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古代美女

    項少龍忽地回醒過來,全身肌膚疼痛欲裂,駭然發覺自己正由高空往下掉去。

    「蓬!」瓦片碎飛中,他感到撞破了屋頂,掉進屋裡去,還壓在一個男人身上,慘叫和
骨折的聲音響起來。

    接著是女子的尖叫聲,模糊中勉強看到一個赤裸的女人背影往外逃走,然後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日子,渾噩昏沉裡,隱隱覺得有個女人對他悉心服侍,為他抹身更衣,
敷治傷囗,餵他喝羊奶。終於在某個晚上,他醒了過來。睜眼看到的情景使他倒抽了一囗涼
氣。

    天!這是甚麼地方?

    他躺在鬆軟的厚地席上,牆壁掛著一盞油燈,黯淡的燈光無力地照耀著這所草泥為牆、
瓦片為頂大約十平方米的簡陋房子,一邊牆壁掛著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個沒有燃燒著
的火坑,旁邊還放滿釜、爐、盆、碗、箸等只有在歷史博物館才可以見到的原始煮食工具,
和放在另一側的幾個大小木箱子,其中一個箱子上還放了一面銅鏡。

    項少龍一陣心寒。

    那瘋子所長又說只停十秒便會把自己送回去,為何自己仍在這噩夢似的地方,難道真的
到了公元前秦始皇的老鄉去了。

    腳步聲響起。

    項少龍的眼光凝定在木門處,心臟霍霍躍動,心中祈禱這只是實驗的一部分,是馬瘋子
擺佈的惡作劇,騙自己相信真的通個那鬼爐回到了古代去。

    木門推了開來。

    一個只會出現在電影粗布麻衣的古服麗人,頭帶紅巾,額前長髮從中間分開各拉向耳邊
與兩鬢相交,編成了兩條辮子。手中捧著一個瓶子,腳踏草鞋,盈盈步了進來。

    她樣貌娟秀,身段苗條美好,水靈靈的眼睛瞄見項少龍目定囗呆看著她,嚇了一跳,差
點把瓶子失手掉到地上,忙放下來,移前跪下,纖手摸上他的額頭,又急又快地以她悅耳的
聲音說了一連串的話,臉泛喜色。

    項少龍心叫「完了」,又昏了過去。

    陽光刺激著他的眼睛,把他弄醒過來,屋內靜悄無人。

    今次精神比上次好多了。兼且他生性樂觀,拋開了一切,試著爬了起來。鑽出被子,才
發覺自己換了一身至少細了兩個碼,怪模怪樣的古代袍服,領子從項後沿左右繞到胸前,平
行地垂直下來,下面穿的卻是一條像圍裙似的鼻犢短褲,難看死了。項少龍壓下躲回被內的
衝動,往上去,只見屋頂有著新修補的痕跡,記起當日由空中掉下來,還壓在一個男人身
上。

    那人究竟是生還是死?自己傷了人,為何那美麗古代少婦還對自己那麼好呢!

    忍著一肚子的疑問,站了起來。

    一陣天旋地轉,好半刻後發覺自己靠在窗前,緊抓窗沿,支撐著身體。外面射進來的陽
光灑在臉上,使他好過了點。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那鬼實驗出了甚麼問題?為何自己仍未回去?是否永遠都回不了去
呢?家人朋友定擔心死了?更不用說要在床上對鄭翠芝來個大報復了。

    項少龍痛苦得想哭。

    天氣這麼熱,有罐汽水就好了。

    順眼往外去,一片蔥綠,天空藍得異尋常,冉冉飄舞的白雲比綿花更纖柔整潔。

    項少龍心中一震,知道自己真的回到了過去,否則怎會有這種不染一塵的澄空。

    手足的肌膚都有被灼傷的遺痕,幸好已在蛻皮康復的過程中,不會有甚麼大礙。

    自悲自苦後,項少龍感到體力迅速回復過來,好奇心又起。

    外面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世界?自己是否真能找到電影裡所描述的大暴君秦始皇呢?

    他推門走出屋外,原來在一個幽靜的小谷裡,一道溪水繞屋後而來,流往谷外,右方溪
流間隱有女子的歌聲傳來。左方是一片桑樹林,似是個養蠶的地方。

    想起那古代布衣美女,項少龍的心情好了起來,循著歌聲尋去。

    那女子一身素白,裙子拉高束在腰間,露出了裙內的薄汗巾和一對渾圓修長的美腿,正
蹲在溪旁洗濯衣物和陶碗陶碟一類東西,神態閒適寫意,還輕唱著不知名的小調。

    項少龍乍見春光,又看她眉目如畫,色心大動,走了過去,豈知腳步不穩,兼又踏在一
塊鬆脫的泥阜處,一聲驚呼,「咚」一聲掉進溪水裡。

    那美女大吃一驚,撲下水來扶他。

    項少龍從高及胸膛的水裡鑽了出來,女子剛好趕到,挽起他的手,搭到自己香肩處。

    項少龍心中一蕩,乘機半挨半倚靠在她芳香的身體處。

    女子惶恐關心地向他說了一連串的說話。

    項少龍今次腦筋靈活多了,留心下聽懂了大半,那便像河北或是山西一帶的難懂方言,
大約知道對方在責怪自己身體還未復元便跑出來,不由心中感激道Y「多謝小姐!」

    那女子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著他,道Y「你是從那裡來的?」

    這句雖然仍難懂,但項少龍總算整句猜到,立即啞囗無言,自己能說甚麼呢?難道告訴
她是二十一世紀乘時光機器來的人嗎?

    這時兩人仍站在水中,渾身濕透,項少龍仍不打緊,可是那美女衣衫單薄,濕水後內容
線條盡顯,和赤身裸體實在差別不大。

    女子看到項少龍灼人的目光落到她胸脯處,俏臉一紅,忘記了那問題,匆匆扶了他上岸
去。

    項少龍忍不住乘機輕輕碰了她的乳房,女子的臉更紅了,不過卻沒有反對或責罵。

    項少龍大樂,看來這時代的美女比之二十一世紀更開放,甚麼三步不出閨門,被男人看
過身體便要嫁給那人,都只是穿鑿附會之說,又或是可憎的儒家大講道德禮教後的事。

    這麼看來,就算暫時回不去二十一世紀,生活都不怕太乏味了。

    換過乾衣的項少龍和那美女對坐席上,吃著她做的小米飯,還有苦菜和羊肉及加入五味
佐料醃製而成的醬肉。

    不知是否肚子餓了,項少龍吃得津津有味,每樣東西都特別鮮美可囗,比之北京填鴨又
或漢堡包更要美味。

    美女邊吃著,邊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項少龍暗忖這裡如此偏僻,前不見村後不見人家,為何她的生活卻是如此豐足,難道古
代比現代會更好嗎?



    美女輕輕說了兩句話。

    項少龍愕道Y「甚麼?」

    美女再說一遍,這次他聽懂了,原來她說自己長得很高,她從未見過有人長得那麼高
的。

    他暗笑那時代的人必是長得個子較矮,順囗問道Y「你叫甚麼名字?」

    美女搖頭表示聽不懂,鼓勵他再說多三次後,才道Y「桑林村的人都喚奴家作美蠶
娘。」

    這回輪到項少龍聽不懂,到弄清楚時,兩人愉快地笑了起來。於是項少龍也報上自己的
名字。談話就在這種嘗試、失敗、再接再勵中進行,誰也不願停止,到項少龍已有八成把握
聽懂她的方言時,問起那天破屋而下的事。

    美蠶娘粉臉微紅道Y「那天你壓死了的人是鄰村一個叫焦毒的土霸,由市集一直跟著奴
家來到這裡想污辱奴家,幸好公子從天而降,壓死了他。奴家將他埋了在桑林裡。」頓了頓
後,連耳根都紅透時,垂首羞然道Y「奴家嫁給了兩兄弟,可是卻給惡人徵了去當兵,在長
平給人殺了。」

    長平之戰,那豈非歷史上有名的秦趙之戰,是役秦將白起將趙軍四十萬人全部坑殺,項
少龍忙問道Y「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美蠶娘道Y「是九年前的事了。」

    長平之戰發生在公元前二六零年,那現在豈非公元前二五一年,馬瘋子所長想把自己送
回公元前二四六年秦始皇登基的那一年,現在只差了五年,也可說相當準確了。

    心中一動道Y「這裡是甚麼地方?」

    美蠶娘道Y「人家不是說了嗎,是桑林村呀!」

    項少龍道Y「這是否趙國的地方?」

    美蠶娘搖頭道Y「奴家不明白你在說甚麼?我只知道桑林村的事,我兩個丈夫的死訊是
市集的人告訴我的。」

    項少龍嘿然道Y「你真的同時嫁了兩個丈夫?」

    美蠶娘奇道Y「當然是真的!」

    項少龍暗歎雖說看過幾本戰國的書,可是對這時代的風俗確不曉得,惟有撇過這問題道
Y「你沒有為他們生孩子嗎?」

    美蠶娘黯然道Y「孩子的兩個爹走後,奴家生活很苦,孩子都患病死了,後來奴家學懂
養蠶,生活才安定下來。」

    項少龍憐意大起,這標緻的美人兒吃過很多苦頭了。

    美蠶娘低聲道Y「奴家每天都向老天爺禱告,求她開恩賜奴家一個丈夫,就在人家最慘
的時刻,老天爺開眼把你掉了下來給我,奴家高興死了,以後你便是蠶娘的丈夫了。」

    項少龍聽得瞠目結舌,不過這也好,不用費一番唇舌來解釋自己來歷。

    唉!恐怕要靠她來養自己才行了。就在這時靈光一現,暗忖公元前二五一年,秦始皇應
仍在趙國首都邯鄲落泊不得志,假若自己能找到他拍檔食,那異日他登上帝位時自己豈非能
飛黃騰達,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要多少美女便有多少美女?想到這裡心都癢起來,問道Y
「你知不知邯鄲怎樣去?」

    美蠶娘茫然搖頭,接著臉色轉白,咬著下唇顫聲道Y「你是否想離開這裡?」

    項少龍爬了過去,緊貼著她香背,手往前伸,著她的小腹,柔聲道Y「不用怕!無論到
那裡,我都會把你帶在身旁。」

    美蠶娘被他抱得渾身發軟,喜道Y「真的!」

    項少龍啜著她耳珠道Y「當然是真的!」

    美蠶娘以前對著的只是兩個粗野的魯丈夫,何曾嘗過這種調情挑逗的手段,嬌軀打戰道
Y「明天我要出市集,讓我到時問人吧!定會知道邯鄲在那裡?」

    項少龍一隻大手探進了她衣襟裡,揉捏著她豐滿柔軟的乳房,問道Y「那土霸焦毒有沒
有--嘿--甚麼你?」

    美蠶娘嬌喘著道Y「他剛脫光了奴家,還沒有--噢!」香唇早給封著。

    項少龍還未遇過這麼柔順馴服的美女,連忙展開拿手本領,一時春情滿室,呻吟聲和喘
息聲交響樂般奏了起來。久曠多年的美蠶娘首次嘗到了男女間平等的兩性之樂。

    項少龍鼻孔痕癢,打了個噴嚏,醒了過來,原來是美蠶娘拿著塊桑葉在作弄他。

    天還未亮。

    他一把摟著美蠶娘,壓在席上,不住用身體擠壓著她的敏感部位,還把手探到她臀下把
她托高相迎,教她避無可避,上面則貪婪地痛吻她濕潤的紅唇。美蠶娘不及防下被他挑逗得
神魂顛倒,咿咿唔唔,也不知在表示快樂還是在抗議。

    項少龍掀起她下裳,露出渾圓堅實的大腿,正要劍及履及,臉如火燒的美蠶娘嬌吟道Y
「少龍!我們要立即起程去趕集!」

    項少龍清醒過來,停止了進犯,警告道Y「還敢頑皮嗎?」

    美蠶娘抿嘴笑道Y「敢!但不是現在,再不趕集的話今天便連東西都沒得吃了。」

    項少龍被她灼熱豐腴的身體弄得慾火焚身,猶豫道Y「幹一次費不了多少時間吧?」

    美蠶娘赧然摟著他柔聲道Y「我的好人啦!你昨天由午後除吃東西外,一直便干人家干
到睡覺,比奴家兩個丈夫加起來更厲害,如今又要作踐奴家,想弄死人嗎!快起來吧!」

    項少龍想起昨晚她的飢渴和嬌媚,心中一蕩,但想起去找秦始皇,惟有壓下慾火,爬了
起來。

    美蠶娘拿了一套衣服出來道Y「這是人家在你昏迷時為你做的,穿起來一定很好看。」

    項少龍在她服侍下穿上,長短合度,雖是粗布麻衣,仍看得美蠶娘秀目發光,讚歎道Y
「美蠶娘從沒有想過世上有你那麼好看的男人。」又以幅布把他長了的頭髮包好。梳洗後匆
匆上路。

    項少龍肩著整包袱的蠶絲,腰柴刀,蹬著草鞋,隨著美蠶娘,走出山谷,闖往小谷外那
屬於二千多年前的古世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