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7卷)
第十一章 送君千里

    韓柏緊擁著秦夢瑤,沿著官道策馬飛馳,連夜趕路往鎮江。
    秦夢瑤回復了那淡雅飄逸的仙姿美態,但仍顯得對韓柏非常依戀,不斷主動獻上香,
比之接天樓之夜更放縱自己。
    韓柏深切體會到她的心意,更知道從此一別之後,此情雖長在,此境卻難再。
    韓柏揩擦著她的臉蛋道:「為夫似乎還未夠呢!嘿!」秦夢瑤「噗哧」嬌笑道:
「若你使壞時撞上了陣容龐大約允隊,那怎辦才好呢?」韓柏哈哈笑道:「大不了我們便
以名實相符的雙修大法應戰吧!」秦夢瑤嬌笑道:「那就由夫君看著辦吧:人家早說過
任憑夫君處置了。」韓柏大樂,正思忖怎樣找個地方時,秦夢瑤低喝道:「小心:」他駭
然前望.只見路中心有個人蹲在地上,似正找尋失掉了的東西,忙猛提馬。健馬跳起前
蹄,後足一撐,越過那人頭頂,在丈許外著地,又奔出了五、六十丈,才緩緩停下。
    秦夢瑤默然無語.神態奇怪,似乎知道那是何人。
    韓柏好奇心起,策馬回頭。
    那人像絲毫不知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仍不斷在地上摸索,喃喃道:「誰偷了我的刀
?誰偷了我的刀?」他的聲音有點耳熟。
    韓柏定晴一看,立時目瞪口呆。
    此人蓬頭垢面,衣衫襤褸,依稀仍可看出是馬峻聲。
    難怪夢瑤大生感慨。
    這年輕俊彥原是武林的寵兒。卻因一念之差,落得成了個瘋子。
    馬峻聲雖可算是他的大仇人,但若非他的陷害,自己亦不會因禍得福,為今自己擁
仙在懷,不由對他只有同情和憐惜,再沒有半點恨意了。事實上自己根本已忘記了他。
    秦夢瑤輕輕歎道:「或者瘋了對他會是好事,我們走吧:」韓柏掉轉馬頭,繼續趕
路。
    奔出了十多里後,秦夢瑤低聲道:「韓郎:有人在前方攔截,不若讓我們夫妻和他
們玩個遊戲好嗎7」韓柏的魔種亦現出警兆,道:「不論如何,我怎也要和你纏綿親熱多
一次。才肯放你回靜齋。」秦夢瑤吻了他輕輕的一下道:「夫君有命,小妻於恭謹從命!」
輕輕飄起,由他懷抱脫身出去,沒入路旁的密林裡,姿態之美,教韓柏看呆了眼。
    再馳出半里許,前方路上一字橫排,站了多人,嚴陣以待。
    韓柏怕傷及馬兒,跳下馬來,把它趕到一旁休息吃草。一拍鷹刀,大步迎去,笑道:
「原來是各位老朋友,韓某真是榮幸,竟能使各位長途跋涉,到此恭候在下。」攔路者
赫然是「邪佛」鍾仲游,不老神仙、「奪魄」解符、迷悄、嫵媚兩女和活色生香的白芳
華。
    白芳華看他的眼神很奇怪,複雜至令他完全沒法揣測她的心意。
    鍾仲游和不老神仙神態如常,似是傷勢已完全痊癒了,看得韓柏心中暗,想不到他
們功力如此深厚,不到六個時辰,即可復元。
    白芳華歎息一聲道:「韓郎是否奇怪我們竟能如此清楚把握你的行踩呢7」韓柏見對
方擺出如此陣仗,自是應有不殺死他不肯罷休之心,若非有秦夢瑤在背後撐腰,今晚確
是凶多吉少。
    苦笑道:「想不到白小姐的所謂真情對我,只是出神入化的媚術,還在我身上做了
手腳,故能清楚把握我的行踩,召齊人手要把老子截殺,白芳華你真狠心。」白芳華淒
然道:「兩軍交戰,那容得有私情存在其間,韓郎既然走了,就不應回來,教人為難。」
不老神仙冷哼道:「白教主無謂多費舌,此子一天不除,終會變成另一個龐斑。」鍾仲
游嘻嘻笑道:「讓本佛爺把他擒下交給教主,不是就可吸乾他的魔種嗎7」解符待要說話,
忽地劇烈咳嗽了一陣,臉色變得更蒼白了。
    韓柏暗讚忘情師太了得。盯著白芳華道:「原來白小姐變了白教主,恭喜你了:請
問你在小弟身上做了什麼手腳。」迷情掩著小嘴花枝亂顫般笑道:「現在天下已是我們
天命教的了。燕王勢窮力薄,縱逃回順天亦難有多少天可活,怒蛟幫又痛失基地,天下
再沒有人能抗拒我教。看來你也是個人材,不若投靠教主,讓我們姊妹可悉心服侍你,
讓你享盡人間艷福,至乎功名富貴,亦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豈不勝過東躲西藏,苟
延殘喘7」錢仲游顯然對他那一刀懷恨在心,冷喝道:「迷情小寶貝給佛爺閉嘴,他運今
晚都過不了,何來東躲西藏的資格7」嫵媚和迷情同一鼻孔出氣,亦不怕鍾仲游,「曖喲」
一聲,笑道:「佛爺難道看不出教主一顆芳心像我們般繫在韓郎身上嗎7你殺他教主可肯
繞過你嗎7」這些妖女真真假假,確令人對她們愛恨難分。
    鍾仲游顯然和她們嬉玩慣了,給頂撞也不以為忡,只低罵了一聲小貨。
    不老神仙畢竟出身白道,看不慣迷情、嫵媚浪蕩的行徑,喝道:「夜長夢多,讓老
夫看看他的魔種如何厲害。」白芳華冷喝道:「且慢!」移到韓柏身旁.慼然看著他道:
「韓柏你還不清楚眼前的形勢嗎7允已繼承了朱元璋手上所有力量,百倍勝於燕王,你若
陪他執迷不悟,只是以螳臂擋車。況且就是眼前這一關你已過不了,若你肯任芳華對你
施以禁制魔功的手法,芳華可立毒誓,保證一生一世好好侍候你,讓你享盡人間洪福。」
韓柏曬道:「我還給你騙得不夠嗎7」白芳華點了點頭,輕柔地道:「我明白韓郎的感受。
亦不會怪你,是芳華不好。」輕歎一口氣,點頭道:「說真的,芳華寧願你轟烈力戰而
亡,也好過看你到日後英雄氣短的樣子。韓郎死後,芳華會為你設立靈位,視你為夫。」
韓柏冷冷道:「那個男人你不是視他為夫呢7」白芳華臉色微變,旋又歎了一口氣,怨憤
難平地瞪了他一眼後,退回己陣去,聲音轉寒道:「動手吧:不必留情!」迷情和嫵媚
同時現出錯愕之色。
    解符大笑一聲,與不老神仙同時前進,來到他面前,邪佛則身子一晃,繞到了他背
後,快似鬼魅。
    邪佛武功本與了盡同級,稍前所以吃虧全在於失算,非是武功及不上韓柏。
    韓柏忽地搖頭失笑,道:「你們以為可以輕易宰掉韓某,實在大錯特錯,白教主當
本浪子不知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腳嗎7」探手往發內一抹,取出一粒小珠,以指頭彈上半天,
再捧腹笑道:「這小珠可發出香味。使你們養的畜牲能嗅出我的行踩,而老子也將計就
計,借此把你們引出來。其實我的拍檔大俠浪翻雲一直跟著本浪子,不信讓本浪子著他
露一手給你們看看。」白芳華等瞧他說來充滿信心,不像假話。又見他明知己方有足夠
殺死他的能力,仍是好整以暇,一點不擔心,亦似沒有逃走的打算,均驚疑不定。
    若來的是浪翻雲,那誰都沒有把握可以應付。
    他們能在這裡截上韓柏,看似輕易,事實上也不知費了多麼大的心力和人力。
    這「珠魂追敵」乃魔門的一種秘術,靠的並非是畜牲的鼻子,而是施術者經餅特別
訓練的靈覺,類似精神感應的術法。首先挑出在精神感應上特別有天賦的弟子,傳以鍛
練之法,經長時間的修行,對這經過秘法煉製的珠魂生出神秘的聯繫感應,可在十里之
內測探到珠魂所在之處,詭奇之極。
    他們知道韓柏重返金陵後,又猜到他必會由陸路設法趕上燕王的船隊,於是在可能
的路線.布下了三個有這種異能的弟子,而他們則守在一座可與這三人借月色反照直接
通訊的山崗處。接到消息後,判斷出韓柏的路線,才能把他截著。
    本以為韓柏救得妮娘後會立即離京,怎知這小子在金陵盤桓了個多時辰,才肯離開,
等得他們差點以為已失諸交臂。
    韓柏胡譏完畢,本以為秦夢瑤會立即露上一手,豈知四周靜悄悄的沒有半點動靜。
    白芳華鬆了一口氣,笑罵道:「韓郎真是愛鬧,死到臨頭,還要故弄玄虛。
    」鍾仲游也如釋重負,便要動手。
    韓柏苦著臉向天合什低首道:「浪大俠:不要作耍小子了!」眾人正要嘲笑,風聲
響起,一段枯枝由左方林內閃電射出,直取不老神仙。
    白芳華等無不色變,只是此人能藏在近處而不讓他們發覺,恐怕若非是浪翻雲也應
是龐斑了。
    不老神仙冷哼一聲,塵拂一揮,拂在枯枝上。
    枯枝應拂掉到地上。
    不老神仙忽地悶哼一聲,晃了一下,喝道:「浪翻雲7」眾人大吃一。知道不老神仙
吃了暗虧。
    韓柏聳肩道:「還要和本浪子動手嗎7浪大俠一個人怕都夠你們侍候了,老子免役算
了。」鍾仲游厲喝道:「浪翻雲你是見不得光的嗎7本佛爺一個人就可應付你了。」韓柏
見他色厲內在的樣子,心中好笑,嘲弄道:「除了天上的明月,何來有光呢:佛爺你是
否患了失心瘋症7」不老神仙動手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白芳華一聲尖嘯,解符等三人忙舍下韓柏,退回她旁,而成陣勢,以應付這盛名蓋
天下的絕代劍手。
    韓柏捧腹大笑,喘著氣道:「浪翻雲那會這麼東躲躲、西藏藏呢?不過人給嚇破了
膽,腦筋便會不靈光起來。」又壓低聲音道:「其實裡面只藏著范賊頭,全是不老仙翁
今天功力損耗得太厲害了,著本來只有三斤力道的東西,卻以為是十斤重的正貨,嘿!
真是笑死人了。」以白芳華的媚功修養,也給韓柏弄得糊塗起來,這小子言之成理,唯
一不合理的,就是他怎會把自己的底子露出來,難道他活得不耐煩了。
    韓柏又嚷道:「邪佛爺不是敢挑戰浪翻雲嗎7快到林裡看看,包保你可見到比較易與
的范賊頭。」鍾仲游本有意入林查看,聽他如此鼓勵,反不敢魯莽行事。
    白芳華想起剛才湊近韓柏時,曾嗅到他身上有女兒家的幽香,還以為他在那個許時
辰是到了青樓或其它地方胡混,這時心中一顫,已知林內是何人。歎了一口氣道:「現
在芳華也不能不信鬼王的眼光,韓柏你果是福大命大的人,恕芳華不送了。」不老神仙
等愕然望向白芳華。
    韓柏臉色轉寒,「鏘:」的拔出鷹刀,大步朝他們走去,雙目神光閃閃,冷喝道:
「走得那麼容易麼,乖夢瑤快些出來給為夫押陣,老子要把他們全部宰掉,嘻!不過會
留下兩位護法仙子,因為她們對為夫總算有點良心。」駕人的刀氣,迫敵而去。
    他的腳步足音,生出一種奇異的節奏。使人清晰無誤地感覺到他強大的信心和無與
匹敵的氣勢。
    夢瑤之名入耳,無人不心生寒意,和聽到浪翻雲只有少許差別。
    秦夢瑤悄悄出現在眾人身後,與韓柏形成合圍之勢,微笑道:「夫君放心出手,小
妻子為你吶喊助威。」韓柏一呆停步,失聲道:「夢瑤在說笑吧:難道要我一個人打這
麼多奸黨?」縱使血戰在即,白芳華等均覺啼笑皆非,這小子總是令人發噱。
    鍾仲游見他停了下來,氣勢大減。冷哼一聲,閃電移前,兩指箕張。直取他雙目,
右手則使出空手入白刃,抓往他的鷹刀。
    解符同時出手,軟劍化作十多道劍影,攻向韓柏側翼。
    只要能迅速解決韓柏,就不那麼怕秦夢瑤了。
    韓柏哈哈大笑道:「兩個傻瓜中計了:」刀奔似電,連劈兩刀,中斷了的氣勢,又
像抽刀斷水般似分仍續,夾著駕人的刀勁,分別劈往兩人。
    同一時間秦夢瑤飛翼劍來到手上,朝白芳華,不老神仙迷情、嫵媚迫去。
    劍氣遙罩,救他們不能分身去對付韓柏。
    白芳華眼中射出森厲神色,拔出髮簪,冷冷道:「好:就讓本教主順便報答夢瑤小
姐殺師之仇。」秦夢瑤容色靜若止水,淡淡道:「找我也可以,但夢瑤卻不敢居首功,
我只是負責把令師迫出金陵,其它的就是浪翻雲的事了。」白方華呆了一呆。
    秦夢瑤忽後退一步,收劍皺眉道:「只是白教主剛才的心神分散,夢瑤就可令教主
飲恨劍下了。」白芳華歎了一口氣道:「夢瑤小姐不知是否相信,芳華真的愛上了韓郎,
故而心志難凝,鬥志不堅。」此時韓柏已和解符與鍾仲游戰作一團,難解難分,一時誰
也佔不到上風。
    不老神仙躍躍欲試,只恨秦夢瑤雖收劍卓立,但總覺它的精神仍遙制著自己.使他
不敢妄動。
    秦夢瑤平靜地凝視著白芳華,搖頭道:「教主此言差矣,你根本不會愛上任何人,
因為你愛的只是權力和地位,你可騙倒韓柏,卻騙不了夢瑤。」白芳華神色轉扭冰冷,
忽又露出茫然之色,垂首道:「或許是這樣吧!」按著厲喝道:「動手!」疾掠而前,
長簪在虛空處循著玄奧莫測的線路。不住比畫,發出氣勁破空的呼嘯,封死了秦夢瑤所
有進路。
    不老神仙和嫵媚、迷情分由左右側欺上,配合白芳華全力合擊秦夢瑤。
    拖纏終於結束。
    血戰展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