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咸陽風雨

    項少龍細察單美美送至唇邊的半杯美酒,卻看不出任何異樣情狀。

    他才不信藥末可以不經攪拌而遇酒溶解,只是在這古時代油燈掩映的暗光下,根本難以
看清楚酒內的玄虛。

    他旋即放棄了借揭發這杯毒酒來對付管中邪。非是此事不可行,因為只要抓住單美美,
就不怕她不供出在後面主使的是管中邪。

    問題是那等若和呂不韋公然撕破臉皮,失去了一直以來爾虞我詐的微妙形勢。

    只要想想呂不韋仍有七、八年的風光日子,就知這做法如何不智。

    假設此事牽連到繆毒身上,那就更複雜了。

    同時想到假若自己能詐作喝了這杯毒酒,那管中邪和莫傲將再不會另定奸計陷害自己,
事後還會疑神疑鬼,以為自己不畏毒酒,又或單美美沒有依命行事,瞎自猜疑,豈非更妙。

    這些想法以電光石火的高速掠過項少龍腦際,心中已有定計。

    項少龍一手取過毒酒,另一手挽著單美美動人的小蠻腰,哈哈笑道:「美美小姐須再喝
一口,才算是喝了半杯。」

    身子背著歸燕和下席的管中邪諸人,就要強灌單美美一口酒。

    單美美立時花容失色,用力仰身避了開去,驚呼道:「項大人怎可如此野蠻哩!」

    項少龍趁機鬆開摟著她腰肢的手,單美美用力過度,立時倒在席上。

    趁對席的昌平君等人注意力全集中到單美美身上時,項少龍手往下移,把酒潑在幾下,
又藉把這蛇蠍美女扶起來的動作,掩飾得天衣無縫。

    單美美坐直嬌軀,驚魂甫定,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大笑道:「累小姐跌倒,是我不好,該罰!」舉杯詐作一飲而盡。

    對面的昌平君歎道:「原來項大人這麼有手段,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美美小姐肯當眾在席
上乖乖的躺下來。」場內自是又爆起一陣笑聲。

    項少龍放下酒杯,只見單美美詐作嬌羞不勝地垂下頭去,免得給人看破了她內心的驚
惶,神情微妙之極。

    左邊的歸燕又為他斟酒。

    管中邪笑道:「項大人若能忍一時之痛,今晚說不定可得到美美小姐另一次躺下來的回
報哩!」

    昌平君兄弟又一陣哄笑,諸女則扮出嬌羞樣兒,笑罵不休。

    項少龍探手再摟緊單美美柔軟的腰肢,把酒送至她唇邊,柔聲道:「這一杯當是陪罪好
了!」

    單美美仰起香唇,神色複雜地望了他一眼,默默的把整杯酒喝了。

    眾人轟然叫好。

    另一邊的歸燕不依道:「項大人竟厚此薄彼呢!」

    項少龍見管中邪沒有生疑,心中大喜,道:「我這人最是公平,來!讓我侍候歸燕姑娘
喝酒。」

    昌文君怪叫道:「喝酒有啥意思,要嘴對嘴餵酒才成。」

    歸燕一聲嚶嚀,竟躺到他腿上去,一副請君開懷大嚼的誘人模樣,幸好沒有壓著後側的
傷口。

    項少龍眼前腿上雖是玉體橫陳,心中卻沒有很大的波動,一來心神仍在單美美和管中邪
身上,暗察他們的反應;另一方面總認為歸燕只是奉命來討好自己這京城軍警首長,曲意逢
迎,儘是虛情假意。

    歸燕的姿色雖比不上單美美,但眾女中只有侍候管中邪的楊豫可與她比拚姿色,占佔她
便宜亦是一樂。於是銜了一口酒,低頭吻在歸燕的香唇上,度了過去。

    歸燕嬌喘細細,熟練合作地喝下去,如此仰身喝酒並不容易,可真虧了她呢。

    在眾人怪笑喝采下,項少龍正要退兵時,給歸燕雙手纏個瓜葛緊連,香信暗吐,反哺了
半口酒過來。

    項少龍不由湧起銷魂滋味,放開懷抱,也運舌相迎,享受一番後,才與玉頰火燒的歸燕
分了開來。

    昌平君等鼓掌叫好。

    歸燕嬌柔無力地靠近了他,媚態橫生道:「項大人今晚不要走好嗎?奴家包保你腿傷不
會加劇。」

    由於她是耳邊呢喃,這兩句話只有另一邊的單美美聽到,後者神情一黯,垂下螓首,顯
是因項少龍「命不久矣」,而自己則是殺他的兇手。

    項少龍吻了歸燕的粉頸,笑道:「這種事若不能盡興,徒成苦差。」又探手過去摟著單
美美的纖腰,故作驚奇道:「美美小姐是否有甚麼心事呢?」

    單美美吃了一驚,言不由衷地道:「項大人只疼歸燕姊,人家當然心*脅豢熗恕!*


    管中邪忙為單美美掩飾道:「項大人能使我們眼高於頂,孤芳自賞的美美小姐生出妒
意,足見你的本事,今回輪到我等兄弟們妒忌你了。」

    項少龍暗罵誰是你的兄弟時,昌文君笑道:「這另一口酒項大人絕省不了。」

    項少龍暗忖一不做二不休,逗逗這兇手美人也好。遂銜了另一口酒,俯頭找上單美美的
櫻唇,度了過去,事後仍不放過她,痛吻起來,陳倉暗渡中,以二十一世紀五花八門的接吻
方式,對她極盡挑逗的能事。

    單美美原本冷硬的身體軟化了,生出熱烈的反應。

    項少龍心中暗歎,知道在這種異乎尋常,又以為自己命不久矣的刺激下,單美美心中歉
疚,反動了真情。

    唇分後,單美美眼角隱見淚光,顯見她以毒酒害他,亦是迫不得已。

    項少龍反不想急著離去,怕人發覺幾下未乾的酒漬。

    這時歸燕又來纏他,項少龍靈機一觸,詐作手肘不慎下把仍有大半杯的酒碰倒席上,蓋
過了原本的酒漬。

    一番擾攘後,單美美出乎眾人意外的托詞身體不適,先行引退。

    少了這最紅的姑娘,昌平君兩兄弟興致大減,項少龍乘機告辭。

    歸燕不知是真情還是假意,把他直送到大門停泊馬車的廣場處,千叮萬囑他定要回來找
她,又迫他許下諾言,才肯放他到昌平君的馬車上。

    忽然間,項少龍亦有點愛上了這古代的「黑豹酒吧」了。

    回到衙署,見到值夜的滕翼,說起剛才發生的事,後者也為他抹了把冷汗。

    滕翼歎道:「我們的腦筋實在不夠靈活,總在想莫傲的奸謀是在田獵時進行,豈知竟在
今晚暗施美人計,若能知道藥性,少龍就可扮得更迫真一點了。」

    項少龍肯定道:「毒藥定是在田獵後才發作的。」滕翼訝道:「三弟怎麼這般有把
握。」

    項少龍道:「圖先告訴我莫傲造了一批可在水底進行刺殺的工具,該是用來對付你和荊
俊的,事後若我再毒發身亡,那烏家就算想報復也無人可用了。」

    滕翼大怒道:「我若教莫傲活過這三天田獵之期,便改跟他的姓。」

    項少龍忽然臉色大變,道:「我們一直想的都是己方的人,說不定莫傲的行刺目標包括
了鹿公和徐先在內,那就糟了。」

    滕翼吁出一口涼氣道:「呂不韋沒那麼大膽吧?」

    項少龍道:「平時該不敢如此膽大包天,可是現在形勢混亂,當中又牽涉到高陵君的謀
反,事後呂不韋大可把一切罪責全推到高陵君身上,有心算無心下,呂不韋得逞的機會實在
太高了。」

    想到這裡,再按耐不下去,站起來道:「我要去見鹿公,向他及早發出警告。」

    滕翼道:「我看你還是先去見徐先,論精明,鹿公拍馬都比他不上,他若相信我們,自
會作出妥善安排。」

    項少龍一想確是道理,在十八鐵衛和百多名都騎軍護翼下,裝作巡視城內的防務,朝王
宮旁徐先的左丞相府去了。

    由於現在他身兼都衛統領,除了王宮,城內城外都是在他職權之內。

    因剛才的宴會提早結束了,所以現在只是初更時分,但除了幾條花街外,其他地方都是
行人絕少,只是偶有路過的車馬。

    到了左相府,徐先聞報在內廳見他,這西秦三大名將之一的超卓人物微笑道:「我早知
少龍會在田獵前來見我的了。」

    項少龍大感愕然道:「徐相為何會有這個想法呢?」

    徐先歎了一口氣道:「我們大秦自穆公以來,躍為天下霸主之一。可惜東向的出路,一
直被晉人全力扼住,故只能掉過頭來向西戎用兵,結果兼國十二,開地千里。穆公駕崩時,
渭水流域的大部份土地均落入我們手上。可是由那時始,直至現在建立東三郡,二百多年來
我們毫無寸進。

    究其原因,與其說出路受阻,不若說是內部出了問題。我若強大,誰可阻攔?故這仍是
個誰強誰弱的問題。」

    項少龍對那時的歷史不大了了,只有點頭受教的份兒。

    徐先談興大起,喟然道:「三家分晉後,我們理該乘時而起,可惜偏是那四十多年間,
朝政錯出常軌,大權旁落亂臣手上,粗略一算,一個君主被迫自殺,一個太子被拒不得繼
位,另一君主和母后一同被弒,沉屍深淵。魏人乘我國內亂,屢相侵伐,使我們盡失河西之
地。」

    項少龍開始有點明白徐先的意思,現在的呂不韋正在這條舊路上走著。無論呂不韋是否
奪權成功,甚或廢了小盤,最後的結果就是秦國始終不能稱霸天下,這正是徐先最關心的
事。

    徐先長身而起,沉聲道:「少龍!陪我到後園走走!」

    項少龍心內起了個疙瘩,知他必是有秘密要事須作商量。

    明月高照下,兩人步入後園裡,沿著小徑漫步。

    徐先歎了一口氣道:「我們秦人與戎狄只是一線之隔,不脫蠻風,周室京畿雖建於
此地,只是好比覆蓋襤褸的錦衣,周室一去,襤褸依然,至今仍是民風獷野。幸好孝公之時
用商鞅變法,以嚴刑峻法給我們養成守規矩的習慣,又重軍功,只有從對外戰爭才可得爵
賞,遂使我大秦無敵於天下。可是呂不韋這麼一搞,恣意任用私人,又把六國萎靡之風,引
入我大秦,使小人當道,群趨奉迎、互競捧拍之道,這於我大秦實是大大不利。他那本呂氏
春秋我看過了,哼!若商鞅死而復生,必將它一把火燒掉。」

    項少龍終於聽到在鹿公這大秦主義者排外動機外另一種意見,那就是思想上基本的沖
突。呂不韋太驕橫主觀了,一點不懂體恤秦人的心態。

    他接觸的秦人,大都坦誠純樸,不愛作偽,徐先、鹿公、王齒、昌平君兄弟、安谷奚等
莫不如是。

    比較起來,呂不韋、莫傲、管中邪、繆毒等全是異類。

    秦人之所以能無敵於天下,正因他們是最強悍的民族,配以商鞅的紀律約束,真是誰與
爭鋒。

    呂不韋起用全無建樹的管中邪和呂雄,於後者犯事時又想得過且過,正是秦人最深惡痛
絕的。

    小盤以嚴厲果敢的手段處置了呂雄,這一著完全押對了。

    徐先停了下來,灼灼的眼光落到項少龍臉上,沉聲道:「我並非因呂不韋非我族類而排
斥他,商君是衛人,但卻最得我的敬重。」

    項少龍點頭道:「我明白徐相的意思了。」

    徐先搖頭歎道:「呂不韋作繭自縛,以為害了大王,秦室天下就是他的了。豈知老天爺
尚未肯捨棄我大秦,出了政儲君這明主,所以我徐先縱使粉身碎骨,亦要保儲君直至他正式
登上王座。」

    項少龍暗吃一驚,道:「聽徐相口氣,形勢似乎相當危急。」

    徐先拉著他到一道小橋旁的石頭坐下來,低聲道:「本來我並不擔心,問題是東郡民
變,呂不韋派了蒙驁和王齒兩人前往鎮壓,一下子把京師附近的軍隊全抽空了,現在京師只
有禁衛、都騎、都衛三軍在支撐大局,形勢之險,實百年來首次見到。」

    項少龍皺眉道:「據我所知,東郡民變乃高陵君和趙將龐爰兩人的陰謀,呂不韋沒有說
清楚這事嗎?」

    徐先臉上陰霾密佈,悶哼道:「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高陵君有多少斤兩,誰都心中有
數,十個高陵君都鬥不過半個呂不韋,怎會到事發時,呂不韋才猛然驚覺,倉卒應付?」

    項少龍心中冒起一股寒意,囁嚅道:「徐相的意思是--」

    徐先斷然道:「這事必與呂不韋有關,只要呂不韋把奸細安插到高陵君的謀臣內邊,就
可像扯線公仔般把高陵君控制在手上,製造出這等形勢。」

    再肅容道:「只要呂不韋在這段期間內,能把你和兩位副統領除掉,都騎都衛兩軍,都
要落進呂不韋手內,那時你說會出現甚麼情況?我之所以猜到你今晚會來見我,原因非常簡
單,就是假若你確非呂不韋的人,以你的才智,必會發覺不妥當的地方,少龍明白了嗎?」

    項少龍暗叫好險,要取得徐先的信任確不容易,直至剛才,徐先仍在懷疑自己是呂不韋
一著巧妙的棋子,或可說是多重身份的反間諜。

    有點尷尬地道:「多謝徐相信任。」

    又不解道:「縱使呂不韋手上有都騎都衛兩軍,但若他的目標是政儲君,恐怕沒有人肯
聽他命令。」

    徐先歎道:「少龍仍是經驗尚淺,除非呂不韋得到了全部兵權,否則絕不會動儲君半根
毛髮,此乃愚不可及的舉動,可是只要他能把我和鹿公害死,再把事情推在高陵君上,那時
秦室還不是他的天下嗎?蒙驁不用說了,王齒這糊塗鬼在那種情況下孤掌難鳴,加上又有太
後護著呂不韋,誰還敢去惹他呢?」

    接著雙目厲芒一閃道:「先發者制人,後發者受制於人。

    呂不韋一天不死,我們休想有好日子過,大秦則是重蹈覆轍,受權臣所陷。」

    項少龍差點呻吟起來。

    站在徐先的立場角度,策略上完全正確。

    問題是項少龍知道在小盤登基前,沒有人可要呂不韋的命。

    若要不了他的命,自然是自己要丟命了。此事怎逃得過?

    只恨他不能以這理由勸徐先打消此意,難道告訴他史書寫明呂不韋不會這麼快完蛋嗎?

    正頭痛時,徐先又道:「只要政儲君肯略一點頭,我可包保呂不韋活不過這三天。」

    項少龍歎道:「徐相有否想過那後果呢?」

    徐筅冷哼道:「最大問題的三個人,就是姬太后、蒙驁和杜壁。最難搞的還是杜壁,呂
不韋一去,他必趁機擁立成喬,若非有此顧慮,先王過身時,我和鹿公早動手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王齒從中反對。所以我才希望由你說服儲君,現在他最信任的人
就是少龍你了。」

    項少龍道:「我卻有另一個想法,首先要通過滴血認親,正式確定了儲君和呂不韋沒有
半絲瓜葛,其次就是殺死呂不韋手下的第一謀士,此人一去,呂不韋便變了一隻沒
有爪牙的老虎,惡不出甚麼樣兒來,第三--」

    徐先揮手打斷他道:「你說的是否那莫傲?」

    項少龍訝道:「徐相竟聽過此人?」

    徐先輕描淡寫道:「這點能耐都沒有,如何敢和呂不韋作對。最好把管中邪一起幹掉,
那就更是妥當。只是現在的情況是你在防我,我也在防你,若非公然動手,誰奈何得了對方
呢?」

    項少龍知道單憑這點仍未足以打動這位智者,低聲道:「第三就是把繆毒捧出來與呂不
韋打對台,只要拖到儲君加冕之日,呂不韋這盤棋就算輸了。」

    徐先雄軀一震,不解道:「繆毒不是呂不韋的人嗎?」

    項少龍把計畫和盤托上,道:「我還提議儲君給呂不韋安上一個仲父的虛銜,以安他的
狼子野心。」

    徐先深吸一口氣後,像首次認識他般打量了好一會,雙目精光閃閃道:「說到玩手段、
弄詭謀,恐怕那莫傲也要讓你一點,難怪到今天你仍活得這麼健康活潑了。」

    項少龍暗叫慚愧道:「幸好今晚喝少了一杯酒,否則就真不敢當徐相這句話了。」

    徐先追問下,他說出了今晚所發生的事。

    徐先聽罷點頭同意道:「你說得對,一天不殺莫傲,早晚會給他害死。照我估計,這杯
毒酒該在七天後發作,孝文王當日就是喝了呂不韋送來的藥湯,七天後忽然呼吸困難窒息致
死,由於從來沒有一種毒藥可在七天後才突然發作的,所以我們雖覺得內有蹺蹊,仍很難指
是呂不韋下的毒手,當然也找不出任何證據了。唉!現在沒有人敢吃呂不韋送來的東西了。
真是奇怪,當日害死孝文王的藥湯,照例曾經內侍試飲,那內侍卻沒有中毒的情況?」

    項少龍暗忖這莫傲用毒的功夫,怕比死鬼趙穆尚要高明數倍,要知即使是慢性毒藥,總
還是有跡可尋,吃下肚後會出現中毒的徵兆,那有毒藥可在吞入腹內後七天才使人毒發呢?
儘管在二十一世紀,恐怕亦難以辦到,除非毒藥被特製的藥囊包裹著,落到肚內黏在胃壁
處,經一段時間後表層被胃酸腐蝕後,毒藥才瀉逸出來,致人死命。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恨不得立即折返醉風樓,查看一下自己把毒酒潑下處,會否有這
麼一粒包了某種保護物的毒藥。

    徐先見他臉色忽晴忽暗,問道:「你想到甚麼了?」

    項少龍道:「我在想如何可請求徐相暫緩對付呂不韋呢?」

    徐先笑道:「我徐先豈是徒逞勇力的莽撞之徒,少龍既有此妙計,我和鹿公就暫且靜觀
其變。不過假若你殺不死莫傲,便輪到我們動手對付呂不韋了,總好過給他以毒計害死。」

    項少龍拍胸口保證道:「給我十天時間吧!說不定我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教
他死得不明不白哩!」徐先愕然瞪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