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破浪長淮

    原本的如意算盤,忽然全被打亂了。

    當晚並沒有狼來,經過了討論後,紀嫣然亦相信莊夫人該不是在說謊,因為田獵時田單
的表現確是太失常了,而且以田單的深謀遠慮,絕不會處於那種一面倒的被動局面裡,要靠
呂不韋來保護他。

    在很大的程度上,田單根本不會相信呂不韋可以弄死項少龍。雖然呂不韋差點就辦到
了。

    所以旦楚返楚的軍隊必安排好了妥善的接應,甚至反布下陷阱來應付尾隨的敵人,不過
他們理該不知道徐夷亂這著奇兵的存在。

    最後項少龍決定了派剛痊癒了的烏達和另一來自蒲布、劉巢系統的鐵衛丹泉兩人,乘快
馬全速往截滕翼,教他們改變整個作戰計劃,只設法拖住田單的軍隊,而非是殲滅對方。

    這樣可延誤田單返齊的行程,使他們多點刺殺他的機會。

    由於劉氏兄弟和旦楚均不在田單之旁,田單這時的保護網可說是最脆弱的了。

    次日清晨拔營起程前,莊夫人領著她那兩個「妹子」過來商量到壽春的細節。

    她們都脫去了面紗,尤翠之和尤凝之果是貌似姊妹,姿色出眾,但比之莊夫人獨特的迷
人風姿,卻遜了半籌。

    莊夫人笑道:「她們確是我的妹子,只不過非是親妹,而同是莊家的人吧!」又與紀嫣
然兩女親熱地打招呼,說了一番仰慕的話後,才轉入正題道:「李園的手下裡,不乏認識項
先生的人,紀才女更是壽春街知巷聞的著名人物,所以要靠一些掩眼法,才可瞞過楚人。」

    項少龍摸著臉頰和下頷道:「我可以長滿鬍鬚,到晚上才出動,那樣就可避人耳目
了。」

    莊夫人道:「避人耳目絕非難事,問題卻在於若行動不便,將更難找到行刺田單的機
會,幸好我這兩位好妹子最懂易容之道,可在項先生臉上弄點手腳,那除非面對面碰上熟
人,否則該可矇混過去。」

    紀嫣然道:「那他以甚麼身份去見人呢?」

    莊夫人道:「就充作我的親兄弟萬瑞光好了,他由於當年兵變時受了重傷,雖逃出楚
境,卻一直沒有好過來,三個月前才過世,壽春該沒有認識他的人。」

    她說來雖語調平淡,但眾人都聽得出其中洗不清的深仇血恨。

    趙致惻然道:「今趟夫人回滇對付仇人,究竟有多少分把握呢?」

    莊夫人若無其事道:「本來是半分把握也沒有,只是抱著必死之心,趁楚國自顧不暇時
我母子們回去與賊子拚個死活;但現在有了項少龍,卻有十分把握了。」

    項少龍苦笑道:「夫人太看得起在下了。」

    莊夫人微笑道:「你最好由現在開始改稱我作大姊,我則喚你作瑞光,由這裡到壽春還
有整個月的行程,我再詳細把瑞光的身世遭遇告訴你好了。幸好瑞光乃西北方著名悍將,一
向有威武之名,最適合你冒充。由於我們本是滇人,並沒有楚音,只要你努力點學習,該可
瞞過楚人了。」

    項少龍暗忖上次扮的是董馬癡,今趟扮的是悍將萬端光,若都能把田單騙倒,就真是精
採了。

    紀嫣然最是細心,道:「莊夫人今次以甚麼名義回楚京呢?」

    莊夫人道:「春申君乃家翁好友,當年孝烈王因怕我們滇國坐大,成為西南之霸,故策
動李令聯結夜郎人推翻我們莊家,一夜間我們莊族被殺者近萬人,春申君曾力阻此事,只不
過爭不過孝烈王,而若非得他派人接應,我們亦休想逃離楚境,所以我們今趟理該先到春申
君府去。」

    項少龍和紀嫣然對望一眼,放下心事。

    現在孝烈王已死,楚國變成春申君和李園爭霸的場所,對傾向春申君的莊夫人來說,殺
了與李園勾結的田單自然不算甚麼一回事。

    項少龍精神大振道:「好了!起程吧!」

    趙致嗔道:「夫人仍未說我和嫣然姐該扮甚麼哩!」

    項少龍笑道:「當然是我萬瑞光的嬌妻,只要遮上塊厚點的面紗,便解決了所有的問
題。」

    一向以來,直至強秦興起前,諸國之中,楚國以地處南方,附近又無勁敵,所以無論軍
事上和經濟上,都有者別國所欠缺的安全和穩定。

    加上南方土地肥沃,洞庭湖外是無窮盡的沃野,只等著楚人去開發,故富足無憂。

    在最盛之時,楚人屬地南卷沅、湘;北繞穎、泗;西包巴、蜀;東裹郯、淮。
穎、汝以為洫,江、漢以為池;坦之以鄭林,綿之以方城。

    幾乎統一了南方,戰國開始時,乃首屈一指的大國。

    除了吞併了眾多的小國外,還大量開拓了東夷、南蠻和西南夷的疆土,把她們均置於楚
邦文化的影響下。

    不過正如紀嫣然的分析,要管治這麼多的民族和如斯廣闊的疆土,必須一個強大有為的
政府。

    可惜楚人自悼王、宣王之後,再無有為君主,懷王更困死於秦。中央既失去了制衡的力
量,地方勢力是乘時興起。

    孝烈王策動滇國的兵變,正是對地方勢力的一個反撲。不過事實並無任何改變,只不過
由莊姓之王改為李姓之王吧了。

    現在孝烈駕崩,紛亂又再出現了。

    項少龍等陰差陽錯,被迫趕上了這個「盛會」。

    驟聽楚國似是亂成一團,但事實卻非如此,秦人由於國內連喪兩王,小盤又年幼,軍方
和呂不韋的鬥爭成了拉鋸戰,更須集中全力去防衛東三郡,楚國遂得偏安南方之局。

    一直以來,由於經濟的蓬勃,楚人的生活充滿了優遊閒適的味兒,和北人的嚴肅緊張,
成為強烈的對比。

    對此紀嫣然便說得很傳神。

    當離開了秦嶺,再翻了兩天起伏不平的山路後,終抵達了漢中平原。

    丹泉和烏光兩人在莊夫人一名家將帶路下去會滕翼後,眾人朝壽春進發。

    紀嫣然與項少龍並騎而行,談起楚國文化時道:「楚人雖是我的亡國仇人,但我對楚人
的文化卻一向傾慕,像他們的始租,並非胼手胝足的農神,而是飛揚縹緲的火神;河神更是
位妙目流盼的美女。其他的神祇,或是綵衣姣服的巫女,又或桂酒椒漿的芳烈。楚辭更是音
節委婉,詞藻繽紛,充滿哀艷纏綿的情緒。」

    項少龍有少許妒忌地道:「不過我在李園身上卻完全看不到這些聽著滿美麗的東西。」

    紀嫣然「噗哧」嬌笑,橫他一眼後,再忍俊不住道:「他又不是追求你,那有時間大拋
文采。」

    吁出一口仙氣,得意洋洋地道:「真好!很少聽到夫君大人以這麼酸溜溜的口氣說
話。」

    這時莊夫人使人來喚,要他們墮往後方,好趁旅途無事時,教他們學習滇地的鄉音。

    項少龍等只好苦著臉去學習了。

    當時戰國最流行的是周語,各國王族和有點身份的人都以此作為交流的言語。

    因地域的不同,周語自然夾雜了各地的方言和用語。

    所以只聽口音,便可知大概是那個地方的人。

    差異最少的是趙、魏、韓三國,這是由於她們都是從晉國分裂出來。

    秦人則因本身文化淺薄,又與三晉為鄰,所以口音用語非常接近三晉。

    差別最大的卻是楚國了。

    直至此時,楚人仍被譏為「南蠻」,用詞上分別更大,所以項少龍等要學習帶著滇音的
楚語,自是吃盡了苦頭。

    楚人的根據地,以長江兩岸的廣闊地域和碧波萬頃的洞庭湖為中心,再朝南開發。

    壽春位於長江之北,淮水西岸處。比之最初位於洞庭湖西北角的舊都「郢」,足足東移
了過千里,雖遠離秦人,但亦明擺出沒有臥薪嘗膽,以身犯險的勇氣,難怪楚國雖大,卻是
三晉人最看不起的一國。

    走了五天後,過了桐柏山,到達淮水西端的大城「城陽」眾人找了一處旅館住下,再出
莊孔出外奔走買船,以減旅途跋涉之苦。

    由於他們入城時須報上身份名字,到旅館剛安頓好行囊馬匹,府令屈申便率人來拜會。

    項少龍自是由得莊夫人去應付,在房內與兩位嬌妻調笑取樂,好享受「回到人間」之
樂。

    不一會莊夫人過來,席地坐下後,欣悅地道:「解決了船的問題了,這裡的府令屈大人
知我是誰後,非常幫忙。」

    換上了常服的莊夫人,又具另一番風姿。

    她穿的是這時代最流行的「深衣」,上衣下裳連成一體,衣襟右掩,接長了一段,作成
斜角。由前繞至背後,美女穿起來更是別有一種韻味。

    她梳的是墮馬髻,把挽束的秀髮盤結顱後,垂得很低,有點真像剛由馬上墮下來的姿
態,加上她嫵媚的神采,折腰的步姿,確是我見猶憐。

    項少龍暗中警告自己,絕不可對這美女動心,否則將會添加了很多煩惱。而且他終是二
十一世紀的人,能擁有多位嬌妻,早心滿意足,理該對紀嫣然等「忠誠」。紀嫣然也在打量
這風韻迷人的美女,似乎感到了少許威脅,淡淡道:「我曾在壽春住了一段短時間,不知現
在是否仍是斗、成、遠、屈四族的人勢力最大呢?」項少龍立時想起屈原,原來此君竟是楚
國四大族中的人,難怪可以當大官了。

    莊夫人美目先掃過項少龍,才通:「四大族的勢力已大不如前了,現在興起的是李園的
一族,那是四大族外最有勢力的一族,且由於李嫣嫣生了太子,李族更如水漲船高。現在李
嫣嫣當了掌實權的太后,誰不在巴結李*宓娜四亍!*


    項少龍見莊夫人對壽春的事如此清楚,忍不住問道:「李園是否娶了郭開的女兒郭秀兒
回來呢?」莊夫人點頭道:「正是!聽說她還有了身孕。頗得李園愛寵。」

    項少龍的注意力不由來到掛在胸膛的鳳形玉墜處,這是當年郭秀兒奉父命下嫁李園前,
送與自己之物。

    往者巳矣。

    心中不由有點神傷魂斷的感覺!

    莊夫人深望他一眼後,垂下頭去,似乎窺破了他和郭秀兒問的私隱。

    紀趙二女知道他和郭秀兒的關係,反不在意,前者道:「郭縱有沒有把他的生意移過來
呢?」

    莊夫人皺眉道:「這我就不大清楚了。」

    項少龍感到氣氛有些異樣,岔開話題道:「王族裡是否有位秀夫人呢?華陽夫人曾囑我
把一件禮物交給她,後來我卻沒有到楚國去。」

    莊夫人點頭道:「本還想不起是誰,但若與嬸母有關係,那定是清秀夫人了。她的美貌
在楚國非常有名,嫁了給大將斗介,本極受愛寵,後來斗介迷上了大夫成素寧的小妾燕菲,
清秀夫人一怒下搬到了城郊淮水旁的別院隱居,不准斗介踏進大門半步,否則立即自盡,她
的剛烈,贏得了國人的尊敬。斗介從此失寵於孝烈王,不過現在他依附李族,宦途又大有起
色了。」

    趙致奇道:「那燕菲既是大夫成素寧的愛妾,為何又會和斗介弄到一起呢?」莊夫人鄙
夷地道:「成素寧這人最沒骨頭,斗介乃軍方重臣,使個眼色他使要把燕菲乖乖奉上。今趟
我們莊家復國,最大障礙就是以李園為首的這一群人,因為李令正是李園的堂兄族人。」

    項少龍不由大感刺激,正要說話時,烏言著敲門求見,進來後神色凝重道:「有點不
妥,剛才發現有形跡可疑的人在附近偵查我們,後來府令屈申離開時,在兩條街外和其中一
名疑人躲在車上說了一番話。然後那些可疑的人全撤走了。」

    莊夫人聽得玉容微變。

    項少龍從容笑道:「看來他們準備在船上對付我們了,只要鑿沉船隻,他們的人便可在
水裡刺殺小公子,我們的復國大計也要完蛋了,真想得周到。」

    莊夫人道:「那怎辦才好?船上的船夫和舵手都是他們的人。」

    紀嫣然俏皮地道:「只要離開城陽,我們便可要船不要人,看屈申能奈何得我們甚
麼?」翌晨府令屈申親來送行,大船揚起三桅風帆,順水開出。

    船上共有船夫三十人,人人粗壯彪悍,雖是神色恭敬,卻一看便知非是善類,不過當然
不會被項少龍放在心上,派了眾鐵衛十二個時辰輪番監聽他們的動靜後,一邊學習滇音楚
語,同時盡情休息,好能在抵達壽春後,以最快時間幹掉田單,再立即溜走。

    他並不太擔心會給人識穿身份,因為熟識他的田單、李園等人均身份尊貴,縱是自己這
「亡國之將」蓄意求見,都恐難有機會,所以碰面的機會賈在微乎其微。

    唯一的困難,就是如何去把握田單的行蹤了。

    南方的景色,比之西北方又大是不同,秀麗如畫,迷人之極。

    際此春夏之交,人船放流而下,平山遠林,分綴左右,一片恬靜中惟粼粼江水,滔滔而
流。

    沿江而下,不時見到漁舟在江中打魚,使人很難聯想到戰國諸雄那永無休止的鬥爭。

    江水蜿曲,每拐一個彎兒,眼前都會出現一個不同的畫面,使人永無重覆沉悶的感覺。

    由於有外人在,紀趙兩女都戴上小帽面巾。多添了使人心癢的神秘美感。

    那些不懷好意的船夫,灼灼的目光不時掃窺她們的酥胸隆臀,顯然除了存心殺人外,對
船上的女人都起了不軌之心。

    不知是否因偏安的關係,楚人在風俗上人異於三晉和秦國,最明顯就是已婚的婦人出門
時都戴上各式各樣的面紗,一點不怕累贅和不通爽。

    除了戴冠垂紗外,亦有以頭巾扎髻,再延長下來遮著臉龐,這種頭巾均是孔眼稀疏,以
紗羅製成,但由於質地輕薄,覆在臉上時,內中玄虛若現若隱。更添引人入勝的誘惑力。

    給紀嫣然和趙致這等美女戴上後,更是不得了,累得項少龍也希望夜色快點降臨。

    項少龍經過這些日子,臉上長出了寸許長的鬍鬚來,不但改變了他的臉形,也使他更添
陽剛威霸之氣。

    留須在那時代乃非常普遍的事,特別是文官,多蓄長鬚;武將則較多留短髯,所以臉白
無須,反是異常。

    當項少龍偕二女在船頭欣賞美景時,莊孔來到他身旁低聲道:「在到達上游期思縣前,
有一段水流特別水深湍急,險灘相接,危崖對峙,賊子若要動手,那處該是最佳地點了。」

    項少龍沉聲道:「甚麼時候到得那裡去?」莊孔答道:「入黑後該可到達了。」

    莊孔去後,項少龍望江而歎。

    趙致訝道:「夫君大人不是為這些小毛賊而煩惱吧?」項少龍苦笑道:「他們雖是小毛
賊,卻破壞了今晚我和兩位嬌妻的榻上狂歡大計,怎能不*呷輝固盡!*


    兩女吃吃笑了起來,說不出的媚惑誘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