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8卷)
第四章 風雲險惡

    浪翻雲和憐秀秀兩人並肩立在船頭,被風吹來,有若神人仙侶。
    操舟者仍是范豹和他的手下。成了范夫人的顏煙如當然也是乘客,正與花朵兒和岐
伯躲在艙內閒聊。
    憐秀秀興奮地道:「剛才真熱鬧,最難得是無拘無束,小雯雯和令兒又都非常可愛,
我們的寶貝能像他們任何一人就好了。」浪翻雲微笑道:「秀秀是否催促浪某和你相好
呢?」憐秀秀霞燒雙頰,垂首赧然道:「現在離捫江之戰只有八個月的時間,人家想當
有身孕時,能得翻雲多點時間陪在身旁,所以連羞恥都顧不上了。」浪翻雲欣然接著她
香肩,溫柔地道:「秀秀的心願,浪某自是欣然領受.今晚浪某決定拋開一切,與秀秀
共效于飛,這個兒子或女兒,不但屬於我們.惜惜也應有一份。」
    憐秀秀整個人滾燙起來,不顧一切地投入浪翻雲懷裡,用盡氣力把他摟緊。
    浪翻雲心頭一片平靜。
    收回怒蛟島後,他便可功成身退,耐心等候月滿攔江那無比動人的一刻。
    韓柏與風戚范等人在席散分手後,於眾嬌妻簇擁下,腳步飄飄回到自己的院落裡。
    左詩等久未與他親熱,小別勝新婚,都臉赤心喜,乖乖跟在他旁。
    虛夜月和莊青霜識趣地拉著小雯雯回房去也,好讓他能安慰三位好姊姊。
    夷姬和翠碧則負責為他們弄好被帳,侍候梳洗。
    韓柏找了個機會,問夷姬道:「你和翠碧的房在那裡,」夷姬欣然答了,卻嚇得翠
碧慌忙溜掉。
    韓柏佔了夷姬一輪便宜後,才走入左詩的閨房,笑問道:「詩姊有了小雯雯,當然
想另有一個兒子!讓柏弟作法變個出來給你吧!」左詩給他的大手挽緊變腰,渾體發軟,
大窘道:「柔柔和霞妹都在等你,快到她們那裡去。」韓柏哈哈大笑,一把將她攔腰抱
起,往房門走去道:「詩姊陪我一起去吧!」左詩呻吟一聲,埋在他的寬肩處,臉紅如
火,卻無絲毫反抗之力。
    才踏出房門,撞著來找他的虛夜月,左詩更是羞不可抑,偏又抗拒無效,惟有讓韓
柏抱著來與虛夜月說話。
    虛夜月對韓柏放浪的行為不以為異,若無其事道:「死韓柏,師兄說了明天先去見
七娘,才動程到武昌去。」韓柏仍有三分清醒,皺眉道:「現在形勢緊急,我們這麼四
處亂闖閒逛.不怕暴露行藏嗎?咦:你不是說要去岳州府嗎?」虛夜月叉腰嗔道:「膽
小表:誰有本事跟蹤我們,本小姐就把他們宰了。我們是去買東西,你們卻是去辦正事,
行烈、范老頭、死老戚、不捨大師和師兄都會去哩:人多最好玩。
    」韓柏愕然道:「這麼大堆人去幹什麼?」虛夜月給他楞住的神氣惹得「噗哧」嬌
笑,伸出小手愛憐地摸了他臉頰,忍著笑道:「既訪友也宰敵。你今晚勿來我們處,小
雯雯要陪我們兩個睡覺.下次才輪到你吧!」橫了他既嬌且媚的一眼後,歡天喜地去了。
    韓柏想起了故主韓天德,明白過來。省起他乃航運鉅子,難怪成了各方爭取的對象。
接著虎軀一震,明白了天命教為何會把韓清風關了起來,宋玉又為何以卑鄙手段奮了二
小姐韓慧芷的貞操,說到底都是要操控韓天德這航運生意遍天下的大商賈。
    唉!
    見到韓寧芷這青梅竹馬的舊情人,會是怎麼一番情景呢?
    武昌繁華如昔,一切仍舊,令有心人亦絲毫感覺不到明室內戰風雨欲來前的氣氛。
    韓柏回到這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地方時,腦海中仍有著對七夫人鮮明的回憶。
    但卻再不涉男女戀情,看來真是把他當作了半個赤尊信。韓柏亦感心安理得,沒有
辜負了鬼王的期望,否則會令他非常頭痛。
    這時他兩旁的虛夜月和莊青霜,與及谷姿仙、谷倩蓮、寒碧翠三女,不但換上了男
裝,還在俏臉抹上一層泥粉,使皮膚看來粗黑多了,掩蓋了她們的天香國色。
    不捨扮成行腳商人的模樣,帶上假髮,連同行的風戚荊范等人都看不慣他那奇怪的
樣子。
    一行十一人,全速趕了三天路,來到這洞庭湖東北最大的城市。
    他們在指定的客棧落腳,還未坐穩,怒蛟幫在武昌的負責人楊展找上他們,報告情
況。
    楊展乃與戚長征同期出身的高手,精於用刀,沉著老練,艱怪被派來這軍事商業的
重鎮坐陣。
    在寬大的客房圍桌坐好後,楊展道:「這客機是武昌十幫八會裡的碼頭幫徒開的,
我已關照和打點了,但卻沒有向他們透露詳情,人心難測,我們還是小心點為佳。」戚
長征笑道:「待我們把長春五虎宰了,那人人都會變得忠誠可靠了。」長春五虎就是八
會裡最有勢力的長春會的五個首領,此五人各有絕藝,都是這一帶響噹噹的人物,與怒
蛟幫一向水火不兼容,自然不會站在他們那一方。
    不捨淡淡道:「這五人一向作惡多端,只是手法高明,官府找不到他們把柄.五虎
之首的「連環槍」澤仁,還是我少林的棄徒,我順便清理一下門戶也是好事。」荊城冷
向風行烈笑道:「原來是用槍的,就交風兄收拾他好了。」楊展臉色凝重道:「事情恐
怕非是如此簡單,我看這可能是個陷阱。」范良極剛想點燃煙草,聞言停了下來奇道:
「此話怎說?」楊展道:「這事可分幾方面來說,前天晚上長春五虎在青樓遇上這裡另
一大幫「蛇幫」
    的幫主「白蛇」滕步台.竟借小筆把他和七名手下全打至重傷殘廢,滕步台最近與
我們互通聲氣,這種行動分明是衝著我們來的,長春會想什麼敢如此向我們公然挑戰呢?」
他這一說,眾人立時明白過來,暗讚楊展細心。因為任誰與怒蛟幫這種全國級的大幫會
為敵,除非有後盾支持,躲起來還嫌躲得不夠秘密,那還會四出挑惹。惟恐對方不找上
門來動手的樣子。
    不捨淡然道:「楊兄弟在這裡有多少手下?」楊展道:「約有二百多人。不過這些
都屬外幫分舵的兄弟,除小人外,沒有人知道本幫基地的事。秋末還有種種保密的佈置,
絕不會出任何秘密。」戚長征笑道:「你這小子愈來愈奸狡了,大師問一句,你卻懂答
足十句。」不捨微笑道:「楊兄弟善解人意才真。」楊展續道:「我們還得到消息,韓
天德的家中到了大批出京師來的人,說不定長春五虎就是奉他們之命行事的。」眾人同
時心頭一震。
    戚長征與韓柏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在擔憂,原本簡單的事,忽變得棘手起來。
    荊城冷沉吟道:「這消息怎樣得來哩?」楊展道:「是由州官蘭致遠那處傳出來的。」
范良極呵呵一笑,大力拍下韓拍的肩頭,欣然道:「原來是老朋友蘭致遠,只不知他吞
了那枝萬年參後,是否學你般晚晚縱歡床第呢?」眾女無不俏臉飛紅,幸好塗黑了臉皮,
不致那麼礙眼。
    虛夜月低罵道:「死老賊頭大哥!」韓柏想起蘭致遠的得力手下方園和守備馬雄,
想起當日他們陪行赴京的往事。點頭道:「我記起了,蘭致遠乃燕王派系的人,難怪會
放消息給你們。」接著一震道:「歎:為何允不把他撤換呢?」楊展道:「撤換的文書
早來了,不過經小人策動,而蘭致遠也確是這州府歷來最清廉的好官,附近二十多個府
縣和武昌有身份地位的官紳巨賈,全體上書,求允收回成命。這小孽種怕剛登帝位,便
激起民變,第二道詔書到現在還沒發下來,成了僵持之局,不過蘭致遠也不好受,怕允
明的不成來暗的,會把他刺殺。現在地方上的武林人物,自動組成一隊保商隊,貼身保
護著他呢。」風行烈歎道:「原來皇命也可有所不受的。允的威勢確是和朱元璋差遠了。」
    不捨道:「長白派可以不提,其它七派在這裡的人有什麼動靜?」楊展道:「現在
人人都低調非常,不過顯都是站在我們這一方,蘭府的消息,便是由武當派俗家弟子謝
充慶壽給我知道的,他是保蘭隊裡的核心人物。」荊城冷最熟識朝廷的事,歎道:「除
非蘭致遠立即舉事兵變,否則遲早官位不保,我同意楊兄的話,這只是個陷阱,好誘我
們現形吧了!」戚長征關心韓慧芷,皺眉道:「韓府人多眼雜,來了什麼久,你一點都
查不出來嗎?」楊展道:「唉:我的戚大爺,幫主有令,一切均要小心為上,這批住進
韓府的人,若實力足可作長春會的撐腰,我們憑什麼去惹他們?不過他們雖密藏不露,
仍給我們從韓府僕人所買物品,看出了端倪。例如三天前管家楊二親自買了大批胭脂水
粉回去,便可知來人裡會有好幾個是愛裝扮的年青女子。」虛夜月狠狠盯了韓柏一眼道:
「定是你的舊情人白芳華來了。」韓柏苦笑道:「要我命的人還有什麼情可言,白芳華
這一著真是厲害,看來老爺已落入她掌握裡,老爺擁有的數百條船和遍佈各地的糧倉,
恐怕都被白芳華控制了。真厲害。」
    楊展沉聲道:「我們還從韓府管家楊二在青樓的那老相好聽到消息,姓宋的新姑爺
也來了,可是二小姐慧芷不知何故卻沒有隨行。」戚長征立時色變,眼中寒芒閃動。
    寒碧翠靠了過去,在台下緊握著他的手,以表示勸慰。
    不捨平靜地道:「我看白芳華正通過宋玉進行奪產的陰謀,韓天德財力雄厚,又是
航運鉅子,若投靠燕王,對允大大不利,所以索性借宋玉把韓家產業吞掉,就可一了百
了,高枕無憂。天命教其老謀深算,我看打一開始,她們便有這個目的。」戚長征冷喝
道:「不若就讓我們闖入韓府,把那些妖女全都幹掉。」比姿仙皺眉道:「那你的二小
姐怎辦呢?她仍在京師哩!」戚長征為之啞口無言。
    不捨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假若白芳華真有把握來展佈陰謀,豈會粗心大意,
任人宰割,江湖這麼大,能人異士數不勝數,現在允登上帝位,要招攬些潛隱不出的高
手可說易如反掌,在現今這種不明朗的情勢下,若我們魯莽動手,說不定會鬧個灰頭上
臉,必須謀定後勤,才是明智。」范良極點燃了煙草,深吸一口後嘿然道:「龐斑我們
也不怕,那怕她白芳華,不過大師之言很有道理,便由本人負責摸清楚他們的底細,才
再作定計吧。」韓柏奇道:「你真不怕龐斑嗎?」范良極老臉一紅,岔開話題道:「天
快黑了.待會何人陪我往韓家去,唉:有了柏小子這個跟班後,以後我應改名作「多行
盜」了。」韓柏失聲道:「跟班?去你的大頭鬼,這事由我一個人便可弄得妥妥當當,
誰比我更熟韓家呢?」莊青霜嚇了一跳,不依道:「不准你一個人去。」戚長征是心急
如焚向不捨道:「有沒有方法快點聯終上葉素冬他們,好把慧芷由京城救出來?」不捨
點頭道:「這正是我心中想著的事,想不到武昌形勢如此險惡,記緊無論如何也不要一
人落單,被對方有可乘之機,來個分別擊破,仙兒、小蓮和行烈與我一組,聯絡我府的
人,好能與葉素冬他們建立聯素。小表王、長征、碧翠另作一組,設法與蘭致遠拉上關
系,好助他應付危機。范兄與小柏和月兒霜兒負責探聽韓府虛實。楊兄弟則要監視著長
春五虎,同時把情況飛報回去,最好請得浪兄出馬,那我們就可穩操勝券了。」不捨無
論身份地位,均是當領導的人,這番話一出,眾人無不點頭同意。
    韓柏站了起來,同戚長征笑道:「老戚放心吧:我有預感二小姐定然沒事的哩!」
戚長征無奈地報以苦笑。
    虛夜月有點呷醋地道:「那個五姑娘呢?」韓柏拱手道:「請虛大小姐多多包涵!」
眾人無不莞爾。
    虛夜月本想繃起臉孔,亦忍不住「噗哧」嬌笑,再不窮追猛打。范良極徐徐吐出一
支煙箭,噴在韓柏臉上,無限享受地道:「天快黑了,老子也可活動一下筋骨了。」范
良極、韓柏和回復了本來面目的莊虛二女,來到可遷覷韓府巨宅處的瓦頂,伏了下來。
    范良極吩咐了各人幾句後,鬼魅般掠往韓宅去,好半晌才返轉來,神色凝重道:
「他娘的真厲害,韓府內外均滿佈暗哨,防守得比禁宮更嚴密,像是知道我們今晚會來
窺探的樣子。」韓柏皺眉道:「你有沒有把握潛進去呢?」范良極頹然道:「最多只有
五成機會,要不要博他一博?」虛夜月猶記得陪他作賊失手的往事,心有餘悸道:「這
怎麼成,如否他們是什麼人嗎?
    」范良極道:「他們雖換了一般江湖人的夜行服,但仍是官臭陣陣,應是廠衛高手,
看來是楞嚴來了。」韓柏等三人心中懍然,廠衛均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精銳好手,以前因
著朱元璋的關係,對他們自是畢恭畢敬,馴若羔羊。現在成了敵人,又在楞嚴或叛賊陳
平那樣精明厲害的人物統領下,因其忠心聽命的關係,比一群武林高手聚起來更要可怕
上多倍。就算換了浪翻雲來,對著數百悍不畏死的廠衛,看來也只有避走一途,更遑論
是他們了。
    且這些人更精通戰術,加上弩箭火器一顯的攻敵武器,除非己方有整個軍團在背後
撐腰,否則只是白送性命,難怪范良極感到無法可施了。
    范良極歎道:「若有方法接近韓宅,或者還有辦法可想,現在連這希望也沒有,難
怪楊展摸不清宅內的情況了。」韓柏心中一動,想起了和花解語初試雲雨,位於韓府對
面的小樓,喜道:「要接近韓府可包在我身上,但假若你仍不能進府,你休怪韓某對你
老賊頭不客氣。」言罷繞了個大圈,領著三人往那小樓摸過去。
    踩清楚了小樓無人後,四人無驚無險進入樓內。那兩進的小空間內情景如舊,奇怪
的是一塵不染,顯然經常有人打掃。
    范良極巡察一番後,由樓下走上來道:「這地方真是理想極了,像是專為監察韓府
而設的,只不知人都到那裡去了,小子你又怎知有這麼個好地方呢?」韓柏解釋過後,
三人這才明白。
    虛夜月伸了個懶腰,到床上躺了下去道:「你兩個快去快回,霜兒負責把風,月兒
負責睡覺。」范良極看到她躺在床上的嬌慵美態,眼都呆了,到韓柏抓上他的瘦肩,才
如夢初醒,和韓柏來到簾幕低垂的窗前,往韓宅望去。
    莊青霜來到范良極的另一邊。蹙起黛眉道:「有什麼分別哩,還不是一樣進不了去?」
    范良極細察著燈火輝煌的韓府,成竹在胸道:「只要守在這裡,今晚進不去,明晚
也可溜進去,總是有機會的。」韓柏失聲道:「什麼?這就叫有方法進去嗎?」話猶未
已,蹄聲響起,一隊由七、八輛馬車組成的車隊,由遠而近,往韓府駛過來。
    范良極大喜道:「機會來了!」湊過頭去,在莊青霜臉上香了一口。
    道:「小妹子乖乖待在這裡等大哥和小淫棍回來,不論多久。千萬不要來找我們。」
不容捧臉嬌嗔的莊青霜抗議,扯著韓柏旋風般趕往樓下去。
    床上的虛夜月自然笑彎了腰。
    莊青霜也忍不住「噗哧」笑了起來,事實上她也很疼這賊大哥哩。
    在與楊展暗通消息的武當俗家弟子謝充穿針引線下,荊城冷、戚長征、寒碧翠三人
在蘭府見到蘭致遠,後者隨後追到,客氣幾句後,微笑道:「有位老朋友想見你們,小
表王和戚兄貴伉儷請。」三人大訝,隨他往內堂走去。
    裡面早有兩人等待著,赫然是直破天和康復了的小半道人。
    直破天大笑道:「三位別來無恙!」小半道人則仍是那笑嘻嘻的樣子。
    戚長征撲上前去,抓起小半道人的手,對視大笑。
    荊城冷欣然道:「真想不到這麼快又可見到直老師,究竟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直破天神飛揚道:「當然是給歪風妖氣吹到這裡來哩:來:先坐下喝杯熱茶再說。」
    眾人圍桌坐好後,直破天道:「允開始行動了。」三人早知會如此,並不奇怪。
    蘭致遠道:「第一個遭殃的是周王。允才登帝位.便命曹國公李景隆以備邊為名,
率兵到開封,把周王及其世子妃嬪,擒回京師,廢為庶人,發放到雲南去。又調動兵馬,
準備討伐湘、齊、代、岷諸王,現在人人自危,開始相信允確是天命教的孽了。」戚長
征忿然道:「什麼曹國公李景隆,他根本就是「邪佛」鍾仲游。」寒碧翠道:「燕王還
在等什麼呢?」直破天歎了一口氣道:「他正在等你們收復怒蛟島,控制長江,維持交
通補給,否則孤軍南來,只是送死。」小半道人收起笑臉道:「現在每過一天,允的江
山便可坐穩一分,唉:只有很多事卻是欲速不達呀!」荊城冷深悉政事,沉聲問道:
「允現在對燕王探取什麼態度呢?」
    直破天擾色滿臉道:「他當然不肯讓燕王安樂太平,已下令撤換謝廷石,改以鐵鉉
為山東布政司,張信為順天市政使,又以謝貴為北平都司事,除非燕王立即舉兵起事,
否則也惟有苦忍下去。」荊城冷一震道:「張信,是否兵部的張信?」直破天訝道:
「正是此人!」荊城冷拍案道:「如此就易辦了。」蘭致遠奇道:「允竟如此疏忽?假
設張信是你們鬼王府的人,怎會被委以重任呢?」
    荊城冷笑道:「他不是我們的人,卻是雙修府的人。這些天我和不捨他老人家研究
對策時.由他露給我知道的。」直破天大喜道:「這真是天助我也,我們就將計就計,
使允以為可通過張信控制順天,輕易拖他一段時間,一俟各位盡滅允在長江的力量。那
我們便可進軍金陵了。」蘭致遠精神大振道:「假若能控制水道,使西南的物資和軍隊
不能迅速增援京師,金陵的防禦力量勢將大幅削弱,我們亦會大增勝算。」直破天道:
「現在我們正設法說動荊州、居庸關、通川、道化,永平和密雲的守將引兵投誠,好使
再無後顧之擾。那時再配合貴幫的水師,我看允還有什麼法寶?」接著歎了一口氣道:
「但眼前的事,卻不易解決。」荊城冷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我們只是一知半解。」
蘭致遠愁眉不展道:「還不是武昌的事,現在我等若公然違旨,只看允什麼時候派人來
取本官項上人頭,幸好允忙於削藩,還未有閒暇理會到我這個小角色,而我們更是官民
齊心,使允亦投鼠忌器。」直破天搖頭道:「允若要對付你,只像捏死只螞蟻般那麼容
易。事到臨頭,誰敢真的陪你作反,當然:若怒蛟幫收復了怒蛟島,聲勢大振,情況自
是不同。照我看允到現在仍無動靜,皆因另有陰謀,可能是借蘭大人作餌來鉤怒蛟幫這
條大魚。」戚長征單刀直入問道:「韓府處來的是什麼人。就算他們不怕我們,難道不
顧忌我浪大叔嗎?」直破天道:「這正是我到這裡來的原因,白芳華領著天命教的人傾
巢到了這裡來,還有楞嚴的手下和精挑出來近千名廠衛高手,這還不算,還差左都督盛
庸率大軍進駐隔鄰的黃州府,以為聲援,教怒蛟幫不敢恃強來攻。」寒碧翠道:「他們
這麼惟恐天下不亂的樣子,不是教我們更不會輕舉妄動嗎,還有甚麼陰謀可言?」小半
道人歎道:「問題是我們不能坐看蘭大人給他們幹掉,更不能任由投靠了怒蛟幫的幫會
門派被他們逐一剷除,又或反投向他們。惟有與他們以硬碰硬。」直破天接口道:「現
在怒蛟幫最大的優勢就是藏在暗處,一旦現形,便優勢盡失,說不定連基地都不保,那
時憑什麼縱橫大江?」眾人不由吁出一口涼氣,荊城冷關心往韓府探聽動靜的韓柏和師
妹等人,問道:「韓府的敵方高手,除白芳華和楞嚴外,還有些什麼人?」直破天臉色
立時變得雛看起來,道:「據我們探聽回來的消息,楞嚴與白芳華分別招聘了大批高手,
包羅了黑白兩道的厲害人物,其中有很多原是以前聽命魔師宮的人,現在變成了無主孤
魂,遂被吸納過去。也有一些是因種種原因,例如開罪了八派又或怒蛟幫而致退隱蟄代
的高手,現在都群起而出,為允效命,希望日後可加官晉爵。」小半道人續道:「其中
最厲害的有五個人,不知你們聽過公良術、甘玉意這兩個魔頭沒有?」荊城冷動容道:
「這不是當年陳友諒的兩大護駕高手嗎?陳友諒兵敗身死,兩人便逃得無影無蹤,怎會
來為明室賣命呢?」戚長征皺眉道:「這兩個是什麼傢伙?」直破天道:「三十年前,
他們均是黑榜人馬,甘玉意更是唯一名登黑榜的女性,他們失蹤後才被除名,改由談應
手和莫意閒兩人代上,當年他們已是縱橫無敵的高手,經過三十年的潛修,現在厲害至
什麼程度,真要動過手才知道了。」荊城冷發呆道:「白芳華真厲害,竟有辦法招來這
兩大凶人,不好:韓柏他們怕會有危險了?」小半道人色變道:「什麼?韓柏到了韓府
去嗎?」戚長征霍地起立,喝道:「我們立即去!」寒碧翠扯著他坐下道:「不要衝動,
若有事現在去也遲了,不若派人去找不捨大師等回來,增強實力,才再想辦法吧!」接
著微笑道:「放心吧!沒有人比那小子更有運道的了。」荊城冷站了起來道:「由我去
找大師他們吧!」言罷匆匆而去,小平道人放心不下,追著去了。
    寒碧翠道:「還有三個厲害人物是誰?」直破天道:「其中一個是大家的老相識了,
就是魅影劍派的劍魔石中天,刁夫人悲痛丈夫先被烈震北毒死,愛兒又死於風行烈丈二
紅槍之下,剛好石中天養好傷勢,又不忿被浪翻雲所敗,所以在刁夫人請求下重出江湖
加入了敵人的陣營裡。」以戚長征的天不怕地不怕,亦聽得眉頭大皺,想不到允得天下
只個多月的時間,實力便膨脹得這麼厲害。
    寒碧翠心驚膽跳地道:「難怪他們敢公然挑戰我們,還有兩個呢?」直破天苦笑道:
「真不知他們怎樣弄這兩個人出來,一個就是有苗疆第一高手之稱的「戰神」曲仙州.
此人與赤尊信一向是宿敵,但誰也奈何不了誰,據聞他聲言要親手殺掉韓柏,好使赤尊
信「無後」,唉:這世上真是什麼人都有。」戚寒兩人均聽過這人名聲,但因對方從沒
有踏足中原,故所知不多,但對方既能與赤尊信平起平坐,亦可知大概了。
    直破天道:「最後一個就是來自廣東的郎永清,此人乃以前方國珍的軍師,外號
「清不留手」,武功達開宗立派的大家境界,擅使長矛,方國珍為先皇所敗時,他是唯
一硬闖脫身的人,鬼王打了他一掌,我們還以為他早死了,想不到現在又活生生出來橫
行作惡了。」
    頓了頓再道:「所以雖然鍾仲游和解符因要負起削藩之責,沒有隨來,但以他們現
在的實力,根本連浪翻雲都不放在心上。當然:水月大宗和單玉如初時亦不把浪翻雲當
作一回事,而現在他們都給老浪宰掉了。」戚長征和寒碧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的擔憂。
    韓柏等究竟是凶還是吉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