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8卷)
第八章 洞庭之戰

    三十八艘大小艦船,由武昌逆流直赴岳州府,在到達嘉魚東北方氣勢磅磅的赤壁山
前,已經過了漢陽、金日、東江、新灘等十多個沿江大鎮。
    由此西南行,長江途經嘉魚,石頭口鎮、洪湖鏌、廳欄磯,臨湘、白螺磯、道人磯、
城陵磯、巴陵,而至岳州府,才瀉入碧波萬頃的洞庭湖內。
    長江的主流由西而來,在洞庭湖北方流過,於道人磯和城陵磯這兩個岳州西北的大
鎮處.接連著通往洞庭的主水道。故岳州府實緊扼著長江往洞庭的咽喉,今趟怒蛟幫勇
奪岳州府,實是致勝的關鍵,齊泰亦勢不能坐視不理。
    洞庭不但是中國第一大湖,更是江南各省諸水聚處,物資欲要輸往京師,大部份均
要途絕洞庭,再纏岳州府進入長江,又或取道華容河這條費時較多的水道,故洞庭實乃
水道交通的心臟樞紐,接通東西南北水運,為兵家必爭之地。
    虛夜月等正在欣賞著赤壁山氣勢迫人的風光,讚歎不已時,韓柏和風行烈溜出議事
的主艙,前來陪伴諸女。
    雖是逆流而行,卻是順風,故船行甚速,沿途不時遇上打著怒蛟幫或武昌府旗號的
戰船,透著一種戰雲密佈的氣氛。
    風行烈到了谷姿仙旁,噓寒問暖,關懷備至。虛夜月、莊青霜、寒碧翠、韓寧芷等
無不露出艷羨之色。
    韓柏坐到船尾寒碧翠和韓寧芷之間,伸了個懶腰道:「嘻:寒大掌門。臨淵羨魚,
不若退而結網,要不要我找老戚來,和你聯手泡製幸福的未來。」諸女無不俏臉飛紅,
一陣嬌嗔。
    風行烈那邊的谷倩蓮笑罵道:「你這小子半點羞恥都欠奉,翠姊不要饒他。」韓柏
賴皮地道:「寒大掌門能拿我怎樣哩!」寒碧翠氣得不理他,旋又笑了出來。
    韓寧芷以她天真的語調認真地道:「大伯說過,凡修習先天上乘武功的人因為練精
化氣的關係,都不易生孩子,仙姊你真是幸運哩!」眾女頓時靜默下來。
    「那怎辦才好!」這句話本是除谷姿仙外眾女的心聲,到發覺說此話的竟是盼作女
聲的韓柏無不又羞又氣,差點要聯手揍韓柏一頓。
    風行烈搖頭歎道:「唉!這麼的一個柏小子,老范不在,你便肆無忌憚了。」看著
正擔心得嘟長了嘴巴的虛夜月,韓柏笑道:「韓五小姐此言雖是有理,卻不知道修習上
乘武功者亦有高下之別。若是真正高手,精氣收發由心,否則怎會有我的好月兒、好霜
兒、寒大掌門等鑽了出來,我也不能令七……嘿:沒有什麼:總之我乃生孩子的第一流
高手,要誰生孩子便誰要生孩。不信過十天八天時間再問霜兒月兒五小姐她們,看看我
有沒有吹大氣,大掌門和小蓮最緊要巴結我,請我向尊夫傳授心得,否則莫怪我藏私。」
聽著他狗口長不出象牙的說話,諸女更是臉紅耳赤,但又芳心大喜,更因知他身具魔種,
又精通雙修大法,非是吹牛。
    虛夜月紅著臉道:「小蓮那用巴結你,人家的夫君不行嗎?」莊青霜赧然責道:
「月兒啊:你真是近朱者赤,說得這麼難聽。」比情蓮跺足道:「翠姊快去向老戚投訴,
死韓柏在調戲你。」韓柏哂道:「小蓮若信了月兒的話不來討好我就糟透了,行烈之所
以這麼行,就因他和公主均精通雙修大法,深悉精氣送取之道,換了小蓮,便要靠我這
生孩子專家為行烈指點教路了。」眾女雖大窘,但均信他言之成理,一時間竟無人敢與
他抬。但當然亦沒有人向他請教高明。
    韓柏更是得意洋洋,同身旁的寒碧翠道:「大掌門:叫聲柏哥哥來聽聽。」寒碧翠
見牙尖嘴利的谷情蓮亦不敢冒得罪他之險,正感手足無措時,戚長征走了出來大笑道:
「掌門賢妻,為了我們的孩子,快叫柏哥哥吧!」寒碧翠終於我到可出氣的對象,跺足
腰嗔道:「你快給我滾!」戚長征來到寒碧翠旁,便擠入她的椅子去,又抓著韓柏的肩
頭,惡兮兮道:.「快把你的生孩子妖術,公告天下:那我就不追究你調戲我賢妻的大
罪。
    」風行烈失聲道:「原來你這小子躲在一旁偷聽!」韓柏裝作驚惶道:「有事慢慢
說。但因其中牽涉到很多細節,包括姿勢運氣呼吸吐納力道深淺時間合作……」他尚未
說完,早給風戚兩人的哄然狂笑打斷,眾女更是羞得想打個地洞鑽進去,避了這些不堪
入耳的粗話。
    戚長征連淚水都嗆了出來,捧腹道:「這小子真有趣,你最好再組織一下後,詳細
列出一個表來,讓我貼在床頭,否則恐怕會忘記了。」今次連眾女都笑彎了腰,嬌嗔不
依,充滿歡鬧的氣氛。
    鬧了一會後,韓柏站了起來,故作肅容道:「行烈長征,我們不若找個地方,開一
個生孩子大會,唉:天下間還有什麼情景,比我們諸位嬌妻全都腹大便便更動人哩!」
兩天後,艦隊和留守岳州的戰船匯合,增至七十艘,開往洞庭,趁著黑夜,朝小怒蛟駛
去。
    途中接到消息,齊泰盡起水師,大小三百艘戥船,往岳州府開去。
    翟雨時好整以暇,一點不為這消息所動,堅持原定策略。
    丙然到了次日清晨,再收到消息,齊泰改變航線,改朝小怒蛟駛來。
    眾人至此對翟雨時料敵如神的智能,無不歎服。
    當晚船隊在小怒蛟西南的島嶼群間與上官鷹的二十二艘戰船會師,借島嶼險灘藏身,
等候齊泰的水師踏進陷阱內。
    這十多個大小島嶼,乃通往小怒蛟最方便快捷的水道。若由華容河經雷公峽而來,
則至少要多用上半個月的時間,齊泰怎負擔得起這時間上的錯失。
    韓柏等登上最大的燕居島,只見沿岸密林處均藏著火炮,嚴陣以待。
    來到最高的燕翔崖時,眼界擴闊,洞庭湖無邊無際地往西南方延展開去,薄霧裡,
天上隱見星光,覆罩著湯漾著微光的湖面。
    上官鷹笑道:「今趟全仗月兒的爹了,不但便我們多了四尊射程無煙能及的神武巨
炮,還帶來了一批三十多發的水中雷,包可令齊泰吃不完兜著走。」同韓柏和莊青霜聽
到水中雷,想起當晚給妒忌的虛夜月炸沉了小艇,不約而同一起朝她望去。
    虛夜月先不屑地嘟起小嘴,故以惹人生氣的語調道:「看什麼哩?有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炸掉了一對賊男女的艇兒吧!」旋又掩嘴失笑,歉意地向莊青霜施了一禮。
    眾人摸不著頭腦時,范良極嘿然道:「小柏兒你只要有辦法躲到齊泰船上找野女人
鬼混,保證月兒會炸掉了齊泰的旗艦。」在虛夜月不依聲中,眾人這才有點明白。
    凌戰天道:「若依齊泰組隊的速度,三更時份應可抵達此處,不過也們定會四天亮
看清楚環境後,才會進入這洞庭十八島的區域。我們不若到營帳內稍息吧!」言罷領著
眾人下山去了。
    鎊人均既緊張又興奮,那能睡得著,聚在帳外閒聊。
    上官鷹、翟雨時、戚長征等這些怒蛟幫的領袖,與邪異門的各大護法、塢主和山城
的老傑、趙翼等人,均各自回到指定的戰鬥崗位,準備應付即臨的大戰。
    比姿仙道:「不知大哥回來了沒有,他不是住在這裡其中一個島上的嗎?」風行烈
道:「本是如此,但小怒蛟總要有他坐鎮,所以他到那裡去了。」寒碧翠歎道:「若不
是真的見過大哥出手,絕不會相信覆雨劍這麼厲害。」正在吞雲吐霧的范良極,翹著二
郎腿坐在一方大石上搖晃著道:「戚小子叫他大叔,大掌門卻稱老浪作大哥,這輩份該
怎麼算?」寒碧翠咦道:「好吧:以後我叫浪大俠作大叔,稱呼你老人家作范伯好了。」
范良極慘被擊中要害。陪笑道:「翠妹何須這麼認真,還是像叫柏哥哥般叫我做范哥兒
好了。」寒碧翠大嗔道:「誰叫過柏哥哥哩!」登時惹來哄堂大笑。
    比倩蓮苦忍著笑道:「剛叫過了!」寒碧翠始知中計,但已錯恨難返。
    韓柏挨著韓寧芷的香肩,涎著臉向這位女掌門笑道:「這句叫得並不冤枉,大掌門
有了嗎?」寒碧翠更無還擊之力,但卻是喜盈眉梢,赧然垂首。
    眾人都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了。
    鬧玩了一會,韓寧芷首先在韓柏懷裡睡著了,由韓拍和小菊把她送入帳內。此時有
船自小怒蛟駛至,由范豹送來了小玲瓏、紅袖、褚紅玉、夷姬、翠碧諸女,原來她們都
抵受不住相思之苦,纏得浪翻雲沒有法子,惟有著范豹把她們運到這島上來。
    這時他們更不用睡了,正嬉玩時,消息傳來,齊泰水師的先頭都隊五十多艘戰船已
出現在視野之內,還船速不減,滿帆駛來。
    翟雨時作出判斷,估量敵人是要趁黑進入十八島的湖區.以保證水道的安全,連忙
下令所有戰船駛往更遠的另一小島隱藏,同時拆掉島上所有舊帳,人員則躲入密林裡。
    他早料到敵人或有此一著,更知道在黑夜時份。敵人不敢冒險登岸,故不虞會被悉
破島上的佈置。
    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韓柏等躲進了居高臨下一個人工開鑿的大山洞裡,外面是偽裝的假樹和籐棘一類的
攀延植物。
    洞口處鋪上的花崗石,造成了一個堅固的台基,上面赫然放著鬼王親制的其中一門
神武巨炮,炮口對準其中最寬敞的一條水道,若有船在中間航行,一般的火炮根本打不
到那麼遠。
    但假若在兩邊的島嶼各置一門神武大炮,那整條水道都在射程之內了。
    韓寧芷大覺好玩,到韓柏耳旁道:「這些大炮真可怕,比我還要高哩!」夷姬和翠
碧都緊張起來,瑟縮在韓柏身後,看著怒蛟馬十多名炮手忙碌地調較炮口的方向和搬運
火藥。
    敵緩緩駛至,進入了十八島的水域.分散開來,搜索怒蛟幫戰船的影子,同時對諸
島作出觀察。
    炮手們停止了工作,人人屏息靜氣,惟恐發出任何聲音,致壞了大計。
    巡察了近一個時辰後,敵離顯然發覺不到任何疑點,十艘穿島而過,在十八島的內
圍佈防,其它則停泊在馬與島間的戰略位置裡,等候齊泰的來臨。
    韓柏煞有介事道:「敵人中計了!」谷倩蓮道:「齊泰真陰險,竟想趁天明前進攻
小怒蛟。」范良極低聲道:「不過我們比他更陰險,裝了個死亡陷阱來陷害他。」韓寧
芷、小菊,夷姬、紅袖、翠碧、宋媚等都緊張得不住呼大氣在洞穴裡份外刺耳。
    風行烈低呼道:「來了!」只見愈趨濃密的大霧中,遠處出現了點點燈火,逐漸迫
近。
    守在十八島湖區的敵艦亦於此時亮起了燈火,好指示己方戰船水道的位置。
    韓柏感到身旁的韓寧芷在發著抖,忙探手過去把她摟緊。
    虛夜月伏在他背上,摟著他的腰,興奮地道:「刺激死人了!」韓柏另一手伸出把
身後的翠碧接到身旁來,問道:「害怕嗎?」翠碧還是首次與韓柏這麼親熱,又羞又喜
地微一點頭。
    事實上包括韓柏在內.人人均心情緊張。此戰關乎到長江、洞庭和武昌、岳川、黃
川三府的控制權,怒蛟幫更是許勝不許敗,否則一切都完蛋了。
    霧愈來愈濃。
    韓柏對水戰一竅不通,向風行烈請教道:「大廳對我們有利還是有害呢?」風行烈
出身水道起家的邪異門,當然知道答案,沉聲道:「當然是有利無害,一來他們不熟悉
形勢,二來這裡處處險灘礁石,發生事時,船隻互相碰撞,又不能熄掉燈火,在那種情
況下想想都知道有怎麼樣的後果了。」回頭望來,見到韓拍和眾女抱作一團,啞然失笑
道:「小柏你真是艷福齊天。」虛夜月反相稽道:「小玲瓏和小蓮姐不是也讓你享盡艷
福嗎?」還向他扮了個可愛的小表臉。
    風行烈看著左右把他手臂挽個結實的小玲瓏和谷倩蓮,點頭道:「我緊張得差點忘
了。
    」鎊人想笑,但又不敢笑出聲來,忍得非常辛苦。
    此時五艘開路的鬥艦緩緩駛入正給炮口對正的水道去。
    比姿仙沙啞著聲音道:「翟雨時真厲害,巧妙地製造出種種形勢,迫得齊泰踏進陷
阱來,還沾沾自喜,以為可立下不世功業。」說話間,般艦五艘一組地馳了十多組進水
域內,聲勢浩大。
    由於這十八島水域分佈在這湖區方圓達二十多里的距離,帶頭的戟船還未越過湖區
的中途線。
    齊泰今趟確是傾巢而來,若以平均每艘船二百人計,總兵力達至六萬人之眾,加上
船上的火煙和彈石機一顯的攻堅武器,實有著摧毀怒蛟幫的力量。
    范良極忽然失聲道:「不好!」眾人往下望去,只見餘下的百多艘戰船,在最外圍
的小島外停了下來,分佈成三組。
    風行烈微笑道:「齊泰只是小心吧:換了任何人,都絕不會蠢得全師駛進這等險地,
必是分批通過,使敵人最多只能攻擊其中的一組。」范良極咬牙切齒道:「那就更不妙,
我們怎知那一組船有齊泰在,你們看每組均有數艘樓船級巨艦,又沒有特別升起帥旗,
唉:這回有得翟雨時頭痛了。」今趟連谷姿仙都對翟雨時夫了信心。
    此時第一組六十多條船已安全到了十八島水域之外,其餘兩組竟同時航駛過來。
    虛夜月輕呼道:「齊泰沉不住氣了,他定是怕天亮了。」韓柏精神大振道:「若齊
泰在這近百條舶的其中一艘就好了,我真對他看不順眼。」
    八十多艘戰船,轉瞬全都駛進湖島區內,當領頭的兩艘經過大約在中心虛的小島之
旁時,最後一組亦開始駛過來。
    眾人喜出望外,均覺虛夜月聰明過人,言之成理,現在離天亮不到兩個時辰,若齊
泰不趕時間,那就不及在日出前到達小怒蛟了。
    唯一的缺陷就是摸不清那一艘是齊泰的帥艦。
    擒賊先擒王。
    若能打一開始先聲沉對方的旗離,對敵人的軍心和指揮便可做成無可彌補的打擊。
    「砰!」在眾人瞪目結舌中,敵方一艘巨處沖天升起了一枝煙花訊號箭,在天上爆
出一蓬血紅的芒花,再雨點般下來,在濃霾籠罩的黑夜裡,既驚心奪目,又是詭異非常。
    號角聲起。
    洞口的十多名怒蛟幫炮手,連忙點燃火引。
    「轟!」的一聲,炮彈在夜空裡劃出一道使人目眩神迷似流星急墮般的火線,往最
外圍的敵艦投去。
    眾島亦同時火光閃現,炮聲隆隆,炮彈雨點般往困在諸島間的敵艦投去。
    在中間的敵艦前後進退之路。
    爆炸聲不絕於耳。
    首尾各有十多艘敵船中彈起火焚燒。照得敵船更是無所遁形。
    虛夜月等全掩著耳朵。
    比倩蓮跳了起來,大叫道:「快!齊泰的賊船,原來佈置了臥底,這著真厲害。」
    敵艦亂成一團,亂闖突圍,一些撞上了礁石險灘,一些則互相撞作一堆。
    火箭和由投石機發出的巨石,雨點般由各島往靠近岸邊的戰船擊去。
    「轟隆!隆!」馳過了島湖區的數十艘戰船亦有多艘離奇起火爆炸,看來是中了由
水底發射的水中雷了。
    戰事初起就被擊中的戰船。已開始沉進湖水裡。敵人紛紛跳水逃生。
    炮聲不絕於耳.火力開始集中到齊泰的旗艦和護航的十多艘船艦處。
    翟雨時特別由岳州府和黃州府運來俘獲的四十多門大炮,加上四首神武大炮和本身
的十多台火炮,於此發揮出駭人的威力。
    怒蛟幫、邪異門和山城的聯合艦隊,紛紛駛了出來,圍殲通過了湖島區的敵人。
    炮聲震天。火刮空裡,敵艦紛紛中彈,潰不成軍。
    韓柏興奮得大叫大嚷,待見到風行烈默然無語時,奇道:「行列你幹什麼哩:我們
打勝仗了。」風行烈來到他旁,搭著他肩頭歎道:「這些人大多是無辜的,只是給天命
教害了吧!」
    韓柏愕然半晌,頹然點頭道:「你說得對.但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誰也沒有法
子了。」
    眾女均沉默下來,思索著兩人的對話。
    困局內的敵船起火沉沒過半,其它戰船紛紛搶灘登岸。
    風行烈接上了丈二紅槍,大笑道:「我是有點婦人之仁了,正如雨時所說的,戰爭
絕對沒有任何人情可講,我們去吧!」韓柏拔出鷹刀,回頭向各女道:「打仗不同一般
江湖比武,應是我們男兒家的事,各位賢妻……嘿:我是同時代表行烈和長征說話,請
留守這裡,等候我們凱旋而回的光輝時刻。」虛夜月乖乖點頭道:「月兒那晚在武昌殺
人都殺怕了,諸位夫君早去早回,嘿:我也是代表所有賢妻說話。」在眾女目送下,兩
人消失在洞口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