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7卷)
第二章 天降奇兵

    當單玉如的翠袖拂到韓柏臉上時,充滿勁氣的一拂,忽地變得柔軟無力,便像她正
為情郎舉袖拭臉,溫柔體貼之致。
    這當然不是單玉如的原意,只是韓柏那口吹來的真氣,透過翠袖傳入她暗藏殺著的
玉手去,沿經脈而行,所到之處,竟把地無堅不摧的真勁化得十去八九。
    單玉如心中狂震,這麼怪異的內勁,以她的實戰經驗和見識,都從未遇過和聽過。
    事實上韓柏除了剛成就了的道魔合流,能把兩種極端和絕不兼容的真氣混在一起外,
還有自己從無想十式領悟回來的捱打神功,渾融而成他獨有的絕技,怎是單玉如可猜估
得到的。
    單玉如整條玉臂都麻起來,忙摔開翠袖,順手按著回飛過來的玉環。
    韓柏的大臉重見天日,欣然一笑,腳往外伸,一分不差的穿回鞋子,論難度要比單
玉如接回玉環更要高出幾倍。
    再哈哈一笑,虎軀往單玉如猛壓過去,還故意擠上她圓挺的一對乳峰,往她催送魔
道合流的異氣。
    兩人同時泛起曼妙莫名的動人感覺,都恨不得就那樣黏著永遠不再分開不過那只是
剎那的光景,單玉如畢竟道行深厚,首先清醒過來,立把提展至極限的魔功,由小骯處
度人韓柏體內。
    此時她已知道韓柏的魔種已可化去她魔門的真氣,但卻以為他仍未有能力化去她全
力的一擊。
    韓柏醒覺得稍遲了點,暗叫妖婦毒辣,晚在丹田處運起道魔合流的獨特捱打神功,
同時吻上她的香,度入另一道真氣。
    兩人有若觸電,小骯間竟發出悶雷般的一聲爆響,同時往外拋飛。
    單玉如魂飛魄散,想不到這小子不但能擋了她全力的一擊,竟可趁自己魔功全集中
到丹田處時,吻了她的香.還輸來一注使她春情勃動的怪異魔氣。
    由韓柏丹田傳來的反震之力,亦使她氣血翻膀,身不由己地離地後跌。
    她終是魔門最傑出的人物,還在凌空的當兒,猛地強運真氣,壓著差點要走火入魔
的經脈,同時收攝心神,強忍著那沸騰的春意,蹌踉觸地即急退兩步,拿樁立穩,只是
玉臉上升起了兩團前所未有誘人至極的紅暈。
    韓柏便沒有她那麼要顧儀態了,拋後丈許,「蓬」一聲跌個四腳朝天,又翻滾一輪,
才爬了起來,笑嘻嘻沒事人的張開大手,通:「教主!來!再讓我親親!」單玉如首次
沒因此而罵他,因為她確有莫名的衝動,希望可以投進他懷裡去。
    雲素叱喝聲傳來,只見她劍勢開展,竟從容擋著迷情和撫媚二女。
    單玉如露出訝色,好一會後才往韓柏瞧去,神色凝重道:「為何一晚不見,你竟像
脫胎換骨地變了另一個人?」韓柏嬉皮笑臉地直往她走來。得意道:「胸脯給老子摸過,
人給老子抱過,小嘴又讓我吻了,還不乖乖陪我去睡覺嗎?」單玉如首次露出驚惶之色,
旋又變作一臉殺氣,尖叫道:「站住!」韓柏心中大樂,笑道:「娘子何用生氣?」單
玉如失常地厲聲道:「你剛才使的是什麼功夫?」韓柏肅然立定,正容道:「也難怪娘
子你這般吃驚,假若你命手下停戰,我就告訴你為何你相公我會突然功力猛進吧:」單
玉如已無暇計較他娘子相公的吼叫一通,低罵了一聲「沒用的東西」,便發出命令。
    迷情、撫媚兩女應聲退開,來到單玉如身後。雲素亦嬌喘細細來到了韓柏身旁,茫
然不解地看著兩人。
    單玉如這麼急切想知道他體內奇異真氣的路數,是絕對有理由的。因為這小子的魔
功剛好克制著她,所以就算她的功力比韓柏高上一籌半籌。亦全無殺死他的把握。不過
若能知多一點,以她博識天下武功的智能,說不定能找到對付他的方法。
    韓柏目光又在迷情、撫媚兩女身上轉了幾轉,笑道:「最好三個一起陪我。」兩女
都禁不住掩嘴偷笑,還與他眉目傳情。
    雲素雖明知韓柏這叫以魔制魔,仍俏臉微紅.垂下頭去,若她懂得罵人,早在心中
罵著他了。
    單玉如寒若霜雪道:「快說出來!」韓柏伸了個懶腰道:「教主你太小覷魔師龐斑
他老人家了.竟敢將他們出賣與朱元璋,他可能怕人說他以大欺少,又或根本不屑出手
對付你,所以留下了一封信.把魔種大成之法,透過花解語。嘿!即是教主外老子的另
一個情婦,把那功法傳授予我,再加上你相公我的聰明才智,便創出這前無古人的功夫
來,教主現在想謀殺姘頭都辦不到了哩!」單玉如「哦」的一聲,臉色回復正常,泛起
嬌笑,其實卻是遍體生寒。
    她雖利用種種形勢。希望使龐斑和浪翻雲雙方人馬拚過兩敗俱傷,不過終不成功。
可是怎地想不到龐斑留此後著,使她現在一籌莫展。
    韓柏笑道:「說完了!再動手吧!老子我還未玩夠我的教主情人呢。」單玉如雙目
殺機一現,旋又笑道:「不要得意,殺人是有很多方法的。」韓柏曬道:「假設娘子能
把玉環在我額上敲上一記,保證你夫君我一命嗚呼,不過卻要問過我手上這把刀,看它
肯否讓你如此不守婦道。」單玉如差點給他活活氣死,眼內寒光閃閃,點頭道:「好!
便看你的運氣可讓你活得多久。」一把嬌甜溫柔的聲音由左側牆頭傳過來道:「單教主
說得好,我的好大君是天生一世行好運的人,誰也殺他不死,單教主當然不會例外。」
韓柏虎軀劇震,不能相倍地往聲音傅來處望夫。
    戚長征的天兵寶刀終舉至頭頂,在日光下發出令人目眩神迷的閃亮,此時敵方援兵
先頭部隊的兩名刀手已撲至他兩側.卻受他天兵刃的壓力氣勢所迫,在離他半丈處駭然
停了下來,還上下運刀,以抵抗由他發出的駕人殺氣,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他雙目神光如電,罩著冷目姿座,令這東洋高手不禁一陣心怯,覺得他凌厲的眼神
似能看穿他的五臟六腑、經絡血脈,又似根本不是看著他。
    冷目姿座腦海一片空白,忽地興起了「逃」這衝動。
    戚長征的氣勢在此刻達至平生以來最巔峰的狀態,直有三軍辟易之威。
    驀地戚長征狂吼一聲,其聲威有若猛虎出林,震得正待撲上來的敵人耳鼓轟轟鳴響,
同一時間,他的天兵寶刀化作一道精芒眩目的懾人彩虹,迅如電閃般以沒人可看清楚的
速度,照臉往冷目姿座疾劈過去,刀風帶起了人的狂飆,卻奇異地吸攝著冷目姿座,只
把其它趕來的援手全迫退至方圓一丈之外,凜然有君臨天下之熊。
    冷目姿座終是一代高手,在此生死關頭,知道除出手硬拚,見個真章外,再無化法,
凝聚全身功力,橫刀力架。
    兩刀相,發出「嗆」的一聲清音,兩刀交觸處火星四濺,既好看又是詭異之極。
    鉗形般圍在冷目姿座四周的東洋刀手,無不由心底泛起一種冷目姿座輸了的感覺,
一陣抖怯。
    戚長征退了一步,捧刀而立,神態有若天神。
    冷目姿座仍是橫刀頂上的姿態,看似穩若泰山,雙目緊瞪著眼前這不可一世的對手,
按著雙眉間現出一道寸許長的淡淡刀痕,然後出淡轉為血紅,往上下延伸至三寸的長度。
    這時眾人耳鼓內還似聽到剛才兩刀那一下硬拚的餘音。
    冷目姿座眼神轉黯,血箭刀「噹」的一聲掉往地上,臉上血色盡退,猛搖了一下,
「蓬」的一聲往後倒跌,塵屑揚起,當場斃命。
    四周的矮子全停止了進攻的動作,腦內空白一片,呆瞪著冷目姿座再沒有半絲生機
的體,怎也不明為何他明明架著了這一刀,卻落得中刀身亡的結局。
    戚長征天兵寶刀一振,指著最接近的其中兩人,厲喝道:「來!」狂猛的刀氣,立
即潮湧過去。
    那兩人見一向稱雄東洋的冷目姿座如此不堪一擊,心膽俱喪,不由連退數步。
    戚長征哈哈一笑,大步踏前。
    十名刀手竟如響斯應,往後退去。
    也不知是誰先行動,其中幾個矮子忽地磚身就逃,其它人立即受到感染,一陣呼嘯,
不一會就逃個一乾二淨。戚長征不用動刀,就把他們嚇走此時風行烈正與解符纏戰不休,
風行烈的丈二紅槍化作千萬道光影,把解符卷在重重槍網裡,可是解符一點不受約束,
行雲流水般憑著雙掌隱隱封架著對方狂暴的攻勢,只不過臉上再沒有先前那神采飛揚之
色了。
    戚長征提刀朝戰圈走去,殺氣直追解符。
    解符顯出他人的魔功,使出一招玄妙的手法,一指點在槍頭處。
    槍影散去。
    解符倏地退開,厲聲道:「想來夾攻解某人嗎?」戚長征哈哈笑道:「我們兄弟有
福同享,有禍同當。像你這麼可口的美食,老戚自然要來分一杯奠了?」解符進退兩難,
他的任務是要纏著這兩人,直至殿內己方之人得手退卻,才可離開。可是剛才目睹戚長
征以先天無形刀氣斬殺冷目姿座那無比霸道的一刀,那還敢同時接下這兩個年輕高手。
他生性自私,絕不肯犧牲自己成全大局。
    忘情師太的聲音由屋頂遙傳過來道:「兩位施主請立即回殿對付敵人,這奸賊交給
貧尼好了。」解符身結一震,駭然往忘情師大看去,眼神駕疑不定。
    此時殿內已出現了新的情況。
    莊節終在內力比拚一項上吃了大虧,被不老神仙一拂掃得運人帶劍蹌踉倒退,砰的
一聲撞在牆上,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雖仍舉劍作勢,但誰都知他是強弩之末,難再逞
強。
    不老神仙正要衝前了結這眼中刺時,一陣禪唱之音,由地下室處悠悠傳了出來,充
盈著和平安逸的超然意趣,殿內雖是刀刃交嗚,竟不能掩蓋其分毫,傳進了每一個人的
耳裡。
    本是沉沒全場的肅殺慘烈之氣,立時大幅消減。
    不老神仙臉上現出異之色,舍下莊節.往入口處掠去口白芳華勉力再迫退了范良極,
亦往後移。
    那兩個負責投擲毒火彈的人,正因內裡全無火彈爆發的打響而異不定時,禪唱響起,
使他們心神受制,竟忘了繼續以獨門手法投彈,發起怔來。
    就在此時,一團黑忽忽的東西由入口處拋了上來,呼的一聲斜斜上衝,準確無誤地
出殿頂破口處飛了出去,接著是連串轟隆的爆響,聲勢駭人。
    白芳華眼利,看到擲出來的是一件禪衣,包裡著的自然是厲害至極的魔門秘製毒火
彈了。
    此時不老神仙剛來至入口旁丈許外,那兩個戴菁面的人並地齊聲慘哼,往後拋跌,
接著一個臉目清秀的僧人現身入口之旁,低喧一聲佛號。
    敵我雙方諸人無不吃了一驚,紛紛停手,薄昭如等忙趁機去察看莊節和沙天放的傷
勢。
    白芳華一聲尖嘯,著己方之人隨她來到不老神仙身旁,布成陣勢。
    虛夜月等則嬌叱連聲,提著兵器由入口處躍了出來,列在那僧人身後,狠狠盯著不
老神仙等眾。
    莊青霜看清形勢,悲呼一聲,往莊節和沙天放撲去。
    范良極此時正忍痛掏出他偷來的兩顆少林寺靈丹,往兩人口中送去。使人摸不清他
確實的「身家」雄厚至何等程度。
    不老神仙深吸一口氣道:「想不到淨念禪宗之主,竟會冷施暗算?」了盡禪主傲微
一笑,柔聲合什道:「仙翁愛怎麼看就怎麼看,貧肭奉夢瑤之托,今天怎也不能讓仙翁
奸謀得逞。」環目一掃後續道:「看來尚未弄出人命,你們可立即離去,否則莫怪貧衲
寧犯殺戒,亦要出手降魔。」他由老公公得到開啟地道之法,所以趁黑霧瀰漫時,神不
知鬼不覺潛入地室裡。
    不老神仙雖是「白道」的泰山北斗,但比起地位超然的了盡櫸主,無論身份武功始
終差了一截.只看秦夢瑤的厲害,便可知了盡的不好惹。不老神仙一向不是漠視生死的
人,否則當日早向浪翻雲出手了,不由一陣心怯,望向白芳華。
    白芳華臉色變得凝重無比,沉聲道:「秦夢瑤在那裡?」戚長征的聲音在左方入口
處響起道:「夢瑤仙子在那裡都沒有關係,只是我老戚就足可令白妖女你受用不盡了。」
白芳華知道不妙,同不老神仙等打個眼色,一起沖天而起,往殿頂破口處上掠而去。
    范良極冷笑道:「逃得那麼易嗎?」後發先至,盜命朝白芳華戳去。
    虛夜月早憋得辛苦極了,一聲嬌叱,比寒碧翠還快上一線,朝最是風流自賞,曾出
言向她調戲的火侍,趁他尚未躍起前,一劍戳去。
    戚長征則人刀合一,斜掠而起,往都穆凌空攔截。
    不老神仙這時暗叫僥倖,那還顧得其它人,正要穿洞遠逸,忽覺不妥,丈二紅槍的
重重芒影,由上烈射而來,封死了所有逃路。
    眾女紛紛尋上敵人,薄昭如、向蒼松等同時加入戰團,使戰雲再起,只不過形勢卻
完全掉轉過來了。
    發出那麼甜美動人嬌音的正是曾聲言去的秦夢瑤。、這仙子衣袂飄飛,俏立牆頭之
上,似是乘風而來,弱不禁風,但又像崇山峻嶺般高不可仰。
    韓柏揉著眼睛,喜若狂道:「小寶貝你不是走了嗎?媽的!原來在騙我。」秦夢瑤
眼神落到韓柏身上,立即化作萬縷柔情,檀口輕啟道:「韓郎見諒,夢瑤若不把你騙倒,
怎能引得單教主現身。只是騙這麼的一次,夢瑤絕不會有下次了。」聽著她柔順謙恭的
嬌言軟語,韓柏渾身酥軟,不迭道:「騙得好:騙得好:最好連不能為我生孩子都是騙
我的。」秦夢瑤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凝神瞧著臉色忽明忽暗的單玉如道:「單教主魔
功早臻化境,為何仍看不破人世間的你爭我奪,只是過眼雲煙,了無遺痕,若教主肯答
應夢瑤從此退隱,夢璃也無瑕理會教主之事。」韓柏因與秦夢瑤有著微妙的感應,忽覺
這仙子是故意說出來,好讓單玉如相信她存有不是非動手不可的意圖。
    換言之這仙子又在騙人了。
    單玉如像鬆了一口氣般,玉容回復血色,千嬌百媚一笑道:「夢瑤小姐說笑了,你
不也是動了凡心嗎?為何卻來派本教主的不是,言靜庵以前奈何本教主不了,單玉如倒
要看看她徒弟的道行如何哩:」雲素這時找著機會,向秦夢瑤恭敬道謝她剛才指點之恩,
其它人才恍然大悟,難怪雲素能在強敵前堅守不失了。
    秦夢瑤向韓柏道:「夫君請和小師傅回去殿內.這處交給夢瑤好了。」韓柏搖頭道:
「不!她們有三個人,我怎也要和你並肩作戰。」見到心中的仙子,他那還肯離開她。
    單玉如嬌笑道:「你們要打情罵俏,本教主卻沒有閒情欣賞,恕本教主失陪了。」
話猶未已,「呼」的一聲白芳華已由殿頂原先的破洞逸了出來,橫掠而至。看她釵橫鬢
亂.臉無血色的樣兒,誰都知她吃了大虧。
    單玉如知勢頭不對,嬌叱道:「走!」與迷情、嫵媚二女,倒身飄退。
    秦夢璃微微一笑,不見如何作勢,已消失不見,臨離開時韓柏耳內響起她的傳音道:
「還不侍候你的白小姐!」韓柏見白芳華凌空改變方向,乳燕投林般朝右側高牆外的宮
闕飛去,忽忙下忘了禁忌,拉起雲素那不能侵犯的小手輕捏一下,叫道:「我去了,快
去照應師太!」颼的一聲,追著白芳華去了。
    雲素給他捏得渾身發軟,深吸了一口氣後,才懂得向她師傅發出叱喝聲的殿前廣場
疾掠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