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8卷)
第九章 載美而回

    十八島湖區一戰,怒蛟幫再創造了奇跡般的勝利。
    齊泰率領的水師船隊,只有三十二艘逃回怒蛟島去,全都是機動性較高的中型鬥艦,
旗艦和其它十多艘樓船級火力強大的巨艦,均無一倖免慘被聲沉,齊泰和一眾保得性命
的將領還是靠跳往斗船逃生的。
    被俘獲的戰船有三十三艘.投降的明軍達二萬多人,其它戰船有被煙火聲沉的,有
因互撞而損毀下沉的,有被火波及,又有撞到礁石或衝上險灘擱淺的,形式千奇百怪,
難以盡述。
    由翟雨時作統帥的聯合船隊,追殺百里,同時對留駐在洞庭水域沒有參與此役的其
它水師艦船也展開無情的掃蕩,他們憑著精確的情報,在一個月內全面控制了洞庭湖和
由岳州通往黃州的整條長江水道,截斯了怒蛟島對外的所有交通。
    燕王聞得捷報歡欣若狂。
    此時邪佛鍾仲游化身的李景隆和解符已成功討伐了湘、齊、代、岷諸王。其中湘王
更是闔宮自焚而死。其它諸王則被廢為庶人。
    燕王本來處在非常不妙的形勢,至此扭轉過來,乘機或以武力,或以勸降收復了遠
近荊州、居庸關、通川、遭化、永平、密雲各地守將,再無後顧之憂。
    與身為雙修府大將的張信合作下,殺了奉允之命出掌都司事的謝貴。
    又從僧道衍之計,指黃子澄、齊泰等為奸賊,因「誅齊黃、清君側」為名,自號
「靖難軍」,公告天下要入京「保駕」,遙遙牽制著允,使他不敢對黃州等叛變了的府
縣用兵。
    以怒蛟幫為首的聯軍更是聲勢大盛,每天派出戰船。對被截斷了援助補給的怒蛟島
展開搔擾性的攻擊,以削弱對方的力量。打擊士氣。
    收復怒蛟島的大日子,日漸迫近,洞庭湖上戰雲密怖。
    允和逃回京師的楞嚴、白芳華等忙調集大軍,一方面於黃州府外市防,另一方面調
動了三十萬大軍,由老將耿炳文率領,準備先攻克燕王,才調轉頭來對付怒蛟幫聯軍。
    純以實力論,允方面此時仍佔著使勢。
    翟雨時改以岳州為總都,南下可迅入洞庭,北上可立武昌、黃州,兩方兼顧。
    荊城冷則憑著怒蛟聯軍驚人的戰果,又借鬼王聲望,成功遊說了鄰近州府的大臣將
領,使他們探取了觀望姿態,不再像從前般全力支持允。
    韓天德父子全面投進了這場爭霸天下的鬥爭裡,所屬龐大的商船隊,把物資糧食源
源不絕的供應武昌諸府和燕王的順天府,又收購各地火炮兵器弓矢,使靖難軍聲勢更是
如日中天,威不可擋。
    池翻雲自韓府一戰後,便退居不出,每天只是與憐秀秀飲酒作樂,過著寧靜安詳的
生活。
    當戚長征和風行烈兩人忙個不了,與翟雨時等南征北討時,韓柏這小子卻是大亨清
福,與嬌妻美婢住在武昌韓家位於城郊飛鳥渡旁一處風景使美的園林內的韓家別府,終
日遊山玩水,樂不思蜀。
    范良極則耐不住相思之苦,溜了去找雲清。
    這天風戚兩人坐著戰船,帶著嬌妻到飛鳥渡來找韓柏。
    韓柏和諸女大喜,欣然把客人迎回家裡,在廳內坐定時,韓柏銳目一掃,哈大笑道:
「無事不登我韓柏家,恭喜各位兄兄嫂嫂了,嘿:嫂子們還不乖乖的一起叫聲柏哥哥來
聽聽。」比姿仙、谷倩蓮、小玲瓏、寒碧翠.紅袖、宋媚、褚紅玉等無不赧然以對,雖
沒有人肯依言喚他作柏哥哥,但都可看出感激之情。
    戚長征捧腹笑道:「韓小子你也不愧稱得上是師傅,唉:真希望時間溜得快一點,
那我們便可看到各位美人兒全挺著大肚子的奇景了。」左詩嬌嗔道:「我們要想法子把
韓郎和長征隔了開來,不讓他們整天討我們口舌便宜。
    」正和宋媚與紅袖逗著小雯雯的谷倩蓮舉手道:「我有一個提議,就是把他們輪流
關起來,那就可耳根清淨了。」這個提議自是引來哄堂大笑。
    風行烈道:「有個天大的好消息,慧芷給安然救出京師,正在來此途中,我們今趟
由洞庭趕回來,亦是為了到來等地,她也應快到了。」韓柏等立時欣悅如狂,韓寧芷更
激動得跳了起來,不顧一切撲入韓柏懷裡,喜極而泣。
    正端茶出來的小菊把杯全掉到地上,高興得不知怎樣才好。
    待各人平靜了點時,戚長征道:「韓小兒,你也享受夠了,究竟隨不隨我們去收復
怒蛟島?」韓柏苦著臉道:「去便去吧:何用這麼聲大夾惡的。唉:我還以為兩位兄弟
會把嬌妻留下,好讓本浪子每天占占口舌便宜揩揩油水。現在好夢成空了!」眾女中斯
文溫婉若谷姿仙,害羞怕事若小玲瓏,均忍不住對這小子嬌嗔笑罵。
    鬧了一會後,風行烈有點擔心地道:「順天方面軍情告急,耿炳文率三十萬大軍北
上,與燕王的靖難軍隊隔岸對峙於滹沱河,燕王的兵力只有二十萬人.耿炳文又是明室
碩果僅存的名將,現在誰都不看好燕王。」坐在韓柏椅旁扶手處的虛夜月哂道:「你是
杞人憂天吧:爹說過燕王乃是天注定了要當皇帝的人,何用為他擔心呢?」韓柏也道:
「僧道衍就是另一個翟雨時,人多有什麼用,看看現正困在怒蛟島等死的齊泰和胡節便
知是什麼一回事了。」戚長征道:「擔心的只是他,不過怒蛟島上儲糧充足,武備擾良,
實力仍非常雄厚,到現在我們還奈何不了他們。」柔柔道:「為何不請出浪大俠,帶入
潛上島上殺他一個人仰馬翻,還怕收復不了怒蛟島?」寒碧眾失笑道:「我的柔大姐啊:
島上足有十萬人啊:而且現在誰都不敢驚動他老人家,怕影響了攔江之戰。」宋媚接著
道:「所以才要來抓你的韓郎去做苦工,唉:真的妒忌你們,整天玩樂嬉戲,我們卻要
天天擔心,盼他們安然歸來。」莊青霜嘟著小嘴道:「好景不再了,以後我們都要學你
們般擔驚受怕了。」比姿仙道:「不要這個樣子好嗎?兩時已有周詳計劃,保證可不費
吹灰之力便把怒蛟島收復過來哩!」此時手下來報,有戰船來了。
    眾人大喜,戚長征更是一馬當先,掠往碼頭去。
    三艘戰船品字形逆江而至,帶頭的一艘緩緩泊往碼頭。
    甲板上有人不住向他們揮手,眾人定睛一看。除了韓夫人和韓慧芷外,竟還有范良
極、雲清、薄昭如和荊城冷。
    戚長征那會怠慢,比挾起韓寧芷的韓柏更早一步飛掠到船上去。
    薄昭如含笑把早哭得梨花帶兩的韓慧芷送進愛郎懷裡。
    戚長征緊摟玉人,悲喜交集歎道:「所有噩夢和苦難都過去了由現在開始慧芷就是
我老戚的女人,誰也不許來傷害你。」范良極大笑道:「算你會做,芷妹現在是我的好
妹子了。」韓慧芷悲喜難分,只是不住抽泣。
    旁邊的韓夫人看得老淚縱橫,由雲清、薄昭如和剛登船的韓寧芷撫慰。
    韓柏振臂高呼道:「丈母娘和兩位戚夫人、范夫人、荊大哥請下船去。」船上的戰
士聞言一齊歡呼,聲震兩岸。
    那晚「韓」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眾人都心懷怒放,盡情吃喝玩鬧。
    三天之後,韓柏、風行烈、戚長征,范良極、荊城冷五人告別了依依不捨的諸女,
登上戰船.開始登上收復怒蛟島的征途。
    沿途所見,一切無異,人民生活安詳豐足,像絲毫不知道明室正陷於內戰之局。
    罷過了岳州府,尚未進入洞庭,捷報傳來,順天之戰甫一接觸,燕王已大敗耿炳文,
斬殺對方三萬餘人。
    允聞報.立即易師,改委鍾仲游這曹國公李景隆北上以代,還大事鋪排,餞之江滸。
    賜以斧鈸,俾專征伐。
    燕王勝此一仗,連帶怒蛟聯軍都受惠,不但士氣大振,各地軍將亦看好他們,無不
暗中支持協助。
    葉素冬、嚴無懼、直破天和帥念祖等則招兵買馬,以八派的弟子為班底,大量吸納
黑白兩道的人物,組織義軍,穩守黃州、武昌、岳州三府,使怒蛟聯軍無有後顧之擾。
    韓柏等先把左詩新近麼好的二十多罐清溪流泉,送往小怒蛟的浪翻雲,當晚由花朵
兒和岐伯下廚,弄了一席酒菜款待各人。
    小骯微隆的憐秀秀輕彈淺唱,各人無不傾倒迷醉,羨慕不已。
    荊城冷讚歎道:「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荊某聽得秀秀小姐於先皇大
壽演唱的那台戲絕後空前,總因未能耳聆目睹引以為憾,現在才能補償這缺失。」坐回
浪翻雲旁的憐秀秀欣然道謝。
    仍在神魂顯倒的韓柏歎道:「秀秀小姐這姓名改得真好,頗有自憐之意,不知是否
小姐自己起的名字呢?」憐秀秀與浪翻雲相視一笑後,親切溫婉地道:「秀秀一向最仰
慕就是紀惜惜,對她填詞譜曲的作品更是愛不釋手,所以名字也忍不住東施效顰,因
『惜』而得『憐』,再重複本名中的『秀』,就弄出了我這憐秀秀來哩!」范良極呼出
一團怪氣,拍案叫絕道:「惜惜秀秀,確是精絕倫。令人間俗世,亦生色不少。」浪翻
雲淡然一笑,舉杯道:「說得好:我們喝一杯!」各人舉杯痛飲,只有憐秀秀淺噲即止,
非常節制。
    浪翻雲微笑這:「齊泰兵力鼎盛之時,仍非雨時對手,現今勢窮力蹙,更是指日可
破,此間事了,行烈自是回域外收復無雙國,長征則須繼纘對抗允,范兄、荊兄和韓小
弟有何打算?」眾人均知浪翻雲一向不關心這類閒事。言出必有深意,思索半晌,范良
極道:「我慣了和韓柏這小子混。沒有了他恐怕日子難過得很,又捨不得離開諸位妹子,
惟有看看他要到那裡去,便在旁邊搭間屋子,和雲清相宿相棲算了。」韓柏大喜道:
「那真是好極了,我還怕你平時對我的惡評都是真的,一有機會便把我甩掉,嘿:那真
是好極了。哼:你以後最好對本浪子多點尊敬。」范良極兩眼一翻道:「你這小子真易
受騙,其實我對你沒有半點興趣,只是貪貴宅出產清溪流泉,住在附近時提貨容易一點。
哈:給點顏色便當大紅,笑死人了!」憐秀秀「噗哧」嬌笑,眾人亦忍俊不住。
    荊城冷伸個懶腰道:「范兄和小柏注定這一世要糾纏不清的了,至於小弟因師命在
身,一天燕王未登上皇位,亦難以抽身退享清福,收復怒蛟馬後,只好到順天看看有什
麼幫得上忙的地方了!」韓柏喜道:「我們可作伴同行,我也要到靜廳去看夢瑤,唉:
想起了她,今晚怎睡得著?」眾人差點為之噴酒,只有風行烈默然不語,顯有心事。
    浪翻雲看在眼裡,淡淡道:「相見爭如不見,提得起放得下,行烈明白我的意思嗎?」
    風行烈一震道:「行烈受教了,收復怒蛟後立赴順天,若一切順利,便往無雙國去,
攔江一戰的結果,只能靠人把捷訊傳來了。」出奇地憐秀秀聽到攔江一獸,不但沒有憂
戚之色,還欣然舉杯道:「我們為浪翻雲和龐斑喝一杯。」眾人大詫下舉盞相應。
    浪翻雲點頭道:「燕王之榮登寶座,離仍有一段波折,但照我看不出三、四年便成,
那時天下安靖,我估韓小弟、范兄和荊兄都會到於深山的新鬼王府定居,我想為秀秀預
留一所房子,也好有人作伴。三人大喜,韓柏叫道:「開心死月兒她們了!」戚長征歎
道:「那新鬼王府亦絕不應少了我這個居民吧。」憐秀秀喜孜孜地道:「鬼王能挑作建
府之處,必乃洞天福地,秀秀想想已心緒神住。」
    風行烈奇道:「秀秀小姐真乃天下奇女子,若換了別人,這刻……嘿……」再說不
下去,暗怪衝口失言。
    憐秀秀從容自若,深情地看了浪翻一眼後,微笑道:「人生彈指即過,對秀秀來說,
有了這段得翻雲恩寵的時刻,便已不負此生口,噯:何況人家還有了翻雲的骨肉,秀秀
怎還有別的妄想奢求呢?」韓柏一口喝掉花朵兒新斟的美酒,搖頭歎道:「秀秀小姐可
否快點把小翻雲生出來讓我們一開眼界哩!」大笑聲中,眾人舉杯互賀,談談笑笑,鬧
至夜深,才告辭而去。
    翌晨各人爬起床來,往探七夫人和易燕媚。
    七夫人生性孤僻,易燕媚慇勤款待各人時,她卻拉了韓柏到花園裡說心事,天真地
道:「你看長得多大了!」韓柏大著膽探手過去,摸著她隆起的肚子道:「小雲的大肚
子鼓得都比別人好看。」七夫人於撫雲瞪了他一眼,拉著他的手到一旁的石上坐下,看
著滿園盛開的花果,油然道:「到這刻小雲才能享受活著的樂趣,看:這裡多麼安詳美
麗,昨晚我夢到尊信,他陪著我在這園內漫步,想不到今天你就來了。」韓柏笑嘻嘻道:
「沒有夢到我嗎?」於撫雲歡喜地道:「怎會漏了你呢?不過夢到你時,你都是壞透了
的。」韓柏心中一熱,想摟著她親個嘴兒,偏又不敢。
    於撫雲把他的手拉了過來,按在肚子上。柔情似水地道:「鬼王昨天有信來,囑小
雲待兒子滿月後,便去與他會合,你還會不會來看人家呢?」韓柏喜道:「我還怕你不
准我去見你呢,嘿:說不定我也會和鬼王同住,你知我這人哩:最怕打打殺殺,有岳父
照應著,便不用怕人來惹我了。」於撫雲失笑道:「除了龐斑等有限幾個人外。誰會不
自量力來惹你,遲些連皇帝都要和你稱兄道弟。唉:你這麼的一個人。」伸手過來溫柔
地撫著他臉頰道:「來:讓小雲賞你一個嘴兒,此去怒蛟島,凡事小心,否則小雲再也
不能有這種美好的心境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