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雅湖小□

    幾墊等物均被移到廳角處,騰空了寬廣的空間。

    所有客人□人均被驅下樓去,只剩下雙方的人。

    沙宣和項少龍對立廳心,陽光由一邊的大窗□了進來,照得近窗台的地面一片金黃。

    龍陽君對這手下充滿信心,嘴角含春地看著項少龍。他的幾個屬下則都對項少龍投以輕
蔑神色。

    這沙宣的劍術在大梁非常有名,乃魏安□王的御前八大鐵衛之首,是大梁人人害怕的人
物之一。

    信陵君表面雖從容冷靜,其實心內卻是頗為緊張。若項少龍不幸戰死,那刺殺安□王的
大計便盡付東流,可是若能把此人殺死,刺殺魏王時自是少了一個障礙。

    「鏘!」

    沙宣掣劍出鞘,立時寒芒四射。但見他像變了個人似的,威猛無儔地抱著劍把,「喳喳
喳!」不進返退,後移三步,踏得木樓板撼動作響,先聲奪人。

    他雖往後退,可是氣勢壓力卻是有增無減,旁觀者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大為震
懍。

    項少龍亦感到對方兇猛狠辣的氣勢,收攝心神,進入墨子劍靜守的境界,與敵人利若鷹
隼的目光一點不讓對視著。

    雙方的人見項少龍在對方凌厲的氣勢壓迫下,仍是屹立不動,淵停嶽峙,意態自若,都
大感驚異。那知這正是墨子劍法以靜制動的精粹。

    局中的沙宣更不是滋味,以往他制敵取勝,就是憑藉自己特別的氣勢,壓得對方心膽俱
寒時,乘勢猛擊,使對方濺血五步之內,那知眼前此人一點不受自己的氣勢影,反使他失了
方寸,此時再無可退之地,暴喝一聲,揮劍攻上。

    龍陽君和從人立時喝采叫好,為他助威。

    這一劍迅若電光,望項少龍額中劈去,充滿一往無回的慘烈氣勢。

    項少龍的飛虹劍仍安藏鞘內,似乎毫無還擊之意,直至劍光臨頭,信陵君等都為他擔心
時,他才身形忽動,快逾脫兔般往橫移去,來到陽光□射的窗旁,仍是冷冷看著對手,雙目
流露出堅強無比的鬥志。

    他出身於嚴格訓練的精銳部隊,最懂利用環境以發揮最有效的戰術。答應接受挑戰時,
早下了決心,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對手,一來是殺龍陽君的威風,二來是要信陵君更重視
自己。

    他戰鬥經驗無比豐富,培養出高明的眼力,一看這沙宣拔劍的勢子,便知此人膂力過
人,專走狠辣險著,所以避他一劍,以削弱對方氣勢。

    沙宣怒叱一聲,人隨劍走,再往他殺來。

    項少龍一聲長笑,飛虹劍電掣出鞘,寶刃先橫擺一旁,劍身作四十五度角傾斜,立時捕
捉和反映了午後透窗而入的陽光,同時射往沙宣圓睜著的凶睛。

    沙宣連做夢都未想過天下間竟有這種在室內借陽光反映克敵的劍法,驟覺眼前強光閃
爍,一時間甚麼都看不到。

    項少龍豈肯錯過這千載一時的機會,避過劍鋒,風捲雷奔般一劍側劈,登時血光濺現,
慘叫起處,沙宣頸側鮮血激濺,側跌地上。

    這一劍割斷了對方咽喉,任何人都知道沙宣再無生還之理。

    雙方之人均看得冷汗直冒,誰想得到以沙宣的劍術,竟非對手一合之將。

    項少龍還劍入鞘,向龍陽君淡淡笑道:「沙兄劍法高明,我想留手亦有所不能,君上請
恕罪。」

    馬車內,信陵君欣然道:「少龍給我出了這口鳥氣,真是痛快!」

    項少龍想起龍陽君走時那故作安然的臉色,微笑道:「不知安□王會否因我殺了他的御
衛而不快。」

    信陵君冷哼道:「這沙宣借試劍切磋為名,先後殺了我五名得力劍手,今次被你殺了,
安□有甚麼話好說的。」

    這時車馬轉入了一條林木婆娑的小路,前方有座清幽雅致的園林院落。

    信陵君顯是心情極佳,說不定是因刺殺魏王有望。親切地道:「我們現在去的是大梁所
有男人都想去的『雅湖小□』,此□固是風光迷人,更主要的原因是它的女主人紀嫣然小姐
不但有傾國傾城之色,又以才藝震驚天下,與秦國的寡婦清並稱當代雙絕。」

    項少龍心中苦笑,換了以前,必然會因能見到這樣天下聞名的美女而雀躍,可是現在自
身難保,那還有心情去泡妞兒,就算對方青睞相加,自己亦要想方法使她打消主意,免得為
他的未來傷心擔慮。

    想到這裡,真有虎落平陽之歎。

    信陵君那知對方早悉破他的奸謀,還以為項少龍興奮得說不出話來,加鹽添醋道:「嫣
然小姐最愛和各地慕名而來的公子雅士談文論武...」

    項少龍愕然道:「論武?」

    信陵君訝道:「想不到你竟不知此事,嫣然小姐在我大魏劍術排名尤在龍陽君之上,位
列第二。唉!如此佳人,一般凡夫俗子怎配得她起呢?所以至今仍是未嫁之身,誰人能得她
心許,定可立時名揚天下,羨煞四方有心之徒。」

    再歎一口氣道:「說到外型武技,少龍均有入選資格,就怕過不了詩藝才學一關。」

    說話時,車隊已駛入院落裡。

    林木掩映中,只見一個小湖展現眼前,湖心有片小州,縱橫數畝,上面有幾座雅致精巧
的小樓房舍,一道長橋連接州岸,有若仙人隱居的福地。

    項少龍縱是心情不佳,亦看得油然神往,大梁竟有如此勝景,觀其居知其人,由此推
之,可見這美麗的女主人如何超凡脫俗。

    這雅湖上的小州屈曲若半月,假山瀑布,飛濺而下,猶如山水畫卷。房舍間奇花異草,
花浪輕翻,州沿處長廊環繞,質□古雅,蜿蜒曲折,與通幽的小徑接連,使人想到能漫步其
上,必是流連難捨、逸興湍飛。

    車隊走上長橋,便像走入了一幅美麗的圖畫裡,風拂碧水,林樹爭艷,州上的亭台樓閣
與湖光山色交相輝映,小橋流水掩映於枝青葉秀之中,粼波瀲,絢麗多姿。

    穿過了一條修竹曲徑和經過了兩個避雨小亭後,車隊在一座林中樓舍前的空地停了下
來。那裡早泊了三輛馬車,顯然訪客並不止是他們幾個。

    項少龍隨眾人走下馬車,一名清秀的美婢由樓內盈盈出現,向信陵君施禮道:「小姐正
作午間小睡,信陵君和諸位請在客廳小候片刻。」

    信陵君絲亳不以為忤,欣然領著項少龍步入小樓下層的客廳裡。

    項少龍心中再次苦笑,其婢如此,已可知主人,空有如此別具風格的絕世美女,自己卻
沒有獵艷的心情和勇氣,真是造化弄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