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巧奪軍機

    美麗的黑人女空姐艾蓉仙正在從事就寢前的梳洗。

    深夜十二時多了。

    可是一點睡意也沒有,不知怎的,那瀟灑不凡、風度極佳的中國人的言行舉止,不斷在
心湖上浮現,綻開一個接一個的漣漪,不能自己。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能穿透銅牆鐵壁的銳利眼神,每次都能射入她靈魂的至深處。

    他會來找她嗎?

    艾蓉仙苦笑起來,望向梳妝台前捏皺了的一團紙。那是在他座位旁的廢物袋找到的,他
可能看也不看便隨手掉了。想到這裡,心中不忿。自己難道是那麼沒有吸引力嗎?她是整個
航空公司公認的美女。

    門鈴響了起來。

    艾蓉仙雖然一身性感睡袍,還是直接走去開門。這是空姐宿舍,整座大廈由一個地下的
大門管制,若有外人來訪,門衛會先以電話通知,這樣的直接按門鈴,一定是其他住在宿舍
的空姐。

    門開處,一個高大的棕髮老人立在門外。

    艾蓉仙張口便要驚呼,那老者以與他年紀絕對不相稱的敏捷身手,閃電撲來,一手摟起
她的小蠻腰,另一隻豐掩上她嬌小的櫻唇,後腳輕勾,大門關上。

    艾蓉仙驚魂未定,老者在她耳旁輕輕道:「不用怕,是我,百慕達來的魔王。」

    艾蓉仙終於認了他出來,驚容漸退。

    凌渡宇看著她的神色,滿意地鬆開掩著她小嘴的大手,卻不鬆開摟緊她蠻腰的左手,兩
人緊貼在一起。

    艾蓉仙仔細端詳他化了裝後的面容,讚歎道:「你是否從化裝舞會來的?」

    凌渡宇從容不迫地道:「我是貴國的頭號通緝犯,不知你信也不信。」

    艾蓉仙驚呼道:「你劫了銀行嗎?」

    凌渡宇在她面頰輕吻一下,搖頭道:「不!罪行要嚴重得多。」

    艾蓉仙的大眼閃過恐懼的神色,顯然想到更可怕的罪行,偏又不敢說出來,試想對方是
個殺人狂魔,她的處境便非常危險了。

    凌渡宇對她的想法瞭如指掌,他一寶要在短時間內贏取她的信心和幫助。因為此地的外
國人極少,即管化了裝,公然在街上走動仍然是非常冒險的一回事。艾蓉仙是本地人,可以
為他干很多事。

    凌渡宇微笑道:「你想錯了。」

    艾蓉仙泛起不解的神色道:「我想錯了。」的確是的,凌渡宇難道有識破別人的思想的
能力,否則怎知她是對是錯?

    凌渡宇淡淡道:「我不單不是殺人犯,還要阻止別人殺人,所以才受到追殺。」緩緩放
開了艾蓉仙,走進洗手間內,把化裝除去。

    他要試探艾蓉仙的反應,故意給她一個逃走的機會。這完全是一種心理戰術,假設艾蓉
仙不逃走,那表示她對他的說話,至少有八成相信。

    艾蓉仙的確在動著逃走的念頭,但這男子自有一股正義和可以信賴的氣質,令她極感矛
盾。

    凌渡宇回復本來面目,從洗手間走出來,英氣迫人。他雙眼神光閃閃,面上神態從容,
那有半點被人追捕至無路可逃的感覺。

    凌渡宇走到她的身前,目光的的在她身上巡遊。

    艾蓉仙這才發覺自己的睡衣單薄非常,沒有多大蔽體的作用,低頭掩飾地道:「『別
人』是指那些人?」

    凌渡宇正容道:「是指一切殘害人民的苛政。蓉仙!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屬於一個秘密
的組織,要幫助各地的民主人士推翻暴政……」頓了一頓,誠懇地道:「我需要你的信
任。」

    看著凌渡宇正氣凜然的雙眼,艾蓉仙下了一個決定,斷然道:「我相信你!」

    凌渡宇面上露出個鼓勵的笑容道:「首先,不論你在電視或報紙看到什麼有關我的事,
千萬不要相信,那都是惡意中傷。」

    艾蓉仙爽快應道:「這個我絕對相信,我的爸爸是最善良的好人,因參加了工會,被人
以暴徒之名在街頭亂槍射殺了。」眼圈一紅。

    凌渡宇舒了一口氣,艾蓉仙有這樣的背景,一切好辦。

    凌渡宇在沙發坐下,艾蓉仙側身挨在一旁,這時兩人間的氣氛融洽得多。

    凌渡宇從艾蓉仙手中接過紙和筆,開始寫起來。

    艾蓉仙看得頭也大了;刀、斧、繩、照明燈、水壺、皮靴、袋、衣服、食物,還有無線
電遙控模型飛機……應有盡有。

    凌渡宇一邊寫一邊道:「你切記不要在同一個地方買這些工具用品,要分散在不同的地
點購買,每次買任何一件用品前,先想一個好的理由,即管遭人盤問也可迅速反應。」他絕
非過分小心,而是馬非少將等一定會留意這一類的店舖。

    艾蓉仙訝然道:「你不是真的要去探險吧?」

    凌渡宇哂道:「我還有其他地方可去嗎?」艾蓉仙道:「我可以為你提供服務,不過有
兩個條件。」說完抿起了嘴,神情透著股刁蠻無理的味道。

    凌渡宇看得直笑出來,又感到有點不妙,低聲下氣地道:「小姐!究竟有何條件?」

    艾蓉仙道:「第一個條件,沒有我的同意,不可侵犯我,我雖然給你地址,但絕非那類
隨便和男人上床的女孩。」

    凌渡宇啼笑皆非,想不到這妮子說出這番話來,失笑道:「難道我的臉上鑿了色狼這兩
個宇嗎?」

    艾蓉仙做然仰起俏面,兩眼望天,一副不愁你不答應的神態道:「不要扯開話題,這第
一個條件,你答不答應?」

    凌渡宇的男性自尊頗有被傷害的感覺,目光四處亂溜,忽地發覺梳妝台上折皺成一團紙
條,心下恍然,艾蓉仙因為不忿自己起先對她的忽視,將地址的宇條隨意拋棄,現在有求於
她才找上門,故而目下全屬報復行為。

    想歸想,凌渡宇仍感心中有氣,斷然道:「好!除非是你哀求,否則休想我碰你!」

    艾蓉仙悶哼一聲,表示毫不介意,繼續逍:「第二個條件,就是無論支付麼地方,也要
帶我一道去。」

    凌渡宇駭然張口,正要說話。

    艾蓉仙霍地站起來,用手勢阻止凌渡宇說話,搶著道:「這第二個條件絕對沒有轉換余
地,只要你說個『不』宇,一切拉倒。我現在給你三分鐘時間。」

    凌渡宇軟倒在沙發上。

    這愛看冒險小說的女孩不知天高地厚,非洲的原始森林,即管是個受過嚴格森林訓練的
壯漢亦望而生畏,何況他的目標是連住在原始森林內的上人也望而卻步的禁地:黑妖林。

    凌渡宇有好氣沒好氣地道:「你道是到公園露營嗎?」

    艾蓉仙美目閃著奇異的光彩,悠然道:「你要深入原始森林,正是我的夢想,其他的一
切我不理了,何況你還會照顧我的安全。」頓了=頓又道:「我忘了告訴你,在干空姐
前.找曾加入軍隊,受過三個月軍訓。」

    凌渡宇道:「那你為什麼要離開軍隊?」

    艾蓉仙俏面一紅,避而不答道:「還有十秒,九秒、八秒……」

    凌渡宇及時喝道:「且饅!」

    艾蓉仙閉了眼睛,繼續數下去:「七秒、六秒、五秒……」

    凌渡宇權衡利害,頹然道:「好吧,我答應你/

    艾蓉仙歡呼一聲,一把摟著凌渡宇,在他面頰重重吻了一下,開心地道:「這下是我碰
你,合法的。」

    凌渡宇苫笑起來。

    除了這樣,他還能做什麼?

    第二天早上,凌渡宇趁艾蓉仙出門搜購物品,化裝成中東人的模樣,往市中心的電訊局
打長途電話,希望能聯絡上高山鷹。

    豈知電話響了良久,競沒有人接聽。

    這是不可能的,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因為這電話號碼直通高山鷹二十四小時不離身的無線電話,唯一可能,就是他出了事。

    凌渡宇向來只對高山鷹一人負責,其他組織內的人全無聯繫,找不到高山鷹,等於把他
和整個組織的聯繫中斷。

    這個保密的優良方法,這時成為最大的缺點。

    他既為高山鷹擔心,也為自己苦惱。

    他本想借助組織的力量,從南非人手上救回西森,至此不得不放棄這念頭。

    他變成孤軍作戰了。

    當一切物品齊集後,艾蓉仙累到不能站起來,她遵照凌渡宇的吩咐,在市內不同的地區
購買名單上的物品,馬不停蹄,教她怎麼吃得消。

    她躺在沙發上不斷喘氣。

    凌渡宇正在全神貫注地研究他手提電腦液晶體屏幕上的資料。

    艾蓉仙見他望也不望自己這個勞苦功高的人一眼.心中無名火起道:「你知不知道全市
部登出了你的相片,電視每半小時便播出閣下的尊容?」

    凌渡宇嗯的應了一聲,眼光依然望著電腦的顯像幕,頭也不轉過來。

    艾蓉仙氣得跳了起來,走到他身邊,在他耳邊道:「他們說你是個高度危險的人物,擅
於易容改裝,狡猾如狐,大騙子和滿手鮮血的兇徒。」

    凌渡宇轉過頭來,笑道:「那我們更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轟轟烈烈干它個天翻地覆,
小姐意下如何?」

    艾蓉仙像個洩了氣的皮球道:「恐怕我們走出門外不及百步,便要一齊上斷頭台了。你
也不知全市都佈滿軍警,沐能逃命已是天大奇跡,逞論其他。」她坐倒在凌渡宇旁的地毯
上。

    凌渡宇看著她絕望的面容,黑膚閃亮晶瑩,真想慰勞地吻她一下,可是又記起不得侵犯
的條款,柔聲問道:「你是否有法國人的血統?」

    艾蓉仙低聲道:「我母親是純正的法國人。」眼眶有點濕潤。

    凌渡宇暗忖那可能是一段纏綿排測的黑白之戀,不想觸動她這方面的感情,話題一轉
道:「不如你收回成命,讓我一個人去吧。來日我答應回來找你,告訴你整個歷程。」

    艾蓉仙抬起俏臉,眼中射出灼熱的感情,堅決地搖頭道:「不!我要跟著你。」

    凌渡宇歎了一口氣道:「蓉仙!我已有了個很好的女朋友。」

    艾蓉仙渾身一震,很快便回復平靜,道:「那有什麼關係,你以為我愛上你嗎?我只是
要真真正正經歷一個危險的旅程,勝似結婚生子,平凡度過一生。」

    凌渡宇知道勸之無用。歎了一口氣道:「讓我告訴你我們的第一步行動。」

    艾蓉仙勉力振作,用心聆聽。

    凌渡宇手指靈活地在電腦地鍵盤上跳動,電腦顯像的屏幕上出現了一張地形圖。

    凌渡宇指著有飛機標誌的地點淡淡說道:「這軍用機場在市區邊緣,我要在這裡盜取一
架飛機。」

    艾蓉仙駭然抬頭。

    一時不能相信凌渡宇的說話。

    凌渡宇駕著小貨車,在街道上蝸牛般行走,這是通往市郊西北部的唯一公路,前面設了
關卡,檢查所有這個方向駛出的車輛。

    這時即管最熟悉凌渡宇的人,亦一定不能把他認出來。只會以為是位道地的剛果人。凌
渡宇憑著精製的肉膠布和人造肌肉,把整個面形和膚色改變,甚至露在身體外的部分,也憑
一種黏貼的薄膜,改變了膚色。

    艾蓉仙坐在他身邊,一身農婦裝扮,畫上還有油污。掩蓋了她奪人的美色,唯妙唯肖。

    機場在市郊的西部,不幸這也是通往目標黑妖林的唯一通道,檢查最嚴的地方。

    貨車後放了幾條大肥豬,臭氣熏天,豬槽底藏著他們所有的遠行用品和工具。這是凌渡
宇倉猝間預備的最佳掩飾了。

    這是剛果人民共和國的首府布拉薩,人口約五十萬,是當地政治交通中心。

    差不多輪候了半個小時,才進入關卡。

    必卡前除了荷槍的士兵外,還有幾名白人站在路旁。

    一見這幾個人,凌渡宇整個心懸在半空。其中一個赫然是那連拿上校,另外一個面目陰
森,矮壯強磺,面容冷硬如岩石的四十多歲男子,不問可知是名震非洲的凶人:馬非少將。

    凌渡宇決心行險取勝,伸頭出窗外,向著正朝他走來的黑人軍官大嚷道「喂!究竟出了
什麼事?」他是以班圖語叫出來。剛果包括了百多個不同的種族、官方語言雖是法語,但班
圖語、蘇丹語等多種不同的語言,也在不同的地區流行。

    眾人的目光,包括連拿上校和馬非少將那凌厲怕人的目光一齊集中在他身上。

    黑人軍官面色一沉,喝道:「閉上你的臭口。」

    凌渡宇裝作畏懼地縮回車內,剛巧看到艾蓉仙驚得煞白的俏面。

    有幾名士兵走到車後,仔細地觀察起來。

    黑人軍官道:「你的證件和行車證。」

    凌渡宇見馬非少將等沒有走近來。心中稍安,在懷內掏出證件。他以往在非洲干顛覆活
動時,曾為自己做了十多個假證件,每個證件上的樣貌都不大相同,這時派上用場。

    黑人軍官一邊查看他的證件,一邊道:「額爾圖先生,你去那裡?」

    凌渡宇答道:「送貨往卡得的南日農場。」那是市郊的西南部,並不是通往黑妖林方向
的路途。

    黑人軍官面容一鬆,把證件交回他,大聲道:「是卡得。」

    立時有士兵在他窗前貼上一張黃色的標記。

    凌渡宇大叫好險,任何人若要在目的地上說謊話,便會墜入對方的陷餅。假設他們試圖
闖上通往黑妖林的公路,將因標記不對而遭稍後的關卡攔截。當然,假設他們直認是往黑妖
林的方向,恐怕他和他的小貨車,均將會遭受到逐寸搜查的厄運。

    馬非少將等果然在聽到他的目的地只是卡得,立時把注意力移往其他車輛。誰想到他要
去「乘飛機」。

    在黑人軍官揚手下,凌渡宇的小貨車駛出關卡,離開槍嘴的威脅。

    艾蓉仙嚇得噤口不能言,幸好油污在掩蓋美色之餘,同時掩去驚容。

    凌渡宇卻在想,這樣看來,敵方也應知道他的目的地是黑妖林,既然他們知道軍火墜下
的地點,為何不早一步趕去,反而在這裡大張旗鼓搜索自己?疑問重重。

    一路上還遇上幾個關卡,都是略一查問和檢查軍頭的標記便放行。

    三個小時後,他們終於到達軍用機場三里外的一個小樹林內。

    凌渡宇將車尾的肥豬全打了麻醉藥,又把貨車隱蔽好,這才取出笨重的大背囊,和艾蓉
仙穿人樹林,向機場進發。

    走了約一小時,終於到達密林的盡頭,軍用飛機場便在密林外。

    現在是下午六時多,非洲日長夜短,還有個多小時大色才黑下來。

    兩人趁機休息一番。

    艾蓉仙憂慮地望向機場,高及二十尺的鐵絲網分內外兩層,網上分佈著高壓電流的電
掣,兩層網間相距二十多碼,不時看到軍士和巡邏的軍犬,間中又有裝滿士兵的吉普車來回
巡梭。軍事重地,戒備森嚴。

    機場右後方有座三層高三合土築成的指揮塔,指揮塔旁是龐大的機庫,超過三十名工作
人員正在忙碌著,跑道在指揮塔前一直伸展出去,這時跑道上停著三架美國制的軍用運輸
機,工作人員給它們加油。

    遠方有一排排的軍營,零星地停泊著幾架軍機,這樣的聲勢,怎不教艾蓉仙心膽懼寒。

    凌渡宇一邊在行囊中取出各式各樣的物品,包括那架遙控的模型飛機,一邊從容自若地
笑道:「小姐,如果要臨陣退縮,未為晚也。」

    艾蓉仙咬牙道:「休想!」她已向公司取了一個月大假,不想臨時打消「度假大計」。

    凌渡宇正容道:「這不是鬥氣的時刻,偷飛機只是危險的開始,黑妖林內危機四伏,防
不勝防,比這些如狼似虎的軍兵,還要危險十倍。」頓了一頓,指著分佈機場內四個高起的
哨站,道:「一到晚上,這些哨站以探射燈掃射每一個角落,我照顧自己還可以,加上你便
危險得多了。」

    艾蓉仙沉吟了片刻,道:「我不管,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他成功地瞞騙了警衛森嚴
的關卡,使她對他信心大增。

    凌渡宇歎了一口氣道:「今晚機場會舉行每星期一次的晚間飛行練習。我們要在機師上
機前,奪取停在起飛位置的戰機,切記要緊跟著我。」

    艾蓉仙訝異道:「你怎麼對機場的活動這麼清楚?」

    凌渡宇拍拍行囊內的手提電腦,道:「情報是兩軍對敵的頭等大事,這電腦內有一切關
於這機場的資料,包括電源、裝備甚至兵員的分佈。」

    凌渡宇又取出幾個長條形的物體道:「這是爆霧器。」同時指導艾蓉仙使用的方法。

    日落西山。

    天色漸黑。

    凌渡宇看看手錶,道:「這是晚膳的時刻,四十五分鐘後機師登機。」一邊說,一邊帶
上一個能在黑暗視物的紅外光鏡,爬出密林外。

    艾蓉訕心臟狂跳,望著凌渡宇消失在密林的左遠方。

    等待確不好受,在艾蓉仙幾乎後悔此行時,凌渡宇又走回來。

    凌渡宇渾身濕透,像幹完出賣勞力的苦工般。」

    艾蓉仙正在說話。

    凌渡宇道:「沒在時間了,跟我來。」拿起行囊,往機場的方向爬去。

    艾蓉仙咬緊牙根,略一遲疑緊跟而去。

    天色全黑。

    這是個沒有月色的漆黑晚上。

    機場的哨站台上亮起探射燈,例行地向四方照射。這是和平時期,沒有人想到竟然有凌
渡宇這樣膽大包大的人。

    凌渡宇正要攻其無備,剛果政府為虎作倀,陷害於他,何需客氣。

    一路兩人行行停停,凌渡宇老練地避過探射燈的耳目,來到鐵絲網前三十碼的地方。

    凌渡宇揮手示意,艾蓉訕急忙把防毒氣的面罩戴上,把眼鼻口同時遮蓋起來,凌渡宇也
把面罩戴上,卻只掩蓋了口鼻,眼上仍戴著紅外光黑暗視物鏡。這鏡他只有一副,不像防毒
面具那樣易於購買,只好由他專用了,艾蓉仙看不清楚形勢的凶險,可能會更好一點。

    凌渡宇看手錶,時間的掌握是否得當,對整個行動有決定性的影響。

    凌渡宇拿出模型飛機,按動遙控器小飛機向前開出。衝上天空。

    模型飛機的馬達經過凌渡宇的改良,在黑夜裡不動色地飛行,越過二十尺的高壓鐵網,
向遠在跑道盡端那三層的控制塔飛去,上面運載了凌渡宇精心佈置的禮物,烈性炸藥燃燒彈
和煙霧彈,這些年來他們組織研製出很多這類精巧但威力強大的武器。

    凌渡宇不斷調節眼上的紅外線物器,這是有望遠鏡的功能,兼之他在模型機身塗上只有
在紅外光下才看見的反光漆液,使他清楚看到小飛機優美地劃了一道弧線,飛迸了建築物的
底層內,根據資料,那是後備發電機和電路電表房的重地,任何損毀,都可引致整個飛機場
的操作癱瘓下來。

    「隆」一聲轟響,指揮塔的底層產生強烈的白光,跟著火舌從窗戶中吐出來,玻璃和磚
石爆上半天。

    同一時間,一股黑煙從爆炸處向四周擴散,迅速彌溫整個控制塔四周的空間。

    警鐘大嗚。

    人聲沸騰。

    還夾雜著嗆咳聲和狗只的狂吠鳴叫。煙霧彈有強烈的催淚作用。

    機場的燈光倏地熄滅。一時間天地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凌渡宇背著背囊,一手拉起艾蓉仙的玉手,低喝一聲走,向鐵網衝去。

    艾蓉仙給他拖得一高一低,來到鐵網前。

    凌渡宇取出雷射切割器,在藍色的光束下,織成鐵網的鐵條不斷熔解。

    狽吠聲傳來。

    凌渡宇喝道:「擲霧彈。」

    艾蓉仙一捏霧器,液烈的煙霧摹地炸開,籠罩了三十多碼內的空間。她不像凌渡宇借紅
外光鏡之助視物,茫然不知身在何處,但她知道再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鐵網露出個大洞,他先助艾蓉仙穿過去,才急步穿越,來到第二道鐵網前。

    強光在遠方亮起。凌渡宇知道敵人亮看了車頭燈,開始搜索,幸好他早有引開敵人的注
意力的準備。

    「轟!」

    機場另一邊爆起強烈火光,一股濃煙沖天騰起,恰在上風,催淚霧直向機場吹來。那便
是凌渡宇早先的佈置了,一時吸引了機場的守衛。

    在漆黑中車輛的車頭燈四處亂掃,場面混亂之極。

    凌渡宇那敢拖延,一邊命艾蓉仙繼續放霧,另一方面重施故技,穿越了第二道鐵網,直
向跑道上的運輸機馳去。

    敵人在極大的慌亂裡。

    一百碼、九十碼……

    凌艾兩人向飛機狂奔。

    指揮塔的火蔓延及爆炸的物品,又發生了震耳欲聾的一連串爆炸,火光在濃霧中不斷閃
滅。

    催淚的氣體彌溫機場的盡端,那是敵人集中的地方。

    兩人終於奔至運輸機下。

    左方有人喝道:「什麼人?」

    一輛吉普車驀地出現,車頭燈的強光使他們什麼看不見。

    凌渡宇一把將艾蓉仙推倒地上,右手一揮,爆霧彈在吉普車上空爆開,濃煙剎那間把整
輛車吞噬。

    嗆咳和機槍聲大作,可惜全部失去準頭,吉普車在失控下向一旁沖了開去。

    凌渡宇一把拉起艾蓉仙,來不及察看她的情形,打開機門,把她塞了上去,跟著一躍而
上,迅速開動飛機。

    運輸機在跑道移動,緩緩開出,速度不斷增加,很快將嘈吵聲拋在耳後。

    運輸機呼的一聲衝上半空。

    凌渡宇熟練地調較控制板上密麻麻的按扭。

    艾蓉仙不斷喘氣,驚魂未定。

    運輸機低飛迴旋,向另一個方向靈活地飛去,凌渡宇淡淡笑道:「艾小姐,滋味如
何?」

    艾蓉仙如在夢中,她不能相信他們竟然真能奪到一架運輸機。

    凌渡宇俯視機下迅速倒退的大陸,心中感慨萬千,離開了兩年多的這一塊神秘的土地,
又在腳底之下。這個龐大的陸地,北寬南窄,總面積達三千零二十萬平方公里,比三個美國
的領土加起來還大。原始森林集中在非洲中部的剛果盆地,橫跨剛果、扎伊爾、坦桑尼亞幾
個國家。

    原始森林區佔據了南緯四度和北緯四度之間的整個面積,地形起伏,達九十萬平方公
裡,除了少量被譽為森林種族的俾格米人外,人口幾乎等如零。

    黑妖林位於原始大森林的正中央、盆地的最低點,那可能是一個死火山的出口,樹林特
別繁茂,即管在森林生活的俾格米人,也從不敢深入這個林區,認為沒有人能活生生走入
去,又活生生走出來。

    穿流過這個廣大的森林區的是舉世聞名的剛果河,長度約為四千七百公里,以流量來
說,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河流。

    這確是令人又愛又怕的自然環境。

    艾蓉仙問道:「你為什麼飛得這麼低?」飛機幾乎是貼著地面飛行。

    凌渡宇答道:「不一會我們要飛人扎伊爾的國境,我要瞞過他們的雷達網。」

    艾蓉仙恍然,這人事事謀定後動,什麼也一早計劃好,比起來自己像頭傻鳥。

    凌渡宇遞給她一張地圖。上面畫上紅線,顯示飛機的航線。他們雖然飛入了扎伊爾的國
境,卻是貼著剛果邊界飛行,由南向北,斜斜飛入非洲的中部,終點是個大草原,位置在原
始森林的南面。

    凌渡宇指著終點道:「我曾經到過這個大草原,知道一個降落的地點,你好好休息一
下,還有個多小時才到。」

    一股勞累令艾蓉仙閉上美目,心中有一種出奇的平靜和滿足,終於,她自己本身再不是
小說探險故事的局外人、旁觀者,而是不折不扣的女主角。

    飛機劇烈地顫動。

    艾蓉仙醒了過來,當了多年空姐,她知道是遇上急劇的氣流。

    張目一看,凌渡宇戴上那個奇形怪狀的紅外光夜視鏡,全神貫注地望向前方,飛機向下
俯衝,控制板上顯示飛機的滑輪伸了出來,機翼鋼板的角度亦調較至降落的位置。

    飛機被氣流向上拋起幾次,終於衝過氣流,向下面黑壓壓的大地俯衝。

    她從未試過在非跑道的地方降落,更未想過會在沒有指示燈,甚至連半點燈火也沒有的
地方降落。

    這時她才發覺凌渡宇幫她繫上了安全帶,一陣溫暖,不由又想起他已有親密的女朋友。

    連續幾下劇震,艾蓉仙整個人給拋起,又給安全帶扯了回來,整顆心要跳出來一樣。

    飛機向前急衝。

    機翼的減速傘脹開,緩緩停了下來。

    艾蓉仙劫後餘生地張開眼睛,恰好迎上凌渡宇的目光。

    凌渡宇露出了個充滿男性陽剛之美的笑容道:「歡迎到非洲的原始大森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