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兩矢四雕

    天尚未亮,項少龍就給田貞田鳳兩姊妹喚醒了。

    前晚沒闔過眼,昨天又辛勞整天,這一覺熟睡如死,剛摟緊了烏廷芳,便人事不知,直
至此刻。

    到了帳外,在日出前的黯黑下,紀嫣然三女為他的傷口換藥,發覺已大致痊癒,只是以
後難免會留下一道箭疤。他身上早傷疤處處,也不在乎再多一道戰績了。

    此時荊俊領了一名青年來見他,介紹道:「這是桓奇,項統領該記得他,桓奇不但是第
一天田獵成績最佳的人,昨晚又連勝三人,儲君封了他作偏將,調到我們都騎軍來服役,請
項統領指派他工作。」

    桓奇跪下施禮道:「桓奇叩見統領大人。」

    項少龍心想難怪這麼眼熟,溫和地道:「站起來!」桓奇矯捷如豹地彈了起來。

    項少龍見他眉清目秀,兩眼精光閃閃,極有神氣,身形高挺,虎背熊腰。又見他有紀嫣
然諸女在旁,仍是目不斜視,心中歡喜道:「桓奇你出身何處,有沒有從軍的經驗?」

    桓奇不亢不卑地道:「小將乃北地人,自幼學習兵法武技,曾在王翦將軍麾下戍守北
疆,職級至裨將。」

    接著露出懇切神色,有點不好意思地道:「今趟是王將軍命小將代表北戍軍回來參加田
獵,王將軍曾指點小將,若僥倖獲賞,必須要求跟隨項統領大人,才有望一展抱負。」

    項少龍微笑道:「以桓兄弟這種人材,到甚麼地方都應沒有人能掩蓋你芒采的。」

    桓奇神色一黯道:「統領大人有所不知了。小將先祖乃犬戎人,所以無論小將如何勇猛
效死,論功行賞總沒我的份兒。若非王將軍另眼相待,我最多只是個小伍長。王將軍雖有意
把小將升為偏將,但文件到了京城就給壓了下去,所以王將軍才著我來京城碰機會,還點明
我務要隨統領大人辦事。」

    項少龍至此才明白在秦人中,仍有種族歧視,心中同時大喜,王翦看得上的人,還能差
到那裡去。更明白王翦已從大哥烏卓處知道自己的情況,故遣此人來襄助自己。

    此時腿傷包紮妥當,大喜而立,伸手抓著他肩頭道:「桓兄弟可以放心,我項少龍不會
理會任何人的出身來歷,只要是有才能的忠貞之士,我絕不虧待。由今天起你就是副統領,
這兩天會有正式文書任命。」

    桓奇想不到項少龍這麼重視自己,感激零涕下要跪地叩首。

    荊俊硬扯著他,向項少龍笑道:「我和桓兄弟亦是一見如故,早告訴他若統領大人知是
王將軍遣來的人,必會特別關照的了。」

    項少龍正容道:「小俊失言了。我只是深信王將軍絕不會看錯人,而且今趟田獵桓兄弟
表現出色,理該給他一個展露才華的機會。」

    荊俊向項少龍打個眼色道:「這兩天怎樣安排桓副統領的工作呢?」

    項少龍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該否把高陵君和呂不韋的事告訴他。默思半晌後,想到王翦
著他來助自己的意思正是如此,把心一橫道:「既是自家兄弟,甚麼事均不須隱瞞,如此桓
兄弟才有表現的機會。」

    桓奇感動得差點掉淚,被荊俊帶了去見滕翼。

    紀嫣然來到項少龍身邊道:「若嫣然沒有猜錯的話,秦國又出了一位猛將。」

    田獵的隊伍和獵犬,浩浩蕩蕩的通過四道橫跨涇水的木橋,注入廣闊的獵場去。

    呂不韋、徐先、王陵、鹿公、王綰、蔡澤等公卿大將,與項少龍、昌平君、管中邪等護
駕將領,都伴在小盤四周,陪他行獵。

    朱姬除了首天黃昏出動過後,便不再參加田獵的活動。

    昌文君和滕翼負責留守營地,而荊俊則和桓奇去了偵察高陵君伏兵的動靜。

    這支田獵的大軍還有一眾王族的人,包括高陵君和他的十多名隨從,另外就是琴清和項
少龍的三位嬌妻兩名愛婢,還有太子丹和他的手下們,形成散佈草原的隊伍。

    小盤領頭策馬朝前方一個大湖奔去,神采飛揚,興致勃勃。

    項少龍、管中邪和昌平君三人拍馬追在他身後,接著是一眾大臣。

    項少龍看著小盤逐漸長成的龍軀,感覺著他那異於常人的容貌和威勢。

    他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高起和渾圓的兩邊顴骨,使人看上去極具威嚴,不怒而威。不知
是否要長期隱瞞心事,他閃閃有神的眼睛予人深邃莫測、複雜難明的感覺,給他注視時,連
項少龍這深知道他底蘊的人亦有些心中*□壕釭祁甈噯ХI空U佴詘R□揮*
俊,可是那稜角分明、有如刀削的唇邊,卻表現出一種堅毅不拔,不臻成功,絕不放棄的性
格。這使他的樣貌與眾不同,隱有威霸天下的氣概。

    隨著逐漸的成長,這種氣質也愈趨強烈。項少龍已很難再由他身上聯想到當年邯鄲王宮
那個頑童小盤了。

    這未來秦始皇只是一般人的高度,可是肩膊厚而寬,手足都比一般人粗大,行動間真具
龍虎之姿,顧盼生威。若有相可看的話,他確是生具帝皇之相。

    此時因小盤的臨近,一群水雕由湖旁飛了起來,向高空逃竄,小盤彎弓搭箭,颼的一聲
沖天而去,卻是射了個空。小盤大笑道:「好鳥兒!誰給我射它一頭下來。」

    項少龍對這麼殺生毫無興趣,但其他人卻紛紛張弓搭箭。

    「鏘!」的一聲,項少龍耳鼓震響時,旁邊的管中邪取出鐵弓,趕在所有人前,連發兩
箭,卻只像弓弦響了一下,可知他射箭的驚人速度。

    百多枝勁箭隨著沖天而起。

    水雕慘鳴中,落了二十多頭下來。

    侍衛忙放出獵犬,由它們去把獵物銜回來,一時群犬奔吠聲,響徹這原本平靜安逸的湖
岸原野。

    小盤大喜,策騎沿湖疾馳,累得眾人苦追其後。

    到了一處可俯瞰整個大湖的小丘上,小盤才停了下來。

    眾人紛紛在他身後停下,呂不韋靠得最近,差點就與他並騎,大笑道:「儲君的騎術原
來如此了得!」

    此時太子丹等人亦追上丘頂來。

    小盤笑道:「多謝仲父讚賞,你看我們大秦的景色多麼美麗,沃原千里,物產富饒。」

    又指著地平處橫亙的西狩山道:「眾卿可看到那道著名的西狩飛瀑嗎,由百丈高山飄瀉
而下,就像一疋長長的白綢緞,寡人可以想像到當瀑布落在下方的巖潭時,千萬顆晶瑩閃亮
的水珠往四方濺散的壯觀情景。」

    後方的項少龍凝望著野趣盎然,美得如夢如詩的清晨景色,平湖遠山,墨翠蔥蒼,層次
分明,猶若畫卷。而小盤已由一個心心見見的小孩,完全把自己代入了這秦國之主的角色
去,睥睨天下,豪情萬丈。

    鹿公來到小盤的另一側憧憬地道:「老將曾多次到那裡去行獵,水瀑衝到崖下後,往東
奔騰,然後忽然拐彎,洶湧澎湃的激流穿過兩座山峰間的峽谷,往西南奔去,形成西狩河,
流經十多里後,始注入涇水,令人歎為觀止。」

    項少龍環目四顧,只見人人面上都露出嚮往神色,獨有太子丹神色凝重地盯著小盤的背
影,心中一震,想起荊軻刺秦這一千古流傳的事跡,暗忖太子丹要刺秦始皇的心意,不知是
否就在這刻開始萌生呢?

    小盤油然神往道:「今天那處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如不目睹西狩飛瀑,寡人今晚休想能
夠安寢。」

    徐先笑道:「那麼儲君就要及早起程,來回足要三個時辰之久呢。」

    此時侍衛由獵狗的口處取來了被箭射下來的水雕,共有二十七隻,由於箭矢均刻有各人
的標記,故此是誰射下的,略一檢視,即可清楚知道。其中竟有兩箭,都穿著兩隻水雕,名
副其實一矢雙雕。

    獵物放在地上,眾人團團圍著觀賞。

    項少龍見那一矢雙雕的兩箭,形制相同,不由心中劇震,朝管中邪望去。

    其他人的目光亦落到那兩支箭上。

    小盤訝然道:「是那位卿家的箭法如此出神入化呢?」

    管中邪跳下馬來,伏地道:「儲君在上,是微臣斗膽獻醜了。」

    鹿公和徐先對望一眼,均露出駭然之色。

    要知同發兩箭,無一虛發,已是難得,更驚人是他必須眼明手快至可從數百隻激舞天上
的水雕,在發箭的剎那間尋到可貫穿兩雕的角度與機會,如此箭法,誰能不驚歎。

    項少龍心中冒起寒意,若與此人對敵,只是他的箭便難以抵擋了,看來滕翼的箭法也在
腰手的膂力和速度上遜他一籌。

    小盤掠過不自然的神色,勉強裝出欣然之狀道:「管卿箭法確是非凡,寡人該如何賞
他,眾卿可有意見?」

    呂不韋那肯放過機會,笑道:「儲君若把他回復原職,就是最好的賞賜了。」

    小盤早答應過母后此事,亦是故意賣個人情給呂不韋,好安他的賊心,點頭道:「由這
刻起,管卿官復原職,以後好好給寡人管治手下了。」

    管中邪忙叩頭謝恩。

    小盤以馬鞭指著遠方的西狩山奮然道:「讓寡人和眾卿比比馬力吧!」

    帶頭策馬,衝下斜坡去。

    午後時分,小盤這枝隊伍滿載而歸。

    快到營地時,項少龍偷了個空,向李斯說了桓奇的事,後者自是大拍胸口地答應,沒有
人比他更清楚儲君和項少龍的親密關係了。

    項少龍想想都覺得好笑。

    當年被時空機送到這古戰國時代後,一心要找到落魄邯鄲作質子的秦始皇,好傍著這大
老闆飛黃騰達,享盡榮華富貴,豈知事情七繡八轉,結果*怯勺約號□屏爍鑾厥薊*
出來,世事之離奇荒誕,莫過於此。此時烏廷芳和趙致趕到他身旁,快樂小鳥兒般吱吱喳
喳,向他述說行獵的趣事,項少龍自是大大誇讚了她們一番。紀嫣然、琴清和田氏姊妹亦趕
上他們。

    談笑間裡,眾人渡過涇水,回到營地。

    到達主騎射場時,只見人頭湧湧地在輪候登記獵獲,烏廷芳和趙致忙擠了進去湊熱鬧。

    紀嫣然眼利,告訴項少龍道:「小俊回來了,在場邊與鹿丹兒說話。項郎你且伴著芳妹
和致致,我想回營地小睡片時,醒來後你再陪我到清溪沐浴好嗎?」

    項少龍知她有午睡的習慣,點頭答應了。

    紀嫣然與琴清和田貞姊妹去後,項少龍跳下馬來,囑烏舒等牽馬回營,眼睛找到了荊
俊,見他不知說了甚麼調皮話,鹿丹兒正拿粉拳往他擂去,這小子別轉身來,任由背脊挨
揍,而鹿丹兒果然愈打愈沒有力道,附近的女兒軍都笑作一團。

    項少龍看得心中欣慰,旁邊傳來桓奇的聲音道:「統領大人!」

    項少龍別頭望去,笑道:「桓兄弟為何不隨小俊去湊熱鬧?以你如此人材,必大受女兒
軍的歡迎。」

    桓奇致禮道:「現正是桓奇為國家盡力之時,故不敢有家室之慮,情慾之嬉。嘿!統領
大人叫桓奇之名就可以了。」

    項少龍暗忖這就是桓奇和荊俊的分別了,一個是專志功業,後者則全情享受人生,微笑
道:「你今年多少歲了?」桓奇恭敬道:「小將今年十九歲。」

    項少龍道:「你比小俊大一歲,我就喚你作小奇吧!」領著他離開騎射場,到了營地內
的僻靜角落,問道:「今天有甚麼發現?」

    桓奇道:「小將和荊副統領曾深入山內探察敵情,照小將觀其動靜,人數約在萬人許
間,可是陣勢不固,旗號紊亂,士氣散渙,行動遲緩,氣色疲憊,兼之這數日天朗氣清,無
霧可隱,如此未戰已逞敗象之軍,只要給小將一枝千人組成的精兵,便可將他們擊潰,絕無
幸理。」

    項少龍大奇道:「小奇怎麼只去了半日就能摸清他們的虛實呢?」

    桓奇像變了另一個人般道:「臨戰必登高下望,以觀敵之變動,小中覷大,則知其虛實
來去,從各種徵兆看出問題。高陵君的軍隊雖藏在密林之內,但只要看何處有鳥獸停留,何
處沒有,就可知其營帳分佈的情況和人數多寡。再看其塵土揚起的情況,更知對方在伐樹搬
石,欲借上游之利圖謀不軌。」

    說到興起時,就蹲在地上隨手布放石子,解說對方分佈的情狀,大小細節,無一遺漏,
顯示出驚人的記憶力和觀察力。

    項少龍動容道:「假設我予你一支二千人的精兵,你會怎麼辦呢?但必須待他們發動時
才可動手。」

    桓奇站了起來,用腳撥亂地上的石子,肅容道:「偵察敵人除了留心對方的糧草儲備、
兵力強弱外,最緊要是測估對方的作戰意圖。針對之而因勢用謀,則不勞而功舉。現今對方
為了憑河之險,駐軍於交通不便、低濕而荊棘叢生之地,又戒備不周,兼之軍卒勞累,士氣
消沉,可采雙管齊下之策,分水陸兩路伏擊之,縱使讓他們毀去木橋,於我亦無絲毫損傷,
我們還可憑河而守,立於不敗之地。」

    項少龍登時對他刮目相看。荊俊雖在其他方面或可勝過他,但在才智和軍事的認識上卻
遠落其後。

    這番話若是出自鹿公、徐先之口,乃理所當然。但這桓奇只十九歲,便有如此見地,除
了用天才兩字來形容,實再無可替代。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我帶你去見一個人,見到他時你要把全盤計畫向他解說清楚,對
於你日後的事業,會大有幫助。」

    桓奇愕然道:「見誰?」

    項少龍搭著他肩頭,推著他往王營舉步走去道:「當然是政儲君了!」

    桓奇劇震下停步,垂頭低聲道:「不若由小將把心中愚見告訴統領大人,再由大人親自
獻給儲君好了。」

    項少龍繼續推他前行,笑道:「那不是給我冒領了你的功勞嗎?休要扭扭捏捏了,我項
少龍只喜歡爽快的漢子。」

    桓奇感動得眼也紅了起來,嗚咽道:「難怪王將軍常說統領大人胸襟過人,乃我大秦第
一好漢,大人的恩德,小將沒齒難忘。」

    項少龍笑道:「那是你應得的,我只是負起引介之責,不過記緊今趟我們是要讓儲君大
展神威,而非我們去藉機顯威風,明白嗎?」

    桓奇那還不心領神會,連忙點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