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田獵大典

    天尚未亮,韓闖被迫拖著疲乏的身體,好掩護項少龍等離開醉風樓。

    到了街上,兩批人分道揚鑣。

    回到烏府,天已微明,項少龍三人那敢怠慢,匆匆更衣,滕荊兩人先返衙署,準備田獵
大典的諸般事宜,項少龍則趕赴王宮。

    途中遇上徐先的車隊,被徐先邀上車去,原來鹿公亦在車內,當然是在商討應付呂不韋
的方法了。兩人雖全副獵裝,卻無盛事當前的興奮。

    鹿公見他兩眼通紅,顯是一夜沒睡,點頭道:「少龍辛苦了。」

    項少龍欣然道:「身體雖累,心情卻是愉快的。」

    徐先訝道:「少龍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不知又有甚麼新的進展呢?」

    項少龍壓低聲音,把昨晚夜探青樓,聽到呂不韋三人陰謀與密議的事說了出來。

    兩人大歎精采難得。

    鹿公拍腿叫絕道:「黏到了喉嚨的毒丸都教少龍弄了出來,可見老天爺對我大秦確是另
眼相看。」

    徐先道:「既是如此,我們就依少龍之議,以繆毒制呂不韋,實行以毒攻毒。說真的,
呂不韋治國的本領確是不錯,就讓他得意多幾年,到將來儲君登位,再把他收拾好了。」

    鹿公道:「但在這期間我們須牢抓軍權,用心培養人材,對付起這傢伙來時,就更得心
應手了。」

    項少龍道:「小將有一建議,就是王翦。」

    徐先笑著打斷他道:「這個不用少龍提醒,我們早留心此子,讓他再歷練多點時間吧!
唉!王齒老得有點糊塗了,好應由後生小子取代。」

    鹿公顯然心情大佳,笑語道:「少龍是否準備接收呂娘蓉這個女妞,好氣死呂不韋和那
管中邪呢?」

    項少龍失笑道:「為這事頭痛的該是他們了。」

    徐先道:「但攝政大臣的權勢非同小可,那時他等若儲君,沒有他點頭,甚麼政令都批
不下來。」

    項少龍道:「徐相還記得我提過那『仲父』的虛銜嗎?就拿這來騙騙呂不韋,三天後莫
傲歸天,那時輪到他陣腳大亂,加上繆毒又當上內史,呂不韋到時才知是甚麼一回事呢。」

    此時車隊進入王宮,三人都心懷大暢,恨不得立即過了未來的三天,好看看惡人有惡報
那大快人心的結果。

    項少龍原本沉重緊張的心情,已被輕鬆歡暢的情緒替代。好!

    就讓老子拿這些人開心一下,連鹿丹兒和嬴盈這兩個靠向了管中邪的丫頭也不放過,如
此生命才更多采多姿哩!王宮教場上旌旗飄揚,人馬薈聚。

    有份參加田獵者,若非王侯貴族,就是公卿大臣的親屬家將,又或各郡選拔出來的人
才,人人穿上輕袍帶革的獵裝,策騎聚在所屬的旗幟下,壯男美女,一片蓬勃朝氣,人數約
在五千人間。

    一萬禁衛,則分列兩旁,準備護衛王駕,前赴獵場。

    昌平君、昌文君和管中邪三人忙個不了,維持著場中秩序。

    項少龍離開馬車後,騎上疾風,領著十八鐵衛,以閒逸的心態,感受著大秦國那如日初
升的氣勢。

    其中一枝高舉的大旗書了個「齊」字,使項少龍記起了「老朋友」田單,不由心中好
笑。若呂不韋告訴田單已經收拾了他的話,田單不但白歡喜一場,還會疏於防範,教自己更
有可乘之機。

    徐先、呂不韋、鹿公等宿將大臣,均聚集在校閱台的兩側,貴客如田單、太子丹等亦在
該處,卻見不到韓闖,想來他該是起程回國了。

    最觸目的是嬴盈等的女兒軍團,數百個花枝招展的武裝少女,別樹一幟地雜在眾男之
中,不時和旁邊的好事青年對罵調笑,帶來滿場春意。

    但最惹人注意的卻非她們,而是他自己的嬌妻美婢和琴清,她們沒有旗幟,在數十名家
將擁衛下,站在一側,使得遠近的人,不論男女都伸頭探頸地去看她們過人的風采。

    紀嫣然和琴清當然不在話下,烏廷芳和趙致亦是千中挑一的美女,而田貞田鳳這對連他
也難以分辨的姊妹花,也是教人歎為罕見,議論紛紛。

    項少龍那按捺得住心中的情火,策馬來到眾女旁,笑道:「你們這隊算作甚麼軍哩?」

    紀嫣然等紛紛奉上甜蜜的歡笑。

    琴清反神色冷淡道:「太后特別吩咐,要我們這三天陪她行獵,項大人說該算甚麼軍
呢?」

    項少龍見她神態冷淡,猜她是因自己上次惡作劇討她便宜,惹怒了她*野u蚨宰約*
這登徒浪子生出鄙視之心。暗歎了一口氣,淡淡一笑,沒有答話,來到烏廷芳和趙致間問
道:「寶兒呢?」

    烏廷芳興奮得俏臉通紅,嬌笑道:「真想抱同他去打獵,卻怕他受不起風寒,只好留在
清姊處由奶娘照顧了。」

    趙致道:「項郎啊!讓我給你介紹兩位新奶娘好嗎?」

    後面的田氏姊妹立時玉頰霞燒,不勝嬌羞,看得項少龍心頭火熱、想入非非時,烏廷芳
在馬上湊過來道:「項郎啊!今晚到我們帳內來好嗎?人家想得你很苦哩!」項少龍食指大
動,忙點頭答應。

    此時鼓聲急響,只見小盤和朱姬在禁衛簇擁下,登上檢閱台。

    全場登時肅然致禮,齊呼我王萬歲。

    田獵在萬眾期待下,終於開始了。

    田獵的隊伍,連綿十多里,聲勢浩蕩。

    沿途均有都騎兵守護道旁高地處,防範嚴密。

    為了顯示勇武的國風,小盤朱姬一律乘馬,在禁衛前呼後擁下,領頭朝田獵場開去。呂
不韋、徐先、鹿公、王綰、蔡澤等公卿大臣,則伴在小盤和朱姬左右。

    項少龍陪著烏廷芳等走了一會後,李斯特意墮後來找他。兩人離開官道,沿路側並騎走
著。

    李斯低聲道:「每趟當我見到琴太傅時,都覺得她比紀才女更動人;但當見到紀才女
時,又感到琴清及不上她。現在終於能同時看到她們了,才明白甚麼是春蘭秋菊,各擅勝
場。」

    項少龍道:「李兄今天的心情很好哩!」

    李斯搖頭道:「只是苦中作樂吧!這三天田獵外弛內張,危機重重,小弟的心情可以好
得到那裡去。」

    仔細打量了項少龍一會後,續道:「項兄昨晚定是睡得不好,兩眼紅筋密佈,又聲音嘶
啞,教人擔心。」

    項少龍苦笑道:「我根本沒有睡過,何來睡得好不好呢?

    至於聲音嘶啞,則是因喉嚨給刮傷了,但若沒此一傷,就要小命不保了。」接著簡要的
說出昨晚驚險刺激,峰迴路轉的經過。

    李斯聽得合不攏嘴來,興奮地道:「待會定要告訴儲君,唉!我愈來愈佩服項兄了。」

    又道:「難怪剛才呂不韋來向太后和儲君稟告,說要把女兒嫁與項兄,請太后和儲君作
主,太后當然高興,儲君和我卻是大惑不解,原來其中竟有如此微妙境況。嘿!項兄當不會
拒絕吧!」

    項少龍失笑道:「你說我會嗎?」

    兩人對望一眼,齊聲暢笑。

    李斯道:「我大秦一向慣例,是在田獵時頒布人事上的安排和調動,或提拔新人。項兄
向儲君提議封呂不韋為仲父之計,確是精采,既可堵住他的口,又可使他更招人猜疑。儲君
準備當太后再迫他任命呂不韋為攝政大臣時,就以此法應付。」

    項少龍這時眼角處瞥見管中邪策馬趕上來,連忙把話題岔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管中邪雖是一晚沒睡,卻比項少龍精神多了,神采飛揚地來到項少龍另一邊,先向李斯
打個招呼,隨口道:「李大人自入宮侍奉儲君,我們便少有聚首機會,趁這三天大家該好好
聚聚了。」

    項少龍心中一動,暗忖呂不韋若要完全控制小盤,必須以例如莫傲這樣的人去代替李
斯,所以李斯亦會是今次呂不韋要剷除的目標之一,自己為何以前卻沒有想及此點呢?

    說到底,皆因己方缺乏了一個像莫傲般頭腦清明的謀士。

    李斯本是最佳人選,但由於要助小盤日理萬機,分身不得。想到這裡,不由想起紀嫣
然,禁不住暗罵自己空有智比孔明的賢妻,也不懂事事求教,讓她發揮。

    管中邪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道:「項大人為何心神恍惚呢?」

    項少龍生出頑皮作弄之心,向李斯打個眼色後,道:「管大人請借一步說話。」

    李斯有點明白,一聲告罪,歸隊去了。

    管中邪訝道:「項大人有甚麼話要和卑職說呢?」

    項少龍歎道:「剛才李長使來告訴我,呂相有意把三小姐下嫁於我,說不定今天就會由
太后正式頒布。但我卻知三小姐傾心的是管兄,坦白說吧!無論我將來和管兄各自立場如
何,但對管兄的胸襟氣魄和劍術都是衷心佩服的,亦不會計較管兄異日因立場不同與我對
立;要嘛就明刀明槍拚個高下。所以只要管兄一句說話,我項少龍立即去向太后和儲君表明
立場,不敢誤了三小姐的終身。」

    管中邪本來雙目厲芒閃閃,聽畢後沉吟不語,臉上透出複雜的神色。

    項少龍亦心中佩服,因他大可一口否認,自己也拿他沒法。但那樣就顯出他是睜眼說謊
的卑鄙小人了。

    現在形勢之微妙,除了局內的幾個人外,誰都弄不清楚。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務要置對方於死地,那已是暗著來做的公開事了。

    在管中邪看來,項少龍已有半隻腳踏進了鬼門關內,誰都救不了他,只是項少龍自己以
為已避過大難吧了。故此項少龍這麼表白心跡,擺明不欲*源死湊悸濫鍶氐拇蟊鬩耍*
亦可見項少龍乃真正的英雄,不會因自己以毒計害他而利用呂娘蓉來打擊自己。他管中邪豈
能無愧於心。

    項少龍卻是心中暗笑,等待這最強對手的反應。

    管中邪忽地苦笑起來,道:「虛飾的話我管中邪不想說了,不過三小姐下嫁項兄一事,
卻非是我可以作主的,更不可因我而破壞。有所求必有所失,人生就是如此。三小姐年紀尚
幼,好使性子,但憑項大人的本領,定可使她甘心相從,項大人莫要再為此心煩了。」

    一聲告罪,拍馬去了。

    項少龍心中暗歎,圖先說得不錯,管中邪始終非是正人君子,縱對著自己這個在他認為
必死的人,仍不肯說一句半句真誠的話,可見他是如何無情。

    不過這正是他所預期的,當三天後他項少龍尚未死,而呂娘蓉則成了自己的未過門妻
子,偏又是管中邪勸呂娘蓉接受這安排的,那時他的悔恨,將對他造成心理上嚴重的打擊。

    當年他在他師弟連晉手上把烏廷芳和趙雅橫刀奪了過來,就使連晉失去理智,進退失據
下,為他所乘。

    想不到同一的情況,會在管中邪身上重演。

    那時他會採取甚麼激烈的行動呢?

    想到這裡,忙趕上紀嫣然,好向她詳述一切。

    琴清、紀嫣然諸女,正與太后朱姬走在一塊兒,談笑甚歡,再前點就是小盤和呂不韋等
人的行列了。

    項少龍怕見朱姬,惟有隨在後側,找尋機會。

    有人叫道:「項大人!」

    項少龍別頭望去,見到繆毒離開內侍的隊伍,到了他身旁恭敬施禮。

    項少龍回禮後欣然道:「繆大人神采飛揚,必是官運亨通了。」

    繆毒壓低聲音道:「全賴項大人厚愛提攜,儲君更明言是項大人全力舉薦小人的。」接
著興奮起來道:「儲君這兩天會正式任命小人作內史,以後與項大人合作的機會可多著
哩!」

    項少龍知他的感激出自真心。對繆毒來說,要的只是權力財富,那管服侍的對象是何
人。以前要聽呂不韋的話,只是為了得到晉身的機會。對他這寡情薄義、心毒如禽獸的人來
說,那會念呂不韋的舊情。

    項少龍低聲問道:「呂相知悉此事嗎?」

    繆毒忿然道:「他昨天才知道,還在太后跟前大發脾氣,幸好給太后頂了回去。」

    項少龍故作愕然道:「繆兄陞官發財,他理該高興才對,怎有甚麼反對的理由呢?」

    繆毒狠狠道:「他當然不會說反對我當內史,只說我因犯事入宮,如今連升數級,必會
惹人閒言。嘿!說到底,還不是想我這一生都要當奴僕。」

    項少龍心中暗喜,知道他和呂不韋的矛盾終於明顯化了,正容道:「繆兄放心,我已在
徐相和上將軍前為你打點過,保證他們會支持繆兄。」

    繆毒目瞪口呆道:「嘿!這......這......。」竟是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忍住肚內的笑聲,沉聲道:「呂不韋就是這樣的人,你的官愈大,太后和儲君愈
看重你,他就更妒忌你。但繆兄暫可放心,一天他除不去我項少龍,便無暇理你。」繆毒渾
身一震,露出深思的表情。

    這時田貞看到了他,墮後來會。

    項少龍拍了拍繆毒的肩頭,才迎了上去。

    繆毒這粒對付呂不韋的奇種籽,終於發芽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