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6卷)
第六章 破敵詭謀

    韓柏正要與戚長征和風行烈商量,戚長征已站了起來,同著入口處揮手。
    此時既是好戲即來的時刻,又有朱元璋龍駕在此,眾人都停上了交談,全神貫注到
戲台上去,所以戚長征這麼起立動作,立時吸引了全場目光。
    廂座上的朱元璋往入口處瞧去,原來是范良極陪著一位武士裝束,身段修長優美的
美女一同進場,微笑道:「那站起來的定是戚長征了,不知這美人兒是誰?」
    身後的葉素冬湊上來低聲道:「那是古劍池的著名高手「慧劍」薄昭如。」
    朱元璋頷首表示聽過。
    葉素冬趁機道:「陳貴妃來了,正在廂座外等候皇上指示。」
    朱元璋雙目閃過複雜的神色,輕歎一口氣道:「著她進來!」葉素冬打出手勢,片
刻後天姿國色的陳玉真盈盈拜伏在朱元璋座下,柔聲道:「玉真祝萬歲福壽無疆,龍體
安康!」朱元璋柔聲道:「台起頭來,讓朕好好看你!」陳玉真仰起俏臉,但微紅的俏
目卻垂了下來,長而高翹的睫毛抖顫著,真是誰能不心生憐意。道:「來:坐在朕旁陪
朕看戲吧!」此時范良極和薄昭如剛走到坐在最外檔虛的谷姿仙旁,進入座位行列內。
    韓柏正著急不知找何人商議,見到老賊頭如見救星,讓出座給薄昭如,又同范良極
招手著他過去一起坐在另一端的空位子去。
    薄昭如由站起來的戚長征旁擠過去時,一陣淡淡的幽香,送入他鼻裡,使他魂為之
銷。有意無意間,他的胸口挨碰了薄昭加的香肩。
    薄昭如嬌軀一震,幽幽地瞅了他一眼。
    坐定後,鼓樂一變,好戲開始。
    第一場是純為祝賀朱元璋而演的「八仙賀壽」。.看著鐵拐李、藍和等各人以他們
獨有的演出功架逐一出場,韓柏迅速向范良極報告了剛才無意中偷聽回來齊泰與廉先生
的對話。
    戲棚裡又逐漸回復先前喧鬧的氣氛。
    這些能到御前獻藝的戲子,雖及不上憐秀秀的吸引力,但都是來自各地的頂尖角色,
登時引來陣陣聲。
    當韓湘子橫笛一曲既罷,樂聲倏止,扮演何仙姑的憐秀秀挽著採花的籃子,載歌載
舞,以無以比擬的動人姿態,步出台上,其它七仙忙退往一旁,由她作壓軸表演。
    她甫一亮相,立時若艷陽東起,震懾全場,人人屏息靜氣,既被她美絕當代的風華
所吸引,更為她不須任何樂器助陣,便可顛倒眾生的唱腔迷醉不已。
    她的歌聲甜美細緻,咬字清晰至近乎奇跡的地步,急快時仍無有絲毫高亢紊亂,婉
若珠落玉盤,最難得是帶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動人韻味,高低音交轉處,舉重若輕,呼吸
間功力盡顯,扣人心弦。
    韓柏和范良極這兩人正商量著十萬火急的事,竟亦忘情地投入她的功架表情和唱腔
去,渾然忘了正事。
    上至朱元璋,下至允這類未成年的小孩,無不看得如癡如醉。
    到憐秀秀一曲唱罷,鼓樂再起,其它七仙加入和唱,齊向最後方廂座的朱元璋賀壽,
眾人才懂轟然叫好,掌聲如雷。
    范良極和韓柏更是怪叫連連,興奮得什麼都忘了。
    戚長征振臂高呼道:「憐秀秀再來一曲!」只可惜他的叫聲全被其它人的喝聲蓋過
了。
    直到八仙魚貫回到後台,場內觀眾才得鬆下一口氣來。
    范良極和韓柏同時一震彈了起來。
    風行烈驚覺道:「什麼事?」
    范良極把韓柏按回椅內,傳音道:「你向他們解釋,我去找老嚴,切勿打草驚蛇。」
逕自去了。
    風行烈和戚長征兩人移身過來,後者又碰到了薄昭加的秀足。
    韓柏只小刻工夫就解釋了整件事。
    風行烈道:「那廉先生現在那裡?」
    韓柏引頸一看,只見場內情況混亂,眾人都趁兩台戲之間的空隙,活動筋骨,又或
趁機作應酬活動,年輕男女更是打情罵俏,整個戲棚鬧烘烘的,那廉先生早蹤影杳然。
    驀地背脊一痛,四過頭來,原來是莊青霜拿手指戳他。
    莊青霜一臉無辜的表情道:「是她們要我來問你們,這樣緊緊張張究竟為了什麼回
事?」
    韓柏望過去,由薄昭如開始,跟著是虛夜月以至乎最遠的谷姿仙,十張如花俏臉正
瞪大眼睛等待答案。歎了一口道:「老賊頭有令不可打草驚蛇,你們乖乖在這裡看戲,
我們去活動一下筋骨立即回來。」向風、戚兩人打個招呼,一齊擠入了向出口走去的人
潮中。
    後台的廂座這時全垂下幕,教人心理上好過一點,否則恐怕沒有人敢面對那方。
    朱元璋手肘枕在扶手處,托著低垂的額頭,陷入沉思裡,又似是因疲倦須要這麼小
息片晌。
    允想借辭出去透透氣好離開一會,不過他懾於朱元璋的積威,儘管暗自著急,卻不
敢驚擾他。
    往陳玉真望去,只見她秀美的輪廓靜若止水,眼尾都不望向他。
    影子太監和葉素冬的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更教他如坐針氈,苦無脫身良策。
    數了一口氣,唯有再等待更適當的時機了。
    韓柏等三人在人叢中往外擠去。
    由於下場戲是由憐秀秀擔主角,換戲服和化妝均需一段時間。所以很多人都想到棚
外透透氣或方便。群眾就是那樣,見到有人擁去做某件事,其它人亦會跟著傚法,好趁
熱鬧。
    戚長征最慣這種場面,一馬當先,見到是漢子便利用肩臂肘等發出力道,把人輕輕
推開,好加速前進。若是標緻的大姑娘或美貌少婦,就鬧著玩的擠擠碰碰,討點便宜,
好不快樂。
    韓柏見狀大覺有趣,連忙傚法,看得旁邊的風行烈直搖頭。
    果然那些娘兒似乎大多都很樂意給兩人擠挨,被佔了便宜是佯嗔嬌呼,沒有賞他們
耳光。
    這時他們只望不要這麼快走出棚外了。
    戚長征三人到了十多便華服貴婦少女堆中,四周鶯聲燕語,嬌笑連連,戚長征偎紅
挨翠,不亦樂乎時,其中一名美麗少婦腳步不穩,往他懷裡倒過來。
    戚長征哈哈一笑,伸手扶著她香肩,低呼道:「夫人小心!」少婦嬌吟一聲,身體
似若無力地挨往他處,仰臉往他望來。
    戚長征剛低頭望去,只見此女俏麗之極,尤其一對翦水雙瞳,艷光四射,心頭一陣
迷糊時,對方手肘疾往他胸口撞來。
    此時韓柏和風行烈被與那少婦同行的其它女子擠入兩人和戚長征之間,封擋了去路,
再看不到戚長征情況。
    韓柏魔種何等靈銳,立知不妙,冷哼一聲,便撞入其中兩女之間。
    戚長征迷失了剎那的光景,立即清醒過來,此時對方肘子離開胸口只有寸許的距離,
更使他駭然是旁邊兩女亦同時撞過來,羅袖揮打,襲往他左右脅下要穴。
    背後也是寒風襲體,使他陷於四面受敵的惡劣形勢中。
    在電光石火的迅速間,他判斷出數女中以前方挨入他懷裡的女子武功最是高強,可
列入一流高手之列。抓著她香肩的手忙用力一提,要捏碎她肋骨時,對方香肩生出古怪
力道,泥鰍般滑溜溜地使他施不出勁力。
    心知不妙,胸腹一縮,再往前挺,迎上對方手肘。
    那知尚未與對力手肘碰上時,猛感對方肘部有一點森寒之氣。
    戚長征年紀雖輕,但實戰經驗卻是豐富之極,立即省悟此女肘上定是綁著尖刺一頗
的兵器,說不定還淬了劇毒,那敢硬碰,兩手化抓為掌,全力把她往橫撥去。自己則橫
撞往由左旁向他施襲的另-女子,好避過右方和後方敵人的辣手。
    前方的女子武功確是高明,並沒有如他想像般應手橫跌,竟微一矮身滑了下去,改
肘撞為反打,羅袖暗藏的匕首插往他空門大露的胸口處。
    而其它三方的敵人亦如響斯應,移位進襲,使他仍陷身險境裡。
    剎那間,他明白到自己正身處魔教一種厲害的陣法裡。
    韓柏眼看要撞在兩女粉背上,人影一閃,兩女移了開去,使他由空處衝進了這美人
堆內,勁風四起,三條衣帶從前方和左右二女處飛纏過來,分別捲向他雙足和拂住他臉
門。
    那先前沒至跟著的兩女則一齊發出指風,襲往正警覺標前的風行烈。
    一時間,三人被分隔開來,落入對方的的圍攻裡。
    敵我雙方雖在生死相拚,但由於都是在人叢那狹小的空間中移動,動作不大,兼之
戲棚內喧鬧震天,掩蓋了所有聲音,只像三人在美女叢中亂擠一通,縱使分佈場內的禁
衛廠衛們,都沒有發現他們出了事。
    這批妖女都是武功高強,單對單雖沒有一個是他們任何一人的敵手,但當連結成這
種能在近身搏鬥發揮最可怕威力的陣法時,卻能對他們生出最大威脅。
    更吃虧的是他們空有兵器而不能用,不但沒有時間取出來,亦不適合在這種身體靠
貼的情況下施展。
    天命教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你根本不知誰是敵人,驟然出現時,立時佔盡令人猝不
及防的便宜。
    戚長征此時右掌切在左旁兩人的袍袖處,同時飛起一腳往右方妖女的小腿疾踢過去,
左手則一拳往前方武功最強的妖女那狂插而來的匕首迎去,同時背上運起護身真氣,准
備硬挨後方襲來的利器。
    「蓬!」左方妖女嬌一聲,袍袖漲起,便擋了他那切下來的一掌,雖說戚長征分出
了大部分勁力去應付其它三女,這妖女仍是禁受不起,被戚長征震得橫移一步,不過她
絕不示弱,另一手朝他一拂,三點寒芒,品字型由袖內激射往戚長征腰腿處。,這時要
躍高亦來不及了,前方妖女的匕首已來到鼻端之前,夾帶著奇異的香氣。
    「砰!」右方妖女和他硬拚了一腳,慘哼一聲跌退開去,撞入一群以為飛來艷福的
年輕小子裡。
    雖迫退了兩個妖女,但他卻陷進了更大的危機中。
    戚長征此時已肯定自己只能避開及化解左後兩面的攻勢,前方的匕首是必須抵擋的
致命殺著,可是究竟應硬挨左側或後方的攻擊,卻是一個困難的選擇。
    韓柏卻決定了硬挨所有的攻擊,他靈銳的觸覺使他迅速把握了整體的形勢,知道敵
方的主力集中在戚長征身上,一聲大喝,滾落地面,車輪般往戚長征的方向滾過去,纏
著他身上的衣帶硬被震開,事實上亦是有力難使。
    如此招數,怕只有韓柏這從不顧身份面子的人才做得出來。
    妖女們齊聲驚叫。
    擋在韓柏前方的妖女驚惶間橫避開去,韓柏哈哈一笑,兩腳由下飛起疾兩方攻來的
妖女,同時兩手後伸,抓住由後方攻擊戚長征那妖女的一對小腿。
    風行烈此時亦與擋路的兩妖女交換了兩掌,兩女雖是天命教內的高手,但與他仍有
一段距離,更想不到對方有三氣匯聚的奇功,擋了他第一波的真氣,已是血氣翻騰,到
第二波助浪湧入體內時,慘哼跌退,撞在身後正在追擊滾地前移的韓柏那兩名妖女處,
累得她們差點要撲入這小子懷裡。到第三波真氣抵達時,兩女更口噴鮮血,踉蹌退往一
旁,再無還手之力。
    戚長征背後的攻勢消去,精神大振,指撮成刀,掃在對方匕首刀身處,另一手隔空
一拳往左方妖女擊去,身體同時迅速晃動了一下,左方電射過來的暗器被他移回來的手
掌掃跌地上。
    前方妖女見勢不妙,揮袖硬擋了戚長征的隔空掌,嘬尖嘯。
    聚妖女暗器齊施,往三人射去,同時擠入人流裡。
    韓柏此時已彈了起來,怕暗器傷了旁人,發出指風,射下暗器p戚、風兩人亦有同樣
顧忌,擋過了暗器後,眾妖女早混入叢裡追之不及。
    這幾下交手迅若激雷奔電,雖引起了一場小混亂,旁人的以為是眾女嬉戲,大多都
不在意,若無其事地繼續他們的談笑和活動。
    戚長征苦笑道:「妖女真懂揀地方。」
    韓柏摟著他肩頭笑道:「單玉如發狂了!」兩人聽得怵然大懍。
    韓柏說得沒錯,單玉如自知成敗全在今日之內,決意不擇手段對付朱元璋了。所以
這些平日潛藏在王侯大臣府內的妖女們,才不顧顯露身份來出手想除他們這些障礙。
    風行烈皺眉道:「為何單玉如不親來對付我們?」
    戚長征一震道:「她定是親手去對付老朱了!」這時三人剛擠出場外,只見范良極
正和嚴無懼、陳成和十多個錦衣衛的頭領在埋頭密勘,忙趕了過去。
    嚴無懼和三人打了個招呼,皺眉道:「廂房下的台底,已搜索過幾次,都沒有發現
問題,現在又有人密切監視的,絕沒有人可潛到台底下去。」
    范良極一把由懷內掏出詳列皇城下所有信道和去水道那張詳圖來,攤開查看道:
「戲棚下有沒有什麼信道一類的東西呢?」
    嚴無懼等一眾東廠的人全看傻了眼,這麼一張圖落在這盜王手裡,皇城還有安全可
言嗎?
    陽光普照下,周圍一片熱鬧喜慶,獨有他們這堆人眉頭深鎖,憂思重重。
    韓柏不耐煩看圖,道:「不若由我去把皇上勸走,不是一了百了嗎?」
    范良極罵道:「小子多點耐性,只要不讓允那小子離開,這可能是抓起單玉如來打
屁股的最好機會。」
    嚴無懼向陳成道:「你找葉素冬說出情況,由皇上定奪此事該如何處理!」陳成應
命去了。
    風行烈暗忖這嚴無懼真懂為官之道,把這重責推回朱元璋處,否則將來朱元璋追究
起來,怪責他們拿他的龍命去冒險,他便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豈知他仍是低估了嚴無懼。
    此君待陳成去遠後,命令其它兩人道:「你們跟在陳副指揮後面,看他有沒有與其
他人接觸,是否直接向葉統領說話,同時核對他說了些什麼。」
    眾人同時一愕,如他是藉此機會測試陳成的忠誠。同時亦可知杯弓蛇影下嚴無懼連
副手都不敢輕信。
    范良極失望道:「為何沒有通過台下的道呢?」
    嚴無懼道:「這答案還不簡單,我們專責皇上的保安,那會把戲棚建在有險的地方
呢?」
    范良極迅快把圖則收回懷裡,一副不能讓你沒收去的戒備樣子,看得眾人苦笑不得。
    嚴無懼精光閃閃的眸子望向韓柏道:「忠勤伯可否把聽到消息的過裎,詳細點說出
來?」
    韓柏忙把廉先生和齊泰的事說了出來。
    嚴無懼精神大振,同旁邊的手下打了個手勢。
    那人立即由懷內掏出一份報告,翻到詳列著齊泰今天活動細節的一章 上道:「在憐
秀秀開戲前,齊泰坐在靠近路旁前排的座位裡,共有二十五個人和他作過簡短的交談。」
    韓柏喜道:「我要的是皇上進來前那些紀錄。」
    嚴無懼劈手拿了那份報告,俯頭細看,一邊道:「那廉先生大概是怎樣子的,例如
高矮肥瘦,有沒有什麼特徵?」
    韓柏道:「比我矮了少許吧,有點儒生的味道,樣子還相當好看。」
    嚴無懼色變道:「那定是工部侍郎張昊了!」戚長征愕然道:「他很厲害?為何你
要如此震驚?」
    嚴無懼透出一口涼氣道:「他武功如何我不知道,但這座戲棚卻是由他督工搭建的。」
這次輪到其它所有人轉變顏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