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9卷)
第四章 鬼王卓見

    燕王的邀請信送抵怒蛟島時,燕王剛回師順天,與守軍內外夾攻。以南軍為主的李
軍支持不住,李景隆乃魔教中人,生性自私,一見形勢不對,立即率先逃遁,連夜奔回
德州。
    大軍見主帥先逃,誰不愛惜性命,一哄而散,落荒逃亡,或棄械歸降。
    此時怒蛟島回復平靜,降卒給送往岳州、黃州、武昌等地,改編入燕王的聯軍內。
現在人人均認為燕王才是真命天子,兼之翟雨時施出種種懷柔手段,使這些投誠的兵將
更無異心。
    怒蛟幫眾總動員收拾島上瘡痍處處的殘局,保留有用的堡壘,重建碼頭,增加新的
防禦設施,在防守上更是無懈可擊。
    移居小怒蛟多時的眷屬陸續回巢,使島上回復了昔日熱鬧和平的氣氛。
    最令怒蛟幫人欣悅的就是在收復怒蛟島時擒回了瞿秋白,上官鷹親手把這大仇人關
在牢內,又制著他的經脈,教他求死不得,只能等待處置。
    當日下午,虛夜月等眾女乘船來與夫郎們相會,同行的還有不捨夫婦和韓清風,後
者精神體力已回復舊觀,談笑風生,更使各人心情開朗,充盈著雲開見月的感覺。
    當晚在怒蛟幫位於主峰山腰的總壇裡,大排筵席,慶賀收回怒蛟島這天大喜事。
    島上頭目級以上的人物均有出席,數千人濟濟一堂,桌子直排至外面的廣場去。張
燈結綵下,人人滿臉歡容,尚未正式開席,鬧酒猜拳戲謔之聲,早震湯著怒蛟島上染著
夕陽餘暉的天空。
    歡樂的氣氛,使人興起畢生難忘的感覺。
    虛夜月等諸女聯結成群,霸佔了廣場邊緣處可俯瞰前島的幾張特大桌子,吱吱喳喳
的說笑不停,氣氛熱烈至極。
    這時見到又有戰船駛來,左詩喜道:定是大哥和秀秀小姐來了。」
    虛夜月笑道:「詩姊最掛著的就是浪大叔呢!」
    谷倩蓮道:「看來不像哩!浪大俠怎會坐這麼大條的船來,照我看若不是陳渲大人,
就是葉素冬師叔他們,又或蘭大人,總言之不會是浪大俠,誰敢和本姑娘賭一注。」
    雙修夫人谷凝清的聲音傳來道:「小蓮動不動就要賭,你拿什麼來輸給人呢?」
    眾女欣然回首,不捨和風行烈左右傍著儀態萬千的谷凝清,從人堆裡行了過來。
    谷倩蓮俏臉微紅,撒嗲道:「人家只是說說吧了!嘻!不過我知自己定會嬴的。」
    眾女紛紛起立向不捨伉儷施禮。
    金髮美女夷姬、翠碧、小玲瓏和小菊等忙侍候三人坐下,奉上香茗。
    趁著來船尚未靠岸,不捨縱目四顧島外洞庭日落的美景,歎道:「怒蛟之戰,實是
明室內爭的轉捩點,允從這役開始,聲勢將由盛而衰,現在只能設法保全京師和江南的
州府,再無力北討燕王了,強弱之勢,不言可知。」
    薄昭如道:「但天下兵馬,大部份仍掌握在允手上,形勢怕仍不是那麼樂觀吧?」
    韓寧芷天真地道:「有韓郎幫他手,怕什麼呢?人人都說韓郎所幫的一方,定可取
勝。」
    眾人莞然失笑,但亦覺她所言不無一定的玄妙道理。有運道的人,總是走在一起的。
    谷凝清笑道:「這或者就是燕王如此急切要韓柏去見他的原因,誰不想有個洪福齊
天的人傍在左右呢?」
    左詩等剛抵步,尚未知道此事,齊聲追問。
    風行烈說出來後,宣佈道:「在下剛和岳丈岳母商量過,決定事不宜遲,明早立即
動程。」
    眾女想不到這麼快就要各散東西,將來還不知有否再見之日,都感觸得說不出話來。
    莊青霜有點緊張地問道:「韓郎會去嗎?」
    風行烈道:「有熱鬧趁他怎會不去,他還要到靜齋找夢瑤呢!」說完想起了靳冰雲,
心頭一陣感觸。
    虛夜月那知他心事,拉著谷倩蓮的手歡呼道:「好了!我可以送小蓮一程,霜兒也
可見她爹娘了。」
    左詩想起自己身懷六甲,體質又遠及不上莊虛二女,黯然道:「我留在這裡,你們
去吧!」
    谷姿仙笑道:「不用怕,現在我們稱雄水道,大可坐船前去,那詩姊、柔姊和霞姊
就不用和夫郎分開了。」
    柔柔等這才化愁為喜。
    紅袖怨盼著道:「長征也去就好了。」
    戚長征的聲音傳過來道:「乖寶貝說得好,為夫我剛和二叔他們商量過,決定隨團
出發,去作燕王的近身護衛,現在勝負之勢昭然若揭,只要燕王健在,勝利就屬我們的
了。」
    隨他來的韓柏笑嘻嘻道:「諸位嫂子最緊要謝我,若非我聲淚俱下勸老戚收回原意,
他定會立即作了新一代的影子太監啦。」
    眾女立時笑作一團,谷倩蓮則低罵狗口裡長不出象牙來。
    韓慧芷剛新得了谷姿仙這好友,那甘願明天便要分開,喜得歡呼拍掌,惹得眾女熱
烈附和,鬧哄哄一片。
    戚長征擠入寒碧翠和韓慧芷兩女之間,對著韓柏笑得喘著氣道:「小心老子把你……
嘿!」見到谷凝清在座,終不敢吐那個「閹」字出來。
    范良極和雲清成雙而至,前者翹首看著剛泊到岸旁的戰船,笑道:「應是老浪來了!」
    眾人哈哈大笑,宋媚道:「好了!有人和小蓮姐賭上了。」
    范良極笑嘻嘻道:「她拿什麼作賭本?」
    眾人笑著望向倩蓮,看她的反應。
    虛夜月與谷倩蓮最是要好,自然站在她的陣線,不屑地道:「人家無雙國珍寶遍地,
賭什麼有什麼,只怕你輸不起哩!」
    這張特大的桌子此時擠了近二十人,早插針不下,風行烈慌忙讓位,給雲清坐好後,
與范良極站在雲清身後,笑道:「月兒是否也加入賭局呢?」
    夷姬。碧翠、小菊都擠到韓柏旁趁熱鬧,這小子興奮地插嘴道:「老……嘿!」望
了雲清一眼後,改口道:「老范就拿個寶藏出來,賭小蓮的一個香吻吧!」
    眾人一齊起哄,亂成一片。
    范良極狠狠盯了韓柏一眼道:「這小子整天都在謀我的身家。」
    谷倩蓮則俏臉飛紅,偏又愛使性子,挺胸傲然道:「賭便賭吧!我定贏了你那寶藏
過來。」
    戚長征向風行烈笑道:「人說一諾千金,你的小蓮可貴多了,一吻便值上個寶藏,
慕死我們了。」
    喧笑聲中,各人均對來船起了好奇心,想知道來的是何方神聖,但給一座堡壘擋著
了視線,看不到來客登岸的情況。
    韓柏道:「風兄莫要見怪,我也想吻小蓮的臉蛋,范大哥和我一場兄弟,自然肯另
借一個寶藏出來給我作賭注,讓我也加入賭局。」
    谷姿仙笑道:「這太不公平了,你豈非無本刮大利,你的賭注應是你其中一位嬌妻
的臉蛋兒才對。」她乃外族血統,作風開放,興之所至,說話更是大膽豪放。
    虛夜月「噗哧」笑道:「你的夫君這麼知書識禮,贏了都沒有用。包保他免收賭債。」
    風行烈哈哈大笑道:「月兒錯了,無論贏輸,我也想親親你的臉蛋。小蓮雖賭來的
不是浪大俠,但各有各賭,我卻賭是浪大俠,嘿!所以我怎也會贏的。」
    韓寧芷想極也想不通地道:「寧芷給你的話弄糊塗了!」
    「篤!」
    一枝捲著消息的勁箭由下方射上來,插在登上此處那長石階盡端的大木樁上,箭尾
不住晃動。
    這是怒蛟幫島內的木樁傳書,分段射箭,能像煙火台般把消息迅速傳達。
    戚長征動容道:「究竟是何人來了?竟要木椿傳書這麼著緊,應該不會是大叔了。」
招手把剛拔下長箭的哨衛召來。
    谷倩蓮鼓掌道:「哈!這麼容易便賺了兩個寶藏,我可以買很多東西回無雙國了。」
    不捨和谷凝清對望一眼,均想到若真得了老賊頭的兩個寶藏,對復國大大有利。
    戚長征此時接過長箭,解下了傳書。
    范良極暗忖看來橫豎是輸定了,故示大方道:「小蓮是我的好妹子,無論贏輸,送
你兩個寶藏作嫁又如何?」
    寒碧翠和韓慧芷靠了過去,爭看戚長征手上的消息。
    寒碧翠首先嚷道:「不得了!月兒啊!原來是虛老伯來了!」
    虛夜月劇震下不敢輕信地瞪大美目。
    谷倩蓮鼓掌道:「好啊!小蓮真的贏了。」
    戚長征大笑道:「小蓮開心得太早了,是大叔和鬼王聯袂而至,唉!我真蠢,白白
錯過了吻小蓮臉蛋的良機。」
    谷倩蓮霞生玉頰時,韓柏跳了起來,嚷道:「月兒!還不和我去接岳丈。」
    虛夜月這才懂得歡呼雀躍,領頭奔下山去。
    浪翻雲和風采如昔的鬼王虛若無意態悠閒的拾級而上,後面跟著的是憐秀秀和七夫
人於芷雲,還有鐵青衣、碧天雁、岐伯和花朵兒。
    虛夜月狂奔下撲,小鳥般投進鬼王的懷裡去,又叫又跳,雀躍不已。
    鬼王摟著愛女香肩,憐愛之情,逸於言表,皺眉道:「快做人的娘了,還不檢點一
下,動了胎氣怎辦?」轉向來到身前的韓柏訓斥道:「你要照管著月兒才行啊!」
    韓柏嬉皮笑臉地答應了。
    浪翻雲微笑道:「自先幫主過世後,怒蛟島還是首次這麼興高烈呢。」
    此時眾人紛紛前來迎迓,坐在堂內主席的上官鷹、凌戰天、韓清風等迎出門來,把
浪虛兩人和鐵青衣、碧天雁接進大堂裡,憐秀秀則被諸女拉了到她們的席位去趁熱鬧。
    虛夜月見到乃父,當然纏在他身旁。
    七夫人拉著韓柏衣袖,避到了一旁細語道:「鬼王在這裡住幾天後,會帶我潛居山
林,建他新的鬼王府,攔江一戰役,你可否返來陪人家,小雲希望孩子出世時,有你在
旁陪伴呢。」
    韓柏計算日子,知道怎也可趕得及,點頭答應了。
    七夫人甜甜一笑,欣然去和諸女打招呼。
    韓柏趕入大堂時,位於大堂最上方的主席坐滿了人,浪翻雲和虛若無自是居於上座,
依次是不捨夫婦、范良極、凌戰天、上官鷹、翟雨時、風行烈、戚長征、老傑、鄭光顏、
梁秋末、鐵青衣、碧天雁、荊城冷等人。附近十多圍均是聯軍中的領袖級人物。
    韓柏坐入正小鳥依人般纏著鬼王的虛夜月之旁時,上官鷹長身而起,舉杯道:「各
位前輩叔伯兄弟,這第一杯酒我們是為光復怒蛟島喝的。」
    全場轟然肅立,同向首席舉杯致賀。
    凌戰天揚聲道:「第二杯是為多謝各位雪中送炭的好朋友和雨時的奇謀妙計乾杯。」
    輪次添酒後,眾人一齊起哄,喝掉了第二杯酒。
    鬼王笑道:「浪兄!酒必三巡,這第三杯酒賀些什麼呢?」
    浪翻雲微笑舉杯道:「預祝燕王一統天下,萬民長享太平。」
    眾人紛紛叫好,一飲而盡。
    笑鬧一會後,眾人坐回原席內,開懷談笑,享用著不斷端上的佳餚。
    這時陳渲和蘭致遠趕來赴宴,兩人見到鬼王,都喜出望外,執禮甚恭。
    兩人給安排坐在荊城冷和韓柏之間。
    蘭致遠報喜道:「我起程前剛收到順天來的消息,燕王大敗李景隆,這魔頭倉皇逃
往德州,正待重整兵馬。」
    眾人大喜,追問其詳。
    只有鬼王臉無喜色,浪翻雲看在眼內,微笑道:「虛兄為何聞報不喜呢?」
    眾人均感愕然,望向鬼王,連翟雨時這智計過人的生諸葛亦惑然不解。
    鬼王歎道:「小棣勇略過人,又深懂用兵之道,若論謀術卻終及不上元璋,不過以
之得大下,仍是綽有餘裕,不過還應有畿年轉折。」
    范良極訝道:「燕王不是剛打了幾場大勝仗嗎?為何虛兄反覺得燕王差了一點兒呢?」
    不要說其它人,連浪翻雲這麼淡泊明達的人都給引起了好奇心,等待他的答案。
    鬼王淡然道:「各位不像虛某般對朝廷內外情勢瞭若指掌,所以才不明白中微妙之
處。允走得最錯的一著,應是以李景隆作主帥,此事可問陳渲,看他有何感想。」
    陳渲點頭道:「威武王說得對,李景隆一向與軍方全無關係,論資排輩,連隊尾都
不應有他沾邊的份兒。他負責削平其它各藩,此只屬小事一件,軍方將領都不覺得有什
麼大不了。但若以他作統帥北討燕王,可就無人肯心悅誠服了,反更使人深信他就是天
命教的邪佛鍾仲游的傳言,於他更是不利。說實在的,我之所以毅然投向燕王,這就是
主因之一。」
    蘭致遠道:「據京師來的傳言,恭夫人極可能就是單玉如和鍾仲游兩人生的女兒,
所以允才如此重用鍾仲游,自家人關係當然不同了。」
    眾人這才恍然。
    鬼王道:「我早知此事,假若單玉如健在,那天命教和鍾仲游及允母子間的權力關
系應可因她作緩衝,而能保持合作均衡,單玉如一死,這種平衡再不能繼續下去,產生
出究竟應是天命教為主呢?還是當皇帝的允作主的嚴重問題。白芳華等被迫引退,實基
因於此。」
    翟雨時恍然道:「聽虛老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所以允首要之務,就是把兵權交付
到李景隆手上,因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背叛自己的女兒和孫子。」
    不捨不解道:「可是燕王大敗李景隆又會引來什麼不妥呢?」他曾是鬼王的心腹大
將,說起話來自然直接坦白。
    這也正是眾人的疑問,眼光都集中到這一手助朱元璋打出天下,當今明朝碩果僅存
的元老身上。
    虛若無笑道:「魔教之人,最是自私自利,專講損人利已,絕不相信外人。所以當
日我知道允派耿炳文討伐燕王,立知天命教會扯他後腿,使他兵敗,好褫奪他兵權,使
南軍能盡入李景隆手內。」
    陳渲讚歎道:「威武王雖不在場,卻有如目睹。事後耿將軍曾向我大吐苦水,允雖
號稱給他三十萬兵,實際上只得十三萬人,強弱懸殊下,加上用兵又及不上燕王,那能
不被殺得抱頭鼠竄。但換了李景隆卻是另一回事了,短短個多月就給他調集了五十萬人,
若換了掌兵的仍是耿炳文,說不定吃敗仗的是燕王呢。」
    虛若無道:「這正是關鍵所在,若我是小棣,就設法把李景隆的大軍陷在北方,最
好是允仍不住增援,拖到隆冬時,南兵難抗風雪,不戰自潰,到地上積雪難行困住南軍
時,再以奇兵南下長江,由水路突襲京城。當允仍以為順天岌岌可危,怎知已是大禍臨
頭了。何況李景隆的久戰無功,更會動搖軍心,不用打已有很多人投誠過去。」
    眾人為之傾倒,並深服盛名之下無虛士,鬼王確是開創天下的雄材大略之輩。
    蘭致遠恭敬地道:「威武王何不往順天扶持燕王取天下呢?」
    虛若無和浪翻雲相視一笑,莞爾道:「這應是你們這些後生小子的事了。虛某現在
只想笑傲山林,幹一些想了大半輩子而未幹得的事。」
    翟雨時謙虛求教道:「虛老剛才說燕王的大業,尚有幾年波折,又是從何得見呢?」
    虛若無若無其事道:「問題仍在於李景隆身上,他憑著與允母子的關係,必竭力重
振旗鼓,與燕王再決雌雄。但要是他再敗一次,必會惹來群情洶湧,就算允母子也護他
不住,亦對他失了信心。那時再和燕王對敵的,就不是李景隆這不知兵法的行外人,而
是精擅帶軍打仗的將領了。」
    眾人對鬼王的真知灼見,無不佩服。
    韓柏忍不住道:「小婿明天便坐船去見燕王,岳丈大人有什麼說話要小婿轉給燕王
呢?」
    虛若無呵呵大笑,欣然道:「虛某費了這麼多舌,就是等待有人問這句話。告訴燕
王,時局不同了,這並非爭霸天下,只是皇室內鬨。若能攻破京師,天下便是他的了。
但若妄想攻城掠池,逐片上地去佔領,那他到死之日,亦休想能征服全國。莫忘了忌他
的人,一向都比服他的人多呢。」
    頓了頓又沉聲道:「這是我虛若無對他最後的忠告,以後再不管他明室的事了。」
    浪翻雲長笑而起,道:「虛兄有沒有興趣到浪某的茅廬坐坐。」
    虛若無欣然道:「當然有興趣!說句真話吧!虛某實不慣這麼熱鬧的場合。」
    眾人忙起立相送,接著整個大堂的人都站了起來。
    虛夜月試探道:「女兒可以跟去嗎?」
    虛若無愛憐地撫著她秀髮道:「來日方長,最怕你不肯陪著老爹,你就代表我在這
裡與各位叔伯兄弟喝……唔……喝杯茶好了。」
    盲罷與浪翻雲聯袂而去。
    聽完虛若無高瞻遠矚的一番話後,眾人都覺未來景像在眼前呈現出來,命運已藉著
虛若無之言,巧妙地安排好了燕王的前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