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豈是無情

    小盤那滴血由囊尾回流出來,從針孔滴在碗內的藥水裡。

    接著徐先把載著呂不韋血樣本的針囊掏出,湊到碗口上,卻不立即把血滴下去。

    眾人看著小盤那滴血在藥水裡化作一團,都露出緊張神色。

    在鹿公這座帳營裡,擠了十多人,全部是軍方德高望重的人物,除鹿公和徐先外,還有
王陵、賈公成、王族的雲陽君嬴傲和義渠君嬴樓等,可見小盤是否呂不韋所出,極會影響到
軍方是否支持他。

    項少龍擠在圍觀的人裡,問道:「呂不韋這滴血怎得來的呢?」

    雲陽君嬴傲道:「我拉他出去射箭,鹿公和王將軍則在旁詐作斗玩,取了血他還不知是
甚麼一回事呢。」

    鹿公這時那有興趣聽人說話,沉聲道:「徐先!」徐先猛一咬牙,把血滴往水裡去。

    帳內鴉雀無聲,各人的心都提到了咽喉處,呼吸不暢。

    血滴落入水裡,泛起了一個漣漪,然後碰上小盤原先那團血液。

    像奇跡般,兩團血立時分了開來,涇渭分明,一副河水不犯井水的樣子。

    眾人齊聲歡呼。

    項少龍立感身輕似燕。

    未來就是這麼可怕,明知小盤必過此關,但身在局中,總是不能自已。

    項少龍的私帳裡,紀嫣然諸女小心翼翼的為項少龍清洗傷口和換藥時,滕翼回來了,坐
下欣然道:「找到高陵君的人了!」

    項少龍大喜道:「在哪裡?」

    滕翼似乎心情甚佳,一邊由懷裡掏出帛圖,邊說笑道:「秦人的所謂田獵,對我這打了
十多年獵的人來說只是一場鬧劇,百里內的虎狼都要被嚇走了。」

    項少龍助他拉開帛圖,笑道:「二哥為何不早點告訴我連老虎都早給嚇得要避難,那我
就準備大批虎耳,以十倍價錢出售,讓這批業餘的獵者不致空手而回,保證供不應求,大大
賺他娘的一筆。」

    紀嫣然諸女立時爆出震營哄笑。

    滕翼捧腹道:「業餘獵者!這形容確是古怪。」

    項少龍喘著氣道:「高陵君的人躲在哪個洞裡?」

    滕翼一呆道:「竟給三弟誤打誤撞碰對了。」指著圖上離營地五十里許的一處山巒續
道:「這山林木深茂,位於涇水上游,有七個山洞,鄉人稱之為『七穴連珠』,高陵君真想
得周到,就算明知他們藏在那裡,也休想可找得著他們。我們只知他們在那裡,但卻沒法把
握到他們有多少人。」

    烏廷芳天真地道:「二哥真是誇大,把整個山區封鎖了,然後放火燒林,不是可把他們
迫出來嗎?」

    項少龍最愛看烏廷芳的小女兒家嬌憨態,微笑道:「春霧濕重,這時候想燒林該是難比
登天,噢!」

    一手抓著烏廷芳打來的小拳頭,他仍口上不讓道:「除非燒的是烏大小姐的無名火,那
又自作別論。」

    紀嫣然失笑道:「我們的夫君死而復生,整個人都變得俏皮了。」

    趙致伏到烏廷芳背上,助她由項少龍的魔爪裡把小拳頭拔回來。

    滕翼探頭察看著他的傷口痊癒的情況,邊道:「不過他們若離開七穴連珠,絕逃不過我
們的荊家獵手。嘿!我看該出動我們的兒郎,讓他們多點機會爭取實戰的經驗了。」

    項少龍伸手按著滕翼肩頭,笑道:「這等事由二哥拿主意好了。幸好杜壁不在咸陽,否
則形勢就更複雜了。嘻!橫豎在呂不韋眼中,我只是個尚有兩天半命的人,無論我在這兩天
半內做甚麼,他都會忍一時之氣,還要假情假意,好教人不懷疑是他害我,更重要是得瞞著
朱姬,在這種情況下,我若不去沒事找事,就對不住真正的死鬼莫傲所想出來的這條毒計
了。」

    趙致正助紀嫣然半跪席上為他包紮傷口,聞言嗔道:「項郎你一天腿傷未癒,我們姊妹
都不容你去逞強動手。」

    項少龍故作大訝道:「誰說過我要去和人動手爭雄?」

    紀嫣然啞然笑道:「致妹他在耍弄你啊!快向他進攻,看他會不會逞強動手。」

    正鬧得不可開交時,帳門處烏言著報上道:「琴太傅到!」

    項少龍心中浮起琴清的絕世姿容,就在這剎那,他醒悟到今天大家都這麼開懷的原因,
就是終成功算計了莫傲。此人一日不除,他們都休想有好日子過。

    自把毒丸送回到他的咽喉處後,他們立即如釋重負,連一向嚴肅的滕*硪嗖皇碧感*
風生。

    不過世事無絕對,莫傲一天未斷氣,他們仍須小心翼翼,不能讓對方看出破綻。

    此時田貞田鳳兩姊妹剛為項少龍理好衣服,琴清沉著玉臉走進帳內來。

    與琴清交往至今,這美女還是首次找上項少龍的「地方」

    來,他這時泛起的那種感覺頗為古怪。不過鑒貌辨色,卻似是有點兒不妙。

    烏廷芳歡呼道:「清姊又不早點來,我們剛來了一場大決戰哩!」

    紀嫣然心細如髮,皺眉道:「清姊有甚麼心事?」滕翼則和琴清打過招呼後,乘機告
退。

    琴清在紀嫣然對面坐了下來,輕輕道:「我想和你們的夫君說兩句話。」

    諸女微感愕然,紀嫣然亭亭起立,道:「過河的時間快到了,我們在外面備馬等候你
們。」語畢領著烏廷芳、趙致和田氏姊妹等出帳去了。

    項少龍訝然望著琴清,道:「甚麼事令太傅這麼不高興哩?」

    琴清瞪著他冷冷道:「琴清那敢不高興,還應恭喜項大人,娶得了呂不韋如花似玉的寶
貝女兒呢!」

    項少龍這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啞然失笑道:「琴太傅誤會了,這事內情錯縱複雜,呂
不韋既不想把女兒嫁我,我也不會要這種女人為妻。」

    琴清愕然道:「那為何太后告訴我,呂不韋請她頒布你們的婚事,又說你同意了呢?」

    項少龍微笑看著她,柔聲道:「琴太傅能否信任我一趟呢?田獵後你便可由嫣然處得知
事情始末了。」

    琴清緊繃著俏臉,不悅道:「為何項大人說話總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藏頭露尾,你
當琴清是甚麼人?」

    項少龍原是言者無心,但聽者有意的「那聽者」,竟心中一蕩,衝口而出道:「琴太傅
想我項少龍當你是甚麼人呢?」

    琴清左右玉頰立時被紅暈全佔,大嗔道:「項大人又想對琴清無禮嗎?」

    項少龍立時想起那天摟著她小蠻腰的醉人感覺,乾咳一聲道:「項少龍怎有這麼大的膽
子。」

    琴清見他眼光游移到自己腰身處,更是無地自容,螓首低垂,咬著唇皮道:「你究竟說
還是不說?」

    項少龍看著她似向情郎撒嬌的情態,心中一熱,移了過去,挨近她身側,把嘴湊到她晶
瑩似玉的小耳邊,享受著直鑽入心的陣陣髮香,柔聲道:「此乃天大秘密,不可傳之二耳,
所以琴太傅勿要怪我這樣的和你說話兒。」

    琴清嬌軀輕震,連耳根都紅透了,小耳不勝其癢地顫聲道:「項大人知道自己在幹甚麼
嗎?」

    這是琴清首次沒有避開他,項少龍大感刺激,那還記得琴清乃碰不得的美女,作弄地
道:「那我說還是不說呢?」琴清不敢看他,微一點頭。

    項少龍強制心中那股想親她耳珠的衝動,卻又忍不住盯著她急促起伏的胸脯,輕輕道:
「因為呂不韋使人對我下了毒,估量我絕活不過這兩天,所以才將女兒許配與我,還要昭告
天下,那我若有不測,就沒有人懷疑他了,至少可瞞過太后。」

    琴清劇震一下,俏臉轉白,不顧一切別過頭來,差點便兩唇相碰。

    項少龍嚇得仰後半尺,旋又有點後悔地道:「教琴太傅受驚了。幸好我識破了他的陰
謀,破去了他下毒的手法,但此事呂不韋卻懵然不知,仍將女兒嫁我,事後定然千方百計要
悔婚,那時太后就知他在騙她了,所以我才佯作應允。」

    琴清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捧著胸口猶有餘悸道:「差點嚇死人家了。」旋又俏臉生
霞,那情景有多動人就那麼動人。

    項少龍欣然道:「多謝琴太傅關心。」

    琴清雖紅霞未退,神色卻回復正常,微微淺笑,溫柔地道:「算我今趟怪錯你吧!便與
你剛才想藉故對我無禮兩下扯平。但以後卻不許再犯。唔!弄得人家耳朵怪癢的。」

    項少龍心神俱醉,笑著點頭道:「琴太傅既明言不准我對你無禮,我會考慮一下,遲些
再告訴你我的決定好嗎?不過這又是天大秘密,不可傳於二耳。」

    琴清「噗哧」嬌笑,嫵媚地白他一眼,盈盈而起道:「你這人哪!真教人拿你沒法。」

    項少龍陪她站了起來,攤手道:「只要琴太傅不再整天為我動氣就謝天謝地了。」

    琴清幽幽歎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吧!甚麼事都不和琴清說清楚,不迫你就不肯說出
來。是了!剛才你一擲五針的事,已傳遍軍營,人人皆知,我由太后帳內出來時,就見到那
管中邪和嬴盈等在研究靶上的飛針。」

    接著垂首輕輕道:「項大人可否送一根飛針給琴清呢?」

    項少龍毫不猶豫探手腰間,拔出一根飛針,自然地拉起她不可觸碰的纖美玉手,塞在她
掌心裡,柔聲道:「再恕我無禮一次好嗎?」

    琴清猝不及防下被他所乘,大窘下抽回玉手,嗔道:「你--」

    項少龍手指按唇,作了個噤聲的姿勢,又指指外面,表示怕人聽到,才笑道:「這就是
不想我項少龍把琴太傅當作外人的代價了。以後我有空就*湊夷閼蟀q罩[核敵氖*
話兒,甚麼有禮無禮都不理了。」

    琴清現出個沒好氣理睬他的嬌俏神情,往帳門走去,到了出口處,停了下來,冷冷道:
「你有手有腳,歡喜來找琴清,又或不來找琴清,誰管得了你!」這才把嬌軀移往帳外。

    項少龍搖頭苦笑,看來他和琴清雙方的自制力,都是每況愈下,終有一天,會攜手登
榻,那就糟了。

    可是若能和她神不知鬼不覺的「偷情」,不也是頂浪漫迷人嗎?

    田獵的隊伍緩緩渡河。

    在徐先的指示下,加建了兩道臨時的木橋,現在共有四道橋樑。

    獵犬的吠叫聲響徹平原,養有獵鷹者都把鷹兒送上天空,讓它們高空盤旋,揚威耀武。

    項少龍想起周良的戰鷹,對這些獵鷹更是大感興趣,暗忖著遲些弄頭來玩玩,又有實用
價值,該算有建設性的玩意。

    紀嫣然諸女隨琴清去加入朱姬的獵隊,他自己則去伴小盤卸駕出獵。

    這些日子來,他和朱姬都盡量避免見到對方,免得尷尬,也可能是朱姬恐怕繆毒嫉忌
他。

    當他抵達岸邊時,小盤在群臣眾衛簇擁下,渡過涇水。項少龍和十八鐵衛趕到隊尾,遇
上殿後的管中邪。

    項少龍笑道:「還以為管大人加入了女兒軍團哩!」

    管中邪知他暗諷自己整天和鹿丹兒及嬴盈混在一起,淡然道:「公務要緊,再不把她們
趕跑,恐怕項大人要降罪於我了。」

    項少龍心中一懍,知道他因決定除去鹿公,認為鹿丹兒對他再無利用價值可言,故語氣
冷淡。

    至於嬴盈,本是他以之聯結昌平君兄弟的棋子。不過若項少龍、鹿公等在高陵君來襲時
被殺,那負責安全的禁衛和都騎兩軍均不能免罪,呂不韋定會借此革掉昌平君兄弟和一眾都
騎將領,好換上他自己的心腹手下。

    反而是都衛軍留守咸陽,與此事無關,可以置身事外。

    故此管中邪這無情的人,亦再沒有興趣理會嬴盈了。

    莫傲想出來的毒計,均非他項少龍應付得了。今次佔在上風,可說全因幸運而已!

    管中邪見他不作聲,以為他不高興,忙道:「項大人一擲五針,力道平均,確教人大為
傾佩。」

    項少龍漫不經意道:「彫蟲小技吧了!」

    這時兩人並騎馳過木橋,蹄聲隆隆作響。

    平原長風吹來,項少龍精神一振,這時太陽往西山落下去,陽光斜照,大地一片金黃。

    管中邪道:「差點忘了,呂相有事找項大人呢。」

    項少龍應了一聲,馳下木橋,往前方大旗處追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