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結伴同行

    次晨醒來,兩女早起身離帳。

    項少龍因昨晚殺狼驅狼,辛勞了半晚,到太陽升上半天才爬起身來。

    仍在梳洗當兒,有客人來了。

    那人生得方面大耳,形相威武,一身武士服,顯是身手高明之輩,左臂包紮著。

    該是昨晚抗狼的遺痕。

    知道項少龍是頭領後,那人趨前道:「鄙人莊孔,不知壯士高姓大名,昨晚未曾請教恩
公大名,後受夫人重責,今早特來請罪。」

    項少龍見他依然沒有表露身份,又知對方竟有女眷隨行,大訝道:「兄台既不肯表露身
分行藏,為何又要上來探聽我們的來歷,不如大家各若萍水相逢,就此分手好了。」

    莊孔想不到項少龍如此直接了當,又點出自己故意隱起來歷,大感尷尬,不過他也是非
常之人,汗顏道:「恩公責怪得好,只恨奉了夫人嚴命,不得隨意表露身份。

    不過我一見恩公,便心中歡喜,可否讓鄙人先向夫人請示,回頭再見恩公。」

    這時紀嫣然和趙致拉著手由林木處回到營地來,看得莊孔兩眼發呆,顯是想不到能在此
等地方,見到如此絕代佳人。

    項少龍這時笑道:「此事大可免了,我們亦有急事在身,須立即起程,就這麼算了吧!
祝莊兄和貴夫人一路順風。」

    莊孔嚇得收回目光,懇切地道:「恩公是否要進入楚境呢?」

    紀嫣然兩女見頂少龍和人說話,已知事情大概,站在一旁靜心聽著。

    項少龍一呆道:「這處下去不是漢中郡嗎?應仍屬秦國的土地才對。」

    莊孔愕然道:「恩公怕是迷路了,此處乃秦嶺支脈,橫過漢中、南陽兩郡,直抵楚境,
若方向正確,還有五天路程,鄙人曾走過兩趟,定錯不了。」

    項少龍不禁心中大罵杜璧,若非給他的人迫離了路線,早在十天前便該趕上滕翼,現在
卻到了這鬼地方來。想起來時的艱辛,再沒有回頭的勇氣了。

    現在惟有先進楚境,再設法去與滕翼會合好了。

    歎了一口氣道:「你們也是要到楚國去嗎?」

    莊孔道:「正是如此,若壯士不嫌棄的話,可結伴同行,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項少龍暗忖對方定是給昨夜的狼群嚇伯了,沉吟片晌後道:「你們共有多少人呢?」

    莊孔道:「除夫人外,還有五名女眷,一個小孩和包括鄙人在內的十五名侍從。」

    項少龍心想若沒有這莊孔帶路,尚不知要走上多少冤枉路。只要一出秦嶺,立道再見珍
重,該不會有甚麼問題吧。遂點頭答應了。

    莊孔大喜,連項少龍姓甚名誰都忘了詢問,約定一會後在坡底會合,匆匆去了。

    紀嫣然含笑而來道:「看這人衣著款式,說話口音,就知此人乃楚國貴族,夫君大人小
心點才好。」

    項少龍笑道:「暫時我就叫項然,你是大夫人,致致是二夫人,今次到楚國是為了做生
意,他們不相信也沒法子了。」

    項少龍等拔營牽馬下坡時,莊孔等十五男五女和一個小孩早在恭候。

    這十五名口中的「侍從」有小半人都負了傷,其中兩人頸面均見狼抓之痕,令人看得觸
目驚心。

    若只憑觀察,稱得上好手的,除莊孔外,就只有兩個人可勉強入圍。

    眾女大半戴上斗篷,以紗遮臉,雖隱約見到輪廓,卻不真切。

    沒遮臉紗的兩婦粗壯如牛,容貌不算醜,卻毫不起眼。

    另三女均姿態娉婷,一眼望去便知是出身高貴的仕女,在半遮半掩的臉紗裡,有種朦朦
朧朧的神秘美艷。

    其中一婦身材特高,年紀亦以她最大,該已三十出頭,看來就是莊孔口中的夫人了。

    那小孩生得眉清目秀,雙目精靈,約在十一至十二歲之間,見到項少龍等人,張大了好
奇的眼睛打量他們。

    五女見他們到來,都躬身施禮,眼晴卻落在紀嫣然二女身上。

    那夫人先發言道:「妾身夫君姓莊,壯士昨夜援手之恩,妾身沒齒不忘,未知先生高姓
大名,好教妾身能銘記心頭。」

    項少龍來到她身前,依足禮數還禮後,才笑道:「在下項然,這兩位都是我的夫人,今
趟是要到楚國去碰碰運氣,看看可否購得高質的黃金,想*壞驕姑粵寺罰p還*
若非迷路,亦遇不上夫人和貴屬,這位小哥兒是否令郎呢?」

    莊夫人在輕紗後的眼睛盯著項少龍道:「正是小兒莊保義,她兩人是妾身的三妹和四妹
尤翠之和尤凝之,其他都是來自我府的僕從。」

    兩女害羞地微一福身。

    莊夫人目光落在紀嫣然臉上,似是若有所思,但卻沒說出來,只道:「想不到山裡的野
狼如此悍不畏人,我們已有防備,仍差點便遭狼吻,幸有壯士解困。現在有壯士們同行,心
裡踏實多了。」

    項少龍看看天色,微笑道:「今天起身遲了,不若立即起程吧!」

    莊夫人點頭後,莊孔忙命人牽馬來,讓莊夫人三姊妹和小孩登上馬背,這莊保義年紀雖
小,卻在馬上坐得穩若泰山,毫無懼意。

    眾人於是開始落山。

    莊孔確沒有吹牛,果是識途老馬,省了項少龍等不少工夫力氣。

    但因三女一孩均要人牽馬而行,故速度甚緩,這也是沒法子的事了。

    一路上兩隊人間再沒有交談,只那莊孔不時指點路途上的風光,使項少龍有參加旅行團
的優悠感覺。

    到了晚上宿營時,莊夫人等均躲在帳裡進食。更沒有說話的機會了。

    就這樣走了五天路,楚境終在望了。

    這晚又如常紮營休息,項少龍則和紀嫣然二女和一眾鐵衛,圍著篝火,一邊燒烤打來的
野味,隨口談笑。

    莊孔等則在營地另一端吃他們的乾糧,婉拒了項少龍禮貌的邀請。

    滿月高掛中天,照得附近山野一片金黃,遠方的雪峰,更是閃爍著神秘詭異的異芒。

    間有狼嗥傳來,又使人感到這寧靜平和的山野,仍是危機四伏。

    趙致如釋重負地道:「再過兩個山頭,我們便可踏足平地,真是好極了,恨不得現在就
立即天明。」

    紀嫣然挨近項少龍輕輕道:「他們都很緊張呢。」

    項少龍望向莊孔等,果然發覺他們沉默得可以,又有點坐立不安,點頭表示同意後,卻
找不到可說的話。

    人家既不肯告訴你,問來也沒有用。況且到了楚境後,自顧尚且不暇,那還有本領去理
別人的閒事。

    這時附近傳來一陣狼嗥,烏光向荊善笑道:「你的老朋友又來了,叫你動手時不要留
情,否則就要用牙齒來和你親熱了。」

    荊奇神色凝重道:「我看狼群是來報仇。」

    荊善亦皺眉不語。

    烏言著奇道:「你當狼是人嗎,竟懂得記仇。」

    荊奇道:「此事一點不假,馬有馬性,所以認得誰是主人;狼亦有狼性,故知道誰是仇
人有啥稀奇。」

    趙致膽子最小。心寒起來道:「那你們還不快想些應付的辦法出來。」

    項少龍亦是心驚肉跳,因為所處雖是靠崖台地,但三面都是斜坡,樹木繁茂,若竄幾十
頭或幾百頭狼出來,確非是鬧著玩的一回事,有一挺重機槍就好了。

    烏舒在眾鐵衛中最是冷靜多智,微笑道:「二夫人吩咐,敢不從命,不過可否待我們填
飽肚子後,有了力氣,才去工作。」

    趙致嬌嗔地向項少龍投訴道:「烏舒這小子在耍人家,致致又沒說不讓他吃東西。」

    項少龍哈哈笑道:「那羊腿快給烤焦了,還不取下來上盤,我的二夫人有東西吃,甚麼
都可忘了。」

    紀嫣然嬌嗔道:「致致是饞嘴鬼嗎?說得她這麼不堪,我要為她討回公道。」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膳後荊善等興高采烈去佈置陷阱,一副惟恐惡狼不來的樣子,教人又好氣又好笑。

    紀嫣然兩女亦去了湊熱鬧,反是項少龍偷得空閒,一個人坐在篝火前發呆,思前想後,
喜怒哀樂一一掠過心頭。

    就在此時,莊夫人揭帳而出,向項少龍盈盈而來,身穿素白的長襦衣,加上件白色的長
披風,戴著一頂綴上明珠的帽子,垂下面紗,活像由幽冥來的美麗精靈。

    項少龍有點愕然地望著她,直至她來到身旁施禮坐下時,才道:「莊夫人睡不著嗎?」

    在氣息可聞的近距離裡,藉著火光,那謗再無遮蔽的作用。只見她面上線條輪廓有種古
典的優雅美態,雖及不上琴清的驚心動魄,但已是難得的美人兒了。

    她水汪汪的眼睛反映著篝火的光芒,爍動變化,專注地凝視項少龍,忽地幽幽一歎道:
「心中有事,怎睡得好呢?」

    這麼多天來,項少龍尚是首趟和她如此接近地對話,不由湧起異樣的感覺。點頭道:
「夫人的事,實不必告訴在下。」

    莊夫人見他盯著自己的臉龐,低聲道:「壯士是否可看到妾身的模樣。」

    項少龍有點尷尬道:「在這角度和火光的映照下,確多少看到了一點。」

    心中卻在嘀咕,這些話頗帶有點男女挑情的味道,難道她要色誘自己,好使他去為她辦
某一件事?

    這莊夫人使他聯想到平原夫人和晶王后,像她們這種成熟和年紀較大*拿覽讎*
性,再不像少女時代的純潔,想法便實際多了,最懂利用本身的條件,以美色去達到某一目
的。

    莊夫人垂下螓首,幽幽道:「壯士今次往楚,真的是去收購黃金嗎?」

    項少龍想不到她這麼直接了當,不敢遲疑答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不是為了黃
金,誰願長途跋涉,僕僕風塵呢?」

    莊夫人默然不語,似在咀嚼他「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兩句精警句子,好一會才抬起
頭來道:「項壯士出口成文,言之有物,當是非常之人,況且兩位夫人均為人間絕色,氣質
高雅,貴屬更無一不是高手,若說會為區區財貨四處奔波,妾身應該相信嗎?」

    項少龍矢口不認道:「黃金豈是區區財貨,夫人錯了。」

    莊夫人輕紗後的美目一瞬不瞬盯著他,緩緩道:「既是如此,只要項壯士把我們護送往
滇國,我便以千兩黃金酬謝壯士,妾身可立下毒誓,絕不食言。」

    項少龍心中一震,想起紀嫣然說過由於楚人東侵受挫,故轉向西南開發,而主事者的大
將莊矯,正與莊夫人的夫君同姓。

    後來楚勢轉弱,莊矯便與其他諸侯坐地稱王,莊矯不正就是滇王嗎?

    愕然半晌後,淡淡道:「不知夫人和滇王莊矯有何關係呢?」

    莊夫人低聲道:「先王乃妾身家翁。」

    項少龍暗忖看來又是一宗爭奪王位的王室悲劇,那還有心情去聽,歎道:「夫人的提
議,確令人心動,不過這千兩黃金太不易賺了。我更不願兩位本是隨在下來遊山玩水的嬌妻
冒上生命之險,恕在下有心無力了。」

    莊夫人也歎了一口氣,柔聲道:「我只是試試你吧!項少龍有烏家作後盾,那會把千兩
黃金放在眼內呢?」

    項少龍苦笑道:「原來你早知我是誰,卻故意來耍我。」

    莊夫人「噗哧」笑道:「像你那種相貌體型的人,固是萬中無一,紀才女更是瞞不過
人,你們又都那麼名遍遐邇,妾身真奇怪項先生竟以為可以騙過我們。」

    又微笑道:「若換了是一般男人,妾身或會以身體來換取你的幫助,但卻知這一著對你
毫不管用。故而不若明賣明買,大家作個對雙方均有利的交易好嗎?」

    項少龍忽然湧起古怪的感覺,這莊夫人不但有平原夫人和晶王后的特質,還是包含了趙
雅在內的混合體。一副不怕你不合作的俏樣兒,使人既刺激又充滿了挑逗性。

    深吸一口氣,收攝心神後道:「坦白說,我倒看不出你可以用甚麼東西來和我交易。」

    莊夫人胸有成竹道:「項先生今次來楚,目標究竟是李園還是田單呢?若是後者的話,
妾身便不愁你不答應這交易了。」

    項少龍立時瞪目結舌,須知自己要對付田單一事,雖是很多人知道的秘密,亦只限於鹹
陽軍方與王族的一撮小圈子裡,這莊夫人怎能知道這秘密呢?

    莊夫人輕輕道:「項先生若知華陽夫人乃我的親嬸母,就不會如此吃驚了。」

    項少龍深吸一口氣道:「夫人是否由咸陽來的呢?」

    莊夫人避而不答道:「先生請先告訴我今趟是否為田單而來,若答案是『否』的話,妾
身再無可與先生交易的條件,此事就作罷好了。」

    項少龍心念電傳,聽她語氣,似乎在田單一事的背後上大有文章,不由有點心動,歎
道:「夫人真厲害,何礙說來聽聽。」

    莊夫人欣然道:「妾身信任先生是正直君子,縱使知道妾身的秘密,即管不作交易,亦
不會洩漏出去,會是這樣嗎?」

    項少龍苦笑道:「難道我項少龍會害你這些婦人和孺子嗎?」

    莊夫人精神一振道:「我之所以知道這麼多秘密,皆因李園的心腹裡,有我的人在,先
生現在明白了吧!」

    項少龍恍然大悟,莊夫人本身是楚人,又是莊矯的媳婦,更是華陽夫人的近親,李園的
心腹裡有來自她那系統的人,絕非不合理的事,難怪她會知道自己是要對付田單了。

    莊夫人微微笑道:「項先生可否拉起妾身的遮面紗,妾身要面對面告訴你一個夢想不到
的秘密。」

    項少龍皺眉道:「夫人乃身有所屬的人,我這麼做,恐怕於禮不合吧?」

    莊夫人黯然道:「先夫已於五年前被叛軍在鬧市中斬首,妾身現在不屬於任何人了。否
則何須離鄉別井,避到秦國來呢?若不是有華陽夫人護著我,妾身早給楚人擒回去了。」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揭起了她的面紗,一張宜喜宜嗔,充滿成熟美女風韻的俏臉,呈現
眼前。

    她的玉臉稍嫌長了點,可是由於粉頸像天鵝般優美修長,卻配合得恰到好處,形成一種
特具魅力的吸引力。

    再加上下頷一顆有如點漆的小小美人痣,把一切都平衡得完美無缺。

    她的眼睛果然是水汪汪的,可令任何男人見而心跳。

    古典的美態雖遜於琴清,卻多了琴清所沒有的大膽和野性,使人生出*患航*
和她上床的衝動。

    難怪她要以面紗遮臉了。

    莊夫人見他目不轉睛打量自己,大感滿意,含羞道:「先生覺得妾身的容色尚可入眼
吧!」

    項少龍暗自警惕,她雖開宗明義表示不會色誘自己,其實一直都在這麼做著,不過也難
怪她,以她如此一個弱質女流,為了復國和讓兒子重登王位,除了天賦的本錢外,還可倚靠
甚麼呢?

    可想像由亡國到現今這一刻,她必然曾多次利用美麗的身體,來換取男人的幫助。

    不由歎一口氣道:「夫人何須妄自菲薄,你還未說那天大的秘密哩!」

    莊夫人眼中掠過驚異之色,輕輕道:「到這刻我才明白為何連寡婦清都對先生情難自
禁,說話正代表一個人的胸懷修養,只聽先生談吐別出樞機,就知先生非常人也。」

    項少龍暗叫慚愧,苦笑道:「復國為重,夫人千萬別看上在下,致自招煩惱。」

    莊夫人掩嘴媚笑道:「你對自己本頗有信心,但人家欣賞你也要心驚膽跳嗎?且還出言
警告,唉!世間竟有你這類怕令女子傾心的男人,說出去絕不會有人相信呢。」

    項少龍愈接觸這莊夫人,愈覺得她的誘惑力,此時才忽然覺察到莊孔等都到了斜坡處幫
手,營外的空地只剩下了他們這對孤男寡女,暗暗心驚,正容道:「在下在洗耳恭聽哩。」

    莊大人斂起笑容,輕輕道:「田單現在應已抵達楚都壽春了。」

    項少龍劇震道:「甚麼?」

    莊夫人好整以暇地道:「田單由於國內國外均仇家遍地,所以身邊常帶著個和他長得一
模一樣的替身,知道你不肯放過他後,當日便混在李園的隊伍裡一起上路,後來你見到的只
是他的替身吧了!」

    項少龍登時出了一身冷汗,難怪田獵時田單這麼低調,又盡量不出席公開場合,原來其
中竟有這樣的原因。

    自己終是棋差一著,鬥不過這老狐狸。

    還須立即通知滕翼和徐夷亂,免得被楚人反撲下會全軍覆沒。

    想到這裡,甚麼心情都沒有了。

    以後自己的名字還要倒轉來寫,今回確是一敗塗地了。

    忽地感到莊夫人的臉龐在眼前擴大,他仍是神智迷糊時,莊夫人豐潤的香唇在他嘴上輕
吻了一下,才坐回去道:「只要你助我復國,我便幫你刺殺田單。」

    項少龍一呆道:「你自身難保,怎樣助我。」

    莊夫人肅容道:「李令這奸人之所以能弒主賣國,皆因有孝烈王在後支持,現在孝烈王
已死,壽春和滇國支持我們的大有人在,整個形勢都不同了,否則我怎敢回楚去。」

    項少龍愕然道:「孝烈王過世的消息,你不是也由李園處聽回來的吧?」

    莊夫人道:「當然不是,我們莊家在楚蒂固根深,莊孔便是由楚遠道來通知我們,並接
我們回去的。」

    項少龍失聲道:「甚麼?孝烈王真的死了?」

    莊夫人不解地看著他。

    項少龍的震盪仍未過去,想不到誤打誤撞下,竟真的造就了李園及時趕回去奪權,否則
李園恐怕仍在咸陽。

    世事之奇,確是出人意表。

    深吸一口氣後,斷然道:「好吧,若我能殺死田單。就全力助你的兒子重掌王位好
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