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異地重逢

    項少龍龍行虎步般由屏風後昂然走出來,隔遠跪拜地上,沉聲道:「亡國之臣萬瑞光罪
該萬死,請太后賜罪。」

    李嫣嫣冷冷望善他,淡淡道:「抬起頭來!」

    項少龍心中暗喜,抬起頭深深望進她眼裡,一副視死如歸的慷慨模樣。

    李嫣嫣秀眸射出銳利的神光,肅容道:「現在我問你一句你就答一句,若稍有猶豫,我
立即喚人進來把你推出去斬了,不要欺我是女流之輩,哀家自幼學習騎射劍術,等閒幾個人
休想近得了我。」

    項少龍暗忖難怪你這麼大膽了,歎了一口氣道:「太后不若把我乾脆斬首好了,若間及
有關太國舅爺的事,我怎可未經他允准便說出來。」

    李嫣嫣不悅道:「現在我大楚究竟誰在當家作主?」

    項少龍知道不能太過火,黯然道:「我萬瑞光只是亡國之臣,今次返回壽春,早不存活
望,只求能為國盡得點心力而死,已心滿意足了。」

    李嫣嫣怒道:「你想死嗎?我偏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還派你一個意圖行剌哀家的
罪名,使你禍連親族。」

    項少龍哈哈一笑道:「說到底,原來就是要亡我莊家,好吧!我萬瑞光認命算了。」

    他並非有意和她抬槓,只是眼前形勢複雜,李園和李嫣嫣的關係更是使人莫名其妙,若
乖乖屈服,出賣李園,定會使她心中鄙夷。不若試一試她對莊家的同情心達至何種程度,反
更划算。

    李嫣嫣狠狠盯著他,臉色忽晴忽暗,顯是對這充滿英雄氣概,泯不畏死的軒昂俊偉男子
拿不定主意。

    項少龍見好就收,在地上重重叩了三個響頭,道:「這是謝過太后剛才對我莊家的維護
之情。現在太后若改變了心意,小臣仍是非常感激,只望能以一死息太后之怒,望太后高抬
貴手,放過莊矯僅存的一點香火。」

    言罷迅捷地彈退兩步,再跪下來,抽劍便要自刎。

    李嫣嫣嬌喝道:「且慢!」

    項少龍當然不會自栽,若李嫣嫣不喝止,他只好撞破後面的窗漏,以最高速度逃回莊
府,再設法逃命。

    這時暗叫好險,像電影的凝鏡般橫劍頸項,苦笑道:「太后尚有甚麼吩咐呢?」

    李嫣嫣歎了一口氣道:「先把劍放回鞘內,到我身前坐下吧!」

    項少龍一言不發,還劍鞘內,移到她身前十步處舒適地坐了下來,神態不亢不卑。

    這時代最重英雄,項少龍是否英雄自有定論。但因他是來自人人平等的二十一世紀,今
雖入鄉隨俗,依足禮數,但自然而然亦流露出一種對任何人都天不怕地不怕的氣魄,這使他
給人與別不同的昂揚感覺。

    李嫣嫣端詳了他好一會後,幽幽歎道:「大哥是否曾指使你去行刺春申君呢?」

    今次輪到項少龍大吃一驚,想不到李嫣嫣如此高明,竟由李園囑他躲在屏風後偷聽,又
故意說春申君壞話,便從而推出這麼樣的結論來。

    故作沉吟道:「太國舅爺或有此意,但尚未正式對小臣說出來。」

    李嫣嫣聲調轉冷道:「殺了春申君,你想你們莊家仍有人可活著嗎?」

    項少龍有點摸不清她究竟是站在李園的一方還是春申君的一方,道:「當然我是成了代
罪羔羊哪!」

    李嫣嫣呆了一呆,奇道:「代罪羔羊,那有這麼古怪的詞語,不過聽落倒很貼切。羔羊
確只有任人宰割。」

    項少龍這時已非常熟悉宮廷中人的心態,李嫣嫣就等若另一個朱姬,寂寞難耐,所以於
忽然遇上自己這麼一個人時,順手拿來消遣一下,靈機一觸道:「這又叫黑狗得食,白狗當
災,是否更貼切呢?」

    李嫣嫣一時仍未明白,想了想後,「噗哧」一聲笑了起來,旋又知有失莊重,玉容收
斂,但語氣巳溫和了,淡淡道:「你這人並非如表面看來般有勇無謀,只懂動劍,唉!你走
吧!說到底,一切都不關你的事,我只是氣你竟膽敢偷看哀家。」

    項少龍不敢露出歡喜之色,叩頭謝恩後,站起來道:「請太后指點一條離去的明路
吧,」

    李嫣嫣道:「我離開後,你可由偏門經中庭從後廂離開,你若不想人頭落地,最好不要
將我的說話透露給太國舅爺知道,否則絕不饒你。」

    項少龍將她的說話當作了耳邊風,隨便應了一聲,便要往後退出中庭去。

    李嫣嫣不悅道:「站住!你究竟有沒有聽到我的話。」


    項少龍坦然道:「小臣因不大把自己的人頭當作一回事,所以並沒十分在意。但若太后
說這樣哀家就會不高興。那縱使五馬分屍,我也會至死凜遵。」

    李嫣嫣先是杏目怒睜,但聽到最後幾句,神色漸轉柔和,歎了一口氣道:「你若非大奸
大惡的人,就是坦誠正直的人,滇國出了你這種人材,復國有望了。去吧!以後我都不想見
到你了。」

    項少龍愕然道:「太后剛才不是著太國舅爺命我們入宮嗎?」

    李嫣嫣沒好氣地道:「你當那麼容易見到我嗎?快滾!」

    項少龍苦笑道:「若太后真的要我滾出去,我情願給你殺了。太后有聽過士可殺不可辱
嗎?」

    李嫣嫣顯是未聽過,只覺此人妙語連珠,引人入勝,實平生罕見,更不宜和他多接觸,
一副給他氣壞了的樣子,轉身往大門走去。

    項少龍乘機退到庭院裡,快步來到後廂處,心中仍被李嫣嫣的倩影填滿時,推門便要出
去,香風飄至,一道人影朝他直撞過來。

    心神恍惚下,項少龍只知對方是一名女子,那敢讓對方撞入懷內,伸手去按對方香肩。

    那女子驚呼一聲,伸手按上他胸口,借了點力,退了開去。

    後廂中傳來數聲女子喝罵的聲音。

    項少龍和那差點撞個滿懷的女子打了個照臉,吃了一驚,她不是嫁了給李園的郭秀兒還
有何人。

    隨在郭秀兒身後的婢女聲勢洶洶地一擁而上,給郭秀兒一手攔著,嬌喝道:「不得無
禮,還是萬瑞光將軍,太國舅爺的朋友。」

    大有深意地狠狠看了項少龍一眼後,施禮道:「先生請恕妾身走路時沒帶眼睛。」

    項少龍隱隱感到郭秀兒識穿了他的身份,但又不知破綻出在何處,大感頭痛,可又是心
中欣悅,還禮道:「請太國舅夫人恕我冒犯之罪才是。」

    郭秀兒向身後四婢喝道:「還不給我去看看太后走了沒有嗎?」

    四婢少有見到這溫婉嫻雅的夫人如此疾言厲色,雖嘀咕此人不知是何來頭,仍匆匆領命
去了。

    郭秀兒柔聲道:「將軍要走了嗎?讓妾身送將軍一程吧!」

    領路而行,到了後門處,對杷守後門的兩個門衛道:「給我去為萬將軍喚輛馬車來。」

    其中一人應命去了。郭秀兒找個借口使開了另一守衛,到只剩下兩人時,低聲道:「項
少龍!我想得你好苦,你為何會到這裡來呢?是否想對付秀兒的夫君呢?」

    項少龍這才真的知道她果然看穿了自己的偽裝,歎道:「你怎知道我是項少龍呢?」

    郭秀兒低聲道:「我剛才手按到你胸口時,摸到了那鳳形玉墜子,我自幼便把玩它,當
然認得了!秀兒很高興,你真的一直懸著它。」

    項少龍這才恍然。

    部秀兒幽幽道:「少龍可否放過秀兒的夫君呢?」

    項少龍心中一陣感動,郭秀兒若要他死,只要嬌呼一聲,他就完蛋了,可是她縱是猜他
來刺殺李園,仍不肯這麼做,只是向自己求情,可知她是打定主意怎都不肯出賣自己了。

    忍不住道:「他疼你嗎?」

    郭秀兒肯定地點了點頭,旋又歎道:「那又有甚麼用,他太多女人了!」

    項少龍當然知道李園風流自賞,認真地道:「秀兒放心,我今趟來絕非為了他。」

    到馬車遠去後,郭秀兒才神傷魂斷的返回院內去。

    馬車才馳出宮門,便有兩騎飛至,其中一人項少龍認得是斯文秀氣的東閭子,這人曾在
邯鄲的比武場上大出風頭,與另一劍客樓無心乃李園手下最著名的兩大高手。

    東閭子恭敬地勒馬問好,道:「太國舅爺在偎紅樓等候萬爺,讓小人領路。」

    另一人早吩附了御者改道,項少龍笑道:「何用領路,車子不是正朝那裡去嗎?這位壯
士高姓大名。」

    東閭子有點尷尬,在壽春他們已慣了這種橫行無忌的作風,乾咳一聲,為他報上名宇。

    此時蹄聲響起,一隊二十多人的騎士迎面而來,帶頭看年約二十許,身穿貴族的武士
服,面相粗豪,身形壯碩,一看便知是勇武過人之輩,雙目盯到東閭子,立時射出兩道寒
芒,神情興奮。

    東閭子見到這青年,冷哼了聲,低聲對項少龍道:「萬爺!這是春申君第七子黃戰,為
人好勇鬥狠,在壽春論騎射劍術乃數一數二的人物,太國舅爺曾有嚴令,禁止我們開罪他,
他若有言語上的不敬,萬爺請多多包涵。」

    項少龍暗忖原來是壽春的貴族惡霸時,黃戰已在前方攔著去路,從人左右散開,竟把整
條路的交通都截斷了。

    東閭子施禮道:「東閭子向黃公子請安問好。」

    黃戰悶哼一聾,策馬而出,來到東閭子旁,一面傲氣地瞥了項少龍一眼。

    東閭子忙道:「這位是滇國的萬瑞光將軍,剛抵壽春。」

    黃戰精神一振,呵呵笑道:「原來是把李闖文硬掃了出門口的萬瑞光*p蝗粽*
個地方,讓黃戰領教高明,免得被外人譏我壽春無人。」

    項少龍心中好笑,原來這只是個徒逞武力,有勇無謀之輩,難怪李園會得勢了。

    東閭子沉聲道:「黃公子……」

    黃戰不留情面地打斷他道:「狗奴材!那裡到你來說話。」

    東閭子垂頭不語,但顯然心中狂怒。

    黃戰不屑地盯著項少龍,嘲笑道:「萬將軍不是心怯了吧?」

    項少龍微微一笑道:「黃公子抬舉在下了,在下更不會狂妄得以為壽春無人,不過在下
手中之劍只用於沙場卻敵,又或保衛社稷田園,公子自當深明此理。」

    黃戰色變道:「你在嘲笑我不懂在沙場殺敵嗎?」

    項少龍這時更清楚他只是好勇鬥狠之徒,從容道:「黃公子若有興趣,可擇日公開切磋
比試,不過此事必須先得尊君同意,公子請!」

    這番話軟硬兼備,擺明我不怕你。黃戰何曾遇過這麼厲害的人,愕了半晌後,喝道:
「就此一言為定,姓萬的不要到時臨陣退縮才好。」

    項少龍仰天大笑道:「公子放心,能與高手比武,正是我萬瑞光求之不得的事。」

    聽到他笑聲裡露出來的豪情和信心,黃戰愕了一愕,轉向東閭子道:「芳華閣的小珠兒
是我黃戰的人了,東閭子你以後最好不要再到那裡去。」

    言罷一聾呼嘯,領著隨人策馬而去,這時街上兩方都排滿車龍和馬龍。

    東閭子射出怨毒神色,盯在黃戰背影,待他們轉上另一條街,才深吸一口氣道:「真希
望萬將軍可一劍把這小子宰了。」

    壽春是項少龍來到這時代後,最多徵歌逐色場所的地方,只是最繁盛的鄰靠內城以酒神
命名的芳烈大道,便有上百間大小妓寨,歌台舞榭和酒館,且是私營的,其興旺可知。

    據東閭子說,大部份歌姬都是來自各被征服國家,其中以越女身價最高。「貨源」可直
接從那些被楚國王族長期剝削的地方「採購」,又可向政府購買被俘虜的亡國奴,只是想想
其中情況,項少龍已聽得搖頭歎息。

    偎紅樓是壽春最具規模的歌舞樓之一、其餘兩間是神女齋和黃戰警告東閭子不要去的芳
烈閣。

    偎紅樓是一組圍以高牆的院落組群,園林裡分佈著七、八座四合院,主樓樓高兩層,憑
窗後望,可看到不遠處殿宇森森、金碧輝煌的楚宮和內城牆、護河與壽春著名的園林勝地郢
園,位於園中央的郢湖像一塊嵌在林木間的明鏡,景色怡人。項少龍居住的滇王府就在郢園
的東端處。

    項少龍在東閭子的引路下,登上主樓二樓,四名綵衣美婢跪地恭迎,遞上兩盆清水,侍
候他們濯手抹臉,那種排場確非三晉和強秦能及。

    管事的是個叫叔齊的大胖子,這人拍馬屁的功夫一流,難得在恰到好處,連項少龍都覺
得須對他加以打賞,才能心安理得。

    李園此時正在靠郢園的一邊其中一間廂房內喝酒,陪他的還有兩名曾是滕翼手下敗將的
樓無心和言復。見到項少龍來,請他入席後,神色凝重道:「太后有否發現萬兄躲在屏風之
後?」

    項少龍心念電轉,知道必須作出買李園還是買李嫣嫣的抉擇。

    歎了一口氣道:「太后曾有嚴令,不准我把事情說出來,不過我萬瑞光豈是怕死之人,
太國舅爺又對我們莊家如此盡心盡力。是的,太后不知如何竟會知道我躲在屏風之後。」

    他終決定了買李園,原因說來好笑,皆因李嫣嫣本性善良,開罪了她,還有轉圓餘地,
李園卻是不折不扣的奸人,若讓他知道自己說謊,自然大是不妙。

    李園欣然道:「萬兄這般看得起我,我李園自然會盡力保著萬兄,萬兄可以放心。嘿!
你猜她為何知道你躲在屏風後呢?我也是事發後才想到。」

    項少龍確不知道,搔頭道:「太國舅爺請說原委!」

    李園道:「原因有兩方面,首先她早從門衛處知道我和萬兄在喝酒談心,其次就是地上
的足印,當太后要我離開時,我回頭一看,見到地上足印由深至淺延往屏風處,便知露出破
綻。」

    項少龍暗叫好險,若諉稱太后只是在那裡發了一陣呆就走了,就要當場給李園識破他在
作偽了。

    李園笑道:「萬兄!李園敬你一杯。」

    樓無心、言復和東閭子等齊齊舉杯。

    酒過三巡後,項少龍自動獻身道:「太后似乎隱隱知道太國舅爺故意問起敝國之事,是
要讓我清楚誰是阻我莊家復國之人,還嚴詞訓斥了我一頓呢。」

    李園若無其事道:「萬兄請把與太后見面的整個過程,一字不漏的述說出來,此事至關
重要,千萬不要有絲毫隱瞞的遺漏。」

    項少龍立即半盤托出,半真半假的作了描述,其中最關鍵的地方,例如李嫣嫣看穿了李
園要他項少龍去剌殺春申君那類言語,自是要隱瞞了。

    李園皺眉沉思頃刻後,又反覆問了其他細節,迫得項少龍連拔劍自刎都說了出
來後,神情古怪道:「我最清楚我太后妹子的性格,少有與人說這麼多話,最奇怪是一點都
沒有責罰萬兄。」

    轉向其他人道:「你們有甚麼看法?」

    樓無心等三人都是神情古怪,卻不敢說出心中所想。

    李園拍幾怒道:「我著你們說就說呀!難道我猜不到嗎?只是想跟你們印證一下而
巳。」

    樓無心垂頭恭敬地道:「說到底太后仍是個女人,可能是……嘿!大爺明白我的意思
吧!」

    李園瞥了項少龍一眼,哈哈笑道:「你看他們身為男兒漢,說起女人來竟要這麼吞吞吐
吐,不是挺可笑嗎?」

    這時輪到項少龍奇怪起來,難道自己猜錯了,若李園和這美麗的妹子有乖逆倫常的關
系,對她看上第二個男人,多多少少會有妒忌之意,但看他現在如此開心,實於理不合。

    李園舉杯道:「我們再喝一杯!」

    項少龍糊里糊塗的和各人舉杯對飲。

    李園放下杯子,眼中閃著懾人的異采,神情充滿憧憬地道:「我這太后妹子終耐不住寂
寞,為萬兄而心動了。這種男女間的事最難解釋,只不過實情確是如此,萬兄今趟復國有望
了。」

    項少龍心中暗罵,早先是要自己作剌客殺手,今次卻是想自己當舞男和男妓了。搖頭
道:「太國舅爺誤會了,太后只是關心我們莊家的事,才和我多說了幾句話,亦因此放過了
在下,不該涉及男女之事。」

    李園興奮地道..「這當然可能只是空歡喜一場。不過我會用言語向她試探,我太清楚她
了,她可以瞞過任何人,卻絕瞞不過我。」

    項少龍正容道:「太國舅爺要我萬瑞光提劍殺敵,在下絕不皺半下眉頭,但……」

    李園打斷他道:「好!不愧好漢子。但萬兄有否想過成大事者,不但要不拘於小節,還
須無所不用其極,否則萬兄就不用到壽春來,乾脆殺返滇國。看看可否憑手中之劍,把奸黨
殺盡好了。」

    項少龍為之語塞,同時大惑不解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說到底李令仍是太國舅爺李族
之人,為何春申君反要護他,而太國舅爺卻要對付他呢?」

    李園歎了一口氣,向言復打手勢道:「言復你來說吧!」

    言復肅容道:「萬將軍有所不知了,即使李族之內,亦有不同黨派。最具實力的當然是
我們大爺,另一黨則以大爺的親叔太祝李權為首,專掌國內一切祭祀之事,最近與相國春申
君狼狽為奸,李令和李闖文都屬他們一黨,故與大爺不和。」

    項少龍這才明白。

    表面看來,春申君和李園似甚融洽,內裡卻是暗爭劇烈。春申君於是拉攏李族內與李園
敵對的勢力,以之打擊李園。正為了這原囚,所以春申君改變立場,由支持莊家復國變成反
對和破壞。說到底沒有一個是好人。

    在這種情況下,李嫣嫣自然成了最關鍵的人物,誰能取得她的支持,誰就能在最後勝出
來。

    楚廷最有權力的職位,首先當然是右相國春申君和左相國李園,其次就是太祝、太宗、
太正和太史。後四者中又以兼掌律法的太祝權力最大,右相國與太祝聯手,難怪李園會處在
劣勢了。

    這麼看來,李園倒非全沒為莊家復國之意,因為復國後的莊家,將變成了李園的心腹勢
力,既可助他穩定其他諸侯國,亦可使他勢力大增,壓倒其他反對的力量。

    李園道:「今趟太后想把滇王妃及王儲請入王宮,實是出於李權的主意,表面的理由雖
是冠冕堂皇,其實只是不想你們和其他諸侯國聯繫並達成密議,不利於李令吧!萬兄現在明
白了嗎?」

    項少龍裝作感激零涕道:「多謝太國舅爺指點。」

    李園又沉吟半晌,續道:「此事自有我向太后推搪,春申君一事則可暫擱一旁,目前最
緊要的事,就是弄清楚太后是否對萬兄有意思,才可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

    長身而起道:「我現在先回王宮,讓他三人陪你飲酒作樂。這裡的姑娘姿色出眾,保證
萬兄滿意。」

    項少龍那有興趣嫖妓,站了起來施禮道:「太國舅爺的好意心領了,亡國之臣,那有閒
情開心玩樂。」

    李園見他除了復國一事外,對其他事再無半絲興趣,欣然道:「那就讓我先迭萬兄一程
吧!」

    相偕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