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勾心鬥角

    項少龍回到滇王府,只見大門外守著十多名禁衛軍,入門後,才知道是李嫣嫣親自下令
派這些人來保護王府的。

    剛進府就給莊夫人請了去說話,聽畢項少龍的敘述後,莊夫人忿然道:「想不到春申君
是這樣的人,想我先家翁當年是如何待他,怎想到現在竟與李族的人聯手來害我們。」

    項少龍早見慣了這種事,安慰道:「有多少個人不是見利忘義的,幸好我們根本不用靠
任何人,只要幹掉田單,我們立即遠離這是非之地,盡力作復國之謀。任得他們自相殘殺好
了。」

    莊夫人幽幽歎了一口氣,低聲道:「幸好我還有你可以倚賴。」

    項少龍暗暗心驚,岔開話題問道:「今天有甚麼特別的事嗎?」

    莊夫人精神一振道:「我們今次可說是來得合時,各地侯王不是派出重臣,就是親來吊
喪,他們都很懷念先家翁的恩德,除了支持李令的夜郎人外,都表示若我們舉事時,可在軍
餉和物資上支助我們,近年來夜郎人勢力大增,人人都希望我們能夠復國,把夜郎人的野心
壓下去,聽說今趟夜郎王花刺瓦亦會來弔唁呢?」

    項少龍皺眉道:「李令會不會來呢?」

    莊夫人有點茫然地搖了搖頭,接首歎r一口氣上古笑道:「若楚廷肯接受他來壽春,那
就代表楚入正式承認了他的身份,我看李園怎都不會容許此事發生的。」

    項少龍沉聲道:「我看他來的機會很高,否則春申君就不會故意請你回來,又派人在中
途行刺你了。照我看他定是和夜郎王花刺瓦聯袂而來,李園文的霸佔滇王府,就是要為李令
造勢,只不過想不到我們仍活得好好的。孝烈王一死,壽春陷進各大勢力的鬥爭之中,李嫣
嫣就是因清楚此事的來龍去脈,故而要派人來守衛滇王府。」

    莊夫人色變道:「少龍!我終是婦道人家,遇上這種情況心中六神無主,該怎麼應付才
好呢?」

    項少龍道:「現在還要弄清楚一件事,就是為何太祝李權建議我們搬進王宮去,不過其
中的一個可能性,就是讓李令可大模大樣住進滇王府去,而春申君則以安全理由,把我們軟
禁在王宮內,既可阻止我們和其他侯王接觸,又可公然明示天下,李令已正式成為滇國之
主,手段確是卑劣之極。」

    莊夫人怒道:「李嫣嫣難道就任由他們擺佈嗎?」

    項少龍道:「李嫣嫣是個怎樣的人,我們還未真正漠清楚,不過由我看,她還是比較遠
李園而親春申君和李權的,否則李園就不會因李嫣嫣對我另眼相看而欣喜若狂了。」

    莊夫人細看了他一會,點頭道:「你確是個能令女人心動的男人,李嫣嫣一向憎恨男
人,說不定會因你而改變。」

    項少龍失聲道:「憎恨男人,她是愛搞同性戀嗎?」

    莊夫人愕然道:「甚麼是同性戀?」

    項少龍知道又失言,解釋道:「即是歡喜與同性別的女人相好,嘿!」

    莊夫人抿嘴一笑道:「這倒沒有聽過,只知她由懂事開始,凡男人用過的東西絕不碰。
對男人更是不假辭色,否則李園也不會因她和你說了一會話,便猜到那方面去了。」

    就在此時,莊孔連門都不拍便走進來道:「太后和太祝來了!」

    項少龍和莊夫人愕然對望,既大感意外,更不知如何是好。

    臉垂重紗的李嫣嫣,高坐於滇王府主廳向門一瑞的主席處,太祝李權手捧朝笏,恭立一
旁,彪悍的禁衛軍林立廳外兩旁,直排到入門處,氣氛莊嚴肅穆。

    莊夫人、項少龍叩頭施禮後,隨來的禮儀官高喝道:「平身!」

    莊夫人等站了起來。

    項少龍留心偷看那太祝李權,此人臉型窄長,身形高瘦,美須垂胸,年杞在四十許閒,
頗有點仙風道骨的格局,可惜臉容蒼白,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爾眼更是轉個不停,顯是滿
肚子壞水。

    太后李嫣嫣平靜地道:「未知太國舅是否來見過王妃和儲君,傳達了哀家的意思?」

    莊夫人當然不善說這種絕瞞不了人的謊話,不知如何是好時,項少龍乾咳一聲道:「太
後明鑒,太國舅爺曾……」

    太祝李權冷喝一聲,打斷了他的話道:「太后是在詢問滇王妃,那到其他人代答。」

    項少龍差點拔劍衝前把他宰了,此君實在欺人太甚。

    莊夫人冷冷道:「我弟萬瑞光的話,就等若我的說話。」

    李權冷哼一聲望向臉藏在深紗之內的李嫣嫣。李嫣嫣道:「萬將軍請說吧!」

    項少龍暗忖若不給點顏色,他們連在壽春立足的地方都沒有了,從容自若道:「請問太
後,奸徒李令,是否正和夜郎王聯抉前來壽春的途上。」

    李嫣嫣和李權同時一震,愕在當場。

    氣氛尷尬難堪之極。

    項少龍雙目厲芒閃動,沉聲道:「太后請回答小臣。」

    李權回過神來,大喝道:「萬瑞光你竟敢對太后無禮?」

    項少龍沒好氣地道:「李太祝請恕瑞光愚魯,小臣詢問的乃關於我們滇國的事,何無禮
之有呢?」

    李權一向比李園更橫行霸道,罕有給人頂撞,但在這情況下又不可不講理,一時語塞起
來。

    項少龍冷冷望著他,嘴角飄出一絲令李權不寒而慄的森冷笑意,才轉往李嫣嫣,索性擺
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氣,靜候她的答覆。

    李嫣嫣平靜地道:「李令確曾要求來此,但已給哀家一口拒絕了,至於他有否隨花刺瓦
同行,哀家就不知道了。」

    項少龍哈哈一笑道:「那我敢以項上人頭作賭注,花剌瓦和李令這狼狽為奸的兩個人,
均已抵達壽春,否則何用勞動太后和太祝親臨,把我們請入王宮去。」

    李權登時色變,大喝道:「好膽。」

    項少龍仰天狂笑道:「有何好膽可言,楚既要亡我滇國,我等也不願再忍辱偷生,太后
請回宮吧。我們祭祀了歷代先王后即全體自盡,不用太后再為我等費神了。」

    李權臉色再變,假若發生此事,必使諸侯離心,說不定都會靠向強秦,那就大大不妙
了。

    這是楚人最怕發生的事。

    李嫣嫣嬌軀微顫,亦不知如何去應付這局面。

    莊夫人跪了下來,把莊保義摟入懷裡,反是這小子仍昂然而立,沒有露出半點害怕的神
色。

    項少龍目如鷹鷲,緊盯著李嫣嫣。

    他當然不會蠢得去自殺,必要時自然是立即逃走,總好過給軟禁宮內,任人宰割。且最
怕是給人發現他身上的飛針,那時連李園都要來殺他了。

    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一連串兵器交擊之聲,接著李園闖進來,怒喝道:「誰敢阻我?」

    守在門處的八名禁衛長戟一挺,截著他的進路。

    李嫣嫣嬌叱道:「讓太國舅爺進來!」

    長戟收起,李園還劍鞘內,確有睥睨當世的英雄氣概。

    項少龍見到莊夫人美目盯著李園,露出迷醉神色,暗叫不妙,但一時又全無辦法。

    李園大步來到項少龍旁,施禮後剛站起來,李權已冷笑道:「太國舅爺……」

    李嫣嫣冷然截斷他道:「此事待哀家處理!」

    李園不屑地橫了李權一眼,沉聲道:「恕我李園不懂逢迎之道。若太后再任由奸人唆
使,亡國之禍,就在眼前。」

    李權不理李嫣嫣的指示,道:「左相國此話何意,定須還本太祝一個公道。」接著向李
嫣嫣跪了下來,叩頭道:「太后請為老臣作主,即使先王在世之日,亦從沒有對老臣有半句
侮辱之言。」

    項少龍暗忖這李權確非甚麼像樣的人物,難怪會被春申君收買了,想不到秦、楚、趙三
國,權力都到了太后手上,原因則各有不同。趙孝成王是生活過於靡爛,受不住壓力而亡;
秦莊襄王給呂不韋毒死;而楚孝烈王則大概是喪命於李嫣嫣的肚皮上了。

    李嫣嫣因粉臉藏於臉紗後,使人高深莫測,難猜其意,沉默了好一會後,緩緩道:「太
國舅爺莫要危言聳聽。」

    事實上到現在項少龍仍弄不清楚李嫣嫣的真正立場,她似乎相當維護莊家,當然也可能
是在演戲。但肯定在莊保義復位一事上她是站在李權和春申君那一方,否則這刻就不會出現
在滇王府內了。

    今早她吩咐李園把莊家全體人等接進宮內時,應已得到李令前來壽春的消息。

    李園歎了一口氣,頹然道:「要說的話,我早說了。先聖有言,逆人心者,無有不敗。
現在李令勾結夜郎人,凌迫侯國,實存虎狼之心。可笑是竟有人視而不見,還一心一意玉成
其事,令諸侯國心存離意,只看滇王儲到壽春後,人人爭相拜訪,就知人心所向。我說太后
受小人唆使,楚亡在即,絕非虛語。假若西南屏藩盡去,強秦大軍將可長驅直進,不出一個
月時間可兵臨壽春城下,那時再對侯國安撫,已為時太晚了。」

    項少龍開始感到李園對莊家復國一事,並非全無誠意。

    無論李園是如何壞透的一個人,但他終仍是愛國和愛家族的。

    在某一程度上,假設自已仍要留在壽春,他的命運就要和李園掛上鉤。

    若李園被人幹掉,他也不能再活多久了。

    此事確是始料難及,就算當代預言學大師鄒衍親口告訴他,他亦不會相信。

    仍跪在地上的李權帶著哭音陳情道:「太后切勿誤信讒言,老臣一切作為,無不秉照先
王遺命而行,太后明鑒。」

    就在這一剎那,項少龍把握到了李嫣嫣的立場。

    她並非對李令有甚麼好感,又或特別靠向李權或春申君,而是遵循楚孝烈王的遺命,希
望通過李令把眾諸侯國重新納在楚國的版圖內。

    而李園則看出此事行不通之處,加上李族內兩系的鬥爭,才變成現在僵持的局面。

    項少龍設身處地,不禁為李嫣嫣要作的取捨而頭痛。

    比起李嫣嫣來,李園確是高明多了,至少有不受孝烈王亂命的勇氣。

    莊夫人仍靜靜地跪在地上,眼光不時巡視項少龍和李園兩人,可能也有點難以取捨。

    李嫣嫣歎了一口氣,道:「此事遲點再說吧!哀家要回宮了。」

    李權惶急叫道:「太后!」

    項少龍哈哈笑道:「李太祝最好和奸賊李令說一聲,無論他帶來了千軍萬馬,我萬瑞光
誓要取他項上人頭。」

    李嫣嫣嬌軀劇震,站了起來。

    項少龍、李園和莊保義忙依禮跪伏地上。

    李嫣嫣緩緩道:「李令到京之事,確沒有得到哀家同意,李權你命他留在夜郎王府,不
准踏出府門半步,若這樣都給人殺了,就怨他命苦好了。」

    轉向李園道:「太國舅爺給我調來一團禁衛軍,十二個時辰把守滇王府,若有任何人敢
來冒犯立殺無赦。」

    擺駕回宮聲中,在八名宮娥前後護擁下這楚域第一美人,出門去了。

    李權怨毒無比的眼光掩過李園和項少龍後,追了出去。

    莊夫人親自為李園和項少龍把盞斟酒,向李園媚笑道:「到今天妾身才知道誰是為我莊
家盡心盡力的人,讓我姊弟向太國舅爺敬一杯。」

    李園舉杯道:「若有一天我李園能鬥得過朝中權奸,必保滇王儲能安坐滇王之位,就以
此杯起誓。」

    莊夫人秀眸湧出感激的熱淚,酒盡後垂首道:「太國舅爺如此高義隆情,妾身就算為牛
為馬,亦心甘情願。」

    李園雙目亮了起來,極有風度地道:「滇王妃休要折煞李園了。」

    項少龍雖對莊夫人沒有野心,但看她願任李園大快朵頤的格局,亦頗不舒服。幸好他心
胸廣闊,喝了一杯後,就把心事拋開了。

    莊夫人偷偷望了項少龍一眼,嘴角逸出一絲笑意,柔聲道:「瑞光你再喝一杯就該歇
了。」

    轉向李園道:「我這小弟最受不得酒,但怎麼喝也不會臉紅。」

    項少龍吃了一驚,暗讚莊夫人細心,自己臉上鋪了厚粉,確是怎麼喝都不會臉紅的。

    李園微笑道:「滇王妃請勿怪李園冒昧,我想和萬兄私下說幾句密話。」

    項少龍和莊夫人同時愕然。

    莊夫人柔順地點了點頭,離開廳堂,還為兩人關上了門。

    李園怔怔地望著項少龍,好一會後長歎道:「項少龍!我李園服了你啦!」

    項少龍立時魂飛魄散,手按到劍柄上。

    李園舉高雙手道:「項兄切勿緊張,我若要對付你,就不會來此和你喝酒了。」

    項少龍驚魂甫定,笑道:「你是如何把我認出來呢?」

    李園道:「我第一眼見到項兄時,已覺眼熟,但由於這事似太不可能了,兼且你長了胡
子,臉形改變,髮色膚色均大異從前,加上你語帶滇音,故以為真的人有相似,物有相
同。」

    又搖頭失笑道:「剛才其實我早來了,只是在門外偷看項兄只手扭轉乾坤的精采表現,
那時你不但忘了掩飾聲線,連一貫的神態都露了出來,那是天下只你一家,別無分號,我除
非是盲了或聾了,否則怎會不知你是項少龍呢?」

    項少龍奇道:「李兄和小弟是敵非友,為何現在卻像故友重逢,款款深談呢?」

    李園俯前道:「我與項兄之隙,實始於紀才女,那時我恨不得將項兄碎屍萬段,但現在
米已成炊。唉!」

    李園眼中射出深刻的痛苦,喟然道:「事情總要過去的,殺了項兄又有甚麼用,徒使紀
才女恨我一生一世,若她殉情自盡,我就更痛苦了。」項少龍破天荒第一次接觸到李園溫情
的一面,有點感動地道:「想不到李兄有此襟懷,小弟失敬了。」

    想不到來壽春短短兩天,就分別給郭秀兒和李園認了出來,看來易容術都是作用不大。
幸好除了田單、韓闖、郭開等有限幾人外上壽春再沒有人認識自己了。

    李園顯是滿懷感觸,長嗟短歎後,以充滿譏嘲的語調道:「不知項兄相信與否,就算項
兄走到街上,大叫我是項少龍,保證沒有人敢動你半根毫毛。現在誰不知秦王儲和太后都視
你為心腹,秦國軍方更奉你為神明。若今天把你宰了,明天秦國大軍就會開來,項兄只是自
己不知道吧了!天下間現在只有呂不韋和田單兩人敢碰你了。」

    項少龍沉聲道:「這正是我橫梗心中的事。李兄不是與田單結成聯盟嗎?」

    李園狠聲道:「不要再說這忘恩負義的老狐狸了,來到壽春後,發覺春申君的形勢比我
好,旋即倒戈相向,靠向了他們那一方,昨天才搬進了春申君府去,還把我的計劃向春申君
和盤托出,幸好我在春申君府裡有人,否則死了都不知是甚麼一回事呢。」

    項少龍這才恍然,笑道:「原來如此!」

    李園老臉一紅道:「項兄怎麼會知道田單到了這裡來呢?」

    隱瞞他再沒有意思了。項少龍把事實和盤托上,聽得李園不住大歎他好運氣。

    弄清楚來龍去脈後,李囿正容道:「要項兄完全信任我,當然不容易。

    現在項兄應知我形勢惡劣。而我亦知項兄要殺田單和為滇人復國兩事均是難之又難。但
假若我們兩人聯手,說不定所有這些沒有可能的事,均會迎刃而解。」

    項少龍點頭道:「這樣兩全其美的事,誰能拒絕,但我卻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李兄是
否知道呂不韋要借你楚人之手殺死徐先的陰謀呢?」

    李園道:「當然知道,但我李園怎會中呂不韋之計,假設徐先死於我楚人手上,而徐先
還是因弔祭先王而來,後果確是不堪想像。」

    換了以前,項少龍定不會相信李園的話,但現在已清楚他的立場,更知在壽春能呼風喚
雨的人仍是春申君而非李園,便沒理由懷疑他。

    此刻的李園最關心的事,首先是保命,然後才談得到奪權。

    只看今午春申君第七子黃戰的氣焰,便可見其餘。

    李園忽地劇震道:「不好,」

    項少龍嚇了一姚道:「甚麼事?」

    李園臉上血色退盡,拍案大怒道:「春申君真不識大局,為了討好田單和呂不韋,竟做
出這種蠢事來。」

    項少龍的心直往下沉。

    李園臉如死灰道:「十五天前春申君第六子黃虎率領三千家將,坐船西去,那是我們收
到徐先來壽春的消息後的一天,我當時已有懷疑,但想不到春申君如此臨老糊塗,不知輕
重。」

    項少龍歎道:「事實上春申君和田單一直都有勾結,你可能尚未知趙穆實是春申君第五
子,當年囂魏牟便是應春申君請求到魏國來殺我。」

    李園聽得目瞪日呆,始知被田單利用了。而自己還推心置腹,妄想借助齊人之力對付春
申君。

    項少龍伸出手來道:「這個盟約締成了!」

    李園大喜,伸手和他緊握著道:「我是總信任項兄的。」

    旋又有點尷尬地道:「但我卻知項兄仍不敢完全信任我,現在我向天立誓若有違此約,
教我萬箭穿身而亡。」

    項少龍心中暗讚,因為李園若不能嬴得他完全的信任,他定要處處防他一手,那麼這樣
的合作就不會完美了。

    想想也覺好笑,不太久前兩人還是你要我死,我想你亡,現在形勢利害所迫下,卻變成
了戰友。

    李園精神大振,道:「第一步我們就先殺死李令,給他們來個下馬威如何?」

    兩人對望一眼,同時大笑起來,充滿棋逢敵手的味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