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借君之筏

    戰馬一聲長嘶,前蹄先往下跪,才往地上傾山倒柱般仆下去,把趙致拋在草原上。

    項少龍等紛紛下馬,把早疲乏不堪的趙致扶起來。

    項少龍吩咐把給綁在馬背擔架上的烏達放下來時,心中不由一陳茫然。

    他們日夜不停地逃了三天三夜,但仍沒能撇下時近時遠,緊追不捨的敵人,現在最令人
擔心的事發生了,終有戰馬支持不住。

    在地平遠處是橫亙前方的秦嶺,佈滿摺皺紋的山嶺,使人更感心疲力累。

    但只要能逃到那裡去,生存的機會勢將大增,不似在平原上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恨
要到那裡去,就算戰馬處在最佳的狀態裡,沒有多來個三天三夜絕辦不到。

    看著秦嶺一個連一個積雪的峰頂和把他們分隔開的草原,眾人禁不住有望洋興歎的頹喪
感覺。

    往偵察敵情的荊善返回來報告道:「看塵頭敵人仍在五里之外,速度減緩下來。

    真氣死人了,我們已經以種種手法佈置蠱惑他們,但均被白飛那渾蛋識破,沒有上
當。」

    項少龍心煩神困,過去看望正由紀趙二女負責換藥的烏達。

    紀嫣然起來把項少龍拉到一旁道:「烏達全身發熱,神智迷糊,若再顛簸趕路,我怕他
會捱不到秦嶺。」

    項少龍煩上加煩;朝秦嶺望去。

    這連綿數百里的大山脈,像由大自然之手般畫下了秦楚間的國界,只要能到那裡去,就
有機會憑地勢且戰且走,往與滕翼等會合去了。

    但由於要躲避敵人,故未能依照原定路線行軍,現在究竟身在何處,誰都弄不清楚。

    紀嫣然見他呆望秦嶺,明白他的心意,指著其中一個明顯高出的積雪峰頂道:「若我沒
有猜錯,那該是秦嶺第一高峰太白山了,照這麼看,我們往東偏離了原本路線近百多里,難
怪沒有追上滕二哥哩!」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這絕世美女仍不失她慵懶優雅的楚楚嬌姿。

    聽著她令人舒服直至心脾的悅耳聲音,項少龍鬆弛下來,同時豪情湧起,吩咐了各人暫
作休息後,拉著紀嫣然走上附近一處小丘之上,縱目四顧。

    太陽沒在秦嶺之後,扇射出千萬道夕照的餘暉。

    東北方來的敵人顯然情況並不比他們好多少,停了下來,隱隱傳來馬嘶之音。

    一道河流由西北而來,朝東而去,在左後方蜿延而過。

    紀嫣然道:「聽說太白山上有神泉,溫度可用來煮食,又可療傷生肌,若能到那裡去,
烏達就有希望了。」

    項少龍道:「那就是溫泉了,泉水吸收了死火山岩漿的熱力,又含有大量的礦物質!故
有神奇功效。」

    紀嫣然一呆道:「甚麼是死火山和礦物質?」

    項少龍這才知又說漏了嘴,摟著她香肩道:「遲些再給你解說,當今首務,就是要設法
逃到秦嶺去。」

    指著往秦嶺流去的大河說:「假若嫣然是白飛,看到了這麼交通方便的一條河,會有甚
麼主意?」

    紀嫣然的俏目亮了起來道:「當然會怕你伐木造筏,順河溜掉。」

    項少龍道:「那你會怎辦呢?」

    紀嫣然道:「我會雙管齊下!一方面派人趁夜色摸黑過來,另一面亦伐木造筏,好能以
最快方法趕過來,假如能先一步趕抵前方,我們將陷於前虎後狼、插翼難飛之局。」

    此時遠方一處疏林宿鳥驚起,在天上旋飛亂舞,項少龍微微一笑道:「就是嫣然伐木為
筏一句話,便可使我今晚穩操勝券了。」

    紀嫣然愕然道:「你真要造筏逃生嗎?只是這裡林木稀疏,要造幾條可載這麼多人馬的
筏子,沒有整晚工夫休想完成,那時敵人早來了。」

    項少龍的手移到她柔軟的腰肢處,貪婪地揉捏著,故作漫不經意的道:「我們不是心有
靈犀一點通嗎?怎麼紀才女今趟竟猜不中為夫的心意呢?」

    紀嫣然嬌吟一聲,投入他懷裡,用盡力氣抱緊了他,心迷神醉道:「心有靈犀一點通,
還有甚麼情話比這更令人著迷呢。」

    芳心同時知道,愛郎在經過了三日三夜有若喪家之犬的逃亡後,終於回復信心。

    事情起得太突然了,因失於戒備以致一時措手不及。

    但在這生死存亡的絕境裡,項少龍終於被激起了鬥志。

    今晚的月亮比三天前逃出險境時,大上了一個碼,但由於厚雲多了,夜色卻更是濃重。

    林野間殺機四伏。

    項少龍等伏在大河離敵較遠的對岸,勁箭上弩,蓄勢以待。

    戰馬被帶往遠處,盡量予它們休息的機會。

    當彎月到了中天處時,宿鳥在敵人方向激飛天上,顯示敵人的地面部隊正潛往他們的方
向來。

    此時雙方的戰馬均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欲行不得,靠的惟有是人的腳力。

    水聲響起,只見上游處出現十多條木筏的影子,順水飄來。

    果然是水陸兩路同時攻至。

    項少龍等因有大河之險,完全不把對方陸路的攻勢放在心上,更因他們早前故意在另一
邊離岸半里許處的疏林弄出聲響,營造出伐木造筏的假象,敵人不知就裡下,定以該處為進
攻目標,等知道中計時,他們已有足夠時間收拾沿河攻來的敵人了。

    若他們與敵比賽造筏的速度,由於人數太吃虧,可說必輸無疑。

    現在只看對方在短短幾個時辰內便造了十多條筏子來,當知其況。

    不過對方雖多達五百人之眾,但要有此效率,則必須把全部人手投進去!而且筏子造好
立即發動攻勢,中間全無休息的時間,更兼趕了三日三夜路,可肯定對方定是人人疲不能
興。而他們至少多休息了幾個時辰,只是這方面的比較,對他們就非常有利。

    不用項少龍吩咐,所有箭鋒都朝向敵筏,居高臨下,佔盡了優勢。

    他們雖只有二十人,但卻廣佈在近百丈的崖岸上,以石頭樹叢隱起身體,以立於不敗之
地。

    木筏上隱見幢幢人影,他們都俯伏筏上,外圍者以盾牌護著身體,內圍者則彎弓搭箭,
嚴陣以侍。

    項少龍等悶聲不哼,任由敵人自遠而近。五丈、四丈、三丈……

    第一條筏子進入近距離射程,其中兩人左右撐出長竿,以免筏子撞到岸旁的大石上,尤
其是這段河水石頭特多,河水也湍急了。

    項少龍揀這河段埋伏,自有一定的道理。對岸那弄了玄虛的疏林處,忽地響起漫天喊殺
聲,火把熊熊地燃點了起來,照紅了半邊天。

    項少龍知道是時候了,一拉機括,弩箭破空而下,第一條筏子上那站著撐竿的敵人發出
撕心裂肺的慘叫,被勁箭帶得倒跌入河水裡,揭開了這邊的戰爭序幕。

    敵人驚而不亂,紛紛高舉盾牌,勁箭盲目的往兩岸射去當然射不中任何人。

    項少龍正是要他們如此,再沒有發射弩箭;只是吆喝作態。

    「呼!」

    慘叫紛起,只見第一條筏子上的人紛紛翻騰橫飛,掉往水裡去。

    原來項少龍在河流彎道處以十多條巨籐攔河而系,筏子上的人撞上巨籐,加上筏子有若
奔馬的速度,那還留得在筏上。

    弩箭這才發射。

    第二條筏子的人遇上同樣的命運,紛紛給撞進水裡,盾牌弓箭都不知飛到那裡去了。

    一排排的弩箭射進河中,鮮血隨慘叫聲不斷湧出來,和那兩艘空筏子同時往下游流去。

    第三條筏子見勢色不對,忙往一旁靠去,豈知後來之筏留不住勢子;猛撞在前一筏上,
登時又有人掉進水裡去,筏上的人則東翻西倒。

    箭如雨發下,加上對方早是人人身疲力盡,紛紛中箭倒下。

    這條河寬不過兩丈,給兩條筏子橫攔在前,尾隨的十多條筏子立即撞成一團,加上慘叫
連連,人心惶惶下,紛紛跳水逃命。

    再有兩條空筏飄往下游去。

    項少龍知是時候了,打個招呼,領著眾人凱旋而去。

    狂奔了近半里路,遇上在下游的烏光和烏德兩人,後者喜報到:「鉤到了四條筏子,可
以走了。」

    當人馬到了筏上時,筏子順流離去。趙致興奮得狂吻項少龍。

    紀嫣然歎道:「這一著克敵借筏之計,只有項郎才可以想出來,今趟除非白飛真的會
飛,否則休想再追上我們了。」

    項少龍仰首觀看天上壯麗的星空,微笑道:「別忘了他們仍有近十條木筏,不過靠以每
筏十五人計,他們最多只能有百多人繼續追來,幸好我們無一人不是能以一擋十之輩,即管
來的全是高手,我們打個折扣以一擋五,又欺他們身疲力怠,就在秦嶺處再教訓他們一頓,
便可乘機好好休息,留點精神欣賞秦嶺的冰川,亦是一樂。」

    旁邊的烏言著等都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項少龍大勝後仍不肯罷手。

    旋又摩拳擦掌,因為這幾天實在受夠了氣。

    忽然間,他們反希望敵人追上來。

    愈往秦嶺去,林木愈趨茂密。

    本要三日才完成的路程,只一晚就走完了。

    清晨時他們棄筏登岸,故意走了一段路,安置了烏達和馬兒後,留下趙致和烏光兩人看
守,其他人都折回登岸處,以裝妥的弩箭恭候敵人大駕。


    項少龍和紀嫣然兩人舒適地靠坐在一推亂石後,肩頭相觸,不由湧起同甘共苦的甜蜜感
覺。

    項少龍見嬌妻眼睛亮閃閃的,問道:「我的才女想著些甚麼呢?」

    紀嫣然把頭枕到他肩上去,嬌癡地道:「我在想假若當年人家不放下矜持!厚顏以身相
許,現在仍是悶在大梁裡,且還要苦念著你,那就慘透了。」

    項少龍一陣感動道:「那我也慘了,定會被沒有紀才女為嬌妻這大缺陷折磨終生。」

    紀嫣然哂道:「你才不會呢?男人都以事業為重,又天生見一個愛一個的性情,不要哄
人家了。」

    項少龍失笑道:「似這麼的想法於你絕無半點好處,而且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則忘了
你比我的頭顱還要多值一倍的黃金呢。」

    紀嫣然憤然道:「杜璧竟是這麼一個人,要了人的命還不夠,還想辱人之妻,遲些我定
要找他算賬。」

    這時鳥鳴暗號傳至。

    敵人終於來了。

    不知是否咋晚在碰撞下壞了幾條筏子,來的只有七條木筏,每筏上擠了足有二十人,壓
得筏子全浸在水裡去,速度緩慢。

    筏子剛轉了彎,便撞上項少龍等棄下故意橫擱河心三條綁在一起的筏子去,登時亂成一
團,七條筏子全攪到一瑰兒。

    其中三條筏子立時傾側翻沉,狼狽不堪。

    一翻擾攘下,敵人紛紛跳下水裡,往岸邊爬上來。

    項少龍一聲令下,伏在四周的諸鐵衛立即發箭。

    正如項少龍所料,這些敵人三日三夜未闔過眼睛,再勞累了整晚,士氣大降,驟然遇上
伏擊,人人都四散逃命,連頑抗之心都失去了。

    鮮血染紅了河水。

    要登岸的人固避不開弩箭,水裡的人更逃不過大難,轉眼間近三十人中箭,百多人潰不
成軍,紛往上游逃去。

    混亂之中,亦弄不清楚誰是白飛了。

    項少龍拔出血浪,領頭撲出,向僥倖爬上岸來的十多人殺去。

    敵人不知是否懾於項少龍威名,一見他出現,更是無心戀戰,一個不留的跳回水裡,拚
命往上游分散逃走,情況混亂之極。

    預期的激戰並沒有發生。

    項少龍阻止了手下追殺敵人,施施然離開。

    四日來的追殺,終於告一段落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