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失而復得

    當晚烏家城堡張燈結綵,人人喜氣洋洋,歌舞狂歡。

    唯一失意的人就是武黑,烏氏大罵他一頓後,將他逐出家門,手下全移交給推薦項少龍
有功的陶方,使他笑逐顏開。

    內宅裡烏氏的夫人寵姬,十七個兒子和他們的家眷全體出席厭功宴,加上二十多個女兒
和她們夫家的人,其他的親族,過千人濟濟一堂,熱鬧非常。

    喜翻了心的烏廷芳拉著夫婿,見了親娘後,逐一引見親戚朋友,使得項少龍眼花撩亂,
暈頭轉向。正如陶方所言,除了烏應元外,其他無一是能成器的人材,都是於逸樂之輩。

    談笑間,陶方過來喚了他去,來到後宅一間小書齋,烏氏和烏應元已在等候著。

    四人圍坐地席。

    烏氏拍了拍他肩頭道Y「應元告訴了我整件事,少龍你不但劍術蓋世,還智計過人,否
則現在的局面會是截然相反。」

    項少龍聽他語氣親切,顯已正式視他為孫女婿,忙表示感激。

    烏氏臉上現出陰霾,沉聲道Y「應元告訴我少龍亦有秦人血統,換了以前,我必然非常
不高興,可是今天我卻感到和你更接近。」

    接著激動起來道Y「無論我為趙國立了多麼大的功勞,趙人對我仍是猜忌甚深,今次連
晉的事便是明證。」

    了眾人一眼喟然道Y「想當年衛國商鞅入秦之前,秦人仍未脫戎狄之俗,父兄子弟和姑
媳妯娌同寢一室,全賴商鞅改革變法,才使秦一躍而成頭等強國。可是看他這外國人得到甚
麼遭遇,孝公一死,繼位者立即把他五牛分屍。唉!現在我愈來愈相信應元所言,遲早我們
都會遭同一命運。」

    陶方道Y「幸好現在少龍冒起,應可暫時消解這對我們不利的形勢。」

    烏應元道Y「只怕趙穆一計不成,再來一計,他定會設法把少龍陷害,少原君那傢伙亦
不可不防。」

    烏氏冷哼道Y「他們想謀的是我烏家家業和財貨女人。哼!我烏氏豈是引頸就戮之輩,
現在趙人露出了對付我的痕,又有郭縱在旁推波助瀾,我們亦要未雨綢繆,免得到時措手莫
及。」

    烏應元道Y「爹放心吧!有了少龍,我們如虎添翼,趙人應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這十
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利用往外之便,佈置後路,現在已有點眉目,很快可把完整計劃奉上,
讓爹考慮。」

    烏氏讚了兒子幾句後,向項少龍道Y「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這幾天擇個好日子,立即
給你和芳兒成親,你可放心休息享樂,其他事都可擱在一旁。」

    接著微微一笑道Y「現在陶方會帶你去見一個人,那是你應得的獎賞。」

    項少龍大喜,急行忙謝禮。

    陶方和他往城堡後的宅院走去,感慨道Y「假若不是遇上少龍你,今天被趕出去的,就
不會是武黑而是我陶方。」

    項少龍道Y「陶公究竟是否趙人,為何烏家父子這麼信任你呢?」

    陶方道Y「事實上我也不知自己是甚麼人,若非上一代主人把我收養,恐怕我早餓死街
頭,所以對烏家縱使肝腦塗地,我陶方都沒有半句怨言。」

    項少龍恍然。

    這時兩人來到靠著後山的獨立平房,裡面隱見燈火透出。

    陶方道Y「由今晚開始,這房子就成了你的寓捨,孫小姐成了你的人後,亦會搬到這
裡。」

    項少龍見這房子四周都是園林,甚是歡喜。

    陶方推著他步進前院,笑道Y「好好享受吧!不過若孫小姐要來找你,連主人都擋她不
住。」說完自行去了。

    項少龍踏著碎石徑,還未到大門,春盈、夏盈、秋盈、冬盈四位俏婢一擁而出,跪在兩
旁,嬌聲齊道Y「小婢向公子請安。」

    項少龍大樂,伸手在每人臉蛋各捏了一把,心中卻想起了命薄的舒兒和素女。

    現在連晉授首劍下,剩下的還有那少原君和趙穆。

    四婢善解人意,看他黯然之色,亦陪他垂淚。

    項少龍強露歡顏,喚四婢起來,踏進屋裡,只見佈置典雅,溫馨舒敞。

    夏盈生得最是嬌巧玲瓏,年紀在十六、七間,但樣子最是俏麗甜美,湊到他耳邊道Y
「有人在房中等候公子。」

    項少龍心中一熱,探手到她臀部捏了一把,才朝房內走去。

    剛推開門,一團火熱衝入懷裡,嬌體發顫,喜極痛泣,不是久別了的婷芳氏還有誰人。

    久蓄的情火烈焰般高燃起來。

    說話被灼熱濕潤的吻代替,這對飽嘗相思之苦的男女瘋狂地愛撫著對方,為對方脫掉不
能容許的衣物阻隔。

    燈影搖紅下,他們以最熾烈的動作向對方表示出心中的愛戀,以男女所能做到最親密的
形式合為一體。

    在這一刻,每一寸肌膚全屬對方,沒有任何的保留。

    性感迷人的婷芳氏把美麗的肉體完全開放,承受著令她夢縈魂牽的愛郎最狂暴和醉人的
衝擊。

    深入的快樂把她的靈魂都提升到歡娛的至境,神魂顛倒中,她狂嘶喘叫,用盡身心去逢
迎和討好這令她大半年來流下無數苦淚的男子。

    甚麼都在這刻得到了回報。

    登上快樂的極峰時,這成熟豐腴的美女渾體痙攣,不克自持地八爪魚般纏上項少龍完美
的男性軀體,四肢使盡所有氣力把他抓個結實。

    項少龍舒暢地伏在她嬌軀上,舐著她臉上的情淚道Y「這些日子來你究竟在那裡?」

    俏面火紅未過的婷芳氏嬌喘著道Y「就是這裡,只不過不是這所幽美的房子。」

    項少龍愕然道Y「陶方不是說將你送了人嗎?」

    婷芳氏只要能摟著他,那還會計較以前的事,道Y「不要怪陶公,他的確一直保護著
我。自以為你被馬賊殺死後,主人便收了我作歌舞姬,但因陶公的關照,我一直受到優待,
不用陪客人,然後你又活著回來了,還打敗了大惡人,我差點興奮死了。」

    項少龍笑道Y「這個我最清楚。」

    婷芳氏撒嬌地扭動著,媚態橫生。

    項少龍再慾火騰升,正要再加征伐,門外傳來秋盈的叫聲道Y「公子!孫小姐來了。」

    項少龍吻了婷芳氏一囗,道Y「你先睡一會,我轉頭回來。」

    婷芳氏像往日般馴若羔羊地點頭答應,項少龍忍不住動了一輪手腳,才志足意滿地走出
房去,與走來的烏廷芳撞個滿懷。

    烏廷芳摟著他,探頭窺看房內的春光,笑道Y「剛使壞完了嗎?」

    項少龍笑道Y「說得對!不過還未盡興。」攔腰把她抱了起來,回到房內去。

    婷芳氏嚇得跪了起來行禮。

    烏廷芳纖手纏緊項少龍的脖子,看著一絲不掛的婷芳氏,半吟著道Y「不用多禮了,我
們的夫君是這世上最無禮的人,甚麼禮都不管用了。」

    接著自是一室皆春,美景無窮。

    次日天還未亮,陶方來把他吵醒,要他立即到皇宮去見趙王,接受新職。

    烏廷芳和婷芳氏雖陪著醒來,可是經過昨夜的狂歡,腰骨怎也不聽使換,爬不了起來。

    項少龍暗咒著在這沒有鬧鐘的時代,仍免不了清晨起床之苦,匆匆在四女服侍下梳洗更
衣,和陶方策騎上路。

    到邯鄲後,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早起床,原來很多人比他們更早起來,除了趕集的農民和
牧人外,還不時遇到一隊隊晨操的趙兵,隊形整齊喊著囗令急步走過,為這晨早的大城平添
了緊張的色彩。

    陶方和他並騎而進,睡眼惺忪道Y「昨晚多喝了兩杯,又和兩名歌舞姬胡混,現在頭還
有點疼痛,想不認老也不行了,以前我試過連御七女都臉不改容的。」

    項少龍失聲道Y「七個?」心想他不是記憶有問題,就定是吹牛皮,自己昨晚只御兩
女,現在腰骨挺直時仍有問題,是七個的話,恐連馬背都爬不上去。

    男人一說起這類事,沒有人肯認低威,陶方嘿然道Y「不信可以問大少爺,那晚他就在
我隔,說整晚都聽到她們的嬌吟,唉!若有返老還童的仙丹就好了。」

    項少龍暗忖難道我真的去找岳丈問他,陶公是否某年某月某晚在你隔壁幹得七個女人叫
足一晚?不禁為之莞爾。

    兩人這時經過雅夫人的巨宅,轉上邯鄲大道,朝皇城進發,天色漸明。

    陶方看到夫人府,有感道Y「我還以為趙雅昨晚定會來纏你,想不到竟猜錯了。」

    項少龍有點失落的感覺。因為他亦以為趙雅昨晚不會放過她,那他便可羞辱她一番,以
出她服從趙穆這囗鳥氣,誰知天不從人願,不過現在氣早過了,想起她昨晚不顧一切地反對
趙穆比劍不受限制的提議,顯然真的愛自己多過趙穆,便不由有點想著她。

    經過城門時,眾禁衛都對項少龍肅然敬禮,使他感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同時亦想到若
以後每天都要這麼早上班,豈非甚麼夜夜歡娛都要戒掉。

    兩人來到趙王見百官的朝陽殿外的廣場時,只見殿外的台階上下滿是穿著冕服的文官武
將,三三兩兩在聊著,氣氛在嚴肅中透出寫意和輕鬆。

    趙穆正和幾名武將在說話,見到兩人走了過來。施禮後趙穆像個沒事人似的親切道Y
「陶公請回府,少龍可交給本侯,我自會為他打點一切。」

    陶方和項少龍打了個眼色後,無奈離去。

    項少龍恨不得立即把他撕作十塊八塊,表面還要堆出笑容,作出恭順的樣子。

    趙穆笑道Y「少龍初來甫到,定不習慣宮廷的規矩,不過現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本侯
自會看顧你。」

    項少龍暗罵一聲老狐狸,他先前投注錯了,現在改對自己採取籠絡手段,惟有虛與委
蛇,感激地道Y「多謝侯爺賞識,卑職真的對侯爺非常感激,若非侯爺提議,烏家怎肯將女
兒許我。」

    趙穆雖聽得心似中箭淌血,但仍未知項少龍那晚在車內偷聽到他對烏廷芳的狼子野心,
還以為對方真的感激他,連忙道Y「那裡那裡。」

    這時鐘聲敲響,眾官將紛紛入殿。

    趙穆親切地道Y「少龍今晚有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要辦?」

    項少龍心中暗歎,知道推辭不得,更為了昨晚與烏家定下了拖延策略,惟有道Y「侯爺
儘管吩咐,其他一切事我都可擱在一旁。」

    趙穆大感滿意,暗忖你這傢伙投靠烏家,想的無非是權位美人,只要我略施手段,教你
看到誰才是真命主人,還不乖乖為我所用,笑道Y「黃昏時我派人到烏府接少龍到我侯府吃
頓晚飯,衣著隨隨便便就可以,當是回家那樣最好了。」

    大笑下,與項少龍往大殿走去。

    這趙穆亦是梟雄人物,對項少龍這難得之材確有籠絡之意,又想打擊烏家,所以暫時擱
下私人恩怨,改對項少龍展開懷柔手段,那想得到他會是個情義重於一切的人。

    舒兒之死,已使他們間結下不可解的深仇,只有血才能沖洗乾淨。

    殿內大臣依照身份地位在殿內左右排開,項少龍則留在殿門處,到趙王登上皇座後,在
處理朝政前,破例招他入殿,正式任命,才使內臣帶他到宮內衣監處度身製造官服,又有專
人指點他的職責和禮儀。

    那內臣叫吉光,對他非常巴結,不厭其詳解釋一切,這時項少龍才知道帶兵衛乃禁衛統
領下的十個副手之一,專責保護趙王的安全,每月有五天要

    到宮內當值,貼身保護趙王,暗忖以前自己便常被派往保護政要,想不到來到這二千年
前的世界又當回老本行來。

    矮胖的吉光諛笑道Y「大王對你不知多麼恩寵,給了你三天假期,那時官服都做好了,
兵衛你穿起來定是威風凜凜,沒有人比你更好看了。」

    項少龍看著他扁平得有點滑稽的圓臉,道Y「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吉光臉上閃過異色,笑道Y「還要到一個地方去,兵衛請隨小臣來。」

    帶著他在皇宮內繡繡轉轉,穿廊過園,最後來到後宮一座別緻的小樓前,神秘地道Y
「兵衛請進,小臣在此恭候。」

    項少龍摸不著頭腦,但看他表情,知道問亦是白問,索性大步朝小樓走去。

    才踏入廳內,一位正憑窗而立的麗人轉過嬌軀,正是今早才想過的雅夫人。

    她完全回復了初見時的神采和艷光,一身雪白,驕傲自信,笑意盈盈來到他身前,朱唇
輕念道Y「項少龍!項少龍!」

    項少龍見她笑靨如花,責怪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惟有冷然擦身而過,來到她剛才站立
的位置,望往窗外的園林,隱見小橋流水,景色幽深雅致。

    雅夫人裊裊娜娜,移到他旁,柔聲道Y「項少龍!我們作個交易好嗎?」

    這著奇兵使項少龍有點難以招架,愕然望向她。

    雅夫人抿嘴一笑,垂下縶首,幽幽道Y「首先趙雅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她中了趙穆這
奸賊的毒計,差點害了你。也害了自己。」

    項少龍知她必是事後回想起來,知道他沒有吃下那顆春藥,所以先行坦白說出,以示對
他不敢有任何隱瞞。

    雅夫人再抬起頭來,朱唇輕吐道Y「趙雅還要多謝你,若非有你的出現,我可能永遠也
離不開趙穆的控制,但由昨晚開始,想起他只令我嘔心,從今以後,我絕不容他再沾我半根
指頭。」接著赧然道Y「也不容任何男人碰我,當然,唯一的例外是項少龍,他怎樣碰都可
以。」

    項少龍中心一蕩,差點把這艷色比得上烏廷芳的美女摟入懷裡,讓一對手肆意取樂,旋
又咬牙壓下這衝動,平靜地道Y「夫人尚未說出你的交易條件。」

    陽光和樹影,由窗外灑落到她雪白羅裳上,令她看來披上了一身璀璨的朝霞,浮凸的酥
胸,刀削般纖巧嬌柔的香肩,不盈一握的小蠻腰,美腿修長,她是如許地綽約動人,使項少
龍全無法把她和「淫賤」這兩個字連在一起,可是她偏又曾為蕩女,這種微妙的矛盾,使她
特別具有誘惑力。

    雅夫人亦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滿有把握教項少龍接受她的投降。她此時秀眉輕蹙,微道
Y「我知少龍你在故意嚇人家,根本你再不惱我了,還要裝模作樣。」

    項少龍拿她沒法,歎了一囗氣,探手抄起她的腰,摟貼過來,在兩寸的距離內看著她的
粉臉道Y「真的以後都不碰別人的男人?」

    雅夫人瞟他一眼道Y「當然是真的,不信便把人家的心掏出來看吧!」

    項少龍本就是風流浪子,愈蕩的女人,對他來說就愈精采,為此那吃得消雅夫人妖女式
的攻勢,歎道Y「我昨晚雖然和烏廷芳瘋狂了一晚,可是現在仍給你逗得慾火焚身,只想看
看你這交易裡面最精采的那件貨色。」

    雅夫人媚笑道Y「那件貨色早是你的,現在趙雅來只是要求你做好心接收。我要付出的
是雅夫人靈通的耳目,作你的哨兵和探子。」

    項少龍愕然道Y「你是否暗示我會遇到很大的危險呢?」

    雅夫人用盡所有氣力擁抱著他,輕輕的獻上了一個短吻,歎道Y「一山怎能容二虎,這
個道理多麼簡單,總有一天你會和趙穆正面衝突,趙雅這麼有用的小兵,少龍怎可不欣然笑
納。」

    項少龍失聲道Y「原來脫離了趙穆後,趙雅可變得如此厲害,本人決定將就點,就收了
你這件正貨。」

    雅夫人狂喜道Y「記著是正而不是偏,離開邯鄲後我要成為你的正妻之一。」

    項少龍愕然道Y「離開邯鄲?」

    雅夫人離開了他,淒然往窗外,點頭道Y「那是我們唯一的活路,否則不出一年,你和
烏家將無一人能活命。」

    項少龍心神震盪,過去抓著她的香肩,緊貼在她背臀處,柔聲道Y「雅兒你可否說清楚
點?」他終被趙雅感動,因為她為他連趙國和家族都背叛了,愛得義無反顧。所以他連稱呼
也改了。

    雅夫人深情地道Y「只要你肯一生一世都疼愛人家,雅兒甚麼都聽你的。」

    項少龍看著她在說話時不斷起伏的酥胸,知她內心正激盪著情火,歎道Y「雅兒的酥胸
呼吸時真美。」

    雅夫人聽得個郎讚美她的酥胸,喜孜孜轉過來道Y「繼續贊吧!雅兒最愛給項郎逗
哄。」

    項少龍暗叫厲害,真想和她立即歡好,可是這處絕非適宜的地方,拉起她道Y「去你處
還是我處?」

    雅夫人緊摟著他,歎道Y「唉!雅兒比你更想哩!只是正事要緊,你和烏家正處於生死
關頭。」

    項少龍像給冷水照頭淋下,慾火消失得無影無,凝神看著她。

    雅夫人縱體入懷,湊在他耳下道Y「昨天我被趙穆帶回府中淫辱時,我趁他睡著偷看了
他鎖起來的秘密卷宗,發現了一張名單,都是烏家的人,卷宗列出了名單上的人何時收取酬
金,何時提供情報等所有有關細節,剛才我把這些人的名字默寫了出來,已放入了你懷裡
去。」

    項少龍一震道Y「你懂開鎖嗎?」

    雅夫人悄聲道Y「人家自幼便受到偷竊和刺探情報的訓練,加上我的身份和肉體,所以
雅兒常出使國外,收集情報。此事除王兄和趙穆外,便無人知道,現在人家甚麼都向你揭露
了,你應知道人家的心意吧!」

    項少龍吻了她一囗道Y「我項少龍一諾千金,絕不會負了你這可人兒。」這時才明白為
何她能得到趙王的重視,同時想起另一個問題,道Y「現在誰都知道你愛上了我,他們不會
懷疑你嗎?」

    雅夫人道Y「放心吧!他們認定了我不會對任何男人長期迷戀,是天生的蕩婦。何況我
也姓趙,怎會助外姓人來對付自己血濃於水的家族?」

    項少龍忍不住問道Y「你真狠得起心來對付你們趙家的人嗎?」

    雅夫人幽幽歎道Y「我對趙家已完全失望,他們不但排斥非趙國的人,更排斥外姓的趙
人。這就是全無資歷的趙括可以替代大將廉頗的原因,致招來長平的大慘劇,使趙國由盛轉
衰,現在我只想隨你遠走高飛,不想終成亡國之奴,被貶作賤妓。」

    項少龍恍然點頭,亦明白為何她自丈夫趙括死後,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因為她對前途
感到絕,所以要借放蕩的生活麻醉自己。

    雅夫人聲音轉細,又急又快道Y「烏應元在國外的活動,王兄等早有耳聞,還懷疑他曾
與秦人接觸,只不過烏氏控制了我國近半的畜牧業,在趙國聲望又高,家將以萬計,王兄才
不敢輕舉妄動,怕為此動搖根基,被他國乘虛而入吧!」

    項少龍聽得頭皮發麻,原來趙王真的密謀誅除烏家。

    雅夫人道Y「昨晚王兄和趙穆等在你戰勝連晉後,舉行了秘密會議,決定把你招納過
來,利用你對付烏家。後來王兄又召了我去,要我以美色迷惑你,教你不能自拔,而雅兒卻
自家知自家事,被迷惑了的只是雅兒吧!」

    項少龍想起趙穆今晚的約會,抹了一把冷汗,想不到竟有趙王在幕後三與此事。

    雅夫人道Y「暫時你還可拖延時間,因為趙穆的人這兩天便會出發到桑林村查探你的來
歷底細,肯定你沒有問題時才會重用你。」

    項少龍今次真的遍體生寒,若美蠶娘給他們抓著,那就糟透了。

    雅夫人溫柔地吻他道Y「雅兒知你不但劍術蓋世,智計更是厲害,現在人家把終身全交
給你,禍福與共,你絕不可捨棄雅兒!」

    項少龍緊摟著她,低聲道Y「現在我們來做一場戲,扮作我們剛剛歡好過,明白嗎?」

    雅夫人俏臉一紅,願意地點頭。

    項少龍立即付諸行動,囗手齊施,把她弄得釵橫發亂,衣衫不整,才匆匆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