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8卷)
第五章 勇救佳人

    當馬車來到韓府門前,龐上揚起,府門大開之際,韓范兩人藉著馬車的掩護和擠嚷
的人群牽引了對方視線,由門隙無聲無息貼竄了出來,倏忽間已附身其中一個馬車的車
底之下,憑內勁吸貼緊懸在車底。
    馬車駛進韓府時,車廂內竟傳來男女交歡的喘息和叫聲,聽得兩人臉臉相覷。
    動作停止,接著是整理衣裳的聲音,一把男子聲音讚歎道:「媚娘你真是天生尤物!」
    韓柏認出對方是誰,虎軀一震,傳音給范良極道:「是韓家三少爺希武,今次糟了,
天命教定是有奪產陰謀,否則怎須媚惑這個蠢蛋?」媚娘的嫣笑傳了下來,嗲聲道:
「三少爺真厲害,人家怎有力下車哩?噢:唔:媚娘從了你好不好?」接著又是親嘴的
聲音。
    馬車停了在韓府主宅前的大廣場裡。
    十多名大漢擁了出來,為各馬車拉開車門,乘客們紛紛走下車來。
    兩人留意一看,只見其它車上下來的都是廠衛模樣的人物,想來都是借護送為名.
把韓希武挾持著去辦事的隨行高手了。
    其中兩對腳來到他們藏身的馬車旁,侍候韓希武和媚娘下車,聽聲音認出是差點害
得他們雞毛鴨血、嚴無懼的手下東廠副指揮使陳平。
    另一人笑道:「三舅子真厲害,看:媚娘差點下不了車哩!」接著是眾男的哄笑聲
和媚娘的撒嬌聲音。
    韓柏和范良極交換了個眼色,暗忖所料確是不差,天命教真在陰謀奪產,陳平旁的
另一人分明就是以卑鄙手段奪了二小姐韓慧芷貞操的宋玉,此刻與韓希武出外至晚上才
返回韓府,不用說都是去瞭解韓家的生意和其中運作的方式,以免接手時茫無頭緒。韓
希武一向頭腦簡單,給媚娘大灌迷湯下,自是暈頭轉向,給人利用了也不知道,還以為
艷福齊天。這麼看,府內各人應仍未遭毒手,否則無論韓希武如何蠢,也不會與他的仇
人合作。
    一陣驚聲笑語裡,兩對女人的腳迎上韓希武,笑著道:「我們不依啊!少爺只肯帶
媚娘去玩,今晚要補償我們姊妹的損失才行。」正是綠蝶兒和紅蝶兒二女,韓范兩人相
視苦笑,瞧來韓希武給纏得想見家人一面的時間也欠奉了。
    馬車開出,當轉入通往馬房的碎石路時,韓柏向范良極打個招呼,由車底溜出,閃
入路旁的花叢內去。
    回到韓府,韓柏如魚歸海,便著范浪極左穿右插.避過府內的重重暗哨,到了內府
處。
    這裡的崗哨明顯減少了,兩人反警惕起來,知道對方高手必聚集在這十多組院落裡。
    兩人剛藏身在院落外圍園林中一叢花木之間,一群人由外堂的方向走來,人人步落
無聲,顯然都是內功精純的一流高手。
    范良極嚇了一,傳音道:「小心:這批人相當不好惹。」兩人瞇眼減去眸光,凝神
望去,只見在高感長廊的風燈映照下,白芳華和迷情嫵媚兩女,婀娜多姿地隨著高矮不
一的七八名高手,漫步而至,其中還有一個頗具姿色的半老徐娘,風姿可與媚娘比擬,
但雙目寒芒閃爍,卻又遠非媚娘可望其項背,神態亦不似天命教的妖女。
    白芳華仙籟般的聲音傳來道:「奴家真希望浪翻雲會親身前來,那便可更快解決怒
蛟幫的事了。」她身旁的矮胖子故意挨貼著白芳華的春肩,笑道:「這不是白便宜了龐
斑嗎?對手都給我們解決了。」韓范兩人聽得目瞪口呆。誰人這麼大口氣呢?
    另一個長髮披肩,頭戴銅圈,肩竟膊厚,身型雄偉,作苗人打扮。臉目俊偉的男子
冷哼道:「教主不希望韓柏來嗎?是否對他仍餘情未了?」白芳華還未有機會回答,那
苗漢身旁的迷情已挽起他的手臂媚笑道:「曲先生厚此薄彼哩:只呷教主的醋,不呷人
家的。」落在最後方一個高瘦陰鷙的中年儒生向身旁背著長劍,氣度不凡的男子笑道:
「這叫各有所期,不過石兄的想法必然與教主相同,希望第一個來的就是浪翻雲。」那
男子悶哼一聲,沒有答他。
    說話間,各人逐漸遠去。
    韓柏正要繼續行動,給范良極一把拉著,韓柏不解望去,只見這老賊頭面色凝重,
訝然道:「你知他們是誰嗎?」范良極微一點頭,傳音道:「那姓石的不用說就是劍魔
石中天,他既有敗於覆雨劍下之辱,徒弟兼外甥刁辟情又給我們宰了,自是矢志報復,
只是他已教我們頭痛了。」韓柏聽得大吃一驚,問道:「其它人呢?」范良極道:「有
四個人我認得他們,就是以前曾名列黑榜的「七節軟槍」公良術和「勾魂妖娘」甘玉意,
這兩人以前乃陳友諒度下最厲害的客座高手,失蹤了三十多年,想不到竟會重出江湖,
名利之心實害人不淺。」頓了頓再道:「另兩個我認得的人一是來自海南島的高手「無
影腳」夫搖晉。另一人是來白雲南的著名劇盜駱朝貴,這兩人雖可算一流高手,但比起
公良術和甘玉意就差遠了。」
    韓柏吁出一口涼氣,傳音道:「那個占白芳華便宜的胖子是誰?」范良極道:「我
也不知道,但聽他口氣之大,絕不應是省油燈。那個苗漢若是「戰神」
    曲仙州。那就更是不妙,此人號稱苗疆第一高手,與你魔種內的老赤乃深仇宿敵,
手上一對流星,使得出神入化,老赤和他多次交手.均以兩敗俱傷收場,你說厲不厲害。」
韓柏色變道:「這怎辦才好哩?」范浪極道:「我們再不可胡闖亂蕩了,否則必難逃這
批的人的耳目,瞧來韓府的人都給約束了自由,你有沒有方法找上個相得的下人,問清
形勢。若能與韓天德或韓希文說上兩句自是最好,否則便立即溜走,再想辦法。」韓柏
從未見過老賊頭也這麼慎,立時知道事態嚴重,點頭道:「隨我來!」箭般往外竄去。
    兩人步步為營,不片晌來到一座小樓之外。
    韓柏低聲道:「這是五小姐寧芷的閨房,看來沒人看守。」范良極兩眼一翻道:
「真是沒有經驗的嫩小子,找人守在門外怎及擺兩個妖女在樓內貼身服侍那麼穩妥呢。
而且我敢肯定對面那密林內定有哨崗,只是太遠我們看不到吧了!」韓柏搔頭道:「若
是如此,我們憑什麼過對方耳目?」范良極道:「你忘了楊展說過的話嗎?那些管家婢
僕仍可自由出入,所以我才教你看看有沒有機會,找上個以前被你調戲過,現在仍對你
情深一片的美婢說幾句知心話。」
    韓柏想起侍候韓寧芷的小菊姊,心中一熱,不住點頭,見到范良極正起他那對靈耳
靜心細聽,忙功聚雙耳,遠在五丈外小樓內的聲音,頓時一滴不漏傳入耳內。
    「砰!」兩人均被摔東西的聲音嚇了一跳。
    只聽韓寧芷甜美嬌嗔的悅耳聲音嫣嗔道:「我變了囚犯嗎?為何想見見娘都不成?
他們怎會到了別處去也不來和我說一聲,噢!」聲音倏止,看來是給點了睡穴那顯的穴
道。
    小菊驚叫道:「小姐!」一把女子的聲音溫柔地道:「她沒事的,我們只想她好好
睡一覺,病人總應多休息點。這裡用不著你了,你回住房去吧!」接著是小菊下樓的聲
音。
    另一把女子的聲音笑道:「聽說這是韓柏青悔竹馬的小情人,教主說若能好好利用,
說不定可教韓柏栽個大觔斗哩!」韓柏心中大恨,氣得差點要去找白芳華算賬。
    范良極低呼道:「機會來了!」開門聲響,眉頭深鎖的小菊失魂落魄地走出小樓。
    韓柏大喜,傳音過去道:「小菊姊:我是小柏,不要聲張!」小菊嬌軀一震,卻依
言沒有出言和顧盼找尋韓柏之所在。
    韓柏括示道:「你繼續走吧!」想了想再道:「我在武庫等你,那處安全嗎?」小
菊微一點頭。
    一推范良極,轉往武庫掠去。
    扭斷側門門鎖,兩人藏到武庫的暗黑裡,那種熟悉的氣味,使韓柏泛起了回家的感
覺。
    那堵被韓柏撞破了的牆壁,早修補妥當。
    門開,小菊走進來顫聲道:「小柏?」韓柏迎了上去,喜叫道:「小菊姊!」小菊
憑聲認人。一聲嗚咽,撲入他懷裡,失聲痛哭起來,嚇得范良極驚呼道:「大姐莫哭,
驚動了賊子便糟了。」小菊想不到還另有人在,不但停了哭泣,還想由韓柏懷裡掙出來。
    韓柏一把摟個結賞,香了她嫩臉一口,柔聲道:「不用怕:這死老鬼是我的結拜兄
弟,你叫他范老賊頭便可以了。」小菊顫聲道:「原來是范良極大俠!」范良極生平還
是第一次被喜稱大俠,大樂道:「小妹子叫我范大哥便可以了。」小菊低呼大哥後,又
嗚咽起來道:「小柏,.快救五小姐,她很慘哩!」韓柏滿懷溫馨,想起以前這美婢對
自己的關懷,輕嗔淺怨,一時大生感觸。暗忖無論她有何要求,自己捨命也要完成,何
況寧芷終是初戀情人,把她攔腰抱起,轉向范良極道:「有沒有辦法呢?」
    雖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小菊仍羞得無地自容,歎哼一聲,把俏臉埋入韓柏
的寬肩裡。
    范良便沉聲道:「夫人老爺他們呢?」小菊道:「今早夫人、老爺.大少爺、四小
姐和大伯爺都給送走了,不知到那裡去。這事五小姐和三少爺都不知道。」范韓兩人心
叫不妙,看來奪產一事,敵方已到了萬事妥當的階段。他們留下韓寧芷,只是用以對付
韓柏。
    范良極拍胸道:「我去對付那幾個哨崗.你去對付小樓內那兩個妖女,事成後便硬
闖出去,大家比比腳力。」韓柏心中一動,問懷內的小菊道:「後院那條大暗渠還在哩?」
小菊含羞在他耳邊「嗯」的應了一聲。
    范良極罵道:「既有這條秘道,為何不早說出來?」韓柏反駁道:「我們根本沒法
接近,有這條只通往對街的渠道又有什麼用?我看還要放一把火,才可聲東擊西地逃出
去呢。」范良極不肯認輸,狠狠道:「你怎知老子沒有辦法,快行動吧!還想等天亮嗎?」
    荊城冷和小半道人離開了不到半個時辰,楊展便滿臉喜色,在謝充帶領下進來道:
「收到消息,浪首座昨天已動身來武昌,以他的腳程,今晚應到,雙修夫人也有隨行呢。」
    直破天和蘭致遠大喜過望。
    戚長征卻仍擾心忡忡道:「怎也來不及了。」忍不住站起來道:「我要先去看看情
況,直老師和蘭大人見到大師他們時,就告訴他說我要先行一步好了。」寒碧翠明白他
性格,陪著他去了。
    這邊廂的虛夜月和莊青霜也等得不耐煩起來,並肩透簾遙望著對面毫無動靜的斡家
府第,怨聲不絕。
    虛夜月後悔莫及地道:「早知便跟他們一起進去,總好過在這裡不知天昏地暗的呆
等著,就像兩個大傻瓜。」莊青霜怨道:「又是你說要睡覺,卻要我把風,累得人家都
不敢說話。」虛夜月嗔道:「你何時變得這麼聽我的話,只懂怨我。」又「噗哧」嬌笑
道:「好霜兒,算我不對了,明晚月兒先讓你和韓郎胡混吧!」莊青霜拿她沒法,頓腳
道:「還要說笑,人家擔心得什麼心情都沒有了。以後再不准你縱容韓郎。」虛夜月挨
著她笑道:「你不寵縱他嗎?你比月兒更乖多了!」話猶未已,對面馬嘶聲起。
    兩女愕然望去,只見宅內深處起了幾處火頭,馬嘶人聲,震天警起。
    處夜月和莊青霜呆在當場,不知應如何廳變時,屋頂處傳來範良極叫道:「兩個小
痺乖好寶寶快來!」兩女大喜,掀簾穿窗而出,跟上屋頂與手捧被捲美女的范良極和背
負小菊的韓柏會合,穿房越脊,落荒而逃。
    才奔過了幾十屋頂,戚長征和寒碧翠由左側撲來,喜呼道:「原來又是去偷香竊玉,
累得老戚我自擔心了半晚。」韓柏背上的心菊立時臉紅過耳,羞不自勝。
    范良極加快速度,叫道:「點子太辣:快走!」戚長征與韓柏並肩而馳,道:「到
蘭致遠處去,直破天和小半道人也在那裡。」眾人大為振奮,在戚長徵引路下望蘭府去
了。
    抵達蘭府,不但不捨、荊城冷、風行烈、谷姿仙等全回來了,浪翻雲和雙修夫人也
赫然在座,還多了個梁秋末出來。
    浪翻雲正以清溪流泉招呼著蘭致遠.直破天、小半道人、謝充和楊展諸人,直來不
住發自真心的讚歎。
    鎊人喜出望外,韓柏先把韓寧芷和小菊送入內宅安頓好,出來時,范良極剛好把探
聽來的消息作了個詳盡報告,指著韓柏指責道:「這小子還在牆上用人家小姐的胭脂寫
了下「浪子韓柏,大俠客范良極到此一遊」等幾個歪斜醜陋的大字,包保可氣炸了白芳
華的妖肺。」
    眾人都懷疑地瞧著他時,韓柏為之捧腹道:「明明是「賊頭范老怪」何來什麼娘的
「大俠客范良極」,這老小子總愛給自己那張皺臉貼金,毫不怕羞恥!」各人無不莞爾。
    直破天歎道:「燕王說得對,天下間怕沒有什麼事是這對好傢伙辦不到的了。」
    梁秋末指了指內堂的方向道:「為今又多了兩個美人兒!」韓柏尷尬地一聳肩頭,
坐到莊虛兩女間,希圖胡混過去。
    虛夜月揍到他耳旁認真地道:「念在你們以前的關係,這是你最後一位夫人了。」
    韓柏心中一數,若把秦夢瑤也算上一個,自己也可向荊城泠看齊,擁有七位夫人了。
亦婢亦妾的則有夷姬、翠碧和小菊姊,人生至此夫復何求,莊青霜等怕都會識趣地只眼
開隻眼開吧。
    正自我陶醉時,直破天的聲音傳入耳內道:「若直某所料不差,韓天德等是因不肯
屈服,給押了去黃州府,交給盛庸,好運往京師軟禁,這事便交給直某和念祖負責,這
等小事,仍難不倒我們兄弟。」眾皆愕然,不捨代表各人間道:「帥念祖也來了嗎?」
直破天點頭道:「他領著過千小子,到了黃州府監視盛庸的行動,準備策動一場兵變,
好瓦解對武昌的威脅,盛庸的手下裡有幾個是我們的人,將官裡亦有很多人出身自八派,
一直與我們暗通消息.所以我們才如此清楚允今次的行動。」言罷望向浪翻雲,想聽他
意見。
    浪翻雲只是悠閒地喝酒,沒有答話。
    不捨乾咳一聲提醒道:「浪兄!」戚長征插入道:「我還有一事請直老師幫忙。」
    直破天欣然道:「小兄弟關心的自然是慧芷小姐,這事我們一直留意著,只是未明
武昌韓家的形勢,才不敢輕舉妄動吧:現在我已把消息飛報給留在京師的老嚴老葉,以
他兩人之能,天命教的厲害人物大都已離京,此事可說是易如反掌,小兄弟放心等待好
消息吧!」戚長征大喜拜謝。站起來時神態變得威猛無倫,冷哼道:「宋玉小賊!我的
天兵寶刀必要飽飲你的鮮血,以報慧芷所受之辱。」眾人的眼光又落在浪祖雲身上,惟
他馬首是瞻。
    浪翻雲喝掉杯中妙品,悠然而起,環視眾人一遍後,微笑道:「我們這就去串韓府
的門子,看看天命教請來對付浪某的人是何等貨色。直兄放心去瓣事吧,浪某可保證他
們沒有半個人可來干擾你們的大事。」直破天大喜道:「有浪兄這幾句話,直某還有什
麼須要擔心哩!」眾人精神大振,范良極怪叫道:「痛快死我了!」一個觔斗,竟竄到
門外去了。
    浪翻雲閃了閃,也消失在門外。
    戚長征大叫道:「遲來者執槍蝕底,我們先比拚一下腳力。」旋風般追了出去。
    人影連閃後,只剩下了小半道人,蘭致遠,直破天、謝充等幾人臉臉相覷,呆瞧著
眾人消失於其外的廳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