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7卷)
第三章 一敗塗地

    殿內煙霧瀰漫,都是來自白芳華逃走前發出的煙霧彈,魔門之人講求為了成功,不
擇手段。從不計較這是否屬於下作的江湖技倆。
    戰事此時到了尾聲。
    山侍和林侍最疼愛風侍這好妹子,不顧生死的掩護地出側門逸走,終犧牲了性命。
六名妖女一一伏誅,喪命於虛夜月等創下,而虛夜月雖完成了她高手必須殺人的目標,
卻是不住唸唸有詞,為敵方的亡靈超渡。
    了盡禪主沒有出手,悠然立在一旁,默觀著不老神仙給風行熱和戚長征殺得左支右
絀,一時再無還手之力。
    莊節站了起來,手按在莊青霜肩頭上,狠狠看著不老神仙難以逃避的結局。沙天放
的臉色好了點.不過仍不能移動,由向蒼松雙掌抵背,為他療傷。
    范良極則悠閒的去揭開那兩個伏地上的人所戴著的面具,赫然發現其中一個竟是西
寧派的「遊子傘」簡正明,此人一向是楞嚴的心腹,想不到實是天命教的人。也可知西
寧教的中堅人物,亦被滲透了。
    另一人面目陌生,不知是何許人也。范良極無心追究,忽地提起盜命,搶入戰圈,
與戚長征和風行烈三人齊施殺手,務求在最短時間內解決不老神仙。
    像不老神仙這種級數的高手,積近百年的內家正宗玄功。氣脈悠長,韌力驚人,縱
使在最惡劣的情況下,仍能仗著畢生之學,每能迭出奇招,爭取到片刻的主動,延長了
苦撐的時間。若非有淨念禪主這種高手在旁虎視眈眈,說不定他早成功逸走。
    范良極加入戰圈,似乎勝之不武。但眼力高明者當知他是怕不老神仙臨死前的反擊,
可以與風戚兩人其中之一同歸於盡,所以才要不擇手段把他殺死,免致後悔莫及。
    不老神仙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仍守得門戶森嚴,以飄忽莫測的身法,在三大高手
雨暴風狂的攻勢下垂死掙扎,一把拂塵揮舞得霍霍生風,堪堪保住老命。
    戚長征愈戰愈勇,大喝一聲,天兵寶刀在顫動震鳴中一刀緩緩剌出。
    不老神仙的臉色凝重起來,一拂抽在范良極頭,把他震得退飛開去,另外側踢一腳,
腳尖準確地正中風行烈丈二紅槍的尖鋒處,使他難以展開後著攻勢。才閃電後退,拂塵
收在背後,左手駢指如戟,遙往戚長征點去,尖銳的破風聲,立時響徹全場。
    了盡禪主低喝道:「戚施主小心:」戚長征夷然不懼,寶刀由慢轉快,迎上指風。
    「蓬!」的一聲,戚長征往後蹌踉倒跌,不老神仙亦好不了多少,他吃虧在毫無喘
息之機,縱功力勝過敵手任何一人,但真元的耗損卻厲害多丁,此刻已接近油盡燈枯的
階段,就算能即時脫身,也至少要潛修一段日子才能回復過來,但能否臻至往昔水平,
仍是未知之數。*所以他雖能迫退戚長征,卻是無法傷敵,還往後退了一步,風行烈借槍
尖湯開之勢,反手以槍尾掃在他背上。
    不老神仙本來收在背後的拂塵早移到前方,揮打正在凌空撲來的范良極,避無可避
下,袍背鼓漲,竟然以護體真氣硬捱了風行烈掃來的槍尾。
    風行烈給反震之力彈跌開去,不老神仙則一個踉蹌,全身劇震,差點側跌地上,眼
耳口鼻滲出鮮血,再無高人的仙範。
    范良極毫無憐惜的一照頭疾敲下去。
    忽地有人在偏門處高叫道:「皇上有命!手下留人!」眾人齊感愕然,往來人望夫。
    只見一個矮矮胖胖,身穿一品官服的中年肥澳,滿臉笑容步入殿來。
    了盡禪主皺起了眉頭,雖說他心神集中到不老神仙身上,但沒理由有人接近都不知
道,由此可見這人實是可怕之極的絕世高手,倏地移前,準備出手攔截。
    范良極一個迴旋,收飛掠開去,暫不痛施殺手。
    不老神仙挺起身軀,卻不敢移動,因為風行熱和戚長征的一槍一刀,仍緊緊遙制著
他,只要動個指頭。亦會惹來凌厲的攻擊。
    莊節按著莊青霜肩頭,隔著戰圈中的人,望向來人一眼,皺眉道:「原來是曹國公。」
    他也是年老成精的人,隨即喝道:「站住!」曹國公李景隆愕然止步,故作不解道:
「究竟有什麼問題?」虛夜月踏前兩步,不客氣地嬌喝道:「為何你會在這裡出現呢?」
李景隆從容道:「皇上身體不適,正打道回宮,嚴指揮著本官先行一步,來通知各位一
件天大重要的事。」眾人都聽得疑不定,難道他是朱元璋的心腹之一?
    不老神仙閉上眼睛,有若一具沒有生命的泥塑仙翁,對四周的事不聞不問。
    李景隆忽地仰天長笑起來,聲展屋瓦。
    眾人都大覺不妥,他的笑聲暗含人氣動,顯露出深不可測的功力,怕連不老神仙都
要遜上一籌。
    李景隆笑聲倏止,像變了個人般雙目邪芒大盛,功力較淺者如谷倩蓮和小玲瓏等都
避了開去,不敢接他那眩人的眼神。
    了盡禪主一聲佛號,合什道:「原來是「邪佛」鍾仲游!」李景隆狂喝一聲,宛如
平地起了一個焦雷,令人耳鼓生痛。再大笑道:「知得太遲了!
    」條地扒前,一拳住了盡禪主垂去。
    同一時間勁風由上而來,挾著十多個彈球,雨點般下。
    解符的長笑在上空響了起來。
    范良極狂喊道:「先幹掉那老鬼!」騰空而起,盜命幻起千百道芒影,震飛了對方
暗器,他用勁巧妙,那些彈球完整地往上送出洞外,沒有一顆爆破開來,他同時往解符
迎了上去。
    戚長征和風行烈對望一眼,均知忘情師太凶多吉少,心中湧起說不盡的憤概,一刀
一槍,全力往不老神仙攻去,再沒有任何保留。
    「波波波!」聲中,幾顆漏網的彈球撞到牆上地上,立時爆炸開來,迸出紅煙,帶
來辛辣難聞的異味。
    向蒼松見勢不妙,怕莊節和沙天放兩人因傷受不住這種看來有毒的氣體,又怕對方
除解符外,尚另有如李景隆般出南郊趕回來的強手,大喝道:「掩護莊派主和沙公!退:」
薄昭如、雲清、向清秋夫婦和莊青霜等忙依指示與向蒼松扶著莊節,抬起了沙天放,退
往右進的殿門裡。
    虛夜月一聲不響,凌空躍起,向正與范良極在殿上空中交手的解符攻去,她得鬼王
真傳,又盡得七夫人、鐵育衣、碧天雁三人秘技,武功冠於寒碧翠、谷姿仙等諸女,眼
光更是高明,知道截著解符乃眼前最關鍵的一環。
    寒碧翠則提劍往負隅頑抗的不老神仙撲去,今天若不能殺死這武學宗匠,實是後患
無窮。
    比姿仙怕谷倩蓮和小玲瓏有失,命她們隨眾撤退,自己則守在殿心,好策應全場。
    「蓬蓬蓬!」勁氣交擊聲不絕於耳,原來了盡禪主已與「邪佛」鍾仲游硬拚了十多
招,誰也佔不了對方的便宜。
    就在此時,入門處人影一閃,那化身廉先生的張芮閃電般掠了進來,朝不老神仙處
撲去,加以援手,人隨劍至,聲勢人。
    比姿仙一聲清叱,搶前截擊。
    這時向蒼松和薄昭如又衝回中殿,均朝風戚等人處撲去,打定主意先幹掉這外表道
貌岸然,其實邪惡之極的武學宗匠。
    紅煙瀰漫全場,視野不清,但戰鬥卻一點沒有停緩下來。
    朱元璋的計策成功了,天命教隱身在朝廷內的人.終於逐一現形。
    韓柏掠過了重重殿頂,終趕上了白芳華,大鳥騰空般越過她上空,張手攔在她身前。
    白芳華嘴角帶著血絲,顯是逃走時受了內傷,否則韓柏休想追得上她。
    罷才逃走時,她早發盡了所有法寶和暗器,以她現時的狀熊,能撐韓柏十來招便相
當難得了。
    這處已離開了朱元璋指定禁衙不准插手的禁區,四周人影重重,把他們圍個水不通,
大部份人都手提強弩.瞄準白芳華,只待韓柏下令。
    韓柏哈哈笑道:「今吹看你還有什麼法寶。」接著歎了一口氣.柔聲道:「你傷在
那處?」白芳華自知插翼難飛,垂下了雙手,冷冷通:「殺了我吧!芳華只願死在你一
個人手上。」韓柏難過得搔起頭來,忽然朝白芳華衝去,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同四周的
人喝道:「遣裡沒你們的事了!」沖天而起,朝後山投去,頃刻後來到太監村內那石亭
裡,才把白芳華放得坐在石台上,按著她的大腿柔聲道:「剛才我沒有封你的穴道,為
何不乘機暗算我,你不是奉命要殺我嗎?」白芳華兩眼一紅。淒然道:「你以為師傅可
逃過秦夢瑤的追殺嗎?師傅都沒有了,還殺你來幹嗎?」韓柏心亂如麻,根本不知應該
怎樣處置她。和她胡混了這麼一段日子,以他多情的性格,對她已生出深厚的感情。
    白芳華伸出纖手,輕撫著他的臉頰和頭髮,湊上紅,輕吻了他一口後道:「或者你
會說我在騙你,不過你的確是唯一使芳華動心的男人,芳華到現在才知整件事是朱元璋
一手安排的佈局,那杯毒酒早給你們試破了,對嗎?」韓柏一震道:「白小姐真厲害,
竟給你猜著了。」白芳華輕歎道:「道理太簡單了,假設我們沒有害死朱元璋的方法,
搶到遺詔又有啥用,朱元璋大可另立遺詔,又或親口宣佈改詔書。可是我們如此捨命來
奪詔書,你們仍好整以瑕,半點都不為朱元璋擔心,自然是知道他不會遭暗算,單師今
次真是棋差一著,秦夢瑤才是最厲害的人。唉!我們是一敗塗地了。」韓柏雙手捧著她
蒼白的臉蛋,柔聲道:「你走吧!好嗎?」白芳華搖頭道:「芳華再不想累你,不要看
朱元璋現在對你這麼好,全因他需要你,就像他從前需要劉基、虛若無、常遇春那樣。
假若他知道你故意放走我,必會記在心中,再慢慢找機會修理你。燕王也是這種人。何
況現在人家傷及經脈,走也走不遠。待朱元璋清除了其它人後,便會找我算賬,那時天
下雖大,亦沒有我自芳華容身之所。」韓柏心中憐意大起,重重吻在她香上,白芳華嬌
軀劇烈顫抖起來,玉手纏上他脖子,熱烈地反應著。
    良久後分開時,白芳華臉上已多了點血色,微嗔道:「為何仍要損耗真元來救人家
呢?
    」韓柏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要借舌相交時把真氣渡人她體內,好療治她的傷勢,怎知
她不是正對他施展手段呢?他的魔種對同是出身魔門的白芳華,別具靈效,只剎那間的工
夫,白芳華的傷勢已痊好了小平。
    韓柏把她擁入攘裡,笑嘻嘻道:「道理很簡單,因為我捨不得讓你死,縱使你將來
再狠心對付我,本浪子亦絕不後悔。」按著又把她移開少許,讓他可盯著她的眼睛道:
「可否答應我一個請求?」白芳華咬著下,好一會才輕輕點頭。
    韓柏正容道:「在你殺死我前,請不要傷害任何人好嗎?」白芳華微一愕然,再撲
入他懷抱裡,嬌吟道:「韓郎啊!你的想法太天真了,芳華現在是因為決心殉師,才向
你流露真情,假若換過一個情況,是芳華佔盡上風,那會把什麼承諾放在心上。韓郎若
真對芳華有情意,就立即下手吧!否則芳華索性自斷心脈,死在韓郎的懷抱裡,若要人
家像耗子般東躲西藏,整天怕錦衣衛找上門來,不若痛快地死掉算了。」韓柏知她因承
受不起這次沒有可能翻身的慘敗,決心尋死,歎了一口氣,低頭找到她香,痛吻起來,
兩手同時在她動人的肉體上搓搓揉揉。
    白芳華舒服得呻吟起來。
    韓柏那肆無忌憚,輕薄無禮的雙手,既使她春思難禁,同時又湧來一注注真氣,助
她打通因傷閉塞的經脈。
    不一會她渾體舒泰。情思蕩漾,不知身在何方,體內生機萌動當正等待著韓柏為她
寬衣解帶,共效于飛時,韓柏連點她數處大穴,使她時失去了知覺。
    韓柏歎了一口氣,抱起她朝太監村掠去。
    他知道眾影子太監們今晚休想有閒暇回來,所以目下對白芳華來說,這寧靜古的小
村,將是京城裡最安全的地方。
    白芳華雖說狠辣處比得上單玉如,終是末曾有過大惡行,他怎忍心把她送給朱元璋
呢?
    至於如何處置她,那將是天命教被殲除後的事了。
    自與風行烈結成夫婦,雖練未成雙修大法,但因谷姿仙自幼基,都是依循雙修心法,
所以特別享受與風行烈的魚水之歡,每次交合,對雙方均有裨益,兼之這些日子來,不
但得到不捨和谷凝清指點,又有風行烈這麼好的對手切磋研練,所以功力劍術,均有突
破。
    此時她展開劍勢,迅眼間向那張芮連攻七劍,有若電光驟閃,劍芒漫漫,以張芮的
身手,仍無法硬闖過她這一關。
    張芮的劍法專走奇險刁鑽的路子,谷姿仙銳氣一過,他的劍勢立轉凌厲。搶回主動,
佔了上風。不過以他的自負,給這美人兒如此阻著勢頭,實在不是滋味。
    紅煙擴散至每一角落,不過對他們這些高手來說,縱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亦不會有任何不便。
    風聲驟起。
    混亂之中,誰都不知道來的是敵是友。
    戚長征剛一刀劈得苦苦支撐的不老神仙跌退往風行烈的方向,大喝道:「來者何人?」
    只聽一人陰側側笑道:「本人楞嚴,特來送你們歸西。」風行烈一聽心中凜然,剛
巧此時傳來谷姿仙的一聲嬌哼!彼不得向不老神仙背上補上一槍,倏地移了過去,一槍
掃開了張岳,拉著愛妻往莊節等人所在的偏殿退去,同時大叫道:「我們走!」兵刃交
擊聲中,紅霧裡傳來向蒼松一聲痛哼和薄昭如的呼,他兩人顯是首當其衝,遇上楞嚴和
他手下的主力。
    以向蒼松的身手,楞嚴若想傷他,就算拚盡全力也難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手,可
知他有大批幫兇。
    戚長征明知對方是圍魏救趙之策,但心懸向蒼松和薄昭如,向寒碧翠打個招呼,捨
下了不老神仙,通聲往援。
    上方的范良極一迫開解符,向殺得性起的虛夜月叫道:「月妹快來!」虛夜月鬼王
鞭出衣袖飛出,揮打往凌空回飛過來的解符,鞭掌拚了一詞,才嬌叱一聲,往下滑翔而
去。
    此時紅霧漫殿,眾人移動時都盡量不發出任何聲息,以免招惹敵人的暗襲。
    「邪佛」鍾仲游的狂笑沖天而起,轉瞬到了殿頂,大喝道「了盡小兒確有兩手,下
次鍾爺再和你玩過。」了盡悠然應道:「恕了盡不送了!」「蓬!」的一聲,兩人再硬
拚了一掌。
    敵人紛紛離去。
    殿外車馬人聲隱隱傳至。
    朱元璋的車駕終於回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