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8卷)
第六章 韓府之戰

    浪翻雲和范良極兩人不分先後達一座華宅的屋背上,遷望著燈火通明的韓府那房舍
連綿的院落,相視一笑,充滿著真摯相得的深厚交情。
    表面看去,韓宅浪靜風平,並沒有因曾起火而有絲毫不安跡象。
    不捨夫婦、荊城冷、梁秋末、楊展、韓柏、戚長征、風行熱和諸位女將先後來到他
們之旁,陣容龐大非常。
    有浪翻雲在,各人一點不覺得對方可對他們構成任何威脅。
    浪聲雲凝目深注著目標,便像獵人看著棋物般,雙目閃閃生輝,但又帶著一種閒適
放逸的味兒.說不盡的瀟風流。
    鎊人中大部分人都從未親眼見過覆雨劍施威的美景,不由心情興奮起能與天下無雙
的第一劍手並肩作戟,確是無可比接的天大光和榮耀。
    虛夜月擠到浪翻雲和范良極間,挽著兩人手臂,興奮得聲音都嘶啞起來,嬌癡道:
「浪叔叔啊:怎樣進攻他們呢?」眾人均為之啞然失笑。
    浪翻雲愛憐地看了這天之嬌女一眼,淡淡道:「秋末:佈置好了沒有?」梁秋末精
神奕奕應道:「所有人手,均埋伏在計劃中的據點,布下天羅地網。無論敵人由那個方
向來,我們均有能力對付。」眾人這時知道浪翻雲看似隨意,其實謀定後勁,早有對策。
    這天下間唯一能成為龐斑相捋敵手的不世劍道大家油然道:「秋末和小展負責圍敵
攔敵之責,若逃出來的是敵方的厲害人物,不須逞強硬拚,只須阻他一阻,我們自會追
出來取敵之命。」待梁秋末和楊展兩人答應後,續道:「我和行烈負責作開路先鋒。范
兄、韓柏居左;長征、小表王居右;不捨兄賢伉儷殿後,諸位小侄女居中,看情況應援
各方戰纏,無論任何情況,均不可離陣獨自作戰。」眾人欣然應諾。
    浪翻雲仰天一笑,抽回被虛夜月緊挽著的手臂,輕擁了她不盈一握的小變腰後,才
放開她飄往街心,邁開步子,悠然自得地往韓宅的方向走去。
    眾人忙隨在他身後。
    浪翻雲回頭向不捨夫婦笑道:「貴兄嫂很快可抱孫子了.行烈至緊要小心愛護兩位
嬌妻。」風行烈虎聲一震,呆瞪著谷姿仙和谷倩蓮兩女,她們早羞得垂下頭去。
    虛夜月探手摸往谷倩蓮的小骯,興奮道:「有了嗎?」比倩蓮大窘道:「不是我!」
不捨歎道:「浪兄連這種眼光都要比我們厲害。」眾人無不失笑。
    比凝清不悅道:「玉兒竟敢瞞著娘親嗎?」比姿仙羞得無地自容。不依地瞪了浪翻
雲一眼。以蚊蚋般的聲音抗議道:「娘啊:人家這幾天還在懷疑哩!」風行烈心中感激,
知道浪翻雲提點他,忙低聲向嬌妻作出丈夫的叮嚀。
    荊城冷笑道:「老戚和小柏要努力了!」韓柏應道:「待會打完勝仗後.小弟立即
努力!」范良極歎道:「唉!這小淫棍!」莊虛兩女又羞又喜時,眾人早笑彎了腰。
    輕輕鬆鬆的談笑中,眾人來到韓府大宅的正門外。
    宅內聲息全無,似是一點不知道他們的來臨。
    浪翻雲微微一笑道:「白教主別來無恙,浪翻雲特來拜會!」也不覺他如何提氣揚
聲,說話悠悠地傳進高牆內的華宅院落裡去。
    白芳華嬌甜的聲音傳出來道:「浪大俠與諸位賢達大駕光臨,頓使蓬壁生輝,請進
來喝杯熱茶好嗎?」話聲才歇.兩扇大門緩緩張了開來。
    浪翻雲兩手背後,閒適地沒有絲毫防備似的步入門內,風行烈略遲半步,傍在他旁,
其他人則依浪翻雲早先指示,結成陣形,隨後而入。
    巨宅內台階上下站滿了人,分作三重。
    最前方的是白芳華、嫵媚迷情兩大天命教護法,「戰神」曲仙州、「滑不留手」郎
永清,「劍魔」石中天。「七節軟槍」公良術、「勾魂妖娘」甘玉意、楞嚴,「無影腳」
夫搖晉,雲南劇盜駱朝貴這批最厲害的高手。
    排在他們之後的是近百名被招覆回來的黑白兩道好手。
    最後方則是一色黑色勁服的廠衛,由兩側延伸開來,直排至寬大的廣場兩側,人數
達五、六百人之眾,密密麻麻的,像個鐵鉗般緊緊威逼著步到場心的敵人。
    大門在後方關上時,布在屋頂和牆頭另數百名廠衛同時現身,手上均恃著弓弩等遠
攻武器,如臨大敵。
    在人數上,浪翻雲等實在大大吃虧。
    看到對方人人兵器出鞘,嚴陣以待的樣子,浪翻雲啞然失笑道:「白教主這杯熱茶
真難喝,看來浪某不出劍,怕也沾不到茶杯的邊緣了。」白芳華美目找上了韓柏,神情
一點,輕歎道:「若非時也命也,誰想與浪翻雲為敵呢?
    」韓柏聽在耳裡,卻是另一翻滋味。這話像是對他傾訴那般,旋又提醒自己,再不
可受她媚惑。
    苗疆第一高手「戰神」曲仙州冷冷道:「浪兄難道以為到這裡是遊山玩水嗎?」言
罷得意地笑了起來。
    豈知己方各人全無附和的笑聲,對著這不可一世,除龐斑外無人能匹敵的高手。他
們雖是人多勢眾,但卻無人不手心暗冒冷汗。
    范良極怪笑道:「曲兄不是很想會會浪翻雲和韓柏嗎?要你出戰浪翻雲,曲兄自然
無此膽量,不若找韓柏玩玩,試試老赤以妙法栽培出來的徒弟。順便看看是你的「七流
星」厲害,還是他拿起枯枝也可當劍使的手法厲害好嗎?」這番話陰損之極,縱是曲仙
洲早有定計,亦很難落台,雙目殺氣大盛時,楞嚴已搶著說話道:「今趟非是一般江湖
鬥,而是奉皇命討伐反賊,范良極你休要作無謂言詞了。」
    韓柏搜索的目光在楞嚴身後找到了那美女高手邢媛,訝然傳音過去道:「天啊:你
怎還未走,我怎捨得對你下手啊!」邢媛眼中掠過茫然之色,垂首不語。
    白芳華聲音轉冷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便是如此簡單,諸位請勿怨責,
要怪便怪老天爺加諸我們身上的命運吧!」戚長征猛地拔出天兵實力,厲喝道:「好:
宋玉何在?」站在白芳華身後一個面如冠玉,文質彬彬的英俊文士移前少許,哈哈笑道:
「戚兄當是不忿在下盜了你小情人的紅丸,有本事便來取在下性命吧!」又嘿嘿冷笑,
充滿揶諭的味道。
    戚長征反平靜下來,冷冷看著他道:「那就走著瞧吧!」宋玉忽地一陣心寒,聽出
戚長征語氣裡那堅定不移的信心。
    「七節軟槍」公良術一抖由鐵圈運起,兩頭均若槍尖,遠近俱宜的七節銅槍,大喝
道:「何來廢話,讓我看看老子出道時尚是乳臭未乾的浪翻雲,究竟厲害至什麼程度?」
    與他齊名的徐娘高手甘玉意發出一陣嬌笑,抖腕一振,左右手兩把尖刺,發出「嗡
嗡」
    兩聲勁響,顯示出深厚絕倫的功力,和應道:「正主兒不出,小丑便登上了大梁,
龐斑也不知給什麼蒙了眼,竟以你為對手。出劍吧!」浪翻雲啞然失笑,柔聲道:「這
有何難?」
    話猶未已,名懾天下的覆雨劍已似魔術變幻般到了手上,化作漫天劍雨。
    沒有人可以形容那使人目眩神迷的美景。
    寬廣的宅前空地,忽然間填滿了動人心魄的光雨,本是奉命一動手便居高臨下發射
火器弩箭的廠衛,受光兩所惑,竟射不出半枝箭來。
    白芳華知道血戰已臨,左手一揚,一道白芒沖天而起,到了十多丈的高空,先爆出
一朵灼白的煙花,然後再上伸長四五丈。爆出另一圓金黃的火球,光點傘子般下來。
    今趟他們到武昌來.實有著無比周詳的計刮。
    表面看來,除了大群被禮聘前來的高手和近千廠衛外,就只有在鄰府由盛庸率領的
二萬精銳驕兵師。
    事實上,來到武昌的除廠衛外尚有由新近當上禁街統領,取葉素冬之位而代之的長
白派高手謝峰和一萬禁衛軍,他們通過精密的安排,在過去個多月內以種種身份潛入武
昌,住進離韓府不遠的數十間大宅內,因有著長春會的掩護,此事連楊展亦查不出來。
白芳華發出煙花訊號,一方面是通知這批伏兵現身圍剿敵人,另一方面亦是傳訊予守望
在城外高地的哨兵知道,以連鎖傳訊的方式,借煙花像烽火台般迅快地通知遠在黃州府
的盛庸,著他率領大軍前來武昌,解除武昌府督蘭致遠的軍權,整個計策可說無懈可擊。
    但她千算萬算,仍低估了翟雨時的智能。
    韓柏等動身不久,翟雨時便收到楊展有關武昌的情報,推斷出來者不善,知道對方
是有備而來,準備迫怒蛟君現身打一場決定性的硬仗,於是立即請出浪翻雲和雙修夫人,
好配合不捨等對付敵方的強手。
    他又組了一枝由怒蛟幫、鬼王府.山城、邪異門精銳合成的聯軍,人數達七千之眾,
由梁秋未作統帥,配合老傑、霍欲捩等鬼王府四小表,邪異門四大護法,趕往武昌助陣。
    同一時間,怒蛟戟船則全體出動,偷襲與盛庸互為聲援,駐於緊扼洞庭進入長江水
口的岳州府水師離隊,好牽制敵人。
    雙方均是各出奇謀,至於誰滕誰負,也到了快將揭曉的時刻了。
    楞嚴狂喝道:「放箭!」連他自己也知因受浪精雲劍兩所懾,下遲了命令。只見眼
前劍雨爆了開來,凜冽迫人的先天劍氣,暴雨般朝他們這為首的十多人欺打過來。
    韓柏等目睹驚心動魄的覆雨劍法,精神大振,倏地擴大戰陣,由兩旁殺奔開去,迎
上兩翼的厭衛。
    護後的不捨夫婦相視一笑,擔手飄起,剎那間已降在廳頭處,狂風掃落葉般趕殺高
牆上的狙擊手。
    伏在主宅屋頂上的廠衛因下邊已呈混戰。敵我難分,痛失了作遠程攻擊的良機,一
時殺聲震耳,天地色變。
    白芳華拔出銀簪,嬌呼道:「上!」他們原先的計到,本是由白芳華、公良術、甘
玉意三人死拼浪種雲,再仗著人多的使勢,由石中天、曲仙洲、郎永清三人合成實力強
橫的一組,擇敵而噬,以雷霆萬鈞之勢,逐一擊殺對方的強手;楞嚴、嫵媚、迷情、夫
搖晉和駱朝貴則配合他三人,使其它人不能互相應援,而以他們人數之眾,確有能力達
到這個目標。
    那知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浪翻雲厲害至如斯地步,一出手便掌握了全場主動,患著
天下無雙的覆雨劍,獨力阻截著對方領頭這十多個人,教他們空有周詳戰略,卻無法展
開。
    此刻各人都覆雨劍臨身,惟有奮力抵擋,雖聽得己方好手慘叫連天,亦只有先自竭
力應付眼前危難。
    列在他們後方的數百江湖好手和廠衛們,一時被這批領袖擋在前方,根本無從插手,
戰場之內,無論如何人多勢眾,與敵人正面交鋒的始終只是有限數目,除非在曠闊的平
原之地,否則反成累贅,白芳華一方正陷進這種煩惱裡。
    鮑良術、甘玉意這封形影不離數十年的男女魔頭,一向心高氣傲,初時並不把浪翻
雲這後起之輩放在眼裡,那知覆兩劍一出,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可怕劍法,無可匹敵的氣
勢.立時令他們盡收狂妄之心,前者的七節軟槍。後者的雙刺,挽起了重重電芒,帶頭
往消失在劍兩內的浪翻雲反攻過去。
    此時曲仙州手上一對流星、白芳華的銀簪、迷情嫵媚兩妖女的軟劍、楞嚴的一雙奪
神刺,郎永清的長矛,夫搖晉裝了尖刀的藏靴、駱朝貴的巨斧、石中天的魔劍,亦全力
往劍雨迎去。各人心中都抱著同一念頭,就是任你浪翻雲如何厲害,總只是一個人,又
非神仙,怎可應付這麼多高手的聯手強攻,解決了你之後,其它人再不足虛了。
    只有楞嚴留起了三分功力,不敢放盡。當日與單玉如和水月大宗聯聲浪翻雲的情景,
仍歷歷劫在眼前,也只有他才明白覆雨劍在浪翻雲手上那鬼神莫測之機,是何等厲害可
怕。
    本應與浪翻雲並肩作先鋒的風行烈,扛著丈二紅槍,看著蓋天鋪地往敵人的劍雨狂
飆.一時目瞪口呆,根本不知如何插手,到浪翻雲的傳音在他耳內響起「照顧姿仙!」
四字真言時,才如夢初醒,丈二紅槍彈上天空,化作萬千槍影.隨著腳步急移,掃往正
向他們核心攻來的敵人。
    「叮叮叮!」一連串清響,覆雨劍難分先後地或點或劈,或刺或掃,毫無道滿地擊
中了向他攻來的十多種不同武器。
    被覆雨劍擊中者,不論強若白芳華、公良術、甘玉意、曲仙州,或是較弱者如嫵媚、
迷情,更又或夫搖晉、駱朝貴,均無不軀體猛震,所有後著都展不開來,便被迫得往後
跌追。
    只有劍魔石中天這敗軍之將被覆兩劍巧妙一拖,不退反進,移前兩步。
    劍雨由大收小,化成一團劍芒,把變成孤軍抗戰的石中天捲罩其內。
    浪翻雲天神般不可一世的威猛形象.再次出現敵人眼下,冷喝道:「愚頑之輩,浪
某上趟手下留情也不知道。」石中天正盡施救命絕技。堪堪抵擋著暴風狂浪般打過來的
陣陣劍雨,那有閒暇答他。
    白芳華等心知不妙,狂擁而上,希圖能挽回石中天的老命。
    范良極此時早趁著浪翻雲單劍迫死了對方最厲害的一眾人物,仗著天下無雙的輕功,
撲往主宅瓦面,奪命盡展絕技,殺得上面的敵人不住濺血滾跌下來,掉往地上。
    此時原在白芳華等人身後的江湖高手和廠衛,有些躍上瓦背對付范良極,其它人則
由兩翼擁出,加入地面戰鬥中。
    最勇的仍要算戚長征,吩咐了寒碧翠照顧武功最弱的谷倩蓮和莊青霜後,人隨刀走。
    竟硬撞進對方戰陣裡,天兵寶刀大開大闔,刀芒閃處,對方必有人濺血倒地,就像
虎入羊群,勢不可擋。
    這種情況本來是絕不可能出現的,全賴浪翻雲一手泡製出來。
    寒碧翠、谷姿仙、谷倩蓮、虛夜月、莊青霜諸女怕他有失,結成一組,追著他殺入
以百計的敵人陣中,風行烈挑飛了四名敵人後,亦凌空趕來,藉著丈二紅槍遠攻之利,
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諸女。
    另一邊的韓柏和荊城冷更是殺得興起,一刀一鞭,近轉遠攻,殺退了潮水般狂湧上
來的敵人。
    不捨夫婦已分頭清理了牆上的敵人,趕往主宅的瓦背上會合,協助正陷於孤軍苦戰
的范老賊。
    外面亦傳來陣陣喊殺之聲,顯然梁秋未的大軍正與敵人援軍交鋒接戰。
    殺聲震天中,附近的居民都關緊門窗,茫不知發生了何事,只能求神拜佛,希望老
天爺保佑不會殃及池魚。
    此時石中天的命運米已成炊,就在白芳華和曲仙洲兩人堪堪趕到時,石中天魔劍脫
手,被浪翻雲一劍挑起,帶著一蓬血雨,打橫向兩人飛來。
    兩人怕浪翻雲乘機施襲,不敢接,但又因左右兩旁都有己方之人往前衝去,不得已
往後疾退。
    劍光暴張,又把其它衝來的敵人卷造漫天劍雨裡。
    一向橫行雲南的劇盜駱朝貴最是狡猾陰險.就地一滾,由左側來到了浪翻雲身後,
跳了起來,赫然發覺浪翻雲雄偉的厚背就在眼前六尺許處,像完全不知他的存在,只在
專心應付前方的人,心中狂喜,巨斧一揮,無聲無色地往他後背閃電劈去。
    這一斧乃他畢生功力所聚,那知眼看劈中,眼前一花,竟劈在空處,累得他用錯了
力道,往前一個踉槍時,忽地發覺有人緊挨著他肩膊、接著浪翻雲的聲音傳入他耳內道:
「駱兄辛苦了。」魂飛魄散中,小骯中了浪翻雲一記膝撞,內力狂衝而入,五魔六腑立
時碎裂,口噴鮮血,往後拋跌。
    同一時間迷情感到軟劍被覆雨劍連點五下,驚人的劍氣沿臂而上,打了個寒戰時,
咽喉一涼,往後便倒,玉殞香消。
    旁邊的嫵媚則被浪翻雲側身飛出一腳,破入劍網裡,踢正丹田下的氣海穴,整個人
拋往上空,七孔流血,劍飛人亡,連慘叫都來不及。
    一股慘烈的血腥味道,籠罩當場。
    正圍攻浪翻雲的公良術、甘玉意、郎永清和夫搖晉雖已竭盡全力搶救,可是浪棋雲
在動人心魄的劍雨裡忽現忽隱,捉摸無從。更可怕的是對方不用近身拚搏,純以劍氣,
便可遙遙克敵,他們於自保不暇下,那還能發揮聯陣的威力。
    白芳華和曲仙洲做夢都想不到只迫後幾步,眨了兩三次眼的工夫,己方便有三人喪
命於浪翻雲手上。
    若換了不是白芳華,見迷情嫵媚慘死當場,必然悲慟欲絕。可是白芳華出身魔教,
專講六親不認,冷酷無情,損人利己,所以她明明愛上了韓柏、一遇上利益衝突,便對
他痛下殺手。這刻眉頭都不皺一下,與曲仙州再次加入戰團。
    浪翻雲倏地後退,收起劍雨,橫劍而立,說不出的舒閒飄逸,微笑著掃了各人一眼。
    以白芳華等各人的修養和經驗,早培養出堅強無比的心志,可是給浪翻雲望過來,
每個人毫不例外地都是一陣心悸,只覺這可怕至極的敵手有著不顧一切,也要殺死自己
的決心,奮不干休。而且還有著必可達致目標的強大信心,故無不心生寒意,鬥志大幅
削弱,尤其對方連殺數人後,仍像未曾出手,若無其事的樣子,更令他們泛起膽顫心驚
的感覺。
    魔門最重心法,白芳華立知己方各人不但已為浪翻雲驚天動地的劍術和強凝的氣勢
所懾,更被他控制了心神,心知不妙,嬌叱道:「莫要被他所惑,浪翻雲正爭取調元回
氣的空隙。」銀簪畫出數朵花芒,往浪翻雲印去。
    其它人知道此乃生死存亡的關頭,聞言發動攻勢,但已慢了白芳華一線。
    浪翻雲微俯往前,弓彈而去,覆雨劍化作一道長芒,絞擊在白芳華正以玄奧手法攻
來的銀簪處。
    任白芳華銀簪如何變化,如何奇招不窮,可是對方這實無華,只講速度氣勢與角度
的一擊,卻恰到好處地迫著她硬拚了一招。
    「噹!」的一聲,震徹全場,遠近皆聞。
    白芳華慘哼一聲,斷線風箏般往後飛跌,坐倒主宅前的石階之上,「嘩!」的噴出
了一口鮮血,花容慘淡。
    浪翻雲想不到全力一聲,仍未能取她性命,暗叫可惜。微微一笑,鬼魅般閃了兩閃,
間不容髮地躲過公良術和甘玉意的軟槍和雙刺,一腳踢在夫搖晉裝在腳上尖刀的鋒尖處。
又發出劍氣。迫退了曲仙州。
    鮑良術和甘玉意兩人此刻已對浪翻雲深存戒懼,一擊不中,立刻後退自保,這卻累
苦了夫搖晉。
    側身飛腳踢中夫搖晉那招無影腳的同時,覆雨劍破入郎永清攻來的重重矛影裡,便
劈在矛鋒處。
    郎永清雖只是長矛被擊中,但感覺卻像給對方拿鐵在心窗重重敲了一記,氣悶難過
得差點噴血,駭然下往橫閃避,免給對方乘勢追擊。
    楞嚴本要攻來,立嚇得退了開去,免得落了獨力面對這與他師傅相持的超卓人物。
    「啪!」的一聲,夫搖晉藉之作惡橫行的腳刃給浪翻雲硬生生以氣勁震斷,一時腳
骨盡折,劇痛椎心,欲要急退時。身前身後儘是點點光雨,把他像個傀儡般呆立當場,
魂飛魄散下,劍氣已透體而入,立即仰跌暴斃,連對方怎樣殺死自己都不清楚。
    現在白芳華這一方的頂級高手,就只剩下白芳華、楞嚴、公良術、甘玉意、曲仙洲
和郎永清六人,其中白芳華還受了內傷,能動手的只有五個人。
    浪翻雲再次收劍傲立,嘴角含笑,就像從未動過手的樣子,那種收發由心的氣度,
確令人高山仰止,鬥志全消,心生懼意。
    白芳華一番調息後,站了起來,臉色蒼白難看,咬著下,沒有說話。
    五人扇形般圍著浪翻雲,各各提開架勢,同時運起真元,催動內氣,準備新一輪的
血戰,初時的氣勢拚勁,早蕩然無存。
    浪翻雲像把這五人看似並不存在般,回頭環顧全場.見到那些本是如狼似虎的敵人,
已給韓柏等衝殺得潰不成軍,遣處處,死狀千奇百怪,搖頭歎道:「正如談應手常掛嘴
邊的話,這是何苦來由。」五人中的如曲仙州這殺人如鷹的「戰神」的心膽俱寒下,竟
因怕是陷阱,不敢趁他回頭察視時出手偷襲。可見浪翻雲那無敵的形象,已深植到他內
心去。
    浪翻雲緩緩轉回頭來,靜若止水地看著飽飲敵人鮮血的覆雨劍,再輕歎一聲.忽往
左移。
    五人的精神無不集中在他身上,氣機牽引下,同時發動攻擊。
    那知浪翻雲只是個假動作,真假難分時,他已來到郎永清前,覆雨劍閃動下,連續
七劍劈在長矛上,發出爆竹般的密集清音。
    郎永清氣血翻騰,踉蹌後退時,驀地兩手一輕,駭然下發覺手內只騰下了半截矛,
連何時給對手劈斷長矛,也不清楚。
    此時公良術的七節軟槍由硬化軟,朝浪翻雲背上猛抽揮擊,有若閃電般打往他去。
    郎永清本自歎必死,忽然壓力全消。浪翻雲身前爆起一團劍兩,跟著彈射出三、四
點寒芒,疾射在甘玉意、楞嚴和曲仙洲三人的利器去,神乎其技處.沒見過的人,怎也
不會相信。
    郎永清大喜,勉力壓下翻騰的真氣,往後飄退,正自慶得回一命時,手中剩下的矛
忽然像被注入了生命和仇恨般,往他倒撞過來。
    這曾橫行一時的的人魂飛魄散,知道對方暗施巧勁,把一股無可抗禦的內力貫注進
矛裡,延到這刻才發動,用盡全力務要拿實矛時,虎口狂震,皮破血流,矛貫胸而入。
    郎永清發出驚動全場的臨死前慘嚎時,公良術軟槍的槍尖已落人浪翻雲的左手裡,
其它三人亦被迫退。
    鮑良術畢竟身手不凡,立即飛追,同時全力運勁,透過被執的七節軟槍,勁氣若長
江大浪般往對手攻去,若能借此拖住浪翻雲,其它人便有機可乘了。
    笆王意一生與公良術儼同恩愛夫婦。見情郎遇險,不顧一切地提劍來援。當她在丈
許外掠過來時,「擗擗啪啪」的氣勁交擊中,七節軟槍因公良術的遠離抖個筆直。
    鮑良術這下與浪翻雲純以內勁短兵相接,竟似拚個平分春色,還佔了點上風,誤以
為浪翻雲因真元損耗,致功力大福減弱至此,再不如前,都還猶豫,全力運勁猛扯,希
望能奪回伴了他五十多年的獨門兵器。
    誰知一拉之下,空蕩無物,軟槍離開敵手,心知不妥時,浪翻雲本是向外扯的勁氣
令人難以相信地化作前送之力,與他回拉之力成一股洪流,透手而入,攻入經脈之內。
    那便等若公良術要和浪翻雲聯手對付自己,一聲狂喊,全身絕脈寸寸斷裂,狂風吹
落葉般裡跌開去,「蓬」的一聲壓在另兩條身上,參加了往見王的行列。
    笆玉意尖叫起來,狀若瘋虎般往浪翻雲攻去,心痛情郎慘死下,她拋開了對稂翻雲
和生死的恐懼,不顧自身安危地招招務求同歸於盡,與對手拚命。
    因情造勢,以意勝力。
    假若高手決戰可像算數般一加一會等於二,縱以浪翻雲之能,對著這群高手,亦是
有敗無滕。
    但他之所以能成為可與龐斑擷抗的高手,正因他能利用種種情勢,從戰略、精神,
氣勢、心理數方面處處克制敵人,使對方無法發揮全力,更不斯給削弱氣勢和鬥志。假
設敵人一上場時全像甘玉意現在這般打法,他亦要設法保命逃走了。
    一時間浪翻雲給甘王意纏個結實,只好暫且改攻為守,好避敵人鋒銳。
    此刻曲仙州和楞嚴本應該趁勢助攻,可是兩人膽氣早衰,又見己方來援的人半個都
沒有出現,給對方截在府外。場內的廠衛則在敵人的窮追猛打下,雖仍能苦撐,但人數
剩下一半不到,顯然大勢已去。
    要逃走,這就是唯一的時刻了,若讓浪翻雲宰掉甘玉意,那時想逃都逃不掉了。
    楞嚴和曲仙州交換了個眼色,再向白芳華打個招呼,分往兩邊牆頭全速掠逃。
    白芳華心中一歎,退入府內,消失不見。
    其它人見領頭的作鳥獸散,誰還肯不顧小命,一聲發喊,分往四方逃去。
    戚長征眼利.見到宋玉由南牆逃走,那肯放過,流星般緊跟追去。
    其它人則是殺得興起,亦是窮追不捨,剎那間場內只剩下對戰著的浪翻雲和甘玉意,
還有就是滿地的死和傷重不起的人。
    人影乍合倏分。
    浪翻雲劍回鞘內,凝神運氣調息。
    他雖大獲全勝,但真元亦損耗甚鉅,沒有十天半月,休想完全回復過來。此戰實是
他平生以來,最艱苦的一戰。
    「砰!」的一聲,甘玉意仰跌地上,前額現出一道血痕,步上情郎後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