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失蹤

    凌渡宇駕著珍珠白色的保時捷,安詳地在繁忙的街道上行駛。

    早上十一時三十二分。

    他剛從機場回來。

    與女朋友卓楚媛在合裡島共度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十天後,兩人要分開一段日子。

    不過,那是應該向上帝感恩的十天,假設一切幸運都是由他賜與的話。

    卓楚媛是國際刑警特別行動組的主任,若非「幻石」(詳情見黃易另一小說(月魔)一
事的暫時結束,亦難以擠出兩星期的空檔,盡情去享受陽光、沙灘和愛情。

    假期剛完,召令恭候一旁,她唯有直飛北歐,負起新任務,迎接生命另一首插曲。

    凌渡宇滿載甜密的回憶,回到這美麗城市。

    跑車穿過現代化的海底隧道,駛上通往半山的道路。

    另一件欣悅的事,是交上田本正宗這朋友,田本出身黑道,卻非常明理。

    當他知道「月魔」一事的始未後,不單沒有怪凌渡宇不把「幻石」交給他。還衷心感激
凌渡宇,因他消餌了這人類的浩劫。

    田木慨然捐出了他當日承諾尋回幻石的報酬——二億美元的軍火,予凌渡宇所屬的組織
「抗暴聯盟」,讓他們能繼續援助各地的民主戰士,推翻暴政。

    捐獻固是價值高昂。田本這捐獻最難能可貴處,在於其高品質。即管金錢足夠,亦不一
定能在國際的軍火市場上,搜羅到如此精良的武器。

    據組織最高領袖高山鷹來電,軍火中最珍貴的是一套威力龐大的電子感應火箭發射裝
置,拆卸和裝嵌均易如反掌,進攻退守,運送方便,只要二至三人,可輕易操作。射程達三
十哩,但在十五里的範圍內,它發射的微型火箭彈,可以百分之一百命中任何目標。

    這是現代科技的頂尖產品。

    抗暴聯盟得到這生力軍的武器,立時如虎添翼,雄心勃勃展開籌備已久的計劃:「非洲
環節」。

    田本正宗捐贈的軍火,與組織儲存的武器彈藥,將會被運往納米比亞,一個與南非為鄰
的小柄,再由該處的機密組織化整為零,秘密運入南非,供該國受壓迫的黑人推翻白人暴
政。

    計算上來,軍火應該早抵達目的地了。

    凌渡宇欣然而笑,對抗強暴是義不容辭的,為何一小撮的人,要騎在人民頭上肆意橫
行。

    跑車在半山複式房子前悠悠停下。

    兩個多星期前以國突攻隊的破壞,已修復妥當,以國情報頭子夏能一諾千金,支付了費
用。

    時值當午,陽光普照。

    一切是那樣美好,月魔的陰影,在太陽下消失無蹤。像天地初開前的褪色舊事。

    凌渡宇把跑車泊在花園,推門入屋。

    電話鈴聲適時響起,好像看到他回來一樣。

    凌渡宇拿起聽筒,對方響起一把低沉威嚴的男聲道:「老鷹呼叫小鷹。」

    凌渡宇心神一震,立即答道:「我是龍鷹!」

    對方道:「我是高山鷹。」

    抗暴聯盟是非常嚴密的組織,最高層的八位領導人,全以「鷹」為代號,接著下來的是
「像」、「獅」、「虎」、「豹」,代表不同的級別。

    斑山鷹是最高負責人,凌渡宇和組織的一切聯繫,都是通過他,亦只有高山鷹才可以直
接找到他。

    斑山鷹續道:「龍鷹,我方發生了很不幸的事,必須打斷你平靜的生活了。」

    凌渡宇失聲道:「什麼事?」

    斑山鷹道:「軍火失蹤了!」

    凌渡宇跳了起來,叫道:「什麼?」

    軍火是「非洲環節」的關鍵,失去軍火,整個大計要胎死腹中,也使他們整個組織的士
氣嚴重受挫。

    斑山鷹道:「發生了非常奇怪的事,首先運輸機飛入非洲大陸時,突然改變了航道,折
向東北;而更令人不解的事,是當飛機飛臨扎伊爾和剛果交界的『黑妖林』時,忽然與基地
的聯絡系統完全切斷了聯繫。」

    凌渡宇立時把握到整件事的奇怪處。

    首先,運軍火的航線,是由南美的基地起飛,向東南沿非洲西岸飛行,目的地是非洲南
端的納米比亞。而黑妖林在非洲中部的剛果大盆地,遠離納米比亞,飛機因何偏離航線?

    這是第一個奇怪。

    其次,飛機上有套自動裝備,是他們組織嘔心瀝血,敢誇是最先進的通訊系統,能與地
一分一秒地保持緊密的聯繫。即管飛機給人騎劫了,也不會完全失去聯絡,活像在空中消失
了一樣。

    斑山鷹續道:「開始時,運輸機依照指定航線飛行,可是一入內陸,便改向東北飛行,
由那時刻開始,負責飛行的人員,在不明的情況下,停止了向基地通話,但我們這裡的電
腦,仍清楚顯示機上操作正常,斜斜地橫過剛果的上空,到了東經一九點二度,北緯零點三
二度時,電腦才失去它的蹤跡。」

    東經一九點二度,北緯零點三二度,正是剛果盆地的最低窪地帶,非洲人聞之膽喪的黑
妖林。

    凌渡宇倒抽了一口涼氣,他曾在非洲生活多年,組織中沒有人比他更明白那地方的可
怕,他的非洲好友血印巫長,曾告訴他黑妖林是他們被譽為森林民族的俾格米人也不敢涉足
的地方。

    那究竟是個怎樣的原始密林?

    斑山鷹道:「你也知道,飛機上那套裝備,是完全自動化的,大部分裝置,都裝在機艙
外,那管機員想切斷通訊或是拆除裝備,也絕不能在飛行時辦到,所以我們對整件事,可說
是一籌莫展,只好要你跑上一趟了。」

    凌渡宇歎了一口氣,他可以有選擇嗎?

    凌渡宇道:「我曾聽我的俾格米人朋友說過,他們從不敢深入黑妖林內,那是神秘可怖
的地方,生命會神秘地消失。」

    斑山鷹也歎了一口氣,道:「你相信嗎?」

    凌渡宇話鋒一轉,問道:「假設飛機確在黑妖林墜毀,軍火還能保存嗎?」

    斑山鷹道:「裝載軍火的貨櫃箱,是模仿太空囊的設計,外層包了兩尺厚的耐熱玻漓纖
維防熱料,具有高度耐熱力和避震作用,內部的包裝是高彈性的冷凝膠,所以只要不是在空
中強烈爆炸,完全損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凌渡宇道:「軍火櫃有沒有特別的開啟方法?」

    斑山鷹說出了一組密碼,跟著道:「這世界上,密碼只有你和我知道。記著一個宇也不
要弄錯,因為貨櫃裝了自動毀滅系統,任何妄自開啟的人都會與軍火同時粉身碎骨。」

    凌渡宇又歎了一口氣。

    這件事有如黑夜裡的迷霧,全無可供思考的線索,即使到了黑妖林,在那樣惡劣的環境
下,教他怎樣去找一架飛機?那可能比大海撈針好上一點。

    斑山鷹當然明白他的感受,勉勵地道:「龍鷹!我也知道這件事相當棘手,可是沒有人
比你更熟悉非洲,亦只有你才能深入原始森林,尋回我們的希望,拯救機上的人員。這批軍
火除了田本正宗的捐贈外,還包括了我們搜羅到的常規武器,價值估計達十億元以上,所以
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兩人再談了一會,詳細安排了凌渡宇遠赴非洲的細節,才掛斷電話。凌渡宇跟著掛了個
長途電話予北歐的卓楚媛,可是伊人不在。

    第二天早上,他到銀行的私人保險箱,一古腦兒把東西提了出來。包括幾個偽造的護
照,代表不同的身份,其中之一甚至是個剛果的公民護照,他曾受嚴格的化裝訓練,可以搖
身一變,化成樸實的道地剛果農民。

    還有一批精巧的武器和工具,例如二十四支長方形的催淚爆霧彈,組合起來恰好是一本
以地圖作封面的書本,可輕易瞞過海關的X光檢查器。

    還有一塊植有胸毛的人造皮膚,完全吻合凌渡宇胸部的毛色和形狀、貼在胸口,肉眼難
以覺察其異樣。人造皮的另一邊排了幾支精密的電子工具,有開鎖器,金屬探測儀、鐳射切
割器、麻醉氣彈等,是凌渡宇親手設計的法寶,它們以一種水晶膠質製成,可躲過金屬探測
器的耳目。

    其他還有偽裝香煙包的微型烈性炸藥、手提電腦、紅外光夜視鏡。化裝的材料等。

    這次任務艱巨異常,他不得不謹慎從事。

    接著直赴機場。

    他鼻上架了副金絲眼鏡,唇上植了濃黑的鬍子,和手上美國公民護照上的相片配合無
間。

    斑山鷹為他訂下了往剛果的頭等客位,那是他往非洲的第一站。跟著是深入原始森林的
艱苦旅程了。

    上了飛機後,凌渡宇吩咐空姐不要喚醒他,便進入了深沉的睡眠裡,這是密宗的靜養臥
功,他要爭取休息,養精蓄銳,以應付將臨的長途跋涉。

    飛機到了沙地阿拉伯,他才回醒過來。那是轉乘非洲內陸機的中途站。

    趁著在機場候機的時間,他在書店一口氣買了幾部有關百慕達神秘大三角的著作,登上
飛機後,聚精會神研讀起來,希望找到一點飛機失蹤的靈感。

    黑妖林上飛機失蹤,和百慕達船機的神秘失蹤,地點雖異,卻都有著共同的地方,就是
突然的失去蹤影,事後全無痕跡。

    活像它們闖進了另一個時空去。

    現代科學的研究,把人類的視野帶進了一個全新的領域。對宇宙的探索,使我們對宏觀
世界的認知無限地擴闊;而另一方面,對構成物質的分子和原子的研究,又把我們的注意力
帶進細不可察的微觀天地去。

    一切物質都是由分子構成。例如水是由一個氫的分子,加兩個氧的分子組成。

    分子並非最小,也不是不可以分割的,據目前的知識水平,分子的基本組織是由一個
「原子核」和繞著它疾走的「電子」組成。

    「原子核」則由數目相等的「質子』』和「中子」合成。質子帶的是正電,在我們的太
陽系內,還沒有帶負的質子。

    科學界有一個大膽的說法:帶負電的質子,或被稱為「反質子」的這種物質,應該是大
量地存在。它們的特性,將與現在的質子完全相反。由反質子構成的物質,是「反物質」。
由反物質構成的宇宙,是「反宇宙」了。

    這是多麼奇妙的事!不同的時空,是否牽涉到我們的宇宙和反宇宙間的奇異聯接?

    「奇士先生!要點酒嗎?」

    「奇士」是凌渡宇現時的代名,他一時醒覺不及,茫然抬起頭來。

    接觸到一對明媚的大眼睛,閃亮健康的黑膚和雪白的牙齒。一位體態健美的黑人空姐,
迎著他展開動人的笑容。手上托著幾杯酒,綠色、深棕色的液體,襯起她如花的俏面分外誘
人。

    凌渡宇隨手取餅一杯白酒,微笑表示謝意。美麗的黑珍珠兼有外國血統,輪廓精緻,是
民族混合的優秀出品。

    空姐視線轉到他桌上的書本,眼睛閃亮,驚喜道:「噢!你也愛看這類書嗎?」

    凌渡宇看著她洋溢看好奇的熾熱大眼,心臟不爭氣地急躍幾下,回應道:「你也有興趣
嗎?」揚了揚手中的書本。

    美麗的黑人女空姐天真地點頭道:「有興趣得要命。」裝出個陶醉的神情,可愛非常,
說完後啊娜多姿地往前艙

    凌渡宇又將眼光歸還到書本的宇裡行間,心神仍然轉動著美麗的黑珍珠,她有種剛健明
媚之美,使人心醉。凌渡宇摔一摔頭,把空姐的倩影趕走,把精神集中在閱讀

    忽地香風襲來,有人坐在他身旁的空座椅上。

    凌渡宇側頭一看,那位美麗的黑人空姐去而復返,她側身優美地坐在寬大的座椅上,迷
你裙露出了一截充滿活力的大腿,青春迫人。

    空姐巧笑倩兮,請求地道:「可以告訴我的關於百慕達的事嗎?」

    凌渡宇又好氣又好笑道:「你真是那麼感興趣?」

    空姐道:「真的!我自小熱愛旅行和嚮往陌生的地方去,平凡的生活太使人透不過氣,
不時需要些新鮮的刺激。在現實得不到,在書本內得到也是一樂,所以最愛看冒險探險的小
說。」

    凌渡宇想不到引出她這樣一大堆說話,不過她倒說出一個道理,書內的世界的確可以使
人暫時脫離現實中平凡刻板的生活,馳騁於小說無盡的大地裡。

    美麗空姐的秀髮不長不短,輕垂肩上,這時她側了側俏面,秀髮輕輕搖,神態很美,凌
渡宇心中升起她婀娜多姿的背影。

    空姐有點兒撒嬌地道:「可以說了嗎?」

    凌渡宇回過神來,暗笑自己失儀,道:「可以了。」這空姐有份動人的嬌憨,使人心曠
神怡,忘記了人間的險惡。

    凌渡宇正容道:「百慕達三角,指的是美國科羅拉多海岸、波多黎各及百慕達三地間的
大西洋水域。在這水域內,發生了無數不能解釋的神秘失蹤事件,不單只是船,連飛臨這區
的飛機也失去蹤影,事後遺骸也找不到。於是有人說,這區域是和第二個時空交接的地方,
失蹤的船機,一時錯失飛進了另一個世界和宇宙裡,所以不留下絲毫痕跡。」

    空姐面上現出怵然的神色,雙眼不斷閃著亮光,神思飛越到神秘的天外。

    凌渡宇續道:「最嚴重也是最令人難解的一次失蹤大災難,是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五日午
後。五架美國的「復仇者「號轟炸機,從美國科羅拉多的空軍基地起飛,進入大西洋後,在
百慕達三角神秘失蹤。事情並不止於此,一架載有十三人的軍用飛船,在搜索這五架轟炸機
時,亦同時失去蹤影。最令人奇怪的是當時風平浪靜,一點可能發生空難的跡象也沒有。事
後軍方和民間團體發動了龐大的海陸空搜索,只是飛機便出動了二百多架,但轟炸機和飛
船,沒有留下半點的痕跡。最後,當局束手無策,公開聲言:「我們甚至無法對整件事作出
一個較好的解釋。」

    空姐聽得呆了起來,胸口不斷起伏,喃喃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凌渡宇看到她這樣投入,忍不住道:「其實這類使船機神秘失蹤的地方,並不止是這名
為『魔鬼大三角』的地方,日本南部的西太平洋布倫島東的『鬼海』也是這類著名的凶
地。」

    空姐如夢初醒地站起來,道:「噢!對不起,要去工作了。」跟著俯身在凌渡宇面頰輕
吻一下,甜甜笑道:「你說話真是動聽。」瀟灑地去了。

    凌渡宇淡淡一笑。

    這也算空中奇緣,可惜他任務在身,否則萍水相逢,偶爾風流,人生快事。

    他是非常有節制和規律的人,不會因女色誤了正事,只好收起凡心。

    他的心轉到這個旅程的第一站:剛果人民共和國。

    黑妖林並不是全在剛果人民共和國的國境內,而是橫跨領國扎伊爾,不過剛果人民共和
國交通較便利,在那裡乘船沿剛果的河東行深入內陸,又或乘直升機往黑妖林,都方便得
很。

    當年凌渡宇在非洲時,曾拯救過在黑妖林旁居住的一位當地土人巫長的生命,兩人結為
友好,今次到黑妖林,該巫長可成為重要的助力。

    擴音器傳來機長溫和有禮的聲音道:「各位旅客,歡迎到達剛果人民共和國國際機場,
還有三十分鐘著陸,當地天氣良好,氣溫攝氏四十二度,多謝乘搭本班客機,祝各位旅程愉
快。」

    攝氏四十二度,那是使人中暑的熱度。

    凌渡宇並不是普通人,在某一程度上,他愛上了非洲的酷熱和落後,在那裡每一剎那都
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大異於先進的都市生活。城市中一切是那樣井井有條,組織精密、安
全、便利,再沒有危險去警醒他們,使他們知道生命隨時可以失去,從而感覺到生命的可
貴。現代化生活,一切都是那樣夢幻般和不真實,是沒有血肉的美麗外衣。

    非洲的森林,只有一種規律,就是生存的規律,也是森林的唯一法律。

    適者生存。

    弱肉強食。

    凌渡宇對這絕不陌生,多年前為了幫助一個當地的小柄抗拒強權,在非洲潛居超過四年
的時間,後來政變失敗,他成為唯一能逃出魔爪的人。該暴虐的主政者以重金聘請了著名凶
狠的瑪亞族戰士,向逃人原始森林的凌渡宇展開百里追殺,凌渡宇死中掙扎,擊敗了以巫術
震驚非洲的瑪亞族巫王,逃出生天。

    這是他的戰績。

    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份工作。他是高山鷹心目中的當然人選。

    所以敵人要阻止他們取回軍火,第一個要殲滅的人,一定是他。目下可說是危機四伏。

    飛機上禁止吸煙和綁上安全帶的燈號先後亮起。

    美麗的黑人空姐裊裊亭亭地走來,低垂睫毛,有點不敢望他。來到他身旁時,把一張條
子塞進凌渡宇的上衣袋內,在他耳邊輕聲道:「找我!」悠然去了。

    凌渡宇把宇條拿出來,條子上寫著「艾蓉仙」的英文名宇,下面跟著是地址和電話號
碼。行筆剛勁有力,不似女性的宇體。這是位敢作敢為,對神秘事物充滿好奇的女子。

    凌渡宇對著字條足足呆了五分鐘,把名宇地址反覆默念,終於苦笑一下,將宇條搓成一
口,掉在盛垃圾的紙袋裡。

    美人恩重,卻是無福消受。

    走下飛機時,黑美女艾蓉仙站在機門謝客,卓約動人,深望他一眼,便垂下俏臉,有點
羞澀,又有點喜不自勝,逗人心神。

    凌渡宇暗歎一聲,叫道可惜,毅然走下扶梯去。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