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宴無好宴

    項少龍與李園提早少許出發,先在一條橫街會合,交換最新的消息。

    兩人躲在馬車裡,李園問道:「太后找你有甚麼事?」

    項少龍一邊留意窗外的情況,漫不經意道:「她想我殺死李權、李令和春申君。」

    李園精神一振道:「她真的這麼說?」

    項少龍微哂道:「我難道要騙你嗎?她為何這麼恨春申君呢?」

    李園頹然歎道:「她恨所有沾污過她身體的男人,包括孝烈王在內。」

    項少龍道:「你那方面有甚麼新情況。」

    李園道:「看來春申君極其量只是用比武下毒那類招數對付我們。因為今晚被邀的嘉賓
遍及各公卿大臣,另有外國或侯國來的使節侯王,任春申君和李權的膽子如何大,也不敢在
這情況下湧幾百人出來宰我們。」

    項少龍沉聲道:「賓客名單中有沒有夜郎人呢?」

    李園道:「沒看到夜郎王的名字。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會來,春申君該知道我要看他邀
請的嘉賓名單,乃輕而易舉的一回事。」

    項少龍淡淡道:「我決定了就在宴會上與春申君和李權分出勝負,否則不可能再有另一
個機會了。若我沒有猜錯,明天一俟斗介調好了軍隊,春申君就會發難,裡應外合地以壓倒
性的兵力控制壽春。因為內城軍落到你手上,對他們實有切膚之痛。這宴會正是要把我們拖
在那裡。更因壽春最重要的人物都雲集該處,一時間都沒法作應變調動,自然是對他們最有
利了。」

    李園愕然道:「可是春申君府家將達三千之眾,我們只得區區六十人,一些還要留在外
面廣場處,動起手來,能逃命已叫僥倖,怎還能置敵於死地?」

    項少龍微笑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李兄聽過這兩句至理名言嗎?」

    李園念了兩遍。雙目亮了起來,顯是有點明白了。

    項少龍道:「我差點忘了至關緊要的事,田單是否在賓客名單上呢?」

    李園搖頭道:「我正要告訴你這件事,自今早他和春申君吃過早膳後,田單便失去了蹤
影,我看他可能已離開了壽春。」

    項少龍的心直往下沉,苦惱地道:「若他出城,當瞞不過守城的人,為何你完全不知道
呢?」

    李園無奈地道:「若有斗介為他安排,連武瞻都難以過問,所以把田單秘密掩護出城
外,實是輕而易舉的一回事。」

    項少龍猛下決心道:「出了這件事,我們更不得不動手,只有從春申君口中,才可知道
田單到了那裡去。」

    李園明白他的意思,假若田單返齊的話,項少龍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壽春的事,再兼
程追去。

    歎了一口氣道:「項兄因我的事而延誤了自己的大事,小弟真不好意思。唉!話說回
來,其實我們今晚的勝算並不高哩!」

    項少龍含笑搖頭道:「非也非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現在我又有新的主意,索性把
李兄的隨員都換上了我的人,只要春申君不知道我們暗攜弩弓,這一場仗我們至少有七成勝
算。這是名副其實以己之長,制敵之短。以弩弓克長劍;以效率、速度和避重就輕的策略應
付對方的人多勢眾。」接著湊到他耳邊說了一番話。

    李園歎道:「即使孫武復生,也難勝項兄妙算!」

    項少龍心中暗笑,這正是特種部隊的信條,以精銳勝平庸。只要抓到敵人最弱的一環,
就像捏住毒蛇的咽喉,任它如何厲害,也只有俯首就擒了。



    兩人分手後,李園先入宮見李嫣嫣,稟告一切,而項少龍則逕赴春申君的宴會。

    進入外門後,只見主宅前可容千人操練的大廣場停滿車馬,燈火通明。

    主宅設在白石台基之上,迴廊環繞,連接左右和後方的建築物,建築群間古樹參天,環
境雅致。

    項少龍心生感觸。

    楚君的地位顯然遠及不上秦君。

    當年莊襄王停柩期間,咸陽停止了一切宴會喜慶的活動。但這裡的人卻完全兩樣,就此
點即可看出秦勝於楚的一個主因了。

    項少龍與眾手下躍下馬來,其中六人負責看管馬匹,另二十四人隨他往主宅走去。

    一般權貴赴宴,帶上十來個家將乃平常之事,二十四個是多了一點,但在這情況下,春
申君絕不好反對,何況他怎會把二十四個人放在心上。


    主宅的台階上下佈滿春申君府的家將,春申君和兩子黃戰、黃霸迎接賓客。

    項少龍朝長階舉步走去,在半途時後方有人叫道:「啊!請留步!」

    項少龍愕然止步,回頭望去,與追上來的人打個照臉,同感愕然。

    來的是韓闖,只見他露出古怪神色,乾咳一聲道:「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項少龍心知肚明他由背影認出了自己是項少龍,但由於自己整個樣子變得太厲害,所以
當韓闖見到他正面的尊容時,再不敢肯定。

    項少龍笑道:「在下現在是萬瑞光,侯爺你好!」

    韓闖立時明白過來,眨了眨眼睛,轉往找其他楚臣打招呼了。

    項少龍心中溫暖,韓闖這人雖是缺點多多,但卻很夠朋友。

    步上石階時,春申君笑裡藏刀地趨前來歡迎道:「得萬將軍光臨,本君不勝榮幸,為何
卻不見滇王妃和小儲君呢?」

    項少龍依足規矩行謁見之禮,歉然道:「小主公身體不適,滇王妃只好留下照拂他了,
請君上見諒。」

    春申君忙道:「我立即遣人去為小儲君診治,包保藥到病除。」

    項少龍掃視了正狠狠瞪著他的黃戰、黃霸和一眾家將,心中暗笑,想著任你們如何眼
利,也估不到世上會有可摺起來藏在褲管內的弩弓,這就是「高科技」的好處了。

    口中應道:「君上好意心領了。小主公剛吃了藥,明天若仍未見好轉,才再勞煩君上照
拂吧!」

    當下有家將引領項少龍進入大堂裡。

    那是個比得上宮廷的廣闊廳堂,兩旁各有四根巨木柱,撐起了橫過屋頂的四道主梁,氣
象萬千。

    主席設在對正大門的南端,左右各排了三列席位,約略一數,至少達百席之多,前席坐
的自是主賓,後方席位則是為家將隨人而設了。

    這時大半席位都坐上賓客了,由百多名身穿綵衣的侍女在席間穿花蝴蝶般侍候著,一片
喜興熱鬧的氣氛。

    項少龍瞥見左方首席處坐的是久違了的郭開,此君當了趙相後,脫胎換骨的神采飛揚,
春風得意,正與鄰席的龍陽君談笑。

    這時領路的家將道:「萬爺請!」

    項少龍隨他來到右方第四席處。

    荊善等則擠到後面兩席去,分幾排坐了下來。

    斜對面的龍陽君和他交換了個眼色後,郭開便打量著他,但顯然認不出他就是項少龍。

    此時廳內鬧哄哄的。來賓都趁宴會開始前的時刻,互相寒暄和詢問近況,獨是項少龍這
一席無人過問,只是間中有侯國來的使節和他揮手打招呼。

    一名女婢過來為他斟酒。

    項少龍瞅了她一眼,見她府色頗黑,左頰還有小方胎痣,容貌平凡,再沒有多看的興
趣,轉而打量起其他人來。

    李權剛好在他對面,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後。和下首的成素寧說話,眼尾都不望他,好像
他已變作了死人,再不會對他生出任何影響。

    項少龍心中冷笑時,耳內傳來一把熟悉的悅耳聲音道:「死鬼!又在裝神弄鬼了。」

    項少龍虎軀劇震,差點衝口叫出善柔的芳名。正要再看席前的婢女一眼時,善柔低叱
道:「不要瞧我,你後面有道暗門,貫通外面的迴廊,小心了!」

    說罷盈盈離去了。

    項少龍得與這令她夢縈魂牽的紅顏知己重逢,精神大振,整個世界都充滿了生氣、色彩
和熱烈的期待和渴望。

    同時又心中懍然。

    這大堂表面看去,只在中間開有兩道側門,連接外面的迴廊和直通左右院宅的長廊,若
非得善柔提點,真不知席後設有暗門,春申君這一著確是非常厲害,他差點便要著了道兒。

    忙揮手召來荊善,告訴了他這件事。

    荊善退回去後,心中仍填滿善柔的倩影。

    這美女確是神通廣大。竟然可混到春申君府來當婢女,找尋刺殺田單的機會。

    這時善柔又奉上佳餚,低聲說了「外面迴廊底下藏有長矛」後,又轉到另一席去了。

    項少龍放下心來,對方顯然仍不敢動用弩箭那類長程武器,自是怕射不中目標時,誤傷
了其他人。

    這時賓客來得七七八八了,門官逐一報上來人的名字,大部份項少龍都不認識,只是從
銜頭知悉來人不是王族就是重臣,身份顯貴。

    斗介、武瞻、練安廷和獨貴這四個握著壽春兵權的人物都沒有出現,這是理所當然的
事,現在壽春內張外弛,斗介的大軍正與內外城軍互相對峙,互相牽制,暫時誰都奈何不了
誰。

    屈士明暗算他項少龍不成,乃春申君和李權方面最大的失著,使內城軍的控制權落到李
嫣嫣和李園手上,迫得敵人只好另用險著來對付他們。

    門官這時唱喏道:「且蘭王駕到!」

    項少龍往大門望去,首先入目是肉光緻緻的玉臂和美腿。

    它們的主人是充滿野性美、青春迫人的性感美女。


    此女身穿以薄皮革綴成的衣服,秀髮垂眉,坦胸露臂,誘人至極。

    最引人處是她流波顧盼時,毫不吝嗇甜甜的笑容和媚眼,登時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

    項少龍好不容易才把眼光移到她身旁的且蘭王處,他頭頂羽冠,披上長袍,身形矮胖,
五官都像擠到臉孔中間處,走路時左搖右擺,正與旁邊的春申君說話。

    身後的十多個親衛無不比他高上至少個半頭,都露出粗壯的腿臂,使人感到異族蠻風的
特色。

    當春申君往他的一席指點時,項少龍知道且蘭王正向春申君問及自己,果然且蘭王那對
細眼朝他望來,擺脫了春申君後,大步帶頭往他舉步走來。

    項少龍忙起立施禮。

    且蘭王隔遠便大笑道:「萬瑞光不愧滇南第一勇士,才到壽春,便把斗膽佔據滇王府的
鼠輩立刻趕走,大快人心之至。」

    這番公開表示支持的話,登時令全場賓客側耳側目。

    李權重重發出一聲冷哼,表示不滿。

    且蘭王不知是真聽不見,還是聽而不聞。逕自來到席前,舉起右掌。

    項少龍早受過莊夫人教導,忙舉右掌,與他互擊三下。

    且蘭王向那迷人女郎道:「采采快來見過萬勇士,哈!這是小女娜采采,我今趟是要帶
她來見識一下大楚的繁華景象。」

    娜采采盈盈施禮,勾魂的眸子送了他一記秋波,未語先笑道:「萬將軍真強壯哩!」

    這句話立時惹起一陣嗡嗡低語,如此大膽和肆無忌憚的對初識男人評頭品足的美女,確
是罕見。

    此時春申君趕了上來,正要引他坐到右方首席處,且蘭王指著項少龍上首的一席道:
「我就坐這一席。」

    春申君眼中閃過不悅之色,仍是無奈地答應了。

    正擾攘時,門官唱道:「夜郎王到!」

    且蘭王完全不顧儀態,「呸」的一聲側頭吐出一口涎沫,表示不屑聽到夜郎王之名,這
才領著火辣辣的且蘭公主娜采采坐到項少龍上首那席去,擺明和項少龍扮的萬瑞光站在同一
陣線。

    一切部署妥當的眼色。

    歌姬退下後,夜郎王一陣長笑,凶光畢露的雙目落到項少龍處,舉杯道:「先敬萬將軍
一杯,然後再有一事相詢,請萬將軍指教。」

    項少龍與李園交換了個眼色,都知道好戲要開鑼了,還是首先由敵人發動主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