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荊俊揚威

    看臺上的呂不韋和田單均露出頗不自然的神色,想不到項少龍如此受到擁載,而呂不韋
更深切感到秦人仍當他和家將是外人的排外情緒。忽然間,他心中湧起一點悔意,若非與項
少龍弄至現在如此關係,說不定秦人會容易點接受他,更不用弄了個繆毒出來。這念頭旋又
給他壓下去,項少龍只有兩天的命,甚麼事都不用介懷了。

    小盤見項少龍在這些兵將和年輕一代裡這麼有地位,穩壓著呂不韋,自是心中歡喜,但
卻擔心項少龍因腿傷未能出場,會教他們失望。在此人人期待吶喊的時刻,由女兒軍處一個
人翻著勒鬥出來,車輪般十多個急翻,教人看不清楚他是誰人,卻無不看得目瞪口呆。

    接著凌空一個翻身,從容地落在看臺下,跪稟道:「都騎副統領荊俊,願代統領出戰,
請儲君恩准。」

    小盤大喜道:「准荊副統領所請。」

    眾人見他身手了得,先聲奪人,又是項少龍的副手,登時歡聲雷動,等著看好戲。

    荊俊仍沒有站起來,大聲陳詞道:「這一戰若小將僥倖勝出,所有榮譽皆歸丹兒小
姐。」

    小盤大感訝然,與另一邊一面錯愕的鹿公換了個眼色,大笑道:「好!就准你所請。」

    秦人風氣開放,見荊俊如此公然示愛,都大感有趣,一時口哨囂叫助興之聲,響徹整個
平原。

    女兒軍更是笑作一團,嬴盈等合力把又嗔又羞又喜的鹿丹兒推到了場邊去,好讓她不會
漏掉任何精采的場面。

    周子桓神色不變,緩緩望往呂不韋,只見他微一點頭,明白是要自己下重手,挫折對方
的威風,微微一笑,以作回應。雙目厲芒電射,朝正在穿甲接劍的荊俊望去。

    豈知荊俊正嬉皮笑臉地瞪著他,見他眼光射來,笑道:「原來周兄事事都要向呂相請
示。」

    周子桓心中凜然,想不到對方眼力如此厲害,淡淡道:「荊副統領莫要說笑了!」

    親自為荊俊戴甲的昌文君聽到兩人對話,輕拍荊俊道:「小心點了!」領著從人退往場
邊,偌大的場地,只剩下兩人對峙。

    一片肅然,人人屏息噤聲,看看荊俊如何應付周子桓那種怪異凌厲的打法。

    雖是萬人注目,榮辱勝敗的關鍵時刻,但荊俊仍是那副吊兒郎當,懶洋洋的灑脫樣兒,
木劍托在肩上,對周子桓似是毫不在意。

    但代他緊張的人中,最擔心的卻非項少龍等人,而是鹿丹兒。她剛才雖給荊俊氣個半
死,但心中只有少許嗔怒,現在對方又把勝敗和自己連在一起,輸了她也沒有顏臉,不由手
心冒汗,差點不敢看下去。

    忽然間兩人齊動起來。

    本是周子桓先動劍,可是像有條線把他們連著般,他木劍剛動的剎那,荊俊肩上的劍亦
彈上半空。

    周子桓的短劍往懷內回收時,前腳同時往前標出。荊俊一個勒鬥,翻上半空。

    周子桓大感愕然,那有這種怪招式的?他實戰經驗豐富無比,知道荊俊像他般以靈動詭
奇為主,那敢有絲毫猶豫,立即改變戰略,滾往地上去,陀螺般到了荊俊的落足點下方,只
要對方落下時,立施辣手,只掃斷他腳骨,誰都不能怪自己。

    如此千變萬化的打法,看得所有人都出不了聲。

    斜坡頂上的滕翼對項少龍笑道:「若周子桓年輕幾年,今晚小俊定不能討好。」

    項少龍微一點頭,凝神注視場心比鬥的兩人,沒有回答。

    荊俊在周子桓上空凌空兩個翻騰,落下時竟一手攬著雙腳,膝貼胸口,同時手中長劍閃
電般往下面的周子桓劈下去。

    周子桓借腰力彈了起來,腰肢一挺,反手握著短劍,由胸口彎臂揮出,畫了個半圓,重
擊在荊俊由上而來的長劍處。

    這幾下交手,著著出人意表,看得人人動容,卻又不敢聲張。

    荊俊知他是想以重手法磕開自己長劍,好乘虛而入,一聲尖嘯,竟一腳就往周子桓面門
撐去,又快又狠。

    周子桓想不到他身手靈活至此,那還理得要盪開對方的長木劍,回劍往他的腿削去,同
時往後急移,好避過臨臉的一腳。

    豈知荊俊猛一收腳,周子桓登時削空。

    此時全場爆出震天吶喊,轟然喝好。

    荊俊在落地前又蜷曲如球,長劍重擊地面,借力往周子桓下盤滾去。

    周子桓不慌不忙,猛喝一聲,蹲身坐馬,手中短木劍爆出一團劍影,*諢鳶壓庹找*
下,面容冷硬如石,確有高手風範。

    不過只要知道在呂不韋的八千家將中,他能脫穎而出,便知他絕不簡單。

    荊俊在絕不可能的情況下,竟箭般由地上斜飛而起,連人帶劍,撞入周子桓守得無懈可
擊的劍網上。

    「柝!」的一聲,木劍交擊。

    周子桓如此硬橋硬馬的派勢,仍吃不住荊俊集了全身衝刺之力的一劍,整個人往後彈
退。

    眾人看得忘形,紛紛站了起來,揮拳打氣,叫得最厲害的當然是鹿丹兒和她的女兒軍,
其次就是都騎軍了,把呂不韋方面為周子桓打氣的聲音全壓了下去。

    荊俊愈戰愈勇,一點地,又是一個空翻,長劍如影附形,往周子桓殺去。

    周子桓被迫採取守勢,身影電閃下猛進急退,應付著荊俊詭變百出,忽而凌空,忽而滾
地,無隙不尋的驚人打法,首次想到遇上剋星了。

    在荊俊狂風驟雨的攻勢裡,周子桓銳氣已洩,縱或偶有反擊,只宛似曇花一現,未能為
他挽回敗局。

    「柝柝柝!」一連三聲,荊俊借長劍之利,重重打在周子桓的短劍上,讓他吃盡苦頭,
手腕麻木。

    人人聲嘶力竭地為荊俊助威,更使周子桓既慚且怒,又感氣餒。

    雙方再迅快攻拆了十多招,周子桓的短劍終架擋不住,給蕩了開去,心中叫糟時,荊俊
閃到身後,飛起後腳,撐在他背心處。

    一股無可抗拒的大力傳來,周子桓清醒過來時,發覺正好頭額貼地。

    鹿丹兒興奮得奔了出來,與荊俊一起向全場狂呼亂喊的觀者致禮,再沒有人注意正羞慚
離場的落敗者了。

    一番擾攘後,徐先欣然道:「荊副統領是否準備再接受挑戰呢?」

    荊俊恭敬答道:「剛才一場只是代統領出戰,小將希望見好即收,以免給人轟出場
去。」

    登時惹起了一陣哄笑,卻沒有人怪他不再接受挑戰。徐先笑道:「副統領辛苦了,休息
一下吧!」

    荊俊向看臺行過軍禮後,領著鹿丹兒躲回女兒軍陣裡去了。

    斜坡上的項少龍和滕翼都會心微笑,荊俊露了這一手,鹿丹兒早晚定會向他投降。

    滕翼沉聲道:「今晚看來管中邪不會再出手了,因為只要他沒有擊敗荊俊和你,在旁人
的心中他始終不是最佳的劍手。」

    項少龍點頭同意,就在此時,烏舒神色惶然來到兩人背後,焦急道:「齊人正收拾行
裝,準備遠行。」

    項少龍和滕翼同時劇震,往看臺看去,只見呂不韋和田單都失去了蹤影。

    忽然間,他們醒悟到已中了莫傲和田單的殺手,落入進退維谷的境地裡。

    田單選在今晚離開咸陽,正好擊中項少龍唯一的弱點和破綻上。

    呂不韋正是想他追去,既可遣開他兵力達四千人的精兵團,更可讓他「死」在路途上,
乾手淨腳,事後還可派他有虧職守,罪連烏家,使呂不韋這狼心狗肺的人可獲大利。

    紀嫣然諸女更會落到他的魔爪去,一石數鳥,毒辣非常。

    沒有了項少龍在指揮大局,這幾天他行事自然容易多了,一旦管中邪升回原職,而他項
少龍又缺席的話,縱使滕翼和荊俊留下來,呂不韋也可以右相國的身份,把都騎的指揮權交
予管中邪,那時還不任他為所欲為嗎?

    可是他項少龍怎能坐看田單施施然離去呢?此人自派人偷襲他後,一直非常低調,原來
早定下策略,可見他一直與呂不韋狼狽為奸。

    在城郊遇襲傷腿一事,呂不韋雖說自己沒時間通知田單,那只是滿口謊言,事實上根本
是他通知田單的人幹的。

    呂不韋這一招叫苦肉計,就是人人都以為是呂不韋的敵人借殺死項少龍來陷害他,其實
卻真是他出的手。

    自己一時大意,竟給他瞞過了,還懷疑是王綰或蔡澤之中有一人和田單勾結,致有今夜
的失策。

    滕翼沉聲道:「讓二哥去吧!你留在這裡應付呂不韋的陰謀。」

    項少龍搖頭道:「呂不韋雖抽調不出人手送田單離開,可是田單現時兵力達四千之眾,
與我們的總兵力相若,但若要對付高陵君,我最多只能分一半人給你,在這種情況下,說不
定兩方面均不能討好。別忘了呂不韋有八千家將,誰知道他會幹出甚麼事來。」

    滕翼頹然不語。

    項少龍低聲道:「事情仍未絕望,我要去說服太子丹,只要他肯設法在楚境纏上田單十
天半月,我們便可趕上他了。安谷奚曾答應過會把楚人和齊軍迫離邊界十多里的。」

    此時場內再無出戰者,在熱烈的氣氛中,徐先宣告晚藝會結束。

    燕國太子丹的營帳裡,聽完項少龍的請求後,太子丹有點為難道:「此事我們不宜直接
插手或單獨行動,一個不好,齊楚兩國會借口聯手對付我們,三晉又分身不暇,我燕國危
笑!」

    項少龍淡淡道:「田單不死,貴國方真的危矣。我並非要太子的手下*骫Q□鑭Л*
鋒,只要在田單離開秦境後,設法把他纏上幾天,我便可及時趕去。」

    頓了頓加強語氣道:「我會派人隨太子的手下去與貴屬徐夷亂會合,到時魏人和把關的
安谷奚將軍都會從旁協助。」

    一旁聽著的軍師尤之道:「此事該有可為,只要我們採取設置陷阱和夜襲的戰略,使田
單弄不清楚我們是否項統領方面的人,那就算田單僥倖脫身,也不會想到我們身上。」

    這時大將徐夷則進來道:「沒有跟蹤項統領的人。」

    太子丹放下心來,斷然道:「好!我們就設法把田單與齊軍或楚人會合的時間延誤十
天,若仍不見項統領到,就只好放過田單了。」

    項少龍大喜道謝,暗忖你有張良計,我亦有過牆梯,徐夷亂這著奇兵,任莫傲想破腦袋
也猜不到,何況他的腦袋更快要完蛋了。

    離開了太子丹的營帳後,項少龍在營地間隨意閒逛,只見篝火處處,參加田獵的年輕男
女,仍聚眾喝酒唱歌跳舞,充滿節日歡樂的氣氛,沒有人願意回營睡覺。

    正要返回營地時,左方傳來陣陣女子歡叫聲,循聲望去,見到一枝紫色大旗在數百步外
的營帳上隨風拂揚,不由記起了嬴盈的約會。

    嬴盈會否在那繡有紫花的小帳內等他呢?不過現在離約好的初更尚有整個時辰,她該在
營外與鹿丹兒等戲耍。

    今晚給田單這麼的一搞,他甚麼拈花惹草的興趣也失去了,何況還要回去與滕翼商量,
看派何人隨尤之去會合徐夷亂,好配合對付田單的行動。

    可還是順步先去打個招呼吧!

    想到這裡,藉著營帳的掩護潛了過去,最好當然是只和嬴盈一個人說話,否則被那批可
把任何人吃掉的女兒軍發現纏上了,就休想可輕易脫身。

    由於人群都聚集到每簇營帳間的空地去,兼之大部份營帳均在火光不及的暗黑裡,所以
項少龍毫無困難地移到可觀察女兒軍的暗角處。

    只見廣達百步的空地上,生起了十多堆篝火,鹿丹兒等百多個嬌嬌女,正與人數比她們
多上兩倍的年輕男子,圍著篝火拍手跳舞,高歌作樂,放浪形骸,卻獨見不到嬴盈。

    項少龍歎了一口氣,今晚怕要爽約了,往後退時,身後其中一個營帳隱有燈火透出,並
有人聲傳來,卻聽不真切。

    項少龍循聲望去,赫然發覺該帳門外有朵手掌般大的紫花,與旗上的花朵式樣如一。

    項少龍大喜走了過去,正要叫喚嬴盈時,又改變念頭,暗想橫下了決心要把她弄上手,
不如就進去給她來個突襲,橫豎她開放慣了,必不介意。那就可快刀斬亂麻把她得到,少了
夜長夢多的煩惱。

    心中一熱,揭帳而入。

    倏地一個高大人影由帳內地上閃電般彈了起來,猛喝道:「誰?」

    項少龍與他打個照面時,兩人均為之愕然,風燈掩映下,原來竟是全身赤裸的管中邪。

    管中邪見到是他,眼中殺機一閃即沒,移到一旁,拿起衣服穿了起來。

    項少龍眼光下移,只見嬴盈駭然擁被坐了起來,臉色蒼白如紙,不知所措地看著他,像
頭受驚的小鳥兒,露在被外的粉臂玉腿雪般晶瑩白皙。

    項少龍那想得到兩人此時會在帳內歡好,苦笑道:「得罪了!」惘然退出帳外。

    走了十多步,管中邪由後方追來,道:「項大人,真不好意思,她說約了你在初更見
面,卻估不到你會早來了。」

    項少龍心知肚明他是攔腰殺入來破壞自己和嬴盈的好事,更恨嬴盈受不住他的引誘,擋
不住他的手段,瀟灑一笑道:「害得管大人不能盡興,還嚇了一跳,該我陪罪才對。」

    管中邪訝道:「項大人尚未見到呂相嗎?我來前他正遣人尋你呢。」

    項少龍隨口道:「我正四處遊逛,怕該是找不到我了。」

    管中邪和他並肩而行,低聲道:「秦女婚前都隨便得很,項大人不會介意吧!」

    項少龍心想你這一說,無論我的臉皮如何厚,也不敢娶嬴盈為妻了,遂故作大方地哈哈
笑道:「管大人說笑了。」管中邪欣然道:「那就順道去見呂相吧!」

    項少龍心中一陣茫然。

    自己著著落在下風,分析起來就是比不上對方為求成功,不擇手段的做法。

    自己既講原則,又多感情上的顧慮,如此下去,就算殺了莫傲,最後可能仍是栽在呂不
韋和管中邪手上。

    看來要改變策略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