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5卷)
第八章 道左相逢

    不捨夫婦神仙眷屬般由天而降,從容落到敵方旗艦最高第三層舷尾的甲板上。
    巨艦被轟開了兩個大洞,分別在船頭和船中間,雖仍冒著煙,但火已給撲滅了,看
來雖觸目驚心,卻沒有損及船桅和船體的主要結構,巨艦正朝上游逆流遁去,隨行的還
有十多艘戰船,其它的在後方遠處亂作一團,看來凶多吉少了。
    他們雙劍合璧,把撲上來的敵人殺得人仰馬翻,潮水般退了下去。
    他們輕鬆撥掉射來的弩箭後,不捨哈哈笑道:「藍幫主來時八面威風,為何現在卻
惶惶若喪家之犬,不怕給人恥笑嗎?」
    一聲冷哼。
    藍天雲由指揮艙推門而出,滿面殺氣,身旁一人儒巾長衫,兩手分別提著鋼杖短刀,
外型頗為英俊,風度翩翩。
    另外還有三個蒙著黑頭罩的黑衣人,顯是不想給人認出他們的身份,其中一人顯是
個娘兒。
    風聲響起,接著一聲慘叫,守在高桅上瞭望臺的傳訊兵口噴鮮血,掉了下來,「蓬!」
的一聲掉在敵我間的平台上,當場斃命。
    眾人抬頭往上望去,只見七夫人於撫雲俏臉寒若冰雪,靜止瞭望臺處,冷冷俯視藍
天雲等人。
    他們尚未來得及喝罵,小鬼王荊城冷的聲音在指揮艙頂響起道:「我還以為有什麼
厲害人物,原來只是些藏頭露尾,見不得光的無膽之徒。」
    三個蒙臉人的眼光並無變化,顯然都是沉得住氣的人。
    這時附近敵艦上躍過了十多個人來,都是藍天雲麾下趕來應援的好手,包括了他兒
子藍芒、「魚刺」沉浪、「浪裡鯊」余島、「風刀」陳鋌和姿色不惡的「高髻娘」尤春
宛,紛紛布在兩側,以鉗形之勢與不捨夫妻對峙著。
    藍天雲見自己的艦隊與對方戰艦距離不住拉遠,知道對方只來了這麼四個人,放下
心來,獰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偏要來,這趟教你們四個人有命來沒命
走。」
    谷凝清微微一笑,眼光深情地望向不捨。
    兩人和好後,谷凝清拋開尊貴的身份,事事均以丈夫為依歸,比任何女子更賢淑聽
話。不捨和她相視一笑後,眼光落到那白衣文士身上,冷然一笑道:「假若不捨沒有看
錯,這位應是雁蕩派的「杖刀雙絕」麻俊軍兄了。」
    雁蕩派在江湖是個神的門派,介乎正邪之間,當年曾助朱元璋打天下,後來掌門人
李賞因不聽軍令,被大將軍常遇春處死,門人怕受牽連,聞風四遁,逃返罹蕩,由李賞
的兒子李尚奇接位,這數年來罕有門人到江湖走動,這麻俊軍武功高強,較為人所熟知。
既有此等前因後果,被單玉如招攬自是毫不稀奇。
    麻俊軍冷笑道;「許兄為了女色不做和尚也算了,為何竟不顧顏面去作怒蛟幫的走
狗呢?」
    谷凝清鳳目寒光一閃,嬌叱逋:「好膽!」隔空一掌往麻俊軍擊去。
    掌勁狂捲,凝而不散。
    麻俊軍早知不捨厲害,卻沒有想到谷凝清隨意一掌,威力亦如此驚人,吃了一驚,
右手三尺長的鋼杖畫出一圈護身動氣,左手短刀閃電剌出。
    「蓬!」的一聲,麻俊軍全身一震,才勉強接下了這一掌。
    藍天雲看得直掀眉頭,他沒想到是谷凝清的厲害,只怪這麻俊軍差勁,接一掌都這
麼吃力。
    一聲清叱,七夫人於撫雲早等得不耐煩,從天而降,幻起千朵劍花,往眾敵罩撒下
去。其中一個身形瘦削的蒙臉人沖天而起,空手往於撫雲迎去,只看聲勢便知是一流好
手。
    不捨大笑道:「原來是謝峰兄,你不動貧僧還認不出是你來。」
    那蒙臉人全無反應,又準又狠的和於撫雲換了幾招。
    於撫雲清叱一聲,蝴蝶般飄了起來,再落到敵我雙方中間處,使出成名絕技「青枝
七節」,把擁上來的藍天雲手下全捲入劍光裡。
    剛才出手的蒙驗人落回艙面上,同另兩個蒙臉人打個招呼,一起騰身越過戰作一團
的人,撲往不捨夫婦。
    藍天雲向身旁尚未出手的麻俊軍、兒子藍芒和頭號手下「魚刺」沉浪打個手勢,三
人會意躍後,截著正要飛撲下來的小鬼王荊城冷,就把指揮艙頂闢作另一戰場。
    不捨夫婦見謝峰三人撲來,交換了深情的眼神後,手牽著手,不捨的右手劍和嬌妻
的左手劍有若穿花共舞的彩蝶般,一下子將三人捲入劍影裡。
    被不捨叫破為謝峰的蒙面人仍以雙掌應敵,但另兩人卻露了底細,男的掣出雙斧,
女的取出鐵拂。這時誰也知道男的是「十字斧」鴻達才,而女的就是「鐵柔拂」鄭卿嬌
了。
    他們三人本以為蒙著臉便可瞞過怒蛟幫的人,那知來了個深悉他們的不捨,登時無
所遁形。
    縱使不計較以往少林和長白派的私怨,他們實有必要殺人滅口。否則傳了出去,說
白道的長白派和惡名昭著的黃河幫合作,長白派勢將受盡唾罵。
    那邊的藍天雲細察全場,發覺圍攻於撫雲的人數雖最多,最吃力亦是這些人,忙往
戰圖移去,伺機出手。才垮了兩步,一名手下慘叫聲中飛跌向後。
    中了於撫雲的摧心掌,又沒有韓柏的挨打神功,那能活命。
    藍天雲大怒,正要撲前動手,凌戰天的聲音在旁響起道:「藍幫主久違了,為瞭解
決幫主的手下,請恕凌某遲來之罪。」
    藍天雲聽得魂飛魄散,轉頭望去,只見凌戰天由船沿升了上來,好整以瑕地打量著
他。更令他膽顫心驚的是三艦竟停了下來,橫在江心處。剛好看到怒蛟幫那艘戰船正全
速趕來。炮聲隆隆中,護航數艦中早有一艘中炮起火,其它己方船艦竟不敢戀戰,往上
游拚命逃去。魂魄尚未歸位,凌戰天欺身而來,拳腳齊施。
    昭如步入月榭內時,見到聚人都目光灼打量著她,尤其是戚長征和韓柏貪婪的眼光,
更使她有點受不了,俏臉一紅道:「請恕冒N,這次來找戚兄,是看看有沒有用得著我薄
昭如的地方。」
    忘情師太招呼她在身旁坐下,低聲間道:「昭如你進來時一臉忿然,是否剛和人有
過爭拗呢?」
    薄昭如顯是和忘情師太一向情誼良好,如見親人般憤然道:「我脫離開了古劍池,
這樣也好,我薄昭如立誓不嫁人,就是不想有任何羈絆,現在連門派都沒有了,獨來獨
往下不知多麼好!」聚人心知肚明她定是和古劍叟有過強烈的爭吵。不過除非死了,否
則要脫離一個門派並不容易,這事看來還留有尾巴。
    她雖然不適當地故意提起不嫁人的事,但無人不知她是故意說給戚長征聽,教他死
了那條心的。
    寒碧翠最是明白她,因為自己也曾有過立著不嫁人之語,如她是怕了戚長征的迷力,
才「示弱地」希望戚長征放過她。
    韓柏則和戚長征交換了眼光,大歎可惜。
    范良極瞇起眼道:「若古劍池那批傢伙夠膽來煩憂薄姑娘,我們絕不袖手旁觀。」
    薄昭如感激道:「前輩好意心領了,們終究和昭如有同門之情,有事應由昭如自己
解決。」
    韓柏笑道:「千不要叫他作前輩,叫他作後輩、小輩或鼠輩都沒關係。」
    薄昭如頃怪地瞪了韓柏一眼,令他全身骨頭立即酥軟起來。
    眾女則「噗哧」笑了起來,連雲素亦忍不住抿嘴一笑,暗忖這韓柏真從不肯正經下
來。范良極正要破口大罵,被忘情師太先發制人,藉介紹其它人給昭如認識,封了他的
口。
    忘情師太可說是除雲清外范良極絕不敢開罪的人,唯有忍著一肚氣,看遲些怎樣整
治韓柏。
    各人又再商量了分頭行事的細節,才離府而去。
    韓柏扮作了個普通武士,混在十多個鬼王府高手裡,隨馬隊沿街而行,剛轉出街口,
只見前方一隊人馬車隊迎面而來。
    最前方的范良極定睛一看,喑叫不妙。原來竟是方夜羽率的西域大軍。
    凌戰天一拳轟在藍天雲胸膛,骨折聲立時響起。
    藍天雲口噴鮮血,離地倒飛,重重撞破了船欄,掉進大江去。
    他武功本和凌戰天有一段頗遠距離,加上心驚膽顫,幾個照面立即了賬。
    凌戰天搶入與於撫雲交戰的敵人中,更若虎入羊群,那些人見幫王斃命,那敢戀戰,
一聲發喊,分頭逃命。
    另外兩個戰場的戰事亦接近尾聲。
    小鬼王荊城冷連施絕技,先斃藍芒,再重創了沉浪,只剩下麻俊軍苦苦支撐,不過
亦挨不了多久。
    謝峰等三人尚無一受傷,但這全因不捨夫妻手下留情,只以劍勢困著三人,他們雖
左衝右突,卻總沒法脫出兩人的劍網,森寒的劍氣緊鎖著三人。
    謝峰一聲狂喝,奮起餘力,凌空躍起,同剛與不捨交換了位置的谷凝清幻出無數掌
影,捨命攻去。
    他身為長白派的第二號人物,掌勁自是非常凌厲過人。
    只要給他衝開一絲空隙,他就有機會遁入江中。
    谷凝清一聲嬌叱,放開了不捨的手,凌空躍起,臨到切近,長劍閃電疾劈。
    「蓬。」的一聲,兩人同時倒退回去,落到先前位置上。
    「呀!」一聲慘呼,麻俊軍帶著一蓬鮮血,掉進大江裡去,頭頸怪異的扭曲著,竟
是硬生生給荊城冷的鬼王鞭抽斷了頸骨。
    謝峰感到後方敵人迫至,知道再不逃走,將永無逃走的機會,他是天性狠毒自私的
人,把心一橫,退後半步,兩掌分別接在師弟鴻達才和師妹鄭卿嬌背上,低聲道:「對
不起了!」兩人那想得到謝峰會以這等辣手對付自己人,驚覺時,被謝峰掌力帶起,投
往不捨夫妻的劍網裡。
    不捨夫婦想不到謝峰狼心狗肺至此,幸好他們內力收發由心,忙撤劍拍掌,既消解
了兩人前衝之勢,也化去了謝身上加諸他兩人身上的掌勁,縱是如此,兩人仍要口噴鮮
血,頹然倒地。
    謝峰借此空隙,騰身而起,投往大江,消失不見。
    眾人皆搖頭歎息。
    不捨歎道:「賢師兄妹走吧!」鴻達才兩眼通紅,咬牙切齒道:「這次的事是我們
不對,我們兩人其實一點都不同意掌門和師兄的做法,只是……」
    鄭卿嬌扯掉頭罩,尖叫道:「你還喚他們作掌門和師兄?」
    鴻達才熱淚湧出,低頭道:「我不想說了,大恩不言謝。」向不捨匆匆一拜,扶著
卿嬌投進江水裡去。
    眾人都覺惻然。
    只有於撫雲仍是那副冷冰的神情,恐怕只有鬼王和韓柏才可看到她另一副面目。
    這時上官鷹的戰艦駛了過來,船身只有幾處損毀,但都不嚴重。
    誰也想不到這麼容易便破了偽虎作倀的黃河幫。
    凌戰天叫過去道:「兄弟們:讓我們一併把胡節收拾,斷去單玉如伸進大江的魔爪!」
那邊船上眾好漢轟然應諾。
    一聲輕喝,十多輛馬車和近二百名騎士倏然勒馬止步。
    戚長征、風行烈等暗叫不妙,硬著頭皮停了下來。
    暗黑的長街被兩隊對頭的人馬分據了大半。
    風行烈看到第五輛馬車的御者赫然是黑、白二僕,一顆心提到了喉嚨處,低呼道:
「龐斑!」這次連忘情師太亦臉色微變。
    蹄聲響起,一人排眾而出,肩寬腰窄,威武非常,精光閃閃的眼睛掠過聚人,微微
一笑道:「又會這麼巧!」接著厲芒一閃道:「韓柏在那裡?」
    虛夜月見他神態不善,怒目嗔道:「你是誰?找我韓郎幹麼?」
    裡赤媚的聲音由第一輛馬車內傳出道:「是月兒嗎?來:讓裡叔叔看看你。」
    虛夜月呆了一呆,垂淚道:「裡叔叔傷得找爹那麼重,月兒不睬你了。」
    裡赤媚歎息道:「你以為裡叔叔的傷輕過你爹嗎?」
    虛夜月略一沉吟,策馬往馬車處縷馳而去。
    聚人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在隊後的韓柏見到方夜羽的眼睛望來,下意識地垂下了頭,早給方夜羽發覺,冷哼
了聲,驅馬而至,喝道:「韓柏:給我滾出來。言而無信,不怕給天下人恥笑嗎?」
    眾人這才知他是方夜羽。
    韓柏暗忖還能怎樣隱藏身份,眼下已給這傢伙全抖了出來,拍馬硬著頭皮離隊來到
方夜羽側,尷尬地應聲道:「方兄:小弟真是不想和你動手。唉:這世上除了打打殺殺,
還有很多其它事可做吧?」
    方夜羽寒聲道:「夢瑤在那裡?」
    韓柏苦笑道:「回家了!」方夜羽的氣立時消了一半,看著韓柏愁眉苦臉的樣子,
忍不住啞然失笑道:「唉:你這幸福的混賬!」韓柏喜道:「方兄不介意小弟爽約就好
了,嘻:你不也失約過一次嗎?」
    方夜羽拿他沒法,只好苦笑搖頭。
    韓柏親熱地問道:「你要回家了嗎?」
    方夜羽望向天上明月,微一點頭。
    韓柏伸出手來,誠懇地道:「方兄一路順風。」
    方夜羽微一錯愕,凝望了他的手半晌後,才伸手與他用力握著。
    兩人對望一眼,忽齊聲大笑起來,狀極歡暢,拉緊的氣氛登時鬆弛下來,雙方眾人
都泛起奇異難忘的滋味。
    兩人放開緊握的手,各自歸隊。
    這時虛夜月和裡赤媚隔窗說完了話,掉頭回來,神情欣悅。
    方夜羽的車隊繼續開出。
    范良極等鬆了一口氣,禮貌地避到道旁,讓他們經過。
    當黑、白二僕駕著龐斑的馬車來到范、戚、風等人旁邊時,一聲叱喝,馬車停下。
    龐斑的聲音傳來道:「行烈請過來一會。」
    風行列與嬌妻們交換了個眼色,跳下馬來,走到車窗旁,沉聲道;「前輩有何指教!」
當初得知靳冰雲被奪,恩師被殺時,風行烈恨不能與龐斑一決生死,但經過這一段日子
的冷卻,愈知道有關其中的事況,愈感難判別是非,兼且自己又因禍得福,娶得三位真
心愛上自己的如花美眷,厲若海的死則是求仁得仁,報仇的心早淡了,心中反湧起對這
一代武學巨匠的敬意,才以前輩稱之。
    龐斑的聲音隔傳來道:「見到冰雲時,請行烈代傳兩句話!」風行烈微一錯愕,點
頭道:「前輩請說!」龐斑輕歎一聲,低吟道:「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馬車開出。
    後一輛馬車幕緩緩掀起,露出孟青青宜喜宜嗔的俏臉,欲語還休地白了戚長征一眼。
風行烈則像呆子般立在道旁,看著車隊駛馳過去。
    當龐斑的馬車經過韓柏身旁時,韓柏耳內響起龐斑的聲音道:「小子:解語回來找
你了,給我好好照顧她,否則我絕不放過你。」
    韓柏嚇了一跳,只見後兩輛馬車露出殷夫人的俏臉,淒然看了他一眼,說不盡的別
緒離情,禁不住湧起肝腸欲斷的感覺。
    再後一輛馬車則是解下面紗的紫、黃二妃,兩人眼中均射出灼熱的神色,凝眸望著
他。韓柏一時失魂落魄,差點掉下馬來。
    直到車隊遠去,眾人才收拾心情,繼續上路。

上一頁    下一頁