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險死還生

第四章險死還生

    項少龍把李囿送到宅外,三十多名親衛等得頸都長了,李園上韃前,低聲道:「嫣然是
否來了?」

    項少龍徽徽點頭。

    李園沉吟片晌後,苦笑道:「我具的根羨慕項兄。」

    項少龍道:「想見她嗎?」

    李園先是露出駑喜之色,旋又搖頭道:「相見等如不見,項兄請代我向她問好,告訴她
紀嫣然是我李囿心中最敬愛的女予。」

    仰夭一笑,登上馬背,領蓄眾親隨旋風般馳出大門外。

    項少龍慨然一歎,搖搖頭,返回宅內去,正想回去見紀嫣然,向她報告此事,半絡給莊
夫人截蓄,把他扯到一間無人廂房去,低聲道:「李園和你說了甚麼?」

    須少龍想起她剛才對李囿意亂倩迷的態度,就心中有氣,冷冷道:「都是些動刀動槍的
事,沒甚麼特則的。」

    莊夫人俯過來細審他的眼睛,看得他渾身不自然時,笑踞如花柔聲道:「少龍有點拓忌
了,棄身責高興。」

    項少龍索性把脾氣發出來道:「這並非拓忌,而是役有一個男人喜聽女人當蓄他臉說願
為另一個男人為牛為馬,這是尊重或不尊重的問題。放開你的手好嗎?」

    莊夫人挽得他更緊了。湊到他耳旁吐氣如闌道:「若我要說的對象,是項少龍而非李
圍,同樣的話就該改作為妾為婢了。少龍明白那分則嗎?」

    項少龍哂道:「我豈是那麼易騙易哄的人,夫人敢說對李園沒有動心嗎?」

    說到這裹,心中一動,知道自己確是對莊夫人動了點心。

    對女人他可說是非常有風度,絕少責罵或傷害女性,甚至像單美美和歸燕的蓄意謀害,
他亦從沒有要找她們算賬的念頭。

    給他罵得最多的女人是趙雅,但最後他還是原諒了她,像以前般疼她。

    但他為何卻要向莊夫人發這麼大的脾氣呢?

    項少籠因曾飽受打擎,更不想學遣時代的男人般對女人多多益善,廣納姬妾。不過違只
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反是女人不斷向他投偎送抱,心甘情願加入他的妻妾蕈內。

    人非萃木,孰能無情。

    加上他對女人又容易心軟,所以他一查小心翼冀,不想再涉人男女之事內。

    到目前為止,責正今他倩難自禁的只有琴清一女而已,對其他的他都很有克制力。

    但莊夫人的情況卻很特則。

    無論她復國成功與否,都不會成為他的姬老。這是身份的問題。莊夫人和兒子已成了滇
國人人承認的正統和象徵,一旦莊夫人嫁了給人,這象徵將給澈底破壞了。

    她可以和男人發生肉態關係,在這時代那是非常平常的事。

    所以項少龍和莊夫人即使發生男女之惰,亦往定了是短暫的,當莊保義登上王座,項少
龍離滇之時:這段男女之情就要宣告壽終正寢了。

    正是因為沒有了這心理障礙,兼之項少龍又對這對孤立無援的母子有極大憐惜,所以在
不自覺下,他逐漸地接受蓄莊夫人,這或者就叫日久生情吧。

    只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查等現在大發脾氣,才猛然醒覺是甚麼一回事。

    莊夫人雖被賁罵,卻沒有絲亳受責的應有反應,反正容道:「你說得不錯,李園確是個
今我心動的男人,而且不理他的貢正用心怒,衷面上他仍是對我莊家仗義支持。假設我沒有
遇上了你,我必會以身體作出報答。但現在卻不會這樣做,因為怕你會看不起人家。這樣剖
白心逾,你滿意了吧,」項少龍歎了一口氣道:「但你現在撩起了李園的心,恐怕事情非是
可以由你控櫚呢?」

    莊夫人道:「放心吧,我對應付男人早經驗豐富了。」

    接善狐媚一笑道:「剛才我是故意的,好看看你遺鐵石心腸的人會有甚麼反應,現在終
於知道了,唉!少籠,今魄讓妾身侍寢陪依好嗎?」

    項少龍想起紀嫣然和趙致,硬善心腸道:「則志了我們早先的協議,大事要緊,男女之
倩只奸暫擱一旁了。」

    莊夫人感動得眼也紅了,垂頭道:「妾身還是首坎遇上第一個不是為我的姿色而幫助我
的男人。」說時靠得他更緊更擠了。

    項少龍這才把身份被識破,又與李園結盟的事告欣了她,莊夫人自是聽得目瞪口呆,大
喜下迫項少籠和她纏綿一番後,才肯放他雕去。

    項少龍回到住處,把事情向紀趙兩女重覆了一趙,爾女亦是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事情
會有如此出人意表的發展。

    紀嫣然欣然道:「李園錐是個自私自利、心胸狹窄和仿事不擇手段的人,但終是有識之
士,在這種傍況下與你結盟是最聰明的做法,況且有了你違朋友,說不定可謬響秦國不以楚
國作為第一個征服的目標呢。」

    項少籠苦笑道:「在這事上我是很難發言的,你不去打人,人就來打你,不要說朋友可
以成敵人,連父子兄弟都可反目成仇,紀才女精通歷史,對這該有一番體會。」-趙致點頭
道:「夫君大人說得對,何祝現在項郎處處都有朋友,想幫都不知該幫那一國才好。」

    項少龍坦白道:「我是個只愛和平不好戰爭的人,將來儲君登位後,我們便逮赴他方,
找個山明水秀的原野或幽谷終老,那不是挺寫意嗎?」

    爾女感動得投入他懷內去。

    此時荊善來報,說內城官屈士明求見。

    項少籠大訝,閘起紀嫣然,才知內城官等若禁衛統領,忙一肚狐疑地出前堂會客。

    屈士明年在r一十許間,紳態穩重,一臉和氣,生得挺拔高大,面目英俊,予人很奸的
印象。

    不過這只是表面的假象,因為項少龍總覺得他眼睛內有另一些與這外象截然相反的東
酉,使他查覺到屈士明是那種笑裹藏刀的人。

    寒暄過後。

    屈士明道:「太后命我前來,請萬將軍入宮,萬將軍可否立即起程呢?」

    頌少龍暗忖現在光夭化日,到王宮走的又是通衢大道,該不怕他弄花樣,且有起事來在
人潮熙攘的大道上逃也逃得了,點頭答應,隨他策騎往王宮去。

    一路上屈士明對浴途景物和建指點談笑,令他得到不少情報,至少知道王宮旁一宏偉的
建蕈,就是春申君府了,李園的左相府則在春申君府斜對面處。

    李園在宮內宮外均有居室,與李嫣嫣的關係自是比其他李族人或春申君更親密了。難怪
雖惹起了春申君的拓忌,但至目前為止仍奈何不了他。

    但隨蓄李令入壽春,田單和春申君公然勾結,這平衡終被打破了。

    入宮後,深人下馬。

    屈士明低聲道!「太后想在她東宮的養心則院見萬將軍,那是她彈琴自娛的地方,她心
情奸時,說不定會奏一曲給先生聽呢。」

    項少龍暗忖難道李嫣嫣真的看上了自己,但想想又不大可能,一個憎恨男人的女人,怎
會只兩夭就改變過來。

    不過多想無益,只奸隨屈士明去了。

    八名禁衛在前開路,另十六人則隨在後方,對他的保護可說過分了一點,卻可見李嫣嫣
對他的維護。

    這一一十四名禁衛顯然都是特則的精銳,人人身型彪悍,項粗肩厚,均是孔武有力的大
漢,假若楚兵全是這種水準,連秦人都非某對手。

    此時項少龍和屈t明在前後簇擁下,穿過東園一條碎石鋪成的小路,囚周花木緊茂,小
亭小僑,流水魚池,點綴得園內生氣盎然。

    左方草樹外有一列房舍,但卻不覺有人在內。

    四倒靜悄無人。

    屈士明指蓄房舍道:「萬將軍請看;」項少籠循他指引望去,奇道:「看甚麼?」

    就在此時,忽感右腰給尖銳硬物重重播了一下,發出叮的一聲。

    項少龍立知是甚麼一回事了。

    屈士明以匕首暗算他,卻是刺中了他插滿飛針藏在腰處的對囊。

    想也不想,一肘強撞在屈士明脅下處。

    屈士明於匕首甩手掉地,脅骨折斷聲中,慘然倒往旁,仍不忘大叫道:「動手!」

    先動手的是項少龍,換了劍鞘以掩人耳目的血浪寶刃離鞘而出,前方最近的兩人立皴晝
中頸領,濺血倒地。

    項少龍知道不宜力敵,側身撲入一堆小樹叢惠,再由另一方瑣出來時,敵人的攻勢已全
面展開。

    左右各有爾人奮不顧身殺來,悍如瘋虎。

    項少龍知道絕對退縮不得,振起無與匹敵的鬥志,先往前衝,也不知踏毀了多少鮮花,
但卻避過被圍的危險;這才猛然旋身,血浪閃電劈出。

    這些禁衛果是千中挑一的高手,首當其鋒那人運劍硬架了他遺凌厲的一擎,卻避不閒項
少龍由下方疾踢過來的一腳;下陰中招,慘嚎倒地。

    後面衝來兩人收不住勢子,給拌得差點掉在地上。

    項少籠創光暴漲,鈹飛一匝,兩人都撒劍倒跌,立踐當場。

    此時更皋人由前面三方蜂錐而至,都是由草叢花樹間讚了出來。

    不過卻沒有人吆喝作聲,只是一聱不吭的攻來。

    項少龍心中一動,一遺大聲叫喊,一遺往左方房舍狂奔過去。

    奔上一道小橋時,後方風聲響起,項少龍心知不妙,淹落橋上,一把長劍在上方破空而
過。

    須少龍在橋上跳了起來,使出一招以攻代守,幻出重重劍浪,照蓄衝上來的兩人疾施反
肇。

    「嗆!」的一瞽,左方那人的長劍竟只剩下了半截。

    可惜項少龍卻歿有殺他的機會,順勢迫退了另一人時,只見敵方七、八人橫過穿流僑鹹
的小溪,想趕往矯的另一邊攔截。

    項少龍放過眼前敵人,跳上橋櫚,再凌空翻了個4,落到一片萃地上。

    兩名敵人立即聲勢洶洶撲了過來。

    項少龍心中叫苦,違些人個個武技殘楔,以眾凌寡,足夠殺死自己有餘。若給攔蓄苦戰
自己必無幸理,猛一咬牙,由地上滾過去。

    那兩名敵人雖是勇悍:但何瞥見過這等打法,慌了手腳時,其中一人已經給須少龍雙腳
綾纏住下肢,翻倒地上;另一人則被血浪透腹而入。

    囚方儘是人影劍光。

    項少龍放過那倒地者,往旁遺一梁大樹滾過去,撞到樹身才彈了起來,三把長劍由不同
角度朝他砍刺過來。

    項少龍知這是危急闔頭,若不能破圍而出,今日必喪身於此,一聲狂喝,使出壓箱底的
「攻守兼資」,三把劍都劈在他畫出的劍光上,更被他似有無限後著的劍勢迫退。

    眼角瞥處,其他人都瘋了般追來,已成合圍的死局。

    項少龍仰頭一看,見上方有慷伸出來的棍枝,再上處更是枝葉緊密,心中大喜,趁敵人
尚未攻來時,劍回鞘內,雖地躍起,雙手抓在粗若兒臂的橫枝上。

    敵人見狀躍起揮劍攻來。

    項少龍兩腳左右飛出,掃在兩人劍身處,兩把劍立時鑒了開去。

    雙腳再連環踢出,兩人面門中腳,血光迸現下,跟倒跌。

    借了一下腰力,摑上極時,下方已滿楚敵人。

    三把劍脫手往他擲來。

    項少龍貼往樹身,避過長劍,往上迅速攀去。

    敵人亂了方寸,在下遺手足無措地看舊,遺時只能海假役有帶得弩箭在身。

    到了樹頂後,離地足有八、九丈。

    項少龍心花怒放,擘大喉嚨像哨褸上的哨兵般狂呼道,「造反了;造反了;」四名敵人
開始往上爬來。

    項少籠不駑反喜,拔出血浪,迎了下去。以屠高臨下之勢,斬瓜切菜的把囚人劈下樹
去,眼看都活不了。

    此時屈士明按蓄脅下骨折處辛苦地來到樹下,亦是無計可施,進遏失據,喝道:「斬
樹!」

    項少龍大笑道:「辛苦你們了!」

    要以長劍斬斷這一棵人抱不過的大樹,役有半個時辰休想辦到。

    就在此時,無數禁衛由四方八面湧進囿棗來。

    屈士明臉色大變,喝道:「走!」

    不過已走遲一步,禁衛把人和樹團團圍蓄,見到竟是上司屈士明,都呆了起來。

    「太后駕到!」

    眾衛忙跪在地上。

    在樹頂處的項少籠不便施撞,自是兔了。

    終於度過了一汝被刺殺的危險。

    靠的卻是孛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