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振聲威

    收復了滇王府後,接著發生的事,連項少龍都感到出乎意外。

    首先來賀的是春申君,接著是被逐離滇王府不久的一眾婢僕武士,再就是各諸侯國來吊
祭孝烈王的代表甚或侯王,與及東方各國的使節和一向崇敬莊家的名將大臣,弄得莊夫人和
項少龍為應酬接見忙個不停。

    黃昏時太后李嫣嫣發旨下來,召見莊夫人和莊保義,卻不包括項少龍在內。

    項少龍知道造勢成功,放心讓莊夫人母子在春申君陪同下,入宮見李嫣嫣和那只有兩歲
多的小儲君。

    幸好尤氏姊妹仍在,遂陪他接見客人,以免露出馬腳。

    忙得暈頭轉向時,下人報上道:「魏國龍陽君求見!」

    項少龍大喜,囑咐了尤氏姊妹繼續應付其他來人後,使人把龍陽君引進內堂。

    龍陽君正為這安排感到茫然,至抵達內堂,見到項少龍,呆了一呆時,項少龍離席起迎
道:「今趟又瞞倒你了!」

    龍陽君不能相信地瞪大「秀眸」,失聲道:「項少龍!」

    項少龍拉著他到一角坐下,笑道:「不是我是誰?」

    龍陽君大喜道:「你可知道田單到這裡來了!」

    項少龍含笑點頭。

    龍陽君歎道:「你真有通天徹地之能,先是董馬癡。現在則是萬瑞光,累我還為你擔透
心事,三天前我到此時赫然發覺田單神氣的在這裡擺風光,還以為你給他殺了呢。」

    項少龍當下把事情和盤托出,不知為何,他全心全意地信任這個「男朋友」。

    龍陽君聽得田單借替身遁走一事。恍然道:「怪不得劉氏昆仲和旦楚等人一個不見,不
過你能嚇得他如此不風光的溜掉,亦足可以自豪了。」

    項少龍道:「君上是否來參加孝烈王的喪禮?」

    龍陽君道:「名義上當然是這樣,實際上卻希望能由田單手上把楚人爭取過來,現在我
們都知道田單、李園和呂不韋定下密議。要瓜分天下。」

    項少龍道:「只要君上助我殺死田單,不就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嗎?」

    龍陽君一想也是道理,點頭道:「若你真能使滇國小儲君復位,那便可牽制楚國,教楚
人不敢有異心。不過事情是挺複雜哩!最後我們仍是要對付你們秦國,不是非常矛盾嗎?」

    項少龍道:「那是日後的事了,若不解決呂不韋的陰謀,立即便要大禍臨頭,所以殺田
單乃對你對我均有利的事。」

    龍陽君苦笑道:「天下間,怕只有一個項少龍是我拒絕不了的。遲些你還會見到很多老
朋友呢。」

    項少龍道:「那是是韓闖了,對嗎?」

    龍陽君道:「韓闖這人不大靠得住,你最好不要讓他知悉身份,否則說不定他在某些情
況下會出賣你。」

    項少龍問起趙雅,龍陽君道:「她已隨貴屬返咸陽去了。在此事上太子出了很多力,因
為韓晶始終不肯放過她,女人嫉忌起來,確是不顧大局的。」

    項少龍放下心頭大石,順口問道:「各國還有些甚麼人來?」

    龍陽君數著手指道:「趙國來的是郭開。這傢伙現在很得寵,有他弄鬼,我看廉頗很快
會相位不保了。」

    項少龍知他這麼說,背後必發生了一些事,才這麼肯定,不由心中暗歎,卻是愛莫能
助。

    龍陽君續道:「燕國來的應是太子丹。但到現在仍未有信息,確是奇怪。」

    項少龍亦大惑不解,假設太子丹的人以快馬經魏境到壽春報信,至少該比自己快七十
天,沒有理由到現在仍沒有消息。

    一般使節往來,均必先遞上正式文書,假設現在太子丹仍未有信息到來,可能趕不及半
月後楚王的大殮了。

    項少龍道:「秦國有人來嗎?」

    龍陽君道:「秦國一向和楚國關係較密切,現在又是罕有的和平時期,當然會派人來,
不過奇怪是派來者不是呂不韋,而是左丞相徐先。」

    項少龍心中劇震,隱隱間大感不妥。

    龍陽君訝道:「有甚麼問題嗎?為何少龍臉色變得這麼難看?」

    項少龍道:「現在還不知有甚麼事,君上可否幫我一個忙,查察徐先取甚麼路線到壽春
來,此事至關緊要。」

    龍陽君立時明白過來,色變而起道:「此事我立即遣人去辦,若是經*貑厥埬e*


    我會派軍保護他。哼!這一著可能是嫁禍我大魏的陰謀。」

    項少龍倒沒有想過此點,徐先到壽春。不出取韓或取魏兩條路線,若呂不韋使人在任何
一國刺殺徐先,均可牽起軒然大波,而呂不韋更可乘機對韓或魏用兵了。

    想不到莫傲死了,呂不韋仍如此厲害。

    至此兩人均無心說話,龍陽君匆匆離去。

    送走了所有賓客後,天已入黑。

    項少龍肚子餓得咕咕發叫,忙返入內宅他的院落去,紀趙二女剛洗過澡,候他進來吃晚
膳。

    滇王府規模中等,是由一座主府加上六個四合院落組成,四周圈以高牆。

    每個四合院均以庭院為中心,四周圍以房屋而成,佈局內向,幾乎所有門窗均開向庭
院,府內遍植大樹,故即使際此炎夏時節,仍是非常陰涼。

    入口均設於南方,左右對稱,有明顯的中軸線。

    對著正門的房子是正房,左右則是東西廂房。

    項少龍和眾鐵衛佔了兩個四合院落,地方寬敞舒適,有若回到了家中。

    項少龍吃飽了肚子,歎了一口氣,把見過龍陽君和對徐先的擔心說了出紀嫣然聽後色變
無話。

    趙致道:「徐相乃西秦二大虎將之一,該有辦法保護自己吧!」

    紀嫣然道:「最怕他手下裡有呂不韋的奸細,徐相又想不到出手的是李園潛往韓魏境的
人,那就非常危險了。」

    旋又皺眉道:「雖秦楚關係密切,但只要派個王族的人來,比徐先要更加適合,可知其
中必有原因。」

    項少龍道:「只要隨便找個政治藉口,例如要與楚人另簽和約,就可迫得徐先非來不
可,太后雖對呂不韋的不滿與日俱增,但暫時仍很難不倚賴他這臭仲父辦事,因為秦國軍方
一向都看不起她這個太后。」

    紀嫣然對徐先極有好感,憂慼慼地歎了一口氣道:「現在一切只能聽天由命了!」

    此時莊孔過來相請項少龍,說莊夫人回來了,想見他面談。

    項少龍只有收拾情懷。隨莊孔去了。

    莊夫人身穿燕尾長褂衣,衣裾處被裁成數片三角,疊疊相交,形同燕尾,故以此名。

    她斜倚在靠中央庭院的一扇窗漏旁的臥几上,神采飛揚地看著項少龍進門,秀髮挽成墜
髻,以一枝金釵把髮型固定,在燈火裡金釵閃閃生光,使她更顯高貴優雅,亦非常誘人。

    腰上掛著一串形狀不同的玉珮,倍添瑰麗富貴的貴婦身份。

    莊孔離去後,莊夫人盈盈起立,移到項少龍身前,甜甜一笑道:「妾身早回來了,但要
待沐浴更衣後才見你,嗅到人家身上的浴香嗎?」言罷傲然挺起了酥胸。

    項少龍暗忖滇南土族的女人必是特別開放,誘惑起男人來既直接又大膽,同時知她因感
激自己,故更添愛意。微微一笑道:「看夫人的樣兒,便知今趟楚宮之行大有所獲,在下有
說錯嗎?」

    莊夫人舉起一對玉掌,按在他胸口上,媚笑道:「少龍:你的心跳加速了。」

    項少龍大感尷尬時,莊夫人放開了雙手,以動人優雅,似是弱不禁風的步姿娜到了窗
旁,背著他看著月夜下的庭院,柔聲道:「項少龍果真是名不虛傳,只虛晃一招,立時使整
個壽春都震盪了,現在再無人敢小覷我們這些亡國婦孺,眾諸侯國都表明立場,支持我們復
國,唯一的障礙便是楚廷。」

    項少龍來到她身後五步許處立定,問道:「李嫣嫣對你態度如何呢?」

    莊夫人道:「我本以為李嫣嫣是個非常厲害的女人,但出乎意料之外她只給人溫柔多情
的感覺,還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哀傷淒艷,人當然是絕色尤物,甚至可與你的紀才女相媲美。
而更便我奇怪的是她在春申君和李園之間,她似乎更傾向於春申君,這確是令人費解。」

    項少龍聽得呆了起來,李嫣嫣竟會是這樣我見猶憐的女子嗎?

    莊夫人轉過身來,倚窗而立,嘴角帶著個迷人的笑容,眉梢眼角則是無盡的風情,雙肩
輕聳道:「李園和春申君對妾身的身體都很有意思,妾身該怎麼辦呢?」

    項少龍苦笑道:「夫人要我給些甚麼意見呢?」

    莊夫人淒然一笑道:「這種男人的嘴臉我早見慣了,若非遇上了你,妾身定不會吝嗇身
體,以爭取他們的支持,但現在卻感到要先徵求你的意見。天下之間,除了你外,再沒有任
何人可以得到妾身所有的信任了。」

    項少龍正思忖她是否在迷惑自己時,莊夫人移步過來,貼入了他懷裡,用盡氣力摟緊了
他的熊腰,俏臉埋入他寬肩裡。呻吟道:「擁抱我好嗎?我須要一個強大的男人支持我。」

    要說在這種情況下,對這樣一位身份高貴、千嬌百媚的尤物投懷送抱不動心,就定是騙
人了。項少龍不由把她摟個結實,愛撫著她豐盈和充滿彈性的背肌,柔聲道:「夫人不必如
此,就算我們沒有肉體的關係,我項少龍也決不會食言,定會助小王儲登
上王位。」

    莊夫人仰起俏臉,甜甜一笑道:「你以為妾身當你是其他的男人嗎?不!你錯了,人家
昨晚便在夢中見到你,唉!只可惜我們的一段情,到王兒登基後就要一刀兩斷,想起來便感
到人生沒有甚麼味道了。」

    忽然離開了他的懷抱,拉著他到一旁席地坐下,肅容道:「現在李嫣嫣已確認了我和王
兒的合法地位,但李園卻以強秦壓境為藉口,拒不出兵助我母子,春申君不知是否怕開罪李
族,亦搖擺不定,神態曖昧。別人所說的支持,只是口上說說,不會有實質的行動,所以我
們母子的命運,仍是操在少龍手上呢。」

    項少龍為安她的心,低聲道:「我在秦楚邊界有支實力強大的部隊,到時可扮作滇人,
攻入滇京。但若我殺死田單,便得立即秘密溜走,否則恐怕難以離開壽春。現在李園唯一對
付你的方法,就是把你們母子軟禁楚京,又可玩弄你的身體,一舉兩得。」

    莊夫人色變道:「我倒沒有想過這問題。」

    項少龍忍不住摟著她的香肩,低聲道:「你現在最緊要是裝出須人援手的姿態,不妨跟
李園和春申君虛與委蛇,擺出一副若果楚廷不肯出兵,就全無辦法的樣子,定可以騙倒所有
人。」

    莊夫人咬著唇皮道:「你是否暗示我要犧牲自己的色相呢?本來我早打定了這主意。但
有了你後,我又不想那麼做了。」

    項少龍見她對自己確似動了真情,自己又風流慣了,忍不住親吻了她的臉蛋,柔聲道:
「凡是容易上手的東西都不覺珍貴,所以你要對所有對你有野心的人欲迎還拒,若即若離,
弄得他們心癢雖熬時,我們早離開楚京了。假若我在楚王大殮前殺不死田單,便惟有放棄。
全心為你復國好了。」

    莊夫人現出迷醉的神情,呢聲道:「愈和你接觸,便愈覺你本領厲害,偏偏你卻是個情
深義重的豪傑,這感覺真教人矛盾。少龍啊!人家這麼易上你的手,你會不會看不起人家
呢?」

    項少龍心道尚未入室登榻,那算上了手,口上當然不可這麼說,柔聲道:「在小儲君復
國之前,我們都不可發生肉體上的關係,那會使我們沉迷慾海之中,很易會誤了正事,我們
必要抱上臥薪嘗膽的態度,只有刻苦砥勵,才可成其大業。」

    莊夫人差點是呻吟出來道:「你室有美女,怎算是臥薪嘗膽,用這來形容人家倒差不
多,少龍啊!唔……」

    項少龍封上她的香唇,一番纏綿後,才放開她道:「女人若在男女之事上得到滿足,會
在神態上給李園和春申君這些花叢老手看出來的,那時夫人便難以玩弄手段,此事微妙至
極,夫人定要聽我忠告。」

    莊夫人驚醒過來,坐直嬌軀道:「妾身明白了,但不要忘記你的諾言,復國事成後。人
家絕不肯放過你的。」

    項少龍又與她略作纏綿,才回自己的院落去,心中強烈想著紀嫣然二女,只有她們才可
醫治他給這狐媚過人的艷婦所挑起的慾火。

    在這生死懸於一發的險境裡,他不想有任何因素影響他的大計,那包括男女的關係在
內。

    十五天內若殺不了田單,他立即溜走,絕不會猶豫。

    殺死田單雖重要,卻遠及不上紀趙兩女和眾鐵衛的生命,何況家中還有烏廷芳、項寶兒
和正在苦候他的苦命女子趙雅。

    這時他才明白甚麼是英雄氣短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