆了頃刻,斷然道:「此事由我親自去和她說。」

    小盤搖頭道:「太后已非以前的母后了,繆毒得到寵遇後,太后對他更是迷戀,又覺得
我愈來愈不聽她的話。我看師傅對她的影響力亦大不如前


    而呂不韋現在很拉攏繆毒,否則母后就不會支持呂不韋。」

    項少龍微笑道:「那我便和繆毒說吧!我才不信他肯讓呂不韋總攬大權,現在我回來
了,他再非孤掌難鳴,該有背叛呂不韋的膽量。」

    小盤點頭道:「就照師傅的意思辦,假若所有方法都行不通,索性把呂不韋和管中邪召
入宮來,再由師傅安排人手,把他們用亂箭快劍一股腦兒殺了,然後隨便給他們一個罪名來
收拾殘局。」

    項少龍嚇了一跳道:「此乃下下之策,現在大部份兵力都掌於蒙驁手上,這麼做誰都不
知會惹來甚麼後果,而且宮內處處都是呂不韋的眼線,一個不好,吃虧的只會是我們。」

    小盤歎了一日氣,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想起太子丹,問起此人情況。

    小盤若無其事道:「呂不韋把他請到新相府去,就把他扣押了起來,現時生死未卜,而
他的手下就給軟禁在賓館處,不准踏出大門半步,由管中邪的人負責看管。我覺得這事也沒
甚麼大不了,自己要煩的事又太多了,所以一直沒有過問。」

    項少龍愕然看著他,心底直冒寒氣。

    秦始皇畢竟是秦始皇,講功利而淡仁義。只看小盤的神態,便知他一點不介意呂不韋殺
了太子丹,好除去統一天下的其中一個障礙。

    想到這裡,已知若要打動小盤,使他在此事上幫忙,惟動之以利。

    想了一會後,長歎一聲道:「儲君這樣做,叫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

    小盤一呆道:「連這都有問題嗎?」

    項少龍正容道:「假若儲君封此事不聞不問,那儲君在田獵平亂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威
望,將會盡付東流,使人人都知道現在咸陽作主當家的人是那臭仲父呂不韋。所謂兩國相
爭,不斬來使,現在人家遠道來弔祭你王父,竟硬給呂不韋把人拿去了,罪名卻由你承擔。
以後東方六國還肯信你這不守道義的人嗎?」

    小盤愕然道:「為何師傅說的和李斯說的如此近似?看來果然有些道理。但太子丹說不
定已給呂不韋殺了哩!」

    項少龍搖頭道:「呂不韋怎捨得這麼容易殺死太子丹。此事擺明是針對我而來,另一方
面則好讓死鬼田單可對付燕國。」

    頓了頓冷哼道:「莫傲給我當眾弄死了,去了老賊的首席軍師,更使他顏面受損,以他
這麼好勝心重的人怎下得這一口氣。但又苦無直接對付我的方法,惟有由太子丹處下手,最
好是我強闖相府要人,那他就可佈局殺我又或治我以罪了。」

    小盤冷靜地道:「但這事實暗中得到母后的支持,因為鹿公和徐先曾多次提出異議,都
給母后和呂賊壓了下去。嘿!我也很難辦啊!」

    項少龍大感頭痛,小盤說得對,不見大半年,看來朱姬真的變了很多。

    小盤道:「由明天開始,師傅定要參加每天的早朝。唉!現在愈來愈少人敢反對呂不韋
了。」

    頓了頓又道:「應否把安谷侯調回來呢?」

    項少龍搖頭道:「現在我大秦的重兵全集中在疆界處,七成落到了蒙驁、王齒和杜璧的
手上,其他則操於王翦和安谷奚之手,假若將兩人全調回來,我們將變得外無援應,故萬萬
不可。」

    順口間道:「桓奇的應變部隊弄了個甚麼規模出來呢?」

    小盤爽快答道:「桓奇和小賁兩人親自到各地挑選人材,現在已組成了近萬人的新軍。
李斯給這支軍隊找了個名字,叫做「速援師」,聽起來也過得去吧。」

    又冷哼道:「但呂不韋卻對桓奇諸多留難,表面甚麼都答應,其實卻是陽奉陰違。我想
把李斯再升一級當軍政院的司馬大夫,但卻給太后和呂不韋硬擋著,使寡人也動彈不得,師
傅定要為我想辦法才行。」

    項少龍大感頭痛,沒有了徐先和鹿公,而對方則有蒙驁和王齒,自己對用軍和施政又一
竅不通,怎鬥得過呂不韋?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暗忖假若能把蒙驁爭取過來,一切問題就可迎刃而解了。此事雖
是困難,但因呂不韋曾有殺蒙驁兩子之心,所以要策反他並非絕無可能,但定要由蒙武蒙恬
兩兄弟處入手。觸動靈機,心中已有計較。

    項少龍總結道:「暫時當務之急,是要把左相國之位弄到自己人手上,同時把王翦委以
重任,以代替蒙驁王齒兩人,至於太子丹的事就交由我處理好了。」

    再商量了一些細節,特別是關於太子丹方面的事後,項少龍才離開小盤的書齋。

    踏出齋門,一時間都不知該到那裡去才是。

    最渴望的本是返烏府去見趙雅,但道義上則理該去慰問太子丹的手下徐夷則等人,而關
鍵上最應見的人卻是繆毒,好煽動他聯手對付呂不韋。

    一顆心七上八落時,李斯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道:「項大人!」

    項少龍回過神來,大喜道:「李兄!」

    李斯一把扯著他,由側門到了御園去。

    此時是午後時分,天上烏雲密佈,似正醞釀著一場大風雪。


    到了一座小亭裡,李斯放開了他,歎了一口氣道:「呂賊真厲害,幾下手腳,我們又要
處於下風了。嘿!已幹掉田單了嗎?」

    項少龍點了點頭。

    李斯立即雙目放光,興奮地道:「此事對我大秦統一天下,勢將大大有利,而呂不韋再
不能與田單互為聲援,以操控東方六國了。」

    項少龍乘機問道:「現在呂不韋手上除了軍方的蒙驁和王齒外,尚有甚麼實力呢?」

    李斯頹然道:「比起上來,軍隊方面反是呂不韋最弱的一環,至少在咸陽城我們的力量
便要較他為優。」

    項少龍眉頭大皺道:「我對朝廷的機制非常糊塗,李兄可否解釋一二。」

    李斯愕然看了他好一會後,才點頭道:「若真要詳說清楚,恐怕項大人今晚不用回家
了,但簡單來說,最主要可分三個階層,最高層的當然是政儲君,加上像我這般的輔政小
臣,成為了內廷,嘿!只是這內廷已非常複雜了。」

    項少龍道:「我對內廷反為最是清楚,李兄不用解說,儲君以下就是右丞相和左丞相,
究竟兩人職權上有甚麼分別呢?」

    李斯耐心解釋道:「這要由孝公時商鞅變法說起,當是國君下設庶長和大良造,至惠文
王,那時商鞅的大良造兼庶長集軍政於一身,功高震主,惠文王忌之,遂將商鞅車裂於市,
從此集權於君,再置相以代大庶長制,置將以代大良造制。把政軍分了開來。而相則為百官
之首,後來又因丞相職務過重,分為右丞相和左丞相,大致上以右丞相管政,左丞相管軍,
故前者就像以前的庶長,而後者就是大良造了。」

    項少龍聽得頭都大了起來,問道:「那為何呂不韋總要管軍隊的事呢?」

    李斯苦笑道:「軍政本就難以分開來,由於左右丞相都是直接輔佐國君,所以凡由國君
決定的事,自然就要徵詢他們的意見,現在政儲君年紀尚幼,太后又臨朝親政,形勢自然更
複雜了。」

    項少龍更感頭痛,皺眉道:「那這兩個丞相究竟是如何運作?」

    李斯從容答道:「左右丞相是通過四院去管治國家,四院就是軍政、司法、稅役和工
務,分由司馬、司寇、司徒、司空四位大臣執掌,現時左丞相管的是軍政和工務,右丞相管
的是司法和稅役。鹿公本是司馬,現在這位置自是騰空出來了。」

    項少龍待要再問,一名內侍來到亭外施禮道:「太后有請項大人!」

    項少龍和李斯對望一眼,均感不妙。

    大雪此時開始飄下來了。

    太后宮內,朱姬高坐鸞台之上,四名宮娥、四名內侍立於左右兩後側,而禁衛林列,排
至殿門處。

    項少龍一見這等陣仗,便知不妙。因為朱姬是一方面擺明不肯和他說私話,另一方面則
顯示她是心向繆毒,故不願獨會項少龍,免惹繆毒不快。

    果然項少龍施禮平身後,朱姬鳳目生寒,冷喝道:「項大人,你是否不把我這太后看在
眼內了,一去大半年,回來後也不來向哀家請個安。」

    項少龍知道唯一招數就是以柔制剛,歎了一口氣道:「太后息怒。只因……」

    朱姬打斷他道:「任你如何解釋,也難以息哀家之怒,項少龍,告訴哀家你和儲君在攪
甚麼鬼,甚麼事都鬼鬼祟祟,把哀家瞞在鼓裡。當日田獵高陵君謀反,你們顯然事前早得到
消息,為何不讓哀家知道?」

    項少龍這才知道她是要算舊賬,苦笑道:「微臣縱有千言萬語,在這耳目眾多的情況
下,也難以向太后一一道來,難道我可直告太后先王怎樣,儲君怎樣,呂相怎樣,徐相怎樣
嗎?」

    朱姬美目深注地看了他好一會後,軟化下來,歎了一口氣道:「好吧!所有人給我出
去,誰敢偷聽的話,立殺無赦。」

    轉眼間,一眾侍從禁衛走得一乾二淨,還關上了所有殿門側門。

    鸞座上的朱姬再歎一口氣,聲音轉柔道:「早知拿你沒法的了,說吧!」

    項少龍踏前兩步,把心一橫,索性在階台邊坐了下來,淡淡道:「呂不韋殺了徐相,害
了鹿公,假若可再置我於死地,下一個必輪到繆大人了。」

    朱姬見他竟無禮至背著自己坐在台階處,本要出言斥責,豈知項少龍語出驚人,劇震
道:「你說甚麼?」

    項少龍把臉埋入手掌裡,沉聲道:「凡是擋在呂不韋權力之路上的障礙物,早晚都要給
他一腳踢開。除了他自己外,甚麼都可以犧牲,太后該比我更知道這點了。」

    朱姬的呼吸沉重起來,好一會才道:「楚人把春申君的首級送了來,為徐先之死請罪,
這事究竟與呂不韋有甚麼關係?你若不說清楚,哀家絕不饒你。」

    項少龍大怒而起,猛一旋身,瞪著朱姬道:「殺死徐先對春申君有何好處,若非田單慫
恿,呂不韋在背後支持,許以種種好處,楚人那敢如此膽大妄為。哼!你要不饒我嗎?找人
來拿我去斬首好了,看看我項少龍會否皺半下眉頭。」

    朱姬眼中射出森寒殺機,可是與他目光交鋒了不到片刻後,立即敗下*罄矗r*
下目光,輕輕道:「算我說話重了,那用發這麼大的脾氣哩!」

    項少龍見好即收,但橫豎說開了頭,斷然道:「現在左丞相一位,人人眼紅,假設再落
入呂不韋之手,不單我項少龍死無葬身之地,太后身邊的人也沒多少個能壽終正寢呢。」

    朱姬柔聲道:「假若少龍肯當左丞相,我定會大力支持。」

    項少龍回復冷靜,微笑搖頭道:「不是我,而是昌平君。」

    朱姬愕然道:「昌平君怎能服眾呢?為何不考慮王陵?」

    項少龍道:「因為我們需要王陵代替鹿公去管軍政院,好駕御王齒、蒙驁、杜壁等人,
昌平君雖德齡都差了點,但他乃王族貴胄,任他為相,實是安定大秦軍心的最佳方法。太后
別忘了西秦三虎將已去其二,王齒不但投向呂不韋,目下的聲勢更不及蒙驁,這世間每多趨
炎附勢之徙,到人人都靠向呂不韋時,太后和儲君還有立足之地嗎?」

    朱姬眼瞪瞪看了他好一會後,頹然道:「為何我總是說不過你呢?但此事非同小可,我
還要考慮一下,你退下吧!」

    項少龍知道她要和繆毒商議,心中暗歎,卻又無可奈何,悵然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