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約

作者:黃易
引子
那三名大漢穿著一式一樣深灰色的西裝,衣料很新,但款式古舊過時,而且剪裁極差, 出奇的寬大,使他們看來臃腫可笑。可是他們的表情卻絕不可笑,同樣地森冷無情,甚至我 在他們面前出現,也一點表情變化都沒有。 三名怪客一前兩後品字形地站在文學樓對開的劃地上,任由細雨飄落頭上和身上。 其中一名大漢冷冷道:「大作家馬嘉西先生?」他的發音生硬古怪,像是外國人在學本 地話,但看他的膚色和眼睛的顏色,卻應該同是中國人。 我呆了一呆,愕然道:「我是馬嘉西,但卻並非什麼大作家。」 三名大漢銳利的眼光一齊集中在我面龐上,仔細審視,我感到非常不自然,退後了一 步,攤開手道:「好了!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找我有什麼事,否則恕我失陪了。」 大漢皮肉不動地道:「把『六八八號』交出來。」 我摸不著頭腦地道:「六八八號?」 大漢身後另一漢子以奇怪短促的語音,迅速地說了幾句。 我心中升起怪異無倫的感覺,我是語言學的教授,對語言的修養相當高,本身便精通七 國的語言,但那漢子所說的語言,發音奇怪無比,確是聞所未聞。 大漢像給人提醒了一樣,道:「『思夢』總知道吧!馬嘉西把思夢藏到那裡去了?」 我開始失去了耐性,而且這三個人那種奇怪的語音,不近人情的舉止,使我有點不寒而 怵,禮貌地道:「我想你們是找錯人了,對不起,恕我失陪了。」我心中暗忖:「『思 夢』!誰人會安個這樣的怪名字。」 站在後面的兩名大漢兩對鷹目寒芒一亮,一齊探手入西裝衣裡,我心神一震,難道他們 有槍? 當先的大漢舉起右手,制止了身後同伴的舉動,也阻止了我的離去。 大漢道:「六八八……不,思夢是馬嘉西書中的主角,馬嘉西怎會不知思夢是誰?」 一路說話以來,我都感到他說話的方法生硬奇怪,直到這刻,我才真正發覺這怪客的說 話裡從沒有「你」或「我」,而只是直接呼叫名字,像人在喚一條狗的名字一樣。 我心中一寒,正要撤離去,背後傳來甜甜的女子聲音道:「嘉西!你有朋友嗎?」 三名大漢警惕望往我背後。 我知道身後來的是美麗的社會系女講師艾芙,她約好我共進午膳的。 我順勢說了聲對不起,轉頭和艾芙一道走,我感到他們森冷的目光罩定我背脊,使我覺 得一股寒氣從尾龍骨直升上來。可是他們並沒有跟上來。我並非一個沒有膽識的人,但他們 的言行舉止,卻使我如入冰窖,生出退避之念。 艾芙在我身旁道:「他們是誰?看人的目光那樣可怖。」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心中希望永遠也不再遇上那三個怪人。 思夢,那人是誰?怎會是我書中的主角,即管我要寫小說,也不會取一個這樣造作的名 字,何況我從未寫過任何小說。 和艾芙在教員俱樂部吃午飯時,我的心情仍未平復過來,隱約感到有點事正發生著,卻 不知那是什麼。
遠方怪客
那三名大漢穿著一式一樣深灰色的西裝,衣料很新,但款式古舊過時,而且剪裁極差, 出奇的寬大,使他們看來臃腫可笑。可是他們的表情卻絕不可笑,同樣地森冷無情,甚至我 在他們面前出現,也一點表情變化都沒有。 三名怪客一前兩後品字形地站在文學樓對開的劃地上,任由細雨飄落頭上和身上。 其中一名大漢冷冷道:「大作家馬嘉西先生?」他的發音生硬古怪,像是外國人在學本 地話,但看他的膚色和眼睛的顏色,卻應該同是中國人。 我呆了一呆,愕然道:「我是馬嘉西,但卻並非什麼大作家。」 三名大漢銳利的眼光一齊集中在我面龐上,仔細審視,我感到非常不自然,退後了一 步,攤開手道:「好了!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找我有什麼事,否則恕我失陪了。」 大漢皮肉不動地道:「把『六八八號』交出來。」 我摸不著頭腦地道:「六八八號?」 大漢身後另一漢子以奇怪短促的語音,迅速地說了幾句。 我心中升起怪異無倫的感覺,我是語言學的教授,對語言的修養相當高,本身便精通七 國的語言,但那漢子所說的語言,發音奇怪無比,確是聞所未聞。 大漢像給人提醒了一樣,道:「『思夢』總知道吧!馬嘉西把思夢藏到那裡去了?」 我開始失去了耐性,而且這三個人那種奇怪的語音,不近人情的舉止,使我有點不寒而 怵,禮貌地道:「我想你們是找錯人了,對不起,恕我失陪了。」我心中暗忖:「『思 夢』!誰人會安個這樣的怪名字。」 站在後面的兩名大漢兩對鷹目寒芒一亮,一齊探手入西裝衣裡,我心神一震,難道他們 有槍? 當先的大漢舉起右手,制止了身後同伴的舉動,也阻止了我的離去。 大漢道:「六八八……不,思夢是馬嘉西書中的主角,馬嘉西怎會不知思夢是誰?」 一路說話以來,我都感到他說話的方法生硬奇怪,直到這刻,我才真正發覺這怪客的說 話裡從沒有「你」或「我」,而只是直接呼叫名字,像人在喚一條狗的名字一樣。 我心中一寒,正要撤離去,背後傳來甜甜的女子聲音道:「嘉西!你有朋友嗎?」 三名大漢警惕望往我背後。 我知道身後來的是美麗的社會系女講師艾芙,她約好我共進午膳的。 我順勢說了聲對不起,轉頭和艾芙一道走,我感到他們森冷的目光罩定我背脊,使我覺 得一股寒氣從尾龍骨直升上來。可是他們並沒有跟上來。我並非一個沒有膽識的人,但他們 的言行舉止,卻使我如入冰窖,生出退避之念。 艾芙在我身旁道:「他們是誰?看人的目光那樣可怖。」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心中希望永遠也不再遇上那三個怪人。 思夢,那人是誰?怎會是我書中的主角,即管我要寫小說,也不會取一個這樣造作的名 字,何況我從未寫過任何小說。 和艾芙在教員俱樂部吃午飯時,我的心情仍未平復過來,隱約感到有點事正發生著,卻 不知那是什麼。
陌生女子
艾芙的興致很高,不斷地分析她最近看到的一本愛情小說,其實我知道,她是借此和我 有更深入的交流。可惜我是一個獨身主義者,怕不是需要一個溫暖家庭的艾芙的理想對象了。 離開了教職員餐廳,雨勢稍歇,艾芙提議順道散步,於是我們沿著馬路,向辦公大樓的 方向走去,來到一個十字路口,我們一齊愕然。 路的另一邊站了一位身材苗條修長的女子,靜而專注地望著我。 無論樣貌和體態,都優美典雅,動人心弦,她的鼻樑挺直分明,予人極有性格的感覺。 身上穿了一襲黃色的兩截套裙,迎風飄舞,綽約動人。 她一對美眸盯著我,欲言又止。 我倒很想聽聽她的聲音,看看能否配得起這高雅的美女。 直到我走過了,她仍是那樣站在那裡,只以眼光來追蹤我。 我忍不住回頭望去,恰好迎上她的眼神,我心中一震,回過頭,繼續和艾芙往辦公室的 方向走去。 這陌生女子給我印象最深的地方,不在她的美貌和動人的風姿,而在於她冰冷的面容和 冷寞的表情裡,從眸子至深處透出來那燃燒著的熱誠,我從來未見過任何人能予人這種對比 強烈的印象。 直至轉過路口,望不到她,我的心仍緊緊給她的印象鎖著。 她沒有追來,我心中有點失望。 她為什麼用那樣的眼光看著我,就像望著期待了畢生的事物。她灼熱的眼神,使我心靈 震撼。 艾芙在旁問道:「她是誰?為什麼那樣看著你,又不過來打招呼。」 我道:「我並不認識她,會不會是學生?」 艾芙道:「不!這樣容貌出眾的女子,若是學生的話,早已是大眾討論的對象,只要看 她一眼,絕沒有人能忘記,而且她的外貌看來雖只是二十一、二之間,她的眼神卻像經歷了 很多事物,比她看來的年齡為大。」 艾芙的直覺提醒了我。是的,這陌生女子的眼神包藏著很多很多的經歷,很成熟的年歲。 這種年青的外貌和成熟的內在,構成無可比擬的吸引力。 走到辦公大樓前,和艾芙分手時,艾芙道:「物理系的謝定國約我今晚去聽音樂,你要 不要我陪你……」 我不敢望艾芙渴望的眼睛,她這樣告訴我和別人的約會,是要我正式表態。 我一邊轉頭上樓,一邊道:「玩得開心些吧!」把一臉失望的艾芙拋諸身後。 很多人都指我孤芳自賞,無論學養樣貌職業成就都高人一等,偏是把自己封閉起來,不 肯讓任何人闖進這世界去。 我也並非從未戀愛過,只不過覺得很難找到使我出自真心傾慕的對象,想到這裡,剛才 遇到那陌生女子的倩影,驀地浮現心湖,驅之不去。 上完下午那節課後,我重臨遇到那女子的路口,打了幾個轉,伊人蹤影杳然,雖然我不 想承認,但我確是希望能再碰上她,問她為何那樣看著我。 在圖書館看了一會兒書,吃過晚飯,回到大學職員宿舍的家時,是晚上八時多。 剛進門來,電話響起。 「喂!誰?」 電話另一端傳來急促的呼吸聲,但沒有人作聲。 鈴聲再響。 拿起電話,我依然禮貌地道:「請問找誰?」 幽幽的女聲響起道:「不要……不要……」 我呆了一呆,我奇怪她不懂說「不要收線」這普通的措辭,但更令我心神動盪的地方, 是她帶著奇怪的口音,外國人說本地話。是了!就像今早到文學樓找我的那些怪人,也有這 種奇異的口音。 我按下不安的情緒,淡淡問道:「小組!你找誰?」 對方靜默片晌,輕輕道:「她……在嗎?」聲調有些生硬,好像初次把學習來的語言應 用起來一樣。 我道:「你是誰?」 女子鍥而不捨道:「她在嗎?」 她的聲線溫柔動人,使我提防之心大為減弱,而且我也很想弄清楚她和那三個怪客間的 關係,於是道:「我只是一個人,你究竟找誰?」 女子明顯地輕鬆了點,說話流暢起來,道:「當然是要找你,嘉西,難道你忘了是你要 我來找你嗎?」她的語氣透著深切的誠意,卻使我更摸不著頭腦,完全沒法掌握她的意思, 難道她的神經有問題? 我耐著性子道:「對不起!我沒有要任何人來找我,也不知你是誰,亦不明白你的說 話。」 對方沉默了片刻道:「難道我來錯了嗎?你寫的事只是虛構的謊言,但又為什麼會是那 麼……那麼巧?」 我愕然道:「我寫了什麼事?告訴我,你是誰。」 女子深深地歎息,緩緩道:「我是思夢,你真的忘了嗎,忘了那部書嗎?」 我渾身一震,幾乎連聽筒也掉在地上,思夢,今天那三名怪客也在向我要思夢,我還在 想誰會改個這樣造作的怪名字。一時間我張口不能言語。 女子微弱地道:「求求你,讓……我們見上一面,我在市中心內的公園等你,不要讓他 們跟蹤你,他們應該在你屋外監視著……」 「胡……」電話掛斷。
一個殘舊的書
我駕車來到公園外停下時,是九時三十分。我曾經很留意有沒有被跟蹤,卻絲毫找不到 可疑的車輛,不禁啞然失笑,甚至有點恨自己居然到了這裡來,其實躲在家中看書,不是更 好嗎?但是她確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思夢,我倒想看看你的模樣,弄清楚為什麼要來找我這 漠不相關的人。 踏進公園內,才省起偌大一個地方,如何找一個不知是誰的女子,不禁搖頭苦笑。 園內燈光掩映下,樹木婆娑,一對對親密的情侶,佔據每一個角落和幽暗處,說著永遠 說不完的情話。 碎石鋪成的羊腸小徑,蜘蛛網般在葉林滿佈的園內散發開來,使人可以循環不休地漫步 其中。 我孤身一人走了十多分鐘,終於決定回家算了,才轉過身來,倏然步止。 又看到了她。 優美修長的她,站在一株樹的暗影裡,一時看不清她的面龐,但她獨特的風姿,已使我 毫無困難地認了她出來——那今天午後在校園裡遇到凝視著我的女子。 我走快了幾步,來到她面前三尺許處,才停了下來,我忽然發現我原來是那樣地想再見 到她,甚至如此地赴一個陌生女子的約會,打破自己的習慣,也是因為是渴望著再見到她。 她的眼睛寶石般閃閃發亮,灌注著深無盡極的感情,面容卻仍是出奇地冰冷,使人感到 她的冷若冰霜,只是一個隱藏比任何人更澎湃的感情的面具。 我終於打破沉默道:「思夢?」 美女點了點頭,欲言又止,櫻唇有些許緊張地輕開輕合,俏臉第一次出現了表情,是如 此地扣人心弦,令人憐惜。 我攤開了雙手,坦誠地道:「這是什麼一回事?」她垂下了頭,手卻遞了上來,這時我 才發覺她拿著一個似木非木的奇怪物料造成的盒子。 我不解地接過盒子,眼光詢問地望向她,剛好她抬起頭來,道:「你……看!」伸手過 來,把我手上拿著的盒子蓋子打開。 盒內是一本很殘舊的書,封面都脫色了,一定是經歷了悠久的歲月。正中印著的是書名 是「情約」兩個大字,左下角的一行較小的字,令我忍不住低呼起來,竟然是印著「馬嘉西 著」四個驚心動魄的字。 天! 我何時寫過一部這樣的書? 我看著這部印著自己名字,卻從未寫過的小說,震駭莫名,手也抖起上來。 思夢道:「這是二十世紀賣出超過一百萬部的愛情小說,令你馬嘉西留下了不朽之文 名,一九九零年九月初版,二零零年即是十年後便四十次再版了。」她的說話比先前出奇地 流暢,像是熟習了很多。 我的腦非常混亂,一時不能把握她在說什麼,也想不到今日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晚上九時四十五,她憑什麼如數家珍地說及明年和十一年後的事。 但眼前的書,卻是鐵一般的事實,我對古董很有研究,一摸上手,便知道這並非模仿得 來的東西。
時空警察
我手顫顫地打開了書,看到了故事起首的幾句,沒法控制地呻吟起來。是這樣寫著的: 「我第一次看到思夢時,才明白到什麼是不負此生,那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我的眼光從字行間移到思夢的俏臉,發覺她面色大變,望著我身後。腳步聲傳來。 我霍地轉身,今早來找我要思夢的三個怪客,已來到身後。 一人來到我的左後側,其他兩人一左一右來到思夢的左右,做成挾持的姿態。 思夢面上血色一下子褪盡,代之而起是傍徨的蒼白,我心中激動起來,狂叫一聲,拿起 手中的木盒子、連著書本向思夢右旁的怪客擲去,正中他的面門,使他整個人向後倒跌開 去,同一時間,我身後的大漢已緊箍著我,模糊間我看到思夢在另一個大漢手下掙扎著。 我用力向後一掙,猛然把身後大漢的背脊重重撞在背後的樹上,大漢悶哼一聲,鬆開了 手,幸好我並非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曾習過多年西洋拳,趁機轉身一拳抽在他小腹上,對 方痛叫一聲,彎下身來。 我回身撲向捉著思夢的大漢,那人一手抓著她,另一手伸進外衣裡,剛好掏出一支銀光 閃閃的小棒。我不知那有什麼作用,但知道總不會是好事,一個箭步標前,一拳正中那人面 門,這一下猝不及防,那人倒跌了出去,棒子也掉到草地上。 我一把抓起思夢,沒命似地向出口處狂奔。 公園內的人早被打鬥驚動,卻沒有人敢施以援手。 急切間我們也不知他們有沒有追來,只懂拚命逃走。 思夢邊走邊叫道:「那部書……」 我道:「快走!」 一直奔出公園,我道:「我的車在那街口!」 思夢喘著氣道:「噢!不!不要乘你的車,可能被裝了追蹤器。」 我心中一凜,這有點像間諜戲裡的情節,一時間無暇多想,拉著她再走了兩個街口,跳 上了一部的士。 我向司機說了一個地址,當然不是大學的宿舍。 思夢胸口不斷急促起伏,像雪般的肌膚泛起鮮嫩的粉紅,無比動人。 她知道我在定眼看她,側過頭來,忽地低頭淺笑,輕輕道:「一切都像書內那樣,我知 道會是這樣的,那是命運。」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整個人呆了起來,管他什麼,只要她在我身邊,便已足夠。 的士在郊區一座兩層花園平房前停下,這是朋友的家,他到了美國去,囑我為他有空時 看一下,想不到現在派上了用場。 思夢好奇地細望著屋內和諧而帶點古典味道的佈置,眼中閃耀著興奮的光芒,當她在古 老式的大沙發坐下來時,明顯地為沙發的彈性露出詫異的神色。 我微笑道:「這屋子是我朋友的,他是個懷古主義者。」我的目光從她的如花俏臉移往 落地大玻璃外遠近其他住所發出的點點燈光,心情出奇地寧靜,那三個怪客的粗暴行為,完 全與這一刻脫離了關係。 耳中傳來她歎息的聲音,她優美的音色輕輕道:「我也是徹頭徹尾的懷古者。」 我隨口道:「你特別鍾情於那一個過去了的時代。」 她微喟道:「過去了的時代?不!在現在來說,應是這個時代。」 我愕了一愕,轉過頭來皺眉道:「這個時代?那怎算是懷古?」 她面容波平如鏡,軟語求道:「把……」指了指亮著的台燈道:「關掉了可以嗎?」 我把燈熄了,剎那間全屋陷入黑暗裡,到眼睛習慣了黑暗時,屋外幽暗的燈光無孔不入 地灑照進來。把屋內的天地融混在深深的暗黃裡,也把我們的距離拉得親密起來。 我們默默享受著。 我低聲道:「那三個是什麼人?」 她不安地動了一下,歎了一口氣,望向落地玻璃外的世界,剛好讓我看到她驕傲而有性 格的側影,高貴挺起的鼻樑,使人印象深刻。 她輕輕地道:「他們是我們那時代的警察。」 我失聲道:「你們那時代?」 她忽地激動起來,叫道:「嘉西,你還不明白嗎?為了你,我甘願成為時代的叛徒,重 回你這過去的時代來找你,你還不明白嗎?」
死而無憾
我訥訥道:「你……你是說……」 她站起身,移玉步,直至碰到我的膝蓋,才跪了下來,雙手按著我的大腿跪了下來,寶 石般的眸子仰視我的眼睛,誠摯地道:「你還不明白嗎?我是從你遙遠的將來回到這時代來 找你,你還不明白嗎?」 我的腦神經亂成一堆,我儘管完全把握了她的意思,還是不能接受這現實。時空旅行是 只能存在科幻小說的事物,完全經不起邏輯理性的剖析。 我發覺自己搖頭道:「這怎麼可能?假設你真能回到過去,那即是說你可以改變過去, 那麼你的時代還怎能存在?」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每一個作為,都隨著時間消逝,像一列單 程的火車,永不回頭,每一個「過去的因」,成為了「將來的果」,假設「因」被改變, 「果」將不再存在,那成什麼世界? 思夢眼中透出深沉的憂鬱,淒然道:「我也曾經思索過這問題,也曾經想抗拒你遙世的 呼喚,安分守己,做個時代的順民,可是……可是我終於回來了,於是我知道一切都是注定 了的,就像沙灘上的每粒沙的大小和位置,都是被命運安排好。」 我搖頭道:「不!這是不可能的,每個人也有他自由的意志,不受任何力量左右。」 她緩緩道:「命運的劇本早已編定你是男主角,我是女主角,正如你書中描述的那樣, 你假若要改變命運,將我轟出去吧!那是你自由意志改變歷史的唯一方法。來做吧!」 我感到四肢發麻,心臟急跳,望著她優雅纖美的身影,我忽然明白到,對眼前這命運, 我是完全無心無力去改變。假設命運確是要我和她同進情網,我心甘情願地向命運下跪致 敬,俯首稱臣。 我聽到自己軟弱地道:「以你的智慧和美麗,什麼不可以在你那時代得到,偏要冒著被 追捕的危險,回到這時代來找我?」 她道:「我至愛的情人,我們那時代一切都變了,愛情是最大的叛國行為,若非我的職 責是研究古代的歷史,也不會看到你的愛情小說,不會明白古代竟存在這樣的事物。」 我呆呆地道:「我不明白!」 她歎息了一聲,道:「在距今的五十年後,地球發生了全面的戰爭,文明進入了歷時三 百二十七年的黑暗期,然後在廢墟上建立起一個獨立的強大國家,由一群超卓的人施行集體 領導,發展出一種截然不同的文化。那是近乎數理式的一種所謂完美社會,人類痛定思變, 認為罪惡的根源,來自人性和情慾,於是他們以紀律來管規人欲,在那個社會裡,所有人都 穿上一式一樣的制服,沒有人可以擁有名字,他們創造了統一的語言和文字,沒有人可以自 稱為『我』,數以萬計的人像一個人似地生活,每種工作都被安排好和分配好,沒有私人間 的交住,生育在體外進行,所有時間都是屬於社會的,每個人都以編號來代表,我便是六八 八號……」 我忍不住問道:「那為何你又有思夢這名字?」 思夢輕輕一歎道:「這樣的社會再發展了千多年,成就了偉大的科技文明,最重要的兩 個突破,就是克服了衰老和疾病,使人類壽命大幅度地延長。另一個大突破,就是『時空旅 行儀器』的發明,使人類可以回到過去了的時空去。他們成立了『過去時空研究局』,利用 時空機,派遣時空員回到過去的時代,以絕不參與的旁觀者身份,觀察過往的人類,從而找 出不重蹈往日自我毀滅道路的良方。於是研究往日的歷史,成為一種必要的手段,我有幸成 為亞洲歷史的研究員,接觸到已被列為禁書的過往書籍,學習你們的言語,也認識到你們的 世界,唉!想不到我不能自拔地迷醉在往昔的情懷裡,思夢是我為自己私下偷起的名字,思 的是往昔的美夢……」 我瞪目結舌,一個字也接不上來,這些是否真的? 思夢續道:「有一天,我終於拿起了你的書……我再也忍不住,當我被派作了時空員 時,改變了程序,回到這裡來找你。」 她緩緩來到我身旁,坐了下來。 我側頭望向她,見到淚花在她眼中打轉,一股深沉的哀傷,從我內在至深處狂湧而來, 我沙啞著聲音道:「告訴我!你說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思夢不斷搖頭,晶瑩的淚珠流滿一臉,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至愛的情人,在時空警 察抓到我前,請讓我一嘗愛情的滋味,那會令我死而無憾。」
我寫我書
我再抵不住愛火的燃燒,重重吻在她溫潤豐滿的櫻唇上,她越過廣闊的時空,重回這千 多年後的世界找尋已失的愛情。 跟著的十二天,我不記得外面的世界,忘記了一切職責,忘記了大學事務,時間在彈指 間飛逝。 她赤裸的胴體,曾躺在柔和月色灑射下,那閃閃發亮的露台石板上;輕軟垂雲般的秀 發,曾鋪在沙灘綿綿濕潤的細沙上。我們互相教曉對方人生的真諦。愛火燃燒和持續到無有 極盡的高瘟,把靈魂和肉體融合成無分彼我的一塊兒。 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牽起心湖的波顫,人與人間的防波堤崩潰下去,感情匯成無 可抗拒的洪流,向沒有界限的永恆奔去,向愛情的極地,以超越光速千百倍的高速前進。 我倆品嚐、觀賞、接觸愛情的各式各樣。沒一刻是白白度過,每一刻都注滿愛情的真 義。世界從未曾這樣美好過。 到了第十三天,我獨自回到城市裡,往超級市場購買日用品和食物,為了安全計,我不 敢把她帶在身邊。 回到那令我畢生難忘的兩層房子時,伊人已杳,屋內亂成一片,明顯有掙扎和碰撞的痕 跡,沙發倒轉過來,花瓶碎裂地上。 我盲目發狂四處奔走,天下著大雨,我在路上力盡跌倒,我痛恨自己,為何留下她一個 人在屋內,讓她被時空警察擄回了那枯燥乏味的所謂完美社會。 我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下走著,想起了我往外購物時,她一直送我到門外,緊緊攫抓著我 靈魂的眼神;回想起來,像在那時她已知道即將來臨的命運,畢竟她已看完那部書,命運的 一切細節在書內被記錄下來,可是她為何不早一步警告我,卻甘於命運的安排。 可恨那本「我寫的書」在公園內掉失了,我們的「故事」究竟怎樣發展下去? 她會否再回來? 不知多久後,渾渾噩噩的我,回到了大學的寓所。一個念頭在心中冒出來,變成不可抗 拒的衝動,想到唯一找她回來的方法。 沒有那部書,便沒有這一切。 我在書桌前坐了下來,感情在胸臆間澎湃波動,我提起筆來,寫下了「情約」的書名, 開始寫道:「我第一次看到思夢時,才明白到什麼是不負此生,那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八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